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元戎启行CEO周光

|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12月8日,元戎启行正式发布面向前装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DeepRoute-Driver 2.0。据悉,该方案采用5个固态激光雷达,8颗高动态范围摄像头,可适配不同类型传感器和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该解决方案的成本低于1万美元,大大低于市面上动辄5万美元起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事实上,今年9月,元戎启行就因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3亿美元B轮融资,受到业界关注。至此,成立不到3年的元戎启行已累计融资约4亿美元,估值突破10亿美元,成为自动驾驶领域又一独角兽。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元戎启行CEO周光不止一次提到降低成本(Cost Down)。他认为,对于自动驾驶的量产落地来说,成本始终是关键因素。最终,自动驾驶一定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别人家的孩子”

说到创业故事,周光从自己的儿时说起。“我觉得,我小时候与其他小孩子不太一样。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埋头学习的时候,我很快就能完成学校的作业,有大量的课余时间能花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尤其喜欢动手,就是DIY。例如,自己拆修电子元器件设备、做飞机模型等等。”

周光回忆道,自己从初中开始就接触了编程,并有机会接触各种精密仪器和设备,可能在那时就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高一的时候,他在机缘巧合下,代表学校参加了“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他说:“当时没有任何经验,甚至连指导老师都没有,仅依靠学校的一些设备,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包括研究机械结构以及编程。最后,竟然拿到了金牌。我想,这与我从小喜欢动手,有着很大的关系。”

此后,周光本科进入了清华大学“基础科学班”,除了机器人外,还开始参加物理竞赛,并获得了国际级的一等奖,因此打好了坚实的数学和物理的基础。而攻读博士时,他选择了人工智能方向,此前的数学基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时自己也对机器人非常感兴趣。他认为,真正的创意,不仅仅是能写几篇论文,而是需要真正动手实现才行。

重新出发

谈及在百度美国研究院的岁月,周光满怀感激,他说:“这是自己最优的选择。”虽然百度并非最早做自动驾驶的公司,但百度美国研究院正处于0-1的阶段,也是最为宝贵的阶段。非常感谢百度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宽松的环境,并组建了如此好的团队。当时,他也结识了很多朋友,现在这批人都已经成为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中坚力量。

对于自己第一次创业的失败,周光直言不讳:“从技术层面上来说,Roadstar仍然是非常成功的,当时在中国自动驾驶领域已经属于一流的水平。但问题就处在非技术层面上,尤其是股权分配和人际关系等层面。现在看来,上一次的创业失败,对自己,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

同时,他也感激自己的团队,在如此情况下,依旧保持了充沛的激情,大部分工程师都希望与我一起重新开始。2019年2月,周光参与创立元戎启行,公司命名的寓意就是“大军出发”。

周光说,为了避免敏感,公司成立之初,自己只以顾问的身份,陪伴团队一起成长,直到最近才正式出任CEO一职。“有了此前的教训,我们今天的团队凝聚力非常强,重新出发。目前,公司已经实现了高速的发展。同时,我也一直在反思,创业不能只关注事情本身,除了技术外,还需要处理好人际关系,制定激励制度和晋升空间,以及利益分配、股权分配和投资人关系等等。”

终局思维

谈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周光直言不讳道,是技术壁垒。他以近期宣布的1万美元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为例说道,目前公司是业内唯一一家能以如此低的价格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公司,正说明了公司技术的领先和底层的竞争力。

由于自动驾驶很难做到绝对的安全,一些潜在突发情况仍然难以避免。其实,目前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比拼的都是一个“接管率”,即判断在城市核心区域道路中实现高度自动驾驶(L4级)的“接管里程”,其中一个指标就是是否能达到万公里。

同时,他提到了“终局思维”(是指在面对很多选择时,从终点出发考虑问题,来决定当下的选择。)无论技术的布局和未来的商业化布局,都通过终局思维来实现提早的布局。

首先是技术层面,周光说,早在2017年,自己提出了“前融合”的概念。2019年,元戎启行成立之初,他又提出了“推理引擎”这一新概念。他说:“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理解,都提出了质疑。但此后,我证明了这一技术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布局。归根到底,都是基于对终局的思考。因为,自动驾驶最终需要的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周光认为:“今天,很多L4级自动驾驶公司都因成本控制的问题,甚至出现了被特斯拉路线(纯视觉)反超的趋势。因此,自动驾驶公司一定要将成本降下来,否则即便是算法领先,构架领先,也同样难以胜出。”

技术路线对比

元戎启行很早就立足于降低成本,尝试用成本较低、性能一般的传感器,实现一流的效果,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才能将一整套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价格控制在1万美元以下。“这就是我们以技术为中心出发的终局思维。”周光说道。

其次是产品层面,同样依托的是“终局思维”。目前,很多自动驾驶公司都是两条或多条业务路线并存,例如元戎启行主要是Robotaxi和同城货运两大业务。周光说:“最初,我们选择这个业务,是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因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只有专注做一件事,才能做好。”

如果涉足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场景,就意味着资源的消耗、人才的使用都是往常的两倍,而且管理难度更大。然而,元戎启行选择的这两大业务,都是基于城市道路的自动驾驶,只做一套技术体系和一个技术团队,就能同时支持两个业务和产品,避免资源浪费和内部矛盾。所以,元戎启行只做一套自动驾驶系统,都聚焦在城市道路和城区。

周光说:“如此一来,我们就能非常高效地利用资金和人才。同时,Robotaxi和同城货运都是非常大的赛道,并不像封闭场景,都有着非常大的商业价值。因此,我认为,无论是技术、产品还是市场,公司对‘终局’的把握都相当准确。”

自动驾驶将成为智能汽车标配

对于自动驾驶是否会成为智能汽车标配的话题,周光认为,回到2000年,手机都不是标配;1990年,电话也不是标配。所以,科技发展的车轮无法阻挡。今天,自动驾驶可能不是标配,但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动驾驶将不再科幻,而是成为智能汽车的标配,甚至成为基础设施,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谈到商业模式,周光认为,自动驾驶的收费形式仍然需要市场来定,一种可能是一次性支付高昂的费用,另一种可能是订阅制,即按月付费。他表示,自己更倾向于订阅制,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整个自动驾驶的研发投入和成本也会越来越低,相信订阅制会被更多用户接受。

同时,自动驾驶可以理解为一名“AI司机”。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落地,就意味着将节省下一个司机的人力成本,总体的成本也就会大大降低。未来,自动驾驶的成本肯定远远低于人力成本,从而推动其被广泛的应用。

周光表示:“自动驾驶在短期内,可能难以实现盈利,但从长远上来看,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和一定的盈利是不可或缺的。那么,如果要盈利,就必须便宜,也就是降低成本。”目前,一般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都要5万美元以上,显然很难被量产。未来,元戎启行这套解决方案在量产后,成本还会进一步下降,最终价格可能会是2-3万元人民币。

今年7月,元戎启行的Robotaxi已经在深圳的福田区开展试运营,并实现了一定的商业化。周光强调,福田区是深圳的核心区域,已经不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是一个全区域的运营尝试。他认为,未来Robotaxi是一个必然趋势,尤其对于L4级自动驾驶来说,一个全天候、全地形的场景尤其重要。

最后,周光介绍了元戎启行的产品规划:2022年到2023年,元戎启行将拓展与主机厂的深度技术合作,研发出车规级前装量产方案。预计到2024年,搭载L4级自动驾驶系统的汽车将开始量产并大规模进入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专访元戎启行周光:1万美元L4级自动驾驶方案是如何炼成的?

发布日期:2021-12-30 19:30
|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元戎启行CEO周光

|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12月8日,元戎启行正式发布面向前装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DeepRoute-Driver 2.0。据悉,该方案采用5个固态激光雷达,8颗高动态范围摄像头,可适配不同类型传感器和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该解决方案的成本低于1万美元,大大低于市面上动辄5万美元起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事实上,今年9月,元戎启行就因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3亿美元B轮融资,受到业界关注。至此,成立不到3年的元戎启行已累计融资约4亿美元,估值突破10亿美元,成为自动驾驶领域又一独角兽。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元戎启行CEO周光不止一次提到降低成本(Cost Down)。他认为,对于自动驾驶的量产落地来说,成本始终是关键因素。最终,自动驾驶一定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别人家的孩子”

说到创业故事,周光从自己的儿时说起。“我觉得,我小时候与其他小孩子不太一样。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埋头学习的时候,我很快就能完成学校的作业,有大量的课余时间能花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尤其喜欢动手,就是DIY。例如,自己拆修电子元器件设备、做飞机模型等等。”

周光回忆道,自己从初中开始就接触了编程,并有机会接触各种精密仪器和设备,可能在那时就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高一的时候,他在机缘巧合下,代表学校参加了“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他说:“当时没有任何经验,甚至连指导老师都没有,仅依靠学校的一些设备,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包括研究机械结构以及编程。最后,竟然拿到了金牌。我想,这与我从小喜欢动手,有着很大的关系。”

此后,周光本科进入了清华大学“基础科学班”,除了机器人外,还开始参加物理竞赛,并获得了国际级的一等奖,因此打好了坚实的数学和物理的基础。而攻读博士时,他选择了人工智能方向,此前的数学基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时自己也对机器人非常感兴趣。他认为,真正的创意,不仅仅是能写几篇论文,而是需要真正动手实现才行。

重新出发

谈及在百度美国研究院的岁月,周光满怀感激,他说:“这是自己最优的选择。”虽然百度并非最早做自动驾驶的公司,但百度美国研究院正处于0-1的阶段,也是最为宝贵的阶段。非常感谢百度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宽松的环境,并组建了如此好的团队。当时,他也结识了很多朋友,现在这批人都已经成为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中坚力量。

对于自己第一次创业的失败,周光直言不讳:“从技术层面上来说,Roadstar仍然是非常成功的,当时在中国自动驾驶领域已经属于一流的水平。但问题就处在非技术层面上,尤其是股权分配和人际关系等层面。现在看来,上一次的创业失败,对自己,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

同时,他也感激自己的团队,在如此情况下,依旧保持了充沛的激情,大部分工程师都希望与我一起重新开始。2019年2月,周光参与创立元戎启行,公司命名的寓意就是“大军出发”。

周光说,为了避免敏感,公司成立之初,自己只以顾问的身份,陪伴团队一起成长,直到最近才正式出任CEO一职。“有了此前的教训,我们今天的团队凝聚力非常强,重新出发。目前,公司已经实现了高速的发展。同时,我也一直在反思,创业不能只关注事情本身,除了技术外,还需要处理好人际关系,制定激励制度和晋升空间,以及利益分配、股权分配和投资人关系等等。”

终局思维

谈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周光直言不讳道,是技术壁垒。他以近期宣布的1万美元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为例说道,目前公司是业内唯一一家能以如此低的价格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公司,正说明了公司技术的领先和底层的竞争力。

由于自动驾驶很难做到绝对的安全,一些潜在突发情况仍然难以避免。其实,目前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比拼的都是一个“接管率”,即判断在城市核心区域道路中实现高度自动驾驶(L4级)的“接管里程”,其中一个指标就是是否能达到万公里。

同时,他提到了“终局思维”(是指在面对很多选择时,从终点出发考虑问题,来决定当下的选择。)无论技术的布局和未来的商业化布局,都通过终局思维来实现提早的布局。

首先是技术层面,周光说,早在2017年,自己提出了“前融合”的概念。2019年,元戎启行成立之初,他又提出了“推理引擎”这一新概念。他说:“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理解,都提出了质疑。但此后,我证明了这一技术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布局。归根到底,都是基于对终局的思考。因为,自动驾驶最终需要的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周光认为:“今天,很多L4级自动驾驶公司都因成本控制的问题,甚至出现了被特斯拉路线(纯视觉)反超的趋势。因此,自动驾驶公司一定要将成本降下来,否则即便是算法领先,构架领先,也同样难以胜出。”

技术路线对比

元戎启行很早就立足于降低成本,尝试用成本较低、性能一般的传感器,实现一流的效果,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才能将一整套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价格控制在1万美元以下。“这就是我们以技术为中心出发的终局思维。”周光说道。

其次是产品层面,同样依托的是“终局思维”。目前,很多自动驾驶公司都是两条或多条业务路线并存,例如元戎启行主要是Robotaxi和同城货运两大业务。周光说:“最初,我们选择这个业务,是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因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只有专注做一件事,才能做好。”

如果涉足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场景,就意味着资源的消耗、人才的使用都是往常的两倍,而且管理难度更大。然而,元戎启行选择的这两大业务,都是基于城市道路的自动驾驶,只做一套技术体系和一个技术团队,就能同时支持两个业务和产品,避免资源浪费和内部矛盾。所以,元戎启行只做一套自动驾驶系统,都聚焦在城市道路和城区。

周光说:“如此一来,我们就能非常高效地利用资金和人才。同时,Robotaxi和同城货运都是非常大的赛道,并不像封闭场景,都有着非常大的商业价值。因此,我认为,无论是技术、产品还是市场,公司对‘终局’的把握都相当准确。”

自动驾驶将成为智能汽车标配

对于自动驾驶是否会成为智能汽车标配的话题,周光认为,回到2000年,手机都不是标配;1990年,电话也不是标配。所以,科技发展的车轮无法阻挡。今天,自动驾驶可能不是标配,但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动驾驶将不再科幻,而是成为智能汽车的标配,甚至成为基础设施,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谈到商业模式,周光认为,自动驾驶的收费形式仍然需要市场来定,一种可能是一次性支付高昂的费用,另一种可能是订阅制,即按月付费。他表示,自己更倾向于订阅制,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整个自动驾驶的研发投入和成本也会越来越低,相信订阅制会被更多用户接受。

同时,自动驾驶可以理解为一名“AI司机”。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落地,就意味着将节省下一个司机的人力成本,总体的成本也就会大大降低。未来,自动驾驶的成本肯定远远低于人力成本,从而推动其被广泛的应用。

周光表示:“自动驾驶在短期内,可能难以实现盈利,但从长远上来看,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和一定的盈利是不可或缺的。那么,如果要盈利,就必须便宜,也就是降低成本。”目前,一般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都要5万美元以上,显然很难被量产。未来,元戎启行这套解决方案在量产后,成本还会进一步下降,最终价格可能会是2-3万元人民币。

今年7月,元戎启行的Robotaxi已经在深圳的福田区开展试运营,并实现了一定的商业化。周光强调,福田区是深圳的核心区域,已经不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是一个全区域的运营尝试。他认为,未来Robotaxi是一个必然趋势,尤其对于L4级自动驾驶来说,一个全天候、全地形的场景尤其重要。

最后,周光介绍了元戎启行的产品规划:2022年到2023年,元戎启行将拓展与主机厂的深度技术合作,研发出车规级前装量产方案。预计到2024年,搭载L4级自动驾驶系统的汽车将开始量产并大规模进入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元戎启行CEO周光

|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12月8日,元戎启行正式发布面向前装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DeepRoute-Driver 2.0。据悉,该方案采用5个固态激光雷达,8颗高动态范围摄像头,可适配不同类型传感器和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该解决方案的成本低于1万美元,大大低于市面上动辄5万美元起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事实上,今年9月,元戎启行就因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3亿美元B轮融资,受到业界关注。至此,成立不到3年的元戎启行已累计融资约4亿美元,估值突破10亿美元,成为自动驾驶领域又一独角兽。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元戎启行CEO周光不止一次提到降低成本(Cost Down)。他认为,对于自动驾驶的量产落地来说,成本始终是关键因素。最终,自动驾驶一定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别人家的孩子”

说到创业故事,周光从自己的儿时说起。“我觉得,我小时候与其他小孩子不太一样。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埋头学习的时候,我很快就能完成学校的作业,有大量的课余时间能花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尤其喜欢动手,就是DIY。例如,自己拆修电子元器件设备、做飞机模型等等。”

周光回忆道,自己从初中开始就接触了编程,并有机会接触各种精密仪器和设备,可能在那时就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高一的时候,他在机缘巧合下,代表学校参加了“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他说:“当时没有任何经验,甚至连指导老师都没有,仅依靠学校的一些设备,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包括研究机械结构以及编程。最后,竟然拿到了金牌。我想,这与我从小喜欢动手,有着很大的关系。”

此后,周光本科进入了清华大学“基础科学班”,除了机器人外,还开始参加物理竞赛,并获得了国际级的一等奖,因此打好了坚实的数学和物理的基础。而攻读博士时,他选择了人工智能方向,此前的数学基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时自己也对机器人非常感兴趣。他认为,真正的创意,不仅仅是能写几篇论文,而是需要真正动手实现才行。

重新出发

谈及在百度美国研究院的岁月,周光满怀感激,他说:“这是自己最优的选择。”虽然百度并非最早做自动驾驶的公司,但百度美国研究院正处于0-1的阶段,也是最为宝贵的阶段。非常感谢百度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宽松的环境,并组建了如此好的团队。当时,他也结识了很多朋友,现在这批人都已经成为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中坚力量。

对于自己第一次创业的失败,周光直言不讳:“从技术层面上来说,Roadstar仍然是非常成功的,当时在中国自动驾驶领域已经属于一流的水平。但问题就处在非技术层面上,尤其是股权分配和人际关系等层面。现在看来,上一次的创业失败,对自己,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

同时,他也感激自己的团队,在如此情况下,依旧保持了充沛的激情,大部分工程师都希望与我一起重新开始。2019年2月,周光参与创立元戎启行,公司命名的寓意就是“大军出发”。

周光说,为了避免敏感,公司成立之初,自己只以顾问的身份,陪伴团队一起成长,直到最近才正式出任CEO一职。“有了此前的教训,我们今天的团队凝聚力非常强,重新出发。目前,公司已经实现了高速的发展。同时,我也一直在反思,创业不能只关注事情本身,除了技术外,还需要处理好人际关系,制定激励制度和晋升空间,以及利益分配、股权分配和投资人关系等等。”

终局思维

谈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周光直言不讳道,是技术壁垒。他以近期宣布的1万美元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为例说道,目前公司是业内唯一一家能以如此低的价格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公司,正说明了公司技术的领先和底层的竞争力。

由于自动驾驶很难做到绝对的安全,一些潜在突发情况仍然难以避免。其实,目前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比拼的都是一个“接管率”,即判断在城市核心区域道路中实现高度自动驾驶(L4级)的“接管里程”,其中一个指标就是是否能达到万公里。

同时,他提到了“终局思维”(是指在面对很多选择时,从终点出发考虑问题,来决定当下的选择。)无论技术的布局和未来的商业化布局,都通过终局思维来实现提早的布局。

首先是技术层面,周光说,早在2017年,自己提出了“前融合”的概念。2019年,元戎启行成立之初,他又提出了“推理引擎”这一新概念。他说:“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理解,都提出了质疑。但此后,我证明了这一技术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布局。归根到底,都是基于对终局的思考。因为,自动驾驶最终需要的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周光认为:“今天,很多L4级自动驾驶公司都因成本控制的问题,甚至出现了被特斯拉路线(纯视觉)反超的趋势。因此,自动驾驶公司一定要将成本降下来,否则即便是算法领先,构架领先,也同样难以胜出。”

技术路线对比

元戎启行很早就立足于降低成本,尝试用成本较低、性能一般的传感器,实现一流的效果,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才能将一整套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价格控制在1万美元以下。“这就是我们以技术为中心出发的终局思维。”周光说道。

其次是产品层面,同样依托的是“终局思维”。目前,很多自动驾驶公司都是两条或多条业务路线并存,例如元戎启行主要是Robotaxi和同城货运两大业务。周光说:“最初,我们选择这个业务,是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因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只有专注做一件事,才能做好。”

如果涉足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场景,就意味着资源的消耗、人才的使用都是往常的两倍,而且管理难度更大。然而,元戎启行选择的这两大业务,都是基于城市道路的自动驾驶,只做一套技术体系和一个技术团队,就能同时支持两个业务和产品,避免资源浪费和内部矛盾。所以,元戎启行只做一套自动驾驶系统,都聚焦在城市道路和城区。

周光说:“如此一来,我们就能非常高效地利用资金和人才。同时,Robotaxi和同城货运都是非常大的赛道,并不像封闭场景,都有着非常大的商业价值。因此,我认为,无论是技术、产品还是市场,公司对‘终局’的把握都相当准确。”

自动驾驶将成为智能汽车标配

对于自动驾驶是否会成为智能汽车标配的话题,周光认为,回到2000年,手机都不是标配;1990年,电话也不是标配。所以,科技发展的车轮无法阻挡。今天,自动驾驶可能不是标配,但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动驾驶将不再科幻,而是成为智能汽车的标配,甚至成为基础设施,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谈到商业模式,周光认为,自动驾驶的收费形式仍然需要市场来定,一种可能是一次性支付高昂的费用,另一种可能是订阅制,即按月付费。他表示,自己更倾向于订阅制,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整个自动驾驶的研发投入和成本也会越来越低,相信订阅制会被更多用户接受。

同时,自动驾驶可以理解为一名“AI司机”。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落地,就意味着将节省下一个司机的人力成本,总体的成本也就会大大降低。未来,自动驾驶的成本肯定远远低于人力成本,从而推动其被广泛的应用。

周光表示:“自动驾驶在短期内,可能难以实现盈利,但从长远上来看,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和一定的盈利是不可或缺的。那么,如果要盈利,就必须便宜,也就是降低成本。”目前,一般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都要5万美元以上,显然很难被量产。未来,元戎启行这套解决方案在量产后,成本还会进一步下降,最终价格可能会是2-3万元人民币。

今年7月,元戎启行的Robotaxi已经在深圳的福田区开展试运营,并实现了一定的商业化。周光强调,福田区是深圳的核心区域,已经不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是一个全区域的运营尝试。他认为,未来Robotaxi是一个必然趋势,尤其对于L4级自动驾驶来说,一个全天候、全地形的场景尤其重要。

最后,周光介绍了元戎启行的产品规划:2022年到2023年,元戎启行将拓展与主机厂的深度技术合作,研发出车规级前装量产方案。预计到2024年,搭载L4级自动驾驶系统的汽车将开始量产并大规模进入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专访元戎启行周光:1万美元L4级自动驾驶方案是如何炼成的?

发布日期:2021-12-30 19:30
|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元戎启行CEO周光

|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1万美元的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给业界带来怎样的冲击?

12月8日,元戎启行正式发布面向前装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DeepRoute-Driver 2.0。据悉,该方案采用5个固态激光雷达,8颗高动态范围摄像头,可适配不同类型传感器和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该解决方案的成本低于1万美元,大大低于市面上动辄5万美元起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事实上,今年9月,元戎启行就因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3亿美元B轮融资,受到业界关注。至此,成立不到3年的元戎启行已累计融资约4亿美元,估值突破10亿美元,成为自动驾驶领域又一独角兽。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元戎启行CEO周光不止一次提到降低成本(Cost Down)。他认为,对于自动驾驶的量产落地来说,成本始终是关键因素。最终,自动驾驶一定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别人家的孩子”

说到创业故事,周光从自己的儿时说起。“我觉得,我小时候与其他小孩子不太一样。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埋头学习的时候,我很快就能完成学校的作业,有大量的课余时间能花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尤其喜欢动手,就是DIY。例如,自己拆修电子元器件设备、做飞机模型等等。”

周光回忆道,自己从初中开始就接触了编程,并有机会接触各种精密仪器和设备,可能在那时就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高一的时候,他在机缘巧合下,代表学校参加了“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他说:“当时没有任何经验,甚至连指导老师都没有,仅依靠学校的一些设备,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包括研究机械结构以及编程。最后,竟然拿到了金牌。我想,这与我从小喜欢动手,有着很大的关系。”

此后,周光本科进入了清华大学“基础科学班”,除了机器人外,还开始参加物理竞赛,并获得了国际级的一等奖,因此打好了坚实的数学和物理的基础。而攻读博士时,他选择了人工智能方向,此前的数学基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时自己也对机器人非常感兴趣。他认为,真正的创意,不仅仅是能写几篇论文,而是需要真正动手实现才行。

重新出发

谈及在百度美国研究院的岁月,周光满怀感激,他说:“这是自己最优的选择。”虽然百度并非最早做自动驾驶的公司,但百度美国研究院正处于0-1的阶段,也是最为宝贵的阶段。非常感谢百度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宽松的环境,并组建了如此好的团队。当时,他也结识了很多朋友,现在这批人都已经成为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中坚力量。

对于自己第一次创业的失败,周光直言不讳:“从技术层面上来说,Roadstar仍然是非常成功的,当时在中国自动驾驶领域已经属于一流的水平。但问题就处在非技术层面上,尤其是股权分配和人际关系等层面。现在看来,上一次的创业失败,对自己,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

同时,他也感激自己的团队,在如此情况下,依旧保持了充沛的激情,大部分工程师都希望与我一起重新开始。2019年2月,周光参与创立元戎启行,公司命名的寓意就是“大军出发”。

周光说,为了避免敏感,公司成立之初,自己只以顾问的身份,陪伴团队一起成长,直到最近才正式出任CEO一职。“有了此前的教训,我们今天的团队凝聚力非常强,重新出发。目前,公司已经实现了高速的发展。同时,我也一直在反思,创业不能只关注事情本身,除了技术外,还需要处理好人际关系,制定激励制度和晋升空间,以及利益分配、股权分配和投资人关系等等。”

终局思维

谈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周光直言不讳道,是技术壁垒。他以近期宣布的1万美元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为例说道,目前公司是业内唯一一家能以如此低的价格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公司,正说明了公司技术的领先和底层的竞争力。

由于自动驾驶很难做到绝对的安全,一些潜在突发情况仍然难以避免。其实,目前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比拼的都是一个“接管率”,即判断在城市核心区域道路中实现高度自动驾驶(L4级)的“接管里程”,其中一个指标就是是否能达到万公里。

同时,他提到了“终局思维”(是指在面对很多选择时,从终点出发考虑问题,来决定当下的选择。)无论技术的布局和未来的商业化布局,都通过终局思维来实现提早的布局。

首先是技术层面,周光说,早在2017年,自己提出了“前融合”的概念。2019年,元戎启行成立之初,他又提出了“推理引擎”这一新概念。他说:“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理解,都提出了质疑。但此后,我证明了这一技术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布局。归根到底,都是基于对终局的思考。因为,自动驾驶最终需要的是一套低成本、高度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周光认为:“今天,很多L4级自动驾驶公司都因成本控制的问题,甚至出现了被特斯拉路线(纯视觉)反超的趋势。因此,自动驾驶公司一定要将成本降下来,否则即便是算法领先,构架领先,也同样难以胜出。”

技术路线对比

元戎启行很早就立足于降低成本,尝试用成本较低、性能一般的传感器,实现一流的效果,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才能将一整套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价格控制在1万美元以下。“这就是我们以技术为中心出发的终局思维。”周光说道。

其次是产品层面,同样依托的是“终局思维”。目前,很多自动驾驶公司都是两条或多条业务路线并存,例如元戎启行主要是Robotaxi和同城货运两大业务。周光说:“最初,我们选择这个业务,是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因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只有专注做一件事,才能做好。”

如果涉足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场景,就意味着资源的消耗、人才的使用都是往常的两倍,而且管理难度更大。然而,元戎启行选择的这两大业务,都是基于城市道路的自动驾驶,只做一套技术体系和一个技术团队,就能同时支持两个业务和产品,避免资源浪费和内部矛盾。所以,元戎启行只做一套自动驾驶系统,都聚焦在城市道路和城区。

周光说:“如此一来,我们就能非常高效地利用资金和人才。同时,Robotaxi和同城货运都是非常大的赛道,并不像封闭场景,都有着非常大的商业价值。因此,我认为,无论是技术、产品还是市场,公司对‘终局’的把握都相当准确。”

自动驾驶将成为智能汽车标配

对于自动驾驶是否会成为智能汽车标配的话题,周光认为,回到2000年,手机都不是标配;1990年,电话也不是标配。所以,科技发展的车轮无法阻挡。今天,自动驾驶可能不是标配,但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动驾驶将不再科幻,而是成为智能汽车的标配,甚至成为基础设施,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谈到商业模式,周光认为,自动驾驶的收费形式仍然需要市场来定,一种可能是一次性支付高昂的费用,另一种可能是订阅制,即按月付费。他表示,自己更倾向于订阅制,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整个自动驾驶的研发投入和成本也会越来越低,相信订阅制会被更多用户接受。

同时,自动驾驶可以理解为一名“AI司机”。L4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落地,就意味着将节省下一个司机的人力成本,总体的成本也就会大大降低。未来,自动驾驶的成本肯定远远低于人力成本,从而推动其被广泛的应用。

周光表示:“自动驾驶在短期内,可能难以实现盈利,但从长远上来看,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和一定的盈利是不可或缺的。那么,如果要盈利,就必须便宜,也就是降低成本。”目前,一般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都要5万美元以上,显然很难被量产。未来,元戎启行这套解决方案在量产后,成本还会进一步下降,最终价格可能会是2-3万元人民币。

今年7月,元戎启行的Robotaxi已经在深圳的福田区开展试运营,并实现了一定的商业化。周光强调,福田区是深圳的核心区域,已经不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是一个全区域的运营尝试。他认为,未来Robotaxi是一个必然趋势,尤其对于L4级自动驾驶来说,一个全天候、全地形的场景尤其重要。

最后,周光介绍了元戎启行的产品规划:2022年到2023年,元戎启行将拓展与主机厂的深度技术合作,研发出车规级前装量产方案。预计到2024年,搭载L4级自动驾驶系统的汽车将开始量产并大规模进入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