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舒: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



| 子舒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在全国9个试点地区推行“双减”政策。这可谓今年中国教育界的最大事件。 该意见的工作原则为遵循教育规律、关照学生身心健康发展、减轻家庭负担等。 笔者在2018年度报告《2018:实用主义“素质教育”崛起》中已提到,政策大力监管校外培训机构背后的逻辑是减少剧场效应。 剧场里一旦有人起立看戏,后排的人也不得不跟着站起来,且要比前排站得更高,否则就看不到戏。这就好像在升学竞赛中,一旦有学生额外补课、超前学习,其他学生也不得不补课、超前学得更多,不然就会拿不到优质教育资源的入场券。然而,这本不是教育的常态,更偏离了学习本身的乐趣和意义。

然而,双减政策真的可以有效减轻作业和补习压力,还给学生幸福快乐的童年吗?在一定程度上,由于明确规定“全面减压作业总量和时长;坚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该政策的确降低了课外补习的频率、时长、人次,因此客观降低了家庭平均在课外补习上的时间与金钱投入。然而,在主观层面上,它恐怕仍然难以改变剧场效应的心态—毕竟,优质教育资源有限,而选拔人才的考试机制尚未改变。有不少声音担忧,在双减政策下,有资源继续补习的孩子很可能会把没有条件的孩子越甩越远,甚至造成家庭经济情况的代际传递。而中职-普高的五五分流的走向,更使家长担心成绩不够好的孩子成为上不了普高的那50%。

客观来说,社会大环境对多元的教育出口仍不够包容,教育资源的差异也意味着“前途”的差异。 服务于职校老师和学生的公益平台HOPE学堂的一篇文章揭露了职校生的就业困境。他们面临着工作时间超长、重复低技能劳动、缺乏提升空间、报酬远低于当地平均薪资、时而遭遇尊严践踏等就业困境。教育出口的就业差异给了家长“鸡娃”的压力与动力,不然孩子便可能面临薪资收入、社会地位不如人意的后果。

教育出口差异大的社会环境,如何处之?一方面,更多校企合作或能提升不同类型院校学生的就业、福利保障与待遇;另一方面,作为社会语境的参与者,我们每个个体可以多加拥抱职业平等观。《教育家》杂志联合相关教科院发放的《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显示,超过70%的中职学生和73%的高职学生认为,当前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社会认可度。 除了薪资低等客观条件外,职校生的就业困境还包括缺乏被尊重、平等对待的社会态度。我们谈论教育出口的方式或许需要追溯一些朴素的价值观,譬如职业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反观当今的教育升学路径,无论就读公立学校参加高考,还是选择国际学校出国留学,都竞争激烈到了一个程度,用近一两年的热门词汇来描述便是“内卷”。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项飙指出,“内卷”一词最早由人类学家格尔兹在对印尼的农业经济研究中提出,解释农耕社会缺乏突破的原因之一为,精耕细作的投入不断提高,但产出并未相应提高。而“教育内卷化”已成为热议的社会现象,具体指的是学生、家长、学校出于过度竞争而过度消耗,但最后获得的结果却缺乏实质性突破、未必值得这份过度消耗,因而造成资源与精力的浪费。

对此,笔者想给出的提议是:与其“内卷”,不如抓住本质,提升效率。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1.尊重每个孩子的内在成长与发展规律,不被竞争与攀比盲目带节奏 。

2.明确学习的目标是收获知识与技能的快乐,不要迷恋分数和排名,那只是孩子自身进步之余的副产品。

3.提升学习效率,抓住核心知识点,集中精力攻克重点、难点,而非重复刷题浪费时间。学习的实质内容抓住了,结果会水到渠成。

4.提升时间利用效率。七天抓五天,五天抓白天,白天抓好每一堂课。在上课时就把知识点掌握,将课余的时间精力尽可能地释放出来,使孩子有机会探索兴趣爱好。

5. 意识到身心健康成长的重要性。孩子需要在童年、青少年发展的关键时期建立对自我的认知、与同伴良好的关系、强健的体魄。与其等孩子患有抑郁、焦虑、社交障碍、慢性疼痛之后再亡羊补牢,不如趁早培养团队协作、心理韧性、运动健身等习惯。与其在义务教育阶段把时间都花在学习和补课上,不如规划出时间让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而不是等到成年阶段花更大的力气和成本来弥补缺憾。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当思考并警醒现今的教育是否使孩子为未来做好准备。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的经济发展大背景下,世界经济论坛重新定义教育新模式,并发布了名为《未来学校》的报告,并提出了教育4.0的框架。

之前经常被提到的21世纪技能强调4C- 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 communication(交流), collaboration(合作), creativity(创意),教育4.0框架在其基础上展示了新的思考维度。在教育的内容层面,该框架强调了四个方面:世界公民力、创新与创造力(包含批判性思维、系统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创造力等)、科技技能、人际交往能力(包含协作、共情、领袖力等)。在教育的体验层面,该框架借力创新教学法,提出四种学习的方式:个性化、按照每个个体自身的节奏;包容多元化、不局限于教室的学习;基于项目制的、更能反映未来工作方式的协作式学习;终身自我提升的学习,而非学习能力与技能随着年龄增长下降。

乐高基金会与布鲁金斯学会环球教育中心的合作项目“应对多变世界的能力”则强调,复杂多变的未来要求我们培养能力多元、敏捷、适应力强的学习者。面向未来的能力不只有读写、数学、科学这些认知能力,更延伸至自我调控、沟通合作等软实力。这两类能力并不是非此即彼,而是相辅相成。学习成长并不止于学校,家庭、社区的教育也应当有意识地引导孩子培养多元能力 。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教育模式不再将老师当作知识传递的中心,把学习看作学生个体“脑袋里发生的事”;而是将每个学生当作构建知识的主体,学习可以通过合作、创造等多种方式发生。

2021年的双减政策不仅引发了教育行业大变局,它更是个重塑教育话语体系的契机。一方面,在客观条件上,我们仍需要更丰富、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公平、有效的就业衔接渠道;另一方面,在主观心态上,我们可以改变看待、谈论教育的方式。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过度消耗,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与目的, 提升学习效率、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更进一步,当我们把目标锚定在培养面向未来的创新学习者,以终为始,富有创造力、自主性、多元能力的成长路径便自然清晰了 。

正如哈佛教育学院前院长、特许学校Parker Charter Essential School创始人Ted Sizer所言:任何形式之学习的首要目标,除了它可能带给我们的乐趣之外,是需要能在未来为我们所用。学习不应当只是能够带我们到某些地方;它应当能使我们往后更轻松地走得更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是时候重塑我们谈论教育的方式了

发布日期:2021-12-29 20:03
|子舒: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



| 子舒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在全国9个试点地区推行“双减”政策。这可谓今年中国教育界的最大事件。 该意见的工作原则为遵循教育规律、关照学生身心健康发展、减轻家庭负担等。 笔者在2018年度报告《2018:实用主义“素质教育”崛起》中已提到,政策大力监管校外培训机构背后的逻辑是减少剧场效应。 剧场里一旦有人起立看戏,后排的人也不得不跟着站起来,且要比前排站得更高,否则就看不到戏。这就好像在升学竞赛中,一旦有学生额外补课、超前学习,其他学生也不得不补课、超前学得更多,不然就会拿不到优质教育资源的入场券。然而,这本不是教育的常态,更偏离了学习本身的乐趣和意义。

然而,双减政策真的可以有效减轻作业和补习压力,还给学生幸福快乐的童年吗?在一定程度上,由于明确规定“全面减压作业总量和时长;坚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该政策的确降低了课外补习的频率、时长、人次,因此客观降低了家庭平均在课外补习上的时间与金钱投入。然而,在主观层面上,它恐怕仍然难以改变剧场效应的心态—毕竟,优质教育资源有限,而选拔人才的考试机制尚未改变。有不少声音担忧,在双减政策下,有资源继续补习的孩子很可能会把没有条件的孩子越甩越远,甚至造成家庭经济情况的代际传递。而中职-普高的五五分流的走向,更使家长担心成绩不够好的孩子成为上不了普高的那50%。

客观来说,社会大环境对多元的教育出口仍不够包容,教育资源的差异也意味着“前途”的差异。 服务于职校老师和学生的公益平台HOPE学堂的一篇文章揭露了职校生的就业困境。他们面临着工作时间超长、重复低技能劳动、缺乏提升空间、报酬远低于当地平均薪资、时而遭遇尊严践踏等就业困境。教育出口的就业差异给了家长“鸡娃”的压力与动力,不然孩子便可能面临薪资收入、社会地位不如人意的后果。

教育出口差异大的社会环境,如何处之?一方面,更多校企合作或能提升不同类型院校学生的就业、福利保障与待遇;另一方面,作为社会语境的参与者,我们每个个体可以多加拥抱职业平等观。《教育家》杂志联合相关教科院发放的《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显示,超过70%的中职学生和73%的高职学生认为,当前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社会认可度。 除了薪资低等客观条件外,职校生的就业困境还包括缺乏被尊重、平等对待的社会态度。我们谈论教育出口的方式或许需要追溯一些朴素的价值观,譬如职业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反观当今的教育升学路径,无论就读公立学校参加高考,还是选择国际学校出国留学,都竞争激烈到了一个程度,用近一两年的热门词汇来描述便是“内卷”。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项飙指出,“内卷”一词最早由人类学家格尔兹在对印尼的农业经济研究中提出,解释农耕社会缺乏突破的原因之一为,精耕细作的投入不断提高,但产出并未相应提高。而“教育内卷化”已成为热议的社会现象,具体指的是学生、家长、学校出于过度竞争而过度消耗,但最后获得的结果却缺乏实质性突破、未必值得这份过度消耗,因而造成资源与精力的浪费。

对此,笔者想给出的提议是:与其“内卷”,不如抓住本质,提升效率。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1.尊重每个孩子的内在成长与发展规律,不被竞争与攀比盲目带节奏 。

2.明确学习的目标是收获知识与技能的快乐,不要迷恋分数和排名,那只是孩子自身进步之余的副产品。

3.提升学习效率,抓住核心知识点,集中精力攻克重点、难点,而非重复刷题浪费时间。学习的实质内容抓住了,结果会水到渠成。

4.提升时间利用效率。七天抓五天,五天抓白天,白天抓好每一堂课。在上课时就把知识点掌握,将课余的时间精力尽可能地释放出来,使孩子有机会探索兴趣爱好。

5. 意识到身心健康成长的重要性。孩子需要在童年、青少年发展的关键时期建立对自我的认知、与同伴良好的关系、强健的体魄。与其等孩子患有抑郁、焦虑、社交障碍、慢性疼痛之后再亡羊补牢,不如趁早培养团队协作、心理韧性、运动健身等习惯。与其在义务教育阶段把时间都花在学习和补课上,不如规划出时间让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而不是等到成年阶段花更大的力气和成本来弥补缺憾。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当思考并警醒现今的教育是否使孩子为未来做好准备。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的经济发展大背景下,世界经济论坛重新定义教育新模式,并发布了名为《未来学校》的报告,并提出了教育4.0的框架。

之前经常被提到的21世纪技能强调4C- 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 communication(交流), collaboration(合作), creativity(创意),教育4.0框架在其基础上展示了新的思考维度。在教育的内容层面,该框架强调了四个方面:世界公民力、创新与创造力(包含批判性思维、系统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创造力等)、科技技能、人际交往能力(包含协作、共情、领袖力等)。在教育的体验层面,该框架借力创新教学法,提出四种学习的方式:个性化、按照每个个体自身的节奏;包容多元化、不局限于教室的学习;基于项目制的、更能反映未来工作方式的协作式学习;终身自我提升的学习,而非学习能力与技能随着年龄增长下降。

乐高基金会与布鲁金斯学会环球教育中心的合作项目“应对多变世界的能力”则强调,复杂多变的未来要求我们培养能力多元、敏捷、适应力强的学习者。面向未来的能力不只有读写、数学、科学这些认知能力,更延伸至自我调控、沟通合作等软实力。这两类能力并不是非此即彼,而是相辅相成。学习成长并不止于学校,家庭、社区的教育也应当有意识地引导孩子培养多元能力 。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教育模式不再将老师当作知识传递的中心,把学习看作学生个体“脑袋里发生的事”;而是将每个学生当作构建知识的主体,学习可以通过合作、创造等多种方式发生。

2021年的双减政策不仅引发了教育行业大变局,它更是个重塑教育话语体系的契机。一方面,在客观条件上,我们仍需要更丰富、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公平、有效的就业衔接渠道;另一方面,在主观心态上,我们可以改变看待、谈论教育的方式。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过度消耗,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与目的, 提升学习效率、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更进一步,当我们把目标锚定在培养面向未来的创新学习者,以终为始,富有创造力、自主性、多元能力的成长路径便自然清晰了 。

正如哈佛教育学院前院长、特许学校Parker Charter Essential School创始人Ted Sizer所言:任何形式之学习的首要目标,除了它可能带给我们的乐趣之外,是需要能在未来为我们所用。学习不应当只是能够带我们到某些地方;它应当能使我们往后更轻松地走得更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子舒: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



| 子舒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在全国9个试点地区推行“双减”政策。这可谓今年中国教育界的最大事件。 该意见的工作原则为遵循教育规律、关照学生身心健康发展、减轻家庭负担等。 笔者在2018年度报告《2018:实用主义“素质教育”崛起》中已提到,政策大力监管校外培训机构背后的逻辑是减少剧场效应。 剧场里一旦有人起立看戏,后排的人也不得不跟着站起来,且要比前排站得更高,否则就看不到戏。这就好像在升学竞赛中,一旦有学生额外补课、超前学习,其他学生也不得不补课、超前学得更多,不然就会拿不到优质教育资源的入场券。然而,这本不是教育的常态,更偏离了学习本身的乐趣和意义。

然而,双减政策真的可以有效减轻作业和补习压力,还给学生幸福快乐的童年吗?在一定程度上,由于明确规定“全面减压作业总量和时长;坚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该政策的确降低了课外补习的频率、时长、人次,因此客观降低了家庭平均在课外补习上的时间与金钱投入。然而,在主观层面上,它恐怕仍然难以改变剧场效应的心态—毕竟,优质教育资源有限,而选拔人才的考试机制尚未改变。有不少声音担忧,在双减政策下,有资源继续补习的孩子很可能会把没有条件的孩子越甩越远,甚至造成家庭经济情况的代际传递。而中职-普高的五五分流的走向,更使家长担心成绩不够好的孩子成为上不了普高的那50%。

客观来说,社会大环境对多元的教育出口仍不够包容,教育资源的差异也意味着“前途”的差异。 服务于职校老师和学生的公益平台HOPE学堂的一篇文章揭露了职校生的就业困境。他们面临着工作时间超长、重复低技能劳动、缺乏提升空间、报酬远低于当地平均薪资、时而遭遇尊严践踏等就业困境。教育出口的就业差异给了家长“鸡娃”的压力与动力,不然孩子便可能面临薪资收入、社会地位不如人意的后果。

教育出口差异大的社会环境,如何处之?一方面,更多校企合作或能提升不同类型院校学生的就业、福利保障与待遇;另一方面,作为社会语境的参与者,我们每个个体可以多加拥抱职业平等观。《教育家》杂志联合相关教科院发放的《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显示,超过70%的中职学生和73%的高职学生认为,当前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社会认可度。 除了薪资低等客观条件外,职校生的就业困境还包括缺乏被尊重、平等对待的社会态度。我们谈论教育出口的方式或许需要追溯一些朴素的价值观,譬如职业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反观当今的教育升学路径,无论就读公立学校参加高考,还是选择国际学校出国留学,都竞争激烈到了一个程度,用近一两年的热门词汇来描述便是“内卷”。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项飙指出,“内卷”一词最早由人类学家格尔兹在对印尼的农业经济研究中提出,解释农耕社会缺乏突破的原因之一为,精耕细作的投入不断提高,但产出并未相应提高。而“教育内卷化”已成为热议的社会现象,具体指的是学生、家长、学校出于过度竞争而过度消耗,但最后获得的结果却缺乏实质性突破、未必值得这份过度消耗,因而造成资源与精力的浪费。

对此,笔者想给出的提议是:与其“内卷”,不如抓住本质,提升效率。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1.尊重每个孩子的内在成长与发展规律,不被竞争与攀比盲目带节奏 。

2.明确学习的目标是收获知识与技能的快乐,不要迷恋分数和排名,那只是孩子自身进步之余的副产品。

3.提升学习效率,抓住核心知识点,集中精力攻克重点、难点,而非重复刷题浪费时间。学习的实质内容抓住了,结果会水到渠成。

4.提升时间利用效率。七天抓五天,五天抓白天,白天抓好每一堂课。在上课时就把知识点掌握,将课余的时间精力尽可能地释放出来,使孩子有机会探索兴趣爱好。

5. 意识到身心健康成长的重要性。孩子需要在童年、青少年发展的关键时期建立对自我的认知、与同伴良好的关系、强健的体魄。与其等孩子患有抑郁、焦虑、社交障碍、慢性疼痛之后再亡羊补牢,不如趁早培养团队协作、心理韧性、运动健身等习惯。与其在义务教育阶段把时间都花在学习和补课上,不如规划出时间让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而不是等到成年阶段花更大的力气和成本来弥补缺憾。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当思考并警醒现今的教育是否使孩子为未来做好准备。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的经济发展大背景下,世界经济论坛重新定义教育新模式,并发布了名为《未来学校》的报告,并提出了教育4.0的框架。

之前经常被提到的21世纪技能强调4C- 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 communication(交流), collaboration(合作), creativity(创意),教育4.0框架在其基础上展示了新的思考维度。在教育的内容层面,该框架强调了四个方面:世界公民力、创新与创造力(包含批判性思维、系统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创造力等)、科技技能、人际交往能力(包含协作、共情、领袖力等)。在教育的体验层面,该框架借力创新教学法,提出四种学习的方式:个性化、按照每个个体自身的节奏;包容多元化、不局限于教室的学习;基于项目制的、更能反映未来工作方式的协作式学习;终身自我提升的学习,而非学习能力与技能随着年龄增长下降。

乐高基金会与布鲁金斯学会环球教育中心的合作项目“应对多变世界的能力”则强调,复杂多变的未来要求我们培养能力多元、敏捷、适应力强的学习者。面向未来的能力不只有读写、数学、科学这些认知能力,更延伸至自我调控、沟通合作等软实力。这两类能力并不是非此即彼,而是相辅相成。学习成长并不止于学校,家庭、社区的教育也应当有意识地引导孩子培养多元能力 。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教育模式不再将老师当作知识传递的中心,把学习看作学生个体“脑袋里发生的事”;而是将每个学生当作构建知识的主体,学习可以通过合作、创造等多种方式发生。

2021年的双减政策不仅引发了教育行业大变局,它更是个重塑教育话语体系的契机。一方面,在客观条件上,我们仍需要更丰富、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公平、有效的就业衔接渠道;另一方面,在主观心态上,我们可以改变看待、谈论教育的方式。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过度消耗,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与目的, 提升学习效率、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更进一步,当我们把目标锚定在培养面向未来的创新学习者,以终为始,富有创造力、自主性、多元能力的成长路径便自然清晰了 。

正如哈佛教育学院前院长、特许学校Parker Charter Essential School创始人Ted Sizer所言:任何形式之学习的首要目标,除了它可能带给我们的乐趣之外,是需要能在未来为我们所用。学习不应当只是能够带我们到某些地方;它应当能使我们往后更轻松地走得更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是时候重塑我们谈论教育的方式了

发布日期:2021-12-29 20:03
|子舒: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



| 子舒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在全国9个试点地区推行“双减”政策。这可谓今年中国教育界的最大事件。 该意见的工作原则为遵循教育规律、关照学生身心健康发展、减轻家庭负担等。 笔者在2018年度报告《2018:实用主义“素质教育”崛起》中已提到,政策大力监管校外培训机构背后的逻辑是减少剧场效应。 剧场里一旦有人起立看戏,后排的人也不得不跟着站起来,且要比前排站得更高,否则就看不到戏。这就好像在升学竞赛中,一旦有学生额外补课、超前学习,其他学生也不得不补课、超前学得更多,不然就会拿不到优质教育资源的入场券。然而,这本不是教育的常态,更偏离了学习本身的乐趣和意义。

然而,双减政策真的可以有效减轻作业和补习压力,还给学生幸福快乐的童年吗?在一定程度上,由于明确规定“全面减压作业总量和时长;坚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该政策的确降低了课外补习的频率、时长、人次,因此客观降低了家庭平均在课外补习上的时间与金钱投入。然而,在主观层面上,它恐怕仍然难以改变剧场效应的心态—毕竟,优质教育资源有限,而选拔人才的考试机制尚未改变。有不少声音担忧,在双减政策下,有资源继续补习的孩子很可能会把没有条件的孩子越甩越远,甚至造成家庭经济情况的代际传递。而中职-普高的五五分流的走向,更使家长担心成绩不够好的孩子成为上不了普高的那50%。

客观来说,社会大环境对多元的教育出口仍不够包容,教育资源的差异也意味着“前途”的差异。 服务于职校老师和学生的公益平台HOPE学堂的一篇文章揭露了职校生的就业困境。他们面临着工作时间超长、重复低技能劳动、缺乏提升空间、报酬远低于当地平均薪资、时而遭遇尊严践踏等就业困境。教育出口的就业差异给了家长“鸡娃”的压力与动力,不然孩子便可能面临薪资收入、社会地位不如人意的后果。

教育出口差异大的社会环境,如何处之?一方面,更多校企合作或能提升不同类型院校学生的就业、福利保障与待遇;另一方面,作为社会语境的参与者,我们每个个体可以多加拥抱职业平等观。《教育家》杂志联合相关教科院发放的《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显示,超过70%的中职学生和73%的高职学生认为,当前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社会认可度。 除了薪资低等客观条件外,职校生的就业困境还包括缺乏被尊重、平等对待的社会态度。我们谈论教育出口的方式或许需要追溯一些朴素的价值观,譬如职业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反观当今的教育升学路径,无论就读公立学校参加高考,还是选择国际学校出国留学,都竞争激烈到了一个程度,用近一两年的热门词汇来描述便是“内卷”。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项飙指出,“内卷”一词最早由人类学家格尔兹在对印尼的农业经济研究中提出,解释农耕社会缺乏突破的原因之一为,精耕细作的投入不断提高,但产出并未相应提高。而“教育内卷化”已成为热议的社会现象,具体指的是学生、家长、学校出于过度竞争而过度消耗,但最后获得的结果却缺乏实质性突破、未必值得这份过度消耗,因而造成资源与精力的浪费。

对此,笔者想给出的提议是:与其“内卷”,不如抓住本质,提升效率。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1.尊重每个孩子的内在成长与发展规律,不被竞争与攀比盲目带节奏 。

2.明确学习的目标是收获知识与技能的快乐,不要迷恋分数和排名,那只是孩子自身进步之余的副产品。

3.提升学习效率,抓住核心知识点,集中精力攻克重点、难点,而非重复刷题浪费时间。学习的实质内容抓住了,结果会水到渠成。

4.提升时间利用效率。七天抓五天,五天抓白天,白天抓好每一堂课。在上课时就把知识点掌握,将课余的时间精力尽可能地释放出来,使孩子有机会探索兴趣爱好。

5. 意识到身心健康成长的重要性。孩子需要在童年、青少年发展的关键时期建立对自我的认知、与同伴良好的关系、强健的体魄。与其等孩子患有抑郁、焦虑、社交障碍、慢性疼痛之后再亡羊补牢,不如趁早培养团队协作、心理韧性、运动健身等习惯。与其在义务教育阶段把时间都花在学习和补课上,不如规划出时间让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而不是等到成年阶段花更大的力气和成本来弥补缺憾。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当思考并警醒现今的教育是否使孩子为未来做好准备。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的经济发展大背景下,世界经济论坛重新定义教育新模式,并发布了名为《未来学校》的报告,并提出了教育4.0的框架。

之前经常被提到的21世纪技能强调4C- 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 communication(交流), collaboration(合作), creativity(创意),教育4.0框架在其基础上展示了新的思考维度。在教育的内容层面,该框架强调了四个方面:世界公民力、创新与创造力(包含批判性思维、系统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创造力等)、科技技能、人际交往能力(包含协作、共情、领袖力等)。在教育的体验层面,该框架借力创新教学法,提出四种学习的方式:个性化、按照每个个体自身的节奏;包容多元化、不局限于教室的学习;基于项目制的、更能反映未来工作方式的协作式学习;终身自我提升的学习,而非学习能力与技能随着年龄增长下降。

乐高基金会与布鲁金斯学会环球教育中心的合作项目“应对多变世界的能力”则强调,复杂多变的未来要求我们培养能力多元、敏捷、适应力强的学习者。面向未来的能力不只有读写、数学、科学这些认知能力,更延伸至自我调控、沟通合作等软实力。这两类能力并不是非此即彼,而是相辅相成。学习成长并不止于学校,家庭、社区的教育也应当有意识地引导孩子培养多元能力 。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教育模式不再将老师当作知识传递的中心,把学习看作学生个体“脑袋里发生的事”;而是将每个学生当作构建知识的主体,学习可以通过合作、创造等多种方式发生。

2021年的双减政策不仅引发了教育行业大变局,它更是个重塑教育话语体系的契机。一方面,在客观条件上,我们仍需要更丰富、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公平、有效的就业衔接渠道;另一方面,在主观心态上,我们可以改变看待、谈论教育的方式。与其以“内卷”的过度竞争在同质范畴内精耕细作、过度消耗,不如多思考教育的本质与目的, 提升学习效率、确保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并对多元化的教育出口抱有尊重平等的态度。更进一步,当我们把目标锚定在培养面向未来的创新学习者,以终为始,富有创造力、自主性、多元能力的成长路径便自然清晰了 。

正如哈佛教育学院前院长、特许学校Parker Charter Essential School创始人Ted Sizer所言:任何形式之学习的首要目标,除了它可能带给我们的乐趣之外,是需要能在未来为我们所用。学习不应当只是能够带我们到某些地方;它应当能使我们往后更轻松地走得更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