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印太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随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印尼和马来西亚,美国和西方再次拉拢以东盟国家为首的印太国家同中国在印太抗衡一事,再次成为国际外交界的焦点。此次布林肯对东盟的访问再次强调了美国近来宣称的将与印太合作建立一个经济合作框架一事,这是美国在域内从经济上遏制中国的一个新机制。而且因为是经济合作,这也符合域内相关国家的需要。

不过,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其次,对中国来说,应对美国这一新举动,核心恐怕就在于能否真正对以东盟为首的印太国家打开市场,以国内市场为利器来处理这个问题了。

可能促使印太国家“选边站”

笔者认为,在符合下列条件下,美国与印太国家建立经济合作框架这一新的遏制中国机制可能奏效,并促使以东盟为核心的印太国家“选边站”。这些条件包括:在经济规模和业务范围上,美国能给印太国家不少于TPP 和CPTPP所能的红利,或大幅开放美国国内市场;其次是,美国能够对印太国家经济提供中国给予之外的补充,而不是着急地逼迫域内国家在中国和美国经济体之间必须二选一。在上述前提下,再考虑到美国对该地区在军事和外交上给予的支持和平衡作用,则部分印太国家有可能“选边站”,尤其是部分东盟国家。

首先,美国必须拿出远大于中国所能给予份额的红利给予域内国家,否则美国的计划不可能实现。而目前的现实是:中国是东盟、日本等域内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以东盟为例,去年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即为6846亿美元,而美国与整个亚洲今年迄今为止的贸易额才4497亿美元。目前印太地区国家最感兴趣的是美国回到CPTPP,美国也只有回到这一协议中,与印太地区的贸易总量才能大幅攀升,而美国目前国的内环境,使得拜登政府根本做不到放开国内市场,因而回到CPTPP也就无从谈起,这导致美国官员明确拒绝了这一点。

其次,美国不能要求域内国家在中美市场间二选一,美国给予的红利应该是中国红利之外的补充。而现在的问题是,根据美国贸易部长雷蒙多的透露,这个美国与印太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确保半导体供应链的稳定性,加强消费者与半导体产品制造商之间的协调,围绕供应链营造透明信任的环境”。按照国际媒体的解读,这个涵义是确保在芯片供应方面独立于中国,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将生产设施返回美国。二是协调出口限制措施。这里针对的还是中国。三是制定人工智能和安全领域的通用标准,这同样在与中国竞争。上述三大任务均被国际媒体解读为以中国为目标。如此,域内有意加入这一新的经济合作框架的国家怎么平衡呢?

总之,美国必须满足上述两项条件,这个经济合作框架的新机制才能发挥作用,而当前美国确实面临上述难以逾越的障碍。而且,按照美国官员的解读,这不是一部法律,而是一个行政协定,那下一届美国政府会承认吗?

东盟官员告诉笔者,他们的立场是:在中美之间二选一的问题根本不存在,因为贸易不能这样要求;其次是,美国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只限于加入了CPTPP协议的国家和东南亚国家,而中国还不是CPTPP国家;第三,贸易是不稳定的,类似CPTPP的东西才稳定。最后,东盟国家也在观察,看看美国这次能走多远。也就是说,东盟的立场是希望能够继续在中美之间两头受益。东盟官员最终的分析结论是:日本和澳大利亚将会利用这一经济合作框架,迫使中国调整贸易结构,而东盟等国家自然会两头算账……

目前美国与相关国家的谈判还在进行,但非常值得关注的是,据上述官员介绍:美国是将此次的与印太国家经济合作框架看作是CPTPP的替代品的。这意味着印太国家未来加入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后的余地仍然是很大的。而且,鉴于前不久七国会议召开扩大会议时,首次把东盟扩大进去参加会议,这本身也提高了东盟的地位。因此,如果美国满足了上述两项条件,“靠边站”的情况就可能会出现。

中国应以国内市场为利器

就中国面临的国际态势来说,尤其是针对美国当前的最新外交动作,未来中国唯一的应对方式恐怕就是:用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利器,对相关国家敞开国门。而且事实上看,中国国门的开放还是有很大空间的,这不仅局限于贸易,更应该是制度性的。

笔者认为,中国国门的开放首先应对东盟优先。这是因为中国与东盟等相关国家签署的RECP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同时,中国已经向CPTPP提出了加入该协议的申请,东盟作为一个国家集团,将在其中起到很大作用。而且就现实而言,东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了。

中国需要真正开放国门的另一个对象便是欧盟,这不仅因为欧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对象,更是因为欧盟是当前中国高新技术的最重要来源地。而且,中国与欧盟无地缘政治冲突,更无根本利益上的冲突。与此同时,中国面向欧盟进一步敞开国门,客观上也有利于促进暂时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议的签署。

最后就是日本。对日本来说,中国是其最大的贸易国,两国都在其中受益;另一方面,两国地理位置紧密相邻,被形容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但就两国政治关系而言,恐怕需要有明确的底线,尤其是台湾问题,它客观上应该被提高到两国关系红线的高度明确提出,否则两国正常关系很难长久延续,在中美关系的现状下,这一点很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每周时事分析:美国试图在印太经济领域遏制中国

发布日期:2021-12-17 14:03
|曹辛: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印太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随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印尼和马来西亚,美国和西方再次拉拢以东盟国家为首的印太国家同中国在印太抗衡一事,再次成为国际外交界的焦点。此次布林肯对东盟的访问再次强调了美国近来宣称的将与印太合作建立一个经济合作框架一事,这是美国在域内从经济上遏制中国的一个新机制。而且因为是经济合作,这也符合域内相关国家的需要。

不过,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其次,对中国来说,应对美国这一新举动,核心恐怕就在于能否真正对以东盟为首的印太国家打开市场,以国内市场为利器来处理这个问题了。

可能促使印太国家“选边站”

笔者认为,在符合下列条件下,美国与印太国家建立经济合作框架这一新的遏制中国机制可能奏效,并促使以东盟为核心的印太国家“选边站”。这些条件包括:在经济规模和业务范围上,美国能给印太国家不少于TPP 和CPTPP所能的红利,或大幅开放美国国内市场;其次是,美国能够对印太国家经济提供中国给予之外的补充,而不是着急地逼迫域内国家在中国和美国经济体之间必须二选一。在上述前提下,再考虑到美国对该地区在军事和外交上给予的支持和平衡作用,则部分印太国家有可能“选边站”,尤其是部分东盟国家。

首先,美国必须拿出远大于中国所能给予份额的红利给予域内国家,否则美国的计划不可能实现。而目前的现实是:中国是东盟、日本等域内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以东盟为例,去年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即为6846亿美元,而美国与整个亚洲今年迄今为止的贸易额才4497亿美元。目前印太地区国家最感兴趣的是美国回到CPTPP,美国也只有回到这一协议中,与印太地区的贸易总量才能大幅攀升,而美国目前国的内环境,使得拜登政府根本做不到放开国内市场,因而回到CPTPP也就无从谈起,这导致美国官员明确拒绝了这一点。

其次,美国不能要求域内国家在中美市场间二选一,美国给予的红利应该是中国红利之外的补充。而现在的问题是,根据美国贸易部长雷蒙多的透露,这个美国与印太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确保半导体供应链的稳定性,加强消费者与半导体产品制造商之间的协调,围绕供应链营造透明信任的环境”。按照国际媒体的解读,这个涵义是确保在芯片供应方面独立于中国,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将生产设施返回美国。二是协调出口限制措施。这里针对的还是中国。三是制定人工智能和安全领域的通用标准,这同样在与中国竞争。上述三大任务均被国际媒体解读为以中国为目标。如此,域内有意加入这一新的经济合作框架的国家怎么平衡呢?

总之,美国必须满足上述两项条件,这个经济合作框架的新机制才能发挥作用,而当前美国确实面临上述难以逾越的障碍。而且,按照美国官员的解读,这不是一部法律,而是一个行政协定,那下一届美国政府会承认吗?

东盟官员告诉笔者,他们的立场是:在中美之间二选一的问题根本不存在,因为贸易不能这样要求;其次是,美国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只限于加入了CPTPP协议的国家和东南亚国家,而中国还不是CPTPP国家;第三,贸易是不稳定的,类似CPTPP的东西才稳定。最后,东盟国家也在观察,看看美国这次能走多远。也就是说,东盟的立场是希望能够继续在中美之间两头受益。东盟官员最终的分析结论是:日本和澳大利亚将会利用这一经济合作框架,迫使中国调整贸易结构,而东盟等国家自然会两头算账……

目前美国与相关国家的谈判还在进行,但非常值得关注的是,据上述官员介绍:美国是将此次的与印太国家经济合作框架看作是CPTPP的替代品的。这意味着印太国家未来加入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后的余地仍然是很大的。而且,鉴于前不久七国会议召开扩大会议时,首次把东盟扩大进去参加会议,这本身也提高了东盟的地位。因此,如果美国满足了上述两项条件,“靠边站”的情况就可能会出现。

中国应以国内市场为利器

就中国面临的国际态势来说,尤其是针对美国当前的最新外交动作,未来中国唯一的应对方式恐怕就是:用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利器,对相关国家敞开国门。而且事实上看,中国国门的开放还是有很大空间的,这不仅局限于贸易,更应该是制度性的。

笔者认为,中国国门的开放首先应对东盟优先。这是因为中国与东盟等相关国家签署的RECP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同时,中国已经向CPTPP提出了加入该协议的申请,东盟作为一个国家集团,将在其中起到很大作用。而且就现实而言,东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了。

中国需要真正开放国门的另一个对象便是欧盟,这不仅因为欧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对象,更是因为欧盟是当前中国高新技术的最重要来源地。而且,中国与欧盟无地缘政治冲突,更无根本利益上的冲突。与此同时,中国面向欧盟进一步敞开国门,客观上也有利于促进暂时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议的签署。

最后就是日本。对日本来说,中国是其最大的贸易国,两国都在其中受益;另一方面,两国地理位置紧密相邻,被形容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但就两国政治关系而言,恐怕需要有明确的底线,尤其是台湾问题,它客观上应该被提高到两国关系红线的高度明确提出,否则两国正常关系很难长久延续,在中美关系的现状下,这一点很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曹辛: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印太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随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印尼和马来西亚,美国和西方再次拉拢以东盟国家为首的印太国家同中国在印太抗衡一事,再次成为国际外交界的焦点。此次布林肯对东盟的访问再次强调了美国近来宣称的将与印太合作建立一个经济合作框架一事,这是美国在域内从经济上遏制中国的一个新机制。而且因为是经济合作,这也符合域内相关国家的需要。

不过,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其次,对中国来说,应对美国这一新举动,核心恐怕就在于能否真正对以东盟为首的印太国家打开市场,以国内市场为利器来处理这个问题了。

可能促使印太国家“选边站”

笔者认为,在符合下列条件下,美国与印太国家建立经济合作框架这一新的遏制中国机制可能奏效,并促使以东盟为核心的印太国家“选边站”。这些条件包括:在经济规模和业务范围上,美国能给印太国家不少于TPP 和CPTPP所能的红利,或大幅开放美国国内市场;其次是,美国能够对印太国家经济提供中国给予之外的补充,而不是着急地逼迫域内国家在中国和美国经济体之间必须二选一。在上述前提下,再考虑到美国对该地区在军事和外交上给予的支持和平衡作用,则部分印太国家有可能“选边站”,尤其是部分东盟国家。

首先,美国必须拿出远大于中国所能给予份额的红利给予域内国家,否则美国的计划不可能实现。而目前的现实是:中国是东盟、日本等域内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以东盟为例,去年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即为6846亿美元,而美国与整个亚洲今年迄今为止的贸易额才4497亿美元。目前印太地区国家最感兴趣的是美国回到CPTPP,美国也只有回到这一协议中,与印太地区的贸易总量才能大幅攀升,而美国目前国的内环境,使得拜登政府根本做不到放开国内市场,因而回到CPTPP也就无从谈起,这导致美国官员明确拒绝了这一点。

其次,美国不能要求域内国家在中美市场间二选一,美国给予的红利应该是中国红利之外的补充。而现在的问题是,根据美国贸易部长雷蒙多的透露,这个美国与印太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确保半导体供应链的稳定性,加强消费者与半导体产品制造商之间的协调,围绕供应链营造透明信任的环境”。按照国际媒体的解读,这个涵义是确保在芯片供应方面独立于中国,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将生产设施返回美国。二是协调出口限制措施。这里针对的还是中国。三是制定人工智能和安全领域的通用标准,这同样在与中国竞争。上述三大任务均被国际媒体解读为以中国为目标。如此,域内有意加入这一新的经济合作框架的国家怎么平衡呢?

总之,美国必须满足上述两项条件,这个经济合作框架的新机制才能发挥作用,而当前美国确实面临上述难以逾越的障碍。而且,按照美国官员的解读,这不是一部法律,而是一个行政协定,那下一届美国政府会承认吗?

东盟官员告诉笔者,他们的立场是:在中美之间二选一的问题根本不存在,因为贸易不能这样要求;其次是,美国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只限于加入了CPTPP协议的国家和东南亚国家,而中国还不是CPTPP国家;第三,贸易是不稳定的,类似CPTPP的东西才稳定。最后,东盟国家也在观察,看看美国这次能走多远。也就是说,东盟的立场是希望能够继续在中美之间两头受益。东盟官员最终的分析结论是:日本和澳大利亚将会利用这一经济合作框架,迫使中国调整贸易结构,而东盟等国家自然会两头算账……

目前美国与相关国家的谈判还在进行,但非常值得关注的是,据上述官员介绍:美国是将此次的与印太国家经济合作框架看作是CPTPP的替代品的。这意味着印太国家未来加入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后的余地仍然是很大的。而且,鉴于前不久七国会议召开扩大会议时,首次把东盟扩大进去参加会议,这本身也提高了东盟的地位。因此,如果美国满足了上述两项条件,“靠边站”的情况就可能会出现。

中国应以国内市场为利器

就中国面临的国际态势来说,尤其是针对美国当前的最新外交动作,未来中国唯一的应对方式恐怕就是:用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利器,对相关国家敞开国门。而且事实上看,中国国门的开放还是有很大空间的,这不仅局限于贸易,更应该是制度性的。

笔者认为,中国国门的开放首先应对东盟优先。这是因为中国与东盟等相关国家签署的RECP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同时,中国已经向CPTPP提出了加入该协议的申请,东盟作为一个国家集团,将在其中起到很大作用。而且就现实而言,东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了。

中国需要真正开放国门的另一个对象便是欧盟,这不仅因为欧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对象,更是因为欧盟是当前中国高新技术的最重要来源地。而且,中国与欧盟无地缘政治冲突,更无根本利益上的冲突。与此同时,中国面向欧盟进一步敞开国门,客观上也有利于促进暂时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议的签署。

最后就是日本。对日本来说,中国是其最大的贸易国,两国都在其中受益;另一方面,两国地理位置紧密相邻,被形容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但就两国政治关系而言,恐怕需要有明确的底线,尤其是台湾问题,它客观上应该被提高到两国关系红线的高度明确提出,否则两国正常关系很难长久延续,在中美关系的现状下,这一点很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每周时事分析:美国试图在印太经济领域遏制中国

发布日期:2021-12-17 14:03
|曹辛: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印太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随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印尼和马来西亚,美国和西方再次拉拢以东盟国家为首的印太国家同中国在印太抗衡一事,再次成为国际外交界的焦点。此次布林肯对东盟的访问再次强调了美国近来宣称的将与印太合作建立一个经济合作框架一事,这是美国在域内从经济上遏制中国的一个新机制。而且因为是经济合作,这也符合域内相关国家的需要。

不过,美国这一遏制中国的新机制能否奏效,取决于美国能拿出多少红利给域内国家,尤其是:能让这些域内国家放弃中国市场而拥抱美国;其次,对中国来说,应对美国这一新举动,核心恐怕就在于能否真正对以东盟为首的印太国家打开市场,以国内市场为利器来处理这个问题了。

可能促使印太国家“选边站”

笔者认为,在符合下列条件下,美国与印太国家建立经济合作框架这一新的遏制中国机制可能奏效,并促使以东盟为核心的印太国家“选边站”。这些条件包括:在经济规模和业务范围上,美国能给印太国家不少于TPP 和CPTPP所能的红利,或大幅开放美国国内市场;其次是,美国能够对印太国家经济提供中国给予之外的补充,而不是着急地逼迫域内国家在中国和美国经济体之间必须二选一。在上述前提下,再考虑到美国对该地区在军事和外交上给予的支持和平衡作用,则部分印太国家有可能“选边站”,尤其是部分东盟国家。

首先,美国必须拿出远大于中国所能给予份额的红利给予域内国家,否则美国的计划不可能实现。而目前的现实是:中国是东盟、日本等域内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以东盟为例,去年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即为6846亿美元,而美国与整个亚洲今年迄今为止的贸易额才4497亿美元。目前印太地区国家最感兴趣的是美国回到CPTPP,美国也只有回到这一协议中,与印太地区的贸易总量才能大幅攀升,而美国目前国的内环境,使得拜登政府根本做不到放开国内市场,因而回到CPTPP也就无从谈起,这导致美国官员明确拒绝了这一点。

其次,美国不能要求域内国家在中美市场间二选一,美国给予的红利应该是中国红利之外的补充。而现在的问题是,根据美国贸易部长雷蒙多的透露,这个美国与印太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确保半导体供应链的稳定性,加强消费者与半导体产品制造商之间的协调,围绕供应链营造透明信任的环境”。按照国际媒体的解读,这个涵义是确保在芯片供应方面独立于中国,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将生产设施返回美国。二是协调出口限制措施。这里针对的还是中国。三是制定人工智能和安全领域的通用标准,这同样在与中国竞争。上述三大任务均被国际媒体解读为以中国为目标。如此,域内有意加入这一新的经济合作框架的国家怎么平衡呢?

总之,美国必须满足上述两项条件,这个经济合作框架的新机制才能发挥作用,而当前美国确实面临上述难以逾越的障碍。而且,按照美国官员的解读,这不是一部法律,而是一个行政协定,那下一届美国政府会承认吗?

东盟官员告诉笔者,他们的立场是:在中美之间二选一的问题根本不存在,因为贸易不能这样要求;其次是,美国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只限于加入了CPTPP协议的国家和东南亚国家,而中国还不是CPTPP国家;第三,贸易是不稳定的,类似CPTPP的东西才稳定。最后,东盟国家也在观察,看看美国这次能走多远。也就是说,东盟的立场是希望能够继续在中美之间两头受益。东盟官员最终的分析结论是:日本和澳大利亚将会利用这一经济合作框架,迫使中国调整贸易结构,而东盟等国家自然会两头算账……

目前美国与相关国家的谈判还在进行,但非常值得关注的是,据上述官员介绍:美国是将此次的与印太国家经济合作框架看作是CPTPP的替代品的。这意味着印太国家未来加入这一经济合作框架后的余地仍然是很大的。而且,鉴于前不久七国会议召开扩大会议时,首次把东盟扩大进去参加会议,这本身也提高了东盟的地位。因此,如果美国满足了上述两项条件,“靠边站”的情况就可能会出现。

中国应以国内市场为利器

就中国面临的国际态势来说,尤其是针对美国当前的最新外交动作,未来中国唯一的应对方式恐怕就是:用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利器,对相关国家敞开国门。而且事实上看,中国国门的开放还是有很大空间的,这不仅局限于贸易,更应该是制度性的。

笔者认为,中国国门的开放首先应对东盟优先。这是因为中国与东盟等相关国家签署的RECP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同时,中国已经向CPTPP提出了加入该协议的申请,东盟作为一个国家集团,将在其中起到很大作用。而且就现实而言,东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了。

中国需要真正开放国门的另一个对象便是欧盟,这不仅因为欧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对象,更是因为欧盟是当前中国高新技术的最重要来源地。而且,中国与欧盟无地缘政治冲突,更无根本利益上的冲突。与此同时,中国面向欧盟进一步敞开国门,客观上也有利于促进暂时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议的签署。

最后就是日本。对日本来说,中国是其最大的贸易国,两国都在其中受益;另一方面,两国地理位置紧密相邻,被形容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但就两国政治关系而言,恐怕需要有明确的底线,尤其是台湾问题,它客观上应该被提高到两国关系红线的高度明确提出,否则两国正常关系很难长久延续,在中美关系的现状下,这一点很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