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中国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中国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和早前外界所传的一样,美国对冬季奥运会正式实行“外交抵制”了。所谓的“外交抵制”指的是:美国政府官员不出席,但本国运动员可以参与;同时美国政府将全力支持本国运动员参赛。这构成了意料之中的中美外交事件,而且随着美国于12月9日至10日主导的民主峰会的召开,这一事件未来如何演变并不确定,可能就此逐步低调地结束,也有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但从世界各国目前对这一事件的表现来看,除美国以外,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对如何应对这一事态远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而已,因此中国处理此事在时间上非常充裕。更何况,中国事实上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对中国来说,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是真正的当务之急。因此对中国来说,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这既是对世界奥林匹克运动负责,也是在考验中国的外交能力。

美国的行动空间不大

首先,在给中国成功举办本届冬奥会设置障碍这一点上,拜登政府能做的事情相当有限,而且行动空间也不大。因为美国不能由于自己针对中国一国的行为而使本届冬奥会流产,或者变成一场声名狼藉的政治冬奥会。原因很简单:拜登不能仅因为与中国的博弈而得罪全世界的体育爱好者,破坏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事业,尤其是在当前美国国内不利的环境下。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拜登已经向全世界公开宣告并展示了“外交抵制”冬奥会的美国模式,这反过来在客观上就限制了美国下一步的行动空间。不过,如果美国继续往前走一步,搞出什么别的破坏手段来,例如发动宣传战、诋毁中国形象,或者在冬奥会前后猛烈炒作新疆问题等等,其后果在客观上就是针对奥运了,这必然对美国不利。与此同时,中国也必然会针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击,于是在世界第一和第二两个大国的博弈之下,本届冬奥会必然会成为彻头彻尾的政治奥运。若如此,作为挑起事端一方的美国,在国际舆论面前自然是难辞其咎了,毕竟政治不能干预体育是世界共识。

此外,美国还有可能利用自己主导召开“民主峰会”的机会,暗示或者号召、影响其他国家追随美国的“外交抵制”模式。可是这样一来,美国事实上就在以政治干扰本届冬奥运了。如果这一行为最终对本届冬奥运的顺利召开产生不良影响,美国同样也是无法推卸责任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背后,有一支非常强大的国际非政府力量。

与此同时,白宫和国际奥委会之间似乎也为本届冬奥会划定了各自的界限。

白宫发言人本周一表示:不会派官方代表团到北京出席冬奥会,但这无关美国运动员参赛。美国政府承诺,将在家里支持他们(美国运动员)。

国际奥委会则对美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一事发表声明称:“政府官员和外交官出席(冬奥会)与否是每个政府的纯政治决定,国家奥委会坚持政治中立,予以充分尊重。(美国政府的声明)表明,冬奥会和运动员参奥是超出政治的,我们对此表示欢迎。”国际奥委会的含义是:官员是否来出席运动会是立场自由;但冬奥会和参会运动员和政治无关,不应干预。

在上述背景下,如果美国采取进一步的行为,并客观上阻挠了本届北京冬奥会的顺利举办,则美国的行为就是用政治干涉奥运,美国将承担相关的国际舆论和政治责任。

体育赛事是为了友谊

与此同时,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最后决定是否派官员出席北京冬奥会,而且已知相关国家并非都会“外交抵制”冬奥会,中国可以非常从容地处理美国带来的冬奥会风波。最重要的是,把本届冬奥会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只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就获得了成功。

当前的情况是,追随美国“外交抵制”冬奥会的,只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英国是用了一个中美两头不得罪的“有限的外交抵制”的提法,并专门安排英国驻华大使出席冬奥会。其他国家的情况各有不同,但并不愿意追随美国对冬奥会实施“外交制裁”,或者至少不会把“外交制裁”这几个字说出来。

新西兰宣布:不会派部长级代表出席北京冬奥会,但强调这跟美国的决定没有关系,主要考虑到新冠疫情,同时并未排除派出其他级别的官员前往出席。

日本还未做出决定,但外务省表示,中国曾派遣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兼中国奥委会主席苟仲文出席今年夏季的东京奥运会。外务省相关人士例举了体育厅长官室伏广治和日本奥委会(JOC)主席山下泰裕作为日方派遣的候选人,表示“作为回礼没有问题”。

韩国已确定派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出席北京冬奥会。

欧盟外交部门负责人表示,抵制是个别成员国的问题,而不是欧盟的共同外交政策。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外务省官员介绍说:“东京奥运会之际,各国的应对举措也是临近开始还没决定。现在还不是做判断的阶段,要看清国内外的形势。”

日本外务省官员的观点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具有参考价值:对冬奥会而言,一切都刚刚开始,远未到做出判断和行动的时刻。

就当前“外交抵制”冬奥会的态势来看,美国进一步行动的空间有限,其他各国多数不会声称要“外交抵制”,因此中国对此轮风波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应对也不迟。眼下当务之急首先是要让冬奥会举办成功,并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如此,则向世界传播了友谊和善意,届时也就没有人注意什么“外交抵制”了,这才是真正的外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每周时事分析:奥运一事,中国先观察再行动不迟

发布日期:2021-12-10 17:39
|曹辛:中国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中国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和早前外界所传的一样,美国对冬季奥运会正式实行“外交抵制”了。所谓的“外交抵制”指的是:美国政府官员不出席,但本国运动员可以参与;同时美国政府将全力支持本国运动员参赛。这构成了意料之中的中美外交事件,而且随着美国于12月9日至10日主导的民主峰会的召开,这一事件未来如何演变并不确定,可能就此逐步低调地结束,也有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但从世界各国目前对这一事件的表现来看,除美国以外,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对如何应对这一事态远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而已,因此中国处理此事在时间上非常充裕。更何况,中国事实上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对中国来说,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是真正的当务之急。因此对中国来说,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这既是对世界奥林匹克运动负责,也是在考验中国的外交能力。

美国的行动空间不大

首先,在给中国成功举办本届冬奥会设置障碍这一点上,拜登政府能做的事情相当有限,而且行动空间也不大。因为美国不能由于自己针对中国一国的行为而使本届冬奥会流产,或者变成一场声名狼藉的政治冬奥会。原因很简单:拜登不能仅因为与中国的博弈而得罪全世界的体育爱好者,破坏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事业,尤其是在当前美国国内不利的环境下。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拜登已经向全世界公开宣告并展示了“外交抵制”冬奥会的美国模式,这反过来在客观上就限制了美国下一步的行动空间。不过,如果美国继续往前走一步,搞出什么别的破坏手段来,例如发动宣传战、诋毁中国形象,或者在冬奥会前后猛烈炒作新疆问题等等,其后果在客观上就是针对奥运了,这必然对美国不利。与此同时,中国也必然会针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击,于是在世界第一和第二两个大国的博弈之下,本届冬奥会必然会成为彻头彻尾的政治奥运。若如此,作为挑起事端一方的美国,在国际舆论面前自然是难辞其咎了,毕竟政治不能干预体育是世界共识。

此外,美国还有可能利用自己主导召开“民主峰会”的机会,暗示或者号召、影响其他国家追随美国的“外交抵制”模式。可是这样一来,美国事实上就在以政治干扰本届冬奥运了。如果这一行为最终对本届冬奥运的顺利召开产生不良影响,美国同样也是无法推卸责任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背后,有一支非常强大的国际非政府力量。

与此同时,白宫和国际奥委会之间似乎也为本届冬奥会划定了各自的界限。

白宫发言人本周一表示:不会派官方代表团到北京出席冬奥会,但这无关美国运动员参赛。美国政府承诺,将在家里支持他们(美国运动员)。

国际奥委会则对美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一事发表声明称:“政府官员和外交官出席(冬奥会)与否是每个政府的纯政治决定,国家奥委会坚持政治中立,予以充分尊重。(美国政府的声明)表明,冬奥会和运动员参奥是超出政治的,我们对此表示欢迎。”国际奥委会的含义是:官员是否来出席运动会是立场自由;但冬奥会和参会运动员和政治无关,不应干预。

在上述背景下,如果美国采取进一步的行为,并客观上阻挠了本届北京冬奥会的顺利举办,则美国的行为就是用政治干涉奥运,美国将承担相关的国际舆论和政治责任。

体育赛事是为了友谊

与此同时,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最后决定是否派官员出席北京冬奥会,而且已知相关国家并非都会“外交抵制”冬奥会,中国可以非常从容地处理美国带来的冬奥会风波。最重要的是,把本届冬奥会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只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就获得了成功。

当前的情况是,追随美国“外交抵制”冬奥会的,只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英国是用了一个中美两头不得罪的“有限的外交抵制”的提法,并专门安排英国驻华大使出席冬奥会。其他国家的情况各有不同,但并不愿意追随美国对冬奥会实施“外交制裁”,或者至少不会把“外交制裁”这几个字说出来。

新西兰宣布:不会派部长级代表出席北京冬奥会,但强调这跟美国的决定没有关系,主要考虑到新冠疫情,同时并未排除派出其他级别的官员前往出席。

日本还未做出决定,但外务省表示,中国曾派遣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兼中国奥委会主席苟仲文出席今年夏季的东京奥运会。外务省相关人士例举了体育厅长官室伏广治和日本奥委会(JOC)主席山下泰裕作为日方派遣的候选人,表示“作为回礼没有问题”。

韩国已确定派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出席北京冬奥会。

欧盟外交部门负责人表示,抵制是个别成员国的问题,而不是欧盟的共同外交政策。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外务省官员介绍说:“东京奥运会之际,各国的应对举措也是临近开始还没决定。现在还不是做判断的阶段,要看清国内外的形势。”

日本外务省官员的观点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具有参考价值:对冬奥会而言,一切都刚刚开始,远未到做出判断和行动的时刻。

就当前“外交抵制”冬奥会的态势来看,美国进一步行动的空间有限,其他各国多数不会声称要“外交抵制”,因此中国对此轮风波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应对也不迟。眼下当务之急首先是要让冬奥会举办成功,并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如此,则向世界传播了友谊和善意,届时也就没有人注意什么“外交抵制”了,这才是真正的外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曹辛:中国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中国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和早前外界所传的一样,美国对冬季奥运会正式实行“外交抵制”了。所谓的“外交抵制”指的是:美国政府官员不出席,但本国运动员可以参与;同时美国政府将全力支持本国运动员参赛。这构成了意料之中的中美外交事件,而且随着美国于12月9日至10日主导的民主峰会的召开,这一事件未来如何演变并不确定,可能就此逐步低调地结束,也有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但从世界各国目前对这一事件的表现来看,除美国以外,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对如何应对这一事态远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而已,因此中国处理此事在时间上非常充裕。更何况,中国事实上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对中国来说,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是真正的当务之急。因此对中国来说,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这既是对世界奥林匹克运动负责,也是在考验中国的外交能力。

美国的行动空间不大

首先,在给中国成功举办本届冬奥会设置障碍这一点上,拜登政府能做的事情相当有限,而且行动空间也不大。因为美国不能由于自己针对中国一国的行为而使本届冬奥会流产,或者变成一场声名狼藉的政治冬奥会。原因很简单:拜登不能仅因为与中国的博弈而得罪全世界的体育爱好者,破坏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事业,尤其是在当前美国国内不利的环境下。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拜登已经向全世界公开宣告并展示了“外交抵制”冬奥会的美国模式,这反过来在客观上就限制了美国下一步的行动空间。不过,如果美国继续往前走一步,搞出什么别的破坏手段来,例如发动宣传战、诋毁中国形象,或者在冬奥会前后猛烈炒作新疆问题等等,其后果在客观上就是针对奥运了,这必然对美国不利。与此同时,中国也必然会针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击,于是在世界第一和第二两个大国的博弈之下,本届冬奥会必然会成为彻头彻尾的政治奥运。若如此,作为挑起事端一方的美国,在国际舆论面前自然是难辞其咎了,毕竟政治不能干预体育是世界共识。

此外,美国还有可能利用自己主导召开“民主峰会”的机会,暗示或者号召、影响其他国家追随美国的“外交抵制”模式。可是这样一来,美国事实上就在以政治干扰本届冬奥运了。如果这一行为最终对本届冬奥运的顺利召开产生不良影响,美国同样也是无法推卸责任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背后,有一支非常强大的国际非政府力量。

与此同时,白宫和国际奥委会之间似乎也为本届冬奥会划定了各自的界限。

白宫发言人本周一表示:不会派官方代表团到北京出席冬奥会,但这无关美国运动员参赛。美国政府承诺,将在家里支持他们(美国运动员)。

国际奥委会则对美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一事发表声明称:“政府官员和外交官出席(冬奥会)与否是每个政府的纯政治决定,国家奥委会坚持政治中立,予以充分尊重。(美国政府的声明)表明,冬奥会和运动员参奥是超出政治的,我们对此表示欢迎。”国际奥委会的含义是:官员是否来出席运动会是立场自由;但冬奥会和参会运动员和政治无关,不应干预。

在上述背景下,如果美国采取进一步的行为,并客观上阻挠了本届北京冬奥会的顺利举办,则美国的行为就是用政治干涉奥运,美国将承担相关的国际舆论和政治责任。

体育赛事是为了友谊

与此同时,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最后决定是否派官员出席北京冬奥会,而且已知相关国家并非都会“外交抵制”冬奥会,中国可以非常从容地处理美国带来的冬奥会风波。最重要的是,把本届冬奥会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只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就获得了成功。

当前的情况是,追随美国“外交抵制”冬奥会的,只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英国是用了一个中美两头不得罪的“有限的外交抵制”的提法,并专门安排英国驻华大使出席冬奥会。其他国家的情况各有不同,但并不愿意追随美国对冬奥会实施“外交制裁”,或者至少不会把“外交制裁”这几个字说出来。

新西兰宣布:不会派部长级代表出席北京冬奥会,但强调这跟美国的决定没有关系,主要考虑到新冠疫情,同时并未排除派出其他级别的官员前往出席。

日本还未做出决定,但外务省表示,中国曾派遣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兼中国奥委会主席苟仲文出席今年夏季的东京奥运会。外务省相关人士例举了体育厅长官室伏广治和日本奥委会(JOC)主席山下泰裕作为日方派遣的候选人,表示“作为回礼没有问题”。

韩国已确定派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出席北京冬奥会。

欧盟外交部门负责人表示,抵制是个别成员国的问题,而不是欧盟的共同外交政策。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外务省官员介绍说:“东京奥运会之际,各国的应对举措也是临近开始还没决定。现在还不是做判断的阶段,要看清国内外的形势。”

日本外务省官员的观点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具有参考价值:对冬奥会而言,一切都刚刚开始,远未到做出判断和行动的时刻。

就当前“外交抵制”冬奥会的态势来看,美国进一步行动的空间有限,其他各国多数不会声称要“外交抵制”,因此中国对此轮风波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应对也不迟。眼下当务之急首先是要让冬奥会举办成功,并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如此,则向世界传播了友谊和善意,届时也就没有人注意什么“外交抵制”了,这才是真正的外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每周时事分析:奥运一事,中国先观察再行动不迟

发布日期:2021-12-10 17:39
|曹辛:中国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中国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和早前外界所传的一样,美国对冬季奥运会正式实行“外交抵制”了。所谓的“外交抵制”指的是:美国政府官员不出席,但本国运动员可以参与;同时美国政府将全力支持本国运动员参赛。这构成了意料之中的中美外交事件,而且随着美国于12月9日至10日主导的民主峰会的召开,这一事件未来如何演变并不确定,可能就此逐步低调地结束,也有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但从世界各国目前对这一事件的表现来看,除美国以外,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对如何应对这一事态远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而已,因此中国处理此事在时间上非常充裕。更何况,中国事实上有能力把本届世界疫情背景下举办的冬奥会办成世界最佳冬奥会,对中国来说,这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是真正的当务之急。因此对中国来说,对美国的行动先观察再行动并不迟。这既是对世界奥林匹克运动负责,也是在考验中国的外交能力。

美国的行动空间不大

首先,在给中国成功举办本届冬奥会设置障碍这一点上,拜登政府能做的事情相当有限,而且行动空间也不大。因为美国不能由于自己针对中国一国的行为而使本届冬奥会流产,或者变成一场声名狼藉的政治冬奥会。原因很简单:拜登不能仅因为与中国的博弈而得罪全世界的体育爱好者,破坏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事业,尤其是在当前美国国内不利的环境下。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拜登已经向全世界公开宣告并展示了“外交抵制”冬奥会的美国模式,这反过来在客观上就限制了美国下一步的行动空间。不过,如果美国继续往前走一步,搞出什么别的破坏手段来,例如发动宣传战、诋毁中国形象,或者在冬奥会前后猛烈炒作新疆问题等等,其后果在客观上就是针对奥运了,这必然对美国不利。与此同时,中国也必然会针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击,于是在世界第一和第二两个大国的博弈之下,本届冬奥会必然会成为彻头彻尾的政治奥运。若如此,作为挑起事端一方的美国,在国际舆论面前自然是难辞其咎了,毕竟政治不能干预体育是世界共识。

此外,美国还有可能利用自己主导召开“民主峰会”的机会,暗示或者号召、影响其他国家追随美国的“外交抵制”模式。可是这样一来,美国事实上就在以政治干扰本届冬奥运了。如果这一行为最终对本届冬奥运的顺利召开产生不良影响,美国同样也是无法推卸责任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背后,有一支非常强大的国际非政府力量。

与此同时,白宫和国际奥委会之间似乎也为本届冬奥会划定了各自的界限。

白宫发言人本周一表示:不会派官方代表团到北京出席冬奥会,但这无关美国运动员参赛。美国政府承诺,将在家里支持他们(美国运动员)。

国际奥委会则对美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一事发表声明称:“政府官员和外交官出席(冬奥会)与否是每个政府的纯政治决定,国家奥委会坚持政治中立,予以充分尊重。(美国政府的声明)表明,冬奥会和运动员参奥是超出政治的,我们对此表示欢迎。”国际奥委会的含义是:官员是否来出席运动会是立场自由;但冬奥会和参会运动员和政治无关,不应干预。

在上述背景下,如果美国采取进一步的行为,并客观上阻挠了本届北京冬奥会的顺利举办,则美国的行为就是用政治干涉奥运,美国将承担相关的国际舆论和政治责任。

体育赛事是为了友谊

与此同时,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最后决定是否派官员出席北京冬奥会,而且已知相关国家并非都会“外交抵制”冬奥会,中国可以非常从容地处理美国带来的冬奥会风波。最重要的是,把本届冬奥会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只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就获得了成功。

当前的情况是,追随美国“外交抵制”冬奥会的,只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英国是用了一个中美两头不得罪的“有限的外交抵制”的提法,并专门安排英国驻华大使出席冬奥会。其他国家的情况各有不同,但并不愿意追随美国对冬奥会实施“外交制裁”,或者至少不会把“外交制裁”这几个字说出来。

新西兰宣布:不会派部长级代表出席北京冬奥会,但强调这跟美国的决定没有关系,主要考虑到新冠疫情,同时并未排除派出其他级别的官员前往出席。

日本还未做出决定,但外务省表示,中国曾派遣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兼中国奥委会主席苟仲文出席今年夏季的东京奥运会。外务省相关人士例举了体育厅长官室伏广治和日本奥委会(JOC)主席山下泰裕作为日方派遣的候选人,表示“作为回礼没有问题”。

韩国已确定派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出席北京冬奥会。

欧盟外交部门负责人表示,抵制是个别成员国的问题,而不是欧盟的共同外交政策。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外务省官员介绍说:“东京奥运会之际,各国的应对举措也是临近开始还没决定。现在还不是做判断的阶段,要看清国内外的形势。”

日本外务省官员的观点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具有参考价值:对冬奥会而言,一切都刚刚开始,远未到做出判断和行动的时刻。

就当前“外交抵制”冬奥会的态势来看,美国进一步行动的空间有限,其他各国多数不会声称要“外交抵制”,因此中国对此轮风波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应对也不迟。眼下当务之急首先是要让冬奥会举办成功,并办成世界一流的冬奥会,如此,则向世界传播了友谊和善意,届时也就没有人注意什么“外交抵制”了,这才是真正的外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