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现实头设,或者智能眼镜也许会成为这家科技巨头的下一个核心产品。


图为虚构的苹果智能眼镜外观。该公司尚未公布有关增强现实设备的计划。

| Christopher Mims

【OR  商业新媒体】


如果你觉得围绕Facebook、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和元宇宙的讨论过于喧嚣,你可以等等看明年的阵仗。预计苹果(Apple)会在2022年公开相关动作,至少人们已经拭目以待了:这便是苹果自己的头戴设备,它有望成为iPhone之后的下一个最重要产品。

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的母公司现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将专注于为我们提供另一个版本的“现实”,一个我们在沙发上就可以遁入的现实。苹果入局势必加大竞争,据分析师说,该公司计划推出一款头戴设备或是智能眼镜,它可以在我们观察现实世界的同时,在眼前叠加一层信息、物体和数据影像,如同数字版的“精灵之尘”——也就是所谓的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尽管苹果尚未披露自身计划,但分析师和其他业内人士预计,苹果将于2022年底前公布首款AR设备。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从很早以前便在谈论AR,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它对苹果乃至整个科技行业有可能产生多大影响。

对于AR,目前专业人士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它注定只是我们访问互联网的另一种方式,第二种观点则认为,AR将全方位吸收我们的互联网体验,成为通往元宇宙的基本门户,眼下许多企业声称它们正在建立元宇宙。不管哪种观点,AR头戴设备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由此形成的市场也会十分庞大,而无论是苹果日益增强的微芯片研发能力,还是一大群对它死心塌地的应用程序开发者,种种迹象表明,苹果拥有的独特优势可以让它围绕AR业务迅速构建起一条“护城河”,把竞争对手挡在外面,就像当年它对iPhone所做的那样。

当然,别的企业已经推出或是很快就要推出类似的头戴式电脑,而且种类多得惊人。微软(Microsoft)的头戴设备HoloLens 2或许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AR产品,尽管它重达1.25磅(约1.1斤),起价3,500美元,而且主要面向企业客户。微软也没有忽略个人消费者,至少将来会为他们考虑。在微软从事混合现实工作的工程师亚利克斯·齐普曼(Alex Kipman)说,微软的头戴设备最终“将带来更强的沉浸感,价格也会更亲民,而且外观也更容易被社会接受。”

这些头戴设备其实是一种被称为“空间计算”的更广泛现象的一部分,它有望成为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大趋势。很多头戴式电脑都运用了这一概念:例如Meta旗下Oculus品牌销售的虚拟现实专用头设,它可以让人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加入摄像头功能的增强现实与“混合现实”头设可以让用户同时看到外面的世界;还有轻巧的“智能眼镜”,它的外观和佩戴体验都和普通眼镜差不多,但可以将信息投射到用户的视野中——就像是最初的(且失败的)谷歌眼镜(Google Glass)的升级版。

尽管如此,苹果在“替代现实”领域依然将会有一些独一无二的优势,凭借这些优势,或许用不了多久,它可能就会把那些市场早入者甩在后面。

首先,苹果的任何一款头戴设备都会围绕它的自制芯片来生产,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从最重要的效能功耗比(基本上可以想成每充一次电可以获得的计算能力)来看,按照某些基准,苹果自制芯片目前在移动设备上的表现无可比拟。

空间计算领域研究公司ARtillery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麦克·波兰德(Mike Boland)说,在克服硬件限制方面,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其他AR设备正是在这方面受到了束缚,例如外形笨重、缺乏时尚感的微软HoloLens,或是初创企业Magic Leap推出的一款同样不够小巧的头戴设备。

其次,苹果现有的产品生态系统也为其在相关领域下注提供了支撑,苹果认为相比起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更容易为更多人所接受。AR设备可以在透明的镜片上显示导航、消息提醒、甚至视频聊天等信息,这很实用,但同时也可以说,有点可怕。凭借自己的移动设备和可穿戴设备,苹果已成为一家“可随处施展计算能力的”公司,它已让世人看到,虚实交融才是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更喜欢的人机交互方式,而不是像Meta宣扬的那样,通过VR技术遁入一个完全沉浸式的虚拟世界。


目前来说,在我们看到的世界中叠加一个头戴式显示器,它可以将行车路线、信息、视频聊天以及我们在手机上做的所有其他事情直接投射到我们眼前,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乎不是很有吸引力。

波兰德说,VR头设的市场规模仍相对较小——年销售量在小几千万台左右——但眼镜每年的市场规模约1,500亿美元。他补充说,如果说有谁能够推出一款外观相对时髦、同时在功能上也不输HoloLens或Magic Leap头设的产品,那应该就是苹果。

一些较小的企业虽然在科技资源和市场影响力上都无法与苹果匹敌,但在那些体现空间计算概念的类似项目上,它们还是取得了一定进展。Vuzix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AR头戴设备生产企业,近日它发布了最新款智能眼镜Vuzix Shield,这也是其同类产品中外观最为时尚的一款。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特拉弗斯(Paul Travers)说,即便与最笨重的普通眼镜相比,Vuzix Shield仍然算得上“大块头”——电池、电脑、摄像头以及投影机全都要挤到眼镜框架上——但它的设计用意是人们可以整天佩戴,而且Vuzix数十年来为企业和美国国防部打造AR头戴设备的经验也为这款产品奠定了基础。

今年早些时候,图片分享类应用Snapchat的母公司Snap在其最新的智能眼镜Spectacles中加入了AR功能,不过目前只有开发人员能够拿到这款产品。独立游戏公司Niantic也在研发一款轻便型智能眼镜。这家分拆于谷歌的公司因其推出的热门AR游戏《精灵宝可梦》(Pokémon Go)而声名鹊起。Niantic首席执行官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该公司的首款智能眼镜将是一款“真正的AR设备”,它可以营造出一种将三维物体完全植入用户周遭世界的感觉。

高通公司(Qualcomm)负责XR(行业术语,涵盖增强现实、混合现实与虚拟现实)和元宇宙业务的副总裁司宏国(Hugo Swart)说,如何将完整的AR功能整合到一款轻便好戴的设备中,这个技术难题曾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铩羽而归,但这样的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他补充说,未来十年,我们距离一款理想AR眼镜的目标将变得更近,它的重量足够轻,适合长时间佩戴和每天使用,同时在功能上也不逊色于今天这种笨重的AR和VR头设。

司宏国在这个行业有着独到的发言地位,因为他在高通负责的部门正是目前诸多头戴设备的微芯片供应方,其支持的设备包括Meta的最新款头设Oculus Quest 2、Vuzix的智能眼镜Shield、微软的HoloLens 2,以及Niantic即将面世的新品等。

司宏国认为,AR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在人人都有的设备——智能手机上完成大量必要的计算,然后通过新的Wi-Fi 6e标准将手机与头戴设备相联。这将使两者之间实现快速的高带宽连接,同时也能将大部分计算任务转移到手机上进行。

Niantic的汉克表示,他的公司与其他公司正在研究这类解决方案,以便让头戴设备既能拥有完整的AR功能,也能具备普通眼镜的外形。他还说,“这样做意味着,你的头部承受的重量会减轻不少,散热问题也大为缓解。”

考虑到iPhone的用户之多,这种方式也可以发挥出苹果的优势。分析师波兰德指出,如果苹果为了让自己的智能眼镜更加“苗条”,果真选择将大部分必要的计算移到iPhone上,那么iPhone在许多市场上占据的主导移动设备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巩固。他还说,随着智能手机的需求增速逐渐放缓,苹果也调整了策略,开始加大配件的销售,如智能手表和耳机,因此它在这种情况下推出智能眼镜也属情理之中。

至于人们是否会真的接纳智能眼镜,无论其外形如何,从设计和文化角度来说都是一桩难事。“老实说,人们就是不喜欢有东西遮着他们的脸。”Vuzix首席执行官特拉弗斯说。之前的谷歌眼镜已经备受诟病,而最近的一些类似产品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例如Meta与雷朋(Ray Ban)合作推出的一款带有摄像头功能的太阳镜。一种体验是让人们把电脑直接“戴”在脸上,另一种是让他们佩戴两片轻巧玻璃,同时再携带一块随时可以藏进手袋或是口袋里的金属,这两种体验有着天壤之别。

这或许是苹果的另一项优势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也就是它对自身产品的营销能力——以及这些产品的自我营销能力。若论哪家企业生产的硬件容易引发“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简称FOMO),苹果自然是其中之一,更何况它还拥有一群庞大的开发人员为其开发各种软件及服务来强化这种情绪。

假如Meta成功构建出一个基于软件的元宇宙,但进入这个宇宙最理想也是最常见的方式却是通过苹果的头设,这种情形也不足为奇,毕竟苹果设备现在也是很多用户访问Facebook、WhatsApp和Instagram的主要工具,如今它们显然都是iPhone上的热门应用程序。

一些AR技术的支持者认为,空间计算领域能够引发FOMO的爆款程序可能会出现在游戏行业。不过就像智能手机一样,其爆款程序有很多,只要有移动互联网都可以运行,所以智能眼镜若想为大众接受,不能依靠单一驱动因素。汉克说,“我认为就是要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把你今天在手机上做的所有事情以一种与现实相关的方式呈现出来,同时变得更容易,不那么具有侵入感,能自然地切入。”

关于AR,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有可能,苹果头戴设备的销售额永远不会大幅领先其智能手表业务——无论以哪种客观标准衡量,后者的规模都相当可观,但与这家屡次问鼎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总收入相比,这也只是一小部分。

然而同样有可能的是,增强现实以及更为宏大的空间计算现象如一些人所料,水到渠成地成为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的继任者。到那时,Facebook、苹果、谷歌和数百家其他公司如何在这一领域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呢?可以说,它们之间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聚焦苹果的iPhone继任者智能眼镜

发布日期:2021-12-13 16:08
|增强现实头设,或者智能眼镜也许会成为这家科技巨头的下一个核心产品。


图为虚构的苹果智能眼镜外观。该公司尚未公布有关增强现实设备的计划。

| Christopher Mims

【OR  商业新媒体】


如果你觉得围绕Facebook、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和元宇宙的讨论过于喧嚣,你可以等等看明年的阵仗。预计苹果(Apple)会在2022年公开相关动作,至少人们已经拭目以待了:这便是苹果自己的头戴设备,它有望成为iPhone之后的下一个最重要产品。

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的母公司现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将专注于为我们提供另一个版本的“现实”,一个我们在沙发上就可以遁入的现实。苹果入局势必加大竞争,据分析师说,该公司计划推出一款头戴设备或是智能眼镜,它可以在我们观察现实世界的同时,在眼前叠加一层信息、物体和数据影像,如同数字版的“精灵之尘”——也就是所谓的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尽管苹果尚未披露自身计划,但分析师和其他业内人士预计,苹果将于2022年底前公布首款AR设备。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从很早以前便在谈论AR,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它对苹果乃至整个科技行业有可能产生多大影响。

对于AR,目前专业人士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它注定只是我们访问互联网的另一种方式,第二种观点则认为,AR将全方位吸收我们的互联网体验,成为通往元宇宙的基本门户,眼下许多企业声称它们正在建立元宇宙。不管哪种观点,AR头戴设备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由此形成的市场也会十分庞大,而无论是苹果日益增强的微芯片研发能力,还是一大群对它死心塌地的应用程序开发者,种种迹象表明,苹果拥有的独特优势可以让它围绕AR业务迅速构建起一条“护城河”,把竞争对手挡在外面,就像当年它对iPhone所做的那样。

当然,别的企业已经推出或是很快就要推出类似的头戴式电脑,而且种类多得惊人。微软(Microsoft)的头戴设备HoloLens 2或许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AR产品,尽管它重达1.25磅(约1.1斤),起价3,500美元,而且主要面向企业客户。微软也没有忽略个人消费者,至少将来会为他们考虑。在微软从事混合现实工作的工程师亚利克斯·齐普曼(Alex Kipman)说,微软的头戴设备最终“将带来更强的沉浸感,价格也会更亲民,而且外观也更容易被社会接受。”

这些头戴设备其实是一种被称为“空间计算”的更广泛现象的一部分,它有望成为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大趋势。很多头戴式电脑都运用了这一概念:例如Meta旗下Oculus品牌销售的虚拟现实专用头设,它可以让人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加入摄像头功能的增强现实与“混合现实”头设可以让用户同时看到外面的世界;还有轻巧的“智能眼镜”,它的外观和佩戴体验都和普通眼镜差不多,但可以将信息投射到用户的视野中——就像是最初的(且失败的)谷歌眼镜(Google Glass)的升级版。

尽管如此,苹果在“替代现实”领域依然将会有一些独一无二的优势,凭借这些优势,或许用不了多久,它可能就会把那些市场早入者甩在后面。

首先,苹果的任何一款头戴设备都会围绕它的自制芯片来生产,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从最重要的效能功耗比(基本上可以想成每充一次电可以获得的计算能力)来看,按照某些基准,苹果自制芯片目前在移动设备上的表现无可比拟。

空间计算领域研究公司ARtillery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麦克·波兰德(Mike Boland)说,在克服硬件限制方面,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其他AR设备正是在这方面受到了束缚,例如外形笨重、缺乏时尚感的微软HoloLens,或是初创企业Magic Leap推出的一款同样不够小巧的头戴设备。

其次,苹果现有的产品生态系统也为其在相关领域下注提供了支撑,苹果认为相比起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更容易为更多人所接受。AR设备可以在透明的镜片上显示导航、消息提醒、甚至视频聊天等信息,这很实用,但同时也可以说,有点可怕。凭借自己的移动设备和可穿戴设备,苹果已成为一家“可随处施展计算能力的”公司,它已让世人看到,虚实交融才是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更喜欢的人机交互方式,而不是像Meta宣扬的那样,通过VR技术遁入一个完全沉浸式的虚拟世界。


目前来说,在我们看到的世界中叠加一个头戴式显示器,它可以将行车路线、信息、视频聊天以及我们在手机上做的所有其他事情直接投射到我们眼前,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乎不是很有吸引力。

波兰德说,VR头设的市场规模仍相对较小——年销售量在小几千万台左右——但眼镜每年的市场规模约1,500亿美元。他补充说,如果说有谁能够推出一款外观相对时髦、同时在功能上也不输HoloLens或Magic Leap头设的产品,那应该就是苹果。

一些较小的企业虽然在科技资源和市场影响力上都无法与苹果匹敌,但在那些体现空间计算概念的类似项目上,它们还是取得了一定进展。Vuzix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AR头戴设备生产企业,近日它发布了最新款智能眼镜Vuzix Shield,这也是其同类产品中外观最为时尚的一款。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特拉弗斯(Paul Travers)说,即便与最笨重的普通眼镜相比,Vuzix Shield仍然算得上“大块头”——电池、电脑、摄像头以及投影机全都要挤到眼镜框架上——但它的设计用意是人们可以整天佩戴,而且Vuzix数十年来为企业和美国国防部打造AR头戴设备的经验也为这款产品奠定了基础。

今年早些时候,图片分享类应用Snapchat的母公司Snap在其最新的智能眼镜Spectacles中加入了AR功能,不过目前只有开发人员能够拿到这款产品。独立游戏公司Niantic也在研发一款轻便型智能眼镜。这家分拆于谷歌的公司因其推出的热门AR游戏《精灵宝可梦》(Pokémon Go)而声名鹊起。Niantic首席执行官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该公司的首款智能眼镜将是一款“真正的AR设备”,它可以营造出一种将三维物体完全植入用户周遭世界的感觉。

高通公司(Qualcomm)负责XR(行业术语,涵盖增强现实、混合现实与虚拟现实)和元宇宙业务的副总裁司宏国(Hugo Swart)说,如何将完整的AR功能整合到一款轻便好戴的设备中,这个技术难题曾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铩羽而归,但这样的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他补充说,未来十年,我们距离一款理想AR眼镜的目标将变得更近,它的重量足够轻,适合长时间佩戴和每天使用,同时在功能上也不逊色于今天这种笨重的AR和VR头设。

司宏国在这个行业有着独到的发言地位,因为他在高通负责的部门正是目前诸多头戴设备的微芯片供应方,其支持的设备包括Meta的最新款头设Oculus Quest 2、Vuzix的智能眼镜Shield、微软的HoloLens 2,以及Niantic即将面世的新品等。

司宏国认为,AR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在人人都有的设备——智能手机上完成大量必要的计算,然后通过新的Wi-Fi 6e标准将手机与头戴设备相联。这将使两者之间实现快速的高带宽连接,同时也能将大部分计算任务转移到手机上进行。

Niantic的汉克表示,他的公司与其他公司正在研究这类解决方案,以便让头戴设备既能拥有完整的AR功能,也能具备普通眼镜的外形。他还说,“这样做意味着,你的头部承受的重量会减轻不少,散热问题也大为缓解。”

考虑到iPhone的用户之多,这种方式也可以发挥出苹果的优势。分析师波兰德指出,如果苹果为了让自己的智能眼镜更加“苗条”,果真选择将大部分必要的计算移到iPhone上,那么iPhone在许多市场上占据的主导移动设备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巩固。他还说,随着智能手机的需求增速逐渐放缓,苹果也调整了策略,开始加大配件的销售,如智能手表和耳机,因此它在这种情况下推出智能眼镜也属情理之中。

至于人们是否会真的接纳智能眼镜,无论其外形如何,从设计和文化角度来说都是一桩难事。“老实说,人们就是不喜欢有东西遮着他们的脸。”Vuzix首席执行官特拉弗斯说。之前的谷歌眼镜已经备受诟病,而最近的一些类似产品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例如Meta与雷朋(Ray Ban)合作推出的一款带有摄像头功能的太阳镜。一种体验是让人们把电脑直接“戴”在脸上,另一种是让他们佩戴两片轻巧玻璃,同时再携带一块随时可以藏进手袋或是口袋里的金属,这两种体验有着天壤之别。

这或许是苹果的另一项优势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也就是它对自身产品的营销能力——以及这些产品的自我营销能力。若论哪家企业生产的硬件容易引发“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简称FOMO),苹果自然是其中之一,更何况它还拥有一群庞大的开发人员为其开发各种软件及服务来强化这种情绪。

假如Meta成功构建出一个基于软件的元宇宙,但进入这个宇宙最理想也是最常见的方式却是通过苹果的头设,这种情形也不足为奇,毕竟苹果设备现在也是很多用户访问Facebook、WhatsApp和Instagram的主要工具,如今它们显然都是iPhone上的热门应用程序。

一些AR技术的支持者认为,空间计算领域能够引发FOMO的爆款程序可能会出现在游戏行业。不过就像智能手机一样,其爆款程序有很多,只要有移动互联网都可以运行,所以智能眼镜若想为大众接受,不能依靠单一驱动因素。汉克说,“我认为就是要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把你今天在手机上做的所有事情以一种与现实相关的方式呈现出来,同时变得更容易,不那么具有侵入感,能自然地切入。”

关于AR,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有可能,苹果头戴设备的销售额永远不会大幅领先其智能手表业务——无论以哪种客观标准衡量,后者的规模都相当可观,但与这家屡次问鼎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总收入相比,这也只是一小部分。

然而同样有可能的是,增强现实以及更为宏大的空间计算现象如一些人所料,水到渠成地成为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的继任者。到那时,Facebook、苹果、谷歌和数百家其他公司如何在这一领域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呢?可以说,它们之间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增强现实头设,或者智能眼镜也许会成为这家科技巨头的下一个核心产品。


图为虚构的苹果智能眼镜外观。该公司尚未公布有关增强现实设备的计划。

| Christopher Mims

【OR  商业新媒体】


如果你觉得围绕Facebook、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和元宇宙的讨论过于喧嚣,你可以等等看明年的阵仗。预计苹果(Apple)会在2022年公开相关动作,至少人们已经拭目以待了:这便是苹果自己的头戴设备,它有望成为iPhone之后的下一个最重要产品。

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的母公司现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将专注于为我们提供另一个版本的“现实”,一个我们在沙发上就可以遁入的现实。苹果入局势必加大竞争,据分析师说,该公司计划推出一款头戴设备或是智能眼镜,它可以在我们观察现实世界的同时,在眼前叠加一层信息、物体和数据影像,如同数字版的“精灵之尘”——也就是所谓的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尽管苹果尚未披露自身计划,但分析师和其他业内人士预计,苹果将于2022年底前公布首款AR设备。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从很早以前便在谈论AR,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它对苹果乃至整个科技行业有可能产生多大影响。

对于AR,目前专业人士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它注定只是我们访问互联网的另一种方式,第二种观点则认为,AR将全方位吸收我们的互联网体验,成为通往元宇宙的基本门户,眼下许多企业声称它们正在建立元宇宙。不管哪种观点,AR头戴设备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由此形成的市场也会十分庞大,而无论是苹果日益增强的微芯片研发能力,还是一大群对它死心塌地的应用程序开发者,种种迹象表明,苹果拥有的独特优势可以让它围绕AR业务迅速构建起一条“护城河”,把竞争对手挡在外面,就像当年它对iPhone所做的那样。

当然,别的企业已经推出或是很快就要推出类似的头戴式电脑,而且种类多得惊人。微软(Microsoft)的头戴设备HoloLens 2或许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AR产品,尽管它重达1.25磅(约1.1斤),起价3,500美元,而且主要面向企业客户。微软也没有忽略个人消费者,至少将来会为他们考虑。在微软从事混合现实工作的工程师亚利克斯·齐普曼(Alex Kipman)说,微软的头戴设备最终“将带来更强的沉浸感,价格也会更亲民,而且外观也更容易被社会接受。”

这些头戴设备其实是一种被称为“空间计算”的更广泛现象的一部分,它有望成为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大趋势。很多头戴式电脑都运用了这一概念:例如Meta旗下Oculus品牌销售的虚拟现实专用头设,它可以让人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加入摄像头功能的增强现实与“混合现实”头设可以让用户同时看到外面的世界;还有轻巧的“智能眼镜”,它的外观和佩戴体验都和普通眼镜差不多,但可以将信息投射到用户的视野中——就像是最初的(且失败的)谷歌眼镜(Google Glass)的升级版。

尽管如此,苹果在“替代现实”领域依然将会有一些独一无二的优势,凭借这些优势,或许用不了多久,它可能就会把那些市场早入者甩在后面。

首先,苹果的任何一款头戴设备都会围绕它的自制芯片来生产,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从最重要的效能功耗比(基本上可以想成每充一次电可以获得的计算能力)来看,按照某些基准,苹果自制芯片目前在移动设备上的表现无可比拟。

空间计算领域研究公司ARtillery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麦克·波兰德(Mike Boland)说,在克服硬件限制方面,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其他AR设备正是在这方面受到了束缚,例如外形笨重、缺乏时尚感的微软HoloLens,或是初创企业Magic Leap推出的一款同样不够小巧的头戴设备。

其次,苹果现有的产品生态系统也为其在相关领域下注提供了支撑,苹果认为相比起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更容易为更多人所接受。AR设备可以在透明的镜片上显示导航、消息提醒、甚至视频聊天等信息,这很实用,但同时也可以说,有点可怕。凭借自己的移动设备和可穿戴设备,苹果已成为一家“可随处施展计算能力的”公司,它已让世人看到,虚实交融才是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更喜欢的人机交互方式,而不是像Meta宣扬的那样,通过VR技术遁入一个完全沉浸式的虚拟世界。


目前来说,在我们看到的世界中叠加一个头戴式显示器,它可以将行车路线、信息、视频聊天以及我们在手机上做的所有其他事情直接投射到我们眼前,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乎不是很有吸引力。

波兰德说,VR头设的市场规模仍相对较小——年销售量在小几千万台左右——但眼镜每年的市场规模约1,500亿美元。他补充说,如果说有谁能够推出一款外观相对时髦、同时在功能上也不输HoloLens或Magic Leap头设的产品,那应该就是苹果。

一些较小的企业虽然在科技资源和市场影响力上都无法与苹果匹敌,但在那些体现空间计算概念的类似项目上,它们还是取得了一定进展。Vuzix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AR头戴设备生产企业,近日它发布了最新款智能眼镜Vuzix Shield,这也是其同类产品中外观最为时尚的一款。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特拉弗斯(Paul Travers)说,即便与最笨重的普通眼镜相比,Vuzix Shield仍然算得上“大块头”——电池、电脑、摄像头以及投影机全都要挤到眼镜框架上——但它的设计用意是人们可以整天佩戴,而且Vuzix数十年来为企业和美国国防部打造AR头戴设备的经验也为这款产品奠定了基础。

今年早些时候,图片分享类应用Snapchat的母公司Snap在其最新的智能眼镜Spectacles中加入了AR功能,不过目前只有开发人员能够拿到这款产品。独立游戏公司Niantic也在研发一款轻便型智能眼镜。这家分拆于谷歌的公司因其推出的热门AR游戏《精灵宝可梦》(Pokémon Go)而声名鹊起。Niantic首席执行官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该公司的首款智能眼镜将是一款“真正的AR设备”,它可以营造出一种将三维物体完全植入用户周遭世界的感觉。

高通公司(Qualcomm)负责XR(行业术语,涵盖增强现实、混合现实与虚拟现实)和元宇宙业务的副总裁司宏国(Hugo Swart)说,如何将完整的AR功能整合到一款轻便好戴的设备中,这个技术难题曾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铩羽而归,但这样的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他补充说,未来十年,我们距离一款理想AR眼镜的目标将变得更近,它的重量足够轻,适合长时间佩戴和每天使用,同时在功能上也不逊色于今天这种笨重的AR和VR头设。

司宏国在这个行业有着独到的发言地位,因为他在高通负责的部门正是目前诸多头戴设备的微芯片供应方,其支持的设备包括Meta的最新款头设Oculus Quest 2、Vuzix的智能眼镜Shield、微软的HoloLens 2,以及Niantic即将面世的新品等。

司宏国认为,AR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在人人都有的设备——智能手机上完成大量必要的计算,然后通过新的Wi-Fi 6e标准将手机与头戴设备相联。这将使两者之间实现快速的高带宽连接,同时也能将大部分计算任务转移到手机上进行。

Niantic的汉克表示,他的公司与其他公司正在研究这类解决方案,以便让头戴设备既能拥有完整的AR功能,也能具备普通眼镜的外形。他还说,“这样做意味着,你的头部承受的重量会减轻不少,散热问题也大为缓解。”

考虑到iPhone的用户之多,这种方式也可以发挥出苹果的优势。分析师波兰德指出,如果苹果为了让自己的智能眼镜更加“苗条”,果真选择将大部分必要的计算移到iPhone上,那么iPhone在许多市场上占据的主导移动设备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巩固。他还说,随着智能手机的需求增速逐渐放缓,苹果也调整了策略,开始加大配件的销售,如智能手表和耳机,因此它在这种情况下推出智能眼镜也属情理之中。

至于人们是否会真的接纳智能眼镜,无论其外形如何,从设计和文化角度来说都是一桩难事。“老实说,人们就是不喜欢有东西遮着他们的脸。”Vuzix首席执行官特拉弗斯说。之前的谷歌眼镜已经备受诟病,而最近的一些类似产品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例如Meta与雷朋(Ray Ban)合作推出的一款带有摄像头功能的太阳镜。一种体验是让人们把电脑直接“戴”在脸上,另一种是让他们佩戴两片轻巧玻璃,同时再携带一块随时可以藏进手袋或是口袋里的金属,这两种体验有着天壤之别。

这或许是苹果的另一项优势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也就是它对自身产品的营销能力——以及这些产品的自我营销能力。若论哪家企业生产的硬件容易引发“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简称FOMO),苹果自然是其中之一,更何况它还拥有一群庞大的开发人员为其开发各种软件及服务来强化这种情绪。

假如Meta成功构建出一个基于软件的元宇宙,但进入这个宇宙最理想也是最常见的方式却是通过苹果的头设,这种情形也不足为奇,毕竟苹果设备现在也是很多用户访问Facebook、WhatsApp和Instagram的主要工具,如今它们显然都是iPhone上的热门应用程序。

一些AR技术的支持者认为,空间计算领域能够引发FOMO的爆款程序可能会出现在游戏行业。不过就像智能手机一样,其爆款程序有很多,只要有移动互联网都可以运行,所以智能眼镜若想为大众接受,不能依靠单一驱动因素。汉克说,“我认为就是要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把你今天在手机上做的所有事情以一种与现实相关的方式呈现出来,同时变得更容易,不那么具有侵入感,能自然地切入。”

关于AR,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有可能,苹果头戴设备的销售额永远不会大幅领先其智能手表业务——无论以哪种客观标准衡量,后者的规模都相当可观,但与这家屡次问鼎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总收入相比,这也只是一小部分。

然而同样有可能的是,增强现实以及更为宏大的空间计算现象如一些人所料,水到渠成地成为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的继任者。到那时,Facebook、苹果、谷歌和数百家其他公司如何在这一领域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呢?可以说,它们之间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聚焦苹果的iPhone继任者智能眼镜

发布日期:2021-12-13 16:08
|增强现实头设,或者智能眼镜也许会成为这家科技巨头的下一个核心产品。


图为虚构的苹果智能眼镜外观。该公司尚未公布有关增强现实设备的计划。

| Christopher Mims

【OR  商业新媒体】


如果你觉得围绕Facebook、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和元宇宙的讨论过于喧嚣,你可以等等看明年的阵仗。预计苹果(Apple)会在2022年公开相关动作,至少人们已经拭目以待了:这便是苹果自己的头戴设备,它有望成为iPhone之后的下一个最重要产品。

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的母公司现已更名为Meta Platforms,将专注于为我们提供另一个版本的“现实”,一个我们在沙发上就可以遁入的现实。苹果入局势必加大竞争,据分析师说,该公司计划推出一款头戴设备或是智能眼镜,它可以在我们观察现实世界的同时,在眼前叠加一层信息、物体和数据影像,如同数字版的“精灵之尘”——也就是所谓的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尽管苹果尚未披露自身计划,但分析师和其他业内人士预计,苹果将于2022年底前公布首款AR设备。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从很早以前便在谈论AR,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它对苹果乃至整个科技行业有可能产生多大影响。

对于AR,目前专业人士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它注定只是我们访问互联网的另一种方式,第二种观点则认为,AR将全方位吸收我们的互联网体验,成为通往元宇宙的基本门户,眼下许多企业声称它们正在建立元宇宙。不管哪种观点,AR头戴设备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由此形成的市场也会十分庞大,而无论是苹果日益增强的微芯片研发能力,还是一大群对它死心塌地的应用程序开发者,种种迹象表明,苹果拥有的独特优势可以让它围绕AR业务迅速构建起一条“护城河”,把竞争对手挡在外面,就像当年它对iPhone所做的那样。

当然,别的企业已经推出或是很快就要推出类似的头戴式电脑,而且种类多得惊人。微软(Microsoft)的头戴设备HoloLens 2或许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AR产品,尽管它重达1.25磅(约1.1斤),起价3,500美元,而且主要面向企业客户。微软也没有忽略个人消费者,至少将来会为他们考虑。在微软从事混合现实工作的工程师亚利克斯·齐普曼(Alex Kipman)说,微软的头戴设备最终“将带来更强的沉浸感,价格也会更亲民,而且外观也更容易被社会接受。”

这些头戴设备其实是一种被称为“空间计算”的更广泛现象的一部分,它有望成为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大趋势。很多头戴式电脑都运用了这一概念:例如Meta旗下Oculus品牌销售的虚拟现实专用头设,它可以让人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加入摄像头功能的增强现实与“混合现实”头设可以让用户同时看到外面的世界;还有轻巧的“智能眼镜”,它的外观和佩戴体验都和普通眼镜差不多,但可以将信息投射到用户的视野中——就像是最初的(且失败的)谷歌眼镜(Google Glass)的升级版。

尽管如此,苹果在“替代现实”领域依然将会有一些独一无二的优势,凭借这些优势,或许用不了多久,它可能就会把那些市场早入者甩在后面。

首先,苹果的任何一款头戴设备都会围绕它的自制芯片来生产,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从最重要的效能功耗比(基本上可以想成每充一次电可以获得的计算能力)来看,按照某些基准,苹果自制芯片目前在移动设备上的表现无可比拟。

空间计算领域研究公司ARtillery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麦克·波兰德(Mike Boland)说,在克服硬件限制方面,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其他AR设备正是在这方面受到了束缚,例如外形笨重、缺乏时尚感的微软HoloLens,或是初创企业Magic Leap推出的一款同样不够小巧的头戴设备。

其次,苹果现有的产品生态系统也为其在相关领域下注提供了支撑,苹果认为相比起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更容易为更多人所接受。AR设备可以在透明的镜片上显示导航、消息提醒、甚至视频聊天等信息,这很实用,但同时也可以说,有点可怕。凭借自己的移动设备和可穿戴设备,苹果已成为一家“可随处施展计算能力的”公司,它已让世人看到,虚实交融才是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更喜欢的人机交互方式,而不是像Meta宣扬的那样,通过VR技术遁入一个完全沉浸式的虚拟世界。


目前来说,在我们看到的世界中叠加一个头戴式显示器,它可以将行车路线、信息、视频聊天以及我们在手机上做的所有其他事情直接投射到我们眼前,这样的想法听上去似乎不是很有吸引力。

波兰德说,VR头设的市场规模仍相对较小——年销售量在小几千万台左右——但眼镜每年的市场规模约1,500亿美元。他补充说,如果说有谁能够推出一款外观相对时髦、同时在功能上也不输HoloLens或Magic Leap头设的产品,那应该就是苹果。

一些较小的企业虽然在科技资源和市场影响力上都无法与苹果匹敌,但在那些体现空间计算概念的类似项目上,它们还是取得了一定进展。Vuzix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AR头戴设备生产企业,近日它发布了最新款智能眼镜Vuzix Shield,这也是其同类产品中外观最为时尚的一款。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特拉弗斯(Paul Travers)说,即便与最笨重的普通眼镜相比,Vuzix Shield仍然算得上“大块头”——电池、电脑、摄像头以及投影机全都要挤到眼镜框架上——但它的设计用意是人们可以整天佩戴,而且Vuzix数十年来为企业和美国国防部打造AR头戴设备的经验也为这款产品奠定了基础。

今年早些时候,图片分享类应用Snapchat的母公司Snap在其最新的智能眼镜Spectacles中加入了AR功能,不过目前只有开发人员能够拿到这款产品。独立游戏公司Niantic也在研发一款轻便型智能眼镜。这家分拆于谷歌的公司因其推出的热门AR游戏《精灵宝可梦》(Pokémon Go)而声名鹊起。Niantic首席执行官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该公司的首款智能眼镜将是一款“真正的AR设备”,它可以营造出一种将三维物体完全植入用户周遭世界的感觉。

高通公司(Qualcomm)负责XR(行业术语,涵盖增强现实、混合现实与虚拟现实)和元宇宙业务的副总裁司宏国(Hugo Swart)说,如何将完整的AR功能整合到一款轻便好戴的设备中,这个技术难题曾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铩羽而归,但这样的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他补充说,未来十年,我们距离一款理想AR眼镜的目标将变得更近,它的重量足够轻,适合长时间佩戴和每天使用,同时在功能上也不逊色于今天这种笨重的AR和VR头设。

司宏国在这个行业有着独到的发言地位,因为他在高通负责的部门正是目前诸多头戴设备的微芯片供应方,其支持的设备包括Meta的最新款头设Oculus Quest 2、Vuzix的智能眼镜Shield、微软的HoloLens 2,以及Niantic即将面世的新品等。

司宏国认为,AR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在人人都有的设备——智能手机上完成大量必要的计算,然后通过新的Wi-Fi 6e标准将手机与头戴设备相联。这将使两者之间实现快速的高带宽连接,同时也能将大部分计算任务转移到手机上进行。

Niantic的汉克表示,他的公司与其他公司正在研究这类解决方案,以便让头戴设备既能拥有完整的AR功能,也能具备普通眼镜的外形。他还说,“这样做意味着,你的头部承受的重量会减轻不少,散热问题也大为缓解。”

考虑到iPhone的用户之多,这种方式也可以发挥出苹果的优势。分析师波兰德指出,如果苹果为了让自己的智能眼镜更加“苗条”,果真选择将大部分必要的计算移到iPhone上,那么iPhone在许多市场上占据的主导移动设备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巩固。他还说,随着智能手机的需求增速逐渐放缓,苹果也调整了策略,开始加大配件的销售,如智能手表和耳机,因此它在这种情况下推出智能眼镜也属情理之中。

至于人们是否会真的接纳智能眼镜,无论其外形如何,从设计和文化角度来说都是一桩难事。“老实说,人们就是不喜欢有东西遮着他们的脸。”Vuzix首席执行官特拉弗斯说。之前的谷歌眼镜已经备受诟病,而最近的一些类似产品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例如Meta与雷朋(Ray Ban)合作推出的一款带有摄像头功能的太阳镜。一种体验是让人们把电脑直接“戴”在脸上,另一种是让他们佩戴两片轻巧玻璃,同时再携带一块随时可以藏进手袋或是口袋里的金属,这两种体验有着天壤之别。

这或许是苹果的另一项优势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也就是它对自身产品的营销能力——以及这些产品的自我营销能力。若论哪家企业生产的硬件容易引发“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简称FOMO),苹果自然是其中之一,更何况它还拥有一群庞大的开发人员为其开发各种软件及服务来强化这种情绪。

假如Meta成功构建出一个基于软件的元宇宙,但进入这个宇宙最理想也是最常见的方式却是通过苹果的头设,这种情形也不足为奇,毕竟苹果设备现在也是很多用户访问Facebook、WhatsApp和Instagram的主要工具,如今它们显然都是iPhone上的热门应用程序。

一些AR技术的支持者认为,空间计算领域能够引发FOMO的爆款程序可能会出现在游戏行业。不过就像智能手机一样,其爆款程序有很多,只要有移动互联网都可以运行,所以智能眼镜若想为大众接受,不能依靠单一驱动因素。汉克说,“我认为就是要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把你今天在手机上做的所有事情以一种与现实相关的方式呈现出来,同时变得更容易,不那么具有侵入感,能自然地切入。”

关于AR,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有可能,苹果头戴设备的销售额永远不会大幅领先其智能手表业务——无论以哪种客观标准衡量,后者的规模都相当可观,但与这家屡次问鼎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总收入相比,这也只是一小部分。

然而同样有可能的是,增强现实以及更为宏大的空间计算现象如一些人所料,水到渠成地成为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的继任者。到那时,Facebook、苹果、谷歌和数百家其他公司如何在这一领域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呢?可以说,它们之间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