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达斯和彪马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本土体育品牌安踏正迅速崛起。



|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和彪马(Puma SE)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一个本土体育品牌正迅速崛起。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Anta Sports Products Ltd., 2020.HK)已然是中国第一大国内体育品牌。该公司受益于诸多因素,包括对工厂和门店的管控、签下美国篮球明星克莱‧汤普森(Klay Thompson)为代言人、以及赞助即将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届时安踏将为赛事工作人员和中国运动员提供服装。

去年3月份安踏获得额外助力。当时,一个全球行业组织对中国棉花主产区之一新疆被指存在少数民族强迫劳动问题提出担忧,中国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用户随即呼吁抵制相关西方品牌。该行业组织会员阿迪达斯和彪马均公布,去年第三季度中国市场销售额下滑约15%,原因包括地缘政治问题等。另一家会员企业耐克(Nike Inc., NKE)则公布,最近一个季度其中国市场销售额减少20%,不过该公司给出的原因是供应链受阻。


抵制事件过后,大多数西方时尚品牌不再谈论新疆问题。安踏则高调表态,立场与中国政府保持一致。北京方面称有关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不实。安踏退出了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的上述行业组织,表示该公司将继续使用新疆棉花。

安踏表示,2021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56%。在最新的财报中,该公司表示,由于国潮的兴起,中国品牌越来越受欢迎。安踏对本文不予置评。

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西方公司正在应对人权问题与默许中国政府的做法之间走钢丝,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拒之门外。去年,在H&M Hennes & Mauritz AB表达与新疆有关的顾虑后,该品牌就从中国电子商务网站和地图应用中消失了。最近,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因新疆业务事宜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遭遇抵制。

耐克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阿迪达斯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体育用品等行业,像安踏这样的本土品牌给中国消费者提供了替代选择,而安踏自身也面临地缘政治挑战。

一个人权组织本周批评了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 简称IOC)与安踏的关系。安踏是下月北京冬奥会的IOC人员制服和其他服装的官方供应商。IOC表示,最近对安踏所提供制服进行的第三方审计没有发现与强迫劳动有关的问题。

虽然安踏对使用新疆棉花的承诺对其中国业务有帮助,但随着华盛顿方面和其他国家政府采取措施限制进口源自新疆的商品,该公司在海外的前景变得暗淡。就像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人们使用不同的互联网服务和基础设施一样,他们可能也会越来越多地选择来自不同供应链的不同运动服装。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数据,安踏近些年来已缩小了与其他品牌的差距,该品牌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仅次于耐克公司(Nike Inc. Cl B, NKE)和阿迪达斯(adidas)。得益于中国运动服装市场每年达500亿美元的规模,以及自身在中国经济繁荣背景下的持续成长,安踏已成为全球市值第四大的运动服装公司。

2019年,安踏利用自己的财力在全球范围内大举扩张,该公司牵头一个财团收购了Amer Sports,这是一家总部位于芬兰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Wilson Sporting Goods、Louisville Slugger和其他品牌。

安踏的总部设在滨海城市厦门,由丁世忠于1994年创立。他曾销售父亲在家里做的鞋子。之后,他经营过为其他公司生产鞋子的工厂,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安踏的自有品牌上。安踏还收购了意大利品牌Fila的中国业务,目前该业务的销售额占安踏总销售额的一半。

曾在2015年至2018年担任安踏美国办公室经理的David Bond说,2015年安踏以更高的报酬和更多的承诺,撬走了为耐克代言的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简称NBA)新秀汤普森。此后,汤普森在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 Warriors)与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合作,率领这支NBA最成功的球队,与此同时也提振了安踏在拥有众多篮球迷的中国的形象。

Bond说:“如果没有汤普森,他们就没那么成功了。”

曾经在前往总部的途中,Bond看到同事们在产品会议期间用泡沫板盖住窗户,以防止街对面的竞争对手窥探机密。他也亲眼目睹了安踏的效率。

Bond也曾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工作过。他说,西方公司会与第三方工厂和零售商协商,优先生产和展示自己的产品。“当你在耐克的时候,很多时间是用来与Foot Locker打交道,”他说。

安踏控制着工厂和大约10,000家门店。Bond说,如果你觉得超大号粉红鞋现在很流行,安踏需要六至九个月的时间生产这种鞋子并在门店上架,所需时间仅为西方竞争对手的一半。他称,拥有内部工厂和门店也意味着能获得更多利润。

Bond称,安踏拥有与他工作过的西方公司一样的人才,但没有官僚结构。他说,在安踏有六七名高管做决策。

安踏在中国之外的挑战更大。安踏希望在美国开设消费者业务,但Bond称,该公司在2017年左右放弃了该计划,部分原因是与Brooks Sports Inc因为商标形状相似问题发生了争议。

如今若再采取新的行动则面临政治挑战。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最近签署了一项法案,将禁止进口新疆商品,除非企业能证明相关产品生产过程中没有使用强迫劳动。欧盟立法机构在考虑类似的立法。

去年6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的领导人致信NBA球员工会,鼓励球员切断与安踏的联系。参议员Jeff Merkley和众议员Jim McGovern写道:“NBA和NBA球员甚至不应该以间接方式支持这种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

NBA球员工会总裁Michele Roberts对此回应称,该工会不暗中支持或以其他方式支持实施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NBA球员工会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工会不对个别球员的代言协议置评。

汤普森的体育经纪公司不予置评。

安踏签下了更多NBA球员,并且通过Wilson Sporting Goods进一步扩大了与NBA的合作。Wilson最近取代Spalding成为NBA赛事指定用球供应商。虽然Wilson是安踏财团旗下Amer的子公司,但Amer去年告诉《日本经济新闻》(Nikkei),该公司遵循自身政策,不容忍强迫劳动。Amer一位发言人对记者的提问不予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安踏在“新疆棉”争议困扰西方品牌之际快速追赶耐克、阿迪

发布日期:2022-01-06 14:53
|阿迪达斯和彪马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本土体育品牌安踏正迅速崛起。



|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和彪马(Puma SE)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一个本土体育品牌正迅速崛起。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Anta Sports Products Ltd., 2020.HK)已然是中国第一大国内体育品牌。该公司受益于诸多因素,包括对工厂和门店的管控、签下美国篮球明星克莱‧汤普森(Klay Thompson)为代言人、以及赞助即将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届时安踏将为赛事工作人员和中国运动员提供服装。

去年3月份安踏获得额外助力。当时,一个全球行业组织对中国棉花主产区之一新疆被指存在少数民族强迫劳动问题提出担忧,中国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用户随即呼吁抵制相关西方品牌。该行业组织会员阿迪达斯和彪马均公布,去年第三季度中国市场销售额下滑约15%,原因包括地缘政治问题等。另一家会员企业耐克(Nike Inc., NKE)则公布,最近一个季度其中国市场销售额减少20%,不过该公司给出的原因是供应链受阻。


抵制事件过后,大多数西方时尚品牌不再谈论新疆问题。安踏则高调表态,立场与中国政府保持一致。北京方面称有关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不实。安踏退出了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的上述行业组织,表示该公司将继续使用新疆棉花。

安踏表示,2021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56%。在最新的财报中,该公司表示,由于国潮的兴起,中国品牌越来越受欢迎。安踏对本文不予置评。

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西方公司正在应对人权问题与默许中国政府的做法之间走钢丝,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拒之门外。去年,在H&M Hennes & Mauritz AB表达与新疆有关的顾虑后,该品牌就从中国电子商务网站和地图应用中消失了。最近,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因新疆业务事宜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遭遇抵制。

耐克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阿迪达斯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体育用品等行业,像安踏这样的本土品牌给中国消费者提供了替代选择,而安踏自身也面临地缘政治挑战。

一个人权组织本周批评了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 简称IOC)与安踏的关系。安踏是下月北京冬奥会的IOC人员制服和其他服装的官方供应商。IOC表示,最近对安踏所提供制服进行的第三方审计没有发现与强迫劳动有关的问题。

虽然安踏对使用新疆棉花的承诺对其中国业务有帮助,但随着华盛顿方面和其他国家政府采取措施限制进口源自新疆的商品,该公司在海外的前景变得暗淡。就像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人们使用不同的互联网服务和基础设施一样,他们可能也会越来越多地选择来自不同供应链的不同运动服装。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数据,安踏近些年来已缩小了与其他品牌的差距,该品牌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仅次于耐克公司(Nike Inc. Cl B, NKE)和阿迪达斯(adidas)。得益于中国运动服装市场每年达500亿美元的规模,以及自身在中国经济繁荣背景下的持续成长,安踏已成为全球市值第四大的运动服装公司。

2019年,安踏利用自己的财力在全球范围内大举扩张,该公司牵头一个财团收购了Amer Sports,这是一家总部位于芬兰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Wilson Sporting Goods、Louisville Slugger和其他品牌。

安踏的总部设在滨海城市厦门,由丁世忠于1994年创立。他曾销售父亲在家里做的鞋子。之后,他经营过为其他公司生产鞋子的工厂,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安踏的自有品牌上。安踏还收购了意大利品牌Fila的中国业务,目前该业务的销售额占安踏总销售额的一半。

曾在2015年至2018年担任安踏美国办公室经理的David Bond说,2015年安踏以更高的报酬和更多的承诺,撬走了为耐克代言的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简称NBA)新秀汤普森。此后,汤普森在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 Warriors)与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合作,率领这支NBA最成功的球队,与此同时也提振了安踏在拥有众多篮球迷的中国的形象。

Bond说:“如果没有汤普森,他们就没那么成功了。”

曾经在前往总部的途中,Bond看到同事们在产品会议期间用泡沫板盖住窗户,以防止街对面的竞争对手窥探机密。他也亲眼目睹了安踏的效率。

Bond也曾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工作过。他说,西方公司会与第三方工厂和零售商协商,优先生产和展示自己的产品。“当你在耐克的时候,很多时间是用来与Foot Locker打交道,”他说。

安踏控制着工厂和大约10,000家门店。Bond说,如果你觉得超大号粉红鞋现在很流行,安踏需要六至九个月的时间生产这种鞋子并在门店上架,所需时间仅为西方竞争对手的一半。他称,拥有内部工厂和门店也意味着能获得更多利润。

Bond称,安踏拥有与他工作过的西方公司一样的人才,但没有官僚结构。他说,在安踏有六七名高管做决策。

安踏在中国之外的挑战更大。安踏希望在美国开设消费者业务,但Bond称,该公司在2017年左右放弃了该计划,部分原因是与Brooks Sports Inc因为商标形状相似问题发生了争议。

如今若再采取新的行动则面临政治挑战。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最近签署了一项法案,将禁止进口新疆商品,除非企业能证明相关产品生产过程中没有使用强迫劳动。欧盟立法机构在考虑类似的立法。

去年6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的领导人致信NBA球员工会,鼓励球员切断与安踏的联系。参议员Jeff Merkley和众议员Jim McGovern写道:“NBA和NBA球员甚至不应该以间接方式支持这种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

NBA球员工会总裁Michele Roberts对此回应称,该工会不暗中支持或以其他方式支持实施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NBA球员工会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工会不对个别球员的代言协议置评。

汤普森的体育经纪公司不予置评。

安踏签下了更多NBA球员,并且通过Wilson Sporting Goods进一步扩大了与NBA的合作。Wilson最近取代Spalding成为NBA赛事指定用球供应商。虽然Wilson是安踏财团旗下Amer的子公司,但Amer去年告诉《日本经济新闻》(Nikkei),该公司遵循自身政策,不容忍强迫劳动。Amer一位发言人对记者的提问不予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阿迪达斯和彪马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本土体育品牌安踏正迅速崛起。



|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和彪马(Puma SE)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一个本土体育品牌正迅速崛起。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Anta Sports Products Ltd., 2020.HK)已然是中国第一大国内体育品牌。该公司受益于诸多因素,包括对工厂和门店的管控、签下美国篮球明星克莱‧汤普森(Klay Thompson)为代言人、以及赞助即将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届时安踏将为赛事工作人员和中国运动员提供服装。

去年3月份安踏获得额外助力。当时,一个全球行业组织对中国棉花主产区之一新疆被指存在少数民族强迫劳动问题提出担忧,中国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用户随即呼吁抵制相关西方品牌。该行业组织会员阿迪达斯和彪马均公布,去年第三季度中国市场销售额下滑约15%,原因包括地缘政治问题等。另一家会员企业耐克(Nike Inc., NKE)则公布,最近一个季度其中国市场销售额减少20%,不过该公司给出的原因是供应链受阻。


抵制事件过后,大多数西方时尚品牌不再谈论新疆问题。安踏则高调表态,立场与中国政府保持一致。北京方面称有关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不实。安踏退出了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的上述行业组织,表示该公司将继续使用新疆棉花。

安踏表示,2021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56%。在最新的财报中,该公司表示,由于国潮的兴起,中国品牌越来越受欢迎。安踏对本文不予置评。

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西方公司正在应对人权问题与默许中国政府的做法之间走钢丝,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拒之门外。去年,在H&M Hennes & Mauritz AB表达与新疆有关的顾虑后,该品牌就从中国电子商务网站和地图应用中消失了。最近,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因新疆业务事宜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遭遇抵制。

耐克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阿迪达斯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体育用品等行业,像安踏这样的本土品牌给中国消费者提供了替代选择,而安踏自身也面临地缘政治挑战。

一个人权组织本周批评了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 简称IOC)与安踏的关系。安踏是下月北京冬奥会的IOC人员制服和其他服装的官方供应商。IOC表示,最近对安踏所提供制服进行的第三方审计没有发现与强迫劳动有关的问题。

虽然安踏对使用新疆棉花的承诺对其中国业务有帮助,但随着华盛顿方面和其他国家政府采取措施限制进口源自新疆的商品,该公司在海外的前景变得暗淡。就像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人们使用不同的互联网服务和基础设施一样,他们可能也会越来越多地选择来自不同供应链的不同运动服装。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数据,安踏近些年来已缩小了与其他品牌的差距,该品牌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仅次于耐克公司(Nike Inc. Cl B, NKE)和阿迪达斯(adidas)。得益于中国运动服装市场每年达500亿美元的规模,以及自身在中国经济繁荣背景下的持续成长,安踏已成为全球市值第四大的运动服装公司。

2019年,安踏利用自己的财力在全球范围内大举扩张,该公司牵头一个财团收购了Amer Sports,这是一家总部位于芬兰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Wilson Sporting Goods、Louisville Slugger和其他品牌。

安踏的总部设在滨海城市厦门,由丁世忠于1994年创立。他曾销售父亲在家里做的鞋子。之后,他经营过为其他公司生产鞋子的工厂,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安踏的自有品牌上。安踏还收购了意大利品牌Fila的中国业务,目前该业务的销售额占安踏总销售额的一半。

曾在2015年至2018年担任安踏美国办公室经理的David Bond说,2015年安踏以更高的报酬和更多的承诺,撬走了为耐克代言的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简称NBA)新秀汤普森。此后,汤普森在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 Warriors)与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合作,率领这支NBA最成功的球队,与此同时也提振了安踏在拥有众多篮球迷的中国的形象。

Bond说:“如果没有汤普森,他们就没那么成功了。”

曾经在前往总部的途中,Bond看到同事们在产品会议期间用泡沫板盖住窗户,以防止街对面的竞争对手窥探机密。他也亲眼目睹了安踏的效率。

Bond也曾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工作过。他说,西方公司会与第三方工厂和零售商协商,优先生产和展示自己的产品。“当你在耐克的时候,很多时间是用来与Foot Locker打交道,”他说。

安踏控制着工厂和大约10,000家门店。Bond说,如果你觉得超大号粉红鞋现在很流行,安踏需要六至九个月的时间生产这种鞋子并在门店上架,所需时间仅为西方竞争对手的一半。他称,拥有内部工厂和门店也意味着能获得更多利润。

Bond称,安踏拥有与他工作过的西方公司一样的人才,但没有官僚结构。他说,在安踏有六七名高管做决策。

安踏在中国之外的挑战更大。安踏希望在美国开设消费者业务,但Bond称,该公司在2017年左右放弃了该计划,部分原因是与Brooks Sports Inc因为商标形状相似问题发生了争议。

如今若再采取新的行动则面临政治挑战。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最近签署了一项法案,将禁止进口新疆商品,除非企业能证明相关产品生产过程中没有使用强迫劳动。欧盟立法机构在考虑类似的立法。

去年6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的领导人致信NBA球员工会,鼓励球员切断与安踏的联系。参议员Jeff Merkley和众议员Jim McGovern写道:“NBA和NBA球员甚至不应该以间接方式支持这种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

NBA球员工会总裁Michele Roberts对此回应称,该工会不暗中支持或以其他方式支持实施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NBA球员工会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工会不对个别球员的代言协议置评。

汤普森的体育经纪公司不予置评。

安踏签下了更多NBA球员,并且通过Wilson Sporting Goods进一步扩大了与NBA的合作。Wilson最近取代Spalding成为NBA赛事指定用球供应商。虽然Wilson是安踏财团旗下Amer的子公司,但Amer去年告诉《日本经济新闻》(Nikkei),该公司遵循自身政策,不容忍强迫劳动。Amer一位发言人对记者的提问不予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安踏在“新疆棉”争议困扰西方品牌之际快速追赶耐克、阿迪

发布日期:2022-01-06 14:53
|阿迪达斯和彪马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本土体育品牌安踏正迅速崛起。



|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和彪马(Puma SE)等西方体育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因遭消费者抵制而下滑之际,中国一个本土体育品牌正迅速崛起。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Anta Sports Products Ltd., 2020.HK)已然是中国第一大国内体育品牌。该公司受益于诸多因素,包括对工厂和门店的管控、签下美国篮球明星克莱‧汤普森(Klay Thompson)为代言人、以及赞助即将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届时安踏将为赛事工作人员和中国运动员提供服装。

去年3月份安踏获得额外助力。当时,一个全球行业组织对中国棉花主产区之一新疆被指存在少数民族强迫劳动问题提出担忧,中国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用户随即呼吁抵制相关西方品牌。该行业组织会员阿迪达斯和彪马均公布,去年第三季度中国市场销售额下滑约15%,原因包括地缘政治问题等。另一家会员企业耐克(Nike Inc., NKE)则公布,最近一个季度其中国市场销售额减少20%,不过该公司给出的原因是供应链受阻。


抵制事件过后,大多数西方时尚品牌不再谈论新疆问题。安踏则高调表态,立场与中国政府保持一致。北京方面称有关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不实。安踏退出了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的上述行业组织,表示该公司将继续使用新疆棉花。

安踏表示,2021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56%。在最新的财报中,该公司表示,由于国潮的兴起,中国品牌越来越受欢迎。安踏对本文不予置评。

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西方公司正在应对人权问题与默许中国政府的做法之间走钢丝,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拒之门外。去年,在H&M Hennes & Mauritz AB表达与新疆有关的顾虑后,该品牌就从中国电子商务网站和地图应用中消失了。最近,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因新疆业务事宜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遭遇抵制。

耐克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阿迪达斯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体育用品等行业,像安踏这样的本土品牌给中国消费者提供了替代选择,而安踏自身也面临地缘政治挑战。

一个人权组织本周批评了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 简称IOC)与安踏的关系。安踏是下月北京冬奥会的IOC人员制服和其他服装的官方供应商。IOC表示,最近对安踏所提供制服进行的第三方审计没有发现与强迫劳动有关的问题。

虽然安踏对使用新疆棉花的承诺对其中国业务有帮助,但随着华盛顿方面和其他国家政府采取措施限制进口源自新疆的商品,该公司在海外的前景变得暗淡。就像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人们使用不同的互联网服务和基础设施一样,他们可能也会越来越多地选择来自不同供应链的不同运动服装。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数据,安踏近些年来已缩小了与其他品牌的差距,该品牌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仅次于耐克公司(Nike Inc. Cl B, NKE)和阿迪达斯(adidas)。得益于中国运动服装市场每年达500亿美元的规模,以及自身在中国经济繁荣背景下的持续成长,安踏已成为全球市值第四大的运动服装公司。

2019年,安踏利用自己的财力在全球范围内大举扩张,该公司牵头一个财团收购了Amer Sports,这是一家总部位于芬兰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Wilson Sporting Goods、Louisville Slugger和其他品牌。

安踏的总部设在滨海城市厦门,由丁世忠于1994年创立。他曾销售父亲在家里做的鞋子。之后,他经营过为其他公司生产鞋子的工厂,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安踏的自有品牌上。安踏还收购了意大利品牌Fila的中国业务,目前该业务的销售额占安踏总销售额的一半。

曾在2015年至2018年担任安踏美国办公室经理的David Bond说,2015年安踏以更高的报酬和更多的承诺,撬走了为耐克代言的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简称NBA)新秀汤普森。此后,汤普森在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 Warriors)与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合作,率领这支NBA最成功的球队,与此同时也提振了安踏在拥有众多篮球迷的中国的形象。

Bond说:“如果没有汤普森,他们就没那么成功了。”

曾经在前往总部的途中,Bond看到同事们在产品会议期间用泡沫板盖住窗户,以防止街对面的竞争对手窥探机密。他也亲眼目睹了安踏的效率。

Bond也曾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工作过。他说,西方公司会与第三方工厂和零售商协商,优先生产和展示自己的产品。“当你在耐克的时候,很多时间是用来与Foot Locker打交道,”他说。

安踏控制着工厂和大约10,000家门店。Bond说,如果你觉得超大号粉红鞋现在很流行,安踏需要六至九个月的时间生产这种鞋子并在门店上架,所需时间仅为西方竞争对手的一半。他称,拥有内部工厂和门店也意味着能获得更多利润。

Bond称,安踏拥有与他工作过的西方公司一样的人才,但没有官僚结构。他说,在安踏有六七名高管做决策。

安踏在中国之外的挑战更大。安踏希望在美国开设消费者业务,但Bond称,该公司在2017年左右放弃了该计划,部分原因是与Brooks Sports Inc因为商标形状相似问题发生了争议。

如今若再采取新的行动则面临政治挑战。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最近签署了一项法案,将禁止进口新疆商品,除非企业能证明相关产品生产过程中没有使用强迫劳动。欧盟立法机构在考虑类似的立法。

去年6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的领导人致信NBA球员工会,鼓励球员切断与安踏的联系。参议员Jeff Merkley和众议员Jim McGovern写道:“NBA和NBA球员甚至不应该以间接方式支持这种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

NBA球员工会总裁Michele Roberts对此回应称,该工会不暗中支持或以其他方式支持实施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NBA球员工会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工会不对个别球员的代言协议置评。

汤普森的体育经纪公司不予置评。

安踏签下了更多NBA球员,并且通过Wilson Sporting Goods进一步扩大了与NBA的合作。Wilson最近取代Spalding成为NBA赛事指定用球供应商。虽然Wilson是安踏财团旗下Amer的子公司,但Amer去年告诉《日本经济新闻》(Nikkei),该公司遵循自身政策,不容忍强迫劳动。Amer一位发言人对记者的提问不予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