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是未来政策应该发力核心。



| 徐瑾

【OR  商业新媒体】


“这个世界,会变好么?”

每逢新年,我们都会面临这样的灵魂拷问。

在2021年年关,一切就更不轻松。不少地方大型活动因为疫情防控,要么被取消,要么被限制人数,而古都西安因为疫情爆发也引发众多关注,多次刷屏热搜,多少令人想到2020年初的武汉。

2021年末,朋友圈到处看到各种年终总结,有位传媒届的大咖老师直接说“滚吧,2021,不送!”。这多少代表一部分心声,身处疫情中的我们,渴望在新年翻篇,但是一切似乎提醒我们,一切都可能没有变化,我们仍旧在时代的三峡之中挣扎求存。

一 棋到中局方知险

如何评价中国经济基本面?

站在全球来看,仅从数据而言,中国经济在2021年的表现可谓出众。

即使存在平台公司、房地产、教育行业等行业整顿,整体经济还是体现了很强的韧性。按照统计局数据,2021年前三个季度GDP累计实际同比增长9.8%,完成全年8%以上目标没有问题。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9750.1亿元,同比增长38.0%。

值得留意的,在投资、消费、出口三架马车中,出口贡献居功至伟。2021年前11个月,中国的贸易顺差创出历史新高,相应地,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19.5%,对GDP增长有1.9个百分点的贡献。

可以说,中国的出口仍旧是重要基本盘,而出口的强大来自于中国的产业链竞争实力。重要的是,出口不仅利润的来源,是制造业与中小企业的基本盘,更是与国际接轨的重要契机。亚洲开发银行、对外经贸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世界贸易组织推出的《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21:超越制造》报告中,也强调一个核心结论,即参与全球价值链帮助新兴市场缩小发达国家(以经合组织OECD国家为代表)收入差距——2000年,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中从事制造业活动的人均收入,只有OECD国家五分之一,但到了2018年,这个比例是57%。

如果换成资本市场来看,情况就有点耐人寻味。在全球疫情泛滥之下,宽松政策成为主流,不少市场都出现了上涨趋势,美国蓝筹股指上涨幅度达到20%。中国股市去年基本是平局。按照wind数据,2021年1上证指数累计上涨4.8%,深成指累计上涨2.67%。与此同时,中国在美上市公司(“中概股”)大幅下挫,损失市值高达8598亿美元,香港股市损失市值10.6万亿港元。

这样的成绩,与中国享有的“疫情控制最成功、复工复产最顺利、经济增长最快速”的基本面并不吻合。作为对比,同为亚洲发展中国家的越南实现了35%的股市上涨,印度蓝筹股也录得20%的涨幅。

众所周知,股市不是代表当下,而是代表未来的趋势。显然,投资者在基本面之外,读出了许多值得担心的痕迹。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激烈对峙的当下,实体投资的流向正在被跨国公司重新布局,而虚拟资本的信心也正对不同潮流给出自己的评估。

由此可见,进入2022年,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甚至可以说将决定未来二十年甚至更长远的多数人命运。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应该是未来政策的发力核心。

二、下一步:深化改革

对于应该选择的道路,并不是没有共识。

2021年末,两篇文章在社交媒体与知识界引发不少讨论。

一篇是中国副总理一篇20年前的演讲。2001年,他在中国资本市场发育十周年上海会议上发表讲演,强调新经济所追求的目标和建立市场体制、进一步推动改革的目标是多么的高度一致,呼吁大家重新认识新经济。他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与传统产业有不同的路径,最核心的特点是,这种经济以人为本,以人的创造性和对市场的追求为源动力”。

另一篇则是一篇评论,作者是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上海市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胡伟,发表在上海党媒《解放日报》,纪念43年前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文章指出,中国从三中全会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在当下应继续把改革开放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两篇文章,一篇是20年前的演讲,一篇是谈40多年前的三中全会,突然的流行背后,大概也击中人们内心的迫切呼吁,那就是对于继续改革的信念。

最近一两年,比起看大企业的潮起潮落,我更喜欢和一些中小企业的朋友聊天。因为从他们的那里,往往可以得到一些经济探照灯忽略的角落,得到更草根的信息,或者说,更全面的中国。

这些年,对于不少企业来说,艰难是关键词,但是大家并没有放弃希望,活得比较滋润的企业,要么是有一些固定客户群与技术手段,要么是受益于国内宏观变化的行业短暂机会。

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有一个“如何看未来中国经济”的问卷,截止2022年1月3日,投票人数 约5850。选“逐步复苏”2055票,占35%,选“阶梯下滑”有 2406票,占41%,回答不知道有1389票,占24%。某种意义上,即使中国经济增速有阶梯下滑的可能,对比其他经济体,5%的增速仍旧意味着巨大的机会。

2021年,互联网有个新闻,全球访问量最大的公司不是过去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而是短视频应用tiktok(也就是抖音海外版)。这一数据来自第三方cloudflare。这个新闻背后解读很多,但是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显而易见。过去十年,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的弯道超车,已经证明中国企业的智慧以及强大的客户群,足以打造世界级的企业,如果能延续这一趋势,不用20年的时间,足以培育出一两代中产以及更多世界冠军企业。

问题在于,经济趋势往往并不会自动圆满自身,一如历史的走向,往往不以人的愿望为归依。

三、1918年的梁漱溟

世界还好么?

这不是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

一百年前,思想大师梁漱溟的父亲梁济,如此发问梁漱溟。那是1918年的11月7日,当时梁漱溟二十五岁,少年得志,已经以《究元决疑论》而获得蔡元培赏识,成为北京大学的老师。

那天,梁漱溟与梁济谈及当时甚是热门的欧洲一战时事。梁漱溟当时回答是这样的:“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2019年初的徐瑾经济人专栏年度展望中,也聊过这个故事的上半段,“即使2019被认为是周期谷底,我们还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历史,想象未来。”

时代或者历史,自有其出人意料一面。

上次徐瑾经济人聊这个故事的时候,当时距离武汉封城还有20天,中概股下跌因素还是因为中美贸易战,蚂蚁上市还没有被叫停,新东方以及猿辅导之类公司,还是不少软阶层家庭的挚爱。

这个故事还有下半段。梁济听梁漱溟说完之后,说了一句“能好就好啊!”就匆匆出门,三天之后投湖自尽。在那个“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时代,知识分子的悲观情绪并不鲜见,梁济并不是偶然案例。

梁济是清朝官员,也是学者。他自杀并非一时兴起,而是一种殉道,他知道自己本来不必死,但希望用生命唤起新的东西。他曾有一个万言书,其中表示“我之死,非仅眷恋旧也,并将唤起新也”、“弟今日本无死之必要也。然国家改组,是极大之事,士君子不能视为无责”、“国性不存,国将不国。必自我一人殉之,而后让国人共知国性乃立国之必要”。

他死之后,无论是否认可他的行为,他的坚守,得到新旧两派不少的赞许。而他的自杀,也使得他的孩子梁漱溟一生都在思考人生问题,被誉为最后一个儒家。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的隐喻意味,其中体现对于生命中两种本质情感的纠缠:即希望与绝望同时并存,生与死的彼此赛跑。

站在2022年,三年过去了,目睹另一个千万人口城市的封城,也让人不禁反思,世界到底变了多少,还是从没变化。

2020年末,我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香港文化朋友,他心绪暗淡之下,说自己类似见证奥匈帝国的难民。连我自己,谈到媒体行业经济不少事,也有恍如隔世之感,很多报纸、节目与媒体人物烟消云散。

四、凯恩斯的乐观笑到最后

不过,对比历史,也许真正的黑暗时代比我们的当下更严重。

在梁漱溟父亲自杀后十二年,欧洲同样弥漫着悲观论调,前有一战后的满目疮痍,后有大萧条的惨烈,足以驱散人们的乐观,甚至催生了极权主义势力。关于经济前景的悲观论调正不绝于耳,目睹一度迅速提高的生活水平开始放慢了脚步,人们开始怀疑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甚至文明的前途也让人悲观。

也许,当下对比一战,到底到底是小巫见大巫。一战以及大萧条,才正是最黑暗的时代————即使在这样的黑暗中,已经有人将眼光放开到100年后,乐观预言如果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没有大规模的人口增长,那么经济问题将可能在100年内获得解决。

发言者,乃是宏观经济学的鼻祖凯恩斯。

凯恩斯的时代,他对于未来的乐观,始终给人力量,也让人反思。接近90年过去了,今天看来,凯恩斯并不全对,但是仍旧比同时代的人对太多。大规模战争虽然爆发,人口也在增加,但是人类还是取得了更大的繁荣成果,多数发达国家人均收入确实增加了四五倍。经济问题仍旧存在,但是并不以过去的形式存在,我们正在临近凯恩斯所谓解决经济问题的节点,或者硅谷狂热人士所谓指数增长的“奇点”。

站在历史的三峡中,目睹波涛汹涌,我们不得不对自己说,历史最终会有公正的审判,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在不少人在制造焦虑的时代,也需要有人分发一些乐观——对软阶层而言,对未来做好理性预期的同时,保持希望仍旧必要。甚至可以说,没有这样的自我安慰,也许就没有继续前进的勇气,也没有等到最后的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寄语2022:棋到中局,保持乐观

发布日期:2022-01-05 07:39
|徐瑾: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是未来政策应该发力核心。



| 徐瑾

【OR  商业新媒体】


“这个世界,会变好么?”

每逢新年,我们都会面临这样的灵魂拷问。

在2021年年关,一切就更不轻松。不少地方大型活动因为疫情防控,要么被取消,要么被限制人数,而古都西安因为疫情爆发也引发众多关注,多次刷屏热搜,多少令人想到2020年初的武汉。

2021年末,朋友圈到处看到各种年终总结,有位传媒届的大咖老师直接说“滚吧,2021,不送!”。这多少代表一部分心声,身处疫情中的我们,渴望在新年翻篇,但是一切似乎提醒我们,一切都可能没有变化,我们仍旧在时代的三峡之中挣扎求存。

一 棋到中局方知险

如何评价中国经济基本面?

站在全球来看,仅从数据而言,中国经济在2021年的表现可谓出众。

即使存在平台公司、房地产、教育行业等行业整顿,整体经济还是体现了很强的韧性。按照统计局数据,2021年前三个季度GDP累计实际同比增长9.8%,完成全年8%以上目标没有问题。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9750.1亿元,同比增长38.0%。

值得留意的,在投资、消费、出口三架马车中,出口贡献居功至伟。2021年前11个月,中国的贸易顺差创出历史新高,相应地,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19.5%,对GDP增长有1.9个百分点的贡献。

可以说,中国的出口仍旧是重要基本盘,而出口的强大来自于中国的产业链竞争实力。重要的是,出口不仅利润的来源,是制造业与中小企业的基本盘,更是与国际接轨的重要契机。亚洲开发银行、对外经贸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世界贸易组织推出的《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21:超越制造》报告中,也强调一个核心结论,即参与全球价值链帮助新兴市场缩小发达国家(以经合组织OECD国家为代表)收入差距——2000年,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中从事制造业活动的人均收入,只有OECD国家五分之一,但到了2018年,这个比例是57%。

如果换成资本市场来看,情况就有点耐人寻味。在全球疫情泛滥之下,宽松政策成为主流,不少市场都出现了上涨趋势,美国蓝筹股指上涨幅度达到20%。中国股市去年基本是平局。按照wind数据,2021年1上证指数累计上涨4.8%,深成指累计上涨2.67%。与此同时,中国在美上市公司(“中概股”)大幅下挫,损失市值高达8598亿美元,香港股市损失市值10.6万亿港元。

这样的成绩,与中国享有的“疫情控制最成功、复工复产最顺利、经济增长最快速”的基本面并不吻合。作为对比,同为亚洲发展中国家的越南实现了35%的股市上涨,印度蓝筹股也录得20%的涨幅。

众所周知,股市不是代表当下,而是代表未来的趋势。显然,投资者在基本面之外,读出了许多值得担心的痕迹。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激烈对峙的当下,实体投资的流向正在被跨国公司重新布局,而虚拟资本的信心也正对不同潮流给出自己的评估。

由此可见,进入2022年,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甚至可以说将决定未来二十年甚至更长远的多数人命运。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应该是未来政策的发力核心。

二、下一步:深化改革

对于应该选择的道路,并不是没有共识。

2021年末,两篇文章在社交媒体与知识界引发不少讨论。

一篇是中国副总理一篇20年前的演讲。2001年,他在中国资本市场发育十周年上海会议上发表讲演,强调新经济所追求的目标和建立市场体制、进一步推动改革的目标是多么的高度一致,呼吁大家重新认识新经济。他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与传统产业有不同的路径,最核心的特点是,这种经济以人为本,以人的创造性和对市场的追求为源动力”。

另一篇则是一篇评论,作者是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上海市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胡伟,发表在上海党媒《解放日报》,纪念43年前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文章指出,中国从三中全会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在当下应继续把改革开放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两篇文章,一篇是20年前的演讲,一篇是谈40多年前的三中全会,突然的流行背后,大概也击中人们内心的迫切呼吁,那就是对于继续改革的信念。

最近一两年,比起看大企业的潮起潮落,我更喜欢和一些中小企业的朋友聊天。因为从他们的那里,往往可以得到一些经济探照灯忽略的角落,得到更草根的信息,或者说,更全面的中国。

这些年,对于不少企业来说,艰难是关键词,但是大家并没有放弃希望,活得比较滋润的企业,要么是有一些固定客户群与技术手段,要么是受益于国内宏观变化的行业短暂机会。

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有一个“如何看未来中国经济”的问卷,截止2022年1月3日,投票人数 约5850。选“逐步复苏”2055票,占35%,选“阶梯下滑”有 2406票,占41%,回答不知道有1389票,占24%。某种意义上,即使中国经济增速有阶梯下滑的可能,对比其他经济体,5%的增速仍旧意味着巨大的机会。

2021年,互联网有个新闻,全球访问量最大的公司不是过去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而是短视频应用tiktok(也就是抖音海外版)。这一数据来自第三方cloudflare。这个新闻背后解读很多,但是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显而易见。过去十年,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的弯道超车,已经证明中国企业的智慧以及强大的客户群,足以打造世界级的企业,如果能延续这一趋势,不用20年的时间,足以培育出一两代中产以及更多世界冠军企业。

问题在于,经济趋势往往并不会自动圆满自身,一如历史的走向,往往不以人的愿望为归依。

三、1918年的梁漱溟

世界还好么?

这不是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

一百年前,思想大师梁漱溟的父亲梁济,如此发问梁漱溟。那是1918年的11月7日,当时梁漱溟二十五岁,少年得志,已经以《究元决疑论》而获得蔡元培赏识,成为北京大学的老师。

那天,梁漱溟与梁济谈及当时甚是热门的欧洲一战时事。梁漱溟当时回答是这样的:“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2019年初的徐瑾经济人专栏年度展望中,也聊过这个故事的上半段,“即使2019被认为是周期谷底,我们还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历史,想象未来。”

时代或者历史,自有其出人意料一面。

上次徐瑾经济人聊这个故事的时候,当时距离武汉封城还有20天,中概股下跌因素还是因为中美贸易战,蚂蚁上市还没有被叫停,新东方以及猿辅导之类公司,还是不少软阶层家庭的挚爱。

这个故事还有下半段。梁济听梁漱溟说完之后,说了一句“能好就好啊!”就匆匆出门,三天之后投湖自尽。在那个“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时代,知识分子的悲观情绪并不鲜见,梁济并不是偶然案例。

梁济是清朝官员,也是学者。他自杀并非一时兴起,而是一种殉道,他知道自己本来不必死,但希望用生命唤起新的东西。他曾有一个万言书,其中表示“我之死,非仅眷恋旧也,并将唤起新也”、“弟今日本无死之必要也。然国家改组,是极大之事,士君子不能视为无责”、“国性不存,国将不国。必自我一人殉之,而后让国人共知国性乃立国之必要”。

他死之后,无论是否认可他的行为,他的坚守,得到新旧两派不少的赞许。而他的自杀,也使得他的孩子梁漱溟一生都在思考人生问题,被誉为最后一个儒家。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的隐喻意味,其中体现对于生命中两种本质情感的纠缠:即希望与绝望同时并存,生与死的彼此赛跑。

站在2022年,三年过去了,目睹另一个千万人口城市的封城,也让人不禁反思,世界到底变了多少,还是从没变化。

2020年末,我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香港文化朋友,他心绪暗淡之下,说自己类似见证奥匈帝国的难民。连我自己,谈到媒体行业经济不少事,也有恍如隔世之感,很多报纸、节目与媒体人物烟消云散。

四、凯恩斯的乐观笑到最后

不过,对比历史,也许真正的黑暗时代比我们的当下更严重。

在梁漱溟父亲自杀后十二年,欧洲同样弥漫着悲观论调,前有一战后的满目疮痍,后有大萧条的惨烈,足以驱散人们的乐观,甚至催生了极权主义势力。关于经济前景的悲观论调正不绝于耳,目睹一度迅速提高的生活水平开始放慢了脚步,人们开始怀疑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甚至文明的前途也让人悲观。

也许,当下对比一战,到底到底是小巫见大巫。一战以及大萧条,才正是最黑暗的时代————即使在这样的黑暗中,已经有人将眼光放开到100年后,乐观预言如果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没有大规模的人口增长,那么经济问题将可能在100年内获得解决。

发言者,乃是宏观经济学的鼻祖凯恩斯。

凯恩斯的时代,他对于未来的乐观,始终给人力量,也让人反思。接近90年过去了,今天看来,凯恩斯并不全对,但是仍旧比同时代的人对太多。大规模战争虽然爆发,人口也在增加,但是人类还是取得了更大的繁荣成果,多数发达国家人均收入确实增加了四五倍。经济问题仍旧存在,但是并不以过去的形式存在,我们正在临近凯恩斯所谓解决经济问题的节点,或者硅谷狂热人士所谓指数增长的“奇点”。

站在历史的三峡中,目睹波涛汹涌,我们不得不对自己说,历史最终会有公正的审判,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在不少人在制造焦虑的时代,也需要有人分发一些乐观——对软阶层而言,对未来做好理性预期的同时,保持希望仍旧必要。甚至可以说,没有这样的自我安慰,也许就没有继续前进的勇气,也没有等到最后的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徐瑾: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是未来政策应该发力核心。



| 徐瑾

【OR  商业新媒体】


“这个世界,会变好么?”

每逢新年,我们都会面临这样的灵魂拷问。

在2021年年关,一切就更不轻松。不少地方大型活动因为疫情防控,要么被取消,要么被限制人数,而古都西安因为疫情爆发也引发众多关注,多次刷屏热搜,多少令人想到2020年初的武汉。

2021年末,朋友圈到处看到各种年终总结,有位传媒届的大咖老师直接说“滚吧,2021,不送!”。这多少代表一部分心声,身处疫情中的我们,渴望在新年翻篇,但是一切似乎提醒我们,一切都可能没有变化,我们仍旧在时代的三峡之中挣扎求存。

一 棋到中局方知险

如何评价中国经济基本面?

站在全球来看,仅从数据而言,中国经济在2021年的表现可谓出众。

即使存在平台公司、房地产、教育行业等行业整顿,整体经济还是体现了很强的韧性。按照统计局数据,2021年前三个季度GDP累计实际同比增长9.8%,完成全年8%以上目标没有问题。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9750.1亿元,同比增长38.0%。

值得留意的,在投资、消费、出口三架马车中,出口贡献居功至伟。2021年前11个月,中国的贸易顺差创出历史新高,相应地,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19.5%,对GDP增长有1.9个百分点的贡献。

可以说,中国的出口仍旧是重要基本盘,而出口的强大来自于中国的产业链竞争实力。重要的是,出口不仅利润的来源,是制造业与中小企业的基本盘,更是与国际接轨的重要契机。亚洲开发银行、对外经贸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世界贸易组织推出的《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21:超越制造》报告中,也强调一个核心结论,即参与全球价值链帮助新兴市场缩小发达国家(以经合组织OECD国家为代表)收入差距——2000年,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中从事制造业活动的人均收入,只有OECD国家五分之一,但到了2018年,这个比例是57%。

如果换成资本市场来看,情况就有点耐人寻味。在全球疫情泛滥之下,宽松政策成为主流,不少市场都出现了上涨趋势,美国蓝筹股指上涨幅度达到20%。中国股市去年基本是平局。按照wind数据,2021年1上证指数累计上涨4.8%,深成指累计上涨2.67%。与此同时,中国在美上市公司(“中概股”)大幅下挫,损失市值高达8598亿美元,香港股市损失市值10.6万亿港元。

这样的成绩,与中国享有的“疫情控制最成功、复工复产最顺利、经济增长最快速”的基本面并不吻合。作为对比,同为亚洲发展中国家的越南实现了35%的股市上涨,印度蓝筹股也录得20%的涨幅。

众所周知,股市不是代表当下,而是代表未来的趋势。显然,投资者在基本面之外,读出了许多值得担心的痕迹。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激烈对峙的当下,实体投资的流向正在被跨国公司重新布局,而虚拟资本的信心也正对不同潮流给出自己的评估。

由此可见,进入2022年,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甚至可以说将决定未来二十年甚至更长远的多数人命运。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应该是未来政策的发力核心。

二、下一步:深化改革

对于应该选择的道路,并不是没有共识。

2021年末,两篇文章在社交媒体与知识界引发不少讨论。

一篇是中国副总理一篇20年前的演讲。2001年,他在中国资本市场发育十周年上海会议上发表讲演,强调新经济所追求的目标和建立市场体制、进一步推动改革的目标是多么的高度一致,呼吁大家重新认识新经济。他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与传统产业有不同的路径,最核心的特点是,这种经济以人为本,以人的创造性和对市场的追求为源动力”。

另一篇则是一篇评论,作者是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上海市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胡伟,发表在上海党媒《解放日报》,纪念43年前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文章指出,中国从三中全会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在当下应继续把改革开放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两篇文章,一篇是20年前的演讲,一篇是谈40多年前的三中全会,突然的流行背后,大概也击中人们内心的迫切呼吁,那就是对于继续改革的信念。

最近一两年,比起看大企业的潮起潮落,我更喜欢和一些中小企业的朋友聊天。因为从他们的那里,往往可以得到一些经济探照灯忽略的角落,得到更草根的信息,或者说,更全面的中国。

这些年,对于不少企业来说,艰难是关键词,但是大家并没有放弃希望,活得比较滋润的企业,要么是有一些固定客户群与技术手段,要么是受益于国内宏观变化的行业短暂机会。

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有一个“如何看未来中国经济”的问卷,截止2022年1月3日,投票人数 约5850。选“逐步复苏”2055票,占35%,选“阶梯下滑”有 2406票,占41%,回答不知道有1389票,占24%。某种意义上,即使中国经济增速有阶梯下滑的可能,对比其他经济体,5%的增速仍旧意味着巨大的机会。

2021年,互联网有个新闻,全球访问量最大的公司不是过去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而是短视频应用tiktok(也就是抖音海外版)。这一数据来自第三方cloudflare。这个新闻背后解读很多,但是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显而易见。过去十年,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的弯道超车,已经证明中国企业的智慧以及强大的客户群,足以打造世界级的企业,如果能延续这一趋势,不用20年的时间,足以培育出一两代中产以及更多世界冠军企业。

问题在于,经济趋势往往并不会自动圆满自身,一如历史的走向,往往不以人的愿望为归依。

三、1918年的梁漱溟

世界还好么?

这不是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

一百年前,思想大师梁漱溟的父亲梁济,如此发问梁漱溟。那是1918年的11月7日,当时梁漱溟二十五岁,少年得志,已经以《究元决疑论》而获得蔡元培赏识,成为北京大学的老师。

那天,梁漱溟与梁济谈及当时甚是热门的欧洲一战时事。梁漱溟当时回答是这样的:“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2019年初的徐瑾经济人专栏年度展望中,也聊过这个故事的上半段,“即使2019被认为是周期谷底,我们还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历史,想象未来。”

时代或者历史,自有其出人意料一面。

上次徐瑾经济人聊这个故事的时候,当时距离武汉封城还有20天,中概股下跌因素还是因为中美贸易战,蚂蚁上市还没有被叫停,新东方以及猿辅导之类公司,还是不少软阶层家庭的挚爱。

这个故事还有下半段。梁济听梁漱溟说完之后,说了一句“能好就好啊!”就匆匆出门,三天之后投湖自尽。在那个“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时代,知识分子的悲观情绪并不鲜见,梁济并不是偶然案例。

梁济是清朝官员,也是学者。他自杀并非一时兴起,而是一种殉道,他知道自己本来不必死,但希望用生命唤起新的东西。他曾有一个万言书,其中表示“我之死,非仅眷恋旧也,并将唤起新也”、“弟今日本无死之必要也。然国家改组,是极大之事,士君子不能视为无责”、“国性不存,国将不国。必自我一人殉之,而后让国人共知国性乃立国之必要”。

他死之后,无论是否认可他的行为,他的坚守,得到新旧两派不少的赞许。而他的自杀,也使得他的孩子梁漱溟一生都在思考人生问题,被誉为最后一个儒家。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的隐喻意味,其中体现对于生命中两种本质情感的纠缠:即希望与绝望同时并存,生与死的彼此赛跑。

站在2022年,三年过去了,目睹另一个千万人口城市的封城,也让人不禁反思,世界到底变了多少,还是从没变化。

2020年末,我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香港文化朋友,他心绪暗淡之下,说自己类似见证奥匈帝国的难民。连我自己,谈到媒体行业经济不少事,也有恍如隔世之感,很多报纸、节目与媒体人物烟消云散。

四、凯恩斯的乐观笑到最后

不过,对比历史,也许真正的黑暗时代比我们的当下更严重。

在梁漱溟父亲自杀后十二年,欧洲同样弥漫着悲观论调,前有一战后的满目疮痍,后有大萧条的惨烈,足以驱散人们的乐观,甚至催生了极权主义势力。关于经济前景的悲观论调正不绝于耳,目睹一度迅速提高的生活水平开始放慢了脚步,人们开始怀疑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甚至文明的前途也让人悲观。

也许,当下对比一战,到底到底是小巫见大巫。一战以及大萧条,才正是最黑暗的时代————即使在这样的黑暗中,已经有人将眼光放开到100年后,乐观预言如果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没有大规模的人口增长,那么经济问题将可能在100年内获得解决。

发言者,乃是宏观经济学的鼻祖凯恩斯。

凯恩斯的时代,他对于未来的乐观,始终给人力量,也让人反思。接近90年过去了,今天看来,凯恩斯并不全对,但是仍旧比同时代的人对太多。大规模战争虽然爆发,人口也在增加,但是人类还是取得了更大的繁荣成果,多数发达国家人均收入确实增加了四五倍。经济问题仍旧存在,但是并不以过去的形式存在,我们正在临近凯恩斯所谓解决经济问题的节点,或者硅谷狂热人士所谓指数增长的“奇点”。

站在历史的三峡中,目睹波涛汹涌,我们不得不对自己说,历史最终会有公正的审判,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在不少人在制造焦虑的时代,也需要有人分发一些乐观——对软阶层而言,对未来做好理性预期的同时,保持希望仍旧必要。甚至可以说,没有这样的自我安慰,也许就没有继续前进的勇气,也没有等到最后的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寄语2022:棋到中局,保持乐观

发布日期:2022-01-05 07:39
|徐瑾: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是未来政策应该发力核心。



| 徐瑾

【OR  商业新媒体】


“这个世界,会变好么?”

每逢新年,我们都会面临这样的灵魂拷问。

在2021年年关,一切就更不轻松。不少地方大型活动因为疫情防控,要么被取消,要么被限制人数,而古都西安因为疫情爆发也引发众多关注,多次刷屏热搜,多少令人想到2020年初的武汉。

2021年末,朋友圈到处看到各种年终总结,有位传媒届的大咖老师直接说“滚吧,2021,不送!”。这多少代表一部分心声,身处疫情中的我们,渴望在新年翻篇,但是一切似乎提醒我们,一切都可能没有变化,我们仍旧在时代的三峡之中挣扎求存。

一 棋到中局方知险

如何评价中国经济基本面?

站在全球来看,仅从数据而言,中国经济在2021年的表现可谓出众。

即使存在平台公司、房地产、教育行业等行业整顿,整体经济还是体现了很强的韧性。按照统计局数据,2021年前三个季度GDP累计实际同比增长9.8%,完成全年8%以上目标没有问题。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9750.1亿元,同比增长38.0%。

值得留意的,在投资、消费、出口三架马车中,出口贡献居功至伟。2021年前11个月,中国的贸易顺差创出历史新高,相应地,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19.5%,对GDP增长有1.9个百分点的贡献。

可以说,中国的出口仍旧是重要基本盘,而出口的强大来自于中国的产业链竞争实力。重要的是,出口不仅利润的来源,是制造业与中小企业的基本盘,更是与国际接轨的重要契机。亚洲开发银行、对外经贸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世界贸易组织推出的《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21:超越制造》报告中,也强调一个核心结论,即参与全球价值链帮助新兴市场缩小发达国家(以经合组织OECD国家为代表)收入差距——2000年,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中从事制造业活动的人均收入,只有OECD国家五分之一,但到了2018年,这个比例是57%。

如果换成资本市场来看,情况就有点耐人寻味。在全球疫情泛滥之下,宽松政策成为主流,不少市场都出现了上涨趋势,美国蓝筹股指上涨幅度达到20%。中国股市去年基本是平局。按照wind数据,2021年1上证指数累计上涨4.8%,深成指累计上涨2.67%。与此同时,中国在美上市公司(“中概股”)大幅下挫,损失市值高达8598亿美元,香港股市损失市值10.6万亿港元。

这样的成绩,与中国享有的“疫情控制最成功、复工复产最顺利、经济增长最快速”的基本面并不吻合。作为对比,同为亚洲发展中国家的越南实现了35%的股市上涨,印度蓝筹股也录得20%的涨幅。

众所周知,股市不是代表当下,而是代表未来的趋势。显然,投资者在基本面之外,读出了许多值得担心的痕迹。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激烈对峙的当下,实体投资的流向正在被跨国公司重新布局,而虚拟资本的信心也正对不同潮流给出自己的评估。

由此可见,进入2022年,中国经济进入棋盘中局,此刻进退落子,可谓关键,甚至可以说将决定未来二十年甚至更长远的多数人命运。如何更好改善营商环境,梳理公众信心,重整市场机制,仍旧应该是未来政策的发力核心。

二、下一步:深化改革

对于应该选择的道路,并不是没有共识。

2021年末,两篇文章在社交媒体与知识界引发不少讨论。

一篇是中国副总理一篇20年前的演讲。2001年,他在中国资本市场发育十周年上海会议上发表讲演,强调新经济所追求的目标和建立市场体制、进一步推动改革的目标是多么的高度一致,呼吁大家重新认识新经济。他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与传统产业有不同的路径,最核心的特点是,这种经济以人为本,以人的创造性和对市场的追求为源动力”。

另一篇则是一篇评论,作者是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上海市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胡伟,发表在上海党媒《解放日报》,纪念43年前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文章指出,中国从三中全会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在当下应继续把改革开放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两篇文章,一篇是20年前的演讲,一篇是谈40多年前的三中全会,突然的流行背后,大概也击中人们内心的迫切呼吁,那就是对于继续改革的信念。

最近一两年,比起看大企业的潮起潮落,我更喜欢和一些中小企业的朋友聊天。因为从他们的那里,往往可以得到一些经济探照灯忽略的角落,得到更草根的信息,或者说,更全面的中国。

这些年,对于不少企业来说,艰难是关键词,但是大家并没有放弃希望,活得比较滋润的企业,要么是有一些固定客户群与技术手段,要么是受益于国内宏观变化的行业短暂机会。

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有一个“如何看未来中国经济”的问卷,截止2022年1月3日,投票人数 约5850。选“逐步复苏”2055票,占35%,选“阶梯下滑”有 2406票,占41%,回答不知道有1389票,占24%。某种意义上,即使中国经济增速有阶梯下滑的可能,对比其他经济体,5%的增速仍旧意味着巨大的机会。

2021年,互联网有个新闻,全球访问量最大的公司不是过去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而是短视频应用tiktok(也就是抖音海外版)。这一数据来自第三方cloudflare。这个新闻背后解读很多,但是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显而易见。过去十年,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的弯道超车,已经证明中国企业的智慧以及强大的客户群,足以打造世界级的企业,如果能延续这一趋势,不用20年的时间,足以培育出一两代中产以及更多世界冠军企业。

问题在于,经济趋势往往并不会自动圆满自身,一如历史的走向,往往不以人的愿望为归依。

三、1918年的梁漱溟

世界还好么?

这不是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

一百年前,思想大师梁漱溟的父亲梁济,如此发问梁漱溟。那是1918年的11月7日,当时梁漱溟二十五岁,少年得志,已经以《究元决疑论》而获得蔡元培赏识,成为北京大学的老师。

那天,梁漱溟与梁济谈及当时甚是热门的欧洲一战时事。梁漱溟当时回答是这样的:“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2019年初的徐瑾经济人专栏年度展望中,也聊过这个故事的上半段,“即使2019被认为是周期谷底,我们还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历史,想象未来。”

时代或者历史,自有其出人意料一面。

上次徐瑾经济人聊这个故事的时候,当时距离武汉封城还有20天,中概股下跌因素还是因为中美贸易战,蚂蚁上市还没有被叫停,新东方以及猿辅导之类公司,还是不少软阶层家庭的挚爱。

这个故事还有下半段。梁济听梁漱溟说完之后,说了一句“能好就好啊!”就匆匆出门,三天之后投湖自尽。在那个“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时代,知识分子的悲观情绪并不鲜见,梁济并不是偶然案例。

梁济是清朝官员,也是学者。他自杀并非一时兴起,而是一种殉道,他知道自己本来不必死,但希望用生命唤起新的东西。他曾有一个万言书,其中表示“我之死,非仅眷恋旧也,并将唤起新也”、“弟今日本无死之必要也。然国家改组,是极大之事,士君子不能视为无责”、“国性不存,国将不国。必自我一人殉之,而后让国人共知国性乃立国之必要”。

他死之后,无论是否认可他的行为,他的坚守,得到新旧两派不少的赞许。而他的自杀,也使得他的孩子梁漱溟一生都在思考人生问题,被誉为最后一个儒家。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的隐喻意味,其中体现对于生命中两种本质情感的纠缠:即希望与绝望同时并存,生与死的彼此赛跑。

站在2022年,三年过去了,目睹另一个千万人口城市的封城,也让人不禁反思,世界到底变了多少,还是从没变化。

2020年末,我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香港文化朋友,他心绪暗淡之下,说自己类似见证奥匈帝国的难民。连我自己,谈到媒体行业经济不少事,也有恍如隔世之感,很多报纸、节目与媒体人物烟消云散。

四、凯恩斯的乐观笑到最后

不过,对比历史,也许真正的黑暗时代比我们的当下更严重。

在梁漱溟父亲自杀后十二年,欧洲同样弥漫着悲观论调,前有一战后的满目疮痍,后有大萧条的惨烈,足以驱散人们的乐观,甚至催生了极权主义势力。关于经济前景的悲观论调正不绝于耳,目睹一度迅速提高的生活水平开始放慢了脚步,人们开始怀疑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甚至文明的前途也让人悲观。

也许,当下对比一战,到底到底是小巫见大巫。一战以及大萧条,才正是最黑暗的时代————即使在这样的黑暗中,已经有人将眼光放开到100年后,乐观预言如果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没有大规模的人口增长,那么经济问题将可能在100年内获得解决。

发言者,乃是宏观经济学的鼻祖凯恩斯。

凯恩斯的时代,他对于未来的乐观,始终给人力量,也让人反思。接近90年过去了,今天看来,凯恩斯并不全对,但是仍旧比同时代的人对太多。大规模战争虽然爆发,人口也在增加,但是人类还是取得了更大的繁荣成果,多数发达国家人均收入确实增加了四五倍。经济问题仍旧存在,但是并不以过去的形式存在,我们正在临近凯恩斯所谓解决经济问题的节点,或者硅谷狂热人士所谓指数增长的“奇点”。

站在历史的三峡中,目睹波涛汹涌,我们不得不对自己说,历史最终会有公正的审判,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在不少人在制造焦虑的时代,也需要有人分发一些乐观——对软阶层而言,对未来做好理性预期的同时,保持希望仍旧必要。甚至可以说,没有这样的自我安慰,也许就没有继续前进的勇气,也没有等到最后的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