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 薛亚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12月15日,李一男创业新项目牛创新能源公布了英文品牌名“NIUTRON”,和中文品牌名“自游家”。官方表示,“自游家”聚焦智能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首款产品定位中大型SUV,提供纯电和增程两种动力总成选择方案,将在2022年3月试生产,同年9月量产交付。

进入新能源汽车的跨界选手不少,但李一男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是因为他红极一时的天才少年标签,更是因为他身兼“华为太子”和“华为叛徒”的双重标签。

李一男在华为年少成名,创业后通过挖华为墙脚,直接与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展开厮杀,惹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大怒。如今,牛创与华为前后脚押注新能源汽车赛道,一个定位整车制造,一个定位车企Tier1供应商,双方会迎来合作可能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一男回应称牛创会探索和一切领先的供应商合作。

51岁的李一男,有着堪称传奇色彩的前半生:顶着天才少年、华为太子的标签,两进两出华为,到出任百度CTO、中国移动12580 CEO,还曾加盟金沙江创投、梅花创投,期间创办了港湾网络和小牛电动两家公司,当然也少不了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判入狱两年半的经历。

六年前创办小牛电动时,李一男曾说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创业。但就在他风光无限之际,却锒铛入狱。2018年小牛电动筹备上市前夕,因“坐过牢”的身份,李一男无奈出让公司董事长和CEO职位,被迫从台前转向幕后。

而且,在李一男入狱的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所属的两轮电动车赛道前景灰暗,投资人纷纷转向更为光明的四轮电动车。基于此,李一男从2018年11月起,开始筹备新能源汽车项目。

纵观李一男过往经历,无论是抛弃华为太子身份、创办港湾科技后被华为收购,还是无奈辞去小牛电动CEO,这个技术天才始终未能收获一场持久的胜利。

这一次,李一男带着资源和人脉,重新站在台前。外界开始好奇,再次掌权后的李一男,能成功分到新能源造车这块蛋糕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面对媒体“你们作为后来者有什么优势?”的提问,李一男给出的回答是“我答不上来”。



李一男30岁之前的人生,犹如“开挂”一般。

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15岁考上了当时的华中理科大学少年班,这里聚集了全国范围内被称为“神童”的天才少年,和他一届的就有2005年获得美国总统科学奖的蔡巍。

李一男读研二时,被华中的教师郑宝用介绍到华为做研究生毕业论文,当时的任正非刚刚创立华为不久,名头还没有后来那么响亮,华为也还不是通信巨头,全靠代理交换机赚差价获利。

研究生毕业那年,23岁的李一男正式成为华为员工:三天后,便升为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后,又升为华为中央研究部总裁。到了27岁,李一男已经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任正非传》一书的作者提到,任正非私下把李一男认作“干儿子”,而且华为内部都心照不宣地认定他将是华为接班人。

李一男着实是个技术天才,但是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李一男还缺乏管理能力。比如他对待下属的不近人情,待人过于恃才傲物等,在任正非看来,这些方面还都需要磨砺。

为此,1998年任正非把李一男从研发部调到市场部,但李一男则将其视为对自己的打压和放逐。

时间来到2000年,为了应对电信业的寒冬,任正非在内部鼓励员工创业,让离职员工作为华为产品的代理商,但禁止离职员工从事核心产品研发项目。为此,任正非还写下了业内知名的《华为的冬天》一文。

叠加此前的不满,任正非的这番动员直接让时任华为副总裁的李一男也加入了离职大军。不管任正非如何挽留,李一男铁了心要走。

离开华为的李一男,一开始确实只做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但时间一长,李一男就不再甘心只做代理商,开始违反和华为的离职协议,逐渐从代理商成为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的竞争对手。

为了产品研发,李一男从华为疯狂挖人。李一男曾经在华为的下属戴辉曾提到,港湾管理层很多都是华为的老人,例如企业网渠道负责人陈凛,并没有提辞职申请,是被李一男一句话“去港湾上班吧,手续给你办好了”撬动的。当时甚至有传言,李一男买通华为的研发人员,并不要求他们离开华为,只要求他们避开自己的研发领域。

而真正让任正非无法再容忍的是,李一男在2003年年底收购了华为光传输元老黄耀旭创立的钧天,这在任正非看来,是动了华为核心业务的奶酪。当时华为的最大利润来源有两个,一个是程控交换机,另一个就是传输。

一场对港湾的围剿战争自此开启。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对港湾全方面狙击。2006年,任正非以17亿元收购港湾,结束了这场围剿之战。

收购协议中,任正非特意标明一条:让李一男回到华为再待两年。重回华为的李一男被授予了一个副总裁的虚职。据媒体了解,任正非有意将李一男的办公区四面打造成透明玻璃。那时候,关于李一男是“华为叛徒”的叫法不绝于耳。

不过,李一男对于主导权的渴望并未因此停止。

2008年协议一到期,李一男就去了百度,任职CTO;两年后又离职去了中国移动的12580,出任CEO。外界将李一男的频繁跳槽,解读为其对公司主导权的渴望。

顶着12580 CEO头衔工作一年半后,因为各项业务长期受制于中国移动,难施拳脚,李一男再次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金沙江创投。

但是据戴辉描述,金沙江创投比较著名的关于共享经济的投资,例如滴滴和ofo,并没有李一男的参与。

自从与任正非的“港湾大战”之后,离开数字通信领域的昔日天才少年,在一路追逐主导权的过程中,也渐渐失去了曾经被外界赋予的瞩目光环。



当明势资本投资人黄明明找上李一男,请他出任“小牛电动”CEO时,李一男没有让机会滑走。

李一男确实看重这个项目。创始初期,李一男就为小牛电动拉来了很多资源,找来罗永浩、李想帮忙宣传,还找来摩托车王者本田的技术团队合作研发。

凭借李一男的过往名声,电动车还未问世,就获得了GGV、IDG、红杉等多家机构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彼时的李一男以为看到了未来的曙光,在微博上写道:“做了几年投资,看着年轻人的项目茁壮成长,心底最原始的本能告诉我,是时候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激动的事情了”。

此时的他,恐怕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一起牢狱之灾而失去掌舵人的身份。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骑着小牛电动车出现在舞台中央,一脸笑容地向大家介绍小牛电动车,并且称“这将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

而就在两天后,要过45岁生日的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检方带走,指控其在2014年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曾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最终李一男被判处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及至2017年12月李一男刑满出狱,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发生了诸多动荡:电动车问题频频遭遇投诉,GGV资本撤资……

2020年报显示,小牛电动2016年-2018年三年累计亏损7.67亿元,虽然2019年扭亏为盈,但是与雅迪、爱玛相比,其2019年市场份额只有不到1%。



与2018年李一男入局时相比,当下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传统车企的加速转型,亦或是跨界造车的小米、百度、OPPO,都企图在新能源汽车赛道分一杯羹。

与这些新进竞争对手相比,李一男的牛创既没有传统车企的基因,又缺乏互联网巨头的背书。

造车所需的庞大资金将是李一男直面的第一道门槛。面对媒体采访,李一男对此给出了解释,称自己2014年就想过造车的事情,正是因为当时觉得没有能力融资到30亿美元而作罢。如今,牛创已经获得了IDG资本等参投的5亿美元的A轮融资,李一男放言,自己大概率已经不担心30亿美元融资问题了。

除了外部融资途径,根据企查查数据,李一男在小牛电动的持股在过去一年间从接近40%快速减持到如今的5%。业内人士分析,李一男不断减持套现,很可能是为了给造车项目输血。

只是眼下汽车尚未量产,李一男除了在小牛电动仅剩的5%持股,后续只能依靠持续不断的融资,而融资顺利与否,就要看牛创的造车推进情况了。毕竟,蔚来创始人李斌在首款车型量产之后,也曾一度因为融不到钱,而被媒体称为“2019年度最惨的人”。

价格陷阱也是另一大困境。李一男想要走高端路径的心态还是没有变化,当初李一男拉来摩托车本田的技术团队研发小牛电动车,就一度号称要打造电动车届的“特斯拉”,其价格比市面上电动车高出一倍。

而牛创的新车价格,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定价将在30万元以上,目标用户将是32岁左右的“90”初人群。在这一领域,已经有太多竞争车型,如蔚来ES8/ES6,理想ONE等。

相比蔚来、理想已经小有成绩的新造车品牌,主打同样价位的牛创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新品牌,如何扩大用户的接受度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在目前还未量产的新造车公司中,与同样没有造车基因的小米相比,后者不仅具有强大的品牌效应,和大量的米粉拥趸,而且对于造车背后的投资也在紧锣密鼓地布局:宣布造车八个多月,小米在围绕电池、自动驾驶技术、汽车芯片、整车制造方面投资等核心环节动作频频。

与集度相比,后者背靠百度已经具备一定的汽车产业经验。从2013年开始,百度就押注自动驾驶领域,部署了Apollo自动驾驶计划。

在回答媒体“新车上市后的市场目标和预期”的提问时,李一男耿直说道“我答不上来”,对于“NIUTRON的优势”,李一男也耿直回复“我没有观点”。

面对尚处探索阶段的造车项目,对李一男来说,考验其掌权的第一道关卡就看明年9月份的量产交付能否如期进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李一男造车抢在华为前

发布日期:2021-12-17 07:17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 薛亚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12月15日,李一男创业新项目牛创新能源公布了英文品牌名“NIUTRON”,和中文品牌名“自游家”。官方表示,“自游家”聚焦智能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首款产品定位中大型SUV,提供纯电和增程两种动力总成选择方案,将在2022年3月试生产,同年9月量产交付。

进入新能源汽车的跨界选手不少,但李一男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是因为他红极一时的天才少年标签,更是因为他身兼“华为太子”和“华为叛徒”的双重标签。

李一男在华为年少成名,创业后通过挖华为墙脚,直接与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展开厮杀,惹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大怒。如今,牛创与华为前后脚押注新能源汽车赛道,一个定位整车制造,一个定位车企Tier1供应商,双方会迎来合作可能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一男回应称牛创会探索和一切领先的供应商合作。

51岁的李一男,有着堪称传奇色彩的前半生:顶着天才少年、华为太子的标签,两进两出华为,到出任百度CTO、中国移动12580 CEO,还曾加盟金沙江创投、梅花创投,期间创办了港湾网络和小牛电动两家公司,当然也少不了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判入狱两年半的经历。

六年前创办小牛电动时,李一男曾说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创业。但就在他风光无限之际,却锒铛入狱。2018年小牛电动筹备上市前夕,因“坐过牢”的身份,李一男无奈出让公司董事长和CEO职位,被迫从台前转向幕后。

而且,在李一男入狱的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所属的两轮电动车赛道前景灰暗,投资人纷纷转向更为光明的四轮电动车。基于此,李一男从2018年11月起,开始筹备新能源汽车项目。

纵观李一男过往经历,无论是抛弃华为太子身份、创办港湾科技后被华为收购,还是无奈辞去小牛电动CEO,这个技术天才始终未能收获一场持久的胜利。

这一次,李一男带着资源和人脉,重新站在台前。外界开始好奇,再次掌权后的李一男,能成功分到新能源造车这块蛋糕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面对媒体“你们作为后来者有什么优势?”的提问,李一男给出的回答是“我答不上来”。



李一男30岁之前的人生,犹如“开挂”一般。

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15岁考上了当时的华中理科大学少年班,这里聚集了全国范围内被称为“神童”的天才少年,和他一届的就有2005年获得美国总统科学奖的蔡巍。

李一男读研二时,被华中的教师郑宝用介绍到华为做研究生毕业论文,当时的任正非刚刚创立华为不久,名头还没有后来那么响亮,华为也还不是通信巨头,全靠代理交换机赚差价获利。

研究生毕业那年,23岁的李一男正式成为华为员工:三天后,便升为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后,又升为华为中央研究部总裁。到了27岁,李一男已经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任正非传》一书的作者提到,任正非私下把李一男认作“干儿子”,而且华为内部都心照不宣地认定他将是华为接班人。

李一男着实是个技术天才,但是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李一男还缺乏管理能力。比如他对待下属的不近人情,待人过于恃才傲物等,在任正非看来,这些方面还都需要磨砺。

为此,1998年任正非把李一男从研发部调到市场部,但李一男则将其视为对自己的打压和放逐。

时间来到2000年,为了应对电信业的寒冬,任正非在内部鼓励员工创业,让离职员工作为华为产品的代理商,但禁止离职员工从事核心产品研发项目。为此,任正非还写下了业内知名的《华为的冬天》一文。

叠加此前的不满,任正非的这番动员直接让时任华为副总裁的李一男也加入了离职大军。不管任正非如何挽留,李一男铁了心要走。

离开华为的李一男,一开始确实只做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但时间一长,李一男就不再甘心只做代理商,开始违反和华为的离职协议,逐渐从代理商成为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的竞争对手。

为了产品研发,李一男从华为疯狂挖人。李一男曾经在华为的下属戴辉曾提到,港湾管理层很多都是华为的老人,例如企业网渠道负责人陈凛,并没有提辞职申请,是被李一男一句话“去港湾上班吧,手续给你办好了”撬动的。当时甚至有传言,李一男买通华为的研发人员,并不要求他们离开华为,只要求他们避开自己的研发领域。

而真正让任正非无法再容忍的是,李一男在2003年年底收购了华为光传输元老黄耀旭创立的钧天,这在任正非看来,是动了华为核心业务的奶酪。当时华为的最大利润来源有两个,一个是程控交换机,另一个就是传输。

一场对港湾的围剿战争自此开启。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对港湾全方面狙击。2006年,任正非以17亿元收购港湾,结束了这场围剿之战。

收购协议中,任正非特意标明一条:让李一男回到华为再待两年。重回华为的李一男被授予了一个副总裁的虚职。据媒体了解,任正非有意将李一男的办公区四面打造成透明玻璃。那时候,关于李一男是“华为叛徒”的叫法不绝于耳。

不过,李一男对于主导权的渴望并未因此停止。

2008年协议一到期,李一男就去了百度,任职CTO;两年后又离职去了中国移动的12580,出任CEO。外界将李一男的频繁跳槽,解读为其对公司主导权的渴望。

顶着12580 CEO头衔工作一年半后,因为各项业务长期受制于中国移动,难施拳脚,李一男再次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金沙江创投。

但是据戴辉描述,金沙江创投比较著名的关于共享经济的投资,例如滴滴和ofo,并没有李一男的参与。

自从与任正非的“港湾大战”之后,离开数字通信领域的昔日天才少年,在一路追逐主导权的过程中,也渐渐失去了曾经被外界赋予的瞩目光环。



当明势资本投资人黄明明找上李一男,请他出任“小牛电动”CEO时,李一男没有让机会滑走。

李一男确实看重这个项目。创始初期,李一男就为小牛电动拉来了很多资源,找来罗永浩、李想帮忙宣传,还找来摩托车王者本田的技术团队合作研发。

凭借李一男的过往名声,电动车还未问世,就获得了GGV、IDG、红杉等多家机构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彼时的李一男以为看到了未来的曙光,在微博上写道:“做了几年投资,看着年轻人的项目茁壮成长,心底最原始的本能告诉我,是时候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激动的事情了”。

此时的他,恐怕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一起牢狱之灾而失去掌舵人的身份。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骑着小牛电动车出现在舞台中央,一脸笑容地向大家介绍小牛电动车,并且称“这将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

而就在两天后,要过45岁生日的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检方带走,指控其在2014年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曾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最终李一男被判处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及至2017年12月李一男刑满出狱,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发生了诸多动荡:电动车问题频频遭遇投诉,GGV资本撤资……

2020年报显示,小牛电动2016年-2018年三年累计亏损7.67亿元,虽然2019年扭亏为盈,但是与雅迪、爱玛相比,其2019年市场份额只有不到1%。



与2018年李一男入局时相比,当下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传统车企的加速转型,亦或是跨界造车的小米、百度、OPPO,都企图在新能源汽车赛道分一杯羹。

与这些新进竞争对手相比,李一男的牛创既没有传统车企的基因,又缺乏互联网巨头的背书。

造车所需的庞大资金将是李一男直面的第一道门槛。面对媒体采访,李一男对此给出了解释,称自己2014年就想过造车的事情,正是因为当时觉得没有能力融资到30亿美元而作罢。如今,牛创已经获得了IDG资本等参投的5亿美元的A轮融资,李一男放言,自己大概率已经不担心30亿美元融资问题了。

除了外部融资途径,根据企查查数据,李一男在小牛电动的持股在过去一年间从接近40%快速减持到如今的5%。业内人士分析,李一男不断减持套现,很可能是为了给造车项目输血。

只是眼下汽车尚未量产,李一男除了在小牛电动仅剩的5%持股,后续只能依靠持续不断的融资,而融资顺利与否,就要看牛创的造车推进情况了。毕竟,蔚来创始人李斌在首款车型量产之后,也曾一度因为融不到钱,而被媒体称为“2019年度最惨的人”。

价格陷阱也是另一大困境。李一男想要走高端路径的心态还是没有变化,当初李一男拉来摩托车本田的技术团队研发小牛电动车,就一度号称要打造电动车届的“特斯拉”,其价格比市面上电动车高出一倍。

而牛创的新车价格,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定价将在30万元以上,目标用户将是32岁左右的“90”初人群。在这一领域,已经有太多竞争车型,如蔚来ES8/ES6,理想ONE等。

相比蔚来、理想已经小有成绩的新造车品牌,主打同样价位的牛创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新品牌,如何扩大用户的接受度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在目前还未量产的新造车公司中,与同样没有造车基因的小米相比,后者不仅具有强大的品牌效应,和大量的米粉拥趸,而且对于造车背后的投资也在紧锣密鼓地布局:宣布造车八个多月,小米在围绕电池、自动驾驶技术、汽车芯片、整车制造方面投资等核心环节动作频频。

与集度相比,后者背靠百度已经具备一定的汽车产业经验。从2013年开始,百度就押注自动驾驶领域,部署了Apollo自动驾驶计划。

在回答媒体“新车上市后的市场目标和预期”的提问时,李一男耿直说道“我答不上来”,对于“NIUTRON的优势”,李一男也耿直回复“我没有观点”。

面对尚处探索阶段的造车项目,对李一男来说,考验其掌权的第一道关卡就看明年9月份的量产交付能否如期进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 薛亚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12月15日,李一男创业新项目牛创新能源公布了英文品牌名“NIUTRON”,和中文品牌名“自游家”。官方表示,“自游家”聚焦智能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首款产品定位中大型SUV,提供纯电和增程两种动力总成选择方案,将在2022年3月试生产,同年9月量产交付。

进入新能源汽车的跨界选手不少,但李一男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是因为他红极一时的天才少年标签,更是因为他身兼“华为太子”和“华为叛徒”的双重标签。

李一男在华为年少成名,创业后通过挖华为墙脚,直接与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展开厮杀,惹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大怒。如今,牛创与华为前后脚押注新能源汽车赛道,一个定位整车制造,一个定位车企Tier1供应商,双方会迎来合作可能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一男回应称牛创会探索和一切领先的供应商合作。

51岁的李一男,有着堪称传奇色彩的前半生:顶着天才少年、华为太子的标签,两进两出华为,到出任百度CTO、中国移动12580 CEO,还曾加盟金沙江创投、梅花创投,期间创办了港湾网络和小牛电动两家公司,当然也少不了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判入狱两年半的经历。

六年前创办小牛电动时,李一男曾说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创业。但就在他风光无限之际,却锒铛入狱。2018年小牛电动筹备上市前夕,因“坐过牢”的身份,李一男无奈出让公司董事长和CEO职位,被迫从台前转向幕后。

而且,在李一男入狱的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所属的两轮电动车赛道前景灰暗,投资人纷纷转向更为光明的四轮电动车。基于此,李一男从2018年11月起,开始筹备新能源汽车项目。

纵观李一男过往经历,无论是抛弃华为太子身份、创办港湾科技后被华为收购,还是无奈辞去小牛电动CEO,这个技术天才始终未能收获一场持久的胜利。

这一次,李一男带着资源和人脉,重新站在台前。外界开始好奇,再次掌权后的李一男,能成功分到新能源造车这块蛋糕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面对媒体“你们作为后来者有什么优势?”的提问,李一男给出的回答是“我答不上来”。



李一男30岁之前的人生,犹如“开挂”一般。

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15岁考上了当时的华中理科大学少年班,这里聚集了全国范围内被称为“神童”的天才少年,和他一届的就有2005年获得美国总统科学奖的蔡巍。

李一男读研二时,被华中的教师郑宝用介绍到华为做研究生毕业论文,当时的任正非刚刚创立华为不久,名头还没有后来那么响亮,华为也还不是通信巨头,全靠代理交换机赚差价获利。

研究生毕业那年,23岁的李一男正式成为华为员工:三天后,便升为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后,又升为华为中央研究部总裁。到了27岁,李一男已经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任正非传》一书的作者提到,任正非私下把李一男认作“干儿子”,而且华为内部都心照不宣地认定他将是华为接班人。

李一男着实是个技术天才,但是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李一男还缺乏管理能力。比如他对待下属的不近人情,待人过于恃才傲物等,在任正非看来,这些方面还都需要磨砺。

为此,1998年任正非把李一男从研发部调到市场部,但李一男则将其视为对自己的打压和放逐。

时间来到2000年,为了应对电信业的寒冬,任正非在内部鼓励员工创业,让离职员工作为华为产品的代理商,但禁止离职员工从事核心产品研发项目。为此,任正非还写下了业内知名的《华为的冬天》一文。

叠加此前的不满,任正非的这番动员直接让时任华为副总裁的李一男也加入了离职大军。不管任正非如何挽留,李一男铁了心要走。

离开华为的李一男,一开始确实只做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但时间一长,李一男就不再甘心只做代理商,开始违反和华为的离职协议,逐渐从代理商成为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的竞争对手。

为了产品研发,李一男从华为疯狂挖人。李一男曾经在华为的下属戴辉曾提到,港湾管理层很多都是华为的老人,例如企业网渠道负责人陈凛,并没有提辞职申请,是被李一男一句话“去港湾上班吧,手续给你办好了”撬动的。当时甚至有传言,李一男买通华为的研发人员,并不要求他们离开华为,只要求他们避开自己的研发领域。

而真正让任正非无法再容忍的是,李一男在2003年年底收购了华为光传输元老黄耀旭创立的钧天,这在任正非看来,是动了华为核心业务的奶酪。当时华为的最大利润来源有两个,一个是程控交换机,另一个就是传输。

一场对港湾的围剿战争自此开启。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对港湾全方面狙击。2006年,任正非以17亿元收购港湾,结束了这场围剿之战。

收购协议中,任正非特意标明一条:让李一男回到华为再待两年。重回华为的李一男被授予了一个副总裁的虚职。据媒体了解,任正非有意将李一男的办公区四面打造成透明玻璃。那时候,关于李一男是“华为叛徒”的叫法不绝于耳。

不过,李一男对于主导权的渴望并未因此停止。

2008年协议一到期,李一男就去了百度,任职CTO;两年后又离职去了中国移动的12580,出任CEO。外界将李一男的频繁跳槽,解读为其对公司主导权的渴望。

顶着12580 CEO头衔工作一年半后,因为各项业务长期受制于中国移动,难施拳脚,李一男再次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金沙江创投。

但是据戴辉描述,金沙江创投比较著名的关于共享经济的投资,例如滴滴和ofo,并没有李一男的参与。

自从与任正非的“港湾大战”之后,离开数字通信领域的昔日天才少年,在一路追逐主导权的过程中,也渐渐失去了曾经被外界赋予的瞩目光环。



当明势资本投资人黄明明找上李一男,请他出任“小牛电动”CEO时,李一男没有让机会滑走。

李一男确实看重这个项目。创始初期,李一男就为小牛电动拉来了很多资源,找来罗永浩、李想帮忙宣传,还找来摩托车王者本田的技术团队合作研发。

凭借李一男的过往名声,电动车还未问世,就获得了GGV、IDG、红杉等多家机构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彼时的李一男以为看到了未来的曙光,在微博上写道:“做了几年投资,看着年轻人的项目茁壮成长,心底最原始的本能告诉我,是时候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激动的事情了”。

此时的他,恐怕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一起牢狱之灾而失去掌舵人的身份。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骑着小牛电动车出现在舞台中央,一脸笑容地向大家介绍小牛电动车,并且称“这将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

而就在两天后,要过45岁生日的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检方带走,指控其在2014年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曾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最终李一男被判处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及至2017年12月李一男刑满出狱,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发生了诸多动荡:电动车问题频频遭遇投诉,GGV资本撤资……

2020年报显示,小牛电动2016年-2018年三年累计亏损7.67亿元,虽然2019年扭亏为盈,但是与雅迪、爱玛相比,其2019年市场份额只有不到1%。



与2018年李一男入局时相比,当下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传统车企的加速转型,亦或是跨界造车的小米、百度、OPPO,都企图在新能源汽车赛道分一杯羹。

与这些新进竞争对手相比,李一男的牛创既没有传统车企的基因,又缺乏互联网巨头的背书。

造车所需的庞大资金将是李一男直面的第一道门槛。面对媒体采访,李一男对此给出了解释,称自己2014年就想过造车的事情,正是因为当时觉得没有能力融资到30亿美元而作罢。如今,牛创已经获得了IDG资本等参投的5亿美元的A轮融资,李一男放言,自己大概率已经不担心30亿美元融资问题了。

除了外部融资途径,根据企查查数据,李一男在小牛电动的持股在过去一年间从接近40%快速减持到如今的5%。业内人士分析,李一男不断减持套现,很可能是为了给造车项目输血。

只是眼下汽车尚未量产,李一男除了在小牛电动仅剩的5%持股,后续只能依靠持续不断的融资,而融资顺利与否,就要看牛创的造车推进情况了。毕竟,蔚来创始人李斌在首款车型量产之后,也曾一度因为融不到钱,而被媒体称为“2019年度最惨的人”。

价格陷阱也是另一大困境。李一男想要走高端路径的心态还是没有变化,当初李一男拉来摩托车本田的技术团队研发小牛电动车,就一度号称要打造电动车届的“特斯拉”,其价格比市面上电动车高出一倍。

而牛创的新车价格,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定价将在30万元以上,目标用户将是32岁左右的“90”初人群。在这一领域,已经有太多竞争车型,如蔚来ES8/ES6,理想ONE等。

相比蔚来、理想已经小有成绩的新造车品牌,主打同样价位的牛创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新品牌,如何扩大用户的接受度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在目前还未量产的新造车公司中,与同样没有造车基因的小米相比,后者不仅具有强大的品牌效应,和大量的米粉拥趸,而且对于造车背后的投资也在紧锣密鼓地布局:宣布造车八个多月,小米在围绕电池、自动驾驶技术、汽车芯片、整车制造方面投资等核心环节动作频频。

与集度相比,后者背靠百度已经具备一定的汽车产业经验。从2013年开始,百度就押注自动驾驶领域,部署了Apollo自动驾驶计划。

在回答媒体“新车上市后的市场目标和预期”的提问时,李一男耿直说道“我答不上来”,对于“NIUTRON的优势”,李一男也耿直回复“我没有观点”。

面对尚处探索阶段的造车项目,对李一男来说,考验其掌权的第一道关卡就看明年9月份的量产交付能否如期进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李一男造车抢在华为前

发布日期:2021-12-17 07:17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 薛亚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阵营,与老东家在造车领域再次狭路相逢。

12月15日,李一男创业新项目牛创新能源公布了英文品牌名“NIUTRON”,和中文品牌名“自游家”。官方表示,“自游家”聚焦智能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首款产品定位中大型SUV,提供纯电和增程两种动力总成选择方案,将在2022年3月试生产,同年9月量产交付。

进入新能源汽车的跨界选手不少,但李一男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是因为他红极一时的天才少年标签,更是因为他身兼“华为太子”和“华为叛徒”的双重标签。

李一男在华为年少成名,创业后通过挖华为墙脚,直接与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展开厮杀,惹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大怒。如今,牛创与华为前后脚押注新能源汽车赛道,一个定位整车制造,一个定位车企Tier1供应商,双方会迎来合作可能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一男回应称牛创会探索和一切领先的供应商合作。

51岁的李一男,有着堪称传奇色彩的前半生:顶着天才少年、华为太子的标签,两进两出华为,到出任百度CTO、中国移动12580 CEO,还曾加盟金沙江创投、梅花创投,期间创办了港湾网络和小牛电动两家公司,当然也少不了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判入狱两年半的经历。

六年前创办小牛电动时,李一男曾说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创业。但就在他风光无限之际,却锒铛入狱。2018年小牛电动筹备上市前夕,因“坐过牢”的身份,李一男无奈出让公司董事长和CEO职位,被迫从台前转向幕后。

而且,在李一男入狱的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所属的两轮电动车赛道前景灰暗,投资人纷纷转向更为光明的四轮电动车。基于此,李一男从2018年11月起,开始筹备新能源汽车项目。

纵观李一男过往经历,无论是抛弃华为太子身份、创办港湾科技后被华为收购,还是无奈辞去小牛电动CEO,这个技术天才始终未能收获一场持久的胜利。

这一次,李一男带着资源和人脉,重新站在台前。外界开始好奇,再次掌权后的李一男,能成功分到新能源造车这块蛋糕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面对媒体“你们作为后来者有什么优势?”的提问,李一男给出的回答是“我答不上来”。



李一男30岁之前的人生,犹如“开挂”一般。

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15岁考上了当时的华中理科大学少年班,这里聚集了全国范围内被称为“神童”的天才少年,和他一届的就有2005年获得美国总统科学奖的蔡巍。

李一男读研二时,被华中的教师郑宝用介绍到华为做研究生毕业论文,当时的任正非刚刚创立华为不久,名头还没有后来那么响亮,华为也还不是通信巨头,全靠代理交换机赚差价获利。

研究生毕业那年,23岁的李一男正式成为华为员工:三天后,便升为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后,又升为华为中央研究部总裁。到了27岁,李一男已经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任正非传》一书的作者提到,任正非私下把李一男认作“干儿子”,而且华为内部都心照不宣地认定他将是华为接班人。

李一男着实是个技术天才,但是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李一男还缺乏管理能力。比如他对待下属的不近人情,待人过于恃才傲物等,在任正非看来,这些方面还都需要磨砺。

为此,1998年任正非把李一男从研发部调到市场部,但李一男则将其视为对自己的打压和放逐。

时间来到2000年,为了应对电信业的寒冬,任正非在内部鼓励员工创业,让离职员工作为华为产品的代理商,但禁止离职员工从事核心产品研发项目。为此,任正非还写下了业内知名的《华为的冬天》一文。

叠加此前的不满,任正非的这番动员直接让时任华为副总裁的李一男也加入了离职大军。不管任正非如何挽留,李一男铁了心要走。

离开华为的李一男,一开始确实只做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但时间一长,李一男就不再甘心只做代理商,开始违反和华为的离职协议,逐渐从代理商成为华为在信息通信领域的竞争对手。

为了产品研发,李一男从华为疯狂挖人。李一男曾经在华为的下属戴辉曾提到,港湾管理层很多都是华为的老人,例如企业网渠道负责人陈凛,并没有提辞职申请,是被李一男一句话“去港湾上班吧,手续给你办好了”撬动的。当时甚至有传言,李一男买通华为的研发人员,并不要求他们离开华为,只要求他们避开自己的研发领域。

而真正让任正非无法再容忍的是,李一男在2003年年底收购了华为光传输元老黄耀旭创立的钧天,这在任正非看来,是动了华为核心业务的奶酪。当时华为的最大利润来源有两个,一个是程控交换机,另一个就是传输。

一场对港湾的围剿战争自此开启。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对港湾全方面狙击。2006年,任正非以17亿元收购港湾,结束了这场围剿之战。

收购协议中,任正非特意标明一条:让李一男回到华为再待两年。重回华为的李一男被授予了一个副总裁的虚职。据媒体了解,任正非有意将李一男的办公区四面打造成透明玻璃。那时候,关于李一男是“华为叛徒”的叫法不绝于耳。

不过,李一男对于主导权的渴望并未因此停止。

2008年协议一到期,李一男就去了百度,任职CTO;两年后又离职去了中国移动的12580,出任CEO。外界将李一男的频繁跳槽,解读为其对公司主导权的渴望。

顶着12580 CEO头衔工作一年半后,因为各项业务长期受制于中国移动,难施拳脚,李一男再次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金沙江创投。

但是据戴辉描述,金沙江创投比较著名的关于共享经济的投资,例如滴滴和ofo,并没有李一男的参与。

自从与任正非的“港湾大战”之后,离开数字通信领域的昔日天才少年,在一路追逐主导权的过程中,也渐渐失去了曾经被外界赋予的瞩目光环。



当明势资本投资人黄明明找上李一男,请他出任“小牛电动”CEO时,李一男没有让机会滑走。

李一男确实看重这个项目。创始初期,李一男就为小牛电动拉来了很多资源,找来罗永浩、李想帮忙宣传,还找来摩托车王者本田的技术团队合作研发。

凭借李一男的过往名声,电动车还未问世,就获得了GGV、IDG、红杉等多家机构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彼时的李一男以为看到了未来的曙光,在微博上写道:“做了几年投资,看着年轻人的项目茁壮成长,心底最原始的本能告诉我,是时候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激动的事情了”。

此时的他,恐怕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一起牢狱之灾而失去掌舵人的身份。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骑着小牛电动车出现在舞台中央,一脸笑容地向大家介绍小牛电动车,并且称“这将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

而就在两天后,要过45岁生日的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检方带走,指控其在2014年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曾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最终李一男被判处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及至2017年12月李一男刑满出狱,两年半时间内,小牛电动发生了诸多动荡:电动车问题频频遭遇投诉,GGV资本撤资……

2020年报显示,小牛电动2016年-2018年三年累计亏损7.67亿元,虽然2019年扭亏为盈,但是与雅迪、爱玛相比,其2019年市场份额只有不到1%。



与2018年李一男入局时相比,当下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传统车企的加速转型,亦或是跨界造车的小米、百度、OPPO,都企图在新能源汽车赛道分一杯羹。

与这些新进竞争对手相比,李一男的牛创既没有传统车企的基因,又缺乏互联网巨头的背书。

造车所需的庞大资金将是李一男直面的第一道门槛。面对媒体采访,李一男对此给出了解释,称自己2014年就想过造车的事情,正是因为当时觉得没有能力融资到30亿美元而作罢。如今,牛创已经获得了IDG资本等参投的5亿美元的A轮融资,李一男放言,自己大概率已经不担心30亿美元融资问题了。

除了外部融资途径,根据企查查数据,李一男在小牛电动的持股在过去一年间从接近40%快速减持到如今的5%。业内人士分析,李一男不断减持套现,很可能是为了给造车项目输血。

只是眼下汽车尚未量产,李一男除了在小牛电动仅剩的5%持股,后续只能依靠持续不断的融资,而融资顺利与否,就要看牛创的造车推进情况了。毕竟,蔚来创始人李斌在首款车型量产之后,也曾一度因为融不到钱,而被媒体称为“2019年度最惨的人”。

价格陷阱也是另一大困境。李一男想要走高端路径的心态还是没有变化,当初李一男拉来摩托车本田的技术团队研发小牛电动车,就一度号称要打造电动车届的“特斯拉”,其价格比市面上电动车高出一倍。

而牛创的新车价格,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定价将在30万元以上,目标用户将是32岁左右的“90”初人群。在这一领域,已经有太多竞争车型,如蔚来ES8/ES6,理想ONE等。

相比蔚来、理想已经小有成绩的新造车品牌,主打同样价位的牛创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新品牌,如何扩大用户的接受度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在目前还未量产的新造车公司中,与同样没有造车基因的小米相比,后者不仅具有强大的品牌效应,和大量的米粉拥趸,而且对于造车背后的投资也在紧锣密鼓地布局:宣布造车八个多月,小米在围绕电池、自动驾驶技术、汽车芯片、整车制造方面投资等核心环节动作频频。

与集度相比,后者背靠百度已经具备一定的汽车产业经验。从2013年开始,百度就押注自动驾驶领域,部署了Apollo自动驾驶计划。

在回答媒体“新车上市后的市场目标和预期”的提问时,李一男耿直说道“我答不上来”,对于“NIUTRON的优势”,李一男也耿直回复“我没有观点”。

面对尚处探索阶段的造车项目,对李一男来说,考验其掌权的第一道关卡就看明年9月份的量产交付能否如期进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