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一、刘林鹏: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并给予其宽松发展空间。



| 翁一 , 刘林鹏

【OR  商业新媒体】


薇娅事件过去了大半月,税务机关对其施以高达13.41亿元的个人所得税补税之劳务报酬处罚,引发的震荡还在持续,不仅对电商直播业带来剧烈冲击,造成薇娅离场后的流量真空,波及上下游诸多行业和数百万人就业,而从个人所得税法的角度,其影响更是前所未有。

根据中国现行所得税法,针对自然人和法人分别征收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其中,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取得的经营收入适用个人所得税法,而自然人带有经营性质的商事活动是否适用个人所得税之经营所得尚不明朗。本文关注的是针对自然人的个人所得税,并呼吁,即便在缺乏自然人(民事主体)从事商事活动登记办法的情形下,亦应承认自然人具有从事商事活动的资格。

个人所得税分类

在现行个人所得税法中,因不同收入所得发生的应税行为适用“综合所得”,“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三类税率进行计税,下文将详细阐述:

一、“综合所得”适用3%至45%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主要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使用费所得。该部分所得在年终合并进行综合所得的个人所得税汇算。

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以后,将劳务报酬和工资薪金所得都并入综合所得进行计税缴纳,从立法精神可见,这两类所得具有相同的属性,个人取得这类收入是受雇于某个市场主体,根据雇佣单位的要求开展相应工作并获取报酬。通常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并由雇佣单位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与雇佣单位有较稳定的劳动关系,从雇佣单位取得的报酬为“工资、薪金”;而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务合同,不由雇佣单位为其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而获取的报酬为“劳务报酬”。另外,无论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均应当由雇 佣单位——劳务关系可由用人单位或劳务派遣公司——分别与每一个劳务提供者签订合同, 并分别向每个个人支付工资、佣金等报酬。

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之所以适用同样的税率计算个人所得税,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个人在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的过程中,一方面,工作场所、生产设备、生产工具等固定资产由雇佣单位提供,所需的原材料等也由雇佣单位提供;另一方面,受雇个人应当按照雇佣方的要求完成指定任务。因此,个人取得的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都没有固定资产折旧、原材料成本以及费用的扣除项目,在计算个人所得税时,仅给予规定的费用扣除和速算扣除数予以扣除进行计税。

二、经营所得,适用5%至35%的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

个人经营所得,通常是个人作为一个独立市场经营主体,由该个人与交易相对方签订合同,由个人投资购买固定资产、租赁或购置经营场所、原材料、生产工具等,为交易相对方提供产品或服务。在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的过程中,该个人还可能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产品和服务。最后以其向交易相对方取得的全部收入扣除服务过程中的固定资产折旧、成本(原材料等)、费用(租金、水电费等,包括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的产品或服务),剩余所得按适用税率5%至35%缴纳个人所得税。目前该计税方式主要适用于个体工商户、个人 独资企业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如何适用于自然人的相关条款上不明晰。

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以及偶然所得,适用比例税率20%进行计税。

上述三种应税行为之税率由高到低分别为综合所得、经营所得与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

民事主体、商事主体与企业家精神

三种应税行为皆适用于自然人,自然人首先是民事主体。“综合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通常针对的是仅作为民事主体的自然人,经营所得针对的是作为商事主体的自然人。目前,自然人欲参与商事活动的路径通常可以选择如下形式:出资并登记成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等非法人市场主体,也可以作为股东通过投资成为法人——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等——市场主体。

另外,在综合所得中,以劳务报酬为例,自然人是按照雇佣方所规定的时间、地点、内容、方式进行劳动,进而获取劳动报酬,在这一行为中,自然人是被动的,无任何企业家精神可言;而在经营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中,尤其是前者,作为经营者,自然人是主动的,且具备一定的创新思想、冒险精神和先见之明,也即具备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言之企业家的创新精神,除了对经营项目作必要投资,同时还将承担经营过程中出现亏损等经营风险。

薇娅事件分析

回到薇娅事件。争议点之一,取得经营收入的主体究竟是作为自然人的薇娅个人(民事主体),还是个体工商户、公司、个人独资企业等其他经营主体(商事主体)。不同主体,取得收入的性质不同,将适用不同的计税方式,而这一切将通过具体交易过程中所形成的法律关系予以确定。争议点之二,薇娅个人取得的收入,属于综合所得中的劳务报酬所得,还是经营所得,或者还有作为自然人股东的分红所得,又或者兼而有之,是一个很难一概而论的问题。首先,作为主播,薇娅具有劳动者的角色,获得工资薪金或劳务报酬理所应当;其次,薇娅从事电商直播——现代服务业中的一个新兴市场分工,无论是以自然人的名义,还是个体工商户或者公司、合伙企业等展开,都属于灵魂人物——典型的具有冒险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企业家,其同时成为公司股东、合伙人、经营者和劳动者的角色均无可争议。

如果承认薇娅不仅是劳动者,同时还具有经营者和股东的角色,那么其个人所得边际税负的计算将是复杂的,而非一刀切地以劳务报酬所得计算。笔者主张,除了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还应包括个人从事生产经营(自然人),应按取得的经营收入扣除经营成本费用后,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5%至35%的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些经营主体的自然人获取最后利润的最高税负为35%;个人作为股东投资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取得的利润缴纳25%企业所得税以后,通过分 红将股息红利支付给个人股东时再代扣20%的个人所得税,最终税负为40%;而综合所得 (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等)在扣除基本费用和速算扣除数按,最高税率45%缴纳个人所得税 后,综合税负接近45%。若按上述方式对薇娅进行个人所得税进行征缴,结果将是不同的。

必须说明的是,之所以认定薇娅具有经营者角色的成分,系因如前文所述,她在电商领域采用了直播这一新的“生产方法”(市场分工),颠覆了传统电商的经营范式,是一种熊彼特所说的“创造性破坏”,具有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这完全不同于人们通常认知的劳动者的角色。

当然,该事件中,我们无从知悉薇娅与各方通过合同、交易等过程所形成的具体法律关系,相信实际交易过程非常复杂,也因此对界定其应税行为增加了难度,而笔者所做的是对各种可能性的理论讨论。

自然人商事主体资格

薇娅事件引发的地震并不局限于电商行业,它对无法进行商事登记又从事商事活动的自然人影响巨大,具体言之,就是这部分个人所得税应按综合所得还是经营所得计算,而前者又比后者税负高。

在传统市场中,餐饮、零售、建筑服务等经营活动,单个的个人难以提供完整的生产经营链条,最小单位的商事主体,通常以个体工商户的形式开展。随着互联网产业的深度发展,特别是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当下,网约车、跑腿、主播、歌手等新兴职业不断出现,单个个人完全可以通过自己投资购置相应的生产设备、生产工具,通过平台为市场提供服务,为个人创业、自我就业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随着自我就业大潮的来临,与之相关的市场监管法律也暴露出一些不足。无论《民法通则》,还是《民法典》,自然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有限公司等不同民事主体都具有民事能力,都能够从事包括合法生产经营活动在内的民事活动。现状是在目前的商事登记规则中,除了自然人外,都可以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登记,同时向税务机关作税种登记,进行纳税申报和申领发票。这就造成个人从事经营活动取得收入、开具发票、缴纳税款等诸种障碍。

《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本办法所称个体工商户包括:……(三)其他从事个体生产、经营的个人。”这表明,个人从事生产经营,即使没有办理商事登记,也应当按上述规定计算申报个人所得税。如果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进行征税,税负相对较低,这也是近年来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活跃于市场的原因之一。

职是之故,笔者主张,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于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比如网约车、快递员等免除固定经营场所的登记等)。同时,在鼓励自主创业、自我就业的当下,应当给予类似经营主体以更优惠的税收政策和更宽松的发展空间。

薇娅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应当通过该事件明确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纳税主体的合法地位,同时,更应该考虑数字经济时代数以百万计的自我就业者,给予他们更加确定的纳税方式和鼓励性的优惠税率,促进更多人通过自我就业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市场经济无时不刻不处于演进和发展之中,调适其运行的法律则相对滞后。这就告诉我们,为了使市场经济运转良好,须回到斯密税收四教义之税收的便利原则,即对纳税人的征税行为应当顺势而为,而非拘泥于法条,甚至对纳税人造成不恰当的妨碍和刁难。本文的宗旨系阐明在确定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之前,首先应当厘清劳动报酬与经营所得的法律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厘清劳务报酬与经营所得是确定其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的前提

发布日期:2022-01-11 20:18
|翁一、刘林鹏: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并给予其宽松发展空间。



| 翁一 , 刘林鹏

【OR  商业新媒体】


薇娅事件过去了大半月,税务机关对其施以高达13.41亿元的个人所得税补税之劳务报酬处罚,引发的震荡还在持续,不仅对电商直播业带来剧烈冲击,造成薇娅离场后的流量真空,波及上下游诸多行业和数百万人就业,而从个人所得税法的角度,其影响更是前所未有。

根据中国现行所得税法,针对自然人和法人分别征收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其中,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取得的经营收入适用个人所得税法,而自然人带有经营性质的商事活动是否适用个人所得税之经营所得尚不明朗。本文关注的是针对自然人的个人所得税,并呼吁,即便在缺乏自然人(民事主体)从事商事活动登记办法的情形下,亦应承认自然人具有从事商事活动的资格。

个人所得税分类

在现行个人所得税法中,因不同收入所得发生的应税行为适用“综合所得”,“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三类税率进行计税,下文将详细阐述:

一、“综合所得”适用3%至45%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主要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使用费所得。该部分所得在年终合并进行综合所得的个人所得税汇算。

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以后,将劳务报酬和工资薪金所得都并入综合所得进行计税缴纳,从立法精神可见,这两类所得具有相同的属性,个人取得这类收入是受雇于某个市场主体,根据雇佣单位的要求开展相应工作并获取报酬。通常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并由雇佣单位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与雇佣单位有较稳定的劳动关系,从雇佣单位取得的报酬为“工资、薪金”;而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务合同,不由雇佣单位为其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而获取的报酬为“劳务报酬”。另外,无论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均应当由雇 佣单位——劳务关系可由用人单位或劳务派遣公司——分别与每一个劳务提供者签订合同, 并分别向每个个人支付工资、佣金等报酬。

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之所以适用同样的税率计算个人所得税,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个人在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的过程中,一方面,工作场所、生产设备、生产工具等固定资产由雇佣单位提供,所需的原材料等也由雇佣单位提供;另一方面,受雇个人应当按照雇佣方的要求完成指定任务。因此,个人取得的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都没有固定资产折旧、原材料成本以及费用的扣除项目,在计算个人所得税时,仅给予规定的费用扣除和速算扣除数予以扣除进行计税。

二、经营所得,适用5%至35%的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

个人经营所得,通常是个人作为一个独立市场经营主体,由该个人与交易相对方签订合同,由个人投资购买固定资产、租赁或购置经营场所、原材料、生产工具等,为交易相对方提供产品或服务。在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的过程中,该个人还可能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产品和服务。最后以其向交易相对方取得的全部收入扣除服务过程中的固定资产折旧、成本(原材料等)、费用(租金、水电费等,包括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的产品或服务),剩余所得按适用税率5%至35%缴纳个人所得税。目前该计税方式主要适用于个体工商户、个人 独资企业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如何适用于自然人的相关条款上不明晰。

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以及偶然所得,适用比例税率20%进行计税。

上述三种应税行为之税率由高到低分别为综合所得、经营所得与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

民事主体、商事主体与企业家精神

三种应税行为皆适用于自然人,自然人首先是民事主体。“综合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通常针对的是仅作为民事主体的自然人,经营所得针对的是作为商事主体的自然人。目前,自然人欲参与商事活动的路径通常可以选择如下形式:出资并登记成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等非法人市场主体,也可以作为股东通过投资成为法人——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等——市场主体。

另外,在综合所得中,以劳务报酬为例,自然人是按照雇佣方所规定的时间、地点、内容、方式进行劳动,进而获取劳动报酬,在这一行为中,自然人是被动的,无任何企业家精神可言;而在经营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中,尤其是前者,作为经营者,自然人是主动的,且具备一定的创新思想、冒险精神和先见之明,也即具备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言之企业家的创新精神,除了对经营项目作必要投资,同时还将承担经营过程中出现亏损等经营风险。

薇娅事件分析

回到薇娅事件。争议点之一,取得经营收入的主体究竟是作为自然人的薇娅个人(民事主体),还是个体工商户、公司、个人独资企业等其他经营主体(商事主体)。不同主体,取得收入的性质不同,将适用不同的计税方式,而这一切将通过具体交易过程中所形成的法律关系予以确定。争议点之二,薇娅个人取得的收入,属于综合所得中的劳务报酬所得,还是经营所得,或者还有作为自然人股东的分红所得,又或者兼而有之,是一个很难一概而论的问题。首先,作为主播,薇娅具有劳动者的角色,获得工资薪金或劳务报酬理所应当;其次,薇娅从事电商直播——现代服务业中的一个新兴市场分工,无论是以自然人的名义,还是个体工商户或者公司、合伙企业等展开,都属于灵魂人物——典型的具有冒险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企业家,其同时成为公司股东、合伙人、经营者和劳动者的角色均无可争议。

如果承认薇娅不仅是劳动者,同时还具有经营者和股东的角色,那么其个人所得边际税负的计算将是复杂的,而非一刀切地以劳务报酬所得计算。笔者主张,除了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还应包括个人从事生产经营(自然人),应按取得的经营收入扣除经营成本费用后,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5%至35%的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些经营主体的自然人获取最后利润的最高税负为35%;个人作为股东投资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取得的利润缴纳25%企业所得税以后,通过分 红将股息红利支付给个人股东时再代扣20%的个人所得税,最终税负为40%;而综合所得 (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等)在扣除基本费用和速算扣除数按,最高税率45%缴纳个人所得税 后,综合税负接近45%。若按上述方式对薇娅进行个人所得税进行征缴,结果将是不同的。

必须说明的是,之所以认定薇娅具有经营者角色的成分,系因如前文所述,她在电商领域采用了直播这一新的“生产方法”(市场分工),颠覆了传统电商的经营范式,是一种熊彼特所说的“创造性破坏”,具有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这完全不同于人们通常认知的劳动者的角色。

当然,该事件中,我们无从知悉薇娅与各方通过合同、交易等过程所形成的具体法律关系,相信实际交易过程非常复杂,也因此对界定其应税行为增加了难度,而笔者所做的是对各种可能性的理论讨论。

自然人商事主体资格

薇娅事件引发的地震并不局限于电商行业,它对无法进行商事登记又从事商事活动的自然人影响巨大,具体言之,就是这部分个人所得税应按综合所得还是经营所得计算,而前者又比后者税负高。

在传统市场中,餐饮、零售、建筑服务等经营活动,单个的个人难以提供完整的生产经营链条,最小单位的商事主体,通常以个体工商户的形式开展。随着互联网产业的深度发展,特别是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当下,网约车、跑腿、主播、歌手等新兴职业不断出现,单个个人完全可以通过自己投资购置相应的生产设备、生产工具,通过平台为市场提供服务,为个人创业、自我就业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随着自我就业大潮的来临,与之相关的市场监管法律也暴露出一些不足。无论《民法通则》,还是《民法典》,自然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有限公司等不同民事主体都具有民事能力,都能够从事包括合法生产经营活动在内的民事活动。现状是在目前的商事登记规则中,除了自然人外,都可以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登记,同时向税务机关作税种登记,进行纳税申报和申领发票。这就造成个人从事经营活动取得收入、开具发票、缴纳税款等诸种障碍。

《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本办法所称个体工商户包括:……(三)其他从事个体生产、经营的个人。”这表明,个人从事生产经营,即使没有办理商事登记,也应当按上述规定计算申报个人所得税。如果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进行征税,税负相对较低,这也是近年来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活跃于市场的原因之一。

职是之故,笔者主张,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于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比如网约车、快递员等免除固定经营场所的登记等)。同时,在鼓励自主创业、自我就业的当下,应当给予类似经营主体以更优惠的税收政策和更宽松的发展空间。

薇娅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应当通过该事件明确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纳税主体的合法地位,同时,更应该考虑数字经济时代数以百万计的自我就业者,给予他们更加确定的纳税方式和鼓励性的优惠税率,促进更多人通过自我就业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市场经济无时不刻不处于演进和发展之中,调适其运行的法律则相对滞后。这就告诉我们,为了使市场经济运转良好,须回到斯密税收四教义之税收的便利原则,即对纳税人的征税行为应当顺势而为,而非拘泥于法条,甚至对纳税人造成不恰当的妨碍和刁难。本文的宗旨系阐明在确定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之前,首先应当厘清劳动报酬与经营所得的法律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翁一、刘林鹏: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并给予其宽松发展空间。



| 翁一 , 刘林鹏

【OR  商业新媒体】


薇娅事件过去了大半月,税务机关对其施以高达13.41亿元的个人所得税补税之劳务报酬处罚,引发的震荡还在持续,不仅对电商直播业带来剧烈冲击,造成薇娅离场后的流量真空,波及上下游诸多行业和数百万人就业,而从个人所得税法的角度,其影响更是前所未有。

根据中国现行所得税法,针对自然人和法人分别征收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其中,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取得的经营收入适用个人所得税法,而自然人带有经营性质的商事活动是否适用个人所得税之经营所得尚不明朗。本文关注的是针对自然人的个人所得税,并呼吁,即便在缺乏自然人(民事主体)从事商事活动登记办法的情形下,亦应承认自然人具有从事商事活动的资格。

个人所得税分类

在现行个人所得税法中,因不同收入所得发生的应税行为适用“综合所得”,“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三类税率进行计税,下文将详细阐述:

一、“综合所得”适用3%至45%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主要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使用费所得。该部分所得在年终合并进行综合所得的个人所得税汇算。

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以后,将劳务报酬和工资薪金所得都并入综合所得进行计税缴纳,从立法精神可见,这两类所得具有相同的属性,个人取得这类收入是受雇于某个市场主体,根据雇佣单位的要求开展相应工作并获取报酬。通常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并由雇佣单位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与雇佣单位有较稳定的劳动关系,从雇佣单位取得的报酬为“工资、薪金”;而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务合同,不由雇佣单位为其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而获取的报酬为“劳务报酬”。另外,无论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均应当由雇 佣单位——劳务关系可由用人单位或劳务派遣公司——分别与每一个劳务提供者签订合同, 并分别向每个个人支付工资、佣金等报酬。

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之所以适用同样的税率计算个人所得税,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个人在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的过程中,一方面,工作场所、生产设备、生产工具等固定资产由雇佣单位提供,所需的原材料等也由雇佣单位提供;另一方面,受雇个人应当按照雇佣方的要求完成指定任务。因此,个人取得的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都没有固定资产折旧、原材料成本以及费用的扣除项目,在计算个人所得税时,仅给予规定的费用扣除和速算扣除数予以扣除进行计税。

二、经营所得,适用5%至35%的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

个人经营所得,通常是个人作为一个独立市场经营主体,由该个人与交易相对方签订合同,由个人投资购买固定资产、租赁或购置经营场所、原材料、生产工具等,为交易相对方提供产品或服务。在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的过程中,该个人还可能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产品和服务。最后以其向交易相对方取得的全部收入扣除服务过程中的固定资产折旧、成本(原材料等)、费用(租金、水电费等,包括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的产品或服务),剩余所得按适用税率5%至35%缴纳个人所得税。目前该计税方式主要适用于个体工商户、个人 独资企业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如何适用于自然人的相关条款上不明晰。

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以及偶然所得,适用比例税率20%进行计税。

上述三种应税行为之税率由高到低分别为综合所得、经营所得与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

民事主体、商事主体与企业家精神

三种应税行为皆适用于自然人,自然人首先是民事主体。“综合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通常针对的是仅作为民事主体的自然人,经营所得针对的是作为商事主体的自然人。目前,自然人欲参与商事活动的路径通常可以选择如下形式:出资并登记成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等非法人市场主体,也可以作为股东通过投资成为法人——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等——市场主体。

另外,在综合所得中,以劳务报酬为例,自然人是按照雇佣方所规定的时间、地点、内容、方式进行劳动,进而获取劳动报酬,在这一行为中,自然人是被动的,无任何企业家精神可言;而在经营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中,尤其是前者,作为经营者,自然人是主动的,且具备一定的创新思想、冒险精神和先见之明,也即具备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言之企业家的创新精神,除了对经营项目作必要投资,同时还将承担经营过程中出现亏损等经营风险。

薇娅事件分析

回到薇娅事件。争议点之一,取得经营收入的主体究竟是作为自然人的薇娅个人(民事主体),还是个体工商户、公司、个人独资企业等其他经营主体(商事主体)。不同主体,取得收入的性质不同,将适用不同的计税方式,而这一切将通过具体交易过程中所形成的法律关系予以确定。争议点之二,薇娅个人取得的收入,属于综合所得中的劳务报酬所得,还是经营所得,或者还有作为自然人股东的分红所得,又或者兼而有之,是一个很难一概而论的问题。首先,作为主播,薇娅具有劳动者的角色,获得工资薪金或劳务报酬理所应当;其次,薇娅从事电商直播——现代服务业中的一个新兴市场分工,无论是以自然人的名义,还是个体工商户或者公司、合伙企业等展开,都属于灵魂人物——典型的具有冒险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企业家,其同时成为公司股东、合伙人、经营者和劳动者的角色均无可争议。

如果承认薇娅不仅是劳动者,同时还具有经营者和股东的角色,那么其个人所得边际税负的计算将是复杂的,而非一刀切地以劳务报酬所得计算。笔者主张,除了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还应包括个人从事生产经营(自然人),应按取得的经营收入扣除经营成本费用后,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5%至35%的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些经营主体的自然人获取最后利润的最高税负为35%;个人作为股东投资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取得的利润缴纳25%企业所得税以后,通过分 红将股息红利支付给个人股东时再代扣20%的个人所得税,最终税负为40%;而综合所得 (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等)在扣除基本费用和速算扣除数按,最高税率45%缴纳个人所得税 后,综合税负接近45%。若按上述方式对薇娅进行个人所得税进行征缴,结果将是不同的。

必须说明的是,之所以认定薇娅具有经营者角色的成分,系因如前文所述,她在电商领域采用了直播这一新的“生产方法”(市场分工),颠覆了传统电商的经营范式,是一种熊彼特所说的“创造性破坏”,具有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这完全不同于人们通常认知的劳动者的角色。

当然,该事件中,我们无从知悉薇娅与各方通过合同、交易等过程所形成的具体法律关系,相信实际交易过程非常复杂,也因此对界定其应税行为增加了难度,而笔者所做的是对各种可能性的理论讨论。

自然人商事主体资格

薇娅事件引发的地震并不局限于电商行业,它对无法进行商事登记又从事商事活动的自然人影响巨大,具体言之,就是这部分个人所得税应按综合所得还是经营所得计算,而前者又比后者税负高。

在传统市场中,餐饮、零售、建筑服务等经营活动,单个的个人难以提供完整的生产经营链条,最小单位的商事主体,通常以个体工商户的形式开展。随着互联网产业的深度发展,特别是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当下,网约车、跑腿、主播、歌手等新兴职业不断出现,单个个人完全可以通过自己投资购置相应的生产设备、生产工具,通过平台为市场提供服务,为个人创业、自我就业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随着自我就业大潮的来临,与之相关的市场监管法律也暴露出一些不足。无论《民法通则》,还是《民法典》,自然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有限公司等不同民事主体都具有民事能力,都能够从事包括合法生产经营活动在内的民事活动。现状是在目前的商事登记规则中,除了自然人外,都可以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登记,同时向税务机关作税种登记,进行纳税申报和申领发票。这就造成个人从事经营活动取得收入、开具发票、缴纳税款等诸种障碍。

《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本办法所称个体工商户包括:……(三)其他从事个体生产、经营的个人。”这表明,个人从事生产经营,即使没有办理商事登记,也应当按上述规定计算申报个人所得税。如果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进行征税,税负相对较低,这也是近年来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活跃于市场的原因之一。

职是之故,笔者主张,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于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比如网约车、快递员等免除固定经营场所的登记等)。同时,在鼓励自主创业、自我就业的当下,应当给予类似经营主体以更优惠的税收政策和更宽松的发展空间。

薇娅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应当通过该事件明确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纳税主体的合法地位,同时,更应该考虑数字经济时代数以百万计的自我就业者,给予他们更加确定的纳税方式和鼓励性的优惠税率,促进更多人通过自我就业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市场经济无时不刻不处于演进和发展之中,调适其运行的法律则相对滞后。这就告诉我们,为了使市场经济运转良好,须回到斯密税收四教义之税收的便利原则,即对纳税人的征税行为应当顺势而为,而非拘泥于法条,甚至对纳税人造成不恰当的妨碍和刁难。本文的宗旨系阐明在确定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之前,首先应当厘清劳动报酬与经营所得的法律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厘清劳务报酬与经营所得是确定其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的前提

发布日期:2022-01-11 20:18
|翁一、刘林鹏: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并给予其宽松发展空间。



| 翁一 , 刘林鹏

【OR  商业新媒体】


薇娅事件过去了大半月,税务机关对其施以高达13.41亿元的个人所得税补税之劳务报酬处罚,引发的震荡还在持续,不仅对电商直播业带来剧烈冲击,造成薇娅离场后的流量真空,波及上下游诸多行业和数百万人就业,而从个人所得税法的角度,其影响更是前所未有。

根据中国现行所得税法,针对自然人和法人分别征收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其中,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取得的经营收入适用个人所得税法,而自然人带有经营性质的商事活动是否适用个人所得税之经营所得尚不明朗。本文关注的是针对自然人的个人所得税,并呼吁,即便在缺乏自然人(民事主体)从事商事活动登记办法的情形下,亦应承认自然人具有从事商事活动的资格。

个人所得税分类

在现行个人所得税法中,因不同收入所得发生的应税行为适用“综合所得”,“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三类税率进行计税,下文将详细阐述:

一、“综合所得”适用3%至45%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主要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使用费所得。该部分所得在年终合并进行综合所得的个人所得税汇算。

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以后,将劳务报酬和工资薪金所得都并入综合所得进行计税缴纳,从立法精神可见,这两类所得具有相同的属性,个人取得这类收入是受雇于某个市场主体,根据雇佣单位的要求开展相应工作并获取报酬。通常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并由雇佣单位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与雇佣单位有较稳定的劳动关系,从雇佣单位取得的报酬为“工资、薪金”;而与雇佣单位签订劳务合同,不由雇佣单位为其购买社会保险的个人,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而获取的报酬为“劳务报酬”。另外,无论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均应当由雇 佣单位——劳务关系可由用人单位或劳务派遣公司——分别与每一个劳务提供者签订合同, 并分别向每个个人支付工资、佣金等报酬。

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之所以适用同样的税率计算个人所得税,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个人在为雇佣单位提供劳动的过程中,一方面,工作场所、生产设备、生产工具等固定资产由雇佣单位提供,所需的原材料等也由雇佣单位提供;另一方面,受雇个人应当按照雇佣方的要求完成指定任务。因此,个人取得的无论是工资薪金,还是劳务报酬,都没有固定资产折旧、原材料成本以及费用的扣除项目,在计算个人所得税时,仅给予规定的费用扣除和速算扣除数予以扣除进行计税。

二、经营所得,适用5%至35%的超额累进税率进行计税。

个人经营所得,通常是个人作为一个独立市场经营主体,由该个人与交易相对方签订合同,由个人投资购买固定资产、租赁或购置经营场所、原材料、生产工具等,为交易相对方提供产品或服务。在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的过程中,该个人还可能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产品和服务。最后以其向交易相对方取得的全部收入扣除服务过程中的固定资产折旧、成本(原材料等)、费用(租金、水电费等,包括向其他个人或单位购买的产品或服务),剩余所得按适用税率5%至35%缴纳个人所得税。目前该计税方式主要适用于个体工商户、个人 独资企业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如何适用于自然人的相关条款上不明晰。

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以及偶然所得,适用比例税率20%进行计税。

上述三种应税行为之税率由高到低分别为综合所得、经营所得与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

民事主体、商事主体与企业家精神

三种应税行为皆适用于自然人,自然人首先是民事主体。“综合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等所得”通常针对的是仅作为民事主体的自然人,经营所得针对的是作为商事主体的自然人。目前,自然人欲参与商事活动的路径通常可以选择如下形式:出资并登记成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等非法人市场主体,也可以作为股东通过投资成为法人——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等——市场主体。

另外,在综合所得中,以劳务报酬为例,自然人是按照雇佣方所规定的时间、地点、内容、方式进行劳动,进而获取劳动报酬,在这一行为中,自然人是被动的,无任何企业家精神可言;而在经营所得和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中,尤其是前者,作为经营者,自然人是主动的,且具备一定的创新思想、冒险精神和先见之明,也即具备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言之企业家的创新精神,除了对经营项目作必要投资,同时还将承担经营过程中出现亏损等经营风险。

薇娅事件分析

回到薇娅事件。争议点之一,取得经营收入的主体究竟是作为自然人的薇娅个人(民事主体),还是个体工商户、公司、个人独资企业等其他经营主体(商事主体)。不同主体,取得收入的性质不同,将适用不同的计税方式,而这一切将通过具体交易过程中所形成的法律关系予以确定。争议点之二,薇娅个人取得的收入,属于综合所得中的劳务报酬所得,还是经营所得,或者还有作为自然人股东的分红所得,又或者兼而有之,是一个很难一概而论的问题。首先,作为主播,薇娅具有劳动者的角色,获得工资薪金或劳务报酬理所应当;其次,薇娅从事电商直播——现代服务业中的一个新兴市场分工,无论是以自然人的名义,还是个体工商户或者公司、合伙企业等展开,都属于灵魂人物——典型的具有冒险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企业家,其同时成为公司股东、合伙人、经营者和劳动者的角色均无可争议。

如果承认薇娅不仅是劳动者,同时还具有经营者和股东的角色,那么其个人所得边际税负的计算将是复杂的,而非一刀切地以劳务报酬所得计算。笔者主张,除了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合伙企业中的自然人合伙人,还应包括个人从事生产经营(自然人),应按取得的经营收入扣除经营成本费用后,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5%至35%的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些经营主体的自然人获取最后利润的最高税负为35%;个人作为股东投资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取得的利润缴纳25%企业所得税以后,通过分 红将股息红利支付给个人股东时再代扣20%的个人所得税,最终税负为40%;而综合所得 (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等)在扣除基本费用和速算扣除数按,最高税率45%缴纳个人所得税 后,综合税负接近45%。若按上述方式对薇娅进行个人所得税进行征缴,结果将是不同的。

必须说明的是,之所以认定薇娅具有经营者角色的成分,系因如前文所述,她在电商领域采用了直播这一新的“生产方法”(市场分工),颠覆了传统电商的经营范式,是一种熊彼特所说的“创造性破坏”,具有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这完全不同于人们通常认知的劳动者的角色。

当然,该事件中,我们无从知悉薇娅与各方通过合同、交易等过程所形成的具体法律关系,相信实际交易过程非常复杂,也因此对界定其应税行为增加了难度,而笔者所做的是对各种可能性的理论讨论。

自然人商事主体资格

薇娅事件引发的地震并不局限于电商行业,它对无法进行商事登记又从事商事活动的自然人影响巨大,具体言之,就是这部分个人所得税应按综合所得还是经营所得计算,而前者又比后者税负高。

在传统市场中,餐饮、零售、建筑服务等经营活动,单个的个人难以提供完整的生产经营链条,最小单位的商事主体,通常以个体工商户的形式开展。随着互联网产业的深度发展,特别是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当下,网约车、跑腿、主播、歌手等新兴职业不断出现,单个个人完全可以通过自己投资购置相应的生产设备、生产工具,通过平台为市场提供服务,为个人创业、自我就业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随着自我就业大潮的来临,与之相关的市场监管法律也暴露出一些不足。无论《民法通则》,还是《民法典》,自然人、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以及有限公司等不同民事主体都具有民事能力,都能够从事包括合法生产经营活动在内的民事活动。现状是在目前的商事登记规则中,除了自然人外,都可以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登记,同时向税务机关作税种登记,进行纳税申报和申领发票。这就造成个人从事经营活动取得收入、开具发票、缴纳税款等诸种障碍。

《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本办法所称个体工商户包括:……(三)其他从事个体生产、经营的个人。”这表明,个人从事生产经营,即使没有办理商事登记,也应当按上述规定计算申报个人所得税。如果按《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进行征税,税负相对较低,这也是近年来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活跃于市场的原因之一。

职是之故,笔者主张,中国在缺乏自然人纳税制度的情况下,对于单个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比照个体工商户进行简易登记(比如网约车、快递员等免除固定经营场所的登记等)。同时,在鼓励自主创业、自我就业的当下,应当给予类似经营主体以更优惠的税收政策和更宽松的发展空间。

薇娅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应当通过该事件明确自然人从事生产经营纳税主体的合法地位,同时,更应该考虑数字经济时代数以百万计的自我就业者,给予他们更加确定的纳税方式和鼓励性的优惠税率,促进更多人通过自我就业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市场经济无时不刻不处于演进和发展之中,调适其运行的法律则相对滞后。这就告诉我们,为了使市场经济运转良好,须回到斯密税收四教义之税收的便利原则,即对纳税人的征税行为应当顺势而为,而非拘泥于法条,甚至对纳税人造成不恰当的妨碍和刁难。本文的宗旨系阐明在确定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之前,首先应当厘清劳动报酬与经营所得的法律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