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府控制风险的政策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后,中国领导人承诺保持稳增长。



|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将工作重心转回稳增长,眼下一连串抑制债务和投机的政策已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

中国领导人在为期三天的闭门经济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称,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这次会议。

根据上周五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声明,中国政府将在2022年把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

中国领导人通常在该会议上确定下一年的经济优先事项,但在3月两会召开前不会公布增长和通胀等目标的细节。

今年把大部分政策用于控制债务和投机行为后,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发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上周早些时候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以及稍稍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旨在重新提振增长。目前正值北京冬奥会将于明年2月举行以及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明年秋天召开之际,中共20大上将进行领导层改组。

就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几周前,中国央行还表示对实施此类举措将保持克制。

根据官媒新华社报道的会后声明,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声明表示,政府将为国内企业推出新的减税降费措施,并在明年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领导决策层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加快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同时继续坚持“房住不炒”原则。

尽管中国经济从2020年的疫情中强劲反弹,但在今年第三季度迅速放缓,拖累因素包括消费增长疲软、新冠疫情零星爆发、全国范围内电力短缺以及最近房地产行业急剧低迷。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等开发商的债务危机加剧了房地产行业的下行趋势。

许多经济学家都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速将降至4.5%-5.5%左右,而今年的增速将为8%左右。

据上周五的声明,有关部门还提醒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同时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将发生变化,从2021年可能政策用力过头变为明年可能政策力度不够。胡伟俊说,鉴于决策者不愿使用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的工具,存在行动太迟的风险。

政府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上周一建议,中国政府应将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为5%左右,将CPI升速目标定为3%左右。

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遏制债务和打击过度冒险的行动,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等科技巨头以及教育和房地产领域的私营企业受到冲击。政策制定者表示,一些整顿措施对于确保财富更公平分配以及消除投机具有必要性,如果投机问题不加以解决,从长远看可能威胁经济。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放弃旨在解决结构性问题的政策,这些问题涉及追求能源转型和抑制房地产泡沫等多个方面。因此,中国政府需要在遏制短期金融风险和支持增长之间寻求平衡。

上周五的声明称,要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同时政府需要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称,长期目标没有改变,不过2022年政府可能后退一步,以免造成过多间接损害。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变”与“不变”
叶胜舟

中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按目前中美各自的增速,本世纪20年代将跃居为第一。自1994年起,中共中央、国务院每年12月召开为次年治国理政定基调、定任务、定政策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日益引起全球聚焦,今年也不例外。国内外智库、企业、媒体纷纷用“放大镜”检视,试图合理、提前、细致分析未来中国的细微变化,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利益。将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与前四年对比分析,有八个“不变”、六个“变化”、五个“变中未变”。

八个“不变”

1.地点时间不变。举行地点都在北京,通常就在军队系统的京西宾馆,既安全又保密。举行时间都在12月上中旬,持续时间都为三天。2017年是12月18日至20日,2018年是12月19日至21日,2019年是12月10日至12日,2020年是12月16日至18日,2021年是12月8日至10日,今年尤其早。通常12月下旬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讨论次年中央关于“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征求意见稿。

2.议程不变。通常就是三个重要讲话、三次全体会议,分别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作全面部署,总理作具体部署、会议总结。全体会议之间,与会人员分组学习讨论。

3.会前流程不变。每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必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先行研究通过中共中央总书记、总理的讲话稿。最明显的证据是今年12月6日政治局会议后,新华社通稿有一段2022年工作指导方针,“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在12月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中重述。

4.会后流程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后,当天新华社发布新闻通稿,概述会议要点。具体政策细节依然保密,待次年3月5日上午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才完整公布。检索近五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正文,字数基本接近,2017年4826字,2018年4841字,2019年4492字,2020年5127字,2021年4703字,五年平均4798字。

5.经济中心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涉及的领域早已不限于经济,本次就涉及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党风廉政建设等,但经济依然是头号主角,2021年会议依然强调“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至今未将会议名称改为“中央工作会议”。今年继续要求“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换成大白话,就是经济不能失速。中国已经成功控制新冠疫情,每年庞大的新增就业人口和民生刚性开支需要一定的增速,2022年GDP增速不宜低于5%心理线,具体区间将在总理明年政府工作报告上揭晓。

6.对外开放不变。这是安抚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路径的疑虑,尤其是对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的疑虑。中国主要领导人的讲话清晰向境外政府、企业、资本、项目传递出友善消息:“落实好外资企业国民待遇,吸引更多跨国公司投资,推动重大外资项目加快落地”,“坚持多边主义,主动对标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

7.五年方针不变。五年以来,中国经济工作的总要求不变,还是“高质量发展”;总基调不变,还是“稳中求进”;主线不变,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衷不变,还是“以人民为中心”。

8.宏观政策不变。2022年依然是“积极的财政政策”搭配“稳健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实施新的减税降费”,加大向“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风险化解”等支持力度,继续强调“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继续警惕“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金融政策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当然,新冠疫情走向不明,存在变数,何况中文涵义宽广,往年有先例,如有必要“央妈”会毫不犹豫加码“放水”,仍然自称“稳健”。12月6日、9日,央行分别宣布自12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央行的“弹药”充足,如果这两个政策成效不佳,春节前不排除还有进一步的动作,对内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对外确保人民币不过快升值。

六个“变化”

1.会议间隔变化。近五年,研究通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三个讲话材料的政治局会议举行时间,分别是2017年12月8日,2018年12月13日,2019年12月6日,2020年12月11日,2021年12月6日,比当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幕日期分别早10天、6天、4天、5天、2天。明显更紧凑,三个讲话材料政治局会议讨论时已成熟,且达成共识。对上海、广东、天津、重庆、新疆等非在京政治局委员而言,可以不必来回奔波,接连开两个会议。

2.年度任务变化。每次都会依据当时的国内国际形势,安排明年6-8项重点工作任务。即使同一重点工作,每年的表述、次序也不尽相同。例如,“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在2021年重点任务中排第一位,在2022年排第四位,位置变了,地位没变,反而更具体;因担忧新冠疫情带来的粮食危机,2021年重点任务罕见地将“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排第五位,今年未单列,并非不重要,农业问题放在“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部分,在五个问题中排第三,此段最后一句以“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压轴。

3.讲话结构变化。今年习近平讲话部署2022年重点任务时,用了“七个政策”取向,分别是:宏观政策、微观政策、结构政策、科技政策、改革开放政策、区域政策、社会政策。这种表述形式新颖,而且2021年通稿与往年不同,对明年重点任务的篇幅明显压缩,反而用了五段分别论述五个“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4.投资导向变化。要求“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启动一批产业基础再造工程项目”;“加快形成内外联通、安全高效的物流网络”;“加快数字化改造,促进传统产业升级”。新基建(高铁、5G、物联网、清洁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制药、芯片、AI等)必然获得重点扶持,股市相关版块波动会增强。在美国巨压之下的华为公司,又走在时代、同行和中央决策的前面,4月成立煤炭军团,10月成立海关和港口、智慧公路、数据中心能源、智能光伏四个军团,打破边界、打通资源,对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

5.共同富裕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内容,主要来自习近平讲话稿的高度提炼,惜墨如金,字字千金。2020年通稿只有一句,“扎实推进共同富裕”;2021年通稿“共同富裕”有整整一大段,319字,非常醒目。笔者原来预测“共同富裕”、“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缩减为“治理现代化”,可以分别作为二十届三中全会的优选议题,如今更大概率将在明年二十大的政治报告中展开论述。今年通稿重申了通过“三次分配”理论,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路径;确定首先“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把‘蛋糕’切好分好”,清楚表明不会“劫富济贫”,中上阶层不必担忧被强行“共产”、“割资本主义尾巴”;承诺“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人民群众最关心的领域精准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果真实现,14.1亿国民现在有甜头舒心,未来有盼头安心,天下大定,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和优越性不言自明。古巴、朝鲜限于本国经济规模和财力,只能提供低保障的基本公共服务,吸引力不够。

6.基础研究变化。中国体制有其特殊性,集中力量办大事是其中之一,所以能在艰苦条件下成功搞出“两弹一星”。中美关系恶化,爆发了“科技战”,中国存在一些“卡脖子”领域,痛彻心腑,正在举全国之力奋起直追。2020年3月3日,科技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中科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联合印发《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2021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十四五”规划,要求“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重点布局一批基础学科研究中心”;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规划”、“重组全国重点实验室”。侧重于应用研究的“中国制造2025”,美国忧虑很深,打击够狠,倒逼中国越挫越勇,2022年出台实施更生猛的“基础研究十年规划”,对中国可持续发展、中美实力可持续比拼、人类贡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十年后有望批量产生诺贝尔量级的原创科研成果。2020年,中国的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达到6.16%,每年数千亿美元投资于未来,全球如此雄厚实力只有美、中。

五个“变中未变”

1.改善民生的变与不变。民生最重,民心最大。“稳就业”依然是“六稳”的“第一稳”,就业中的首要任务依然是“解决好高校毕业生等青年就业问题”,其次是农民工、退役军人,稳住这三个群体也就基本稳住家庭和社会。通稿新意体现在“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人口流出省例如东北已是赤字,收不抵支,靠中央转移支付、东部人口流入省填补缺口;“推动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见效”,表明鼓励三胎的政策力度将进一步细化与加强。

2.住房政策的变与不变。重申2016年以来“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12月6日政治局会议通稿未提,很多媒体和市场猜测是否转向,其实只是限于篇幅而已。这个定位五年未动摇,如果与“共同富裕”和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宏伟目标挂钩,作为民生的基础必需品,甚至可以永久不动摇。地方财政依然是“土地财政”,房地产多年在中国经济中占比过重,制约了创新、消费、生育,扩大了贫富鸿沟,明显弊大于利,但不能下猛药严控,所以促进“良性循环”,防止“硬着陆”。会议提出“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旧的“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粗放式发展模式走不通,市场上投资、投机行为也走不通,长租房、共有产权房、保障性租赁住房支持力度将加大;“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预计首套房的刚需贷款门槛、时效将放宽。有的房地产专家分析“加强预期引导”表述是首提,这是误判,2017年通稿就有“引导和稳定预期”,2018年通稿就有“针对性主动引导市场预期”,提出“六稳”的最后“一稳”就是“稳预期”,2019-2021年通稿都重申“六稳”。

3.强力监管的变与不变。2020年11月3日,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很多人的发财梦幻灭。2021年6月30日,滴滴公司美国上市,迅速受到严查,12月3日决定从美国退市、转向香港上市。两者都涉及国家安全利益,前者是金融安全,后者是数据安全。互联网企业经历20年风光与辉煌,明显褪色,近两年受到更严厉的反垄断监管。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挂牌成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方面明确提出“有效控制资本消极作用”,“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一方面也安抚了市场,“要提振市场主体信心”,“以公正监管保障公平竞争”,“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4.有限政府的变与不变。2017年会议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2020年会议提出“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2021年会议升级为要求“强化契约精神,有效治理恶意拖欠账款和逃废债行为”,重申“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进一步明确“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行业主管等各方责任,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这是直接回应海航、恒大等债务危机。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恒大债务危机波及甚广,对中国企业的评级和融资产生负面影响。会议暗示,中国没有“大到不能倒的企业”,企业及其管理者必须自行承担市场主体责任,不能轻易用纳税人的钱去为企业非理性的决策买单,赚了钱归自己、亏了钱归国家是一厢情愿。

5.碳达峰碳中和的变与不变。最近十年,生态文明提到有史以来的政治高度,既是对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负责,也是对人类和地球应有的大国担当。2017年会议提出“重点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针对今年部分地区搞“碳冲锋”、“一刀切”,前三季度猛踩油门耗能、第四季度猛踩刹车减排甚至拉闸限民电,2021年会议务实地明确“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加快形成减污降碳的激励约束机制,防止简单层层分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将工作重心转回稳增长

发布日期:2021-12-13 13:50
|在政府控制风险的政策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后,中国领导人承诺保持稳增长。



|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将工作重心转回稳增长,眼下一连串抑制债务和投机的政策已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

中国领导人在为期三天的闭门经济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称,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这次会议。

根据上周五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声明,中国政府将在2022年把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

中国领导人通常在该会议上确定下一年的经济优先事项,但在3月两会召开前不会公布增长和通胀等目标的细节。

今年把大部分政策用于控制债务和投机行为后,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发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上周早些时候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以及稍稍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旨在重新提振增长。目前正值北京冬奥会将于明年2月举行以及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明年秋天召开之际,中共20大上将进行领导层改组。

就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几周前,中国央行还表示对实施此类举措将保持克制。

根据官媒新华社报道的会后声明,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声明表示,政府将为国内企业推出新的减税降费措施,并在明年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领导决策层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加快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同时继续坚持“房住不炒”原则。

尽管中国经济从2020年的疫情中强劲反弹,但在今年第三季度迅速放缓,拖累因素包括消费增长疲软、新冠疫情零星爆发、全国范围内电力短缺以及最近房地产行业急剧低迷。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等开发商的债务危机加剧了房地产行业的下行趋势。

许多经济学家都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速将降至4.5%-5.5%左右,而今年的增速将为8%左右。

据上周五的声明,有关部门还提醒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同时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将发生变化,从2021年可能政策用力过头变为明年可能政策力度不够。胡伟俊说,鉴于决策者不愿使用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的工具,存在行动太迟的风险。

政府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上周一建议,中国政府应将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为5%左右,将CPI升速目标定为3%左右。

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遏制债务和打击过度冒险的行动,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等科技巨头以及教育和房地产领域的私营企业受到冲击。政策制定者表示,一些整顿措施对于确保财富更公平分配以及消除投机具有必要性,如果投机问题不加以解决,从长远看可能威胁经济。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放弃旨在解决结构性问题的政策,这些问题涉及追求能源转型和抑制房地产泡沫等多个方面。因此,中国政府需要在遏制短期金融风险和支持增长之间寻求平衡。

上周五的声明称,要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同时政府需要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称,长期目标没有改变,不过2022年政府可能后退一步,以免造成过多间接损害。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变”与“不变”
叶胜舟

中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按目前中美各自的增速,本世纪20年代将跃居为第一。自1994年起,中共中央、国务院每年12月召开为次年治国理政定基调、定任务、定政策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日益引起全球聚焦,今年也不例外。国内外智库、企业、媒体纷纷用“放大镜”检视,试图合理、提前、细致分析未来中国的细微变化,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利益。将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与前四年对比分析,有八个“不变”、六个“变化”、五个“变中未变”。

八个“不变”

1.地点时间不变。举行地点都在北京,通常就在军队系统的京西宾馆,既安全又保密。举行时间都在12月上中旬,持续时间都为三天。2017年是12月18日至20日,2018年是12月19日至21日,2019年是12月10日至12日,2020年是12月16日至18日,2021年是12月8日至10日,今年尤其早。通常12月下旬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讨论次年中央关于“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征求意见稿。

2.议程不变。通常就是三个重要讲话、三次全体会议,分别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作全面部署,总理作具体部署、会议总结。全体会议之间,与会人员分组学习讨论。

3.会前流程不变。每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必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先行研究通过中共中央总书记、总理的讲话稿。最明显的证据是今年12月6日政治局会议后,新华社通稿有一段2022年工作指导方针,“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在12月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中重述。

4.会后流程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后,当天新华社发布新闻通稿,概述会议要点。具体政策细节依然保密,待次年3月5日上午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才完整公布。检索近五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正文,字数基本接近,2017年4826字,2018年4841字,2019年4492字,2020年5127字,2021年4703字,五年平均4798字。

5.经济中心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涉及的领域早已不限于经济,本次就涉及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党风廉政建设等,但经济依然是头号主角,2021年会议依然强调“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至今未将会议名称改为“中央工作会议”。今年继续要求“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换成大白话,就是经济不能失速。中国已经成功控制新冠疫情,每年庞大的新增就业人口和民生刚性开支需要一定的增速,2022年GDP增速不宜低于5%心理线,具体区间将在总理明年政府工作报告上揭晓。

6.对外开放不变。这是安抚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路径的疑虑,尤其是对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的疑虑。中国主要领导人的讲话清晰向境外政府、企业、资本、项目传递出友善消息:“落实好外资企业国民待遇,吸引更多跨国公司投资,推动重大外资项目加快落地”,“坚持多边主义,主动对标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

7.五年方针不变。五年以来,中国经济工作的总要求不变,还是“高质量发展”;总基调不变,还是“稳中求进”;主线不变,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衷不变,还是“以人民为中心”。

8.宏观政策不变。2022年依然是“积极的财政政策”搭配“稳健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实施新的减税降费”,加大向“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风险化解”等支持力度,继续强调“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继续警惕“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金融政策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当然,新冠疫情走向不明,存在变数,何况中文涵义宽广,往年有先例,如有必要“央妈”会毫不犹豫加码“放水”,仍然自称“稳健”。12月6日、9日,央行分别宣布自12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央行的“弹药”充足,如果这两个政策成效不佳,春节前不排除还有进一步的动作,对内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对外确保人民币不过快升值。

六个“变化”

1.会议间隔变化。近五年,研究通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三个讲话材料的政治局会议举行时间,分别是2017年12月8日,2018年12月13日,2019年12月6日,2020年12月11日,2021年12月6日,比当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幕日期分别早10天、6天、4天、5天、2天。明显更紧凑,三个讲话材料政治局会议讨论时已成熟,且达成共识。对上海、广东、天津、重庆、新疆等非在京政治局委员而言,可以不必来回奔波,接连开两个会议。

2.年度任务变化。每次都会依据当时的国内国际形势,安排明年6-8项重点工作任务。即使同一重点工作,每年的表述、次序也不尽相同。例如,“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在2021年重点任务中排第一位,在2022年排第四位,位置变了,地位没变,反而更具体;因担忧新冠疫情带来的粮食危机,2021年重点任务罕见地将“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排第五位,今年未单列,并非不重要,农业问题放在“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部分,在五个问题中排第三,此段最后一句以“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压轴。

3.讲话结构变化。今年习近平讲话部署2022年重点任务时,用了“七个政策”取向,分别是:宏观政策、微观政策、结构政策、科技政策、改革开放政策、区域政策、社会政策。这种表述形式新颖,而且2021年通稿与往年不同,对明年重点任务的篇幅明显压缩,反而用了五段分别论述五个“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4.投资导向变化。要求“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启动一批产业基础再造工程项目”;“加快形成内外联通、安全高效的物流网络”;“加快数字化改造,促进传统产业升级”。新基建(高铁、5G、物联网、清洁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制药、芯片、AI等)必然获得重点扶持,股市相关版块波动会增强。在美国巨压之下的华为公司,又走在时代、同行和中央决策的前面,4月成立煤炭军团,10月成立海关和港口、智慧公路、数据中心能源、智能光伏四个军团,打破边界、打通资源,对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

5.共同富裕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内容,主要来自习近平讲话稿的高度提炼,惜墨如金,字字千金。2020年通稿只有一句,“扎实推进共同富裕”;2021年通稿“共同富裕”有整整一大段,319字,非常醒目。笔者原来预测“共同富裕”、“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缩减为“治理现代化”,可以分别作为二十届三中全会的优选议题,如今更大概率将在明年二十大的政治报告中展开论述。今年通稿重申了通过“三次分配”理论,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路径;确定首先“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把‘蛋糕’切好分好”,清楚表明不会“劫富济贫”,中上阶层不必担忧被强行“共产”、“割资本主义尾巴”;承诺“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人民群众最关心的领域精准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果真实现,14.1亿国民现在有甜头舒心,未来有盼头安心,天下大定,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和优越性不言自明。古巴、朝鲜限于本国经济规模和财力,只能提供低保障的基本公共服务,吸引力不够。

6.基础研究变化。中国体制有其特殊性,集中力量办大事是其中之一,所以能在艰苦条件下成功搞出“两弹一星”。中美关系恶化,爆发了“科技战”,中国存在一些“卡脖子”领域,痛彻心腑,正在举全国之力奋起直追。2020年3月3日,科技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中科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联合印发《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2021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十四五”规划,要求“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重点布局一批基础学科研究中心”;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规划”、“重组全国重点实验室”。侧重于应用研究的“中国制造2025”,美国忧虑很深,打击够狠,倒逼中国越挫越勇,2022年出台实施更生猛的“基础研究十年规划”,对中国可持续发展、中美实力可持续比拼、人类贡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十年后有望批量产生诺贝尔量级的原创科研成果。2020年,中国的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达到6.16%,每年数千亿美元投资于未来,全球如此雄厚实力只有美、中。

五个“变中未变”

1.改善民生的变与不变。民生最重,民心最大。“稳就业”依然是“六稳”的“第一稳”,就业中的首要任务依然是“解决好高校毕业生等青年就业问题”,其次是农民工、退役军人,稳住这三个群体也就基本稳住家庭和社会。通稿新意体现在“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人口流出省例如东北已是赤字,收不抵支,靠中央转移支付、东部人口流入省填补缺口;“推动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见效”,表明鼓励三胎的政策力度将进一步细化与加强。

2.住房政策的变与不变。重申2016年以来“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12月6日政治局会议通稿未提,很多媒体和市场猜测是否转向,其实只是限于篇幅而已。这个定位五年未动摇,如果与“共同富裕”和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宏伟目标挂钩,作为民生的基础必需品,甚至可以永久不动摇。地方财政依然是“土地财政”,房地产多年在中国经济中占比过重,制约了创新、消费、生育,扩大了贫富鸿沟,明显弊大于利,但不能下猛药严控,所以促进“良性循环”,防止“硬着陆”。会议提出“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旧的“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粗放式发展模式走不通,市场上投资、投机行为也走不通,长租房、共有产权房、保障性租赁住房支持力度将加大;“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预计首套房的刚需贷款门槛、时效将放宽。有的房地产专家分析“加强预期引导”表述是首提,这是误判,2017年通稿就有“引导和稳定预期”,2018年通稿就有“针对性主动引导市场预期”,提出“六稳”的最后“一稳”就是“稳预期”,2019-2021年通稿都重申“六稳”。

3.强力监管的变与不变。2020年11月3日,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很多人的发财梦幻灭。2021年6月30日,滴滴公司美国上市,迅速受到严查,12月3日决定从美国退市、转向香港上市。两者都涉及国家安全利益,前者是金融安全,后者是数据安全。互联网企业经历20年风光与辉煌,明显褪色,近两年受到更严厉的反垄断监管。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挂牌成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方面明确提出“有效控制资本消极作用”,“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一方面也安抚了市场,“要提振市场主体信心”,“以公正监管保障公平竞争”,“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4.有限政府的变与不变。2017年会议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2020年会议提出“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2021年会议升级为要求“强化契约精神,有效治理恶意拖欠账款和逃废债行为”,重申“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进一步明确“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行业主管等各方责任,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这是直接回应海航、恒大等债务危机。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恒大债务危机波及甚广,对中国企业的评级和融资产生负面影响。会议暗示,中国没有“大到不能倒的企业”,企业及其管理者必须自行承担市场主体责任,不能轻易用纳税人的钱去为企业非理性的决策买单,赚了钱归自己、亏了钱归国家是一厢情愿。

5.碳达峰碳中和的变与不变。最近十年,生态文明提到有史以来的政治高度,既是对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负责,也是对人类和地球应有的大国担当。2017年会议提出“重点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针对今年部分地区搞“碳冲锋”、“一刀切”,前三季度猛踩油门耗能、第四季度猛踩刹车减排甚至拉闸限民电,2021年会议务实地明确“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加快形成减污降碳的激励约束机制,防止简单层层分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政府控制风险的政策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后,中国领导人承诺保持稳增长。



|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将工作重心转回稳增长,眼下一连串抑制债务和投机的政策已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

中国领导人在为期三天的闭门经济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称,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这次会议。

根据上周五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声明,中国政府将在2022年把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

中国领导人通常在该会议上确定下一年的经济优先事项,但在3月两会召开前不会公布增长和通胀等目标的细节。

今年把大部分政策用于控制债务和投机行为后,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发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上周早些时候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以及稍稍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旨在重新提振增长。目前正值北京冬奥会将于明年2月举行以及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明年秋天召开之际,中共20大上将进行领导层改组。

就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几周前,中国央行还表示对实施此类举措将保持克制。

根据官媒新华社报道的会后声明,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声明表示,政府将为国内企业推出新的减税降费措施,并在明年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领导决策层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加快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同时继续坚持“房住不炒”原则。

尽管中国经济从2020年的疫情中强劲反弹,但在今年第三季度迅速放缓,拖累因素包括消费增长疲软、新冠疫情零星爆发、全国范围内电力短缺以及最近房地产行业急剧低迷。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等开发商的债务危机加剧了房地产行业的下行趋势。

许多经济学家都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速将降至4.5%-5.5%左右,而今年的增速将为8%左右。

据上周五的声明,有关部门还提醒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同时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将发生变化,从2021年可能政策用力过头变为明年可能政策力度不够。胡伟俊说,鉴于决策者不愿使用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的工具,存在行动太迟的风险。

政府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上周一建议,中国政府应将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为5%左右,将CPI升速目标定为3%左右。

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遏制债务和打击过度冒险的行动,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等科技巨头以及教育和房地产领域的私营企业受到冲击。政策制定者表示,一些整顿措施对于确保财富更公平分配以及消除投机具有必要性,如果投机问题不加以解决,从长远看可能威胁经济。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放弃旨在解决结构性问题的政策,这些问题涉及追求能源转型和抑制房地产泡沫等多个方面。因此,中国政府需要在遏制短期金融风险和支持增长之间寻求平衡。

上周五的声明称,要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同时政府需要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称,长期目标没有改变,不过2022年政府可能后退一步,以免造成过多间接损害。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变”与“不变”
叶胜舟

中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按目前中美各自的增速,本世纪20年代将跃居为第一。自1994年起,中共中央、国务院每年12月召开为次年治国理政定基调、定任务、定政策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日益引起全球聚焦,今年也不例外。国内外智库、企业、媒体纷纷用“放大镜”检视,试图合理、提前、细致分析未来中国的细微变化,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利益。将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与前四年对比分析,有八个“不变”、六个“变化”、五个“变中未变”。

八个“不变”

1.地点时间不变。举行地点都在北京,通常就在军队系统的京西宾馆,既安全又保密。举行时间都在12月上中旬,持续时间都为三天。2017年是12月18日至20日,2018年是12月19日至21日,2019年是12月10日至12日,2020年是12月16日至18日,2021年是12月8日至10日,今年尤其早。通常12月下旬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讨论次年中央关于“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征求意见稿。

2.议程不变。通常就是三个重要讲话、三次全体会议,分别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作全面部署,总理作具体部署、会议总结。全体会议之间,与会人员分组学习讨论。

3.会前流程不变。每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必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先行研究通过中共中央总书记、总理的讲话稿。最明显的证据是今年12月6日政治局会议后,新华社通稿有一段2022年工作指导方针,“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在12月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中重述。

4.会后流程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后,当天新华社发布新闻通稿,概述会议要点。具体政策细节依然保密,待次年3月5日上午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才完整公布。检索近五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正文,字数基本接近,2017年4826字,2018年4841字,2019年4492字,2020年5127字,2021年4703字,五年平均4798字。

5.经济中心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涉及的领域早已不限于经济,本次就涉及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党风廉政建设等,但经济依然是头号主角,2021年会议依然强调“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至今未将会议名称改为“中央工作会议”。今年继续要求“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换成大白话,就是经济不能失速。中国已经成功控制新冠疫情,每年庞大的新增就业人口和民生刚性开支需要一定的增速,2022年GDP增速不宜低于5%心理线,具体区间将在总理明年政府工作报告上揭晓。

6.对外开放不变。这是安抚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路径的疑虑,尤其是对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的疑虑。中国主要领导人的讲话清晰向境外政府、企业、资本、项目传递出友善消息:“落实好外资企业国民待遇,吸引更多跨国公司投资,推动重大外资项目加快落地”,“坚持多边主义,主动对标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

7.五年方针不变。五年以来,中国经济工作的总要求不变,还是“高质量发展”;总基调不变,还是“稳中求进”;主线不变,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衷不变,还是“以人民为中心”。

8.宏观政策不变。2022年依然是“积极的财政政策”搭配“稳健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实施新的减税降费”,加大向“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风险化解”等支持力度,继续强调“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继续警惕“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金融政策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当然,新冠疫情走向不明,存在变数,何况中文涵义宽广,往年有先例,如有必要“央妈”会毫不犹豫加码“放水”,仍然自称“稳健”。12月6日、9日,央行分别宣布自12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央行的“弹药”充足,如果这两个政策成效不佳,春节前不排除还有进一步的动作,对内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对外确保人民币不过快升值。

六个“变化”

1.会议间隔变化。近五年,研究通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三个讲话材料的政治局会议举行时间,分别是2017年12月8日,2018年12月13日,2019年12月6日,2020年12月11日,2021年12月6日,比当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幕日期分别早10天、6天、4天、5天、2天。明显更紧凑,三个讲话材料政治局会议讨论时已成熟,且达成共识。对上海、广东、天津、重庆、新疆等非在京政治局委员而言,可以不必来回奔波,接连开两个会议。

2.年度任务变化。每次都会依据当时的国内国际形势,安排明年6-8项重点工作任务。即使同一重点工作,每年的表述、次序也不尽相同。例如,“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在2021年重点任务中排第一位,在2022年排第四位,位置变了,地位没变,反而更具体;因担忧新冠疫情带来的粮食危机,2021年重点任务罕见地将“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排第五位,今年未单列,并非不重要,农业问题放在“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部分,在五个问题中排第三,此段最后一句以“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压轴。

3.讲话结构变化。今年习近平讲话部署2022年重点任务时,用了“七个政策”取向,分别是:宏观政策、微观政策、结构政策、科技政策、改革开放政策、区域政策、社会政策。这种表述形式新颖,而且2021年通稿与往年不同,对明年重点任务的篇幅明显压缩,反而用了五段分别论述五个“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4.投资导向变化。要求“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启动一批产业基础再造工程项目”;“加快形成内外联通、安全高效的物流网络”;“加快数字化改造,促进传统产业升级”。新基建(高铁、5G、物联网、清洁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制药、芯片、AI等)必然获得重点扶持,股市相关版块波动会增强。在美国巨压之下的华为公司,又走在时代、同行和中央决策的前面,4月成立煤炭军团,10月成立海关和港口、智慧公路、数据中心能源、智能光伏四个军团,打破边界、打通资源,对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

5.共同富裕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内容,主要来自习近平讲话稿的高度提炼,惜墨如金,字字千金。2020年通稿只有一句,“扎实推进共同富裕”;2021年通稿“共同富裕”有整整一大段,319字,非常醒目。笔者原来预测“共同富裕”、“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缩减为“治理现代化”,可以分别作为二十届三中全会的优选议题,如今更大概率将在明年二十大的政治报告中展开论述。今年通稿重申了通过“三次分配”理论,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路径;确定首先“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把‘蛋糕’切好分好”,清楚表明不会“劫富济贫”,中上阶层不必担忧被强行“共产”、“割资本主义尾巴”;承诺“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人民群众最关心的领域精准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果真实现,14.1亿国民现在有甜头舒心,未来有盼头安心,天下大定,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和优越性不言自明。古巴、朝鲜限于本国经济规模和财力,只能提供低保障的基本公共服务,吸引力不够。

6.基础研究变化。中国体制有其特殊性,集中力量办大事是其中之一,所以能在艰苦条件下成功搞出“两弹一星”。中美关系恶化,爆发了“科技战”,中国存在一些“卡脖子”领域,痛彻心腑,正在举全国之力奋起直追。2020年3月3日,科技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中科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联合印发《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2021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十四五”规划,要求“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重点布局一批基础学科研究中心”;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规划”、“重组全国重点实验室”。侧重于应用研究的“中国制造2025”,美国忧虑很深,打击够狠,倒逼中国越挫越勇,2022年出台实施更生猛的“基础研究十年规划”,对中国可持续发展、中美实力可持续比拼、人类贡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十年后有望批量产生诺贝尔量级的原创科研成果。2020年,中国的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达到6.16%,每年数千亿美元投资于未来,全球如此雄厚实力只有美、中。

五个“变中未变”

1.改善民生的变与不变。民生最重,民心最大。“稳就业”依然是“六稳”的“第一稳”,就业中的首要任务依然是“解决好高校毕业生等青年就业问题”,其次是农民工、退役军人,稳住这三个群体也就基本稳住家庭和社会。通稿新意体现在“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人口流出省例如东北已是赤字,收不抵支,靠中央转移支付、东部人口流入省填补缺口;“推动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见效”,表明鼓励三胎的政策力度将进一步细化与加强。

2.住房政策的变与不变。重申2016年以来“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12月6日政治局会议通稿未提,很多媒体和市场猜测是否转向,其实只是限于篇幅而已。这个定位五年未动摇,如果与“共同富裕”和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宏伟目标挂钩,作为民生的基础必需品,甚至可以永久不动摇。地方财政依然是“土地财政”,房地产多年在中国经济中占比过重,制约了创新、消费、生育,扩大了贫富鸿沟,明显弊大于利,但不能下猛药严控,所以促进“良性循环”,防止“硬着陆”。会议提出“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旧的“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粗放式发展模式走不通,市场上投资、投机行为也走不通,长租房、共有产权房、保障性租赁住房支持力度将加大;“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预计首套房的刚需贷款门槛、时效将放宽。有的房地产专家分析“加强预期引导”表述是首提,这是误判,2017年通稿就有“引导和稳定预期”,2018年通稿就有“针对性主动引导市场预期”,提出“六稳”的最后“一稳”就是“稳预期”,2019-2021年通稿都重申“六稳”。

3.强力监管的变与不变。2020年11月3日,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很多人的发财梦幻灭。2021年6月30日,滴滴公司美国上市,迅速受到严查,12月3日决定从美国退市、转向香港上市。两者都涉及国家安全利益,前者是金融安全,后者是数据安全。互联网企业经历20年风光与辉煌,明显褪色,近两年受到更严厉的反垄断监管。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挂牌成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方面明确提出“有效控制资本消极作用”,“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一方面也安抚了市场,“要提振市场主体信心”,“以公正监管保障公平竞争”,“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4.有限政府的变与不变。2017年会议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2020年会议提出“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2021年会议升级为要求“强化契约精神,有效治理恶意拖欠账款和逃废债行为”,重申“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进一步明确“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行业主管等各方责任,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这是直接回应海航、恒大等债务危机。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恒大债务危机波及甚广,对中国企业的评级和融资产生负面影响。会议暗示,中国没有“大到不能倒的企业”,企业及其管理者必须自行承担市场主体责任,不能轻易用纳税人的钱去为企业非理性的决策买单,赚了钱归自己、亏了钱归国家是一厢情愿。

5.碳达峰碳中和的变与不变。最近十年,生态文明提到有史以来的政治高度,既是对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负责,也是对人类和地球应有的大国担当。2017年会议提出“重点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针对今年部分地区搞“碳冲锋”、“一刀切”,前三季度猛踩油门耗能、第四季度猛踩刹车减排甚至拉闸限民电,2021年会议务实地明确“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加快形成减污降碳的激励约束机制,防止简单层层分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将工作重心转回稳增长

发布日期:2021-12-13 13:50
|在政府控制风险的政策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后,中国领导人承诺保持稳增长。



|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将工作重心转回稳增长,眼下一连串抑制债务和投机的政策已引发经济急剧放缓,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

中国领导人在为期三天的闭门经济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称,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这次会议。

根据上周五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声明,中国政府将在2022年把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

中国领导人通常在该会议上确定下一年的经济优先事项,但在3月两会召开前不会公布增长和通胀等目标的细节。

今年把大部分政策用于控制债务和投机行为后,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发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上周早些时候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以及稍稍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旨在重新提振增长。目前正值北京冬奥会将于明年2月举行以及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明年秋天召开之际,中共20大上将进行领导层改组。

就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几周前,中国央行还表示对实施此类举措将保持克制。

根据官媒新华社报道的会后声明,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声明表示,政府将为国内企业推出新的减税降费措施,并在明年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领导决策层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加快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同时继续坚持“房住不炒”原则。

尽管中国经济从2020年的疫情中强劲反弹,但在今年第三季度迅速放缓,拖累因素包括消费增长疲软、新冠疫情零星爆发、全国范围内电力短缺以及最近房地产行业急剧低迷。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等开发商的债务危机加剧了房地产行业的下行趋势。

许多经济学家都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速将降至4.5%-5.5%左右,而今年的增速将为8%左右。

据上周五的声明,有关部门还提醒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同时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将发生变化,从2021年可能政策用力过头变为明年可能政策力度不够。胡伟俊说,鉴于决策者不愿使用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的工具,存在行动太迟的风险。

政府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上周一建议,中国政府应将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为5%左右,将CPI升速目标定为3%左右。

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遏制债务和打击过度冒险的行动,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等科技巨头以及教育和房地产领域的私营企业受到冲击。政策制定者表示,一些整顿措施对于确保财富更公平分配以及消除投机具有必要性,如果投机问题不加以解决,从长远看可能威胁经济。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放弃旨在解决结构性问题的政策,这些问题涉及追求能源转型和抑制房地产泡沫等多个方面。因此,中国政府需要在遏制短期金融风险和支持增长之间寻求平衡。

上周五的声明称,要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同时政府需要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称,长期目标没有改变,不过2022年政府可能后退一步,以免造成过多间接损害。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变”与“不变”
叶胜舟

中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按目前中美各自的增速,本世纪20年代将跃居为第一。自1994年起,中共中央、国务院每年12月召开为次年治国理政定基调、定任务、定政策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日益引起全球聚焦,今年也不例外。国内外智库、企业、媒体纷纷用“放大镜”检视,试图合理、提前、细致分析未来中国的细微变化,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利益。将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与前四年对比分析,有八个“不变”、六个“变化”、五个“变中未变”。

八个“不变”

1.地点时间不变。举行地点都在北京,通常就在军队系统的京西宾馆,既安全又保密。举行时间都在12月上中旬,持续时间都为三天。2017年是12月18日至20日,2018年是12月19日至21日,2019年是12月10日至12日,2020年是12月16日至18日,2021年是12月8日至10日,今年尤其早。通常12月下旬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讨论次年中央关于“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征求意见稿。

2.议程不变。通常就是三个重要讲话、三次全体会议,分别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作全面部署,总理作具体部署、会议总结。全体会议之间,与会人员分组学习讨论。

3.会前流程不变。每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必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先行研究通过中共中央总书记、总理的讲话稿。最明显的证据是今年12月6日政治局会议后,新华社通稿有一段2022年工作指导方针,“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在12月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中重述。

4.会后流程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后,当天新华社发布新闻通稿,概述会议要点。具体政策细节依然保密,待次年3月5日上午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才完整公布。检索近五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正文,字数基本接近,2017年4826字,2018年4841字,2019年4492字,2020年5127字,2021年4703字,五年平均4798字。

5.经济中心不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涉及的领域早已不限于经济,本次就涉及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党风廉政建设等,但经济依然是头号主角,2021年会议依然强调“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至今未将会议名称改为“中央工作会议”。今年继续要求“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换成大白话,就是经济不能失速。中国已经成功控制新冠疫情,每年庞大的新增就业人口和民生刚性开支需要一定的增速,2022年GDP增速不宜低于5%心理线,具体区间将在总理明年政府工作报告上揭晓。

6.对外开放不变。这是安抚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路径的疑虑,尤其是对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的疑虑。中国主要领导人的讲话清晰向境外政府、企业、资本、项目传递出友善消息:“落实好外资企业国民待遇,吸引更多跨国公司投资,推动重大外资项目加快落地”,“坚持多边主义,主动对标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

7.五年方针不变。五年以来,中国经济工作的总要求不变,还是“高质量发展”;总基调不变,还是“稳中求进”;主线不变,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衷不变,还是“以人民为中心”。

8.宏观政策不变。2022年依然是“积极的财政政策”搭配“稳健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实施新的减税降费”,加大向“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风险化解”等支持力度,继续强调“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继续警惕“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金融政策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当然,新冠疫情走向不明,存在变数,何况中文涵义宽广,往年有先例,如有必要“央妈”会毫不犹豫加码“放水”,仍然自称“稳健”。12月6日、9日,央行分别宣布自12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央行的“弹药”充足,如果这两个政策成效不佳,春节前不排除还有进一步的动作,对内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对外确保人民币不过快升值。

六个“变化”

1.会议间隔变化。近五年,研究通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三个讲话材料的政治局会议举行时间,分别是2017年12月8日,2018年12月13日,2019年12月6日,2020年12月11日,2021年12月6日,比当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幕日期分别早10天、6天、4天、5天、2天。明显更紧凑,三个讲话材料政治局会议讨论时已成熟,且达成共识。对上海、广东、天津、重庆、新疆等非在京政治局委员而言,可以不必来回奔波,接连开两个会议。

2.年度任务变化。每次都会依据当时的国内国际形势,安排明年6-8项重点工作任务。即使同一重点工作,每年的表述、次序也不尽相同。例如,“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在2021年重点任务中排第一位,在2022年排第四位,位置变了,地位没变,反而更具体;因担忧新冠疫情带来的粮食危机,2021年重点任务罕见地将“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排第五位,今年未单列,并非不重要,农业问题放在“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部分,在五个问题中排第三,此段最后一句以“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压轴。

3.讲话结构变化。今年习近平讲话部署2022年重点任务时,用了“七个政策”取向,分别是:宏观政策、微观政策、结构政策、科技政策、改革开放政策、区域政策、社会政策。这种表述形式新颖,而且2021年通稿与往年不同,对明年重点任务的篇幅明显压缩,反而用了五段分别论述五个“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4.投资导向变化。要求“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启动一批产业基础再造工程项目”;“加快形成内外联通、安全高效的物流网络”;“加快数字化改造,促进传统产业升级”。新基建(高铁、5G、物联网、清洁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制药、芯片、AI等)必然获得重点扶持,股市相关版块波动会增强。在美国巨压之下的华为公司,又走在时代、同行和中央决策的前面,4月成立煤炭军团,10月成立海关和港口、智慧公路、数据中心能源、智能光伏四个军团,打破边界、打通资源,对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

5.共同富裕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内容,主要来自习近平讲话稿的高度提炼,惜墨如金,字字千金。2020年通稿只有一句,“扎实推进共同富裕”;2021年通稿“共同富裕”有整整一大段,319字,非常醒目。笔者原来预测“共同富裕”、“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缩减为“治理现代化”,可以分别作为二十届三中全会的优选议题,如今更大概率将在明年二十大的政治报告中展开论述。今年通稿重申了通过“三次分配”理论,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路径;确定首先“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把‘蛋糕’切好分好”,清楚表明不会“劫富济贫”,中上阶层不必担忧被强行“共产”、“割资本主义尾巴”;承诺“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人民群众最关心的领域精准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果真实现,14.1亿国民现在有甜头舒心,未来有盼头安心,天下大定,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和优越性不言自明。古巴、朝鲜限于本国经济规模和财力,只能提供低保障的基本公共服务,吸引力不够。

6.基础研究变化。中国体制有其特殊性,集中力量办大事是其中之一,所以能在艰苦条件下成功搞出“两弹一星”。中美关系恶化,爆发了“科技战”,中国存在一些“卡脖子”领域,痛彻心腑,正在举全国之力奋起直追。2020年3月3日,科技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中科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联合印发《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2021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十四五”规划,要求“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重点布局一批基础学科研究中心”;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规划”、“重组全国重点实验室”。侧重于应用研究的“中国制造2025”,美国忧虑很深,打击够狠,倒逼中国越挫越勇,2022年出台实施更生猛的“基础研究十年规划”,对中国可持续发展、中美实力可持续比拼、人类贡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十年后有望批量产生诺贝尔量级的原创科研成果。2020年,中国的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达到6.16%,每年数千亿美元投资于未来,全球如此雄厚实力只有美、中。

五个“变中未变”

1.改善民生的变与不变。民生最重,民心最大。“稳就业”依然是“六稳”的“第一稳”,就业中的首要任务依然是“解决好高校毕业生等青年就业问题”,其次是农民工、退役军人,稳住这三个群体也就基本稳住家庭和社会。通稿新意体现在“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人口流出省例如东北已是赤字,收不抵支,靠中央转移支付、东部人口流入省填补缺口;“推动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见效”,表明鼓励三胎的政策力度将进一步细化与加强。

2.住房政策的变与不变。重申2016年以来“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12月6日政治局会议通稿未提,很多媒体和市场猜测是否转向,其实只是限于篇幅而已。这个定位五年未动摇,如果与“共同富裕”和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宏伟目标挂钩,作为民生的基础必需品,甚至可以永久不动摇。地方财政依然是“土地财政”,房地产多年在中国经济中占比过重,制约了创新、消费、生育,扩大了贫富鸿沟,明显弊大于利,但不能下猛药严控,所以促进“良性循环”,防止“硬着陆”。会议提出“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旧的“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粗放式发展模式走不通,市场上投资、投机行为也走不通,长租房、共有产权房、保障性租赁住房支持力度将加大;“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预计首套房的刚需贷款门槛、时效将放宽。有的房地产专家分析“加强预期引导”表述是首提,这是误判,2017年通稿就有“引导和稳定预期”,2018年通稿就有“针对性主动引导市场预期”,提出“六稳”的最后“一稳”就是“稳预期”,2019-2021年通稿都重申“六稳”。

3.强力监管的变与不变。2020年11月3日,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很多人的发财梦幻灭。2021年6月30日,滴滴公司美国上市,迅速受到严查,12月3日决定从美国退市、转向香港上市。两者都涉及国家安全利益,前者是金融安全,后者是数据安全。互联网企业经历20年风光与辉煌,明显褪色,近两年受到更严厉的反垄断监管。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挂牌成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方面明确提出“有效控制资本消极作用”,“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一方面也安抚了市场,“要提振市场主体信心”,“以公正监管保障公平竞争”,“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4.有限政府的变与不变。2017年会议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2020年会议提出“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2021年会议升级为要求“强化契约精神,有效治理恶意拖欠账款和逃废债行为”,重申“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进一步明确“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行业主管等各方责任,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这是直接回应海航、恒大等债务危机。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恒大债务危机波及甚广,对中国企业的评级和融资产生负面影响。会议暗示,中国没有“大到不能倒的企业”,企业及其管理者必须自行承担市场主体责任,不能轻易用纳税人的钱去为企业非理性的决策买单,赚了钱归自己、亏了钱归国家是一厢情愿。

5.碳达峰碳中和的变与不变。最近十年,生态文明提到有史以来的政治高度,既是对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负责,也是对人类和地球应有的大国担当。2017年会议提出“重点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针对今年部分地区搞“碳冲锋”、“一刀切”,前三季度猛踩油门耗能、第四季度猛踩刹车减排甚至拉闸限民电,2021年会议务实地明确“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加快形成减污降碳的激励约束机制,防止简单层层分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