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压力加速全面攀升,叠加劳动力市场趋紧正在重塑决策者对美国经济的展望和政策规划。



| 崔璞玉

【OR  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为明年春天开始的一系列加息做了铺垫,完成了一次重大的政策转向,对于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可能性也表现出更多关注。

在周三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发布的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明年至少将至少加息75个基点。相比之下,9月份有一半左右的官员认为要到2023年才有必要加息。

几个月来,美联储官员一直坚持一个观点,即今年较高的通胀压力主要是由供应链瓶颈引发的,这种压力将自行缓解。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最近几周暗示,对这种看法的信心已大幅减弱。周三的预测表明,他的大多数同事也与他有同样的担忧。

来自美联储的信号在投资者中反响良好,美国股市周四收盘上涨。标普500指数涨1.63%,扭转早些时候的跌势,当天收盘时接近历史纪录。道琼斯指数上涨383.25点,涨幅1.0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大涨2.15%。美国国债收益率也有所上升。

美联储官员表现出更强的紧迫态度,同意加快收缩为抵御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刺激政策,并在明年3月而不是6月份结束资产购买计划。这也为明年3月中旬美联储在第二次预定会议上启动加息铺平了道路。

美联储希望首先结束资产购买,然后再上调联邦基金利率以抑制过高的通胀。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位于零附近。

巴克莱(Barclay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说:“加快缩减资产购买意味着美联储有加息的愿望。”他预计美联储将在明年3月份提高利率。“除非想更早加息,否则没理由加快缩表。这是唯一的解释。”

这种转变进一步证明,在通胀压力不断加剧并扩散,且劳动力市场日益紧俏之际,美联储官员的经济展望和政策规划已发生重大变化。

鲍威尔在周三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认为现在真正的风险是通货膨胀可能更加持久.....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的风险已经上升。”“这是我们今天行动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让我们做好应对这种风险的准备。”

美联储官员在11月初同意将当时每月1,2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规模减少150亿美元,到本月购债规模减少至900亿美元。周三,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将从下个月开始加速这一缩减过程,每月减少300亿美元的购买量。照这一速度,他们将在明年1月份购买6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明年3月份有望完成缩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房产经济学家Kenneth Rosen说:“如果他们能挥舞魔杖的话,我想他们会愿意一下子就把资产购买计划停下来,因为现在经济用不着这个计划了。每类资产中都充斥着太多的资金。”

美联储官员在会后声明中指出,他们已经达到让通胀率适度高于2%的目标。这是美联储为加息设定的两个关键门槛之一。他们表示,另一个门槛还没有达到,即劳动力市场实现就业最大化。

但鲍威尔表示,这个目标也可能很快实现。他说:“我们正朝就业最大化迅速迈进。”

自从2020年3月美国暴发新冠疫情并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附近以来,鲍威尔还是第一次没有试图消除外界对美联储官员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考虑加息的预期。

鲍威尔说:“我们将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提高利率。”“我们会这样做,在适当的范围内。”

旺盛的商品需求、供应链的中断、暂时性的短缺和旅行需求的反弹,将美国同比通胀率拉高到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据美联储看重的通胀指标显示,美国核心消费者价格(剔除了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在10月份同比上升了4.1%。

在周三发布的经济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测核心通胀率将在今年年底达到4.4%,在明年将降至2.7%,到2024年底将降至2.1%,这高于9月份作出的明年年底通胀率从3.7%降至2.3%的预期。

加快收缩刺激政策也反映出美联储官员对未来价格走势的权衡发生变化,目前的观点是,即使在供应链瓶颈和汽车等商品短缺缓解之后,需求面的增强仍可能加剧工资和租金等价格的上涨压力。

美联储前理事Laurence Meyer说:“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而是如何确保局面不失控,在供应面通胀效应减退后,需求面通胀会告诉他们,本应该更早或更快地行动起来。”

上个月美国零售额小幅上升,物价上涨和供货不足的压力促使一些假日购物者提前采购礼品。据美国商务部周三公布,11月份美国零售店、网店和餐馆销售额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环比增长0.3%,与10月份1.8%的增幅相比有所放缓。

周三的利率预期显示,所有18位美联储官员都预计明年需要加息。在预计美联储明年将加息三次、每次25个基点后,多数官员还预测2023年将至少加息三次,2024年将再加息两次。

从4月份开始,美联储官员一直将高通胀定性为“暂时性”局面,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预计供应链瓶颈将会缓解。但在周三的政策声明中,美联储官员没有使用这一说法,一是因为这个词的含义存在歧义,另外也暗示他们对通货膨胀需要多久才能放缓并无把握。

鲍威尔说,最近几个月,他对一连串火热的经济数据感到惊讶,这些数据暗示美国经济需求更强,而不仅仅是此前推动价格上涨的特殊的供应瓶颈。房产价值、股票和其他资产的急剧上升增加了许多美国人的财富,推动了更强的需求,也可能使一些人选择提前退休,使劳动力市场变得更加紧俏。

围绕劳动力市场紧俏的疑问依然存在,特别是很难说有多少人可能永远离开了劳动力市场。在截至11月的三个月里,美国失业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至4.2%。

美国现在的就业人数与2020年2月相比依然减少390万人,但这可能是因为有些人退休了,而另一些人出于某些原因不再工作,包括对感染新冠病毒的恐惧、家庭财富的增加,或是需要居家照顾孩子等。

鲍威尔说:“我们恢复不了2020年2月份的那种经济局面了,我认为在最初的时候,人们曾以为那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美联储官员正面临两个截然相反的风险,一是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导致经济在明年通胀率大幅下降的基础上放缓。二是通胀率持续走高,家庭和企业产生价格继续上涨的预期,导致工资与物价的螺旋式上升。

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目前担任耶鲁大学管理学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的William English说:“这个问题变得相当棘手。”“他们左右为难,不得不权衡两方面的风险。”

美联储官员也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去年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政策改变了传统的经济衰退模式,拉动了招聘活动和工资增长,而通常,在经济滑坡之后,招聘和工资的复苏没有那么快。

鲍威尔说:“当疫情发生时,整个世界仿佛都有陷入大萧条的危险,所以我们选择重拳出击,支撑经济。”“现在经济增长非常强劲,需求也非常强劲,还有高收入......我们是否矫枉过正了,这个问题人们大可在25年后作出论断,但现在情况就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联储官员预测明年将加息至少三次,并加快缩减刺激措施

发布日期:2021-12-16 11:11
|通胀压力加速全面攀升,叠加劳动力市场趋紧正在重塑决策者对美国经济的展望和政策规划。



| 崔璞玉

【OR  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为明年春天开始的一系列加息做了铺垫,完成了一次重大的政策转向,对于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可能性也表现出更多关注。

在周三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发布的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明年至少将至少加息75个基点。相比之下,9月份有一半左右的官员认为要到2023年才有必要加息。

几个月来,美联储官员一直坚持一个观点,即今年较高的通胀压力主要是由供应链瓶颈引发的,这种压力将自行缓解。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最近几周暗示,对这种看法的信心已大幅减弱。周三的预测表明,他的大多数同事也与他有同样的担忧。

来自美联储的信号在投资者中反响良好,美国股市周四收盘上涨。标普500指数涨1.63%,扭转早些时候的跌势,当天收盘时接近历史纪录。道琼斯指数上涨383.25点,涨幅1.0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大涨2.15%。美国国债收益率也有所上升。

美联储官员表现出更强的紧迫态度,同意加快收缩为抵御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刺激政策,并在明年3月而不是6月份结束资产购买计划。这也为明年3月中旬美联储在第二次预定会议上启动加息铺平了道路。

美联储希望首先结束资产购买,然后再上调联邦基金利率以抑制过高的通胀。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位于零附近。

巴克莱(Barclay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说:“加快缩减资产购买意味着美联储有加息的愿望。”他预计美联储将在明年3月份提高利率。“除非想更早加息,否则没理由加快缩表。这是唯一的解释。”

这种转变进一步证明,在通胀压力不断加剧并扩散,且劳动力市场日益紧俏之际,美联储官员的经济展望和政策规划已发生重大变化。

鲍威尔在周三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认为现在真正的风险是通货膨胀可能更加持久.....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的风险已经上升。”“这是我们今天行动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让我们做好应对这种风险的准备。”

美联储官员在11月初同意将当时每月1,2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规模减少150亿美元,到本月购债规模减少至900亿美元。周三,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将从下个月开始加速这一缩减过程,每月减少300亿美元的购买量。照这一速度,他们将在明年1月份购买6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明年3月份有望完成缩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房产经济学家Kenneth Rosen说:“如果他们能挥舞魔杖的话,我想他们会愿意一下子就把资产购买计划停下来,因为现在经济用不着这个计划了。每类资产中都充斥着太多的资金。”

美联储官员在会后声明中指出,他们已经达到让通胀率适度高于2%的目标。这是美联储为加息设定的两个关键门槛之一。他们表示,另一个门槛还没有达到,即劳动力市场实现就业最大化。

但鲍威尔表示,这个目标也可能很快实现。他说:“我们正朝就业最大化迅速迈进。”

自从2020年3月美国暴发新冠疫情并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附近以来,鲍威尔还是第一次没有试图消除外界对美联储官员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考虑加息的预期。

鲍威尔说:“我们将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提高利率。”“我们会这样做,在适当的范围内。”

旺盛的商品需求、供应链的中断、暂时性的短缺和旅行需求的反弹,将美国同比通胀率拉高到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据美联储看重的通胀指标显示,美国核心消费者价格(剔除了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在10月份同比上升了4.1%。

在周三发布的经济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测核心通胀率将在今年年底达到4.4%,在明年将降至2.7%,到2024年底将降至2.1%,这高于9月份作出的明年年底通胀率从3.7%降至2.3%的预期。

加快收缩刺激政策也反映出美联储官员对未来价格走势的权衡发生变化,目前的观点是,即使在供应链瓶颈和汽车等商品短缺缓解之后,需求面的增强仍可能加剧工资和租金等价格的上涨压力。

美联储前理事Laurence Meyer说:“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而是如何确保局面不失控,在供应面通胀效应减退后,需求面通胀会告诉他们,本应该更早或更快地行动起来。”

上个月美国零售额小幅上升,物价上涨和供货不足的压力促使一些假日购物者提前采购礼品。据美国商务部周三公布,11月份美国零售店、网店和餐馆销售额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环比增长0.3%,与10月份1.8%的增幅相比有所放缓。

周三的利率预期显示,所有18位美联储官员都预计明年需要加息。在预计美联储明年将加息三次、每次25个基点后,多数官员还预测2023年将至少加息三次,2024年将再加息两次。

从4月份开始,美联储官员一直将高通胀定性为“暂时性”局面,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预计供应链瓶颈将会缓解。但在周三的政策声明中,美联储官员没有使用这一说法,一是因为这个词的含义存在歧义,另外也暗示他们对通货膨胀需要多久才能放缓并无把握。

鲍威尔说,最近几个月,他对一连串火热的经济数据感到惊讶,这些数据暗示美国经济需求更强,而不仅仅是此前推动价格上涨的特殊的供应瓶颈。房产价值、股票和其他资产的急剧上升增加了许多美国人的财富,推动了更强的需求,也可能使一些人选择提前退休,使劳动力市场变得更加紧俏。

围绕劳动力市场紧俏的疑问依然存在,特别是很难说有多少人可能永远离开了劳动力市场。在截至11月的三个月里,美国失业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至4.2%。

美国现在的就业人数与2020年2月相比依然减少390万人,但这可能是因为有些人退休了,而另一些人出于某些原因不再工作,包括对感染新冠病毒的恐惧、家庭财富的增加,或是需要居家照顾孩子等。

鲍威尔说:“我们恢复不了2020年2月份的那种经济局面了,我认为在最初的时候,人们曾以为那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美联储官员正面临两个截然相反的风险,一是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导致经济在明年通胀率大幅下降的基础上放缓。二是通胀率持续走高,家庭和企业产生价格继续上涨的预期,导致工资与物价的螺旋式上升。

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目前担任耶鲁大学管理学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的William English说:“这个问题变得相当棘手。”“他们左右为难,不得不权衡两方面的风险。”

美联储官员也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去年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政策改变了传统的经济衰退模式,拉动了招聘活动和工资增长,而通常,在经济滑坡之后,招聘和工资的复苏没有那么快。

鲍威尔说:“当疫情发生时,整个世界仿佛都有陷入大萧条的危险,所以我们选择重拳出击,支撑经济。”“现在经济增长非常强劲,需求也非常强劲,还有高收入......我们是否矫枉过正了,这个问题人们大可在25年后作出论断,但现在情况就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通胀压力加速全面攀升,叠加劳动力市场趋紧正在重塑决策者对美国经济的展望和政策规划。



| 崔璞玉

【OR  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为明年春天开始的一系列加息做了铺垫,完成了一次重大的政策转向,对于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可能性也表现出更多关注。

在周三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发布的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明年至少将至少加息75个基点。相比之下,9月份有一半左右的官员认为要到2023年才有必要加息。

几个月来,美联储官员一直坚持一个观点,即今年较高的通胀压力主要是由供应链瓶颈引发的,这种压力将自行缓解。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最近几周暗示,对这种看法的信心已大幅减弱。周三的预测表明,他的大多数同事也与他有同样的担忧。

来自美联储的信号在投资者中反响良好,美国股市周四收盘上涨。标普500指数涨1.63%,扭转早些时候的跌势,当天收盘时接近历史纪录。道琼斯指数上涨383.25点,涨幅1.0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大涨2.15%。美国国债收益率也有所上升。

美联储官员表现出更强的紧迫态度,同意加快收缩为抵御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刺激政策,并在明年3月而不是6月份结束资产购买计划。这也为明年3月中旬美联储在第二次预定会议上启动加息铺平了道路。

美联储希望首先结束资产购买,然后再上调联邦基金利率以抑制过高的通胀。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位于零附近。

巴克莱(Barclay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说:“加快缩减资产购买意味着美联储有加息的愿望。”他预计美联储将在明年3月份提高利率。“除非想更早加息,否则没理由加快缩表。这是唯一的解释。”

这种转变进一步证明,在通胀压力不断加剧并扩散,且劳动力市场日益紧俏之际,美联储官员的经济展望和政策规划已发生重大变化。

鲍威尔在周三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认为现在真正的风险是通货膨胀可能更加持久.....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的风险已经上升。”“这是我们今天行动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让我们做好应对这种风险的准备。”

美联储官员在11月初同意将当时每月1,2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规模减少150亿美元,到本月购债规模减少至900亿美元。周三,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将从下个月开始加速这一缩减过程,每月减少300亿美元的购买量。照这一速度,他们将在明年1月份购买6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明年3月份有望完成缩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房产经济学家Kenneth Rosen说:“如果他们能挥舞魔杖的话,我想他们会愿意一下子就把资产购买计划停下来,因为现在经济用不着这个计划了。每类资产中都充斥着太多的资金。”

美联储官员在会后声明中指出,他们已经达到让通胀率适度高于2%的目标。这是美联储为加息设定的两个关键门槛之一。他们表示,另一个门槛还没有达到,即劳动力市场实现就业最大化。

但鲍威尔表示,这个目标也可能很快实现。他说:“我们正朝就业最大化迅速迈进。”

自从2020年3月美国暴发新冠疫情并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附近以来,鲍威尔还是第一次没有试图消除外界对美联储官员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考虑加息的预期。

鲍威尔说:“我们将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提高利率。”“我们会这样做,在适当的范围内。”

旺盛的商品需求、供应链的中断、暂时性的短缺和旅行需求的反弹,将美国同比通胀率拉高到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据美联储看重的通胀指标显示,美国核心消费者价格(剔除了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在10月份同比上升了4.1%。

在周三发布的经济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测核心通胀率将在今年年底达到4.4%,在明年将降至2.7%,到2024年底将降至2.1%,这高于9月份作出的明年年底通胀率从3.7%降至2.3%的预期。

加快收缩刺激政策也反映出美联储官员对未来价格走势的权衡发生变化,目前的观点是,即使在供应链瓶颈和汽车等商品短缺缓解之后,需求面的增强仍可能加剧工资和租金等价格的上涨压力。

美联储前理事Laurence Meyer说:“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而是如何确保局面不失控,在供应面通胀效应减退后,需求面通胀会告诉他们,本应该更早或更快地行动起来。”

上个月美国零售额小幅上升,物价上涨和供货不足的压力促使一些假日购物者提前采购礼品。据美国商务部周三公布,11月份美国零售店、网店和餐馆销售额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环比增长0.3%,与10月份1.8%的增幅相比有所放缓。

周三的利率预期显示,所有18位美联储官员都预计明年需要加息。在预计美联储明年将加息三次、每次25个基点后,多数官员还预测2023年将至少加息三次,2024年将再加息两次。

从4月份开始,美联储官员一直将高通胀定性为“暂时性”局面,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预计供应链瓶颈将会缓解。但在周三的政策声明中,美联储官员没有使用这一说法,一是因为这个词的含义存在歧义,另外也暗示他们对通货膨胀需要多久才能放缓并无把握。

鲍威尔说,最近几个月,他对一连串火热的经济数据感到惊讶,这些数据暗示美国经济需求更强,而不仅仅是此前推动价格上涨的特殊的供应瓶颈。房产价值、股票和其他资产的急剧上升增加了许多美国人的财富,推动了更强的需求,也可能使一些人选择提前退休,使劳动力市场变得更加紧俏。

围绕劳动力市场紧俏的疑问依然存在,特别是很难说有多少人可能永远离开了劳动力市场。在截至11月的三个月里,美国失业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至4.2%。

美国现在的就业人数与2020年2月相比依然减少390万人,但这可能是因为有些人退休了,而另一些人出于某些原因不再工作,包括对感染新冠病毒的恐惧、家庭财富的增加,或是需要居家照顾孩子等。

鲍威尔说:“我们恢复不了2020年2月份的那种经济局面了,我认为在最初的时候,人们曾以为那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美联储官员正面临两个截然相反的风险,一是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导致经济在明年通胀率大幅下降的基础上放缓。二是通胀率持续走高,家庭和企业产生价格继续上涨的预期,导致工资与物价的螺旋式上升。

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目前担任耶鲁大学管理学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的William English说:“这个问题变得相当棘手。”“他们左右为难,不得不权衡两方面的风险。”

美联储官员也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去年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政策改变了传统的经济衰退模式,拉动了招聘活动和工资增长,而通常,在经济滑坡之后,招聘和工资的复苏没有那么快。

鲍威尔说:“当疫情发生时,整个世界仿佛都有陷入大萧条的危险,所以我们选择重拳出击,支撑经济。”“现在经济增长非常强劲,需求也非常强劲,还有高收入......我们是否矫枉过正了,这个问题人们大可在25年后作出论断,但现在情况就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联储官员预测明年将加息至少三次,并加快缩减刺激措施

发布日期:2021-12-16 11:11
|通胀压力加速全面攀升,叠加劳动力市场趋紧正在重塑决策者对美国经济的展望和政策规划。



| 崔璞玉

【OR  商业新媒体】


美联储为明年春天开始的一系列加息做了铺垫,完成了一次重大的政策转向,对于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可能性也表现出更多关注。

在周三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发布的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明年至少将至少加息75个基点。相比之下,9月份有一半左右的官员认为要到2023年才有必要加息。

几个月来,美联储官员一直坚持一个观点,即今年较高的通胀压力主要是由供应链瓶颈引发的,这种压力将自行缓解。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最近几周暗示,对这种看法的信心已大幅减弱。周三的预测表明,他的大多数同事也与他有同样的担忧。

来自美联储的信号在投资者中反响良好,美国股市周四收盘上涨。标普500指数涨1.63%,扭转早些时候的跌势,当天收盘时接近历史纪录。道琼斯指数上涨383.25点,涨幅1.0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大涨2.15%。美国国债收益率也有所上升。

美联储官员表现出更强的紧迫态度,同意加快收缩为抵御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刺激政策,并在明年3月而不是6月份结束资产购买计划。这也为明年3月中旬美联储在第二次预定会议上启动加息铺平了道路。

美联储希望首先结束资产购买,然后再上调联邦基金利率以抑制过高的通胀。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位于零附近。

巴克莱(Barclay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说:“加快缩减资产购买意味着美联储有加息的愿望。”他预计美联储将在明年3月份提高利率。“除非想更早加息,否则没理由加快缩表。这是唯一的解释。”

这种转变进一步证明,在通胀压力不断加剧并扩散,且劳动力市场日益紧俏之际,美联储官员的经济展望和政策规划已发生重大变化。

鲍威尔在周三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认为现在真正的风险是通货膨胀可能更加持久.....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的风险已经上升。”“这是我们今天行动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让我们做好应对这种风险的准备。”

美联储官员在11月初同意将当时每月1,2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规模减少150亿美元,到本月购债规模减少至900亿美元。周三,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将从下个月开始加速这一缩减过程,每月减少300亿美元的购买量。照这一速度,他们将在明年1月份购买6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明年3月份有望完成缩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房产经济学家Kenneth Rosen说:“如果他们能挥舞魔杖的话,我想他们会愿意一下子就把资产购买计划停下来,因为现在经济用不着这个计划了。每类资产中都充斥着太多的资金。”

美联储官员在会后声明中指出,他们已经达到让通胀率适度高于2%的目标。这是美联储为加息设定的两个关键门槛之一。他们表示,另一个门槛还没有达到,即劳动力市场实现就业最大化。

但鲍威尔表示,这个目标也可能很快实现。他说:“我们正朝就业最大化迅速迈进。”

自从2020年3月美国暴发新冠疫情并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附近以来,鲍威尔还是第一次没有试图消除外界对美联储官员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考虑加息的预期。

鲍威尔说:“我们将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提高利率。”“我们会这样做,在适当的范围内。”

旺盛的商品需求、供应链的中断、暂时性的短缺和旅行需求的反弹,将美国同比通胀率拉高到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据美联储看重的通胀指标显示,美国核心消费者价格(剔除了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在10月份同比上升了4.1%。

在周三发布的经济预期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测核心通胀率将在今年年底达到4.4%,在明年将降至2.7%,到2024年底将降至2.1%,这高于9月份作出的明年年底通胀率从3.7%降至2.3%的预期。

加快收缩刺激政策也反映出美联储官员对未来价格走势的权衡发生变化,目前的观点是,即使在供应链瓶颈和汽车等商品短缺缓解之后,需求面的增强仍可能加剧工资和租金等价格的上涨压力。

美联储前理事Laurence Meyer说:“今天的问题不是通胀,而是如何确保局面不失控,在供应面通胀效应减退后,需求面通胀会告诉他们,本应该更早或更快地行动起来。”

上个月美国零售额小幅上升,物价上涨和供货不足的压力促使一些假日购物者提前采购礼品。据美国商务部周三公布,11月份美国零售店、网店和餐馆销售额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环比增长0.3%,与10月份1.8%的增幅相比有所放缓。

周三的利率预期显示,所有18位美联储官员都预计明年需要加息。在预计美联储明年将加息三次、每次25个基点后,多数官员还预测2023年将至少加息三次,2024年将再加息两次。

从4月份开始,美联储官员一直将高通胀定性为“暂时性”局面,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预计供应链瓶颈将会缓解。但在周三的政策声明中,美联储官员没有使用这一说法,一是因为这个词的含义存在歧义,另外也暗示他们对通货膨胀需要多久才能放缓并无把握。

鲍威尔说,最近几个月,他对一连串火热的经济数据感到惊讶,这些数据暗示美国经济需求更强,而不仅仅是此前推动价格上涨的特殊的供应瓶颈。房产价值、股票和其他资产的急剧上升增加了许多美国人的财富,推动了更强的需求,也可能使一些人选择提前退休,使劳动力市场变得更加紧俏。

围绕劳动力市场紧俏的疑问依然存在,特别是很难说有多少人可能永远离开了劳动力市场。在截至11月的三个月里,美国失业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至4.2%。

美国现在的就业人数与2020年2月相比依然减少390万人,但这可能是因为有些人退休了,而另一些人出于某些原因不再工作,包括对感染新冠病毒的恐惧、家庭财富的增加,或是需要居家照顾孩子等。

鲍威尔说:“我们恢复不了2020年2月份的那种经济局面了,我认为在最初的时候,人们曾以为那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美联储官员正面临两个截然相反的风险,一是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导致经济在明年通胀率大幅下降的基础上放缓。二是通胀率持续走高,家庭和企业产生价格继续上涨的预期,导致工资与物价的螺旋式上升。

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目前担任耶鲁大学管理学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的William English说:“这个问题变得相当棘手。”“他们左右为难,不得不权衡两方面的风险。”

美联储官员也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去年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政策改变了传统的经济衰退模式,拉动了招聘活动和工资增长,而通常,在经济滑坡之后,招聘和工资的复苏没有那么快。

鲍威尔说:“当疫情发生时,整个世界仿佛都有陷入大萧条的危险,所以我们选择重拳出击,支撑经济。”“现在经济增长非常强劲,需求也非常强劲,还有高收入......我们是否矫枉过正了,这个问题人们大可在25年后作出论断,但现在情况就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