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朴槿惠获释后韩国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刚刚进入新年,世界就发生了两大事件:一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发表联合声明,声称要防止核战争、避免军备竞赛;二是年前刚被特赦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重获自由后,立即给两个月后即将举行的韩国总统大选构成了有力冲击,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其总统候选人的原竞选班底开始作鸟兽散,在野党党内也有人提议弹劾党魁。

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尤其是,这两件事都是与中国相关的:前者意味着中美俄三方还会以传统方式继续博弈下去;而后者的事态如果蔓延下去,即如果韩国执政党继续执政,也可能对中国会有利。

既是警告,又是共同示弱

只要弄清楚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的背景,就会发现核问题根本不是五常的重点,相关国家间的警告和示弱才是核心:它实际上是相关国家以一种顾左右而言他的形式,对彼此间博弈的界线进行相互警告;同时客观上又在示弱,这就是为什么相关国家要拿反核防核作为切入点的原因,因为传统博弈继续下去有困难了,只好拿出作为杀手锏的核武器,但又不能公开这样威胁,只能以反核、防核的名义。这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声明的两大背景,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首先,此次行动是由俄罗斯发起的倡议,而中国也是重要推手。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月3日发表声明说:“这份文件是根据我们的倡议、并在俄罗斯代表最积极参与的情况下制定的。”而迄今为止,五常中的其他四国对此没有否认。

而且,五国联合声明于1月3日发布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说:“我们希望,在当前国际安全局势严峻的背景下,同意发表这样的政治声明能有助于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俄罗斯外交部所谓的“国际紧张局势”,当然是指当前俄美围绕乌克兰等一系列问题的博弈,同时当前两国关系已经降至冷战以来的最低点。

而中国同样也在积极推动这个联合声明的发布。1月3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高调强调了中国在发布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中所起到的重大推动作用。在新华社的报道中,马朝旭说中国一直积极倡导“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理念,并且为五国采取共同行动“发挥了有力的引领作用”。特别是在联合声明磋商过程中,中国推进在声明中写入了“重申不将核武器瞄准彼此或其他任何国家等重要内容”,为五国声明的最终达成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同样,马朝旭在新华社的访问中也谈到了中国推动联合宣言发布的背景,即:世界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国际战略安全领域面临许多重大挑战”,称五常联合声明“有助于增进相互信任,以协调合作代替大国竞争,对于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也具有积极意义。”而马朝旭所说的“大国关系”,无疑就是每况愈下、博弈激烈的中美关系。

另一方面,无论是美俄博弈还是中美博弈,事实上博弈双方在行动中谁都没有提到核武器,甚至都没有以核打击力量来震慑对方,但它们最后却都在反核、防核中找到了共同点,这构成了此次联合声明发布的另一大奇怪的背景。

上述两大背景的实质就是:以大家都有的核力量,相互警示彼此博弈的界线,敦促大家在博弈中都有所约束;同时这也说明,作为博弈者的一方,中、俄双方在博弈中已经困难重重、非常吃力了,因为在这场“悬崖游戏”中先踩刹车的是中俄而非美国。而美国同意共同发布这一联合宣言,客观上当然也是一种示弱。

如此下去的结果就是:中美俄会继续以传统方式、小心翼翼地博弈下去而绝不会停止。关于这一点,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一发布,朝鲜马上发射弹道导弹作为回应,而五常却选择性无视和沉默,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当然,为了大国自己的利益,未来象征性处理一下类似朝鲜的核扩散问题,那倒并非没有可能,但可能性更大的另一种前景却是:任由朝鲜核导发展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对中国不利的。

韩国左派当政似对中国有利

去年年底韩国总统文在寅特赦前总统朴槿惠,导致韩国总统选举选情大变,实际上重挫了韩国在野党的选情。因为在野党现在的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正是当年将朴槿惠送入监狱的干将,而在韩国拥有铁杆粉丝的朴槿惠的出狱,必然导致在野党内部掀起追究当年谁在送朴槿惠入狱问题上有责任的反攻倒算,这就分裂了在野党阵营。而这可能恰恰是文在寅在此时赦免朴槿惠的原因。韩国的下届总统选举结果,无疑将对中国的外部环境构成影响。

当前韩国总统大选的选情是:根据韩国Embrain Public、Kstat、Korea Research和韩国Research本月3日至5日面向全国1000名选民进行的民调:李在明以36%的支持率领先尹锡悦(28%)。对于各党总统人选的当选可能性,回答李在明当选的受访者占50%,回答尹锡悦的仅占26%。而在选民的反感度方面,尹锡悦以65%居榜首。

这里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朴槿惠当前正在住院,并将于2月出院。她出院后,会对3月举行的韩国总统选举有什么动作?将对总统选举结果产生何种影响?依笔者的了解和判断,朴槿惠至少有破坏在野党选情的能力,而这就足够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韩国进入选举进程后,在野的保守政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就在多次讲话中以中国为敌,以满足韩国保守选民反对中国的诉求,而且在野党一贯的政治立场是亲美、反华。而韩国执政党的立场则正相反,是反美、亲华。

如果韩国选举按照当前选情的态势发展,而朴槿惠届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站起来揭发真相的话,在野党的选举将会进一步受挫,而如果韩国执政党获得连任,总体来说有利于中国,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背景下,但朝核问题的解决将变得更加复杂,尤其是新的总统继续执行文在寅的对朝政策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每周时事分析:换个角度看新年后两件国际大事

发布日期:2022-01-07 21:36
|曹辛: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朴槿惠获释后韩国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刚刚进入新年,世界就发生了两大事件:一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发表联合声明,声称要防止核战争、避免军备竞赛;二是年前刚被特赦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重获自由后,立即给两个月后即将举行的韩国总统大选构成了有力冲击,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其总统候选人的原竞选班底开始作鸟兽散,在野党党内也有人提议弹劾党魁。

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尤其是,这两件事都是与中国相关的:前者意味着中美俄三方还会以传统方式继续博弈下去;而后者的事态如果蔓延下去,即如果韩国执政党继续执政,也可能对中国会有利。

既是警告,又是共同示弱

只要弄清楚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的背景,就会发现核问题根本不是五常的重点,相关国家间的警告和示弱才是核心:它实际上是相关国家以一种顾左右而言他的形式,对彼此间博弈的界线进行相互警告;同时客观上又在示弱,这就是为什么相关国家要拿反核防核作为切入点的原因,因为传统博弈继续下去有困难了,只好拿出作为杀手锏的核武器,但又不能公开这样威胁,只能以反核、防核的名义。这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声明的两大背景,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首先,此次行动是由俄罗斯发起的倡议,而中国也是重要推手。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月3日发表声明说:“这份文件是根据我们的倡议、并在俄罗斯代表最积极参与的情况下制定的。”而迄今为止,五常中的其他四国对此没有否认。

而且,五国联合声明于1月3日发布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说:“我们希望,在当前国际安全局势严峻的背景下,同意发表这样的政治声明能有助于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俄罗斯外交部所谓的“国际紧张局势”,当然是指当前俄美围绕乌克兰等一系列问题的博弈,同时当前两国关系已经降至冷战以来的最低点。

而中国同样也在积极推动这个联合声明的发布。1月3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高调强调了中国在发布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中所起到的重大推动作用。在新华社的报道中,马朝旭说中国一直积极倡导“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理念,并且为五国采取共同行动“发挥了有力的引领作用”。特别是在联合声明磋商过程中,中国推进在声明中写入了“重申不将核武器瞄准彼此或其他任何国家等重要内容”,为五国声明的最终达成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同样,马朝旭在新华社的访问中也谈到了中国推动联合宣言发布的背景,即:世界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国际战略安全领域面临许多重大挑战”,称五常联合声明“有助于增进相互信任,以协调合作代替大国竞争,对于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也具有积极意义。”而马朝旭所说的“大国关系”,无疑就是每况愈下、博弈激烈的中美关系。

另一方面,无论是美俄博弈还是中美博弈,事实上博弈双方在行动中谁都没有提到核武器,甚至都没有以核打击力量来震慑对方,但它们最后却都在反核、防核中找到了共同点,这构成了此次联合声明发布的另一大奇怪的背景。

上述两大背景的实质就是:以大家都有的核力量,相互警示彼此博弈的界线,敦促大家在博弈中都有所约束;同时这也说明,作为博弈者的一方,中、俄双方在博弈中已经困难重重、非常吃力了,因为在这场“悬崖游戏”中先踩刹车的是中俄而非美国。而美国同意共同发布这一联合宣言,客观上当然也是一种示弱。

如此下去的结果就是:中美俄会继续以传统方式、小心翼翼地博弈下去而绝不会停止。关于这一点,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一发布,朝鲜马上发射弹道导弹作为回应,而五常却选择性无视和沉默,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当然,为了大国自己的利益,未来象征性处理一下类似朝鲜的核扩散问题,那倒并非没有可能,但可能性更大的另一种前景却是:任由朝鲜核导发展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对中国不利的。

韩国左派当政似对中国有利

去年年底韩国总统文在寅特赦前总统朴槿惠,导致韩国总统选举选情大变,实际上重挫了韩国在野党的选情。因为在野党现在的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正是当年将朴槿惠送入监狱的干将,而在韩国拥有铁杆粉丝的朴槿惠的出狱,必然导致在野党内部掀起追究当年谁在送朴槿惠入狱问题上有责任的反攻倒算,这就分裂了在野党阵营。而这可能恰恰是文在寅在此时赦免朴槿惠的原因。韩国的下届总统选举结果,无疑将对中国的外部环境构成影响。

当前韩国总统大选的选情是:根据韩国Embrain Public、Kstat、Korea Research和韩国Research本月3日至5日面向全国1000名选民进行的民调:李在明以36%的支持率领先尹锡悦(28%)。对于各党总统人选的当选可能性,回答李在明当选的受访者占50%,回答尹锡悦的仅占26%。而在选民的反感度方面,尹锡悦以65%居榜首。

这里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朴槿惠当前正在住院,并将于2月出院。她出院后,会对3月举行的韩国总统选举有什么动作?将对总统选举结果产生何种影响?依笔者的了解和判断,朴槿惠至少有破坏在野党选情的能力,而这就足够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韩国进入选举进程后,在野的保守政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就在多次讲话中以中国为敌,以满足韩国保守选民反对中国的诉求,而且在野党一贯的政治立场是亲美、反华。而韩国执政党的立场则正相反,是反美、亲华。

如果韩国选举按照当前选情的态势发展,而朴槿惠届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站起来揭发真相的话,在野党的选举将会进一步受挫,而如果韩国执政党获得连任,总体来说有利于中国,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背景下,但朝核问题的解决将变得更加复杂,尤其是新的总统继续执行文在寅的对朝政策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曹辛: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朴槿惠获释后韩国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刚刚进入新年,世界就发生了两大事件:一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发表联合声明,声称要防止核战争、避免军备竞赛;二是年前刚被特赦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重获自由后,立即给两个月后即将举行的韩国总统大选构成了有力冲击,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其总统候选人的原竞选班底开始作鸟兽散,在野党党内也有人提议弹劾党魁。

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尤其是,这两件事都是与中国相关的:前者意味着中美俄三方还会以传统方式继续博弈下去;而后者的事态如果蔓延下去,即如果韩国执政党继续执政,也可能对中国会有利。

既是警告,又是共同示弱

只要弄清楚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的背景,就会发现核问题根本不是五常的重点,相关国家间的警告和示弱才是核心:它实际上是相关国家以一种顾左右而言他的形式,对彼此间博弈的界线进行相互警告;同时客观上又在示弱,这就是为什么相关国家要拿反核防核作为切入点的原因,因为传统博弈继续下去有困难了,只好拿出作为杀手锏的核武器,但又不能公开这样威胁,只能以反核、防核的名义。这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声明的两大背景,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首先,此次行动是由俄罗斯发起的倡议,而中国也是重要推手。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月3日发表声明说:“这份文件是根据我们的倡议、并在俄罗斯代表最积极参与的情况下制定的。”而迄今为止,五常中的其他四国对此没有否认。

而且,五国联合声明于1月3日发布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说:“我们希望,在当前国际安全局势严峻的背景下,同意发表这样的政治声明能有助于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俄罗斯外交部所谓的“国际紧张局势”,当然是指当前俄美围绕乌克兰等一系列问题的博弈,同时当前两国关系已经降至冷战以来的最低点。

而中国同样也在积极推动这个联合声明的发布。1月3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高调强调了中国在发布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中所起到的重大推动作用。在新华社的报道中,马朝旭说中国一直积极倡导“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理念,并且为五国采取共同行动“发挥了有力的引领作用”。特别是在联合声明磋商过程中,中国推进在声明中写入了“重申不将核武器瞄准彼此或其他任何国家等重要内容”,为五国声明的最终达成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同样,马朝旭在新华社的访问中也谈到了中国推动联合宣言发布的背景,即:世界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国际战略安全领域面临许多重大挑战”,称五常联合声明“有助于增进相互信任,以协调合作代替大国竞争,对于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也具有积极意义。”而马朝旭所说的“大国关系”,无疑就是每况愈下、博弈激烈的中美关系。

另一方面,无论是美俄博弈还是中美博弈,事实上博弈双方在行动中谁都没有提到核武器,甚至都没有以核打击力量来震慑对方,但它们最后却都在反核、防核中找到了共同点,这构成了此次联合声明发布的另一大奇怪的背景。

上述两大背景的实质就是:以大家都有的核力量,相互警示彼此博弈的界线,敦促大家在博弈中都有所约束;同时这也说明,作为博弈者的一方,中、俄双方在博弈中已经困难重重、非常吃力了,因为在这场“悬崖游戏”中先踩刹车的是中俄而非美国。而美国同意共同发布这一联合宣言,客观上当然也是一种示弱。

如此下去的结果就是:中美俄会继续以传统方式、小心翼翼地博弈下去而绝不会停止。关于这一点,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一发布,朝鲜马上发射弹道导弹作为回应,而五常却选择性无视和沉默,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当然,为了大国自己的利益,未来象征性处理一下类似朝鲜的核扩散问题,那倒并非没有可能,但可能性更大的另一种前景却是:任由朝鲜核导发展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对中国不利的。

韩国左派当政似对中国有利

去年年底韩国总统文在寅特赦前总统朴槿惠,导致韩国总统选举选情大变,实际上重挫了韩国在野党的选情。因为在野党现在的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正是当年将朴槿惠送入监狱的干将,而在韩国拥有铁杆粉丝的朴槿惠的出狱,必然导致在野党内部掀起追究当年谁在送朴槿惠入狱问题上有责任的反攻倒算,这就分裂了在野党阵营。而这可能恰恰是文在寅在此时赦免朴槿惠的原因。韩国的下届总统选举结果,无疑将对中国的外部环境构成影响。

当前韩国总统大选的选情是:根据韩国Embrain Public、Kstat、Korea Research和韩国Research本月3日至5日面向全国1000名选民进行的民调:李在明以36%的支持率领先尹锡悦(28%)。对于各党总统人选的当选可能性,回答李在明当选的受访者占50%,回答尹锡悦的仅占26%。而在选民的反感度方面,尹锡悦以65%居榜首。

这里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朴槿惠当前正在住院,并将于2月出院。她出院后,会对3月举行的韩国总统选举有什么动作?将对总统选举结果产生何种影响?依笔者的了解和判断,朴槿惠至少有破坏在野党选情的能力,而这就足够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韩国进入选举进程后,在野的保守政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就在多次讲话中以中国为敌,以满足韩国保守选民反对中国的诉求,而且在野党一贯的政治立场是亲美、反华。而韩国执政党的立场则正相反,是反美、亲华。

如果韩国选举按照当前选情的态势发展,而朴槿惠届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站起来揭发真相的话,在野党的选举将会进一步受挫,而如果韩国执政党获得连任,总体来说有利于中国,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背景下,但朝核问题的解决将变得更加复杂,尤其是新的总统继续执行文在寅的对朝政策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每周时事分析:换个角度看新年后两件国际大事

发布日期:2022-01-07 21:36
|曹辛: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朴槿惠获释后韩国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刚刚进入新年,世界就发生了两大事件:一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发表联合声明,声称要防止核战争、避免军备竞赛;二是年前刚被特赦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重获自由后,立即给两个月后即将举行的韩国总统大选构成了有力冲击,在野党阵营方寸大乱,其总统候选人的原竞选班底开始作鸟兽散,在野党党内也有人提议弹劾党魁。

这两件事都不应看其表象,而应换个角度思考,尤其是,这两件事都是与中国相关的:前者意味着中美俄三方还会以传统方式继续博弈下去;而后者的事态如果蔓延下去,即如果韩国执政党继续执政,也可能对中国会有利。

既是警告,又是共同示弱

只要弄清楚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宣言的背景,就会发现核问题根本不是五常的重点,相关国家间的警告和示弱才是核心:它实际上是相关国家以一种顾左右而言他的形式,对彼此间博弈的界线进行相互警告;同时客观上又在示弱,这就是为什么相关国家要拿反核防核作为切入点的原因,因为传统博弈继续下去有困难了,只好拿出作为杀手锏的核武器,但又不能公开这样威胁,只能以反核、防核的名义。这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发布反核、防核联合声明的两大背景,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首先,此次行动是由俄罗斯发起的倡议,而中国也是重要推手。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月3日发表声明说:“这份文件是根据我们的倡议、并在俄罗斯代表最积极参与的情况下制定的。”而迄今为止,五常中的其他四国对此没有否认。

而且,五国联合声明于1月3日发布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说:“我们希望,在当前国际安全局势严峻的背景下,同意发表这样的政治声明能有助于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俄罗斯外交部所谓的“国际紧张局势”,当然是指当前俄美围绕乌克兰等一系列问题的博弈,同时当前两国关系已经降至冷战以来的最低点。

而中国同样也在积极推动这个联合声明的发布。1月3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高调强调了中国在发布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中所起到的重大推动作用。在新华社的报道中,马朝旭说中国一直积极倡导“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理念,并且为五国采取共同行动“发挥了有力的引领作用”。特别是在联合声明磋商过程中,中国推进在声明中写入了“重申不将核武器瞄准彼此或其他任何国家等重要内容”,为五国声明的最终达成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同样,马朝旭在新华社的访问中也谈到了中国推动联合宣言发布的背景,即:世界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国际战略安全领域面临许多重大挑战”,称五常联合声明“有助于增进相互信任,以协调合作代替大国竞争,对于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也具有积极意义。”而马朝旭所说的“大国关系”,无疑就是每况愈下、博弈激烈的中美关系。

另一方面,无论是美俄博弈还是中美博弈,事实上博弈双方在行动中谁都没有提到核武器,甚至都没有以核打击力量来震慑对方,但它们最后却都在反核、防核中找到了共同点,这构成了此次联合声明发布的另一大奇怪的背景。

上述两大背景的实质就是:以大家都有的核力量,相互警示彼此博弈的界线,敦促大家在博弈中都有所约束;同时这也说明,作为博弈者的一方,中、俄双方在博弈中已经困难重重、非常吃力了,因为在这场“悬崖游戏”中先踩刹车的是中俄而非美国。而美国同意共同发布这一联合宣言,客观上当然也是一种示弱。

如此下去的结果就是:中美俄会继续以传统方式、小心翼翼地博弈下去而绝不会停止。关于这一点,只要看看此次安理会五常联合声明一发布,朝鲜马上发射弹道导弹作为回应,而五常却选择性无视和沉默,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当然,为了大国自己的利益,未来象征性处理一下类似朝鲜的核扩散问题,那倒并非没有可能,但可能性更大的另一种前景却是:任由朝鲜核导发展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对中国不利的。

韩国左派当政似对中国有利

去年年底韩国总统文在寅特赦前总统朴槿惠,导致韩国总统选举选情大变,实际上重挫了韩国在野党的选情。因为在野党现在的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正是当年将朴槿惠送入监狱的干将,而在韩国拥有铁杆粉丝的朴槿惠的出狱,必然导致在野党内部掀起追究当年谁在送朴槿惠入狱问题上有责任的反攻倒算,这就分裂了在野党阵营。而这可能恰恰是文在寅在此时赦免朴槿惠的原因。韩国的下届总统选举结果,无疑将对中国的外部环境构成影响。

当前韩国总统大选的选情是:根据韩国Embrain Public、Kstat、Korea Research和韩国Research本月3日至5日面向全国1000名选民进行的民调:李在明以36%的支持率领先尹锡悦(28%)。对于各党总统人选的当选可能性,回答李在明当选的受访者占50%,回答尹锡悦的仅占26%。而在选民的反感度方面,尹锡悦以65%居榜首。

这里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朴槿惠当前正在住院,并将于2月出院。她出院后,会对3月举行的韩国总统选举有什么动作?将对总统选举结果产生何种影响?依笔者的了解和判断,朴槿惠至少有破坏在野党选情的能力,而这就足够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韩国进入选举进程后,在野的保守政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就在多次讲话中以中国为敌,以满足韩国保守选民反对中国的诉求,而且在野党一贯的政治立场是亲美、反华。而韩国执政党的立场则正相反,是反美、亲华。

如果韩国选举按照当前选情的态势发展,而朴槿惠届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站起来揭发真相的话,在野党的选举将会进一步受挫,而如果韩国执政党获得连任,总体来说有利于中国,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背景下,但朝核问题的解决将变得更加复杂,尤其是新的总统继续执行文在寅的对朝政策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