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



|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偏股基金连续两年回报超过40%掀起的基金发行热潮在渐渐退去。

根据中证指数公司数据,中证偏股型基金指数今年回报仅有约5.7%。这一战绩虽然仍好于同期沪深300指数4.9%的跌幅,但是较前两年大幅回落,主因自春节后以贵州茅台为代表的公募基金抱团股集体遭遇“滑铁卢”,导致基金净值大幅回撤,受此拖累一级市场新基金发行也明显逐步放缓。

哲奔咨询提供的截止12月14日的数据显示,今年股票和混合基金的发行规模已超过2万亿元,距离去年约2.009万亿元的最高记录仅一步之遥,然而高开低走趋势明显,今年接近一半的发行来自于一季度,当时以约9279亿元创下了季度最高发行规模,到四季度规模已降至一季度的四分之一。

展望明年,市场人士认为,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相对稳健的固收+类基金会更受青睐,股票型基金的发行预计会迈入平稳期,主要是美联储加息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内外不确定性因素夹击下,A股走高空间或仍受限。

“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 Gong称,主要是产品收益整体较前两年回落,年度收益低于大部分投资者预期,会降低他们继续投资的倾向,但这两年来公募基金整体受到的关注度上升,发行规模也不至于回落到历史低点,“应该说是一个均值回归的趋势。”

今年29岁在上海工作的Wendy Wang今年基金投资的收益就没有令她满意。“去年底跟风买了刘彦春的基金,今年亏损7%左右,是我所有基金里最差的,”Wendy Wang在采访中表示,“之后会继续拿着,大跌就买点,对经理的能力还是看好的,不过目前不打算买新的基金,先回本再说。”

根据彭博数据,Wendy持有的中国明星基金经理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基金今年以来回报约为负8.5%,而在2019和2020年该基金均有超过70%的回报。除了刘彦春之外,今年明星经理易方达张坤、前海开源曲扬等管理的产品也业绩不佳。

固收+

不过随着今年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银行理财等产品打破刚兑采取净值化管理,公募基金仍是主要受益方,这些追求稳健回报的资金可能会流向固收+基金;如本月陈光明领衔的睿远基金刚刚成功发行旗下首只“固收+”基金,发行首日认购规模即达到100亿元上限,最终份额确认比例仅为9.8%。

“资管新规对非标资产带来压力,一些原来的投资工具收益进一步压缩,更多的需求会向公募基金释放,从而带来稳定低波动产品的需求上升,如今年讨论热烈的固收+,”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称。

固收+多指偏债混合型基金,也包括一级和二级债基,今年已出现发行趋热迹象。根据兴业证券在11月的报告,今年“固收+”基金发行规模达4771亿元人民币,超过了2018-2020年“固收+”基金的总和。

此外,在中国“房住不炒”的背景下,安信证券在报告中指出,未来更多低风险偏好的楼市资金、高净值客户或更多通过波动相对更小的绝对收益型产品、“固收+”类产品间接配置权益资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股基回报从40%骤降至个位数 发行热浪渐退后“固收+”基金在升温

发布日期:2021-12-19 05:51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



|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偏股基金连续两年回报超过40%掀起的基金发行热潮在渐渐退去。

根据中证指数公司数据,中证偏股型基金指数今年回报仅有约5.7%。这一战绩虽然仍好于同期沪深300指数4.9%的跌幅,但是较前两年大幅回落,主因自春节后以贵州茅台为代表的公募基金抱团股集体遭遇“滑铁卢”,导致基金净值大幅回撤,受此拖累一级市场新基金发行也明显逐步放缓。

哲奔咨询提供的截止12月14日的数据显示,今年股票和混合基金的发行规模已超过2万亿元,距离去年约2.009万亿元的最高记录仅一步之遥,然而高开低走趋势明显,今年接近一半的发行来自于一季度,当时以约9279亿元创下了季度最高发行规模,到四季度规模已降至一季度的四分之一。

展望明年,市场人士认为,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相对稳健的固收+类基金会更受青睐,股票型基金的发行预计会迈入平稳期,主要是美联储加息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内外不确定性因素夹击下,A股走高空间或仍受限。

“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 Gong称,主要是产品收益整体较前两年回落,年度收益低于大部分投资者预期,会降低他们继续投资的倾向,但这两年来公募基金整体受到的关注度上升,发行规模也不至于回落到历史低点,“应该说是一个均值回归的趋势。”

今年29岁在上海工作的Wendy Wang今年基金投资的收益就没有令她满意。“去年底跟风买了刘彦春的基金,今年亏损7%左右,是我所有基金里最差的,”Wendy Wang在采访中表示,“之后会继续拿着,大跌就买点,对经理的能力还是看好的,不过目前不打算买新的基金,先回本再说。”

根据彭博数据,Wendy持有的中国明星基金经理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基金今年以来回报约为负8.5%,而在2019和2020年该基金均有超过70%的回报。除了刘彦春之外,今年明星经理易方达张坤、前海开源曲扬等管理的产品也业绩不佳。

固收+

不过随着今年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银行理财等产品打破刚兑采取净值化管理,公募基金仍是主要受益方,这些追求稳健回报的资金可能会流向固收+基金;如本月陈光明领衔的睿远基金刚刚成功发行旗下首只“固收+”基金,发行首日认购规模即达到100亿元上限,最终份额确认比例仅为9.8%。

“资管新规对非标资产带来压力,一些原来的投资工具收益进一步压缩,更多的需求会向公募基金释放,从而带来稳定低波动产品的需求上升,如今年讨论热烈的固收+,”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称。

固收+多指偏债混合型基金,也包括一级和二级债基,今年已出现发行趋热迹象。根据兴业证券在11月的报告,今年“固收+”基金发行规模达4771亿元人民币,超过了2018-2020年“固收+”基金的总和。

此外,在中国“房住不炒”的背景下,安信证券在报告中指出,未来更多低风险偏好的楼市资金、高净值客户或更多通过波动相对更小的绝对收益型产品、“固收+”类产品间接配置权益资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



|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偏股基金连续两年回报超过40%掀起的基金发行热潮在渐渐退去。

根据中证指数公司数据,中证偏股型基金指数今年回报仅有约5.7%。这一战绩虽然仍好于同期沪深300指数4.9%的跌幅,但是较前两年大幅回落,主因自春节后以贵州茅台为代表的公募基金抱团股集体遭遇“滑铁卢”,导致基金净值大幅回撤,受此拖累一级市场新基金发行也明显逐步放缓。

哲奔咨询提供的截止12月14日的数据显示,今年股票和混合基金的发行规模已超过2万亿元,距离去年约2.009万亿元的最高记录仅一步之遥,然而高开低走趋势明显,今年接近一半的发行来自于一季度,当时以约9279亿元创下了季度最高发行规模,到四季度规模已降至一季度的四分之一。

展望明年,市场人士认为,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相对稳健的固收+类基金会更受青睐,股票型基金的发行预计会迈入平稳期,主要是美联储加息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内外不确定性因素夹击下,A股走高空间或仍受限。

“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 Gong称,主要是产品收益整体较前两年回落,年度收益低于大部分投资者预期,会降低他们继续投资的倾向,但这两年来公募基金整体受到的关注度上升,发行规模也不至于回落到历史低点,“应该说是一个均值回归的趋势。”

今年29岁在上海工作的Wendy Wang今年基金投资的收益就没有令她满意。“去年底跟风买了刘彦春的基金,今年亏损7%左右,是我所有基金里最差的,”Wendy Wang在采访中表示,“之后会继续拿着,大跌就买点,对经理的能力还是看好的,不过目前不打算买新的基金,先回本再说。”

根据彭博数据,Wendy持有的中国明星基金经理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基金今年以来回报约为负8.5%,而在2019和2020年该基金均有超过70%的回报。除了刘彦春之外,今年明星经理易方达张坤、前海开源曲扬等管理的产品也业绩不佳。

固收+

不过随着今年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银行理财等产品打破刚兑采取净值化管理,公募基金仍是主要受益方,这些追求稳健回报的资金可能会流向固收+基金;如本月陈光明领衔的睿远基金刚刚成功发行旗下首只“固收+”基金,发行首日认购规模即达到100亿元上限,最终份额确认比例仅为9.8%。

“资管新规对非标资产带来压力,一些原来的投资工具收益进一步压缩,更多的需求会向公募基金释放,从而带来稳定低波动产品的需求上升,如今年讨论热烈的固收+,”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称。

固收+多指偏债混合型基金,也包括一级和二级债基,今年已出现发行趋热迹象。根据兴业证券在11月的报告,今年“固收+”基金发行规模达4771亿元人民币,超过了2018-2020年“固收+”基金的总和。

此外,在中国“房住不炒”的背景下,安信证券在报告中指出,未来更多低风险偏好的楼市资金、高净值客户或更多通过波动相对更小的绝对收益型产品、“固收+”类产品间接配置权益资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股基回报从40%骤降至个位数 发行热浪渐退后“固收+”基金在升温

发布日期:2021-12-19 05:51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



| 彭博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偏股基金连续两年回报超过40%掀起的基金发行热潮在渐渐退去。

根据中证指数公司数据,中证偏股型基金指数今年回报仅有约5.7%。这一战绩虽然仍好于同期沪深300指数4.9%的跌幅,但是较前两年大幅回落,主因自春节后以贵州茅台为代表的公募基金抱团股集体遭遇“滑铁卢”,导致基金净值大幅回撤,受此拖累一级市场新基金发行也明显逐步放缓。

哲奔咨询提供的截止12月14日的数据显示,今年股票和混合基金的发行规模已超过2万亿元,距离去年约2.009万亿元的最高记录仅一步之遥,然而高开低走趋势明显,今年接近一半的发行来自于一季度,当时以约9279亿元创下了季度最高发行规模,到四季度规模已降至一季度的四分之一。

展望明年,市场人士认为,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公募基金作为受益者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相对稳健的固收+类基金会更受青睐,股票型基金的发行预计会迈入平稳期,主要是美联储加息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内外不确定性因素夹击下,A股走高空间或仍受限。

“从今年的业绩看,明年的股票基金发行会转弱,”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 Gong称,主要是产品收益整体较前两年回落,年度收益低于大部分投资者预期,会降低他们继续投资的倾向,但这两年来公募基金整体受到的关注度上升,发行规模也不至于回落到历史低点,“应该说是一个均值回归的趋势。”

今年29岁在上海工作的Wendy Wang今年基金投资的收益就没有令她满意。“去年底跟风买了刘彦春的基金,今年亏损7%左右,是我所有基金里最差的,”Wendy Wang在采访中表示,“之后会继续拿着,大跌就买点,对经理的能力还是看好的,不过目前不打算买新的基金,先回本再说。”

根据彭博数据,Wendy持有的中国明星基金经理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基金今年以来回报约为负8.5%,而在2019和2020年该基金均有超过70%的回报。除了刘彦春之外,今年明星经理易方达张坤、前海开源曲扬等管理的产品也业绩不佳。

固收+

不过随着今年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银行理财等产品打破刚兑采取净值化管理,公募基金仍是主要受益方,这些追求稳健回报的资金可能会流向固收+基金;如本月陈光明领衔的睿远基金刚刚成功发行旗下首只“固收+”基金,发行首日认购规模即达到100亿元上限,最终份额确认比例仅为9.8%。

“资管新规对非标资产带来压力,一些原来的投资工具收益进一步压缩,更多的需求会向公募基金释放,从而带来稳定低波动产品的需求上升,如今年讨论热烈的固收+,”哲奔咨询分析师Samuel称。

固收+多指偏债混合型基金,也包括一级和二级债基,今年已出现发行趋热迹象。根据兴业证券在11月的报告,今年“固收+”基金发行规模达4771亿元人民币,超过了2018-2020年“固收+”基金的总和。

此外,在中国“房住不炒”的背景下,安信证券在报告中指出,未来更多低风险偏好的楼市资金、高净值客户或更多通过波动相对更小的绝对收益型产品、“固收+”类产品间接配置权益资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