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尔斯: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全球经济之际,让我们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可以得出四个教训。



| 克里斯•贾尔斯

【OR  商业新媒体】


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着全球经济。尽管我们基本上仍然不知道其传染性、致病力以及逃避疫苗接种或先前感染所引发的免疫力的能力,但现在是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的最佳时机。

最重要的是,当一种严重的病毒正在传播时,你无法将经济学与流行病学分开。在限制正常的日常生活与短期经济活动之间,显然会有取舍,但健康和经济两方面麻烦的根本原因都是疫情的严重性。控制病毒是最重要的。

及早和严格的封锁在2020年最为成功,并且在亚太地区的很多经济体运作良好。但在今年,有效的疫苗和药物让欧洲和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正常生活——前提是相关国家能够鼓励和施压足够数量的人接种疫苗。疫苗有效的希望,还降低了一波感染浪潮开始时出台的临时经济限制的成本,因为人们看得到令人信服的解封终点。它们使清零做法所固有的那类严厉限制不再必要。

如果说经济学与流行病学之间的联系是一个边干边学的案例,那么富裕国家的纯经济政策是一场胜利,其基础是意识形态缺席,这是可喜的。去年,全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per capita GDP)出现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下降,但经合组织(OECD)的最新预测似乎表明,与其在2019年11月作出的预测相比,发达经济体到2022年底将收复全部失地。对这些国家来说,“重建得更好”(Build Back Better)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今年,富裕国家成功的疫苗接种工作与娴熟部署的经济政策相结合,使前景发生改观。受到经济限制措施影响的个人和企业,获得了迅速而慷慨的财政支持。在新兴经济体,缺乏财政空间意味着不可能提供同等的财政支持,这也解释了它们为什么表现较差,以及有关它们将遭受这场疫情的持久损害的当前评估。在初期阶段,它们在获取疫苗方面也只能排在后面。

各大央行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在疫情初期为平息金融市场的动荡而迅速采取行动,并且愿意借助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让政府在整个疫情期间能够依靠借款和支出来度过危机。只要这些政策是暂时的,而且央行表现出防止持续通胀压力的意愿,没有人应该对政府债务货币化的禁忌被打破耿耿于怀。

通胀卷土重来是第三个教训的最明显例证,这个教训就是:在对危机作出回应后,进行微调是不可能的。随着全球商品需求激增,价格上涨变得必然,几乎不可能避免。在工资通胀已有所上升的美国,价格上涨更为根深蒂固,这是一个宝贵的提醒:经济学中的资源约束是真实存在的。政府不可能让经济在越来越高的压力下运行而不引发过热。

过去两年的最后一个经济教训是政策细节很重要。经合组织近期的经济展望显示,美国的复苏就GDP而言优于欧元区,但在就业方面落后于欧洲国家。

这与疫情期间提供的财政支持类型有关,并展示了重要的取舍。欧洲国家将就业支持与雇主关联,让工人保住自己的工作岗位,但付出的代价是生产率降低,在需求和支出较高的领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更慢。美国通过向个人而非雇主提供支持,更加有助于将员工重新分配到新的就业岗位,但代价是结果有多得多的员工干脆退出劳动力市场。现在评估哪一种做法最终会更为成功还为时过早。

记住这些教训后,我们可以开始考虑Omicron变种。早期证据似乎表明它比Delta变种更容易传播。它引发的症状也可能相对轻微,尽管尚不清楚较低的致病力是源自该变种的先天属性,先前感染或疫苗接种预防重症的结果,或者——更令人担忧的是——南非阳性病例的年龄迄今比较年轻。

各国需要时间来制定政策,但在南非和英国,Omicron感染病例似乎在以惊人速度增加。疫情较早阶段的教训是迅速采取行动而不是寻求最优方案,因此对富国政府来说,现在是时候采取预防原则,加快推进加强剂疫苗的接种工作了。

这意味着在旅行限制的基础上重新引入对日常生活的限制,同时还需要准备好财政政策工具,以便在未来几天需要实施进一步限制的情况下随时动用这类工具。

让我们希望这些措施被证明是一种过度反应,尤其是如果疫苗被证明能够有效预防重症的话。不会有什么长期损害。这将远远好过另一种情形:等待并承担发生一场糟糕得多的Omicron感染浪潮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新冠持续两年的教训:经济学与流行病学不能分开

发布日期:2021-12-09 10:51
|贾尔斯: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全球经济之际,让我们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可以得出四个教训。



| 克里斯•贾尔斯

【OR  商业新媒体】


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着全球经济。尽管我们基本上仍然不知道其传染性、致病力以及逃避疫苗接种或先前感染所引发的免疫力的能力,但现在是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的最佳时机。

最重要的是,当一种严重的病毒正在传播时,你无法将经济学与流行病学分开。在限制正常的日常生活与短期经济活动之间,显然会有取舍,但健康和经济两方面麻烦的根本原因都是疫情的严重性。控制病毒是最重要的。

及早和严格的封锁在2020年最为成功,并且在亚太地区的很多经济体运作良好。但在今年,有效的疫苗和药物让欧洲和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正常生活——前提是相关国家能够鼓励和施压足够数量的人接种疫苗。疫苗有效的希望,还降低了一波感染浪潮开始时出台的临时经济限制的成本,因为人们看得到令人信服的解封终点。它们使清零做法所固有的那类严厉限制不再必要。

如果说经济学与流行病学之间的联系是一个边干边学的案例,那么富裕国家的纯经济政策是一场胜利,其基础是意识形态缺席,这是可喜的。去年,全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per capita GDP)出现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下降,但经合组织(OECD)的最新预测似乎表明,与其在2019年11月作出的预测相比,发达经济体到2022年底将收复全部失地。对这些国家来说,“重建得更好”(Build Back Better)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今年,富裕国家成功的疫苗接种工作与娴熟部署的经济政策相结合,使前景发生改观。受到经济限制措施影响的个人和企业,获得了迅速而慷慨的财政支持。在新兴经济体,缺乏财政空间意味着不可能提供同等的财政支持,这也解释了它们为什么表现较差,以及有关它们将遭受这场疫情的持久损害的当前评估。在初期阶段,它们在获取疫苗方面也只能排在后面。

各大央行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在疫情初期为平息金融市场的动荡而迅速采取行动,并且愿意借助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让政府在整个疫情期间能够依靠借款和支出来度过危机。只要这些政策是暂时的,而且央行表现出防止持续通胀压力的意愿,没有人应该对政府债务货币化的禁忌被打破耿耿于怀。

通胀卷土重来是第三个教训的最明显例证,这个教训就是:在对危机作出回应后,进行微调是不可能的。随着全球商品需求激增,价格上涨变得必然,几乎不可能避免。在工资通胀已有所上升的美国,价格上涨更为根深蒂固,这是一个宝贵的提醒:经济学中的资源约束是真实存在的。政府不可能让经济在越来越高的压力下运行而不引发过热。

过去两年的最后一个经济教训是政策细节很重要。经合组织近期的经济展望显示,美国的复苏就GDP而言优于欧元区,但在就业方面落后于欧洲国家。

这与疫情期间提供的财政支持类型有关,并展示了重要的取舍。欧洲国家将就业支持与雇主关联,让工人保住自己的工作岗位,但付出的代价是生产率降低,在需求和支出较高的领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更慢。美国通过向个人而非雇主提供支持,更加有助于将员工重新分配到新的就业岗位,但代价是结果有多得多的员工干脆退出劳动力市场。现在评估哪一种做法最终会更为成功还为时过早。

记住这些教训后,我们可以开始考虑Omicron变种。早期证据似乎表明它比Delta变种更容易传播。它引发的症状也可能相对轻微,尽管尚不清楚较低的致病力是源自该变种的先天属性,先前感染或疫苗接种预防重症的结果,或者——更令人担忧的是——南非阳性病例的年龄迄今比较年轻。

各国需要时间来制定政策,但在南非和英国,Omicron感染病例似乎在以惊人速度增加。疫情较早阶段的教训是迅速采取行动而不是寻求最优方案,因此对富国政府来说,现在是时候采取预防原则,加快推进加强剂疫苗的接种工作了。

这意味着在旅行限制的基础上重新引入对日常生活的限制,同时还需要准备好财政政策工具,以便在未来几天需要实施进一步限制的情况下随时动用这类工具。

让我们希望这些措施被证明是一种过度反应,尤其是如果疫苗被证明能够有效预防重症的话。不会有什么长期损害。这将远远好过另一种情形:等待并承担发生一场糟糕得多的Omicron感染浪潮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贾尔斯: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全球经济之际,让我们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可以得出四个教训。



| 克里斯•贾尔斯

【OR  商业新媒体】


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着全球经济。尽管我们基本上仍然不知道其传染性、致病力以及逃避疫苗接种或先前感染所引发的免疫力的能力,但现在是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的最佳时机。

最重要的是,当一种严重的病毒正在传播时,你无法将经济学与流行病学分开。在限制正常的日常生活与短期经济活动之间,显然会有取舍,但健康和经济两方面麻烦的根本原因都是疫情的严重性。控制病毒是最重要的。

及早和严格的封锁在2020年最为成功,并且在亚太地区的很多经济体运作良好。但在今年,有效的疫苗和药物让欧洲和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正常生活——前提是相关国家能够鼓励和施压足够数量的人接种疫苗。疫苗有效的希望,还降低了一波感染浪潮开始时出台的临时经济限制的成本,因为人们看得到令人信服的解封终点。它们使清零做法所固有的那类严厉限制不再必要。

如果说经济学与流行病学之间的联系是一个边干边学的案例,那么富裕国家的纯经济政策是一场胜利,其基础是意识形态缺席,这是可喜的。去年,全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per capita GDP)出现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下降,但经合组织(OECD)的最新预测似乎表明,与其在2019年11月作出的预测相比,发达经济体到2022年底将收复全部失地。对这些国家来说,“重建得更好”(Build Back Better)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今年,富裕国家成功的疫苗接种工作与娴熟部署的经济政策相结合,使前景发生改观。受到经济限制措施影响的个人和企业,获得了迅速而慷慨的财政支持。在新兴经济体,缺乏财政空间意味着不可能提供同等的财政支持,这也解释了它们为什么表现较差,以及有关它们将遭受这场疫情的持久损害的当前评估。在初期阶段,它们在获取疫苗方面也只能排在后面。

各大央行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在疫情初期为平息金融市场的动荡而迅速采取行动,并且愿意借助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让政府在整个疫情期间能够依靠借款和支出来度过危机。只要这些政策是暂时的,而且央行表现出防止持续通胀压力的意愿,没有人应该对政府债务货币化的禁忌被打破耿耿于怀。

通胀卷土重来是第三个教训的最明显例证,这个教训就是:在对危机作出回应后,进行微调是不可能的。随着全球商品需求激增,价格上涨变得必然,几乎不可能避免。在工资通胀已有所上升的美国,价格上涨更为根深蒂固,这是一个宝贵的提醒:经济学中的资源约束是真实存在的。政府不可能让经济在越来越高的压力下运行而不引发过热。

过去两年的最后一个经济教训是政策细节很重要。经合组织近期的经济展望显示,美国的复苏就GDP而言优于欧元区,但在就业方面落后于欧洲国家。

这与疫情期间提供的财政支持类型有关,并展示了重要的取舍。欧洲国家将就业支持与雇主关联,让工人保住自己的工作岗位,但付出的代价是生产率降低,在需求和支出较高的领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更慢。美国通过向个人而非雇主提供支持,更加有助于将员工重新分配到新的就业岗位,但代价是结果有多得多的员工干脆退出劳动力市场。现在评估哪一种做法最终会更为成功还为时过早。

记住这些教训后,我们可以开始考虑Omicron变种。早期证据似乎表明它比Delta变种更容易传播。它引发的症状也可能相对轻微,尽管尚不清楚较低的致病力是源自该变种的先天属性,先前感染或疫苗接种预防重症的结果,或者——更令人担忧的是——南非阳性病例的年龄迄今比较年轻。

各国需要时间来制定政策,但在南非和英国,Omicron感染病例似乎在以惊人速度增加。疫情较早阶段的教训是迅速采取行动而不是寻求最优方案,因此对富国政府来说,现在是时候采取预防原则,加快推进加强剂疫苗的接种工作了。

这意味着在旅行限制的基础上重新引入对日常生活的限制,同时还需要准备好财政政策工具,以便在未来几天需要实施进一步限制的情况下随时动用这类工具。

让我们希望这些措施被证明是一种过度反应,尤其是如果疫苗被证明能够有效预防重症的话。不会有什么长期损害。这将远远好过另一种情形:等待并承担发生一场糟糕得多的Omicron感染浪潮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冠持续两年的教训:经济学与流行病学不能分开

发布日期:2021-12-09 10:51
|贾尔斯: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全球经济之际,让我们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可以得出四个教训。



| 克里斯•贾尔斯

【OR  商业新媒体】


Omicron变种的阴影笼罩着全球经济。尽管我们基本上仍然不知道其传染性、致病力以及逃避疫苗接种或先前感染所引发的免疫力的能力,但现在是总结过去两年的经济教训以帮助制定当前政策的最佳时机。

最重要的是,当一种严重的病毒正在传播时,你无法将经济学与流行病学分开。在限制正常的日常生活与短期经济活动之间,显然会有取舍,但健康和经济两方面麻烦的根本原因都是疫情的严重性。控制病毒是最重要的。

及早和严格的封锁在2020年最为成功,并且在亚太地区的很多经济体运作良好。但在今年,有效的疫苗和药物让欧洲和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正常生活——前提是相关国家能够鼓励和施压足够数量的人接种疫苗。疫苗有效的希望,还降低了一波感染浪潮开始时出台的临时经济限制的成本,因为人们看得到令人信服的解封终点。它们使清零做法所固有的那类严厉限制不再必要。

如果说经济学与流行病学之间的联系是一个边干边学的案例,那么富裕国家的纯经济政策是一场胜利,其基础是意识形态缺席,这是可喜的。去年,全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per capita GDP)出现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下降,但经合组织(OECD)的最新预测似乎表明,与其在2019年11月作出的预测相比,发达经济体到2022年底将收复全部失地。对这些国家来说,“重建得更好”(Build Back Better)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今年,富裕国家成功的疫苗接种工作与娴熟部署的经济政策相结合,使前景发生改观。受到经济限制措施影响的个人和企业,获得了迅速而慷慨的财政支持。在新兴经济体,缺乏财政空间意味着不可能提供同等的财政支持,这也解释了它们为什么表现较差,以及有关它们将遭受这场疫情的持久损害的当前评估。在初期阶段,它们在获取疫苗方面也只能排在后面。

各大央行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在疫情初期为平息金融市场的动荡而迅速采取行动,并且愿意借助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让政府在整个疫情期间能够依靠借款和支出来度过危机。只要这些政策是暂时的,而且央行表现出防止持续通胀压力的意愿,没有人应该对政府债务货币化的禁忌被打破耿耿于怀。

通胀卷土重来是第三个教训的最明显例证,这个教训就是:在对危机作出回应后,进行微调是不可能的。随着全球商品需求激增,价格上涨变得必然,几乎不可能避免。在工资通胀已有所上升的美国,价格上涨更为根深蒂固,这是一个宝贵的提醒:经济学中的资源约束是真实存在的。政府不可能让经济在越来越高的压力下运行而不引发过热。

过去两年的最后一个经济教训是政策细节很重要。经合组织近期的经济展望显示,美国的复苏就GDP而言优于欧元区,但在就业方面落后于欧洲国家。

这与疫情期间提供的财政支持类型有关,并展示了重要的取舍。欧洲国家将就业支持与雇主关联,让工人保住自己的工作岗位,但付出的代价是生产率降低,在需求和支出较高的领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更慢。美国通过向个人而非雇主提供支持,更加有助于将员工重新分配到新的就业岗位,但代价是结果有多得多的员工干脆退出劳动力市场。现在评估哪一种做法最终会更为成功还为时过早。

记住这些教训后,我们可以开始考虑Omicron变种。早期证据似乎表明它比Delta变种更容易传播。它引发的症状也可能相对轻微,尽管尚不清楚较低的致病力是源自该变种的先天属性,先前感染或疫苗接种预防重症的结果,或者——更令人担忧的是——南非阳性病例的年龄迄今比较年轻。

各国需要时间来制定政策,但在南非和英国,Omicron感染病例似乎在以惊人速度增加。疫情较早阶段的教训是迅速采取行动而不是寻求最优方案,因此对富国政府来说,现在是时候采取预防原则,加快推进加强剂疫苗的接种工作了。

这意味着在旅行限制的基础上重新引入对日常生活的限制,同时还需要准备好财政政策工具,以便在未来几天需要实施进一步限制的情况下随时动用这类工具。

让我们希望这些措施被证明是一种过度反应,尤其是如果疫苗被证明能够有效预防重症的话。不会有什么长期损害。这将远远好过另一种情形:等待并承担发生一场糟糕得多的Omicron感染浪潮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