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



| 王淑艳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前几天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未提“房住不炒”引发猜测,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迅即重新明确这一主基调,并提出要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并要求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透露出对恒大等类似风险事件的监管处置思路。

在未来政策上,中国将更加侧重引导市场预期平稳,加快保障性住房建设,正常释放合理的购房需求。与此同时,探索房地产行业新的发展道路,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杠杆、高周转”发展模式料将成为历史,房企需从增量开发到存量运营进行思路转变。

高盛报告指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强调房住不炒的政策方针,但也提到“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为更多城市层面的宽松留下空间”。

虽然房地产方面的立场不再那么强硬,可能会允许一些城市放松楼市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会放弃在能源和房地产等领域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表示。

本次中央经济会议七项政策中,房地产表述位于第三项,相较之下,去年在八项重点工作中房地产表述位列第七;自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房住不炒”概念后,最近四年(2018年-2021年)的工作会议中,均加以强调。

相比此前一贯围绕“房地产市场”的提法,会议视角从“市场”切换至“行业”,且与制造业、物流网络、数字化改造一道,被置于“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工作大项之下。

“说明不仅限于交易环节,还涵盖了前端投资环节,延展到整个房地产行业,”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唐建伟等称,除了支持居民刚需外,政策还将合理支持房企的正常开发、并购及相应的贷款、发债需求。

周五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定调“房住不炒”,要求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

** 探索新的发展模式**

今年9月以来,以中国恒大、佳兆业等为代表的房企债务暴雷事件频繁发生,极大地挫伤了投资者信心,市场普遍预期2022年房价将进一步下滑。路透本月初的调查显示,2022上半年料同比下降1%,政策无明显放松下房企风险或进一步增大。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整幅度比较大,一些过去盲目扩张、财经纪律自我约束不严的企业在这场调整中栽了跟头,房地产市场要逐渐恢复平静、稳定,防止大起大落,“这至关重要,毕竟房地产在经济中举足轻重”。

至于“探索新的发展模式”,贝壳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许小乐认为,这将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周转、高杠杆开发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他建议,房地产开发企业可以参与租赁业务、社区养老、老旧小区改造、物业管理服务等领域,实现多元化转型。

本次会议似已为“新的发展模式”提供了些许政策思路--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多位分析人士预计,长租房市场支持政策有望加快出台,明年或将有土地、金融、财税等方面的支持。

不过,在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易宪容看来,“租购并举”和长租房市场的发展还需要很漫长的时间,租赁市场的收益率不高,同时发展的资金来源也令人忧,部分地方财政本身债务压力较大,支持度恐有限。

“最关键的还是要改变以投资为导向的房地产发展模式,”他说,至于怎么改,这考验着监管层的智慧。

2022年是中国政府换届年,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下,政府对财政货币政策的表述具有明显的结构宽松指向意义。

**“谁家的孩子谁家抱”**

“强调金融风险的处置,恒大事件造成的波动比较大,市场预期不是很稳定,处置机制也会加强,预计在恒大处置上会更加积极一些。 ” 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称。

深陷债务困境的中国恒大在广东省政府的“督促”下日前已宣布设立风险化解委员会;此前被曝卖豪宅“救火”的恒大主席许家印,周五所抵押的超过2.778亿股份遭斩仓。

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宋红卫认为,针对现在陆续房企出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加强企业自救能力。

“政府不会兜底,谁的孩子谁抱走,谁的债务谁来承担,政府更多地是起到协调跟监督的作用,”他说。

据易宪容分析,若政府挽救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房地产开发商,企业、地方政府及住房投资炒作者的道德风险均会进一步强化。这种操作方式虽可推动中国楼市的短期繁荣,但只是以时间换空间,潜在风险必将越来越大。

相比于个别房企的债务危机问题,他认为部分城市住房严重过剩的问题更大。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周五发布百城住宅库存报告称,截至11月底,全国100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库存总量为52,110万平方米,为2016年8月以来的最高值。尤其三四线城市的去库存压力更大。

宋红卫亦认为,销售和销售回款是盘活整个房产市场的唯一中间环节,未来针对加快整个住宅市场销售肯定会有一系列政策出台。

事实上,监管频繁发声释放积极信号后,个人按揭、房地产开发贷款、并购贷、境内发债等融资端的管控已适度放松。

中国央行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住户中长期贷款增加5,821亿元,为今年3月以来最大,印证了地产边际放松。

“顶层设计对当前房地产市场发展基调,及对个别房企提出的解决方案,其实也是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市场不会再继续恶化,”宋红卫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房住不炒” 首提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

发布日期:2021-12-13 18:40
|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



| 王淑艳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前几天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未提“房住不炒”引发猜测,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迅即重新明确这一主基调,并提出要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并要求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透露出对恒大等类似风险事件的监管处置思路。

在未来政策上,中国将更加侧重引导市场预期平稳,加快保障性住房建设,正常释放合理的购房需求。与此同时,探索房地产行业新的发展道路,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杠杆、高周转”发展模式料将成为历史,房企需从增量开发到存量运营进行思路转变。

高盛报告指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强调房住不炒的政策方针,但也提到“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为更多城市层面的宽松留下空间”。

虽然房地产方面的立场不再那么强硬,可能会允许一些城市放松楼市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会放弃在能源和房地产等领域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表示。

本次中央经济会议七项政策中,房地产表述位于第三项,相较之下,去年在八项重点工作中房地产表述位列第七;自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房住不炒”概念后,最近四年(2018年-2021年)的工作会议中,均加以强调。

相比此前一贯围绕“房地产市场”的提法,会议视角从“市场”切换至“行业”,且与制造业、物流网络、数字化改造一道,被置于“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工作大项之下。

“说明不仅限于交易环节,还涵盖了前端投资环节,延展到整个房地产行业,”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唐建伟等称,除了支持居民刚需外,政策还将合理支持房企的正常开发、并购及相应的贷款、发债需求。

周五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定调“房住不炒”,要求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

** 探索新的发展模式**

今年9月以来,以中国恒大、佳兆业等为代表的房企债务暴雷事件频繁发生,极大地挫伤了投资者信心,市场普遍预期2022年房价将进一步下滑。路透本月初的调查显示,2022上半年料同比下降1%,政策无明显放松下房企风险或进一步增大。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整幅度比较大,一些过去盲目扩张、财经纪律自我约束不严的企业在这场调整中栽了跟头,房地产市场要逐渐恢复平静、稳定,防止大起大落,“这至关重要,毕竟房地产在经济中举足轻重”。

至于“探索新的发展模式”,贝壳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许小乐认为,这将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周转、高杠杆开发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他建议,房地产开发企业可以参与租赁业务、社区养老、老旧小区改造、物业管理服务等领域,实现多元化转型。

本次会议似已为“新的发展模式”提供了些许政策思路--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多位分析人士预计,长租房市场支持政策有望加快出台,明年或将有土地、金融、财税等方面的支持。

不过,在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易宪容看来,“租购并举”和长租房市场的发展还需要很漫长的时间,租赁市场的收益率不高,同时发展的资金来源也令人忧,部分地方财政本身债务压力较大,支持度恐有限。

“最关键的还是要改变以投资为导向的房地产发展模式,”他说,至于怎么改,这考验着监管层的智慧。

2022年是中国政府换届年,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下,政府对财政货币政策的表述具有明显的结构宽松指向意义。

**“谁家的孩子谁家抱”**

“强调金融风险的处置,恒大事件造成的波动比较大,市场预期不是很稳定,处置机制也会加强,预计在恒大处置上会更加积极一些。 ” 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称。

深陷债务困境的中国恒大在广东省政府的“督促”下日前已宣布设立风险化解委员会;此前被曝卖豪宅“救火”的恒大主席许家印,周五所抵押的超过2.778亿股份遭斩仓。

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宋红卫认为,针对现在陆续房企出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加强企业自救能力。

“政府不会兜底,谁的孩子谁抱走,谁的债务谁来承担,政府更多地是起到协调跟监督的作用,”他说。

据易宪容分析,若政府挽救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房地产开发商,企业、地方政府及住房投资炒作者的道德风险均会进一步强化。这种操作方式虽可推动中国楼市的短期繁荣,但只是以时间换空间,潜在风险必将越来越大。

相比于个别房企的债务危机问题,他认为部分城市住房严重过剩的问题更大。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周五发布百城住宅库存报告称,截至11月底,全国100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库存总量为52,110万平方米,为2016年8月以来的最高值。尤其三四线城市的去库存压力更大。

宋红卫亦认为,销售和销售回款是盘活整个房产市场的唯一中间环节,未来针对加快整个住宅市场销售肯定会有一系列政策出台。

事实上,监管频繁发声释放积极信号后,个人按揭、房地产开发贷款、并购贷、境内发债等融资端的管控已适度放松。

中国央行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住户中长期贷款增加5,821亿元,为今年3月以来最大,印证了地产边际放松。

“顶层设计对当前房地产市场发展基调,及对个别房企提出的解决方案,其实也是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市场不会再继续恶化,”宋红卫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



| 王淑艳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前几天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未提“房住不炒”引发猜测,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迅即重新明确这一主基调,并提出要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并要求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透露出对恒大等类似风险事件的监管处置思路。

在未来政策上,中国将更加侧重引导市场预期平稳,加快保障性住房建设,正常释放合理的购房需求。与此同时,探索房地产行业新的发展道路,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杠杆、高周转”发展模式料将成为历史,房企需从增量开发到存量运营进行思路转变。

高盛报告指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强调房住不炒的政策方针,但也提到“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为更多城市层面的宽松留下空间”。

虽然房地产方面的立场不再那么强硬,可能会允许一些城市放松楼市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会放弃在能源和房地产等领域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表示。

本次中央经济会议七项政策中,房地产表述位于第三项,相较之下,去年在八项重点工作中房地产表述位列第七;自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房住不炒”概念后,最近四年(2018年-2021年)的工作会议中,均加以强调。

相比此前一贯围绕“房地产市场”的提法,会议视角从“市场”切换至“行业”,且与制造业、物流网络、数字化改造一道,被置于“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工作大项之下。

“说明不仅限于交易环节,还涵盖了前端投资环节,延展到整个房地产行业,”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唐建伟等称,除了支持居民刚需外,政策还将合理支持房企的正常开发、并购及相应的贷款、发债需求。

周五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定调“房住不炒”,要求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

** 探索新的发展模式**

今年9月以来,以中国恒大、佳兆业等为代表的房企债务暴雷事件频繁发生,极大地挫伤了投资者信心,市场普遍预期2022年房价将进一步下滑。路透本月初的调查显示,2022上半年料同比下降1%,政策无明显放松下房企风险或进一步增大。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整幅度比较大,一些过去盲目扩张、财经纪律自我约束不严的企业在这场调整中栽了跟头,房地产市场要逐渐恢复平静、稳定,防止大起大落,“这至关重要,毕竟房地产在经济中举足轻重”。

至于“探索新的发展模式”,贝壳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许小乐认为,这将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周转、高杠杆开发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他建议,房地产开发企业可以参与租赁业务、社区养老、老旧小区改造、物业管理服务等领域,实现多元化转型。

本次会议似已为“新的发展模式”提供了些许政策思路--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多位分析人士预计,长租房市场支持政策有望加快出台,明年或将有土地、金融、财税等方面的支持。

不过,在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易宪容看来,“租购并举”和长租房市场的发展还需要很漫长的时间,租赁市场的收益率不高,同时发展的资金来源也令人忧,部分地方财政本身债务压力较大,支持度恐有限。

“最关键的还是要改变以投资为导向的房地产发展模式,”他说,至于怎么改,这考验着监管层的智慧。

2022年是中国政府换届年,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下,政府对财政货币政策的表述具有明显的结构宽松指向意义。

**“谁家的孩子谁家抱”**

“强调金融风险的处置,恒大事件造成的波动比较大,市场预期不是很稳定,处置机制也会加强,预计在恒大处置上会更加积极一些。 ” 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称。

深陷债务困境的中国恒大在广东省政府的“督促”下日前已宣布设立风险化解委员会;此前被曝卖豪宅“救火”的恒大主席许家印,周五所抵押的超过2.778亿股份遭斩仓。

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宋红卫认为,针对现在陆续房企出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加强企业自救能力。

“政府不会兜底,谁的孩子谁抱走,谁的债务谁来承担,政府更多地是起到协调跟监督的作用,”他说。

据易宪容分析,若政府挽救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房地产开发商,企业、地方政府及住房投资炒作者的道德风险均会进一步强化。这种操作方式虽可推动中国楼市的短期繁荣,但只是以时间换空间,潜在风险必将越来越大。

相比于个别房企的债务危机问题,他认为部分城市住房严重过剩的问题更大。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周五发布百城住宅库存报告称,截至11月底,全国100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库存总量为52,110万平方米,为2016年8月以来的最高值。尤其三四线城市的去库存压力更大。

宋红卫亦认为,销售和销售回款是盘活整个房产市场的唯一中间环节,未来针对加快整个住宅市场销售肯定会有一系列政策出台。

事实上,监管频繁发声释放积极信号后,个人按揭、房地产开发贷款、并购贷、境内发债等融资端的管控已适度放松。

中国央行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住户中长期贷款增加5,821亿元,为今年3月以来最大,印证了地产边际放松。

“顶层设计对当前房地产市场发展基调,及对个别房企提出的解决方案,其实也是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市场不会再继续恶化,”宋红卫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房住不炒” 首提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

发布日期:2021-12-13 18:40
|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



| 王淑艳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房住不炒”定位并未动摇。前几天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未提“房住不炒”引发猜测,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迅即重新明确这一主基调,并提出要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并要求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透露出对恒大等类似风险事件的监管处置思路。

在未来政策上,中国将更加侧重引导市场预期平稳,加快保障性住房建设,正常释放合理的购房需求。与此同时,探索房地产行业新的发展道路,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杠杆、高周转”发展模式料将成为历史,房企需从增量开发到存量运营进行思路转变。

高盛报告指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强调房住不炒的政策方针,但也提到“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为更多城市层面的宽松留下空间”。

虽然房地产方面的立场不再那么强硬,可能会允许一些城市放松楼市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会放弃在能源和房地产等领域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表示。

本次中央经济会议七项政策中,房地产表述位于第三项,相较之下,去年在八项重点工作中房地产表述位列第七;自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房住不炒”概念后,最近四年(2018年-2021年)的工作会议中,均加以强调。

相比此前一贯围绕“房地产市场”的提法,会议视角从“市场”切换至“行业”,且与制造业、物流网络、数字化改造一道,被置于“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工作大项之下。

“说明不仅限于交易环节,还涵盖了前端投资环节,延展到整个房地产行业,”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唐建伟等称,除了支持居民刚需外,政策还将合理支持房企的正常开发、并购及相应的贷款、发债需求。

周五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定调“房住不炒”,要求加强预期引导,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

** 探索新的发展模式**

今年9月以来,以中国恒大、佳兆业等为代表的房企债务暴雷事件频繁发生,极大地挫伤了投资者信心,市场普遍预期2022年房价将进一步下滑。路透本月初的调查显示,2022上半年料同比下降1%,政策无明显放松下房企风险或进一步增大。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整幅度比较大,一些过去盲目扩张、财经纪律自我约束不严的企业在这场调整中栽了跟头,房地产市场要逐渐恢复平静、稳定,防止大起大落,“这至关重要,毕竟房地产在经济中举足轻重”。

至于“探索新的发展模式”,贝壳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许小乐认为,这将推动房企开发模式转型,高周转、高杠杆开发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他建议,房地产开发企业可以参与租赁业务、社区养老、老旧小区改造、物业管理服务等领域,实现多元化转型。

本次会议似已为“新的发展模式”提供了些许政策思路--坚持租购并举,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多位分析人士预计,长租房市场支持政策有望加快出台,明年或将有土地、金融、财税等方面的支持。

不过,在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易宪容看来,“租购并举”和长租房市场的发展还需要很漫长的时间,租赁市场的收益率不高,同时发展的资金来源也令人忧,部分地方财政本身债务压力较大,支持度恐有限。

“最关键的还是要改变以投资为导向的房地产发展模式,”他说,至于怎么改,这考验着监管层的智慧。

2022年是中国政府换届年,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下,政府对财政货币政策的表述具有明显的结构宽松指向意义。

**“谁家的孩子谁家抱”**

“强调金融风险的处置,恒大事件造成的波动比较大,市场预期不是很稳定,处置机制也会加强,预计在恒大处置上会更加积极一些。 ” 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称。

深陷债务困境的中国恒大在广东省政府的“督促”下日前已宣布设立风险化解委员会;此前被曝卖豪宅“救火”的恒大主席许家印,周五所抵押的超过2.778亿股份遭斩仓。

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宋红卫认为,针对现在陆续房企出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实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加强企业自救能力。

“政府不会兜底,谁的孩子谁抱走,谁的债务谁来承担,政府更多地是起到协调跟监督的作用,”他说。

据易宪容分析,若政府挽救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房地产开发商,企业、地方政府及住房投资炒作者的道德风险均会进一步强化。这种操作方式虽可推动中国楼市的短期繁荣,但只是以时间换空间,潜在风险必将越来越大。

相比于个别房企的债务危机问题,他认为部分城市住房严重过剩的问题更大。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周五发布百城住宅库存报告称,截至11月底,全国100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库存总量为52,110万平方米,为2016年8月以来的最高值。尤其三四线城市的去库存压力更大。

宋红卫亦认为,销售和销售回款是盘活整个房产市场的唯一中间环节,未来针对加快整个住宅市场销售肯定会有一系列政策出台。

事实上,监管频繁发声释放积极信号后,个人按揭、房地产开发贷款、并购贷、境内发债等融资端的管控已适度放松。

中国央行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住户中长期贷款增加5,821亿元,为今年3月以来最大,印证了地产边际放松。

“顶层设计对当前房地产市场发展基调,及对个别房企提出的解决方案,其实也是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市场不会再继续恶化,”宋红卫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