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保持投资?


创始人乔布斯 (Steve Jobs) 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归后,拯救了萎靡不振的苹果。

| Laura Forman

【OR  商业新媒体】


Twitter (TWT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的辞职信中包含了一些离别时的警告,他写道,对一家企业来说,“由创始人领导”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局限性并形成单点故障”。

这个建议可能无人理睬。正如多西所写的:“没有多少创始人会选择把所创造公司的重要性置于自我之上。”此外,他仍是支付公司Square Inc. (SQ)的首席执行官,这也使得上述言论不怎么有说服力。Square不久将更名为Block,他在2009年与人共同创立了该公司。但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谨慎投资?

在科技行业,往往存在一种前瞻性溢价,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Bain & Co.追踪了上市公司过去25年的业绩后发现,长期内最好地保持了盈利增长的公司中,创始人仍在经营企业、仍然参与业务或创始人的经营重点仍得到保留的公司所占的比例颇高。根据2014年对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分析,Bain发现,在之前的15年里,创始人领导的公司创造的指数化股东总回报是其他公司的三倍多。不过,人们想知道这项研究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幸存者偏差的影响,因为那些早早失败的公司不在样本中。


创始人无疑是更大胆的。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克兰纳特管理学院(Krannert School of Management) 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创始人担任CEO更有可能带领公司走向新的技术方向,这证明了创始人CEO管理下公司的创新所创造出的财务价值高于专业CEO管理的公司。

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提供一个特殊的例子。在联合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下台后的几年里,该公司作为一家电脑企业萎靡不振。此后,乔布斯回归公司成为救星。他采取了诸多举措,包括把公司的名称从苹果电脑公司(Apple Computer Inc.)改为苹果公司,表明将把关注重点扩大,这为此后包括iPod、iPhone、Apple TV等在内的一系列产品问世铺平了道路。


并不是每个回归的英雄都有如此平坦的道路。Rich Barton是线上房地产巨头Zillow的联合创始人,并一直领导该公司至2010年,之后他把公司交给了另一位联合创始人。2019年,他重返公司,再次担任掌门人,意图将这家主要经营代理商广告业务的公司转变为领先的iBuyer。或许他本该在公司此后表现尚佳时急流勇退,但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进行了数亿美元的资产减记,Zillow现在的价值仍接近2019年初Barton回归前的两倍。

实际上,多西在Twitter的主要缺点是缺乏这种大胆的创新。在他离职之前的几年里就开始要求他下台的激进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在敦促加快产品开发,实现更大的收入和用户数量目标。他们还对多西分别担任两家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事实提出异议。在一次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他的分身术时,多西回答说,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优先顺序的问题。在他第二次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六年多时间里,Twitter的股价涨幅仅为标普500指数的五分之一。

或许他把自己的支付公司作为了优先关注对象,该公司目前的估值是2015年底上市时的20倍左右。当前有许多科技公司在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担任最高职务的情况下依然表现出色的例子。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和Shopify Inc. (SHOP)就是会让人想到的此类公司,它们自上市以来带给股东的回报分别超过80,000%和近6,000%。

关键是要建立一家长盛不衰的企业。公司的发展会超越其创始人的专业能力,或者可能不得不根据不断变化的社会和经济环境改变方向。创始人会疲惫、厌倦,最终,就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一样,离世。

一路上,声誉风险可能会出现。读多西的信时,人们很难不联想到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是标普500指数排名前五的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仍在掌舵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逾17年前与人共同创立了Facebook (现为Meta Platforms Inc.),该公司目前正努力在监管机构的严密审视下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具有长远眼光的领导者通常会培养一个潜在的接班人,或者至少邀请其他人加入公司高层。今年早些时候,安迪‧贾西(Andy Jassy)接替贝佐斯(Jeff Bezos)执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此前他领导Amazon Web Services部门。去年,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升任Netflix (NFLX)联席首席执行官,与创始人Reed Hastings共同领导公司。 就在上周,Salesforce.com (CRM)将其总裁兼首席运营官Bret Taylor提拔为联席首席执行官,与联合创始人Marc Benioff一同工作。

但是,并不是说仅仅因为创始人仍然高度参与,企业就一定会受到限制。历史表明,命运因人而异,有些企业甘愿冒受到创始人限制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科技公司创始人该去还是该留?

发布日期:2021-12-11 05:43
|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保持投资?


创始人乔布斯 (Steve Jobs) 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归后,拯救了萎靡不振的苹果。

| Laura Forman

【OR  商业新媒体】


Twitter (TWT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的辞职信中包含了一些离别时的警告,他写道,对一家企业来说,“由创始人领导”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局限性并形成单点故障”。

这个建议可能无人理睬。正如多西所写的:“没有多少创始人会选择把所创造公司的重要性置于自我之上。”此外,他仍是支付公司Square Inc. (SQ)的首席执行官,这也使得上述言论不怎么有说服力。Square不久将更名为Block,他在2009年与人共同创立了该公司。但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谨慎投资?

在科技行业,往往存在一种前瞻性溢价,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Bain & Co.追踪了上市公司过去25年的业绩后发现,长期内最好地保持了盈利增长的公司中,创始人仍在经营企业、仍然参与业务或创始人的经营重点仍得到保留的公司所占的比例颇高。根据2014年对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分析,Bain发现,在之前的15年里,创始人领导的公司创造的指数化股东总回报是其他公司的三倍多。不过,人们想知道这项研究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幸存者偏差的影响,因为那些早早失败的公司不在样本中。


创始人无疑是更大胆的。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克兰纳特管理学院(Krannert School of Management) 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创始人担任CEO更有可能带领公司走向新的技术方向,这证明了创始人CEO管理下公司的创新所创造出的财务价值高于专业CEO管理的公司。

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提供一个特殊的例子。在联合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下台后的几年里,该公司作为一家电脑企业萎靡不振。此后,乔布斯回归公司成为救星。他采取了诸多举措,包括把公司的名称从苹果电脑公司(Apple Computer Inc.)改为苹果公司,表明将把关注重点扩大,这为此后包括iPod、iPhone、Apple TV等在内的一系列产品问世铺平了道路。


并不是每个回归的英雄都有如此平坦的道路。Rich Barton是线上房地产巨头Zillow的联合创始人,并一直领导该公司至2010年,之后他把公司交给了另一位联合创始人。2019年,他重返公司,再次担任掌门人,意图将这家主要经营代理商广告业务的公司转变为领先的iBuyer。或许他本该在公司此后表现尚佳时急流勇退,但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进行了数亿美元的资产减记,Zillow现在的价值仍接近2019年初Barton回归前的两倍。

实际上,多西在Twitter的主要缺点是缺乏这种大胆的创新。在他离职之前的几年里就开始要求他下台的激进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在敦促加快产品开发,实现更大的收入和用户数量目标。他们还对多西分别担任两家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事实提出异议。在一次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他的分身术时,多西回答说,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优先顺序的问题。在他第二次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六年多时间里,Twitter的股价涨幅仅为标普500指数的五分之一。

或许他把自己的支付公司作为了优先关注对象,该公司目前的估值是2015年底上市时的20倍左右。当前有许多科技公司在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担任最高职务的情况下依然表现出色的例子。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和Shopify Inc. (SHOP)就是会让人想到的此类公司,它们自上市以来带给股东的回报分别超过80,000%和近6,000%。

关键是要建立一家长盛不衰的企业。公司的发展会超越其创始人的专业能力,或者可能不得不根据不断变化的社会和经济环境改变方向。创始人会疲惫、厌倦,最终,就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一样,离世。

一路上,声誉风险可能会出现。读多西的信时,人们很难不联想到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是标普500指数排名前五的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仍在掌舵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逾17年前与人共同创立了Facebook (现为Meta Platforms Inc.),该公司目前正努力在监管机构的严密审视下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具有长远眼光的领导者通常会培养一个潜在的接班人,或者至少邀请其他人加入公司高层。今年早些时候,安迪‧贾西(Andy Jassy)接替贝佐斯(Jeff Bezos)执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此前他领导Amazon Web Services部门。去年,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升任Netflix (NFLX)联席首席执行官,与创始人Reed Hastings共同领导公司。 就在上周,Salesforce.com (CRM)将其总裁兼首席运营官Bret Taylor提拔为联席首席执行官,与联合创始人Marc Benioff一同工作。

但是,并不是说仅仅因为创始人仍然高度参与,企业就一定会受到限制。历史表明,命运因人而异,有些企业甘愿冒受到创始人限制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保持投资?


创始人乔布斯 (Steve Jobs) 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归后,拯救了萎靡不振的苹果。

| Laura Forman

【OR  商业新媒体】


Twitter (TWT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的辞职信中包含了一些离别时的警告,他写道,对一家企业来说,“由创始人领导”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局限性并形成单点故障”。

这个建议可能无人理睬。正如多西所写的:“没有多少创始人会选择把所创造公司的重要性置于自我之上。”此外,他仍是支付公司Square Inc. (SQ)的首席执行官,这也使得上述言论不怎么有说服力。Square不久将更名为Block,他在2009年与人共同创立了该公司。但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谨慎投资?

在科技行业,往往存在一种前瞻性溢价,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Bain & Co.追踪了上市公司过去25年的业绩后发现,长期内最好地保持了盈利增长的公司中,创始人仍在经营企业、仍然参与业务或创始人的经营重点仍得到保留的公司所占的比例颇高。根据2014年对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分析,Bain发现,在之前的15年里,创始人领导的公司创造的指数化股东总回报是其他公司的三倍多。不过,人们想知道这项研究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幸存者偏差的影响,因为那些早早失败的公司不在样本中。


创始人无疑是更大胆的。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克兰纳特管理学院(Krannert School of Management) 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创始人担任CEO更有可能带领公司走向新的技术方向,这证明了创始人CEO管理下公司的创新所创造出的财务价值高于专业CEO管理的公司。

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提供一个特殊的例子。在联合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下台后的几年里,该公司作为一家电脑企业萎靡不振。此后,乔布斯回归公司成为救星。他采取了诸多举措,包括把公司的名称从苹果电脑公司(Apple Computer Inc.)改为苹果公司,表明将把关注重点扩大,这为此后包括iPod、iPhone、Apple TV等在内的一系列产品问世铺平了道路。


并不是每个回归的英雄都有如此平坦的道路。Rich Barton是线上房地产巨头Zillow的联合创始人,并一直领导该公司至2010年,之后他把公司交给了另一位联合创始人。2019年,他重返公司,再次担任掌门人,意图将这家主要经营代理商广告业务的公司转变为领先的iBuyer。或许他本该在公司此后表现尚佳时急流勇退,但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进行了数亿美元的资产减记,Zillow现在的价值仍接近2019年初Barton回归前的两倍。

实际上,多西在Twitter的主要缺点是缺乏这种大胆的创新。在他离职之前的几年里就开始要求他下台的激进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在敦促加快产品开发,实现更大的收入和用户数量目标。他们还对多西分别担任两家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事实提出异议。在一次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他的分身术时,多西回答说,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优先顺序的问题。在他第二次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六年多时间里,Twitter的股价涨幅仅为标普500指数的五分之一。

或许他把自己的支付公司作为了优先关注对象,该公司目前的估值是2015年底上市时的20倍左右。当前有许多科技公司在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担任最高职务的情况下依然表现出色的例子。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和Shopify Inc. (SHOP)就是会让人想到的此类公司,它们自上市以来带给股东的回报分别超过80,000%和近6,000%。

关键是要建立一家长盛不衰的企业。公司的发展会超越其创始人的专业能力,或者可能不得不根据不断变化的社会和经济环境改变方向。创始人会疲惫、厌倦,最终,就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一样,离世。

一路上,声誉风险可能会出现。读多西的信时,人们很难不联想到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是标普500指数排名前五的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仍在掌舵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逾17年前与人共同创立了Facebook (现为Meta Platforms Inc.),该公司目前正努力在监管机构的严密审视下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具有长远眼光的领导者通常会培养一个潜在的接班人,或者至少邀请其他人加入公司高层。今年早些时候,安迪‧贾西(Andy Jassy)接替贝佐斯(Jeff Bezos)执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此前他领导Amazon Web Services部门。去年,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升任Netflix (NFLX)联席首席执行官,与创始人Reed Hastings共同领导公司。 就在上周,Salesforce.com (CRM)将其总裁兼首席运营官Bret Taylor提拔为联席首席执行官,与联合创始人Marc Benioff一同工作。

但是,并不是说仅仅因为创始人仍然高度参与,企业就一定会受到限制。历史表明,命运因人而异,有些企业甘愿冒受到创始人限制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科技公司创始人该去还是该留?

发布日期:2021-12-11 05:43
|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保持投资?


创始人乔布斯 (Steve Jobs) 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归后,拯救了萎靡不振的苹果。

| Laura Forman

【OR  商业新媒体】


Twitter (TWT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的辞职信中包含了一些离别时的警告,他写道,对一家企业来说,“由创始人领导”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局限性并形成单点故障”。

这个建议可能无人理睬。正如多西所写的:“没有多少创始人会选择把所创造公司的重要性置于自我之上。”此外,他仍是支付公司Square Inc. (SQ)的首席执行官,这也使得上述言论不怎么有说服力。Square不久将更名为Block,他在2009年与人共同创立了该公司。但投资者需要多加思考,对于那些创始人可能留得太久的公司,他们是否应该谨慎投资?

在科技行业,往往存在一种前瞻性溢价,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Bain & Co.追踪了上市公司过去25年的业绩后发现,长期内最好地保持了盈利增长的公司中,创始人仍在经营企业、仍然参与业务或创始人的经营重点仍得到保留的公司所占的比例颇高。根据2014年对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分析,Bain发现,在之前的15年里,创始人领导的公司创造的指数化股东总回报是其他公司的三倍多。不过,人们想知道这项研究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幸存者偏差的影响,因为那些早早失败的公司不在样本中。


创始人无疑是更大胆的。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克兰纳特管理学院(Krannert School of Management) 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创始人担任CEO更有可能带领公司走向新的技术方向,这证明了创始人CEO管理下公司的创新所创造出的财务价值高于专业CEO管理的公司。

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提供一个特殊的例子。在联合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下台后的几年里,该公司作为一家电脑企业萎靡不振。此后,乔布斯回归公司成为救星。他采取了诸多举措,包括把公司的名称从苹果电脑公司(Apple Computer Inc.)改为苹果公司,表明将把关注重点扩大,这为此后包括iPod、iPhone、Apple TV等在内的一系列产品问世铺平了道路。


并不是每个回归的英雄都有如此平坦的道路。Rich Barton是线上房地产巨头Zillow的联合创始人,并一直领导该公司至2010年,之后他把公司交给了另一位联合创始人。2019年,他重返公司,再次担任掌门人,意图将这家主要经营代理商广告业务的公司转变为领先的iBuyer。或许他本该在公司此后表现尚佳时急流勇退,但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进行了数亿美元的资产减记,Zillow现在的价值仍接近2019年初Barton回归前的两倍。

实际上,多西在Twitter的主要缺点是缺乏这种大胆的创新。在他离职之前的几年里就开始要求他下台的激进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在敦促加快产品开发,实现更大的收入和用户数量目标。他们还对多西分别担任两家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事实提出异议。在一次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他的分身术时,多西回答说,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优先顺序的问题。在他第二次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六年多时间里,Twitter的股价涨幅仅为标普500指数的五分之一。

或许他把自己的支付公司作为了优先关注对象,该公司目前的估值是2015年底上市时的20倍左右。当前有许多科技公司在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担任最高职务的情况下依然表现出色的例子。英伟达(Nvidia Corp., NVDA)和Shopify Inc. (SHOP)就是会让人想到的此类公司,它们自上市以来带给股东的回报分别超过80,000%和近6,000%。

关键是要建立一家长盛不衰的企业。公司的发展会超越其创始人的专业能力,或者可能不得不根据不断变化的社会和经济环境改变方向。创始人会疲惫、厌倦,最终,就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一样,离世。

一路上,声誉风险可能会出现。读多西的信时,人们很难不联想到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是标普500指数排名前五的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仍在掌舵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逾17年前与人共同创立了Facebook (现为Meta Platforms Inc.),该公司目前正努力在监管机构的严密审视下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具有长远眼光的领导者通常会培养一个潜在的接班人,或者至少邀请其他人加入公司高层。今年早些时候,安迪‧贾西(Andy Jassy)接替贝佐斯(Jeff Bezos)执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此前他领导Amazon Web Services部门。去年,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升任Netflix (NFLX)联席首席执行官,与创始人Reed Hastings共同领导公司。 就在上周,Salesforce.com (CRM)将其总裁兼首席运营官Bret Taylor提拔为联席首席执行官,与联合创始人Marc Benioff一同工作。

但是,并不是说仅仅因为创始人仍然高度参与,企业就一定会受到限制。历史表明,命运因人而异,有些企业甘愿冒受到创始人限制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