摘要」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



撰文 / Shuli Ren

■ 在美国,拥有信用卡具有一种成人仪式般的意义,即使是没有收入的大学生都可以注册申请并开始过上刷卡的日子。超过三分之二的15岁以上美国人持有信用卡。

但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购物欲望:在最近对3100名中国互联网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BS Group AG)发现44%的人计划增加消费,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和空调等产品上,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打算减少消费。他们并不是在经济上不负责任的人。这些中国网民大多都试图在自己的经济能力可承受范围内举借贷款,未来一年的预计平均贷款额仅略高于一个月工资。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人无法利用信用卡消费的事实远不止一种不便;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中国的富裕人口和贫困人口之间横亘着一张薄薄的信用卡。

在中国,信用卡持卡人是幸运儿。中国信用卡借款人平均年龄为34岁,年收入至少为11万元人民币(约合1.64万美元),几乎是中国城镇居民平均收入的三倍。82%的持卡人居住在北、上、广、深这四个全国最大、最富有的一线城市。

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有网络贷款的选择。对于已经积累了良好芝麻信用分的人来说,贷款相当容易。芝麻信用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为旗下电子商务平台的购物者开发的信用评分系统。没有芝麻信用评分或还想要借更多钱的人会考虑P2P网贷甚至短期网络高利贷。

网络贷款利率远高于信用卡利率,并且中国近年来曝光了一系列高利贷丑闻。例如,2017年,在美国上市的趣店集团披露该公司此前一年逾一半交易的年化利率都超过了36%的法定限额,从而引发了公愤。2019年3月,中央电视台对一名女性借款人进行了访谈,后者的债务在3个月内飙涨70倍,因为她借的是“714高炮”贷款。“714高炮”的名称源于此类贷款的期限通常是7天或14天。如果她有一张信用卡,这个问题就远不会有那么严重了(信用卡贷款在一个月内是不收取任何利息的)。

高利率负担正在给借款人造成压力。虽然抵押贷款占瑞银调查中受访者总债务额的80%,但此类还款仅占他们每月支出的一小部分。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各大银行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人们获得信用卡?银行可以从信用卡借款人那里获得大约14.5%的有效利息率,1%的拖欠率意味着信用卡借款人是优质借款人。此外,中国央行现在允许商业银行将信用卡贷款打包成畅销的资产支持证券。其中最安全券次(几乎没有风险)的典型收益率在3%至5%区间,意味着不错的回报水平。

虽然银行倾向于规避风险较大、身份不明的借款人,但如今评估消费者信用并不是那么困难。例如,如果一位客户在中国银行开立了活期存款账户,该行不仅可以了解到她的收入信息,而且还可以了解其每月支出情况。另一方面,网络贷款商可以获得的信息源是非常有限的,而且是推测性的,如社会信用评分或社交图谱等。

一些政府部门人士认为,千禧一代喜欢利用信用卡套现来炒股,或者通过申请装修贷款来炒房。(至于这些做法到底有多严重,就只能靠猜测了。)但是,随着金融科技的兴起,年轻借款人总能通过其他途径获得贷款。封堵他们获得信用卡的途径不仅解决不了炒股炒房的问题,还会产生新问题。

既然中国希望从工业生产和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向内需驱动型的发展模式转型,那就应该让年轻人消费起来吧。放心让他们用信用卡购买iPhone或者如今热卖的华为P30 Pro吧。甚至连大型国有银行都会从中受益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分享到:

在中国 有信用卡是件幸运的事

发布日期:2019-04-24 08:20
摘要」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



撰文 / Shuli Ren

■ 在美国,拥有信用卡具有一种成人仪式般的意义,即使是没有收入的大学生都可以注册申请并开始过上刷卡的日子。超过三分之二的15岁以上美国人持有信用卡。

但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购物欲望:在最近对3100名中国互联网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BS Group AG)发现44%的人计划增加消费,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和空调等产品上,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打算减少消费。他们并不是在经济上不负责任的人。这些中国网民大多都试图在自己的经济能力可承受范围内举借贷款,未来一年的预计平均贷款额仅略高于一个月工资。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人无法利用信用卡消费的事实远不止一种不便;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中国的富裕人口和贫困人口之间横亘着一张薄薄的信用卡。

在中国,信用卡持卡人是幸运儿。中国信用卡借款人平均年龄为34岁,年收入至少为11万元人民币(约合1.64万美元),几乎是中国城镇居民平均收入的三倍。82%的持卡人居住在北、上、广、深这四个全国最大、最富有的一线城市。

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有网络贷款的选择。对于已经积累了良好芝麻信用分的人来说,贷款相当容易。芝麻信用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为旗下电子商务平台的购物者开发的信用评分系统。没有芝麻信用评分或还想要借更多钱的人会考虑P2P网贷甚至短期网络高利贷。

网络贷款利率远高于信用卡利率,并且中国近年来曝光了一系列高利贷丑闻。例如,2017年,在美国上市的趣店集团披露该公司此前一年逾一半交易的年化利率都超过了36%的法定限额,从而引发了公愤。2019年3月,中央电视台对一名女性借款人进行了访谈,后者的债务在3个月内飙涨70倍,因为她借的是“714高炮”贷款。“714高炮”的名称源于此类贷款的期限通常是7天或14天。如果她有一张信用卡,这个问题就远不会有那么严重了(信用卡贷款在一个月内是不收取任何利息的)。

高利率负担正在给借款人造成压力。虽然抵押贷款占瑞银调查中受访者总债务额的80%,但此类还款仅占他们每月支出的一小部分。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各大银行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人们获得信用卡?银行可以从信用卡借款人那里获得大约14.5%的有效利息率,1%的拖欠率意味着信用卡借款人是优质借款人。此外,中国央行现在允许商业银行将信用卡贷款打包成畅销的资产支持证券。其中最安全券次(几乎没有风险)的典型收益率在3%至5%区间,意味着不错的回报水平。

虽然银行倾向于规避风险较大、身份不明的借款人,但如今评估消费者信用并不是那么困难。例如,如果一位客户在中国银行开立了活期存款账户,该行不仅可以了解到她的收入信息,而且还可以了解其每月支出情况。另一方面,网络贷款商可以获得的信息源是非常有限的,而且是推测性的,如社会信用评分或社交图谱等。

一些政府部门人士认为,千禧一代喜欢利用信用卡套现来炒股,或者通过申请装修贷款来炒房。(至于这些做法到底有多严重,就只能靠猜测了。)但是,随着金融科技的兴起,年轻借款人总能通过其他途径获得贷款。封堵他们获得信用卡的途径不仅解决不了炒股炒房的问题,还会产生新问题。

既然中国希望从工业生产和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向内需驱动型的发展模式转型,那就应该让年轻人消费起来吧。放心让他们用信用卡购买iPhone或者如今热卖的华为P30 Pro吧。甚至连大型国有银行都会从中受益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



撰文 / Shuli Ren

■ 在美国,拥有信用卡具有一种成人仪式般的意义,即使是没有收入的大学生都可以注册申请并开始过上刷卡的日子。超过三分之二的15岁以上美国人持有信用卡。

但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购物欲望:在最近对3100名中国互联网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BS Group AG)发现44%的人计划增加消费,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和空调等产品上,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打算减少消费。他们并不是在经济上不负责任的人。这些中国网民大多都试图在自己的经济能力可承受范围内举借贷款,未来一年的预计平均贷款额仅略高于一个月工资。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人无法利用信用卡消费的事实远不止一种不便;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中国的富裕人口和贫困人口之间横亘着一张薄薄的信用卡。

在中国,信用卡持卡人是幸运儿。中国信用卡借款人平均年龄为34岁,年收入至少为11万元人民币(约合1.64万美元),几乎是中国城镇居民平均收入的三倍。82%的持卡人居住在北、上、广、深这四个全国最大、最富有的一线城市。

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有网络贷款的选择。对于已经积累了良好芝麻信用分的人来说,贷款相当容易。芝麻信用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为旗下电子商务平台的购物者开发的信用评分系统。没有芝麻信用评分或还想要借更多钱的人会考虑P2P网贷甚至短期网络高利贷。

网络贷款利率远高于信用卡利率,并且中国近年来曝光了一系列高利贷丑闻。例如,2017年,在美国上市的趣店集团披露该公司此前一年逾一半交易的年化利率都超过了36%的法定限额,从而引发了公愤。2019年3月,中央电视台对一名女性借款人进行了访谈,后者的债务在3个月内飙涨70倍,因为她借的是“714高炮”贷款。“714高炮”的名称源于此类贷款的期限通常是7天或14天。如果她有一张信用卡,这个问题就远不会有那么严重了(信用卡贷款在一个月内是不收取任何利息的)。

高利率负担正在给借款人造成压力。虽然抵押贷款占瑞银调查中受访者总债务额的80%,但此类还款仅占他们每月支出的一小部分。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各大银行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人们获得信用卡?银行可以从信用卡借款人那里获得大约14.5%的有效利息率,1%的拖欠率意味着信用卡借款人是优质借款人。此外,中国央行现在允许商业银行将信用卡贷款打包成畅销的资产支持证券。其中最安全券次(几乎没有风险)的典型收益率在3%至5%区间,意味着不错的回报水平。

虽然银行倾向于规避风险较大、身份不明的借款人,但如今评估消费者信用并不是那么困难。例如,如果一位客户在中国银行开立了活期存款账户,该行不仅可以了解到她的收入信息,而且还可以了解其每月支出情况。另一方面,网络贷款商可以获得的信息源是非常有限的,而且是推测性的,如社会信用评分或社交图谱等。

一些政府部门人士认为,千禧一代喜欢利用信用卡套现来炒股,或者通过申请装修贷款来炒房。(至于这些做法到底有多严重,就只能靠猜测了。)但是,随着金融科技的兴起,年轻借款人总能通过其他途径获得贷款。封堵他们获得信用卡的途径不仅解决不了炒股炒房的问题,还会产生新问题。

既然中国希望从工业生产和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向内需驱动型的发展模式转型,那就应该让年轻人消费起来吧。放心让他们用信用卡购买iPhone或者如今热卖的华为P30 Pro吧。甚至连大型国有银行都会从中受益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在中国 有信用卡是件幸运的事

发布日期:2019-04-24 08:20
摘要」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



撰文 / Shuli Ren

■ 在美国,拥有信用卡具有一种成人仪式般的意义,即使是没有收入的大学生都可以注册申请并开始过上刷卡的日子。超过三分之二的15岁以上美国人持有信用卡。

但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购物欲望:在最近对3100名中国互联网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BS Group AG)发现44%的人计划增加消费,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和空调等产品上,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打算减少消费。他们并不是在经济上不负责任的人。这些中国网民大多都试图在自己的经济能力可承受范围内举借贷款,未来一年的预计平均贷款额仅略高于一个月工资。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人无法利用信用卡消费的事实远不止一种不便;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中国的富裕人口和贫困人口之间横亘着一张薄薄的信用卡。

在中国,信用卡持卡人是幸运儿。中国信用卡借款人平均年龄为34岁,年收入至少为11万元人民币(约合1.64万美元),几乎是中国城镇居民平均收入的三倍。82%的持卡人居住在北、上、广、深这四个全国最大、最富有的一线城市。

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有网络贷款的选择。对于已经积累了良好芝麻信用分的人来说,贷款相当容易。芝麻信用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为旗下电子商务平台的购物者开发的信用评分系统。没有芝麻信用评分或还想要借更多钱的人会考虑P2P网贷甚至短期网络高利贷。

网络贷款利率远高于信用卡利率,并且中国近年来曝光了一系列高利贷丑闻。例如,2017年,在美国上市的趣店集团披露该公司此前一年逾一半交易的年化利率都超过了36%的法定限额,从而引发了公愤。2019年3月,中央电视台对一名女性借款人进行了访谈,后者的债务在3个月内飙涨70倍,因为她借的是“714高炮”贷款。“714高炮”的名称源于此类贷款的期限通常是7天或14天。如果她有一张信用卡,这个问题就远不会有那么严重了(信用卡贷款在一个月内是不收取任何利息的)。

高利率负担正在给借款人造成压力。虽然抵押贷款占瑞银调查中受访者总债务额的80%,但此类还款仅占他们每月支出的一小部分。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各大银行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人们获得信用卡?银行可以从信用卡借款人那里获得大约14.5%的有效利息率,1%的拖欠率意味着信用卡借款人是优质借款人。此外,中国央行现在允许商业银行将信用卡贷款打包成畅销的资产支持证券。其中最安全券次(几乎没有风险)的典型收益率在3%至5%区间,意味着不错的回报水平。

虽然银行倾向于规避风险较大、身份不明的借款人,但如今评估消费者信用并不是那么困难。例如,如果一位客户在中国银行开立了活期存款账户,该行不仅可以了解到她的收入信息,而且还可以了解其每月支出情况。另一方面,网络贷款商可以获得的信息源是非常有限的,而且是推测性的,如社会信用评分或社交图谱等。

一些政府部门人士认为,千禧一代喜欢利用信用卡套现来炒股,或者通过申请装修贷款来炒房。(至于这些做法到底有多严重,就只能靠猜测了。)但是,随着金融科技的兴起,年轻借款人总能通过其他途径获得贷款。封堵他们获得信用卡的途径不仅解决不了炒股炒房的问题,还会产生新问题。

既然中国希望从工业生产和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向内需驱动型的发展模式转型,那就应该让年轻人消费起来吧。放心让他们用信用卡购买iPhone或者如今热卖的华为P30 Pro吧。甚至连大型国有银行都会从中受益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



撰文 / Shuli Ren

■ 在美国,拥有信用卡具有一种成人仪式般的意义,即使是没有收入的大学生都可以注册申请并开始过上刷卡的日子。超过三分之二的15岁以上美国人持有信用卡。

但在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的信用卡持有率只有21%。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购物欲望:在最近对3100名中国互联网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BS Group AG)发现44%的人计划增加消费,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和空调等产品上,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打算减少消费。他们并不是在经济上不负责任的人。这些中国网民大多都试图在自己的经济能力可承受范围内举借贷款,未来一年的预计平均贷款额仅略高于一个月工资。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人无法利用信用卡消费的事实远不止一种不便;信用卡的有限可获得性大大削弱了他们的财务安全。中国的富裕人口和贫困人口之间横亘着一张薄薄的信用卡。

在中国,信用卡持卡人是幸运儿。中国信用卡借款人平均年龄为34岁,年收入至少为11万元人民币(约合1.64万美元),几乎是中国城镇居民平均收入的三倍。82%的持卡人居住在北、上、广、深这四个全国最大、最富有的一线城市。

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有网络贷款的选择。对于已经积累了良好芝麻信用分的人来说,贷款相当容易。芝麻信用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为旗下电子商务平台的购物者开发的信用评分系统。没有芝麻信用评分或还想要借更多钱的人会考虑P2P网贷甚至短期网络高利贷。

网络贷款利率远高于信用卡利率,并且中国近年来曝光了一系列高利贷丑闻。例如,2017年,在美国上市的趣店集团披露该公司此前一年逾一半交易的年化利率都超过了36%的法定限额,从而引发了公愤。2019年3月,中央电视台对一名女性借款人进行了访谈,后者的债务在3个月内飙涨70倍,因为她借的是“714高炮”贷款。“714高炮”的名称源于此类贷款的期限通常是7天或14天。如果她有一张信用卡,这个问题就远不会有那么严重了(信用卡贷款在一个月内是不收取任何利息的)。

高利率负担正在给借款人造成压力。虽然抵押贷款占瑞银调查中受访者总债务额的80%,但此类还款仅占他们每月支出的一小部分。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各大银行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人们获得信用卡?银行可以从信用卡借款人那里获得大约14.5%的有效利息率,1%的拖欠率意味着信用卡借款人是优质借款人。此外,中国央行现在允许商业银行将信用卡贷款打包成畅销的资产支持证券。其中最安全券次(几乎没有风险)的典型收益率在3%至5%区间,意味着不错的回报水平。

虽然银行倾向于规避风险较大、身份不明的借款人,但如今评估消费者信用并不是那么困难。例如,如果一位客户在中国银行开立了活期存款账户,该行不仅可以了解到她的收入信息,而且还可以了解其每月支出情况。另一方面,网络贷款商可以获得的信息源是非常有限的,而且是推测性的,如社会信用评分或社交图谱等。

一些政府部门人士认为,千禧一代喜欢利用信用卡套现来炒股,或者通过申请装修贷款来炒房。(至于这些做法到底有多严重,就只能靠猜测了。)但是,随着金融科技的兴起,年轻借款人总能通过其他途径获得贷款。封堵他们获得信用卡的途径不仅解决不了炒股炒房的问题,还会产生新问题。

既然中国希望从工业生产和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向内需驱动型的发展模式转型,那就应该让年轻人消费起来吧。放心让他们用信用卡购买iPhone或者如今热卖的华为P30 Pro吧。甚至连大型国有银行都会从中受益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