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



| 陈重山

【OR  商业新媒体】


时隔20个月,曾因一桩桃色事件被降级的阿里副总裁蒋凡,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他这一次的任务,是到新战场冲锋陷阵。

12月6日,阿里董事长张勇发内部信,任命蒋凡全面负责海外数字商业,分管全球速卖通、国际贸易、Lazada等业务,其职级也上升半格,从BU总裁升任集团总裁。

对于将全球化确定为三大未来战略之一的阿里而言,海外既是拥有巨大潜力的蓝海市场和流量宝地,也是充满未知风险和对手林立的残酷战场。放弃经营数年、为阿里贡献过半营收的大淘宝基本盘,蒋凡面前,有建功立业的机遇,也有功败垂成的可能。

阿里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来自淘宝和天猫的客户管理费同比增长3%,跨境及全球商业板块实现34%的同比增长,成为重要的新增长点。但阿里的全球化进程并不顺利。目前阿里海外业务的收入贡献占比仅7%,2.85亿的年活跃用户数量也与目标相距甚远。

已经在淘宝证明过自己的蒋凡,能啃下这块硬骨头吗?

奔赴新战场

1985年出生的蒋凡,曾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为阿里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一员实力大将。

2013年,蒋凡加入阿里的同一年,阿里提出“All in无线”战略,从PC互联网全面转向移动端。在内部有“流量王”之称的蒋凡,用一年多时间将手机淘宝的日活从3000万提升到了1.1亿,让阿里重获增长。

2015年,也是蒋凡引入算法技术,通过千人千面的信息流推荐,开启了淘宝的智能化进程。2015年底,他带领团队开创的直播电商业务,成为淘宝新的增长引擎。

正如张勇在内部信中所说,蒋凡在大淘宝7年时间,为淘宝的无线化、个性化和内容化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蒋凡执掌淘宝的7年多时间里,淘系电商用户从1亿多增长到近10亿,GMV从1万多亿元增长至近9万亿元。

2020年,打过硬仗的蒋凡因桃色事件被降级。他仍然负责管理淘系电商业务,但大淘宝已经告别了持续数年的高增长态势。

据拼多多与阿里财报,2020年底,拼多多以7.884亿的年活跃买家数反超阿里,成为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截至2021年9月,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增至8.673亿,超过阿里的8.63亿。2021年三季度,反映阿里核心电商业务的重要指标客户管理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两年前的50%降至36%,同比增速也从上一季的14%降至3%。

流量增长见顶,蒋凡坐镇的大淘宝发展遇到了天花板。今年以来,阿里股价腰斩,蒸发掉的市值大约相当于一个茅台。

相比之下,由“阿里十八罗汉”之一戴珊负责的下沉市场业务发展迅速,表现亮眼。

据阿里财报,2021年Q3,对标拼多多的淘特连续3个季度净新增用户量超4000万,GMV环比增长超150%,在阿里系中表现突出。另外,戴珊负责的淘菜菜GMV环比增长也超过150%。招商证券研报显示,淘菜菜大概率将成为社区电商赛道的第三极。

12月6日,立下战功的戴珊被任命为“中国数字商业”的负责人,旗下业务包括淘宝、天猫、阿里妈妈、B2C零售事业群、淘菜菜、淘特和1688等,成为国内核心业务的新统帅。

这意味着,原本由蒋凡执掌的大淘宝业务,已被划至戴珊麾下。告别过往的成绩,蒋凡奔赴海外新战场。

久攻不下的硬骨头

蒋凡需要打一场新的硬仗来证明自己,远离舆论中心又有巨大增长空间的海外市场,或许是最适合他的舞台。

在创立初期,阿里就涉足海外业务,后发展成如今的国际贸易板块。2012年,“国际版淘宝”速卖通上线。2016年和2018年,阿里分别投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与土耳其电商平台Trendyol。这三块业务,构成了阿里如今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

早在2014年赴美上市之际,阿里“货通天下”的全球化梦想就已表露无遗。

2014年,天猫国际正式创立,马云在纽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全球买,全球卖”的远期目标。当年双十一,马云立下了新的flag:10 年内,阿里要有一半的收入来自海外客户。阿里对外宣称,这是公司的“全球化网购元年”。

2015年,阿里在一封内部信中提出,要在2026年达到20亿用户。据阿里最新财报,截至今年9月,阿里在全球有12.4亿的年度活跃买家,其中中国用户9.53亿人,已接近10.11亿的网民总数。眼下,阿里的用户和收入增长双双面临瓶颈,去海外市场谋取增量已是必由之路。

2019年,张勇提出阿里未来发展的三大战略——“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国际化被放在了最前面。

蒋凡出征的新战场,对阿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也是其久攻不下的一块硬骨头。

在任命蒋凡负责海外业务的内部信中,张勇坦承,阿里距离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距离在潜力广阔的海外市场有更大作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过去数年,阿里的海外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据阿里财报,2021年三季度,阿里海外数字商业板块营收同比增长34%至113亿元,占阿里总收入的7%,与去年同期持平。同一时期,阿里海外用户增加了2000万,不到国内新增用户数量(4100万)的一半。

两年来,在东南亚电商发展的黄金期,不少资深阿里人折戟其中。身为“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的彭蕾,在东南亚的尝试也并不出彩。

踩着前辈失败的教训进军海外,蒋凡出征海外首先要做的,或许就是与背靠腾讯的Shopee硬碰硬地打一仗。在这个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战场上,他能否复制自己在手淘创造的奇迹?

出海的困与忧

虽然淘系电商业务在国内已经非常成熟,但面对截然不同的海外市场,再行之有效的方法论,也很难一套拳法打全球。

在海外市场,不同国家有其独特的国情、监管政策和风俗习惯。比如,阿里的速卖通在俄罗斯是当地的头部电商平台,但俄罗斯要求国资控股且由其运营,走俄罗斯官方邮政,阿里不得不为此付出利润减少的代价。即使阿里控股的快递公司,其发展模式也不同于国内。以阿里入股的Ninja Van为例,其配送包裹的交通工具包括但不限于摩托车、船只,甚至还有水牛。

这意味着,蒋凡在国内的成功经验很难直接复制到海外市场。

更何况,在国内流量红利几近消失的形势下,海外市场已成为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

人口结构年轻化的东南亚,是潜力较大的全球新兴市场之一,也是阿里出海最为倚重的市场。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咨询在11月10日联合发布的报告,预计2021年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达到1200亿美元,2025年将达到2340亿美元,超出该机构此前预测。

但在这片诱人的商业蓝海中,有腾讯做大股东的Shopee发展得更快。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2020年,Shopee的GMV比上一年翻倍,占据整个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的57%,已反超阿里旗下的Lazada。

目前,Shopee已在测试短视频项目Shopee Video,产品界面与TikTok相似,主要功能是提升社交互动。

字节跳动也在发力征战海外。内部代号为“麦哲伦 XYZ ”的跨境电商计划,已进入执行阶段。TikTok正在尝试与独立站合作,加速布局东南亚市场。11月,字节跳动旗下的独立电商App Fanno正式上架,定位为面向全球用户的综合电商平台。

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缺乏内容基因的阿里,面临全新的挑战。

2017年,蒋凡接过淘宝总裁的大旗时,张勇在任命书中写道,蒋凡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

如今,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对他的新一轮试炼,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阿里没有铁打的接班人

发布日期:2021-12-11 06:51
|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



| 陈重山

【OR  商业新媒体】


时隔20个月,曾因一桩桃色事件被降级的阿里副总裁蒋凡,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他这一次的任务,是到新战场冲锋陷阵。

12月6日,阿里董事长张勇发内部信,任命蒋凡全面负责海外数字商业,分管全球速卖通、国际贸易、Lazada等业务,其职级也上升半格,从BU总裁升任集团总裁。

对于将全球化确定为三大未来战略之一的阿里而言,海外既是拥有巨大潜力的蓝海市场和流量宝地,也是充满未知风险和对手林立的残酷战场。放弃经营数年、为阿里贡献过半营收的大淘宝基本盘,蒋凡面前,有建功立业的机遇,也有功败垂成的可能。

阿里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来自淘宝和天猫的客户管理费同比增长3%,跨境及全球商业板块实现34%的同比增长,成为重要的新增长点。但阿里的全球化进程并不顺利。目前阿里海外业务的收入贡献占比仅7%,2.85亿的年活跃用户数量也与目标相距甚远。

已经在淘宝证明过自己的蒋凡,能啃下这块硬骨头吗?

奔赴新战场

1985年出生的蒋凡,曾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为阿里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一员实力大将。

2013年,蒋凡加入阿里的同一年,阿里提出“All in无线”战略,从PC互联网全面转向移动端。在内部有“流量王”之称的蒋凡,用一年多时间将手机淘宝的日活从3000万提升到了1.1亿,让阿里重获增长。

2015年,也是蒋凡引入算法技术,通过千人千面的信息流推荐,开启了淘宝的智能化进程。2015年底,他带领团队开创的直播电商业务,成为淘宝新的增长引擎。

正如张勇在内部信中所说,蒋凡在大淘宝7年时间,为淘宝的无线化、个性化和内容化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蒋凡执掌淘宝的7年多时间里,淘系电商用户从1亿多增长到近10亿,GMV从1万多亿元增长至近9万亿元。

2020年,打过硬仗的蒋凡因桃色事件被降级。他仍然负责管理淘系电商业务,但大淘宝已经告别了持续数年的高增长态势。

据拼多多与阿里财报,2020年底,拼多多以7.884亿的年活跃买家数反超阿里,成为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截至2021年9月,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增至8.673亿,超过阿里的8.63亿。2021年三季度,反映阿里核心电商业务的重要指标客户管理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两年前的50%降至36%,同比增速也从上一季的14%降至3%。

流量增长见顶,蒋凡坐镇的大淘宝发展遇到了天花板。今年以来,阿里股价腰斩,蒸发掉的市值大约相当于一个茅台。

相比之下,由“阿里十八罗汉”之一戴珊负责的下沉市场业务发展迅速,表现亮眼。

据阿里财报,2021年Q3,对标拼多多的淘特连续3个季度净新增用户量超4000万,GMV环比增长超150%,在阿里系中表现突出。另外,戴珊负责的淘菜菜GMV环比增长也超过150%。招商证券研报显示,淘菜菜大概率将成为社区电商赛道的第三极。

12月6日,立下战功的戴珊被任命为“中国数字商业”的负责人,旗下业务包括淘宝、天猫、阿里妈妈、B2C零售事业群、淘菜菜、淘特和1688等,成为国内核心业务的新统帅。

这意味着,原本由蒋凡执掌的大淘宝业务,已被划至戴珊麾下。告别过往的成绩,蒋凡奔赴海外新战场。

久攻不下的硬骨头

蒋凡需要打一场新的硬仗来证明自己,远离舆论中心又有巨大增长空间的海外市场,或许是最适合他的舞台。

在创立初期,阿里就涉足海外业务,后发展成如今的国际贸易板块。2012年,“国际版淘宝”速卖通上线。2016年和2018年,阿里分别投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与土耳其电商平台Trendyol。这三块业务,构成了阿里如今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

早在2014年赴美上市之际,阿里“货通天下”的全球化梦想就已表露无遗。

2014年,天猫国际正式创立,马云在纽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全球买,全球卖”的远期目标。当年双十一,马云立下了新的flag:10 年内,阿里要有一半的收入来自海外客户。阿里对外宣称,这是公司的“全球化网购元年”。

2015年,阿里在一封内部信中提出,要在2026年达到20亿用户。据阿里最新财报,截至今年9月,阿里在全球有12.4亿的年度活跃买家,其中中国用户9.53亿人,已接近10.11亿的网民总数。眼下,阿里的用户和收入增长双双面临瓶颈,去海外市场谋取增量已是必由之路。

2019年,张勇提出阿里未来发展的三大战略——“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国际化被放在了最前面。

蒋凡出征的新战场,对阿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也是其久攻不下的一块硬骨头。

在任命蒋凡负责海外业务的内部信中,张勇坦承,阿里距离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距离在潜力广阔的海外市场有更大作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过去数年,阿里的海外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据阿里财报,2021年三季度,阿里海外数字商业板块营收同比增长34%至113亿元,占阿里总收入的7%,与去年同期持平。同一时期,阿里海外用户增加了2000万,不到国内新增用户数量(4100万)的一半。

两年来,在东南亚电商发展的黄金期,不少资深阿里人折戟其中。身为“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的彭蕾,在东南亚的尝试也并不出彩。

踩着前辈失败的教训进军海外,蒋凡出征海外首先要做的,或许就是与背靠腾讯的Shopee硬碰硬地打一仗。在这个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战场上,他能否复制自己在手淘创造的奇迹?

出海的困与忧

虽然淘系电商业务在国内已经非常成熟,但面对截然不同的海外市场,再行之有效的方法论,也很难一套拳法打全球。

在海外市场,不同国家有其独特的国情、监管政策和风俗习惯。比如,阿里的速卖通在俄罗斯是当地的头部电商平台,但俄罗斯要求国资控股且由其运营,走俄罗斯官方邮政,阿里不得不为此付出利润减少的代价。即使阿里控股的快递公司,其发展模式也不同于国内。以阿里入股的Ninja Van为例,其配送包裹的交通工具包括但不限于摩托车、船只,甚至还有水牛。

这意味着,蒋凡在国内的成功经验很难直接复制到海外市场。

更何况,在国内流量红利几近消失的形势下,海外市场已成为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

人口结构年轻化的东南亚,是潜力较大的全球新兴市场之一,也是阿里出海最为倚重的市场。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咨询在11月10日联合发布的报告,预计2021年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达到1200亿美元,2025年将达到2340亿美元,超出该机构此前预测。

但在这片诱人的商业蓝海中,有腾讯做大股东的Shopee发展得更快。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2020年,Shopee的GMV比上一年翻倍,占据整个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的57%,已反超阿里旗下的Lazada。

目前,Shopee已在测试短视频项目Shopee Video,产品界面与TikTok相似,主要功能是提升社交互动。

字节跳动也在发力征战海外。内部代号为“麦哲伦 XYZ ”的跨境电商计划,已进入执行阶段。TikTok正在尝试与独立站合作,加速布局东南亚市场。11月,字节跳动旗下的独立电商App Fanno正式上架,定位为面向全球用户的综合电商平台。

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缺乏内容基因的阿里,面临全新的挑战。

2017年,蒋凡接过淘宝总裁的大旗时,张勇在任命书中写道,蒋凡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

如今,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对他的新一轮试炼,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



| 陈重山

【OR  商业新媒体】


时隔20个月,曾因一桩桃色事件被降级的阿里副总裁蒋凡,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他这一次的任务,是到新战场冲锋陷阵。

12月6日,阿里董事长张勇发内部信,任命蒋凡全面负责海外数字商业,分管全球速卖通、国际贸易、Lazada等业务,其职级也上升半格,从BU总裁升任集团总裁。

对于将全球化确定为三大未来战略之一的阿里而言,海外既是拥有巨大潜力的蓝海市场和流量宝地,也是充满未知风险和对手林立的残酷战场。放弃经营数年、为阿里贡献过半营收的大淘宝基本盘,蒋凡面前,有建功立业的机遇,也有功败垂成的可能。

阿里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来自淘宝和天猫的客户管理费同比增长3%,跨境及全球商业板块实现34%的同比增长,成为重要的新增长点。但阿里的全球化进程并不顺利。目前阿里海外业务的收入贡献占比仅7%,2.85亿的年活跃用户数量也与目标相距甚远。

已经在淘宝证明过自己的蒋凡,能啃下这块硬骨头吗?

奔赴新战场

1985年出生的蒋凡,曾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为阿里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一员实力大将。

2013年,蒋凡加入阿里的同一年,阿里提出“All in无线”战略,从PC互联网全面转向移动端。在内部有“流量王”之称的蒋凡,用一年多时间将手机淘宝的日活从3000万提升到了1.1亿,让阿里重获增长。

2015年,也是蒋凡引入算法技术,通过千人千面的信息流推荐,开启了淘宝的智能化进程。2015年底,他带领团队开创的直播电商业务,成为淘宝新的增长引擎。

正如张勇在内部信中所说,蒋凡在大淘宝7年时间,为淘宝的无线化、个性化和内容化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蒋凡执掌淘宝的7年多时间里,淘系电商用户从1亿多增长到近10亿,GMV从1万多亿元增长至近9万亿元。

2020年,打过硬仗的蒋凡因桃色事件被降级。他仍然负责管理淘系电商业务,但大淘宝已经告别了持续数年的高增长态势。

据拼多多与阿里财报,2020年底,拼多多以7.884亿的年活跃买家数反超阿里,成为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截至2021年9月,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增至8.673亿,超过阿里的8.63亿。2021年三季度,反映阿里核心电商业务的重要指标客户管理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两年前的50%降至36%,同比增速也从上一季的14%降至3%。

流量增长见顶,蒋凡坐镇的大淘宝发展遇到了天花板。今年以来,阿里股价腰斩,蒸发掉的市值大约相当于一个茅台。

相比之下,由“阿里十八罗汉”之一戴珊负责的下沉市场业务发展迅速,表现亮眼。

据阿里财报,2021年Q3,对标拼多多的淘特连续3个季度净新增用户量超4000万,GMV环比增长超150%,在阿里系中表现突出。另外,戴珊负责的淘菜菜GMV环比增长也超过150%。招商证券研报显示,淘菜菜大概率将成为社区电商赛道的第三极。

12月6日,立下战功的戴珊被任命为“中国数字商业”的负责人,旗下业务包括淘宝、天猫、阿里妈妈、B2C零售事业群、淘菜菜、淘特和1688等,成为国内核心业务的新统帅。

这意味着,原本由蒋凡执掌的大淘宝业务,已被划至戴珊麾下。告别过往的成绩,蒋凡奔赴海外新战场。

久攻不下的硬骨头

蒋凡需要打一场新的硬仗来证明自己,远离舆论中心又有巨大增长空间的海外市场,或许是最适合他的舞台。

在创立初期,阿里就涉足海外业务,后发展成如今的国际贸易板块。2012年,“国际版淘宝”速卖通上线。2016年和2018年,阿里分别投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与土耳其电商平台Trendyol。这三块业务,构成了阿里如今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

早在2014年赴美上市之际,阿里“货通天下”的全球化梦想就已表露无遗。

2014年,天猫国际正式创立,马云在纽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全球买,全球卖”的远期目标。当年双十一,马云立下了新的flag:10 年内,阿里要有一半的收入来自海外客户。阿里对外宣称,这是公司的“全球化网购元年”。

2015年,阿里在一封内部信中提出,要在2026年达到20亿用户。据阿里最新财报,截至今年9月,阿里在全球有12.4亿的年度活跃买家,其中中国用户9.53亿人,已接近10.11亿的网民总数。眼下,阿里的用户和收入增长双双面临瓶颈,去海外市场谋取增量已是必由之路。

2019年,张勇提出阿里未来发展的三大战略——“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国际化被放在了最前面。

蒋凡出征的新战场,对阿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也是其久攻不下的一块硬骨头。

在任命蒋凡负责海外业务的内部信中,张勇坦承,阿里距离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距离在潜力广阔的海外市场有更大作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过去数年,阿里的海外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据阿里财报,2021年三季度,阿里海外数字商业板块营收同比增长34%至113亿元,占阿里总收入的7%,与去年同期持平。同一时期,阿里海外用户增加了2000万,不到国内新增用户数量(4100万)的一半。

两年来,在东南亚电商发展的黄金期,不少资深阿里人折戟其中。身为“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的彭蕾,在东南亚的尝试也并不出彩。

踩着前辈失败的教训进军海外,蒋凡出征海外首先要做的,或许就是与背靠腾讯的Shopee硬碰硬地打一仗。在这个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战场上,他能否复制自己在手淘创造的奇迹?

出海的困与忧

虽然淘系电商业务在国内已经非常成熟,但面对截然不同的海外市场,再行之有效的方法论,也很难一套拳法打全球。

在海外市场,不同国家有其独特的国情、监管政策和风俗习惯。比如,阿里的速卖通在俄罗斯是当地的头部电商平台,但俄罗斯要求国资控股且由其运营,走俄罗斯官方邮政,阿里不得不为此付出利润减少的代价。即使阿里控股的快递公司,其发展模式也不同于国内。以阿里入股的Ninja Van为例,其配送包裹的交通工具包括但不限于摩托车、船只,甚至还有水牛。

这意味着,蒋凡在国内的成功经验很难直接复制到海外市场。

更何况,在国内流量红利几近消失的形势下,海外市场已成为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

人口结构年轻化的东南亚,是潜力较大的全球新兴市场之一,也是阿里出海最为倚重的市场。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咨询在11月10日联合发布的报告,预计2021年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达到1200亿美元,2025年将达到2340亿美元,超出该机构此前预测。

但在这片诱人的商业蓝海中,有腾讯做大股东的Shopee发展得更快。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2020年,Shopee的GMV比上一年翻倍,占据整个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的57%,已反超阿里旗下的Lazada。

目前,Shopee已在测试短视频项目Shopee Video,产品界面与TikTok相似,主要功能是提升社交互动。

字节跳动也在发力征战海外。内部代号为“麦哲伦 XYZ ”的跨境电商计划,已进入执行阶段。TikTok正在尝试与独立站合作,加速布局东南亚市场。11月,字节跳动旗下的独立电商App Fanno正式上架,定位为面向全球用户的综合电商平台。

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缺乏内容基因的阿里,面临全新的挑战。

2017年,蒋凡接过淘宝总裁的大旗时,张勇在任命书中写道,蒋凡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

如今,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对他的新一轮试炼,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阿里没有铁打的接班人

发布日期:2021-12-11 06:51
|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



| 陈重山

【OR  商业新媒体】


时隔20个月,曾因一桩桃色事件被降级的阿里副总裁蒋凡,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他这一次的任务,是到新战场冲锋陷阵。

12月6日,阿里董事长张勇发内部信,任命蒋凡全面负责海外数字商业,分管全球速卖通、国际贸易、Lazada等业务,其职级也上升半格,从BU总裁升任集团总裁。

对于将全球化确定为三大未来战略之一的阿里而言,海外既是拥有巨大潜力的蓝海市场和流量宝地,也是充满未知风险和对手林立的残酷战场。放弃经营数年、为阿里贡献过半营收的大淘宝基本盘,蒋凡面前,有建功立业的机遇,也有功败垂成的可能。

阿里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来自淘宝和天猫的客户管理费同比增长3%,跨境及全球商业板块实现34%的同比增长,成为重要的新增长点。但阿里的全球化进程并不顺利。目前阿里海外业务的收入贡献占比仅7%,2.85亿的年活跃用户数量也与目标相距甚远。

已经在淘宝证明过自己的蒋凡,能啃下这块硬骨头吗?

奔赴新战场

1985年出生的蒋凡,曾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为阿里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一员实力大将。

2013年,蒋凡加入阿里的同一年,阿里提出“All in无线”战略,从PC互联网全面转向移动端。在内部有“流量王”之称的蒋凡,用一年多时间将手机淘宝的日活从3000万提升到了1.1亿,让阿里重获增长。

2015年,也是蒋凡引入算法技术,通过千人千面的信息流推荐,开启了淘宝的智能化进程。2015年底,他带领团队开创的直播电商业务,成为淘宝新的增长引擎。

正如张勇在内部信中所说,蒋凡在大淘宝7年时间,为淘宝的无线化、个性化和内容化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蒋凡执掌淘宝的7年多时间里,淘系电商用户从1亿多增长到近10亿,GMV从1万多亿元增长至近9万亿元。

2020年,打过硬仗的蒋凡因桃色事件被降级。他仍然负责管理淘系电商业务,但大淘宝已经告别了持续数年的高增长态势。

据拼多多与阿里财报,2020年底,拼多多以7.884亿的年活跃买家数反超阿里,成为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截至2021年9月,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增至8.673亿,超过阿里的8.63亿。2021年三季度,反映阿里核心电商业务的重要指标客户管理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两年前的50%降至36%,同比增速也从上一季的14%降至3%。

流量增长见顶,蒋凡坐镇的大淘宝发展遇到了天花板。今年以来,阿里股价腰斩,蒸发掉的市值大约相当于一个茅台。

相比之下,由“阿里十八罗汉”之一戴珊负责的下沉市场业务发展迅速,表现亮眼。

据阿里财报,2021年Q3,对标拼多多的淘特连续3个季度净新增用户量超4000万,GMV环比增长超150%,在阿里系中表现突出。另外,戴珊负责的淘菜菜GMV环比增长也超过150%。招商证券研报显示,淘菜菜大概率将成为社区电商赛道的第三极。

12月6日,立下战功的戴珊被任命为“中国数字商业”的负责人,旗下业务包括淘宝、天猫、阿里妈妈、B2C零售事业群、淘菜菜、淘特和1688等,成为国内核心业务的新统帅。

这意味着,原本由蒋凡执掌的大淘宝业务,已被划至戴珊麾下。告别过往的成绩,蒋凡奔赴海外新战场。

久攻不下的硬骨头

蒋凡需要打一场新的硬仗来证明自己,远离舆论中心又有巨大增长空间的海外市场,或许是最适合他的舞台。

在创立初期,阿里就涉足海外业务,后发展成如今的国际贸易板块。2012年,“国际版淘宝”速卖通上线。2016年和2018年,阿里分别投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与土耳其电商平台Trendyol。这三块业务,构成了阿里如今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

早在2014年赴美上市之际,阿里“货通天下”的全球化梦想就已表露无遗。

2014年,天猫国际正式创立,马云在纽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全球买,全球卖”的远期目标。当年双十一,马云立下了新的flag:10 年内,阿里要有一半的收入来自海外客户。阿里对外宣称,这是公司的“全球化网购元年”。

2015年,阿里在一封内部信中提出,要在2026年达到20亿用户。据阿里最新财报,截至今年9月,阿里在全球有12.4亿的年度活跃买家,其中中国用户9.53亿人,已接近10.11亿的网民总数。眼下,阿里的用户和收入增长双双面临瓶颈,去海外市场谋取增量已是必由之路。

2019年,张勇提出阿里未来发展的三大战略——“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国际化被放在了最前面。

蒋凡出征的新战场,对阿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也是其久攻不下的一块硬骨头。

在任命蒋凡负责海外业务的内部信中,张勇坦承,阿里距离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距离在潜力广阔的海外市场有更大作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过去数年,阿里的海外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据阿里财报,2021年三季度,阿里海外数字商业板块营收同比增长34%至113亿元,占阿里总收入的7%,与去年同期持平。同一时期,阿里海外用户增加了2000万,不到国内新增用户数量(4100万)的一半。

两年来,在东南亚电商发展的黄金期,不少资深阿里人折戟其中。身为“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的彭蕾,在东南亚的尝试也并不出彩。

踩着前辈失败的教训进军海外,蒋凡出征海外首先要做的,或许就是与背靠腾讯的Shopee硬碰硬地打一仗。在这个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战场上,他能否复制自己在手淘创造的奇迹?

出海的困与忧

虽然淘系电商业务在国内已经非常成熟,但面对截然不同的海外市场,再行之有效的方法论,也很难一套拳法打全球。

在海外市场,不同国家有其独特的国情、监管政策和风俗习惯。比如,阿里的速卖通在俄罗斯是当地的头部电商平台,但俄罗斯要求国资控股且由其运营,走俄罗斯官方邮政,阿里不得不为此付出利润减少的代价。即使阿里控股的快递公司,其发展模式也不同于国内。以阿里入股的Ninja Van为例,其配送包裹的交通工具包括但不限于摩托车、船只,甚至还有水牛。

这意味着,蒋凡在国内的成功经验很难直接复制到海外市场。

更何况,在国内流量红利几近消失的形势下,海外市场已成为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

人口结构年轻化的东南亚,是潜力较大的全球新兴市场之一,也是阿里出海最为倚重的市场。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咨询在11月10日联合发布的报告,预计2021年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达到1200亿美元,2025年将达到2340亿美元,超出该机构此前预测。

但在这片诱人的商业蓝海中,有腾讯做大股东的Shopee发展得更快。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2020年,Shopee的GMV比上一年翻倍,占据整个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的57%,已反超阿里旗下的Lazada。

目前,Shopee已在测试短视频项目Shopee Video,产品界面与TikTok相似,主要功能是提升社交互动。

字节跳动也在发力征战海外。内部代号为“麦哲伦 XYZ ”的跨境电商计划,已进入执行阶段。TikTok正在尝试与独立站合作,加速布局东南亚市场。11月,字节跳动旗下的独立电商App Fanno正式上架,定位为面向全球用户的综合电商平台。

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缺乏内容基因的阿里,面临全新的挑战。

2017年,蒋凡接过淘宝总裁的大旗时,张勇在任命书中写道,蒋凡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

如今,要再造一个“海外新淘宝”,蒋凡的任务比4年前更加艰巨。对他的新一轮试炼,才刚刚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