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 William Pesek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美国国债的基石持有者在亚洲,尤其是日本和中国。这一地区的前10大美元债权国正坐拥约3.5万亿美元的山姆大叔的借条,而此时美国的通货膨胀正达到40年来的最高水平。

当时,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大幅加息,以至于他都收到了死亡威胁。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债券崩盘是如今的大多数华尔街股票交易员都没有经历过的。

对某些人来说,1994年也是如此,当时沃尔克的继任者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策划了自己的紧缩政策冲击波。格林斯潘领导下的美联储在短短12个月内将短期利率提高了一倍,重创了全球债务市场。这场动荡将墨西哥推入危机,将加州奥兰治县推入破产,甚至还让债券交易商Kidder Peabody公司走向了消亡。

亚洲对美元由此引发的反弹记忆犹新。美元汇率的飙升使得美元挂钩政策无法维持,也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铺平了道路。

如今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促成另一次亚洲清算。不过,亚洲也可以抛售大量美国国债,以便在收益率出现更大幅度的飙升之前先发制人。毕竟,通胀飙升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得到缓和。

当然,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交易员得到风声,得知日本央行或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减持各自持有的1.1万亿美元或更多美国国债,市场可能就会崩溃。这给了规模稍小的美债持方一个先发制人的卖出机会。

从理论上讲,香港或许可以在不引起市场恐慌的情况下减持其2,3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印度的2,180亿美元和韩国的1,300亿美元也是如此。不过,在某个时候,纽约和伦敦的债券交易商终将发现这一点,届时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将飙升。

这种风险凸显了中国和日本等美国在亚洲最大债权方所面临的艰难处境。专家们通常认为,持有大量美元会让亚洲央行对美国政策产生巨大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当拜登总统的前任与中国发起贸易战时,1.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似乎就是中国的王牌之一。

是,也不是。在全球债券收益率飙升打压出口需求之际,抛售数百亿美元或更多的美国国债或将适得其反。不足为奇的是,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已经成为好莱坞惊悚片的素材。2014年的电影《一触即发》(Jack Ryan: Shadow Recruit)就是根据小说家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的故事改编的。该片的情节是,俄罗斯试图摧毁美元,以破坏全球稳定。

这个故事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牵强。不管是好是坏,美国国债都是世界贸易和金融的关键资产。从北京到莫斯科,再到利雅得,乃至世界各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在试图推翻美元的地位,但收效甚微。

新冠疫情时代的混乱也没有危及美元的霸权。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11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飙升6.8%,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涨幅出人意料地温和。另外,黄金和加密货币都没有起到明显的通胀对冲作用。

不过,鲍威尔的团队在未来几个月可能加息的消息仍令市场紧张不安。鉴于货币政策的变化可能会有几个月的滞后,人们也担心美联储可能会落后于通胀曲线。

目前,通胀调整后的债券回报率已经是80年代初沃尔克时代以来最差的。当时,沃尔克的团队正在与所谓的工资-物价螺旋上升作斗争。鲍威尔也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2019年疫情之前工人愿意接受的工资和条件正是许多人在2021年接受的。

华盛顿在亚洲的债权国是美联储需要服务的一个重要选区。美国不能将其储备货币地位视为理所当然。毕竟,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比美国国债失去各国央行行长的信任能更快地破坏美元的信誉了。

正如法国前财长吉斯卡尔•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所说的那样,储备货币地位确实是一种“过高的特权”。然而,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责任。既然通货膨胀正在抬头,那么美联储需要确保自己先其一步,或者至少详细解释一下,为什么亚洲不应该收回对美国的贷款。

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不需要重蹈沃尔克的覆辙,但对这场几十年来最可怕的通胀采取这种漫不经心的做法,不太可能在7,000英里以外的地方奏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面对美国40年未有之大通胀,像中日这种拿着大量美债的国家将作何反应?

发布日期:2021-12-18 07:57
|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 William Pesek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美国国债的基石持有者在亚洲,尤其是日本和中国。这一地区的前10大美元债权国正坐拥约3.5万亿美元的山姆大叔的借条,而此时美国的通货膨胀正达到40年来的最高水平。

当时,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大幅加息,以至于他都收到了死亡威胁。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债券崩盘是如今的大多数华尔街股票交易员都没有经历过的。

对某些人来说,1994年也是如此,当时沃尔克的继任者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策划了自己的紧缩政策冲击波。格林斯潘领导下的美联储在短短12个月内将短期利率提高了一倍,重创了全球债务市场。这场动荡将墨西哥推入危机,将加州奥兰治县推入破产,甚至还让债券交易商Kidder Peabody公司走向了消亡。

亚洲对美元由此引发的反弹记忆犹新。美元汇率的飙升使得美元挂钩政策无法维持,也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铺平了道路。

如今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促成另一次亚洲清算。不过,亚洲也可以抛售大量美国国债,以便在收益率出现更大幅度的飙升之前先发制人。毕竟,通胀飙升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得到缓和。

当然,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交易员得到风声,得知日本央行或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减持各自持有的1.1万亿美元或更多美国国债,市场可能就会崩溃。这给了规模稍小的美债持方一个先发制人的卖出机会。

从理论上讲,香港或许可以在不引起市场恐慌的情况下减持其2,3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印度的2,180亿美元和韩国的1,300亿美元也是如此。不过,在某个时候,纽约和伦敦的债券交易商终将发现这一点,届时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将飙升。

这种风险凸显了中国和日本等美国在亚洲最大债权方所面临的艰难处境。专家们通常认为,持有大量美元会让亚洲央行对美国政策产生巨大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当拜登总统的前任与中国发起贸易战时,1.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似乎就是中国的王牌之一。

是,也不是。在全球债券收益率飙升打压出口需求之际,抛售数百亿美元或更多的美国国债或将适得其反。不足为奇的是,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已经成为好莱坞惊悚片的素材。2014年的电影《一触即发》(Jack Ryan: Shadow Recruit)就是根据小说家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的故事改编的。该片的情节是,俄罗斯试图摧毁美元,以破坏全球稳定。

这个故事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牵强。不管是好是坏,美国国债都是世界贸易和金融的关键资产。从北京到莫斯科,再到利雅得,乃至世界各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在试图推翻美元的地位,但收效甚微。

新冠疫情时代的混乱也没有危及美元的霸权。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11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飙升6.8%,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涨幅出人意料地温和。另外,黄金和加密货币都没有起到明显的通胀对冲作用。

不过,鲍威尔的团队在未来几个月可能加息的消息仍令市场紧张不安。鉴于货币政策的变化可能会有几个月的滞后,人们也担心美联储可能会落后于通胀曲线。

目前,通胀调整后的债券回报率已经是80年代初沃尔克时代以来最差的。当时,沃尔克的团队正在与所谓的工资-物价螺旋上升作斗争。鲍威尔也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2019年疫情之前工人愿意接受的工资和条件正是许多人在2021年接受的。

华盛顿在亚洲的债权国是美联储需要服务的一个重要选区。美国不能将其储备货币地位视为理所当然。毕竟,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比美国国债失去各国央行行长的信任能更快地破坏美元的信誉了。

正如法国前财长吉斯卡尔•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所说的那样,储备货币地位确实是一种“过高的特权”。然而,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责任。既然通货膨胀正在抬头,那么美联储需要确保自己先其一步,或者至少详细解释一下,为什么亚洲不应该收回对美国的贷款。

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不需要重蹈沃尔克的覆辙,但对这场几十年来最可怕的通胀采取这种漫不经心的做法,不太可能在7,000英里以外的地方奏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 William Pesek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美国国债的基石持有者在亚洲,尤其是日本和中国。这一地区的前10大美元债权国正坐拥约3.5万亿美元的山姆大叔的借条,而此时美国的通货膨胀正达到40年来的最高水平。

当时,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大幅加息,以至于他都收到了死亡威胁。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债券崩盘是如今的大多数华尔街股票交易员都没有经历过的。

对某些人来说,1994年也是如此,当时沃尔克的继任者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策划了自己的紧缩政策冲击波。格林斯潘领导下的美联储在短短12个月内将短期利率提高了一倍,重创了全球债务市场。这场动荡将墨西哥推入危机,将加州奥兰治县推入破产,甚至还让债券交易商Kidder Peabody公司走向了消亡。

亚洲对美元由此引发的反弹记忆犹新。美元汇率的飙升使得美元挂钩政策无法维持,也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铺平了道路。

如今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促成另一次亚洲清算。不过,亚洲也可以抛售大量美国国债,以便在收益率出现更大幅度的飙升之前先发制人。毕竟,通胀飙升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得到缓和。

当然,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交易员得到风声,得知日本央行或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减持各自持有的1.1万亿美元或更多美国国债,市场可能就会崩溃。这给了规模稍小的美债持方一个先发制人的卖出机会。

从理论上讲,香港或许可以在不引起市场恐慌的情况下减持其2,3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印度的2,180亿美元和韩国的1,300亿美元也是如此。不过,在某个时候,纽约和伦敦的债券交易商终将发现这一点,届时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将飙升。

这种风险凸显了中国和日本等美国在亚洲最大债权方所面临的艰难处境。专家们通常认为,持有大量美元会让亚洲央行对美国政策产生巨大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当拜登总统的前任与中国发起贸易战时,1.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似乎就是中国的王牌之一。

是,也不是。在全球债券收益率飙升打压出口需求之际,抛售数百亿美元或更多的美国国债或将适得其反。不足为奇的是,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已经成为好莱坞惊悚片的素材。2014年的电影《一触即发》(Jack Ryan: Shadow Recruit)就是根据小说家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的故事改编的。该片的情节是,俄罗斯试图摧毁美元,以破坏全球稳定。

这个故事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牵强。不管是好是坏,美国国债都是世界贸易和金融的关键资产。从北京到莫斯科,再到利雅得,乃至世界各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在试图推翻美元的地位,但收效甚微。

新冠疫情时代的混乱也没有危及美元的霸权。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11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飙升6.8%,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涨幅出人意料地温和。另外,黄金和加密货币都没有起到明显的通胀对冲作用。

不过,鲍威尔的团队在未来几个月可能加息的消息仍令市场紧张不安。鉴于货币政策的变化可能会有几个月的滞后,人们也担心美联储可能会落后于通胀曲线。

目前,通胀调整后的债券回报率已经是80年代初沃尔克时代以来最差的。当时,沃尔克的团队正在与所谓的工资-物价螺旋上升作斗争。鲍威尔也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2019年疫情之前工人愿意接受的工资和条件正是许多人在2021年接受的。

华盛顿在亚洲的债权国是美联储需要服务的一个重要选区。美国不能将其储备货币地位视为理所当然。毕竟,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比美国国债失去各国央行行长的信任能更快地破坏美元的信誉了。

正如法国前财长吉斯卡尔•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所说的那样,储备货币地位确实是一种“过高的特权”。然而,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责任。既然通货膨胀正在抬头,那么美联储需要确保自己先其一步,或者至少详细解释一下,为什么亚洲不应该收回对美国的贷款。

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不需要重蹈沃尔克的覆辙,但对这场几十年来最可怕的通胀采取这种漫不经心的做法,不太可能在7,000英里以外的地方奏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面对美国40年未有之大通胀,像中日这种拿着大量美债的国家将作何反应?

发布日期:2021-12-18 07:57
|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 William Pesek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国债的投资者正面临自40年前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时代以来最大的损失。然而,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大的担忧:亚洲将作何反应。

美国国债的基石持有者在亚洲,尤其是日本和中国。这一地区的前10大美元债权国正坐拥约3.5万亿美元的山姆大叔的借条,而此时美国的通货膨胀正达到40年来的最高水平。

当时,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大幅加息,以至于他都收到了死亡威胁。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债券崩盘是如今的大多数华尔街股票交易员都没有经历过的。

对某些人来说,1994年也是如此,当时沃尔克的继任者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策划了自己的紧缩政策冲击波。格林斯潘领导下的美联储在短短12个月内将短期利率提高了一倍,重创了全球债务市场。这场动荡将墨西哥推入危机,将加州奥兰治县推入破产,甚至还让债券交易商Kidder Peabody公司走向了消亡。

亚洲对美元由此引发的反弹记忆犹新。美元汇率的飙升使得美元挂钩政策无法维持,也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铺平了道路。

如今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促成另一次亚洲清算。不过,亚洲也可以抛售大量美国国债,以便在收益率出现更大幅度的飙升之前先发制人。毕竟,通胀飙升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得到缓和。

当然,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交易员得到风声,得知日本央行或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减持各自持有的1.1万亿美元或更多美国国债,市场可能就会崩溃。这给了规模稍小的美债持方一个先发制人的卖出机会。

从理论上讲,香港或许可以在不引起市场恐慌的情况下减持其2,3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印度的2,180亿美元和韩国的1,300亿美元也是如此。不过,在某个时候,纽约和伦敦的债券交易商终将发现这一点,届时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将飙升。

这种风险凸显了中国和日本等美国在亚洲最大债权方所面临的艰难处境。专家们通常认为,持有大量美元会让亚洲央行对美国政策产生巨大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当拜登总统的前任与中国发起贸易战时,1.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似乎就是中国的王牌之一。

是,也不是。在全球债券收益率飙升打压出口需求之际,抛售数百亿美元或更多的美国国债或将适得其反。不足为奇的是,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已经成为好莱坞惊悚片的素材。2014年的电影《一触即发》(Jack Ryan: Shadow Recruit)就是根据小说家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的故事改编的。该片的情节是,俄罗斯试图摧毁美元,以破坏全球稳定。

这个故事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牵强。不管是好是坏,美国国债都是世界贸易和金融的关键资产。从北京到莫斯科,再到利雅得,乃至世界各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在试图推翻美元的地位,但收效甚微。

新冠疫情时代的混乱也没有危及美元的霸权。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11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上年同期飙升6.8%,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涨幅出人意料地温和。另外,黄金和加密货币都没有起到明显的通胀对冲作用。

不过,鲍威尔的团队在未来几个月可能加息的消息仍令市场紧张不安。鉴于货币政策的变化可能会有几个月的滞后,人们也担心美联储可能会落后于通胀曲线。

目前,通胀调整后的债券回报率已经是80年代初沃尔克时代以来最差的。当时,沃尔克的团队正在与所谓的工资-物价螺旋上升作斗争。鲍威尔也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2019年疫情之前工人愿意接受的工资和条件正是许多人在2021年接受的。

华盛顿在亚洲的债权国是美联储需要服务的一个重要选区。美国不能将其储备货币地位视为理所当然。毕竟,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比美国国债失去各国央行行长的信任能更快地破坏美元的信誉了。

正如法国前财长吉斯卡尔•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所说的那样,储备货币地位确实是一种“过高的特权”。然而,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责任。既然通货膨胀正在抬头,那么美联储需要确保自己先其一步,或者至少详细解释一下,为什么亚洲不应该收回对美国的贷款。

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不需要重蹈沃尔克的覆辙,但对这场几十年来最可怕的通胀采取这种漫不经心的做法,不太可能在7,000英里以外的地方奏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