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浸式世界中,新技术将在一个人的步态、眼球运动、情绪等越来越细微的层面上收集个人数据,这给现有的用户保护措施带来更大压力。


扎克伯格的化身在Meta Platforms计划的元宇宙中骑着水翼船。

| David Uberti

【OR  商业新媒体】


目前形式的互联网依赖于数据收集,一些批评人士将此比作大规模监控。科技公司和研究人员正思考元宇宙是否会带来什么不同。

Facebook Inc.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 Inc. (FB),这标志着游戏、办公工具和其它一些服务背后的公司将越来越多地投资于元宇宙这个下一代网络空间。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创建松散式连接的社区,在那里用户可以使用数字化身进行工作、娱乐和购物。

XR Safety Initiative是一个倡导沉浸式技术道德发展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创始人Kavya Pearlman表示,元宇宙赖以的基础设施,包括虚拟现实(VR)眼镜和增强现实(AR)软件,将依靠大量数据来显示用户如何在虚构世界、数字工作场所、虚拟医生诊所和其它地方与周围环境互动。

Pearlman说,人们的运动方式、步态、如何凝视和瞳孔放大等无时无刻不在将信息泄露给开发者。

Pearlman称,所有这些零碎信息都能让公司更有能力推断出用户的特征,这违背了当前关于隐私和安全的观念,给公司的用户保护政策带来压力。她说,例如,在用户注意到任何身体变化或看医生之前,一家保险公司可能已经获得表明其有健康问题的信息。

Pearlman称:“现在,可以用数据做推断。”

多年来,开发者一直在尝试像《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这样的沉浸式游戏。在这类游戏中,用户可以用手机将角色投射到现实环境中,并捕捉怪物或与怪物战斗。但近几个月来,随着Meta、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和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等大公司宣布计划涉足该领域,元宇宙的前景已成为发展主流。

微软表示,将为其Teams办公平台的用户推出新功能,用户可以在数字空间中使用定制的虚拟化身参加会议、与同事聊天以及开展项目协作。图形芯片公司英伟达正在筹划一套自己的协作和模拟工具。

去年8月Meta开始公测一款名为Horizon Workrooms的工作场所协作应用。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公司每年将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元宇宙相关创新。这家数字广告巨头正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一家更大规模的在线市场。

隐私权倡导者对Meta背后的意图心存疑虑,近几年来该公司已经因为涉嫌滥用数据而向美国和欧盟监管机构支付了数十亿美元。批评人士称,极其深远、可以说具有侵入性的数据处理,对于这类公司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至关重要。

华盛顿智库“未来隐私论坛”(Future of Privacy Forum)负责政策的高级副总裁John Verdi表示,近年来许多公司的隐私保护问题都出现在与第三方共享数据的环节。他表示,一旦围绕元宇宙的数据经济成型,政府可能需要批准新的法律,或更新现有法规的指南,如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Verdi说:“目前这些做法很多都是针对手机和电脑,可能会、也可能无法直接适用于AR。”

Meta的管理人士称,他们在开发此类技术时将优先考虑安全和隐私问题,并称,他们设想的大部分技术都需要长达十年的时间才能开发出来。

Meta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目前正在讨论安全和隐私问题,以确保任何使用条款、隐私控制或安全功能都适用于相关新技术,并能有效保护人们安全。”

Meta已承诺向重点研究元宇宙空间隐私和安全问题的外部研究机构提供5,000万美元,包括与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合作检查数据使用情况。Meta旗下负责开发AR和VR产品的Reality Labs部门正在单独发放经费,用于研究如何在新设备和服务中验证用户身份并检测新形式的网络攻击等课题。今年已有两个研究团队获得资金用来研究VR头戴式装置导入的眼球追踪技术。

这些数据对于设备和软件明确哪些图像应该投放到哪里至关重要。但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教授Guohao Lan表示,关于人们在看哪里的精确信息可以揭示用户的潜意识或心理状态。例如,用户在游戏中看其他玩家的眼神可能与看他们不喜欢的老板头像不同。Lan正在领导一个由Meta资助的项目。

Lan说:“他的照片或视频会引发你的情绪,而且可能会被那个老板知道。”

代尔夫特团队和他们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同行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在不牺牲太多实用性的情况下用隐私过滤器模糊眼动数据。这两所学校的研究人员都表示,眼球追踪器可以为公司提供大量信息,用于非常细化的定向广告。

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执行主席Bradford Oberwager说,这使得公司有关如何在元宇宙赚钱的选择干系重大。林登实验室开发的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于2003年发布,被许多人视为最近的沉浸式社区愿景的鼻祖。

“第二人生”月活跃用户数超过70万,他们聚在一起,用林登币(Linden)买卖虚拟商品,每年的交易总额约为6.5亿美元。每个林登币价值相当于约0.25美分。林登实验室通过向用户提供付费订阅和服务,以及向其他开发者出售其支付平台,来将虚拟活动货币化。

Oberwager称,“第二人生”展示了元宇宙的商业前景。但他警告说,试图将虚拟世界中的活动转化为广告费的做法会带来不良后果。

他说,人们可能会进入元宇宙来分享经验或体验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身份,这给了背后的技术公司一个了解用户心理的独特窗口。

Oberwager称:“在元宇宙里,我就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元宇宙来了,隐私还会有吗?

发布日期:2022-01-05 15:25
|在沉浸式世界中,新技术将在一个人的步态、眼球运动、情绪等越来越细微的层面上收集个人数据,这给现有的用户保护措施带来更大压力。


扎克伯格的化身在Meta Platforms计划的元宇宙中骑着水翼船。

| David Uberti

【OR  商业新媒体】


目前形式的互联网依赖于数据收集,一些批评人士将此比作大规模监控。科技公司和研究人员正思考元宇宙是否会带来什么不同。

Facebook Inc.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 Inc. (FB),这标志着游戏、办公工具和其它一些服务背后的公司将越来越多地投资于元宇宙这个下一代网络空间。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创建松散式连接的社区,在那里用户可以使用数字化身进行工作、娱乐和购物。

XR Safety Initiative是一个倡导沉浸式技术道德发展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创始人Kavya Pearlman表示,元宇宙赖以的基础设施,包括虚拟现实(VR)眼镜和增强现实(AR)软件,将依靠大量数据来显示用户如何在虚构世界、数字工作场所、虚拟医生诊所和其它地方与周围环境互动。

Pearlman说,人们的运动方式、步态、如何凝视和瞳孔放大等无时无刻不在将信息泄露给开发者。

Pearlman称,所有这些零碎信息都能让公司更有能力推断出用户的特征,这违背了当前关于隐私和安全的观念,给公司的用户保护政策带来压力。她说,例如,在用户注意到任何身体变化或看医生之前,一家保险公司可能已经获得表明其有健康问题的信息。

Pearlman称:“现在,可以用数据做推断。”

多年来,开发者一直在尝试像《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这样的沉浸式游戏。在这类游戏中,用户可以用手机将角色投射到现实环境中,并捕捉怪物或与怪物战斗。但近几个月来,随着Meta、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和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等大公司宣布计划涉足该领域,元宇宙的前景已成为发展主流。

微软表示,将为其Teams办公平台的用户推出新功能,用户可以在数字空间中使用定制的虚拟化身参加会议、与同事聊天以及开展项目协作。图形芯片公司英伟达正在筹划一套自己的协作和模拟工具。

去年8月Meta开始公测一款名为Horizon Workrooms的工作场所协作应用。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公司每年将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元宇宙相关创新。这家数字广告巨头正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一家更大规模的在线市场。

隐私权倡导者对Meta背后的意图心存疑虑,近几年来该公司已经因为涉嫌滥用数据而向美国和欧盟监管机构支付了数十亿美元。批评人士称,极其深远、可以说具有侵入性的数据处理,对于这类公司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至关重要。

华盛顿智库“未来隐私论坛”(Future of Privacy Forum)负责政策的高级副总裁John Verdi表示,近年来许多公司的隐私保护问题都出现在与第三方共享数据的环节。他表示,一旦围绕元宇宙的数据经济成型,政府可能需要批准新的法律,或更新现有法规的指南,如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Verdi说:“目前这些做法很多都是针对手机和电脑,可能会、也可能无法直接适用于AR。”

Meta的管理人士称,他们在开发此类技术时将优先考虑安全和隐私问题,并称,他们设想的大部分技术都需要长达十年的时间才能开发出来。

Meta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目前正在讨论安全和隐私问题,以确保任何使用条款、隐私控制或安全功能都适用于相关新技术,并能有效保护人们安全。”

Meta已承诺向重点研究元宇宙空间隐私和安全问题的外部研究机构提供5,000万美元,包括与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合作检查数据使用情况。Meta旗下负责开发AR和VR产品的Reality Labs部门正在单独发放经费,用于研究如何在新设备和服务中验证用户身份并检测新形式的网络攻击等课题。今年已有两个研究团队获得资金用来研究VR头戴式装置导入的眼球追踪技术。

这些数据对于设备和软件明确哪些图像应该投放到哪里至关重要。但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教授Guohao Lan表示,关于人们在看哪里的精确信息可以揭示用户的潜意识或心理状态。例如,用户在游戏中看其他玩家的眼神可能与看他们不喜欢的老板头像不同。Lan正在领导一个由Meta资助的项目。

Lan说:“他的照片或视频会引发你的情绪,而且可能会被那个老板知道。”

代尔夫特团队和他们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同行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在不牺牲太多实用性的情况下用隐私过滤器模糊眼动数据。这两所学校的研究人员都表示,眼球追踪器可以为公司提供大量信息,用于非常细化的定向广告。

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执行主席Bradford Oberwager说,这使得公司有关如何在元宇宙赚钱的选择干系重大。林登实验室开发的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于2003年发布,被许多人视为最近的沉浸式社区愿景的鼻祖。

“第二人生”月活跃用户数超过70万,他们聚在一起,用林登币(Linden)买卖虚拟商品,每年的交易总额约为6.5亿美元。每个林登币价值相当于约0.25美分。林登实验室通过向用户提供付费订阅和服务,以及向其他开发者出售其支付平台,来将虚拟活动货币化。

Oberwager称,“第二人生”展示了元宇宙的商业前景。但他警告说,试图将虚拟世界中的活动转化为广告费的做法会带来不良后果。

他说,人们可能会进入元宇宙来分享经验或体验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身份,这给了背后的技术公司一个了解用户心理的独特窗口。

Oberwager称:“在元宇宙里,我就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沉浸式世界中,新技术将在一个人的步态、眼球运动、情绪等越来越细微的层面上收集个人数据,这给现有的用户保护措施带来更大压力。


扎克伯格的化身在Meta Platforms计划的元宇宙中骑着水翼船。

| David Uberti

【OR  商业新媒体】


目前形式的互联网依赖于数据收集,一些批评人士将此比作大规模监控。科技公司和研究人员正思考元宇宙是否会带来什么不同。

Facebook Inc.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 Inc. (FB),这标志着游戏、办公工具和其它一些服务背后的公司将越来越多地投资于元宇宙这个下一代网络空间。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创建松散式连接的社区,在那里用户可以使用数字化身进行工作、娱乐和购物。

XR Safety Initiative是一个倡导沉浸式技术道德发展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创始人Kavya Pearlman表示,元宇宙赖以的基础设施,包括虚拟现实(VR)眼镜和增强现实(AR)软件,将依靠大量数据来显示用户如何在虚构世界、数字工作场所、虚拟医生诊所和其它地方与周围环境互动。

Pearlman说,人们的运动方式、步态、如何凝视和瞳孔放大等无时无刻不在将信息泄露给开发者。

Pearlman称,所有这些零碎信息都能让公司更有能力推断出用户的特征,这违背了当前关于隐私和安全的观念,给公司的用户保护政策带来压力。她说,例如,在用户注意到任何身体变化或看医生之前,一家保险公司可能已经获得表明其有健康问题的信息。

Pearlman称:“现在,可以用数据做推断。”

多年来,开发者一直在尝试像《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这样的沉浸式游戏。在这类游戏中,用户可以用手机将角色投射到现实环境中,并捕捉怪物或与怪物战斗。但近几个月来,随着Meta、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和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等大公司宣布计划涉足该领域,元宇宙的前景已成为发展主流。

微软表示,将为其Teams办公平台的用户推出新功能,用户可以在数字空间中使用定制的虚拟化身参加会议、与同事聊天以及开展项目协作。图形芯片公司英伟达正在筹划一套自己的协作和模拟工具。

去年8月Meta开始公测一款名为Horizon Workrooms的工作场所协作应用。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公司每年将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元宇宙相关创新。这家数字广告巨头正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一家更大规模的在线市场。

隐私权倡导者对Meta背后的意图心存疑虑,近几年来该公司已经因为涉嫌滥用数据而向美国和欧盟监管机构支付了数十亿美元。批评人士称,极其深远、可以说具有侵入性的数据处理,对于这类公司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至关重要。

华盛顿智库“未来隐私论坛”(Future of Privacy Forum)负责政策的高级副总裁John Verdi表示,近年来许多公司的隐私保护问题都出现在与第三方共享数据的环节。他表示,一旦围绕元宇宙的数据经济成型,政府可能需要批准新的法律,或更新现有法规的指南,如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Verdi说:“目前这些做法很多都是针对手机和电脑,可能会、也可能无法直接适用于AR。”

Meta的管理人士称,他们在开发此类技术时将优先考虑安全和隐私问题,并称,他们设想的大部分技术都需要长达十年的时间才能开发出来。

Meta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目前正在讨论安全和隐私问题,以确保任何使用条款、隐私控制或安全功能都适用于相关新技术,并能有效保护人们安全。”

Meta已承诺向重点研究元宇宙空间隐私和安全问题的外部研究机构提供5,000万美元,包括与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合作检查数据使用情况。Meta旗下负责开发AR和VR产品的Reality Labs部门正在单独发放经费,用于研究如何在新设备和服务中验证用户身份并检测新形式的网络攻击等课题。今年已有两个研究团队获得资金用来研究VR头戴式装置导入的眼球追踪技术。

这些数据对于设备和软件明确哪些图像应该投放到哪里至关重要。但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教授Guohao Lan表示,关于人们在看哪里的精确信息可以揭示用户的潜意识或心理状态。例如,用户在游戏中看其他玩家的眼神可能与看他们不喜欢的老板头像不同。Lan正在领导一个由Meta资助的项目。

Lan说:“他的照片或视频会引发你的情绪,而且可能会被那个老板知道。”

代尔夫特团队和他们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同行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在不牺牲太多实用性的情况下用隐私过滤器模糊眼动数据。这两所学校的研究人员都表示,眼球追踪器可以为公司提供大量信息,用于非常细化的定向广告。

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执行主席Bradford Oberwager说,这使得公司有关如何在元宇宙赚钱的选择干系重大。林登实验室开发的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于2003年发布,被许多人视为最近的沉浸式社区愿景的鼻祖。

“第二人生”月活跃用户数超过70万,他们聚在一起,用林登币(Linden)买卖虚拟商品,每年的交易总额约为6.5亿美元。每个林登币价值相当于约0.25美分。林登实验室通过向用户提供付费订阅和服务,以及向其他开发者出售其支付平台,来将虚拟活动货币化。

Oberwager称,“第二人生”展示了元宇宙的商业前景。但他警告说,试图将虚拟世界中的活动转化为广告费的做法会带来不良后果。

他说,人们可能会进入元宇宙来分享经验或体验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身份,这给了背后的技术公司一个了解用户心理的独特窗口。

Oberwager称:“在元宇宙里,我就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元宇宙来了,隐私还会有吗?

发布日期:2022-01-05 15:25
|在沉浸式世界中,新技术将在一个人的步态、眼球运动、情绪等越来越细微的层面上收集个人数据,这给现有的用户保护措施带来更大压力。


扎克伯格的化身在Meta Platforms计划的元宇宙中骑着水翼船。

| David Uberti

【OR  商业新媒体】


目前形式的互联网依赖于数据收集,一些批评人士将此比作大规模监控。科技公司和研究人员正思考元宇宙是否会带来什么不同。

Facebook Inc.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 Inc. (FB),这标志着游戏、办公工具和其它一些服务背后的公司将越来越多地投资于元宇宙这个下一代网络空间。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创建松散式连接的社区,在那里用户可以使用数字化身进行工作、娱乐和购物。

XR Safety Initiative是一个倡导沉浸式技术道德发展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创始人Kavya Pearlman表示,元宇宙赖以的基础设施,包括虚拟现实(VR)眼镜和增强现实(AR)软件,将依靠大量数据来显示用户如何在虚构世界、数字工作场所、虚拟医生诊所和其它地方与周围环境互动。

Pearlman说,人们的运动方式、步态、如何凝视和瞳孔放大等无时无刻不在将信息泄露给开发者。

Pearlman称,所有这些零碎信息都能让公司更有能力推断出用户的特征,这违背了当前关于隐私和安全的观念,给公司的用户保护政策带来压力。她说,例如,在用户注意到任何身体变化或看医生之前,一家保险公司可能已经获得表明其有健康问题的信息。

Pearlman称:“现在,可以用数据做推断。”

多年来,开发者一直在尝试像《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这样的沉浸式游戏。在这类游戏中,用户可以用手机将角色投射到现实环境中,并捕捉怪物或与怪物战斗。但近几个月来,随着Meta、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和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等大公司宣布计划涉足该领域,元宇宙的前景已成为发展主流。

微软表示,将为其Teams办公平台的用户推出新功能,用户可以在数字空间中使用定制的虚拟化身参加会议、与同事聊天以及开展项目协作。图形芯片公司英伟达正在筹划一套自己的协作和模拟工具。

去年8月Meta开始公测一款名为Horizon Workrooms的工作场所协作应用。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公司每年将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元宇宙相关创新。这家数字广告巨头正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一家更大规模的在线市场。

隐私权倡导者对Meta背后的意图心存疑虑,近几年来该公司已经因为涉嫌滥用数据而向美国和欧盟监管机构支付了数十亿美元。批评人士称,极其深远、可以说具有侵入性的数据处理,对于这类公司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至关重要。

华盛顿智库“未来隐私论坛”(Future of Privacy Forum)负责政策的高级副总裁John Verdi表示,近年来许多公司的隐私保护问题都出现在与第三方共享数据的环节。他表示,一旦围绕元宇宙的数据经济成型,政府可能需要批准新的法律,或更新现有法规的指南,如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Verdi说:“目前这些做法很多都是针对手机和电脑,可能会、也可能无法直接适用于AR。”

Meta的管理人士称,他们在开发此类技术时将优先考虑安全和隐私问题,并称,他们设想的大部分技术都需要长达十年的时间才能开发出来。

Meta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目前正在讨论安全和隐私问题,以确保任何使用条款、隐私控制或安全功能都适用于相关新技术,并能有效保护人们安全。”

Meta已承诺向重点研究元宇宙空间隐私和安全问题的外部研究机构提供5,000万美元,包括与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合作检查数据使用情况。Meta旗下负责开发AR和VR产品的Reality Labs部门正在单独发放经费,用于研究如何在新设备和服务中验证用户身份并检测新形式的网络攻击等课题。今年已有两个研究团队获得资金用来研究VR头戴式装置导入的眼球追踪技术。

这些数据对于设备和软件明确哪些图像应该投放到哪里至关重要。但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教授Guohao Lan表示,关于人们在看哪里的精确信息可以揭示用户的潜意识或心理状态。例如,用户在游戏中看其他玩家的眼神可能与看他们不喜欢的老板头像不同。Lan正在领导一个由Meta资助的项目。

Lan说:“他的照片或视频会引发你的情绪,而且可能会被那个老板知道。”

代尔夫特团队和他们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同行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在不牺牲太多实用性的情况下用隐私过滤器模糊眼动数据。这两所学校的研究人员都表示,眼球追踪器可以为公司提供大量信息,用于非常细化的定向广告。

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执行主席Bradford Oberwager说,这使得公司有关如何在元宇宙赚钱的选择干系重大。林登实验室开发的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于2003年发布,被许多人视为最近的沉浸式社区愿景的鼻祖。

“第二人生”月活跃用户数超过70万,他们聚在一起,用林登币(Linden)买卖虚拟商品,每年的交易总额约为6.5亿美元。每个林登币价值相当于约0.25美分。林登实验室通过向用户提供付费订阅和服务,以及向其他开发者出售其支付平台,来将虚拟活动货币化。

Oberwager称,“第二人生”展示了元宇宙的商业前景。但他警告说,试图将虚拟世界中的活动转化为广告费的做法会带来不良后果。

他说,人们可能会进入元宇宙来分享经验或体验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身份,这给了背后的技术公司一个了解用户心理的独特窗口。

Oberwager称:“在元宇宙里,我就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