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创始人、CEO表示,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



| 编辑 方李敏

【OR  商业新媒体】


脉脉通过职场人士在其平台上的言行,去洞察行业变迁,以及预测个人和组织的各自机遇。2021年12月23日,脉脉创始人、CEO林凡在2021脉脉MAX中国职场力量盛典线上演讲中表示,新冠疫情、新的经济发展阶段与新技术周期、新的人口趋势交叠,构成了当下社会的焦虑底色。而焦虑在当代年轻人、中产阶层、精英人群之间的感知尤为显著。不过,在其看来,新的制度规则、新的世代人群、新的专业技能正在形成新的红利。“少数人的淘金时代虽然结束,多数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

随着脉脉自2020年开始尝试从互联网行业向新经济领域渗透,平台发现了一些趋势:

第一,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字节跳动(ByteDance)、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其中,字节跳动在人才招聘方面尤其凶猛。新能源汽车、智能硬件、芯片产业支撑了2021年的就业增长,新能源汽车更是2021年的机遇之王。下一个“BAT”或将在新经济领域产生。

第二,技能中产的时代到来了。过去几年,阶层固化与中产焦虑是全社会都关注的话题。反映在脉脉平台上,35岁焦虑,年轻人一边躺平一边内卷,就是这两类话题的延展与投射。

情绪背后有原因:较为理想的社会形态是橄榄型的,即低收入和高收入占比较小,中等收入阶层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但中国的人均收入仍为“金字塔型”结构。由此,收入差距加剧了阶层撕裂。

70、80后的中产人群中,有的是赶上了房地产增值,有的是赶上了互联网高速增长。当红利消失后,大家开始对未来的收入预期,甚至对下一代的人生都不再那么乐观。与此同时,“大厂”日益成熟,组织逐渐固化,员工年龄与技能的焦虑在不断攀升。

但是,作为本年度影响最为深远的国策,“共同富裕”确立了提高劳动报酬占比、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等路线方针。这些显然有助于消除掉当代社会焦虑的底色。

林凡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人社部在2021年6月推出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中指出,“十四五期间”将新增技能人才4000万人以上,占就业比例的30%。

产业升级与投资回报率会驱动企业更重视人才培养。通过校企合作、定向委培、在职培训等方式来积累更多专业化、协作化、高技能的人才。随着互联网和产业升级,对“专精特新”的高技能人才需求急剧增加。例如,大厂们在校招环节就抛出类似“天才少年”、“北斗计划”的顶级科技人才招聘计划。

在脉脉平台上,有越来越多人吐槽被刚入职的新人职级“倒挂”。脉脉数据显示,数字能源、智能汽车、智能制造等十大领域的人才在2021年最受追捧。而地方政府也结合重点产业链发展规划,推动多方力量共同培养人才。如陕西就围绕光子、航空等来建设高水平工种、培养高技能人才。

随着5G、AI以及物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新职业涌现,高技能人才在不同产业之间的流动,会带来整个社会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以上海市为例,新技能与新技术的融合催生出很多以前我们都没听过的新职业,比如AI训练师、工业机器系统运维人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等。

“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

在对新BAT和技能中产时代做了一番前瞻性判断之后,林凡继续展望: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

从顶层设计来看,十四五规划、共同富裕、高质量发展阶段等政策方针的确立,让社会、企业和个人都在向终身成长、全民学习的阶段迈进。

据其介绍,作为以成就职业梦想为使命愿景、希望能够陪伴职场人群终身成长的平台,脉脉一直关注和研究中国职场人的职业教育、成长和选择。近期脉脉做了一个调研,选取了11项会影响职业成功的要素让大家进行投票选择。这项覆盖了近2000人的调研结果表明,持续学习被所有人选为第一要素。

参考全球经验来看,发达社会的教育体系在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同样经历了这样三个阶段:为满足经济发展的实用主义阶段;强调个人发展需求的功利主义阶段;重视公共福利机会均等的终身教育、人本主义阶段。“我们可以期待,在国家、企业、个体三重力量交错共振下,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林凡期许。

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

林凡认为,初代企业家的冒险时代已经过去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历经四十余年发展,互联网也快三十岁了。草莽期的领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与之一同远去的是那个高速增长、流量永不衰竭、机遇遍地的淘金时代。

林凡还感受到到,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不愿意听领导教育如何成为一名好员工,更想告诉你如何成为他们的好领导,例如会说“老板加油”。他们会用吐槽对抗PUA,用摸鱼对抗内卷。他们是个性且务实的一代,他们拒绝成为庞大雇主和权力组织面前的一粒灰尘,会在网络社区里集结、互助、组成社群。“他们不是沙尘,他们是沙尘暴。”林凡这样描述。

 在演讲末尾,林凡表示,企业家精神永远是推动技术和商业创新、实现最优配置和效率的重要驱动力。乔布斯永远不死,并将持续照亮创新之路。还有,“我们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去更多地关注公平,帮助他人去成为最好的自己,去倾听更遥远的哭声,与实现更广泛人群的福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职场人士的未来在哪儿?脉脉林凡支招

发布日期:2021-12-26 08:39
|脉脉创始人、CEO表示,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



| 编辑 方李敏

【OR  商业新媒体】


脉脉通过职场人士在其平台上的言行,去洞察行业变迁,以及预测个人和组织的各自机遇。2021年12月23日,脉脉创始人、CEO林凡在2021脉脉MAX中国职场力量盛典线上演讲中表示,新冠疫情、新的经济发展阶段与新技术周期、新的人口趋势交叠,构成了当下社会的焦虑底色。而焦虑在当代年轻人、中产阶层、精英人群之间的感知尤为显著。不过,在其看来,新的制度规则、新的世代人群、新的专业技能正在形成新的红利。“少数人的淘金时代虽然结束,多数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

随着脉脉自2020年开始尝试从互联网行业向新经济领域渗透,平台发现了一些趋势:

第一,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字节跳动(ByteDance)、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其中,字节跳动在人才招聘方面尤其凶猛。新能源汽车、智能硬件、芯片产业支撑了2021年的就业增长,新能源汽车更是2021年的机遇之王。下一个“BAT”或将在新经济领域产生。

第二,技能中产的时代到来了。过去几年,阶层固化与中产焦虑是全社会都关注的话题。反映在脉脉平台上,35岁焦虑,年轻人一边躺平一边内卷,就是这两类话题的延展与投射。

情绪背后有原因:较为理想的社会形态是橄榄型的,即低收入和高收入占比较小,中等收入阶层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但中国的人均收入仍为“金字塔型”结构。由此,收入差距加剧了阶层撕裂。

70、80后的中产人群中,有的是赶上了房地产增值,有的是赶上了互联网高速增长。当红利消失后,大家开始对未来的收入预期,甚至对下一代的人生都不再那么乐观。与此同时,“大厂”日益成熟,组织逐渐固化,员工年龄与技能的焦虑在不断攀升。

但是,作为本年度影响最为深远的国策,“共同富裕”确立了提高劳动报酬占比、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等路线方针。这些显然有助于消除掉当代社会焦虑的底色。

林凡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人社部在2021年6月推出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中指出,“十四五期间”将新增技能人才4000万人以上,占就业比例的30%。

产业升级与投资回报率会驱动企业更重视人才培养。通过校企合作、定向委培、在职培训等方式来积累更多专业化、协作化、高技能的人才。随着互联网和产业升级,对“专精特新”的高技能人才需求急剧增加。例如,大厂们在校招环节就抛出类似“天才少年”、“北斗计划”的顶级科技人才招聘计划。

在脉脉平台上,有越来越多人吐槽被刚入职的新人职级“倒挂”。脉脉数据显示,数字能源、智能汽车、智能制造等十大领域的人才在2021年最受追捧。而地方政府也结合重点产业链发展规划,推动多方力量共同培养人才。如陕西就围绕光子、航空等来建设高水平工种、培养高技能人才。

随着5G、AI以及物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新职业涌现,高技能人才在不同产业之间的流动,会带来整个社会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以上海市为例,新技能与新技术的融合催生出很多以前我们都没听过的新职业,比如AI训练师、工业机器系统运维人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等。

“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

在对新BAT和技能中产时代做了一番前瞻性判断之后,林凡继续展望: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

从顶层设计来看,十四五规划、共同富裕、高质量发展阶段等政策方针的确立,让社会、企业和个人都在向终身成长、全民学习的阶段迈进。

据其介绍,作为以成就职业梦想为使命愿景、希望能够陪伴职场人群终身成长的平台,脉脉一直关注和研究中国职场人的职业教育、成长和选择。近期脉脉做了一个调研,选取了11项会影响职业成功的要素让大家进行投票选择。这项覆盖了近2000人的调研结果表明,持续学习被所有人选为第一要素。

参考全球经验来看,发达社会的教育体系在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同样经历了这样三个阶段:为满足经济发展的实用主义阶段;强调个人发展需求的功利主义阶段;重视公共福利机会均等的终身教育、人本主义阶段。“我们可以期待,在国家、企业、个体三重力量交错共振下,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林凡期许。

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

林凡认为,初代企业家的冒险时代已经过去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历经四十余年发展,互联网也快三十岁了。草莽期的领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与之一同远去的是那个高速增长、流量永不衰竭、机遇遍地的淘金时代。

林凡还感受到到,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不愿意听领导教育如何成为一名好员工,更想告诉你如何成为他们的好领导,例如会说“老板加油”。他们会用吐槽对抗PUA,用摸鱼对抗内卷。他们是个性且务实的一代,他们拒绝成为庞大雇主和权力组织面前的一粒灰尘,会在网络社区里集结、互助、组成社群。“他们不是沙尘,他们是沙尘暴。”林凡这样描述。

 在演讲末尾,林凡表示,企业家精神永远是推动技术和商业创新、实现最优配置和效率的重要驱动力。乔布斯永远不死,并将持续照亮创新之路。还有,“我们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去更多地关注公平,帮助他人去成为最好的自己,去倾听更遥远的哭声,与实现更广泛人群的福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脉脉创始人、CEO表示,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



| 编辑 方李敏

【OR  商业新媒体】


脉脉通过职场人士在其平台上的言行,去洞察行业变迁,以及预测个人和组织的各自机遇。2021年12月23日,脉脉创始人、CEO林凡在2021脉脉MAX中国职场力量盛典线上演讲中表示,新冠疫情、新的经济发展阶段与新技术周期、新的人口趋势交叠,构成了当下社会的焦虑底色。而焦虑在当代年轻人、中产阶层、精英人群之间的感知尤为显著。不过,在其看来,新的制度规则、新的世代人群、新的专业技能正在形成新的红利。“少数人的淘金时代虽然结束,多数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

随着脉脉自2020年开始尝试从互联网行业向新经济领域渗透,平台发现了一些趋势:

第一,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字节跳动(ByteDance)、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其中,字节跳动在人才招聘方面尤其凶猛。新能源汽车、智能硬件、芯片产业支撑了2021年的就业增长,新能源汽车更是2021年的机遇之王。下一个“BAT”或将在新经济领域产生。

第二,技能中产的时代到来了。过去几年,阶层固化与中产焦虑是全社会都关注的话题。反映在脉脉平台上,35岁焦虑,年轻人一边躺平一边内卷,就是这两类话题的延展与投射。

情绪背后有原因:较为理想的社会形态是橄榄型的,即低收入和高收入占比较小,中等收入阶层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但中国的人均收入仍为“金字塔型”结构。由此,收入差距加剧了阶层撕裂。

70、80后的中产人群中,有的是赶上了房地产增值,有的是赶上了互联网高速增长。当红利消失后,大家开始对未来的收入预期,甚至对下一代的人生都不再那么乐观。与此同时,“大厂”日益成熟,组织逐渐固化,员工年龄与技能的焦虑在不断攀升。

但是,作为本年度影响最为深远的国策,“共同富裕”确立了提高劳动报酬占比、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等路线方针。这些显然有助于消除掉当代社会焦虑的底色。

林凡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人社部在2021年6月推出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中指出,“十四五期间”将新增技能人才4000万人以上,占就业比例的30%。

产业升级与投资回报率会驱动企业更重视人才培养。通过校企合作、定向委培、在职培训等方式来积累更多专业化、协作化、高技能的人才。随着互联网和产业升级,对“专精特新”的高技能人才需求急剧增加。例如,大厂们在校招环节就抛出类似“天才少年”、“北斗计划”的顶级科技人才招聘计划。

在脉脉平台上,有越来越多人吐槽被刚入职的新人职级“倒挂”。脉脉数据显示,数字能源、智能汽车、智能制造等十大领域的人才在2021年最受追捧。而地方政府也结合重点产业链发展规划,推动多方力量共同培养人才。如陕西就围绕光子、航空等来建设高水平工种、培养高技能人才。

随着5G、AI以及物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新职业涌现,高技能人才在不同产业之间的流动,会带来整个社会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以上海市为例,新技能与新技术的融合催生出很多以前我们都没听过的新职业,比如AI训练师、工业机器系统运维人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等。

“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

在对新BAT和技能中产时代做了一番前瞻性判断之后,林凡继续展望: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

从顶层设计来看,十四五规划、共同富裕、高质量发展阶段等政策方针的确立,让社会、企业和个人都在向终身成长、全民学习的阶段迈进。

据其介绍,作为以成就职业梦想为使命愿景、希望能够陪伴职场人群终身成长的平台,脉脉一直关注和研究中国职场人的职业教育、成长和选择。近期脉脉做了一个调研,选取了11项会影响职业成功的要素让大家进行投票选择。这项覆盖了近2000人的调研结果表明,持续学习被所有人选为第一要素。

参考全球经验来看,发达社会的教育体系在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同样经历了这样三个阶段:为满足经济发展的实用主义阶段;强调个人发展需求的功利主义阶段;重视公共福利机会均等的终身教育、人本主义阶段。“我们可以期待,在国家、企业、个体三重力量交错共振下,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林凡期许。

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

林凡认为,初代企业家的冒险时代已经过去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历经四十余年发展,互联网也快三十岁了。草莽期的领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与之一同远去的是那个高速增长、流量永不衰竭、机遇遍地的淘金时代。

林凡还感受到到,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不愿意听领导教育如何成为一名好员工,更想告诉你如何成为他们的好领导,例如会说“老板加油”。他们会用吐槽对抗PUA,用摸鱼对抗内卷。他们是个性且务实的一代,他们拒绝成为庞大雇主和权力组织面前的一粒灰尘,会在网络社区里集结、互助、组成社群。“他们不是沙尘,他们是沙尘暴。”林凡这样描述。

 在演讲末尾,林凡表示,企业家精神永远是推动技术和商业创新、实现最优配置和效率的重要驱动力。乔布斯永远不死,并将持续照亮创新之路。还有,“我们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去更多地关注公平,帮助他人去成为最好的自己,去倾听更遥远的哭声,与实现更广泛人群的福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职场人士的未来在哪儿?脉脉林凡支招

发布日期:2021-12-26 08:39
|脉脉创始人、CEO表示,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



| 编辑 方李敏

【OR  商业新媒体】


脉脉通过职场人士在其平台上的言行,去洞察行业变迁,以及预测个人和组织的各自机遇。2021年12月23日,脉脉创始人、CEO林凡在2021脉脉MAX中国职场力量盛典线上演讲中表示,新冠疫情、新的经济发展阶段与新技术周期、新的人口趋势交叠,构成了当下社会的焦虑底色。而焦虑在当代年轻人、中产阶层、精英人群之间的感知尤为显著。不过,在其看来,新的制度规则、新的世代人群、新的专业技能正在形成新的红利。“少数人的淘金时代虽然结束,多数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

随着脉脉自2020年开始尝试从互联网行业向新经济领域渗透,平台发现了一些趋势:

第一,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前三大企业是新BAT组合:字节跳动(ByteDance)、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其中,字节跳动在人才招聘方面尤其凶猛。新能源汽车、智能硬件、芯片产业支撑了2021年的就业增长,新能源汽车更是2021年的机遇之王。下一个“BAT”或将在新经济领域产生。

第二,技能中产的时代到来了。过去几年,阶层固化与中产焦虑是全社会都关注的话题。反映在脉脉平台上,35岁焦虑,年轻人一边躺平一边内卷,就是这两类话题的延展与投射。

情绪背后有原因:较为理想的社会形态是橄榄型的,即低收入和高收入占比较小,中等收入阶层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但中国的人均收入仍为“金字塔型”结构。由此,收入差距加剧了阶层撕裂。

70、80后的中产人群中,有的是赶上了房地产增值,有的是赶上了互联网高速增长。当红利消失后,大家开始对未来的收入预期,甚至对下一代的人生都不再那么乐观。与此同时,“大厂”日益成熟,组织逐渐固化,员工年龄与技能的焦虑在不断攀升。

但是,作为本年度影响最为深远的国策,“共同富裕”确立了提高劳动报酬占比、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等路线方针。这些显然有助于消除掉当代社会焦虑的底色。

林凡指出,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人社部在2021年6月推出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中指出,“十四五期间”将新增技能人才4000万人以上,占就业比例的30%。

产业升级与投资回报率会驱动企业更重视人才培养。通过校企合作、定向委培、在职培训等方式来积累更多专业化、协作化、高技能的人才。随着互联网和产业升级,对“专精特新”的高技能人才需求急剧增加。例如,大厂们在校招环节就抛出类似“天才少年”、“北斗计划”的顶级科技人才招聘计划。

在脉脉平台上,有越来越多人吐槽被刚入职的新人职级“倒挂”。脉脉数据显示,数字能源、智能汽车、智能制造等十大领域的人才在2021年最受追捧。而地方政府也结合重点产业链发展规划,推动多方力量共同培养人才。如陕西就围绕光子、航空等来建设高水平工种、培养高技能人才。

随着5G、AI以及物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新职业涌现,高技能人才在不同产业之间的流动,会带来整个社会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以上海市为例,新技能与新技术的融合催生出很多以前我们都没听过的新职业,比如AI训练师、工业机器系统运维人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等。

“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

在对新BAT和技能中产时代做了一番前瞻性判断之后,林凡继续展望: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

从顶层设计来看,十四五规划、共同富裕、高质量发展阶段等政策方针的确立,让社会、企业和个人都在向终身成长、全民学习的阶段迈进。

据其介绍,作为以成就职业梦想为使命愿景、希望能够陪伴职场人群终身成长的平台,脉脉一直关注和研究中国职场人的职业教育、成长和选择。近期脉脉做了一个调研,选取了11项会影响职业成功的要素让大家进行投票选择。这项覆盖了近2000人的调研结果表明,持续学习被所有人选为第一要素。

参考全球经验来看,发达社会的教育体系在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同样经历了这样三个阶段:为满足经济发展的实用主义阶段;强调个人发展需求的功利主义阶段;重视公共福利机会均等的终身教育、人本主义阶段。“我们可以期待,在国家、企业、个体三重力量交错共振下,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林凡期许。

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

林凡认为,初代企业家的冒险时代已经过去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历经四十余年发展,互联网也快三十岁了。草莽期的领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与之一同远去的是那个高速增长、流量永不衰竭、机遇遍地的淘金时代。

林凡还感受到到,现在的年轻人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不愿意听领导教育如何成为一名好员工,更想告诉你如何成为他们的好领导,例如会说“老板加油”。他们会用吐槽对抗PUA,用摸鱼对抗内卷。他们是个性且务实的一代,他们拒绝成为庞大雇主和权力组织面前的一粒灰尘,会在网络社区里集结、互助、组成社群。“他们不是沙尘,他们是沙尘暴。”林凡这样描述。

 在演讲末尾,林凡表示,企业家精神永远是推动技术和商业创新、实现最优配置和效率的重要驱动力。乔布斯永远不死,并将持续照亮创新之路。还有,“我们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去更多地关注公平,帮助他人去成为最好的自己,去倾听更遥远的哭声,与实现更广泛人群的福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管理与职场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