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今年到目前为止,48名高管每人通过售股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收入。

| Tripp Mickle / Theo Francis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研究公司InsiderScore数据进行的分析,今年到目前为止,售股套现逾2亿美元的高管已达48人,这几乎是2016年至2020年平均人数的四倍。

这波售股潮中包括一些超级卖家,比如化妆品行业亿万富翁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Alphabet Inc. (GOOG) 旗下谷歌(Google)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随着经济复苏推动销售和利润强劲增长,他们在四年或更长时间内首次出售其股票。其他一些引人注目的内部人士在加快售股,并有望打破他们近期售股规模的纪录,比如沃尔玛(WalMart Inc., WMT)财富的继承人沃尔顿(Walton)家族,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FB)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


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今年截止11月底,公司内部人士总计出售了价值635亿美元的股票,这一金额创出历史纪录,而且比2020年全年的售股总额高出50%,主要推动因素包括股市的上涨和一些大股东出售了更多股票。从整个市场来看,科技板块以410亿美元的售股金额居于首位,比上年增加逾三分之一,金融服务板块的售股金额其次,但比上年的增幅更大。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研究高管和董事交易的会计学教授Daniel Taylor说,现在看到的是近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Taylor表示,在他的记忆里,2021年是这十年来内部人士出售股票最多的一年,这与21世纪初互联网繁荣期的股票出售热潮有相似之处。

Taylor表示,内部人士在高点期卖出、在低点期买入的做法已有很长的历史。

投资者有时会担心,内部人士大量卖出股票意味着他们预计股价不会进一步大幅上涨,而且出乎意料的大量卖出也会对股价造成压力。上市公司通常要求高层管理人员持有价值相当于数倍年薪的股份,但即使在出售股票后,许多备受瞩目的高管也能轻易满足这一规定。


高管们不需要给出出售股票的理由,也几乎没有人这么做。高管大幅抛售股票之际,正值华盛顿议员们讨论潜在增税问题,这是民主党“Build Back Better”议案的一部分,他们有时也考虑提高长期资本利得税税率。内部人士11月总计出售了155.9亿美元股票。

该议案提出,从2022年开始,对1,000万美元以上的调整后总收入征收5%的税,对2,50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再征收3%的税,其中包括出售股票的资本利得。该议案仍在等待参议院审议。国会对收入的估计是假设纳税人将在2021年加速落实资本收益。Taylor说,富裕的纳税人在生效日期之前每卖出1亿美元的股票,可以节省多达800万美元的税款。他说,这种潜在的税收节省已经成为“今年卖出股票的强大动力”。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被认为是全球最富有的人,净资产约为2,700亿美元。他在Twitter上嘲讽对未实现的资本收益征税的提议时称,最终政府“花光其他人的钱,然后就找到了你”。他已经采取行动,在大约一个月内出售超过10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包括大约40亿美元用于支付期权行使的预扣税款,这是他自2010年以来首次不是仅仅为满足预扣税款义务而出售公司股票。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上个月出售了他所持股份的一半,税前售价约3.74亿美元。分析师表示,此举可能与华盛顿州明年将对长期资本利得征收7%的税有关。微软的一位发言人当时表示,此次出售是出于“个人财务规划和多元化的原因”。

内部人士出售股票套现的另一次高峰出现在5月份,当时上市公司领导人在强劲的业绩报告公布后抛售了总额131.2亿美元的股票。

记者分析了上市公司领导人截止12月3日的股票交易数据,这些数据来自InsiderScore收集的上市公司监管文件。标记为专门为满足预扣税金而进行的股票出售交易未被统计在内。既非高管、也非董事的大股东的股票出售交易也没有包括在截至11月30日的合计数据内。

约有十二位知名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今年出售了金额以百万美元计的公司股票,其中有些是五年或十年来首次出售公司股票,而这些人在2020年全年没有出售过任何股票。

据InsiderScore,佩奇和布林上一次出售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是在2017年,当时售股价格大约为每股800美元。当他们5月份再次打算出售股票时,Alphabet的股价已升至2,200美元。今年,他们以税前1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各自卖出了近60万股股票。根据FactSet慧甚(FactSet)的数据,他们每人仍持有Alphabet约6%的股份。

上述两人此次售股正值Alphabet公布创纪录收入和利润同比增长逾一倍,此外,在此七个月前,美国司法部和州总检察长对谷歌提起了民事反垄断诉讼。该公司股价11月19日创下3,019.33美元的历史新高,此后回落至2,950美元左右。

Alphabet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佩奇和布林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雅诗兰黛公司(Estee Lauder Cos., EL)创始人的儿子Lauder今年已出售200多万股持股,税前价值超过6亿美元,这是Lauder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售股。

戴尔科技集团(Dell Technologies, DELL)的戴尔(Michael Dell)和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的David Rubenstein在过去一年里也加入出售股票的行列。戴尔出售了500万股该公司股票,税前售价近2.53亿美元,这是他2018年将该公司再次上市后首次出售所持股份。Rubenstein今年卖掉1,100万股股票,税前售价为4.95亿美元,他首次出售股份是在2020年11月。Rubenstein是在卸任联合首席执行官并改任联合董事长之后出售上述股份的。

Lauder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戴尔的发言人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另一些今年出售股票的公司内部人士以前已出售过股份,但今年的售股金额增加了。沃尔顿家族2021年迄今的售股税前所得为65亿美元,是2020年售股金额15亿美元的四倍。2021年,沃尔玛的股价持续徘徊在历史高点附近,而且有三个季度的销售额都实现了增长。

扎克伯格也卖出了更多Meta股票,今年的售股金额接近一年前的七倍,税前所得近45亿美元。Meta今年遭遇了iPhone的隐私政策变化,在《华尔街日报》的Facebook Files系列报道后,美国国会针对Meta旗下平台的负面影响举行了听证会,这些都给该公司带来挑战。但该公司今年的销售额和利润都创出了历史最高纪录。

沃尔玛和Meta的发言人说,这些减持活动通常是按预先制定的交易计划进行的。他们说,沃尔顿家族的收益用于非营利项目,而扎克伯格的收益则投入其家族的营利性慈善公司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

公司高管经常根据预先交易安排(称为10b5-1计划)出售股票。这种计划在固定的时间表上或价格阈值触发股票出售,以避免违反内部交易规则。去年有几乎三分之二的股票出售使用了这种计划,高于2004年30%的比例,不过,一些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担心这种方法可能被滥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定于下周三对一项提案进行表决,该提案将改变有关交易计划的规则。

金融高管Charles Schwab出售了嘉信理财集团(Charles Schwab Corp., SCHW) 530万股股票,套现3.61亿美元,这是他自2015年以来对这家他创立的公司最大规模的减持。

“人们显然是在趁势而为,”InsiderScore的研究主管Ben Silverman称。“这些人一整年都跟你说,市场已经过热了。”

股价飙升意味着一些高管出售更少的股票就可以获得同样多甚至更多的钱。Snap Inc.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将出售股票的目标价定在60至80美元,通过出售1,000万股股票获得了总计7.1亿美元税前所得,尽管出售的股票比2020年减少了300万股,但收益却是原来的两倍多。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通常每年出售约100亿美元的股票,用来资助他的太空企业Blue Origin LLC。今年,他卖出的股票减少了25%,但税前所得大致相同,因为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两年里翻了一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马斯克、纳德拉等美企高管扎堆售股为哪般?

发布日期:2021-12-10 18:35
|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今年到目前为止,48名高管每人通过售股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收入。

| Tripp Mickle / Theo Francis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研究公司InsiderScore数据进行的分析,今年到目前为止,售股套现逾2亿美元的高管已达48人,这几乎是2016年至2020年平均人数的四倍。

这波售股潮中包括一些超级卖家,比如化妆品行业亿万富翁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Alphabet Inc. (GOOG) 旗下谷歌(Google)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随着经济复苏推动销售和利润强劲增长,他们在四年或更长时间内首次出售其股票。其他一些引人注目的内部人士在加快售股,并有望打破他们近期售股规模的纪录,比如沃尔玛(WalMart Inc., WMT)财富的继承人沃尔顿(Walton)家族,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FB)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


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今年截止11月底,公司内部人士总计出售了价值635亿美元的股票,这一金额创出历史纪录,而且比2020年全年的售股总额高出50%,主要推动因素包括股市的上涨和一些大股东出售了更多股票。从整个市场来看,科技板块以410亿美元的售股金额居于首位,比上年增加逾三分之一,金融服务板块的售股金额其次,但比上年的增幅更大。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研究高管和董事交易的会计学教授Daniel Taylor说,现在看到的是近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Taylor表示,在他的记忆里,2021年是这十年来内部人士出售股票最多的一年,这与21世纪初互联网繁荣期的股票出售热潮有相似之处。

Taylor表示,内部人士在高点期卖出、在低点期买入的做法已有很长的历史。

投资者有时会担心,内部人士大量卖出股票意味着他们预计股价不会进一步大幅上涨,而且出乎意料的大量卖出也会对股价造成压力。上市公司通常要求高层管理人员持有价值相当于数倍年薪的股份,但即使在出售股票后,许多备受瞩目的高管也能轻易满足这一规定。


高管们不需要给出出售股票的理由,也几乎没有人这么做。高管大幅抛售股票之际,正值华盛顿议员们讨论潜在增税问题,这是民主党“Build Back Better”议案的一部分,他们有时也考虑提高长期资本利得税税率。内部人士11月总计出售了155.9亿美元股票。

该议案提出,从2022年开始,对1,000万美元以上的调整后总收入征收5%的税,对2,50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再征收3%的税,其中包括出售股票的资本利得。该议案仍在等待参议院审议。国会对收入的估计是假设纳税人将在2021年加速落实资本收益。Taylor说,富裕的纳税人在生效日期之前每卖出1亿美元的股票,可以节省多达800万美元的税款。他说,这种潜在的税收节省已经成为“今年卖出股票的强大动力”。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被认为是全球最富有的人,净资产约为2,700亿美元。他在Twitter上嘲讽对未实现的资本收益征税的提议时称,最终政府“花光其他人的钱,然后就找到了你”。他已经采取行动,在大约一个月内出售超过10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包括大约40亿美元用于支付期权行使的预扣税款,这是他自2010年以来首次不是仅仅为满足预扣税款义务而出售公司股票。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上个月出售了他所持股份的一半,税前售价约3.74亿美元。分析师表示,此举可能与华盛顿州明年将对长期资本利得征收7%的税有关。微软的一位发言人当时表示,此次出售是出于“个人财务规划和多元化的原因”。

内部人士出售股票套现的另一次高峰出现在5月份,当时上市公司领导人在强劲的业绩报告公布后抛售了总额131.2亿美元的股票。

记者分析了上市公司领导人截止12月3日的股票交易数据,这些数据来自InsiderScore收集的上市公司监管文件。标记为专门为满足预扣税金而进行的股票出售交易未被统计在内。既非高管、也非董事的大股东的股票出售交易也没有包括在截至11月30日的合计数据内。

约有十二位知名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今年出售了金额以百万美元计的公司股票,其中有些是五年或十年来首次出售公司股票,而这些人在2020年全年没有出售过任何股票。

据InsiderScore,佩奇和布林上一次出售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是在2017年,当时售股价格大约为每股800美元。当他们5月份再次打算出售股票时,Alphabet的股价已升至2,200美元。今年,他们以税前1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各自卖出了近60万股股票。根据FactSet慧甚(FactSet)的数据,他们每人仍持有Alphabet约6%的股份。

上述两人此次售股正值Alphabet公布创纪录收入和利润同比增长逾一倍,此外,在此七个月前,美国司法部和州总检察长对谷歌提起了民事反垄断诉讼。该公司股价11月19日创下3,019.33美元的历史新高,此后回落至2,950美元左右。

Alphabet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佩奇和布林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雅诗兰黛公司(Estee Lauder Cos., EL)创始人的儿子Lauder今年已出售200多万股持股,税前价值超过6亿美元,这是Lauder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售股。

戴尔科技集团(Dell Technologies, DELL)的戴尔(Michael Dell)和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的David Rubenstein在过去一年里也加入出售股票的行列。戴尔出售了500万股该公司股票,税前售价近2.53亿美元,这是他2018年将该公司再次上市后首次出售所持股份。Rubenstein今年卖掉1,100万股股票,税前售价为4.95亿美元,他首次出售股份是在2020年11月。Rubenstein是在卸任联合首席执行官并改任联合董事长之后出售上述股份的。

Lauder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戴尔的发言人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另一些今年出售股票的公司内部人士以前已出售过股份,但今年的售股金额增加了。沃尔顿家族2021年迄今的售股税前所得为65亿美元,是2020年售股金额15亿美元的四倍。2021年,沃尔玛的股价持续徘徊在历史高点附近,而且有三个季度的销售额都实现了增长。

扎克伯格也卖出了更多Meta股票,今年的售股金额接近一年前的七倍,税前所得近45亿美元。Meta今年遭遇了iPhone的隐私政策变化,在《华尔街日报》的Facebook Files系列报道后,美国国会针对Meta旗下平台的负面影响举行了听证会,这些都给该公司带来挑战。但该公司今年的销售额和利润都创出了历史最高纪录。

沃尔玛和Meta的发言人说,这些减持活动通常是按预先制定的交易计划进行的。他们说,沃尔顿家族的收益用于非营利项目,而扎克伯格的收益则投入其家族的营利性慈善公司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

公司高管经常根据预先交易安排(称为10b5-1计划)出售股票。这种计划在固定的时间表上或价格阈值触发股票出售,以避免违反内部交易规则。去年有几乎三分之二的股票出售使用了这种计划,高于2004年30%的比例,不过,一些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担心这种方法可能被滥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定于下周三对一项提案进行表决,该提案将改变有关交易计划的规则。

金融高管Charles Schwab出售了嘉信理财集团(Charles Schwab Corp., SCHW) 530万股股票,套现3.61亿美元,这是他自2015年以来对这家他创立的公司最大规模的减持。

“人们显然是在趁势而为,”InsiderScore的研究主管Ben Silverman称。“这些人一整年都跟你说,市场已经过热了。”

股价飙升意味着一些高管出售更少的股票就可以获得同样多甚至更多的钱。Snap Inc.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将出售股票的目标价定在60至80美元,通过出售1,000万股股票获得了总计7.1亿美元税前所得,尽管出售的股票比2020年减少了300万股,但收益却是原来的两倍多。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通常每年出售约100亿美元的股票,用来资助他的太空企业Blue Origin LLC。今年,他卖出的股票减少了25%,但税前所得大致相同,因为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两年里翻了一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今年到目前为止,48名高管每人通过售股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收入。

| Tripp Mickle / Theo Francis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研究公司InsiderScore数据进行的分析,今年到目前为止,售股套现逾2亿美元的高管已达48人,这几乎是2016年至2020年平均人数的四倍。

这波售股潮中包括一些超级卖家,比如化妆品行业亿万富翁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Alphabet Inc. (GOOG) 旗下谷歌(Google)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随着经济复苏推动销售和利润强劲增长,他们在四年或更长时间内首次出售其股票。其他一些引人注目的内部人士在加快售股,并有望打破他们近期售股规模的纪录,比如沃尔玛(WalMart Inc., WMT)财富的继承人沃尔顿(Walton)家族,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FB)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


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今年截止11月底,公司内部人士总计出售了价值635亿美元的股票,这一金额创出历史纪录,而且比2020年全年的售股总额高出50%,主要推动因素包括股市的上涨和一些大股东出售了更多股票。从整个市场来看,科技板块以410亿美元的售股金额居于首位,比上年增加逾三分之一,金融服务板块的售股金额其次,但比上年的增幅更大。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研究高管和董事交易的会计学教授Daniel Taylor说,现在看到的是近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Taylor表示,在他的记忆里,2021年是这十年来内部人士出售股票最多的一年,这与21世纪初互联网繁荣期的股票出售热潮有相似之处。

Taylor表示,内部人士在高点期卖出、在低点期买入的做法已有很长的历史。

投资者有时会担心,内部人士大量卖出股票意味着他们预计股价不会进一步大幅上涨,而且出乎意料的大量卖出也会对股价造成压力。上市公司通常要求高层管理人员持有价值相当于数倍年薪的股份,但即使在出售股票后,许多备受瞩目的高管也能轻易满足这一规定。


高管们不需要给出出售股票的理由,也几乎没有人这么做。高管大幅抛售股票之际,正值华盛顿议员们讨论潜在增税问题,这是民主党“Build Back Better”议案的一部分,他们有时也考虑提高长期资本利得税税率。内部人士11月总计出售了155.9亿美元股票。

该议案提出,从2022年开始,对1,000万美元以上的调整后总收入征收5%的税,对2,50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再征收3%的税,其中包括出售股票的资本利得。该议案仍在等待参议院审议。国会对收入的估计是假设纳税人将在2021年加速落实资本收益。Taylor说,富裕的纳税人在生效日期之前每卖出1亿美元的股票,可以节省多达800万美元的税款。他说,这种潜在的税收节省已经成为“今年卖出股票的强大动力”。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被认为是全球最富有的人,净资产约为2,700亿美元。他在Twitter上嘲讽对未实现的资本收益征税的提议时称,最终政府“花光其他人的钱,然后就找到了你”。他已经采取行动,在大约一个月内出售超过10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包括大约40亿美元用于支付期权行使的预扣税款,这是他自2010年以来首次不是仅仅为满足预扣税款义务而出售公司股票。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上个月出售了他所持股份的一半,税前售价约3.74亿美元。分析师表示,此举可能与华盛顿州明年将对长期资本利得征收7%的税有关。微软的一位发言人当时表示,此次出售是出于“个人财务规划和多元化的原因”。

内部人士出售股票套现的另一次高峰出现在5月份,当时上市公司领导人在强劲的业绩报告公布后抛售了总额131.2亿美元的股票。

记者分析了上市公司领导人截止12月3日的股票交易数据,这些数据来自InsiderScore收集的上市公司监管文件。标记为专门为满足预扣税金而进行的股票出售交易未被统计在内。既非高管、也非董事的大股东的股票出售交易也没有包括在截至11月30日的合计数据内。

约有十二位知名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今年出售了金额以百万美元计的公司股票,其中有些是五年或十年来首次出售公司股票,而这些人在2020年全年没有出售过任何股票。

据InsiderScore,佩奇和布林上一次出售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是在2017年,当时售股价格大约为每股800美元。当他们5月份再次打算出售股票时,Alphabet的股价已升至2,200美元。今年,他们以税前1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各自卖出了近60万股股票。根据FactSet慧甚(FactSet)的数据,他们每人仍持有Alphabet约6%的股份。

上述两人此次售股正值Alphabet公布创纪录收入和利润同比增长逾一倍,此外,在此七个月前,美国司法部和州总检察长对谷歌提起了民事反垄断诉讼。该公司股价11月19日创下3,019.33美元的历史新高,此后回落至2,950美元左右。

Alphabet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佩奇和布林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雅诗兰黛公司(Estee Lauder Cos., EL)创始人的儿子Lauder今年已出售200多万股持股,税前价值超过6亿美元,这是Lauder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售股。

戴尔科技集团(Dell Technologies, DELL)的戴尔(Michael Dell)和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的David Rubenstein在过去一年里也加入出售股票的行列。戴尔出售了500万股该公司股票,税前售价近2.53亿美元,这是他2018年将该公司再次上市后首次出售所持股份。Rubenstein今年卖掉1,100万股股票,税前售价为4.95亿美元,他首次出售股份是在2020年11月。Rubenstein是在卸任联合首席执行官并改任联合董事长之后出售上述股份的。

Lauder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戴尔的发言人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另一些今年出售股票的公司内部人士以前已出售过股份,但今年的售股金额增加了。沃尔顿家族2021年迄今的售股税前所得为65亿美元,是2020年售股金额15亿美元的四倍。2021年,沃尔玛的股价持续徘徊在历史高点附近,而且有三个季度的销售额都实现了增长。

扎克伯格也卖出了更多Meta股票,今年的售股金额接近一年前的七倍,税前所得近45亿美元。Meta今年遭遇了iPhone的隐私政策变化,在《华尔街日报》的Facebook Files系列报道后,美国国会针对Meta旗下平台的负面影响举行了听证会,这些都给该公司带来挑战。但该公司今年的销售额和利润都创出了历史最高纪录。

沃尔玛和Meta的发言人说,这些减持活动通常是按预先制定的交易计划进行的。他们说,沃尔顿家族的收益用于非营利项目,而扎克伯格的收益则投入其家族的营利性慈善公司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

公司高管经常根据预先交易安排(称为10b5-1计划)出售股票。这种计划在固定的时间表上或价格阈值触发股票出售,以避免违反内部交易规则。去年有几乎三分之二的股票出售使用了这种计划,高于2004年30%的比例,不过,一些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担心这种方法可能被滥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定于下周三对一项提案进行表决,该提案将改变有关交易计划的规则。

金融高管Charles Schwab出售了嘉信理财集团(Charles Schwab Corp., SCHW) 530万股股票,套现3.61亿美元,这是他自2015年以来对这家他创立的公司最大规模的减持。

“人们显然是在趁势而为,”InsiderScore的研究主管Ben Silverman称。“这些人一整年都跟你说,市场已经过热了。”

股价飙升意味着一些高管出售更少的股票就可以获得同样多甚至更多的钱。Snap Inc.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将出售股票的目标价定在60至80美元,通过出售1,000万股股票获得了总计7.1亿美元税前所得,尽管出售的股票比2020年减少了300万股,但收益却是原来的两倍多。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通常每年出售约100亿美元的股票,用来资助他的太空企业Blue Origin LLC。今年,他卖出的股票减少了25%,但税前所得大致相同,因为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两年里翻了一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马斯克、纳德拉等美企高管扎堆售股为哪般?

发布日期:2021-12-10 18:35
|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今年到目前为止,48名高管每人通过售股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收入。

| Tripp Mickle / Theo Francis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值飙升,加上美国联邦政府和一些州的税法可能调整,美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们正在以历史性水平减持他们的持股,其中有些人是多年来首次出售其企业股份。

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研究公司InsiderScore数据进行的分析,今年到目前为止,售股套现逾2亿美元的高管已达48人,这几乎是2016年至2020年平均人数的四倍。

这波售股潮中包括一些超级卖家,比如化妆品行业亿万富翁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Alphabet Inc. (GOOG) 旗下谷歌(Google)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随着经济复苏推动销售和利润强劲增长,他们在四年或更长时间内首次出售其股票。其他一些引人注目的内部人士在加快售股,并有望打破他们近期售股规模的纪录,比如沃尔玛(WalMart Inc., WMT)财富的继承人沃尔顿(Walton)家族,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FB)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


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今年截止11月底,公司内部人士总计出售了价值635亿美元的股票,这一金额创出历史纪录,而且比2020年全年的售股总额高出50%,主要推动因素包括股市的上涨和一些大股东出售了更多股票。从整个市场来看,科技板块以410亿美元的售股金额居于首位,比上年增加逾三分之一,金融服务板块的售股金额其次,但比上年的增幅更大。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研究高管和董事交易的会计学教授Daniel Taylor说,现在看到的是近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Taylor表示,在他的记忆里,2021年是这十年来内部人士出售股票最多的一年,这与21世纪初互联网繁荣期的股票出售热潮有相似之处。

Taylor表示,内部人士在高点期卖出、在低点期买入的做法已有很长的历史。

投资者有时会担心,内部人士大量卖出股票意味着他们预计股价不会进一步大幅上涨,而且出乎意料的大量卖出也会对股价造成压力。上市公司通常要求高层管理人员持有价值相当于数倍年薪的股份,但即使在出售股票后,许多备受瞩目的高管也能轻易满足这一规定。


高管们不需要给出出售股票的理由,也几乎没有人这么做。高管大幅抛售股票之际,正值华盛顿议员们讨论潜在增税问题,这是民主党“Build Back Better”议案的一部分,他们有时也考虑提高长期资本利得税税率。内部人士11月总计出售了155.9亿美元股票。

该议案提出,从2022年开始,对1,000万美元以上的调整后总收入征收5%的税,对2,500万美元以上的收入再征收3%的税,其中包括出售股票的资本利得。该议案仍在等待参议院审议。国会对收入的估计是假设纳税人将在2021年加速落实资本收益。Taylor说,富裕的纳税人在生效日期之前每卖出1亿美元的股票,可以节省多达800万美元的税款。他说,这种潜在的税收节省已经成为“今年卖出股票的强大动力”。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被认为是全球最富有的人,净资产约为2,700亿美元。他在Twitter上嘲讽对未实现的资本收益征税的提议时称,最终政府“花光其他人的钱,然后就找到了你”。他已经采取行动,在大约一个月内出售超过10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包括大约40亿美元用于支付期权行使的预扣税款,这是他自2010年以来首次不是仅仅为满足预扣税款义务而出售公司股票。


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上个月出售了他所持股份的一半,税前售价约3.74亿美元。分析师表示,此举可能与华盛顿州明年将对长期资本利得征收7%的税有关。微软的一位发言人当时表示,此次出售是出于“个人财务规划和多元化的原因”。

内部人士出售股票套现的另一次高峰出现在5月份,当时上市公司领导人在强劲的业绩报告公布后抛售了总额131.2亿美元的股票。

记者分析了上市公司领导人截止12月3日的股票交易数据,这些数据来自InsiderScore收集的上市公司监管文件。标记为专门为满足预扣税金而进行的股票出售交易未被统计在内。既非高管、也非董事的大股东的股票出售交易也没有包括在截至11月30日的合计数据内。

约有十二位知名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今年出售了金额以百万美元计的公司股票,其中有些是五年或十年来首次出售公司股票,而这些人在2020年全年没有出售过任何股票。

据InsiderScore,佩奇和布林上一次出售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是在2017年,当时售股价格大约为每股800美元。当他们5月份再次打算出售股票时,Alphabet的股价已升至2,200美元。今年,他们以税前1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各自卖出了近60万股股票。根据FactSet慧甚(FactSet)的数据,他们每人仍持有Alphabet约6%的股份。

上述两人此次售股正值Alphabet公布创纪录收入和利润同比增长逾一倍,此外,在此七个月前,美国司法部和州总检察长对谷歌提起了民事反垄断诉讼。该公司股价11月19日创下3,019.33美元的历史新高,此后回落至2,950美元左右。

Alphabet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佩奇和布林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雅诗兰黛公司(Estee Lauder Cos., EL)创始人的儿子Lauder今年已出售200多万股持股,税前价值超过6亿美元,这是Lauder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售股。

戴尔科技集团(Dell Technologies, DELL)的戴尔(Michael Dell)和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的David Rubenstein在过去一年里也加入出售股票的行列。戴尔出售了500万股该公司股票,税前售价近2.53亿美元,这是他2018年将该公司再次上市后首次出售所持股份。Rubenstein今年卖掉1,100万股股票,税前售价为4.95亿美元,他首次出售股份是在2020年11月。Rubenstein是在卸任联合首席执行官并改任联合董事长之后出售上述股份的。

Lauder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戴尔的发言人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另一些今年出售股票的公司内部人士以前已出售过股份,但今年的售股金额增加了。沃尔顿家族2021年迄今的售股税前所得为65亿美元,是2020年售股金额15亿美元的四倍。2021年,沃尔玛的股价持续徘徊在历史高点附近,而且有三个季度的销售额都实现了增长。

扎克伯格也卖出了更多Meta股票,今年的售股金额接近一年前的七倍,税前所得近45亿美元。Meta今年遭遇了iPhone的隐私政策变化,在《华尔街日报》的Facebook Files系列报道后,美国国会针对Meta旗下平台的负面影响举行了听证会,这些都给该公司带来挑战。但该公司今年的销售额和利润都创出了历史最高纪录。

沃尔玛和Meta的发言人说,这些减持活动通常是按预先制定的交易计划进行的。他们说,沃尔顿家族的收益用于非营利项目,而扎克伯格的收益则投入其家族的营利性慈善公司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

公司高管经常根据预先交易安排(称为10b5-1计划)出售股票。这种计划在固定的时间表上或价格阈值触发股票出售,以避免违反内部交易规则。去年有几乎三分之二的股票出售使用了这种计划,高于2004年30%的比例,不过,一些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担心这种方法可能被滥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定于下周三对一项提案进行表决,该提案将改变有关交易计划的规则。

金融高管Charles Schwab出售了嘉信理财集团(Charles Schwab Corp., SCHW) 530万股股票,套现3.61亿美元,这是他自2015年以来对这家他创立的公司最大规模的减持。

“人们显然是在趁势而为,”InsiderScore的研究主管Ben Silverman称。“这些人一整年都跟你说,市场已经过热了。”

股价飙升意味着一些高管出售更少的股票就可以获得同样多甚至更多的钱。Snap Inc.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将出售股票的目标价定在60至80美元,通过出售1,000万股股票获得了总计7.1亿美元税前所得,尽管出售的股票比2020年减少了300万股,但收益却是原来的两倍多。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通常每年出售约100亿美元的股票,用来资助他的太空企业Blue Origin LLC。今年,他卖出的股票减少了25%,但税前所得大致相同,因为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两年里翻了一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