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曼: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



|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正值商汤科技要为其马上就要开始的香港IPO定价的时候,美国来了一记“突袭”,将商汤科技列入了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黑名单。到了这周一,这记突袭已经收到了初步效果,商汤科技已经宣布了港股IPO推迟,并打算退还投资者们的申请股款。

就商汤后续的声明看,公司依然在努力补充招股章程,争取在之后尽快完成IPO。

动不动就上清单,可能已经成为了国内人工智能公司的“常规待遇”。早在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就曾经将商汤科技和包括旷视科技、科大讯飞、依图科技在内的其他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列入了实体清单,这直接导致旷视科技放弃了香港上市计划。

根据之前拜登签署的行政令,美国投资者将被禁止投资这份“涉军企业”黑名单上的公司,这让包括富达、高通以及银湖在内的商汤的一众美国股东处于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就算IPO重启,对美资的限制性政策决定了商汤可能只能以更低的市值上市。

滴滴的退市、《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再加上如今VIE架构在境外上市的监管风险,如此种种,中概股的生存空间正在进一步被挤压。这时候,香港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中概股们一旦退市后的避风港,而国内市场上一众急需上市的创业公司,也纷纷将香港列为上市的首选地点。

根据之前港交所披露给媒体的数据,今年已有将近300家企业递交赴港IPO申请,除了今年成功上市的70多家企业,年内还有超过200家企业仍在等待合适的上市机会。这也导致我所在的科技和投资圈内,如今最为热门的话题就是,如此大规模的上市需求,港交所到底接不接的住?

这几年来港股市场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在眼里,之前港股市场确实比较青睐重资产和盈利水平比较稳定的企业,对依然在亏损的新科技公司不太友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资在不断增加,港股的流动性问题有了很大缓解,而来自内地的大批量资金,也让港股的定价权向着中资转移。这对于不得不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们来讲,是值得乐观的一面。

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就算来自内地的大量资金南下,面对一下子蜂拥而至的几百家待上市企业,港股市场的资金量依然捉襟见肘。就拿这次商汤被推迟的IPO来讲,今年早些时候,商汤科技曾经希望此次香港IPO融资规模达到20亿美元,而如今这一融资规模已经缩小至7.67亿美元,较之以前大大缩水。固然其中有对商汤盈利能力质疑的因素在,但是从最近IPO屡屡破发的例子可以看出,港股市场情绪正在冷却。

而如今从商汤的遭遇看来,对港股市场资金量和流动性的担忧还在其次。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港股市场上还有大量的美元机构投资者,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而来自美国的“长臂管辖”就会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需要面临的风险。

可以预计的是,今后在香港上市的内地科技公司,依然会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和审视,就算没有到商汤这样被限制投资的程度,来自国际市场的资本依然会根据国家间角力的动向,来对投资进行风险控制,给港股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商汤推迟上市,港股还是中资公司的避风港吗?

发布日期:2021-12-15 07:40
|闫曼: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



|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正值商汤科技要为其马上就要开始的香港IPO定价的时候,美国来了一记“突袭”,将商汤科技列入了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黑名单。到了这周一,这记突袭已经收到了初步效果,商汤科技已经宣布了港股IPO推迟,并打算退还投资者们的申请股款。

就商汤后续的声明看,公司依然在努力补充招股章程,争取在之后尽快完成IPO。

动不动就上清单,可能已经成为了国内人工智能公司的“常规待遇”。早在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就曾经将商汤科技和包括旷视科技、科大讯飞、依图科技在内的其他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列入了实体清单,这直接导致旷视科技放弃了香港上市计划。

根据之前拜登签署的行政令,美国投资者将被禁止投资这份“涉军企业”黑名单上的公司,这让包括富达、高通以及银湖在内的商汤的一众美国股东处于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就算IPO重启,对美资的限制性政策决定了商汤可能只能以更低的市值上市。

滴滴的退市、《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再加上如今VIE架构在境外上市的监管风险,如此种种,中概股的生存空间正在进一步被挤压。这时候,香港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中概股们一旦退市后的避风港,而国内市场上一众急需上市的创业公司,也纷纷将香港列为上市的首选地点。

根据之前港交所披露给媒体的数据,今年已有将近300家企业递交赴港IPO申请,除了今年成功上市的70多家企业,年内还有超过200家企业仍在等待合适的上市机会。这也导致我所在的科技和投资圈内,如今最为热门的话题就是,如此大规模的上市需求,港交所到底接不接的住?

这几年来港股市场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在眼里,之前港股市场确实比较青睐重资产和盈利水平比较稳定的企业,对依然在亏损的新科技公司不太友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资在不断增加,港股的流动性问题有了很大缓解,而来自内地的大批量资金,也让港股的定价权向着中资转移。这对于不得不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们来讲,是值得乐观的一面。

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就算来自内地的大量资金南下,面对一下子蜂拥而至的几百家待上市企业,港股市场的资金量依然捉襟见肘。就拿这次商汤被推迟的IPO来讲,今年早些时候,商汤科技曾经希望此次香港IPO融资规模达到20亿美元,而如今这一融资规模已经缩小至7.67亿美元,较之以前大大缩水。固然其中有对商汤盈利能力质疑的因素在,但是从最近IPO屡屡破发的例子可以看出,港股市场情绪正在冷却。

而如今从商汤的遭遇看来,对港股市场资金量和流动性的担忧还在其次。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港股市场上还有大量的美元机构投资者,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而来自美国的“长臂管辖”就会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需要面临的风险。

可以预计的是,今后在香港上市的内地科技公司,依然会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和审视,就算没有到商汤这样被限制投资的程度,来自国际市场的资本依然会根据国家间角力的动向,来对投资进行风险控制,给港股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闫曼: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



|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正值商汤科技要为其马上就要开始的香港IPO定价的时候,美国来了一记“突袭”,将商汤科技列入了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黑名单。到了这周一,这记突袭已经收到了初步效果,商汤科技已经宣布了港股IPO推迟,并打算退还投资者们的申请股款。

就商汤后续的声明看,公司依然在努力补充招股章程,争取在之后尽快完成IPO。

动不动就上清单,可能已经成为了国内人工智能公司的“常规待遇”。早在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就曾经将商汤科技和包括旷视科技、科大讯飞、依图科技在内的其他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列入了实体清单,这直接导致旷视科技放弃了香港上市计划。

根据之前拜登签署的行政令,美国投资者将被禁止投资这份“涉军企业”黑名单上的公司,这让包括富达、高通以及银湖在内的商汤的一众美国股东处于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就算IPO重启,对美资的限制性政策决定了商汤可能只能以更低的市值上市。

滴滴的退市、《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再加上如今VIE架构在境外上市的监管风险,如此种种,中概股的生存空间正在进一步被挤压。这时候,香港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中概股们一旦退市后的避风港,而国内市场上一众急需上市的创业公司,也纷纷将香港列为上市的首选地点。

根据之前港交所披露给媒体的数据,今年已有将近300家企业递交赴港IPO申请,除了今年成功上市的70多家企业,年内还有超过200家企业仍在等待合适的上市机会。这也导致我所在的科技和投资圈内,如今最为热门的话题就是,如此大规模的上市需求,港交所到底接不接的住?

这几年来港股市场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在眼里,之前港股市场确实比较青睐重资产和盈利水平比较稳定的企业,对依然在亏损的新科技公司不太友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资在不断增加,港股的流动性问题有了很大缓解,而来自内地的大批量资金,也让港股的定价权向着中资转移。这对于不得不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们来讲,是值得乐观的一面。

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就算来自内地的大量资金南下,面对一下子蜂拥而至的几百家待上市企业,港股市场的资金量依然捉襟见肘。就拿这次商汤被推迟的IPO来讲,今年早些时候,商汤科技曾经希望此次香港IPO融资规模达到20亿美元,而如今这一融资规模已经缩小至7.67亿美元,较之以前大大缩水。固然其中有对商汤盈利能力质疑的因素在,但是从最近IPO屡屡破发的例子可以看出,港股市场情绪正在冷却。

而如今从商汤的遭遇看来,对港股市场资金量和流动性的担忧还在其次。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港股市场上还有大量的美元机构投资者,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而来自美国的“长臂管辖”就会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需要面临的风险。

可以预计的是,今后在香港上市的内地科技公司,依然会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和审视,就算没有到商汤这样被限制投资的程度,来自国际市场的资本依然会根据国家间角力的动向,来对投资进行风险控制,给港股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商汤推迟上市,港股还是中资公司的避风港吗?

发布日期:2021-12-15 07:40
|闫曼: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



|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正值商汤科技要为其马上就要开始的香港IPO定价的时候,美国来了一记“突袭”,将商汤科技列入了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黑名单。到了这周一,这记突袭已经收到了初步效果,商汤科技已经宣布了港股IPO推迟,并打算退还投资者们的申请股款。

就商汤后续的声明看,公司依然在努力补充招股章程,争取在之后尽快完成IPO。

动不动就上清单,可能已经成为了国内人工智能公司的“常规待遇”。早在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就曾经将商汤科技和包括旷视科技、科大讯飞、依图科技在内的其他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列入了实体清单,这直接导致旷视科技放弃了香港上市计划。

根据之前拜登签署的行政令,美国投资者将被禁止投资这份“涉军企业”黑名单上的公司,这让包括富达、高通以及银湖在内的商汤的一众美国股东处于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就算IPO重启,对美资的限制性政策决定了商汤可能只能以更低的市值上市。

滴滴的退市、《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再加上如今VIE架构在境外上市的监管风险,如此种种,中概股的生存空间正在进一步被挤压。这时候,香港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中概股们一旦退市后的避风港,而国内市场上一众急需上市的创业公司,也纷纷将香港列为上市的首选地点。

根据之前港交所披露给媒体的数据,今年已有将近300家企业递交赴港IPO申请,除了今年成功上市的70多家企业,年内还有超过200家企业仍在等待合适的上市机会。这也导致我所在的科技和投资圈内,如今最为热门的话题就是,如此大规模的上市需求,港交所到底接不接的住?

这几年来港股市场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在眼里,之前港股市场确实比较青睐重资产和盈利水平比较稳定的企业,对依然在亏损的新科技公司不太友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资在不断增加,港股的流动性问题有了很大缓解,而来自内地的大批量资金,也让港股的定价权向着中资转移。这对于不得不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们来讲,是值得乐观的一面。

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就算来自内地的大量资金南下,面对一下子蜂拥而至的几百家待上市企业,港股市场的资金量依然捉襟见肘。就拿这次商汤被推迟的IPO来讲,今年早些时候,商汤科技曾经希望此次香港IPO融资规模达到20亿美元,而如今这一融资规模已经缩小至7.67亿美元,较之以前大大缩水。固然其中有对商汤盈利能力质疑的因素在,但是从最近IPO屡屡破发的例子可以看出,港股市场情绪正在冷却。

而如今从商汤的遭遇看来,对港股市场资金量和流动性的担忧还在其次。只要香港还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港股市场上还有大量的美元机构投资者,未来我们依然不可能依托港股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脱钩”。而来自美国的“长臂管辖”就会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需要面临的风险。

可以预计的是,今后在香港上市的内地科技公司,依然会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和审视,就算没有到商汤这样被限制投资的程度,来自国际市场的资本依然会根据国家间角力的动向,来对投资进行风险控制,给港股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