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探月计划是朝着实现取得“制天权”愿景迈出的关键一步,科学家们认为月壤中的氦-3有朝一日可以在聚变反应堆中提供更安全的核能。


在香港展出的月壤样本。


| Natasha Kha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希望觅得可在未来充当燃料的物质,而答案就蕴藏于3.82磅月壤之中。

中国的嫦娥五号探测器去年年底从月球带回了月球样品,此前惟有苏联的探测器在1976年完成过同类任务。中国核科学家正研究相关样品。其中一份在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Beijing Research Institute of Uranium Geology)被置于显微镜下,这是一块50毫克重的岩石,大约像一颗扁豆那么大,据信含有氦的同位素之一氦-3。

氦-3是氦原子的一种变体,所包含的中子数量不同于后者。科学家认为氦-3有朝一日可能为聚变反应堆提供更安全的核能,因为它不具有放射性。氦-3在地球上很罕见,但被认为在月球上储量丰富。

美国等国家的科研人员已经在研究氦-3,而中国的最新探寻牵涉该国一项为期数十年的计划,其目标是成为领先的太空强国,从中折射出中国在全球日益上升的经济和战略影响力。自从美国10年前出台法律禁止中国和美国航天机构联合开展科研活动以来,中国已大力投资于自身的项目。中国在技术上仍处于追赶状态,但正寻求通过探月任务获得优势。

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简称NASA)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计划拟在2025年前后将人类送上月球,该计划是由美国牵头。而中国与之相对应的探月计划越来越雄心勃勃。从2019年成为第一个登陆月球背面的国家,到今年操控火星车穿越火星,再到建造自己的空间站,中国的快速行动已拉开与美国新一轮太空竞赛的序幕。

今年10月,中国科学家在《科学》(Science)和《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嫦娥五号任务的发现。他们分析的火山岩样本是迄今发现的最年轻的月球样本,可追溯到20亿年前。他们的工作展示了月球成分和水含量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为月球的热量和化学演变提供了新见解。

中国最终设想是未来能掌控更大“制天权”:拥有强大的航天器运载火箭,中国人成为探测周围行星的先驱。《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列出了这些目标。这份白皮书概述了中国的太空雄心,类似于美国的国家太空政策,中国自那以后一直在稳步实现其里程碑。

这一努力与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相呼应。今年6月,习近平与正在中国首个空间站执行任务的航天员通话时说:“你们是新时代中国航天事业无数奋斗者、攀登者的代表。”

中国也在太空项目方面建立更多的全球联盟。今年10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宣布与法国同行达成协议,研究嫦娥五号带回来的月球样本。3月份,中国宣布与俄罗斯航天机构合作,在未来10年开发一个联合月球基地。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地质科学教授James Head称:“中国正在建设通往太空的丝绸之路。”过去几年,他曾在中国各地的高校做过讲座。他表示,太空任务需要时间、投资和长期规划,中国政府正在进行战略性投资。

虽然中国不正式公布在太空项目上的花费,但《争夺天空》一书(Scramble for the Skies)的合着者Namrata Goswami整理的数据显示,中国仅在民用太空项目上就花费了80亿至110亿美元。目前没有关于中国在太空军事支出方面的数据。

NASA署长Bill Nelson在5月份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NASA申请的248亿美元2022财年预算资金若能获批,美国将能够更好地与中国竞争,将人类首先送上月球,并最终送往火星。

看到像SpaceX这样的公司在美国产生的影响,中国于2014年开放了国内太空产业,现在该领域有许多民营公司。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国家安全事务教授David Burbach表示,这种较量并不像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激烈竞争。

Burbach以个人的名义发表评论称:“在我看来,这两个国家都没有认为,谁下一次登陆月球对外交政策而言会像两国整体经济实力或外交影响力那么意义重大。”Burbach表示,尽管如此,中国的太空计划确实使美国加强了对NASA阿尔忒弥斯计划的支持。阿尔忒弥斯计划由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7年创立。

三名中国航天员将在中国自己的空间站中度过六个月时间,该空间站计划于明年年底前建成。在与俄罗斯建立基地的过程中,中国政府正计划在未来几年进行一系列非载人任务,包括将机器人送上月球。为了给人类在月球上待上几个月做准备,一群中国志愿者在北京的一个自给自足实验室里生活了一年,自己种植食物并回收水。

“探月计划是中国整个太空战略中最重要、最核心的组成部分,”Goswami称。“所有这些里程碑都有助于中国更接近实现习近平的太空梦。”

负责核聚变项目的中国官员称,这些探索可能需要历经数十年才能取得成果。研究氦-3元素的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8月份接受官媒采访时曾讨论了这些探索,但没有回复记者的进一步置评请求。该研究院获得国企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的支持。

月球可能富含氦-3储量的理论可追溯到数十年前。1986年,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科学家们估计,月壤中的氦-3储量可能为100万吨。

氦-3是太阳强热的副产品,随着太阳风穿过太阳系到达月球。由于月球没有地球那样的磁场,这种无色的惰性原子被认为嵌入了月球的风化层中,也就是覆盖在月球表面的那层松散沉积物内。

中国研究氦-3的新工作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人类仍没掌握轻松勘测、提取或处理氦-3的方法。

香港大学太空实验室(University of Hong Kong’s Laboratory for Space Research)副总监Joseph Michalski说,目前还没有弄清楚这次行动带回样品的任何元素。他没有参与北京的这项研究。他说:“这就好比有人给你一个装着500万美元的手提箱,但拿起来需要花1,000万美元。”

Michalski说,未来可能会研制出机器能吸走月球表面的最上层,然后可以用来满足地球的能源需求,或为未来的月球基地提供动力。即使未来氦-3能够得以利用,另一个障碍将是如何在短时间内产生足够热量来进行适当反应。

中国和美国等数十个国家正在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xperimental Reactor, 简称ITER)项目上展开合作,该项目正在法国建设,耗资220亿美元,旨在通过延长反应时间来证明核聚变的可行性。长期以来,核聚变一直是能源领域的“圣杯”。尽管已研究数十载,但目前尚无国家能够从核聚变中获得比产生核聚变所需更多的能量。中国在东部城市合肥的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Experimental Advanced Superconducting Tokamak)也取得了进展。

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院长李子颖8月份接受了官媒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他在谈到氦-3研究时说,这项研究不仅对未来在月球上开发此类核能资源具有重大价值,对月球本身及月地关系的科学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以月壤为起点,追寻太空强国梦

发布日期:2021-12-14 16:32
|中国的探月计划是朝着实现取得“制天权”愿景迈出的关键一步,科学家们认为月壤中的氦-3有朝一日可以在聚变反应堆中提供更安全的核能。


在香港展出的月壤样本。


| Natasha Kha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希望觅得可在未来充当燃料的物质,而答案就蕴藏于3.82磅月壤之中。

中国的嫦娥五号探测器去年年底从月球带回了月球样品,此前惟有苏联的探测器在1976年完成过同类任务。中国核科学家正研究相关样品。其中一份在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Beijing Research Institute of Uranium Geology)被置于显微镜下,这是一块50毫克重的岩石,大约像一颗扁豆那么大,据信含有氦的同位素之一氦-3。

氦-3是氦原子的一种变体,所包含的中子数量不同于后者。科学家认为氦-3有朝一日可能为聚变反应堆提供更安全的核能,因为它不具有放射性。氦-3在地球上很罕见,但被认为在月球上储量丰富。

美国等国家的科研人员已经在研究氦-3,而中国的最新探寻牵涉该国一项为期数十年的计划,其目标是成为领先的太空强国,从中折射出中国在全球日益上升的经济和战略影响力。自从美国10年前出台法律禁止中国和美国航天机构联合开展科研活动以来,中国已大力投资于自身的项目。中国在技术上仍处于追赶状态,但正寻求通过探月任务获得优势。

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简称NASA)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计划拟在2025年前后将人类送上月球,该计划是由美国牵头。而中国与之相对应的探月计划越来越雄心勃勃。从2019年成为第一个登陆月球背面的国家,到今年操控火星车穿越火星,再到建造自己的空间站,中国的快速行动已拉开与美国新一轮太空竞赛的序幕。

今年10月,中国科学家在《科学》(Science)和《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嫦娥五号任务的发现。他们分析的火山岩样本是迄今发现的最年轻的月球样本,可追溯到20亿年前。他们的工作展示了月球成分和水含量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为月球的热量和化学演变提供了新见解。

中国最终设想是未来能掌控更大“制天权”:拥有强大的航天器运载火箭,中国人成为探测周围行星的先驱。《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列出了这些目标。这份白皮书概述了中国的太空雄心,类似于美国的国家太空政策,中国自那以后一直在稳步实现其里程碑。

这一努力与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相呼应。今年6月,习近平与正在中国首个空间站执行任务的航天员通话时说:“你们是新时代中国航天事业无数奋斗者、攀登者的代表。”

中国也在太空项目方面建立更多的全球联盟。今年10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宣布与法国同行达成协议,研究嫦娥五号带回来的月球样本。3月份,中国宣布与俄罗斯航天机构合作,在未来10年开发一个联合月球基地。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地质科学教授James Head称:“中国正在建设通往太空的丝绸之路。”过去几年,他曾在中国各地的高校做过讲座。他表示,太空任务需要时间、投资和长期规划,中国政府正在进行战略性投资。

虽然中国不正式公布在太空项目上的花费,但《争夺天空》一书(Scramble for the Skies)的合着者Namrata Goswami整理的数据显示,中国仅在民用太空项目上就花费了80亿至110亿美元。目前没有关于中国在太空军事支出方面的数据。

NASA署长Bill Nelson在5月份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NASA申请的248亿美元2022财年预算资金若能获批,美国将能够更好地与中国竞争,将人类首先送上月球,并最终送往火星。

看到像SpaceX这样的公司在美国产生的影响,中国于2014年开放了国内太空产业,现在该领域有许多民营公司。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国家安全事务教授David Burbach表示,这种较量并不像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激烈竞争。

Burbach以个人的名义发表评论称:“在我看来,这两个国家都没有认为,谁下一次登陆月球对外交政策而言会像两国整体经济实力或外交影响力那么意义重大。”Burbach表示,尽管如此,中国的太空计划确实使美国加强了对NASA阿尔忒弥斯计划的支持。阿尔忒弥斯计划由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7年创立。

三名中国航天员将在中国自己的空间站中度过六个月时间,该空间站计划于明年年底前建成。在与俄罗斯建立基地的过程中,中国政府正计划在未来几年进行一系列非载人任务,包括将机器人送上月球。为了给人类在月球上待上几个月做准备,一群中国志愿者在北京的一个自给自足实验室里生活了一年,自己种植食物并回收水。

“探月计划是中国整个太空战略中最重要、最核心的组成部分,”Goswami称。“所有这些里程碑都有助于中国更接近实现习近平的太空梦。”

负责核聚变项目的中国官员称,这些探索可能需要历经数十年才能取得成果。研究氦-3元素的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8月份接受官媒采访时曾讨论了这些探索,但没有回复记者的进一步置评请求。该研究院获得国企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的支持。

月球可能富含氦-3储量的理论可追溯到数十年前。1986年,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科学家们估计,月壤中的氦-3储量可能为100万吨。

氦-3是太阳强热的副产品,随着太阳风穿过太阳系到达月球。由于月球没有地球那样的磁场,这种无色的惰性原子被认为嵌入了月球的风化层中,也就是覆盖在月球表面的那层松散沉积物内。

中国研究氦-3的新工作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人类仍没掌握轻松勘测、提取或处理氦-3的方法。

香港大学太空实验室(University of Hong Kong’s Laboratory for Space Research)副总监Joseph Michalski说,目前还没有弄清楚这次行动带回样品的任何元素。他没有参与北京的这项研究。他说:“这就好比有人给你一个装着500万美元的手提箱,但拿起来需要花1,000万美元。”

Michalski说,未来可能会研制出机器能吸走月球表面的最上层,然后可以用来满足地球的能源需求,或为未来的月球基地提供动力。即使未来氦-3能够得以利用,另一个障碍将是如何在短时间内产生足够热量来进行适当反应。

中国和美国等数十个国家正在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xperimental Reactor, 简称ITER)项目上展开合作,该项目正在法国建设,耗资220亿美元,旨在通过延长反应时间来证明核聚变的可行性。长期以来,核聚变一直是能源领域的“圣杯”。尽管已研究数十载,但目前尚无国家能够从核聚变中获得比产生核聚变所需更多的能量。中国在东部城市合肥的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Experimental Advanced Superconducting Tokamak)也取得了进展。

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院长李子颖8月份接受了官媒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他在谈到氦-3研究时说,这项研究不仅对未来在月球上开发此类核能资源具有重大价值,对月球本身及月地关系的科学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的探月计划是朝着实现取得“制天权”愿景迈出的关键一步,科学家们认为月壤中的氦-3有朝一日可以在聚变反应堆中提供更安全的核能。


在香港展出的月壤样本。


| Natasha Kha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希望觅得可在未来充当燃料的物质,而答案就蕴藏于3.82磅月壤之中。

中国的嫦娥五号探测器去年年底从月球带回了月球样品,此前惟有苏联的探测器在1976年完成过同类任务。中国核科学家正研究相关样品。其中一份在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Beijing Research Institute of Uranium Geology)被置于显微镜下,这是一块50毫克重的岩石,大约像一颗扁豆那么大,据信含有氦的同位素之一氦-3。

氦-3是氦原子的一种变体,所包含的中子数量不同于后者。科学家认为氦-3有朝一日可能为聚变反应堆提供更安全的核能,因为它不具有放射性。氦-3在地球上很罕见,但被认为在月球上储量丰富。

美国等国家的科研人员已经在研究氦-3,而中国的最新探寻牵涉该国一项为期数十年的计划,其目标是成为领先的太空强国,从中折射出中国在全球日益上升的经济和战略影响力。自从美国10年前出台法律禁止中国和美国航天机构联合开展科研活动以来,中国已大力投资于自身的项目。中国在技术上仍处于追赶状态,但正寻求通过探月任务获得优势。

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简称NASA)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计划拟在2025年前后将人类送上月球,该计划是由美国牵头。而中国与之相对应的探月计划越来越雄心勃勃。从2019年成为第一个登陆月球背面的国家,到今年操控火星车穿越火星,再到建造自己的空间站,中国的快速行动已拉开与美国新一轮太空竞赛的序幕。

今年10月,中国科学家在《科学》(Science)和《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嫦娥五号任务的发现。他们分析的火山岩样本是迄今发现的最年轻的月球样本,可追溯到20亿年前。他们的工作展示了月球成分和水含量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为月球的热量和化学演变提供了新见解。

中国最终设想是未来能掌控更大“制天权”:拥有强大的航天器运载火箭,中国人成为探测周围行星的先驱。《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列出了这些目标。这份白皮书概述了中国的太空雄心,类似于美国的国家太空政策,中国自那以后一直在稳步实现其里程碑。

这一努力与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相呼应。今年6月,习近平与正在中国首个空间站执行任务的航天员通话时说:“你们是新时代中国航天事业无数奋斗者、攀登者的代表。”

中国也在太空项目方面建立更多的全球联盟。今年10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宣布与法国同行达成协议,研究嫦娥五号带回来的月球样本。3月份,中国宣布与俄罗斯航天机构合作,在未来10年开发一个联合月球基地。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地质科学教授James Head称:“中国正在建设通往太空的丝绸之路。”过去几年,他曾在中国各地的高校做过讲座。他表示,太空任务需要时间、投资和长期规划,中国政府正在进行战略性投资。

虽然中国不正式公布在太空项目上的花费,但《争夺天空》一书(Scramble for the Skies)的合着者Namrata Goswami整理的数据显示,中国仅在民用太空项目上就花费了80亿至110亿美元。目前没有关于中国在太空军事支出方面的数据。

NASA署长Bill Nelson在5月份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NASA申请的248亿美元2022财年预算资金若能获批,美国将能够更好地与中国竞争,将人类首先送上月球,并最终送往火星。

看到像SpaceX这样的公司在美国产生的影响,中国于2014年开放了国内太空产业,现在该领域有许多民营公司。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国家安全事务教授David Burbach表示,这种较量并不像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激烈竞争。

Burbach以个人的名义发表评论称:“在我看来,这两个国家都没有认为,谁下一次登陆月球对外交政策而言会像两国整体经济实力或外交影响力那么意义重大。”Burbach表示,尽管如此,中国的太空计划确实使美国加强了对NASA阿尔忒弥斯计划的支持。阿尔忒弥斯计划由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7年创立。

三名中国航天员将在中国自己的空间站中度过六个月时间,该空间站计划于明年年底前建成。在与俄罗斯建立基地的过程中,中国政府正计划在未来几年进行一系列非载人任务,包括将机器人送上月球。为了给人类在月球上待上几个月做准备,一群中国志愿者在北京的一个自给自足实验室里生活了一年,自己种植食物并回收水。

“探月计划是中国整个太空战略中最重要、最核心的组成部分,”Goswami称。“所有这些里程碑都有助于中国更接近实现习近平的太空梦。”

负责核聚变项目的中国官员称,这些探索可能需要历经数十年才能取得成果。研究氦-3元素的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8月份接受官媒采访时曾讨论了这些探索,但没有回复记者的进一步置评请求。该研究院获得国企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的支持。

月球可能富含氦-3储量的理论可追溯到数十年前。1986年,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科学家们估计,月壤中的氦-3储量可能为100万吨。

氦-3是太阳强热的副产品,随着太阳风穿过太阳系到达月球。由于月球没有地球那样的磁场,这种无色的惰性原子被认为嵌入了月球的风化层中,也就是覆盖在月球表面的那层松散沉积物内。

中国研究氦-3的新工作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人类仍没掌握轻松勘测、提取或处理氦-3的方法。

香港大学太空实验室(University of Hong Kong’s Laboratory for Space Research)副总监Joseph Michalski说,目前还没有弄清楚这次行动带回样品的任何元素。他没有参与北京的这项研究。他说:“这就好比有人给你一个装着500万美元的手提箱,但拿起来需要花1,000万美元。”

Michalski说,未来可能会研制出机器能吸走月球表面的最上层,然后可以用来满足地球的能源需求,或为未来的月球基地提供动力。即使未来氦-3能够得以利用,另一个障碍将是如何在短时间内产生足够热量来进行适当反应。

中国和美国等数十个国家正在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xperimental Reactor, 简称ITER)项目上展开合作,该项目正在法国建设,耗资220亿美元,旨在通过延长反应时间来证明核聚变的可行性。长期以来,核聚变一直是能源领域的“圣杯”。尽管已研究数十载,但目前尚无国家能够从核聚变中获得比产生核聚变所需更多的能量。中国在东部城市合肥的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Experimental Advanced Superconducting Tokamak)也取得了进展。

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院长李子颖8月份接受了官媒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他在谈到氦-3研究时说,这项研究不仅对未来在月球上开发此类核能资源具有重大价值,对月球本身及月地关系的科学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以月壤为起点,追寻太空强国梦

发布日期:2021-12-14 16:32
|中国的探月计划是朝着实现取得“制天权”愿景迈出的关键一步,科学家们认为月壤中的氦-3有朝一日可以在聚变反应堆中提供更安全的核能。


在香港展出的月壤样本。


| Natasha Kha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希望觅得可在未来充当燃料的物质,而答案就蕴藏于3.82磅月壤之中。

中国的嫦娥五号探测器去年年底从月球带回了月球样品,此前惟有苏联的探测器在1976年完成过同类任务。中国核科学家正研究相关样品。其中一份在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Beijing Research Institute of Uranium Geology)被置于显微镜下,这是一块50毫克重的岩石,大约像一颗扁豆那么大,据信含有氦的同位素之一氦-3。

氦-3是氦原子的一种变体,所包含的中子数量不同于后者。科学家认为氦-3有朝一日可能为聚变反应堆提供更安全的核能,因为它不具有放射性。氦-3在地球上很罕见,但被认为在月球上储量丰富。

美国等国家的科研人员已经在研究氦-3,而中国的最新探寻牵涉该国一项为期数十年的计划,其目标是成为领先的太空强国,从中折射出中国在全球日益上升的经济和战略影响力。自从美国10年前出台法律禁止中国和美国航天机构联合开展科研活动以来,中国已大力投资于自身的项目。中国在技术上仍处于追赶状态,但正寻求通过探月任务获得优势。

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简称NASA)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计划拟在2025年前后将人类送上月球,该计划是由美国牵头。而中国与之相对应的探月计划越来越雄心勃勃。从2019年成为第一个登陆月球背面的国家,到今年操控火星车穿越火星,再到建造自己的空间站,中国的快速行动已拉开与美国新一轮太空竞赛的序幕。

今年10月,中国科学家在《科学》(Science)和《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嫦娥五号任务的发现。他们分析的火山岩样本是迄今发现的最年轻的月球样本,可追溯到20亿年前。他们的工作展示了月球成分和水含量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为月球的热量和化学演变提供了新见解。

中国最终设想是未来能掌控更大“制天权”:拥有强大的航天器运载火箭,中国人成为探测周围行星的先驱。《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列出了这些目标。这份白皮书概述了中国的太空雄心,类似于美国的国家太空政策,中国自那以后一直在稳步实现其里程碑。

这一努力与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相呼应。今年6月,习近平与正在中国首个空间站执行任务的航天员通话时说:“你们是新时代中国航天事业无数奋斗者、攀登者的代表。”

中国也在太空项目方面建立更多的全球联盟。今年10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宣布与法国同行达成协议,研究嫦娥五号带回来的月球样本。3月份,中国宣布与俄罗斯航天机构合作,在未来10年开发一个联合月球基地。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地质科学教授James Head称:“中国正在建设通往太空的丝绸之路。”过去几年,他曾在中国各地的高校做过讲座。他表示,太空任务需要时间、投资和长期规划,中国政府正在进行战略性投资。

虽然中国不正式公布在太空项目上的花费,但《争夺天空》一书(Scramble for the Skies)的合着者Namrata Goswami整理的数据显示,中国仅在民用太空项目上就花费了80亿至110亿美元。目前没有关于中国在太空军事支出方面的数据。

NASA署长Bill Nelson在5月份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NASA申请的248亿美元2022财年预算资金若能获批,美国将能够更好地与中国竞争,将人类首先送上月球,并最终送往火星。

看到像SpaceX这样的公司在美国产生的影响,中国于2014年开放了国内太空产业,现在该领域有许多民营公司。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国家安全事务教授David Burbach表示,这种较量并不像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激烈竞争。

Burbach以个人的名义发表评论称:“在我看来,这两个国家都没有认为,谁下一次登陆月球对外交政策而言会像两国整体经济实力或外交影响力那么意义重大。”Burbach表示,尽管如此,中国的太空计划确实使美国加强了对NASA阿尔忒弥斯计划的支持。阿尔忒弥斯计划由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7年创立。

三名中国航天员将在中国自己的空间站中度过六个月时间,该空间站计划于明年年底前建成。在与俄罗斯建立基地的过程中,中国政府正计划在未来几年进行一系列非载人任务,包括将机器人送上月球。为了给人类在月球上待上几个月做准备,一群中国志愿者在北京的一个自给自足实验室里生活了一年,自己种植食物并回收水。

“探月计划是中国整个太空战略中最重要、最核心的组成部分,”Goswami称。“所有这些里程碑都有助于中国更接近实现习近平的太空梦。”

负责核聚变项目的中国官员称,这些探索可能需要历经数十年才能取得成果。研究氦-3元素的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8月份接受官媒采访时曾讨论了这些探索,但没有回复记者的进一步置评请求。该研究院获得国企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的支持。

月球可能富含氦-3储量的理论可追溯到数十年前。1986年,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科学家们估计,月壤中的氦-3储量可能为100万吨。

氦-3是太阳强热的副产品,随着太阳风穿过太阳系到达月球。由于月球没有地球那样的磁场,这种无色的惰性原子被认为嵌入了月球的风化层中,也就是覆盖在月球表面的那层松散沉积物内。

中国研究氦-3的新工作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人类仍没掌握轻松勘测、提取或处理氦-3的方法。

香港大学太空实验室(University of Hong Kong’s Laboratory for Space Research)副总监Joseph Michalski说,目前还没有弄清楚这次行动带回样品的任何元素。他没有参与北京的这项研究。他说:“这就好比有人给你一个装着500万美元的手提箱,但拿起来需要花1,000万美元。”

Michalski说,未来可能会研制出机器能吸走月球表面的最上层,然后可以用来满足地球的能源需求,或为未来的月球基地提供动力。即使未来氦-3能够得以利用,另一个障碍将是如何在短时间内产生足够热量来进行适当反应。

中国和美国等数十个国家正在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xperimental Reactor, 简称ITER)项目上展开合作,该项目正在法国建设,耗资220亿美元,旨在通过延长反应时间来证明核聚变的可行性。长期以来,核聚变一直是能源领域的“圣杯”。尽管已研究数十载,但目前尚无国家能够从核聚变中获得比产生核聚变所需更多的能量。中国在东部城市合肥的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Experimental Advanced Superconducting Tokamak)也取得了进展。

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院长李子颖8月份接受了官媒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他在谈到氦-3研究时说,这项研究不仅对未来在月球上开发此类核能资源具有重大价值,对月球本身及月地关系的科学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