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俄三国大博弈的背景下,上周中俄领导人的视频会晤,构成了国际舆论的热点之一。

此次会晤当然透露了大量信息,但另一方面,仅从会晤本身来看就可以发现: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仅靠俄罗斯是不够的

首先我们必须说,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世界第二大国的中国,之所以仅仅靠俄罗斯无法满足中国需要,首先是因为俄罗斯的经济规模无法满足中国的市场需要;同时,仅靠俄罗斯也无法满足中国在安全方面的支撑需求。

中国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的世界第二大国,客观上需要相当规模的市场和安全做支撑,尤其是在与美国经济的核心层次事实上脱钩、在地缘和安全领域被遏制的背景下。不过在此背景下,如果只有俄罗斯而丢掉其他方向的朋友,则中国仅在经济上就无法满足本国对国际市场的需求。

首先从经济总量来看,截止今年上半年,中国GDP总量为82228亿美元,而俄罗斯则为7752亿美元,低于中国广东省同期的8940.1亿美元,是中国GDP总量的十分之一以下。

再从中俄经贸总数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比例来看,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截止今年10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48916.4亿美元;而中俄元首上周会晤中普京提出的数字是:“今年1月至11月,两国贸易额上涨了31%,至1230亿美元,已打破疫情之前2019年的纪录。按约定,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突破2000亿大关。”即便按照普京的算法,计算至今年11月,而非中国海关总署计算至10月,俄罗斯的贸易额也只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四十分之一。

显而易见,俄罗斯完全无法满足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的庞大经济体对市场的需求,俄罗斯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相当有限。

在安全保障方面同样如此。

在安全方面仅仅依靠俄罗斯支持的背景下,由于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以及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和综合实力,即便俄罗斯愿意全力为中国安全提供协助,但由于其自身的综合经济实力不强,俄罗斯同样也无法完全为中国提供有实质意义的安全保障。而且,中俄并非盟国,俄罗斯并无任何义务这样做。在把俄罗斯作为自己单一安全支撑的背景下,甚至中国与俄罗斯目前的单一紧密关系也可能难以长久,因为这样做对俄罗斯来说,对其自身的安全风险太大,俄罗斯不可能全力支持下去。

单一战略支撑有局限

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中国客观上需要有个大国作为战略支撑,尤其是与美国对立、军事和外交能力强大、具有共同安全利益的大国,而俄罗斯就是这样的战略性大国。

但是,如果中国只有俄罗斯这一个战略支撑,则中国本身也会非常被动,这会使中国逐步丧失外交自主空间,并可能由此陷入恶性循环,特别是如果中美博弈激化的背景的话。这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客观上也难以维持下去的。

就目前来说,中俄由于各自的状况,实际上空前地彼此需要,而作为在世界舞台上与美国博弈经验不足的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更需要俄罗斯。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公开报道,在中俄领导人视频会晤时,中国领导人称“感谢俄罗斯总统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的企图”。这引起部分中国国内人士的不理解:因为合作是双方共同的利益需求,对双方均有利,何来“感谢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一说呢?这种表述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是非常丰富的。

另一件事就是蒙古的中俄能源通道地位问题。

中俄正在修建俄罗斯到中国的“西伯利亚2号”天然气管道,在中国存在一个同民族的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关系微妙的背景下,目前已经基本确定该条管线的输华天然气经蒙古国进入中国的内蒙古。其中显而易见的是,暗中推动的一方是俄罗斯,受益一方是蒙古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6日报道说,普京总统在与蒙古国总统乌赫那•呼日勒苏赫的会谈后说:“实际操作中的从俄罗斯经蒙古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正在推进,工作进展顺利。这一项目有望成为俄罗斯‘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的延续。已经找到最佳路线,管道长度业已确定,可行性研究正在推进,将在未来几周内准备完毕。”问题是,在蒙古国内存在反华情绪的背景下,进入中国的这条能源管线在蒙古境内的安全并无保证。

据笔者了解,关于该条输华天然气管道经蒙古转向进入中国一事,蒙古国运作已经相当长时间了,去年中国媒体曾公开报道蒙古国赠送三万只羊给中国一事。据了解,此事普京有意推动,但被中方一度搁置。而经过一段时间中国和世界主要国家的博弈后,现在此事的结果就是这样。只有一个战略支撑的局限性,在此显而易见。

中国自身需要调整

当年中国确定改革开放的国策时,邓小平曾经说过:中国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开放。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的现状以及中国的客观需要,除了俄罗斯外,中国至少还应有与东盟、欧盟以及日本和韩国等主要贸易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如此,中国方能有足够的国际空间来支撑经济和外交,并在世界真正立足。

然而目前中国面临的相关情况并不乐观,存在以下不利因素。

中国周边的东盟:美国在军事与外交上介入南海频繁,而这种行动实际上是被域内国家默许的,因为它们希望美国能够在域内平衡中国压倒性的力量。此外,明年美国还可能会以“经济合作框架”形式,在经济上深度介入这一地区,而中国在区内本来就没有盟友。

再看对中国政治和高科技方面意义重大的欧盟:首先,中欧之间在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其次,中欧之间也存在着国家间的正常竞争;第三是因为欧盟在中美之间奉行“战略自主”政策的需要,在这样的政策下,中欧之间已经没有天然的亲近感,并矛盾重重。

中国的东邻日本:它与中国是地缘政治的天然对手;同时,中日间的经济合作虽然相当密切,对各自的经济意义重大,但这一切并不容易平衡地缘政治上的天然敌对;而且,日本是美国盟国,对于美国遏制中国的一切行为,日本天然地乐见其成。

最后看韩国:中韩之间经济联系密切,中韩之间的贸易额超过韩国与美国、日本之间的贸易总额,但中国对朝核问题的立场直接对韩国构成天然牵制和威胁,这迫使韩国无法与中国建立真正亲密的关系,而且,韩国是美国盟国,韩国为了自身安全,只能和美国抱团。

以上问题,有客观因素使然,美国的纵横捭阖也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对中国来说,事实上也存在着很大的改善和调整空间,这需要中国从内政到外交的全方位调整,方能解决相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仅靠俄罗斯不足以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

发布日期:2021-12-20 08:00
|曹辛: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俄三国大博弈的背景下,上周中俄领导人的视频会晤,构成了国际舆论的热点之一。

此次会晤当然透露了大量信息,但另一方面,仅从会晤本身来看就可以发现: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仅靠俄罗斯是不够的

首先我们必须说,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世界第二大国的中国,之所以仅仅靠俄罗斯无法满足中国需要,首先是因为俄罗斯的经济规模无法满足中国的市场需要;同时,仅靠俄罗斯也无法满足中国在安全方面的支撑需求。

中国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的世界第二大国,客观上需要相当规模的市场和安全做支撑,尤其是在与美国经济的核心层次事实上脱钩、在地缘和安全领域被遏制的背景下。不过在此背景下,如果只有俄罗斯而丢掉其他方向的朋友,则中国仅在经济上就无法满足本国对国际市场的需求。

首先从经济总量来看,截止今年上半年,中国GDP总量为82228亿美元,而俄罗斯则为7752亿美元,低于中国广东省同期的8940.1亿美元,是中国GDP总量的十分之一以下。

再从中俄经贸总数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比例来看,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截止今年10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48916.4亿美元;而中俄元首上周会晤中普京提出的数字是:“今年1月至11月,两国贸易额上涨了31%,至1230亿美元,已打破疫情之前2019年的纪录。按约定,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突破2000亿大关。”即便按照普京的算法,计算至今年11月,而非中国海关总署计算至10月,俄罗斯的贸易额也只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四十分之一。

显而易见,俄罗斯完全无法满足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的庞大经济体对市场的需求,俄罗斯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相当有限。

在安全保障方面同样如此。

在安全方面仅仅依靠俄罗斯支持的背景下,由于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以及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和综合实力,即便俄罗斯愿意全力为中国安全提供协助,但由于其自身的综合经济实力不强,俄罗斯同样也无法完全为中国提供有实质意义的安全保障。而且,中俄并非盟国,俄罗斯并无任何义务这样做。在把俄罗斯作为自己单一安全支撑的背景下,甚至中国与俄罗斯目前的单一紧密关系也可能难以长久,因为这样做对俄罗斯来说,对其自身的安全风险太大,俄罗斯不可能全力支持下去。

单一战略支撑有局限

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中国客观上需要有个大国作为战略支撑,尤其是与美国对立、军事和外交能力强大、具有共同安全利益的大国,而俄罗斯就是这样的战略性大国。

但是,如果中国只有俄罗斯这一个战略支撑,则中国本身也会非常被动,这会使中国逐步丧失外交自主空间,并可能由此陷入恶性循环,特别是如果中美博弈激化的背景的话。这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客观上也难以维持下去的。

就目前来说,中俄由于各自的状况,实际上空前地彼此需要,而作为在世界舞台上与美国博弈经验不足的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更需要俄罗斯。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公开报道,在中俄领导人视频会晤时,中国领导人称“感谢俄罗斯总统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的企图”。这引起部分中国国内人士的不理解:因为合作是双方共同的利益需求,对双方均有利,何来“感谢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一说呢?这种表述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是非常丰富的。

另一件事就是蒙古的中俄能源通道地位问题。

中俄正在修建俄罗斯到中国的“西伯利亚2号”天然气管道,在中国存在一个同民族的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关系微妙的背景下,目前已经基本确定该条管线的输华天然气经蒙古国进入中国的内蒙古。其中显而易见的是,暗中推动的一方是俄罗斯,受益一方是蒙古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6日报道说,普京总统在与蒙古国总统乌赫那•呼日勒苏赫的会谈后说:“实际操作中的从俄罗斯经蒙古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正在推进,工作进展顺利。这一项目有望成为俄罗斯‘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的延续。已经找到最佳路线,管道长度业已确定,可行性研究正在推进,将在未来几周内准备完毕。”问题是,在蒙古国内存在反华情绪的背景下,进入中国的这条能源管线在蒙古境内的安全并无保证。

据笔者了解,关于该条输华天然气管道经蒙古转向进入中国一事,蒙古国运作已经相当长时间了,去年中国媒体曾公开报道蒙古国赠送三万只羊给中国一事。据了解,此事普京有意推动,但被中方一度搁置。而经过一段时间中国和世界主要国家的博弈后,现在此事的结果就是这样。只有一个战略支撑的局限性,在此显而易见。

中国自身需要调整

当年中国确定改革开放的国策时,邓小平曾经说过:中国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开放。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的现状以及中国的客观需要,除了俄罗斯外,中国至少还应有与东盟、欧盟以及日本和韩国等主要贸易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如此,中国方能有足够的国际空间来支撑经济和外交,并在世界真正立足。

然而目前中国面临的相关情况并不乐观,存在以下不利因素。

中国周边的东盟:美国在军事与外交上介入南海频繁,而这种行动实际上是被域内国家默许的,因为它们希望美国能够在域内平衡中国压倒性的力量。此外,明年美国还可能会以“经济合作框架”形式,在经济上深度介入这一地区,而中国在区内本来就没有盟友。

再看对中国政治和高科技方面意义重大的欧盟:首先,中欧之间在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其次,中欧之间也存在着国家间的正常竞争;第三是因为欧盟在中美之间奉行“战略自主”政策的需要,在这样的政策下,中欧之间已经没有天然的亲近感,并矛盾重重。

中国的东邻日本:它与中国是地缘政治的天然对手;同时,中日间的经济合作虽然相当密切,对各自的经济意义重大,但这一切并不容易平衡地缘政治上的天然敌对;而且,日本是美国盟国,对于美国遏制中国的一切行为,日本天然地乐见其成。

最后看韩国:中韩之间经济联系密切,中韩之间的贸易额超过韩国与美国、日本之间的贸易总额,但中国对朝核问题的立场直接对韩国构成天然牵制和威胁,这迫使韩国无法与中国建立真正亲密的关系,而且,韩国是美国盟国,韩国为了自身安全,只能和美国抱团。

以上问题,有客观因素使然,美国的纵横捭阖也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对中国来说,事实上也存在着很大的改善和调整空间,这需要中国从内政到外交的全方位调整,方能解决相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曹辛: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俄三国大博弈的背景下,上周中俄领导人的视频会晤,构成了国际舆论的热点之一。

此次会晤当然透露了大量信息,但另一方面,仅从会晤本身来看就可以发现: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仅靠俄罗斯是不够的

首先我们必须说,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世界第二大国的中国,之所以仅仅靠俄罗斯无法满足中国需要,首先是因为俄罗斯的经济规模无法满足中国的市场需要;同时,仅靠俄罗斯也无法满足中国在安全方面的支撑需求。

中国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的世界第二大国,客观上需要相当规模的市场和安全做支撑,尤其是在与美国经济的核心层次事实上脱钩、在地缘和安全领域被遏制的背景下。不过在此背景下,如果只有俄罗斯而丢掉其他方向的朋友,则中国仅在经济上就无法满足本国对国际市场的需求。

首先从经济总量来看,截止今年上半年,中国GDP总量为82228亿美元,而俄罗斯则为7752亿美元,低于中国广东省同期的8940.1亿美元,是中国GDP总量的十分之一以下。

再从中俄经贸总数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比例来看,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截止今年10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48916.4亿美元;而中俄元首上周会晤中普京提出的数字是:“今年1月至11月,两国贸易额上涨了31%,至1230亿美元,已打破疫情之前2019年的纪录。按约定,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突破2000亿大关。”即便按照普京的算法,计算至今年11月,而非中国海关总署计算至10月,俄罗斯的贸易额也只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四十分之一。

显而易见,俄罗斯完全无法满足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的庞大经济体对市场的需求,俄罗斯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相当有限。

在安全保障方面同样如此。

在安全方面仅仅依靠俄罗斯支持的背景下,由于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以及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和综合实力,即便俄罗斯愿意全力为中国安全提供协助,但由于其自身的综合经济实力不强,俄罗斯同样也无法完全为中国提供有实质意义的安全保障。而且,中俄并非盟国,俄罗斯并无任何义务这样做。在把俄罗斯作为自己单一安全支撑的背景下,甚至中国与俄罗斯目前的单一紧密关系也可能难以长久,因为这样做对俄罗斯来说,对其自身的安全风险太大,俄罗斯不可能全力支持下去。

单一战略支撑有局限

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中国客观上需要有个大国作为战略支撑,尤其是与美国对立、军事和外交能力强大、具有共同安全利益的大国,而俄罗斯就是这样的战略性大国。

但是,如果中国只有俄罗斯这一个战略支撑,则中国本身也会非常被动,这会使中国逐步丧失外交自主空间,并可能由此陷入恶性循环,特别是如果中美博弈激化的背景的话。这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客观上也难以维持下去的。

就目前来说,中俄由于各自的状况,实际上空前地彼此需要,而作为在世界舞台上与美国博弈经验不足的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更需要俄罗斯。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公开报道,在中俄领导人视频会晤时,中国领导人称“感谢俄罗斯总统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的企图”。这引起部分中国国内人士的不理解:因为合作是双方共同的利益需求,对双方均有利,何来“感谢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一说呢?这种表述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是非常丰富的。

另一件事就是蒙古的中俄能源通道地位问题。

中俄正在修建俄罗斯到中国的“西伯利亚2号”天然气管道,在中国存在一个同民族的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关系微妙的背景下,目前已经基本确定该条管线的输华天然气经蒙古国进入中国的内蒙古。其中显而易见的是,暗中推动的一方是俄罗斯,受益一方是蒙古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6日报道说,普京总统在与蒙古国总统乌赫那•呼日勒苏赫的会谈后说:“实际操作中的从俄罗斯经蒙古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正在推进,工作进展顺利。这一项目有望成为俄罗斯‘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的延续。已经找到最佳路线,管道长度业已确定,可行性研究正在推进,将在未来几周内准备完毕。”问题是,在蒙古国内存在反华情绪的背景下,进入中国的这条能源管线在蒙古境内的安全并无保证。

据笔者了解,关于该条输华天然气管道经蒙古转向进入中国一事,蒙古国运作已经相当长时间了,去年中国媒体曾公开报道蒙古国赠送三万只羊给中国一事。据了解,此事普京有意推动,但被中方一度搁置。而经过一段时间中国和世界主要国家的博弈后,现在此事的结果就是这样。只有一个战略支撑的局限性,在此显而易见。

中国自身需要调整

当年中国确定改革开放的国策时,邓小平曾经说过:中国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开放。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的现状以及中国的客观需要,除了俄罗斯外,中国至少还应有与东盟、欧盟以及日本和韩国等主要贸易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如此,中国方能有足够的国际空间来支撑经济和外交,并在世界真正立足。

然而目前中国面临的相关情况并不乐观,存在以下不利因素。

中国周边的东盟:美国在军事与外交上介入南海频繁,而这种行动实际上是被域内国家默许的,因为它们希望美国能够在域内平衡中国压倒性的力量。此外,明年美国还可能会以“经济合作框架”形式,在经济上深度介入这一地区,而中国在区内本来就没有盟友。

再看对中国政治和高科技方面意义重大的欧盟:首先,中欧之间在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其次,中欧之间也存在着国家间的正常竞争;第三是因为欧盟在中美之间奉行“战略自主”政策的需要,在这样的政策下,中欧之间已经没有天然的亲近感,并矛盾重重。

中国的东邻日本:它与中国是地缘政治的天然对手;同时,中日间的经济合作虽然相当密切,对各自的经济意义重大,但这一切并不容易平衡地缘政治上的天然敌对;而且,日本是美国盟国,对于美国遏制中国的一切行为,日本天然地乐见其成。

最后看韩国:中韩之间经济联系密切,中韩之间的贸易额超过韩国与美国、日本之间的贸易总额,但中国对朝核问题的立场直接对韩国构成天然牵制和威胁,这迫使韩国无法与中国建立真正亲密的关系,而且,韩国是美国盟国,韩国为了自身安全,只能和美国抱团。

以上问题,有客观因素使然,美国的纵横捭阖也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对中国来说,事实上也存在着很大的改善和调整空间,这需要中国从内政到外交的全方位调整,方能解决相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仅靠俄罗斯不足以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

发布日期:2021-12-20 08:00
|曹辛: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俄三国大博弈的背景下,上周中俄领导人的视频会晤,构成了国际舆论的热点之一。

此次会晤当然透露了大量信息,但另一方面,仅从会晤本身来看就可以发现:对中国来说,仅靠俄罗斯一家是不能撑起中国的国际空间的,中国需要广交朋友,方能在世界牢牢立足。

仅靠俄罗斯是不够的

首先我们必须说,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世界第二大国的中国,之所以仅仅靠俄罗斯无法满足中国需要,首先是因为俄罗斯的经济规模无法满足中国的市场需要;同时,仅靠俄罗斯也无法满足中国在安全方面的支撑需求。

中国作为经济和综合实力的世界第二大国,客观上需要相当规模的市场和安全做支撑,尤其是在与美国经济的核心层次事实上脱钩、在地缘和安全领域被遏制的背景下。不过在此背景下,如果只有俄罗斯而丢掉其他方向的朋友,则中国仅在经济上就无法满足本国对国际市场的需求。

首先从经济总量来看,截止今年上半年,中国GDP总量为82228亿美元,而俄罗斯则为7752亿美元,低于中国广东省同期的8940.1亿美元,是中国GDP总量的十分之一以下。

再从中俄经贸总数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比例来看,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截止今年10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48916.4亿美元;而中俄元首上周会晤中普京提出的数字是:“今年1月至11月,两国贸易额上涨了31%,至1230亿美元,已打破疫情之前2019年的纪录。按约定,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突破2000亿大关。”即便按照普京的算法,计算至今年11月,而非中国海关总署计算至10月,俄罗斯的贸易额也只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四十分之一。

显而易见,俄罗斯完全无法满足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的庞大经济体对市场的需求,俄罗斯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相当有限。

在安全保障方面同样如此。

在安全方面仅仅依靠俄罗斯支持的背景下,由于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以及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和综合实力,即便俄罗斯愿意全力为中国安全提供协助,但由于其自身的综合经济实力不强,俄罗斯同样也无法完全为中国提供有实质意义的安全保障。而且,中俄并非盟国,俄罗斯并无任何义务这样做。在把俄罗斯作为自己单一安全支撑的背景下,甚至中国与俄罗斯目前的单一紧密关系也可能难以长久,因为这样做对俄罗斯来说,对其自身的安全风险太大,俄罗斯不可能全力支持下去。

单一战略支撑有局限

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中国客观上需要有个大国作为战略支撑,尤其是与美国对立、军事和外交能力强大、具有共同安全利益的大国,而俄罗斯就是这样的战略性大国。

但是,如果中国只有俄罗斯这一个战略支撑,则中国本身也会非常被动,这会使中国逐步丧失外交自主空间,并可能由此陷入恶性循环,特别是如果中美博弈激化的背景的话。这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客观上也难以维持下去的。

就目前来说,中俄由于各自的状况,实际上空前地彼此需要,而作为在世界舞台上与美国博弈经验不足的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更需要俄罗斯。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公开报道,在中俄领导人视频会晤时,中国领导人称“感谢俄罗斯总统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的企图”。这引起部分中国国内人士的不理解:因为合作是双方共同的利益需求,对双方均有利,何来“感谢反对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一说呢?这种表述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是非常丰富的。

另一件事就是蒙古的中俄能源通道地位问题。

中俄正在修建俄罗斯到中国的“西伯利亚2号”天然气管道,在中国存在一个同民族的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关系微妙的背景下,目前已经基本确定该条管线的输华天然气经蒙古国进入中国的内蒙古。其中显而易见的是,暗中推动的一方是俄罗斯,受益一方是蒙古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6日报道说,普京总统在与蒙古国总统乌赫那•呼日勒苏赫的会谈后说:“实际操作中的从俄罗斯经蒙古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正在推进,工作进展顺利。这一项目有望成为俄罗斯‘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的延续。已经找到最佳路线,管道长度业已确定,可行性研究正在推进,将在未来几周内准备完毕。”问题是,在蒙古国内存在反华情绪的背景下,进入中国的这条能源管线在蒙古境内的安全并无保证。

据笔者了解,关于该条输华天然气管道经蒙古转向进入中国一事,蒙古国运作已经相当长时间了,去年中国媒体曾公开报道蒙古国赠送三万只羊给中国一事。据了解,此事普京有意推动,但被中方一度搁置。而经过一段时间中国和世界主要国家的博弈后,现在此事的结果就是这样。只有一个战略支撑的局限性,在此显而易见。

中国自身需要调整

当年中国确定改革开放的国策时,邓小平曾经说过:中国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开放。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的现状以及中国的客观需要,除了俄罗斯外,中国至少还应有与东盟、欧盟以及日本和韩国等主要贸易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如此,中国方能有足够的国际空间来支撑经济和外交,并在世界真正立足。

然而目前中国面临的相关情况并不乐观,存在以下不利因素。

中国周边的东盟:美国在军事与外交上介入南海频繁,而这种行动实际上是被域内国家默许的,因为它们希望美国能够在域内平衡中国压倒性的力量。此外,明年美国还可能会以“经济合作框架”形式,在经济上深度介入这一地区,而中国在区内本来就没有盟友。

再看对中国政治和高科技方面意义重大的欧盟:首先,中欧之间在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其次,中欧之间也存在着国家间的正常竞争;第三是因为欧盟在中美之间奉行“战略自主”政策的需要,在这样的政策下,中欧之间已经没有天然的亲近感,并矛盾重重。

中国的东邻日本:它与中国是地缘政治的天然对手;同时,中日间的经济合作虽然相当密切,对各自的经济意义重大,但这一切并不容易平衡地缘政治上的天然敌对;而且,日本是美国盟国,对于美国遏制中国的一切行为,日本天然地乐见其成。

最后看韩国:中韩之间经济联系密切,中韩之间的贸易额超过韩国与美国、日本之间的贸易总额,但中国对朝核问题的立场直接对韩国构成天然牵制和威胁,这迫使韩国无法与中国建立真正亲密的关系,而且,韩国是美国盟国,韩国为了自身安全,只能和美国抱团。

以上问题,有客观因素使然,美国的纵横捭阖也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对中国来说,事实上也存在着很大的改善和调整空间,这需要中国从内政到外交的全方位调整,方能解决相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