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



| Misyrlena Egkolfopoulou和Akayla Gardner

【OR  商业新媒体】


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开始渗透到元宇宙中——在这个虚拟舞台上,身份既是社会资本的反映,又是其决定因素。

加密朋克(CryptoPunks)同质化代币(NFT)的价格正在因种族、性别和肤色特征的不同而呈现差异,从而彰显了加密货币、去中心化金融、区块链和同质化代币这个紧密相连的世界所宣扬的乌托邦和平等主义理想的虚伪性。

据该领域的参与者和观察者称,存在价格差异的部分原因是喜好这类身份资产的投资者缺乏多样性。这些加密朋克以男性和白人身份为主。女性以及肤色较深的加密朋克在价格上往往低于具有男性特征或白皙皮肤的加密朋克。

加密朋克的投资者表示,价格差异不是个人偏见或种族主义造成的,而是目前愿意并有能力为数字商品支付高价的人,不会对看上去不像他们的虚拟人物开出高价。

“你去看看区块链领域,主要都是白人,而且主要都是男性,”加州移民活动人士托尼∙埃雷拉(Tony Herrera)说,他拥有60个加密朋克。“一个加密朋克可能是深肤色,另一个是浅肤色,浅肤色的会更受欢迎。”

要理解身份在虚拟世界中扮演的角色,可以思考一下理查德∙陈(Richerd Chan)的案例。这位常驻加拿大温哥华的工程师兼企业家想要巩固自己作为加密货币先驱的声誉,于是决定购买一个数字头像。

这个花费超过8万美元(折算成加密货币为45枚以太币)的JPEG文件将成为他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开销。陈用了两周时间寻找能代表他完美网络形象的东西。3月31日,他点击了一个像素头像的购买按钮,这是一位中等肤色的男性,戴着3D眼镜,嘴里叼了支香烟。

“这是我很自然的表征,”37岁的陈说。“3D眼镜让它与众不同,我在现实生活中不吸烟,但这让它显得神经质。”身为亚裔的陈说,头像肤色略深让他很欣慰。“我对它有认同感。”

陈没有开玩笑:10月份,另一位网上粉丝出价950万美元向他求购头像,被他拒绝了。他说,虽然这个出价让人好奇,但他的数字身份不会出售。

“我就是头像,头像就是我”

感谢@evanrodgers在#apefest拍下了这么好的照片

单是今年,陈就花了143 枚以太币(现在的价值超过60万美元)买了四个被称为加密朋克的像素头像,它们也是最受欢迎和最优质的NFT类型之一。对他来说,拥有加密朋克就意味着你就是加密货币领域的“OG”(业界元老),或者代表你有能力花大价钱加入一个日益具有排他性的俱乐部。

在这个数字世界中,按照像素编码的社会资本的价值,是各种不同特征的函数。最昂贵的NFT头像的价格,会因为配饰、发型、服装——以及肤色等特征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换句话说,并不是所有头像都是生而平等。

投资者表示,独特性和稀缺性是决定加密朋克和类似NFT在数字商品自由市场上价格高低的关键因素。例如,在现有1万个固定数量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九个“外星人”朋克。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 s)以近12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其中的一个外星人朋克。其中的24只猿猴朋克和88只僵尸朋克的价格也高于更常见的朋克,因为它们相对稀缺。

朋克也存在性别上的区别:男性和女性朋克分别有6039和3840个,流通中的女性朋克较少。根据DeGenData的数据,自8月以来,共有2124名男性加密朋克售出,销售底价的中位数为99以太币。同期,1165个女性头像的底价中位数为95以太币。

追踪加密朋克出售日期的公司DeGenData称,自今年8月NFT以爆发之势成为主流以来,中等和深色皮肤加密朋克每周的平均销售底价一直低于较浅肤色的加密朋克。与男性朋克相比,女性朋克的价格也是如此。

Meebits的定价也有类似趋势,这是一种类似3D乐高人物的虚拟NFT。Meebits的报价表显示,在数字资产市场OpenSea上出售的大多数低价人物都与黑人比较相像。埃雷拉今年5月在推特上表示,他对于所有较深肤色Meebits NFT人物都处于最低价格档位的情况深感到不安。他要求他的追随者和他一起共同购买更多NTF并提高价格。埃雷拉说,他不再认为价格变化中存在任何种族偏见,它只是更多反映了购买者的构成情况。

“只要有足够的预算,你就可以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埃雷拉说。“有色人种的人物将受到限制。”

埃雷拉最多时拥有100多个加密朋克。当这些NTF的价格还不到10美元时,他就开始购买了。加密朋克2017年问世时,精明的加密粉丝可以免费获得它们。到了今年1月,部分加密朋克还可以用小几千美元这个现在看起来比较合理的价位买到。

现在,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在Visa和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等公司的加持下,加密朋克价格出现了飙升。截至12月1日,加密朋克的主人们将手中代币挂牌出售的价格在近40万美元到240亿美元不等。最高拍卖价的纪录是700万美元以上。

创建加密朋克的Larva Lab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约翰∙沃特金森(John Watkinson)说,他本希望创建一个多样化的人物集合,从而吸引广泛的收藏者群体。沃特金森表示:“我们对于有不同种族和性别特征加密朋克的定价差异感到失望。遗憾的是,由于这个市场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我们没有可以直接施加影响的办法。”

今年3月,房地产公司Propy Inc.的创始人纳塔莉亚∙卡拉亚内娃(Natalia Karayaneva)在未婚夫的推荐下,购买了一个具有莫霍克族裔特征的女性加密朋克。卡拉亚内娃最近以1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她的朋克,是她买价的三倍。


除了稀缺性,还有某些特征可以推动加密朋克跻身价格排行榜前列。连帽衫、3D眼镜、VR眼镜、头饰、大礼帽和毛线帽都是投资者愿意花大价钱购买的特征。大多数加密朋克都同时具有两三个特征,通常一个人物拥有的特征越多,价值就越高。在总数为1万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一个朋克同时具有七个特征:香烟、耳环、色素痣、龅牙、经典墨镜、礼帽和大胡子。它被广泛认为是最有价值的加密朋克。

众多的可用特征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创造性地使用他们的元宇宙角色,包括表现出与他们的“真实”身份完全不同的特征。

NFT投资者尼克∙克努珀(Nick Kneuper)表示,每个加密朋克头像的价格都很高,这意味着大多数买家必须有所取舍,通常要选择一个他们认为最能代表自己的虚拟头像。他很后悔在8月份卖掉了自己的三个加密朋克。更重要的是,克努珀说,即使是那些有能力拥有多个朋克的人,可能也不会很安心地选择一个不同种族的头像。

“如果他们是白人,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使用黑人朋克作为头像而感到担心。我想有些人是担心他们会被指责通过数码方式假扮黑人。”克努珀说。

长期看好加密货币的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卷入了这场特别争议,因为他在推特上表示,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他对此感到“厌烦”。诺沃格拉茨的推文引发了骚动,人们纷纷回应在元宇宙中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在诺瓦格拉茨的推文发布几天前,他掌控的加密货币公司Galaxy Digital Holdings Ltd.买下了第8466号加密朋克:一个深色皮肤,戴着眼罩、束发带,留着八字胡的男性朋克。据Larva Labs称,10月30日,这个朋克以98.50以太币(合421543美元)的价格售出。Galaxy的发言人对该公司购买黑皮肤加密朋克的决定不予置评。

黑人朋克的交易价低于白人朋克让我感到厌烦。我理解市场的运作过程,但希望元宇宙能变得更好,和有着同样偏见的现实世界不一样。我猜你们会说我很天真是吧。

黑人主题NFT人物的投资者正在通过购买而加入了这场对话。“随着越来越多黑人投资者进入这个领域,我认为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局面将有所改观,”传媒公司2PM公司的创始人韦博∙史密斯(Web Smith)说道。“你将会看到,很多代表着美国多元化背景的高净值个人将进入这个市场,六个月后,我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对话了。”

用户体验设计师阿米尔∙苏哈伊布∙卡特(Ameer Suhayb Carter)就是其中之一,他创建了以黑人为主的团体Crypto Cookout。这个拥有450名成员的俱乐部通过名为“部分所有权”的模式,合买了两个加密朋克。Crypto Cookout的所有成员共同拥有这两个加密朋克。

卡特说:我们不是真的在有意制造这种失衡的市场,只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到,黑人或认同黑人的东西在变得很酷之前,可能很酷也可能不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即使在元宇宙 人人也不是生而平等

发布日期:2021-12-08 11:43
|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



| Misyrlena Egkolfopoulou和Akayla Gardner

【OR  商业新媒体】


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开始渗透到元宇宙中——在这个虚拟舞台上,身份既是社会资本的反映,又是其决定因素。

加密朋克(CryptoPunks)同质化代币(NFT)的价格正在因种族、性别和肤色特征的不同而呈现差异,从而彰显了加密货币、去中心化金融、区块链和同质化代币这个紧密相连的世界所宣扬的乌托邦和平等主义理想的虚伪性。

据该领域的参与者和观察者称,存在价格差异的部分原因是喜好这类身份资产的投资者缺乏多样性。这些加密朋克以男性和白人身份为主。女性以及肤色较深的加密朋克在价格上往往低于具有男性特征或白皙皮肤的加密朋克。

加密朋克的投资者表示,价格差异不是个人偏见或种族主义造成的,而是目前愿意并有能力为数字商品支付高价的人,不会对看上去不像他们的虚拟人物开出高价。

“你去看看区块链领域,主要都是白人,而且主要都是男性,”加州移民活动人士托尼∙埃雷拉(Tony Herrera)说,他拥有60个加密朋克。“一个加密朋克可能是深肤色,另一个是浅肤色,浅肤色的会更受欢迎。”

要理解身份在虚拟世界中扮演的角色,可以思考一下理查德∙陈(Richerd Chan)的案例。这位常驻加拿大温哥华的工程师兼企业家想要巩固自己作为加密货币先驱的声誉,于是决定购买一个数字头像。

这个花费超过8万美元(折算成加密货币为45枚以太币)的JPEG文件将成为他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开销。陈用了两周时间寻找能代表他完美网络形象的东西。3月31日,他点击了一个像素头像的购买按钮,这是一位中等肤色的男性,戴着3D眼镜,嘴里叼了支香烟。

“这是我很自然的表征,”37岁的陈说。“3D眼镜让它与众不同,我在现实生活中不吸烟,但这让它显得神经质。”身为亚裔的陈说,头像肤色略深让他很欣慰。“我对它有认同感。”

陈没有开玩笑:10月份,另一位网上粉丝出价950万美元向他求购头像,被他拒绝了。他说,虽然这个出价让人好奇,但他的数字身份不会出售。

“我就是头像,头像就是我”

感谢@evanrodgers在#apefest拍下了这么好的照片

单是今年,陈就花了143 枚以太币(现在的价值超过60万美元)买了四个被称为加密朋克的像素头像,它们也是最受欢迎和最优质的NFT类型之一。对他来说,拥有加密朋克就意味着你就是加密货币领域的“OG”(业界元老),或者代表你有能力花大价钱加入一个日益具有排他性的俱乐部。

在这个数字世界中,按照像素编码的社会资本的价值,是各种不同特征的函数。最昂贵的NFT头像的价格,会因为配饰、发型、服装——以及肤色等特征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换句话说,并不是所有头像都是生而平等。

投资者表示,独特性和稀缺性是决定加密朋克和类似NFT在数字商品自由市场上价格高低的关键因素。例如,在现有1万个固定数量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九个“外星人”朋克。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 s)以近12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其中的一个外星人朋克。其中的24只猿猴朋克和88只僵尸朋克的价格也高于更常见的朋克,因为它们相对稀缺。

朋克也存在性别上的区别:男性和女性朋克分别有6039和3840个,流通中的女性朋克较少。根据DeGenData的数据,自8月以来,共有2124名男性加密朋克售出,销售底价的中位数为99以太币。同期,1165个女性头像的底价中位数为95以太币。

追踪加密朋克出售日期的公司DeGenData称,自今年8月NFT以爆发之势成为主流以来,中等和深色皮肤加密朋克每周的平均销售底价一直低于较浅肤色的加密朋克。与男性朋克相比,女性朋克的价格也是如此。

Meebits的定价也有类似趋势,这是一种类似3D乐高人物的虚拟NFT。Meebits的报价表显示,在数字资产市场OpenSea上出售的大多数低价人物都与黑人比较相像。埃雷拉今年5月在推特上表示,他对于所有较深肤色Meebits NFT人物都处于最低价格档位的情况深感到不安。他要求他的追随者和他一起共同购买更多NTF并提高价格。埃雷拉说,他不再认为价格变化中存在任何种族偏见,它只是更多反映了购买者的构成情况。

“只要有足够的预算,你就可以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埃雷拉说。“有色人种的人物将受到限制。”

埃雷拉最多时拥有100多个加密朋克。当这些NTF的价格还不到10美元时,他就开始购买了。加密朋克2017年问世时,精明的加密粉丝可以免费获得它们。到了今年1月,部分加密朋克还可以用小几千美元这个现在看起来比较合理的价位买到。

现在,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在Visa和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等公司的加持下,加密朋克价格出现了飙升。截至12月1日,加密朋克的主人们将手中代币挂牌出售的价格在近40万美元到240亿美元不等。最高拍卖价的纪录是700万美元以上。

创建加密朋克的Larva Lab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约翰∙沃特金森(John Watkinson)说,他本希望创建一个多样化的人物集合,从而吸引广泛的收藏者群体。沃特金森表示:“我们对于有不同种族和性别特征加密朋克的定价差异感到失望。遗憾的是,由于这个市场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我们没有可以直接施加影响的办法。”

今年3月,房地产公司Propy Inc.的创始人纳塔莉亚∙卡拉亚内娃(Natalia Karayaneva)在未婚夫的推荐下,购买了一个具有莫霍克族裔特征的女性加密朋克。卡拉亚内娃最近以1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她的朋克,是她买价的三倍。


除了稀缺性,还有某些特征可以推动加密朋克跻身价格排行榜前列。连帽衫、3D眼镜、VR眼镜、头饰、大礼帽和毛线帽都是投资者愿意花大价钱购买的特征。大多数加密朋克都同时具有两三个特征,通常一个人物拥有的特征越多,价值就越高。在总数为1万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一个朋克同时具有七个特征:香烟、耳环、色素痣、龅牙、经典墨镜、礼帽和大胡子。它被广泛认为是最有价值的加密朋克。

众多的可用特征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创造性地使用他们的元宇宙角色,包括表现出与他们的“真实”身份完全不同的特征。

NFT投资者尼克∙克努珀(Nick Kneuper)表示,每个加密朋克头像的价格都很高,这意味着大多数买家必须有所取舍,通常要选择一个他们认为最能代表自己的虚拟头像。他很后悔在8月份卖掉了自己的三个加密朋克。更重要的是,克努珀说,即使是那些有能力拥有多个朋克的人,可能也不会很安心地选择一个不同种族的头像。

“如果他们是白人,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使用黑人朋克作为头像而感到担心。我想有些人是担心他们会被指责通过数码方式假扮黑人。”克努珀说。

长期看好加密货币的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卷入了这场特别争议,因为他在推特上表示,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他对此感到“厌烦”。诺沃格拉茨的推文引发了骚动,人们纷纷回应在元宇宙中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在诺瓦格拉茨的推文发布几天前,他掌控的加密货币公司Galaxy Digital Holdings Ltd.买下了第8466号加密朋克:一个深色皮肤,戴着眼罩、束发带,留着八字胡的男性朋克。据Larva Labs称,10月30日,这个朋克以98.50以太币(合421543美元)的价格售出。Galaxy的发言人对该公司购买黑皮肤加密朋克的决定不予置评。

黑人朋克的交易价低于白人朋克让我感到厌烦。我理解市场的运作过程,但希望元宇宙能变得更好,和有着同样偏见的现实世界不一样。我猜你们会说我很天真是吧。

黑人主题NFT人物的投资者正在通过购买而加入了这场对话。“随着越来越多黑人投资者进入这个领域,我认为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局面将有所改观,”传媒公司2PM公司的创始人韦博∙史密斯(Web Smith)说道。“你将会看到,很多代表着美国多元化背景的高净值个人将进入这个市场,六个月后,我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对话了。”

用户体验设计师阿米尔∙苏哈伊布∙卡特(Ameer Suhayb Carter)就是其中之一,他创建了以黑人为主的团体Crypto Cookout。这个拥有450名成员的俱乐部通过名为“部分所有权”的模式,合买了两个加密朋克。Crypto Cookout的所有成员共同拥有这两个加密朋克。

卡特说:我们不是真的在有意制造这种失衡的市场,只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到,黑人或认同黑人的东西在变得很酷之前,可能很酷也可能不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



| Misyrlena Egkolfopoulou和Akayla Gardner

【OR  商业新媒体】


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开始渗透到元宇宙中——在这个虚拟舞台上,身份既是社会资本的反映,又是其决定因素。

加密朋克(CryptoPunks)同质化代币(NFT)的价格正在因种族、性别和肤色特征的不同而呈现差异,从而彰显了加密货币、去中心化金融、区块链和同质化代币这个紧密相连的世界所宣扬的乌托邦和平等主义理想的虚伪性。

据该领域的参与者和观察者称,存在价格差异的部分原因是喜好这类身份资产的投资者缺乏多样性。这些加密朋克以男性和白人身份为主。女性以及肤色较深的加密朋克在价格上往往低于具有男性特征或白皙皮肤的加密朋克。

加密朋克的投资者表示,价格差异不是个人偏见或种族主义造成的,而是目前愿意并有能力为数字商品支付高价的人,不会对看上去不像他们的虚拟人物开出高价。

“你去看看区块链领域,主要都是白人,而且主要都是男性,”加州移民活动人士托尼∙埃雷拉(Tony Herrera)说,他拥有60个加密朋克。“一个加密朋克可能是深肤色,另一个是浅肤色,浅肤色的会更受欢迎。”

要理解身份在虚拟世界中扮演的角色,可以思考一下理查德∙陈(Richerd Chan)的案例。这位常驻加拿大温哥华的工程师兼企业家想要巩固自己作为加密货币先驱的声誉,于是决定购买一个数字头像。

这个花费超过8万美元(折算成加密货币为45枚以太币)的JPEG文件将成为他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开销。陈用了两周时间寻找能代表他完美网络形象的东西。3月31日,他点击了一个像素头像的购买按钮,这是一位中等肤色的男性,戴着3D眼镜,嘴里叼了支香烟。

“这是我很自然的表征,”37岁的陈说。“3D眼镜让它与众不同,我在现实生活中不吸烟,但这让它显得神经质。”身为亚裔的陈说,头像肤色略深让他很欣慰。“我对它有认同感。”

陈没有开玩笑:10月份,另一位网上粉丝出价950万美元向他求购头像,被他拒绝了。他说,虽然这个出价让人好奇,但他的数字身份不会出售。

“我就是头像,头像就是我”

感谢@evanrodgers在#apefest拍下了这么好的照片

单是今年,陈就花了143 枚以太币(现在的价值超过60万美元)买了四个被称为加密朋克的像素头像,它们也是最受欢迎和最优质的NFT类型之一。对他来说,拥有加密朋克就意味着你就是加密货币领域的“OG”(业界元老),或者代表你有能力花大价钱加入一个日益具有排他性的俱乐部。

在这个数字世界中,按照像素编码的社会资本的价值,是各种不同特征的函数。最昂贵的NFT头像的价格,会因为配饰、发型、服装——以及肤色等特征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换句话说,并不是所有头像都是生而平等。

投资者表示,独特性和稀缺性是决定加密朋克和类似NFT在数字商品自由市场上价格高低的关键因素。例如,在现有1万个固定数量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九个“外星人”朋克。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 s)以近12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其中的一个外星人朋克。其中的24只猿猴朋克和88只僵尸朋克的价格也高于更常见的朋克,因为它们相对稀缺。

朋克也存在性别上的区别:男性和女性朋克分别有6039和3840个,流通中的女性朋克较少。根据DeGenData的数据,自8月以来,共有2124名男性加密朋克售出,销售底价的中位数为99以太币。同期,1165个女性头像的底价中位数为95以太币。

追踪加密朋克出售日期的公司DeGenData称,自今年8月NFT以爆发之势成为主流以来,中等和深色皮肤加密朋克每周的平均销售底价一直低于较浅肤色的加密朋克。与男性朋克相比,女性朋克的价格也是如此。

Meebits的定价也有类似趋势,这是一种类似3D乐高人物的虚拟NFT。Meebits的报价表显示,在数字资产市场OpenSea上出售的大多数低价人物都与黑人比较相像。埃雷拉今年5月在推特上表示,他对于所有较深肤色Meebits NFT人物都处于最低价格档位的情况深感到不安。他要求他的追随者和他一起共同购买更多NTF并提高价格。埃雷拉说,他不再认为价格变化中存在任何种族偏见,它只是更多反映了购买者的构成情况。

“只要有足够的预算,你就可以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埃雷拉说。“有色人种的人物将受到限制。”

埃雷拉最多时拥有100多个加密朋克。当这些NTF的价格还不到10美元时,他就开始购买了。加密朋克2017年问世时,精明的加密粉丝可以免费获得它们。到了今年1月,部分加密朋克还可以用小几千美元这个现在看起来比较合理的价位买到。

现在,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在Visa和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等公司的加持下,加密朋克价格出现了飙升。截至12月1日,加密朋克的主人们将手中代币挂牌出售的价格在近40万美元到240亿美元不等。最高拍卖价的纪录是700万美元以上。

创建加密朋克的Larva Lab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约翰∙沃特金森(John Watkinson)说,他本希望创建一个多样化的人物集合,从而吸引广泛的收藏者群体。沃特金森表示:“我们对于有不同种族和性别特征加密朋克的定价差异感到失望。遗憾的是,由于这个市场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我们没有可以直接施加影响的办法。”

今年3月,房地产公司Propy Inc.的创始人纳塔莉亚∙卡拉亚内娃(Natalia Karayaneva)在未婚夫的推荐下,购买了一个具有莫霍克族裔特征的女性加密朋克。卡拉亚内娃最近以1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她的朋克,是她买价的三倍。


除了稀缺性,还有某些特征可以推动加密朋克跻身价格排行榜前列。连帽衫、3D眼镜、VR眼镜、头饰、大礼帽和毛线帽都是投资者愿意花大价钱购买的特征。大多数加密朋克都同时具有两三个特征,通常一个人物拥有的特征越多,价值就越高。在总数为1万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一个朋克同时具有七个特征:香烟、耳环、色素痣、龅牙、经典墨镜、礼帽和大胡子。它被广泛认为是最有价值的加密朋克。

众多的可用特征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创造性地使用他们的元宇宙角色,包括表现出与他们的“真实”身份完全不同的特征。

NFT投资者尼克∙克努珀(Nick Kneuper)表示,每个加密朋克头像的价格都很高,这意味着大多数买家必须有所取舍,通常要选择一个他们认为最能代表自己的虚拟头像。他很后悔在8月份卖掉了自己的三个加密朋克。更重要的是,克努珀说,即使是那些有能力拥有多个朋克的人,可能也不会很安心地选择一个不同种族的头像。

“如果他们是白人,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使用黑人朋克作为头像而感到担心。我想有些人是担心他们会被指责通过数码方式假扮黑人。”克努珀说。

长期看好加密货币的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卷入了这场特别争议,因为他在推特上表示,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他对此感到“厌烦”。诺沃格拉茨的推文引发了骚动,人们纷纷回应在元宇宙中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在诺瓦格拉茨的推文发布几天前,他掌控的加密货币公司Galaxy Digital Holdings Ltd.买下了第8466号加密朋克:一个深色皮肤,戴着眼罩、束发带,留着八字胡的男性朋克。据Larva Labs称,10月30日,这个朋克以98.50以太币(合421543美元)的价格售出。Galaxy的发言人对该公司购买黑皮肤加密朋克的决定不予置评。

黑人朋克的交易价低于白人朋克让我感到厌烦。我理解市场的运作过程,但希望元宇宙能变得更好,和有着同样偏见的现实世界不一样。我猜你们会说我很天真是吧。

黑人主题NFT人物的投资者正在通过购买而加入了这场对话。“随着越来越多黑人投资者进入这个领域,我认为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局面将有所改观,”传媒公司2PM公司的创始人韦博∙史密斯(Web Smith)说道。“你将会看到,很多代表着美国多元化背景的高净值个人将进入这个市场,六个月后,我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对话了。”

用户体验设计师阿米尔∙苏哈伊布∙卡特(Ameer Suhayb Carter)就是其中之一,他创建了以黑人为主的团体Crypto Cookout。这个拥有450名成员的俱乐部通过名为“部分所有权”的模式,合买了两个加密朋克。Crypto Cookout的所有成员共同拥有这两个加密朋克。

卡特说:我们不是真的在有意制造这种失衡的市场,只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到,黑人或认同黑人的东西在变得很酷之前,可能很酷也可能不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即使在元宇宙 人人也不是生而平等

发布日期:2021-12-08 11:43
|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



| Misyrlena Egkolfopoulou和Akayla Gardner

【OR  商业新媒体】


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开始渗透到元宇宙中——在这个虚拟舞台上,身份既是社会资本的反映,又是其决定因素。

加密朋克(CryptoPunks)同质化代币(NFT)的价格正在因种族、性别和肤色特征的不同而呈现差异,从而彰显了加密货币、去中心化金融、区块链和同质化代币这个紧密相连的世界所宣扬的乌托邦和平等主义理想的虚伪性。

据该领域的参与者和观察者称,存在价格差异的部分原因是喜好这类身份资产的投资者缺乏多样性。这些加密朋克以男性和白人身份为主。女性以及肤色较深的加密朋克在价格上往往低于具有男性特征或白皙皮肤的加密朋克。

加密朋克的投资者表示,价格差异不是个人偏见或种族主义造成的,而是目前愿意并有能力为数字商品支付高价的人,不会对看上去不像他们的虚拟人物开出高价。

“你去看看区块链领域,主要都是白人,而且主要都是男性,”加州移民活动人士托尼∙埃雷拉(Tony Herrera)说,他拥有60个加密朋克。“一个加密朋克可能是深肤色,另一个是浅肤色,浅肤色的会更受欢迎。”

要理解身份在虚拟世界中扮演的角色,可以思考一下理查德∙陈(Richerd Chan)的案例。这位常驻加拿大温哥华的工程师兼企业家想要巩固自己作为加密货币先驱的声誉,于是决定购买一个数字头像。

这个花费超过8万美元(折算成加密货币为45枚以太币)的JPEG文件将成为他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开销。陈用了两周时间寻找能代表他完美网络形象的东西。3月31日,他点击了一个像素头像的购买按钮,这是一位中等肤色的男性,戴着3D眼镜,嘴里叼了支香烟。

“这是我很自然的表征,”37岁的陈说。“3D眼镜让它与众不同,我在现实生活中不吸烟,但这让它显得神经质。”身为亚裔的陈说,头像肤色略深让他很欣慰。“我对它有认同感。”

陈没有开玩笑:10月份,另一位网上粉丝出价950万美元向他求购头像,被他拒绝了。他说,虽然这个出价让人好奇,但他的数字身份不会出售。

“我就是头像,头像就是我”

感谢@evanrodgers在#apefest拍下了这么好的照片

单是今年,陈就花了143 枚以太币(现在的价值超过60万美元)买了四个被称为加密朋克的像素头像,它们也是最受欢迎和最优质的NFT类型之一。对他来说,拥有加密朋克就意味着你就是加密货币领域的“OG”(业界元老),或者代表你有能力花大价钱加入一个日益具有排他性的俱乐部。

在这个数字世界中,按照像素编码的社会资本的价值,是各种不同特征的函数。最昂贵的NFT头像的价格,会因为配饰、发型、服装——以及肤色等特征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换句话说,并不是所有头像都是生而平等。

投资者表示,独特性和稀缺性是决定加密朋克和类似NFT在数字商品自由市场上价格高低的关键因素。例如,在现有1万个固定数量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九个“外星人”朋克。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 s)以近12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其中的一个外星人朋克。其中的24只猿猴朋克和88只僵尸朋克的价格也高于更常见的朋克,因为它们相对稀缺。

朋克也存在性别上的区别:男性和女性朋克分别有6039和3840个,流通中的女性朋克较少。根据DeGenData的数据,自8月以来,共有2124名男性加密朋克售出,销售底价的中位数为99以太币。同期,1165个女性头像的底价中位数为95以太币。

追踪加密朋克出售日期的公司DeGenData称,自今年8月NFT以爆发之势成为主流以来,中等和深色皮肤加密朋克每周的平均销售底价一直低于较浅肤色的加密朋克。与男性朋克相比,女性朋克的价格也是如此。

Meebits的定价也有类似趋势,这是一种类似3D乐高人物的虚拟NFT。Meebits的报价表显示,在数字资产市场OpenSea上出售的大多数低价人物都与黑人比较相像。埃雷拉今年5月在推特上表示,他对于所有较深肤色Meebits NFT人物都处于最低价格档位的情况深感到不安。他要求他的追随者和他一起共同购买更多NTF并提高价格。埃雷拉说,他不再认为价格变化中存在任何种族偏见,它只是更多反映了购买者的构成情况。

“只要有足够的预算,你就可以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埃雷拉说。“有色人种的人物将受到限制。”

埃雷拉最多时拥有100多个加密朋克。当这些NTF的价格还不到10美元时,他就开始购买了。加密朋克2017年问世时,精明的加密粉丝可以免费获得它们。到了今年1月,部分加密朋克还可以用小几千美元这个现在看起来比较合理的价位买到。

现在,要想进入加密世界的这个角落,需要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要数百万美元。在Visa和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等公司的加持下,加密朋克价格出现了飙升。截至12月1日,加密朋克的主人们将手中代币挂牌出售的价格在近40万美元到240亿美元不等。最高拍卖价的纪录是700万美元以上。

创建加密朋克的Larva Lab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约翰∙沃特金森(John Watkinson)说,他本希望创建一个多样化的人物集合,从而吸引广泛的收藏者群体。沃特金森表示:“我们对于有不同种族和性别特征加密朋克的定价差异感到失望。遗憾的是,由于这个市场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我们没有可以直接施加影响的办法。”

今年3月,房地产公司Propy Inc.的创始人纳塔莉亚∙卡拉亚内娃(Natalia Karayaneva)在未婚夫的推荐下,购买了一个具有莫霍克族裔特征的女性加密朋克。卡拉亚内娃最近以1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她的朋克,是她买价的三倍。


除了稀缺性,还有某些特征可以推动加密朋克跻身价格排行榜前列。连帽衫、3D眼镜、VR眼镜、头饰、大礼帽和毛线帽都是投资者愿意花大价钱购买的特征。大多数加密朋克都同时具有两三个特征,通常一个人物拥有的特征越多,价值就越高。在总数为1万的加密朋克中,只有一个朋克同时具有七个特征:香烟、耳环、色素痣、龅牙、经典墨镜、礼帽和大胡子。它被广泛认为是最有价值的加密朋克。

众多的可用特征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创造性地使用他们的元宇宙角色,包括表现出与他们的“真实”身份完全不同的特征。

NFT投资者尼克∙克努珀(Nick Kneuper)表示,每个加密朋克头像的价格都很高,这意味着大多数买家必须有所取舍,通常要选择一个他们认为最能代表自己的虚拟头像。他很后悔在8月份卖掉了自己的三个加密朋克。更重要的是,克努珀说,即使是那些有能力拥有多个朋克的人,可能也不会很安心地选择一个不同种族的头像。

“如果他们是白人,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使用黑人朋克作为头像而感到担心。我想有些人是担心他们会被指责通过数码方式假扮黑人。”克努珀说。

长期看好加密货币的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卷入了这场特别争议,因为他在推特上表示,现实世界的种族偏见已经进入了元宇宙,他对此感到“厌烦”。诺沃格拉茨的推文引发了骚动,人们纷纷回应在元宇宙中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在诺瓦格拉茨的推文发布几天前,他掌控的加密货币公司Galaxy Digital Holdings Ltd.买下了第8466号加密朋克:一个深色皮肤,戴着眼罩、束发带,留着八字胡的男性朋克。据Larva Labs称,10月30日,这个朋克以98.50以太币(合421543美元)的价格售出。Galaxy的发言人对该公司购买黑皮肤加密朋克的决定不予置评。

黑人朋克的交易价低于白人朋克让我感到厌烦。我理解市场的运作过程,但希望元宇宙能变得更好,和有着同样偏见的现实世界不一样。我猜你们会说我很天真是吧。

黑人主题NFT人物的投资者正在通过购买而加入了这场对话。“随着越来越多黑人投资者进入这个领域,我认为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局面将有所改观,”传媒公司2PM公司的创始人韦博∙史密斯(Web Smith)说道。“你将会看到,很多代表着美国多元化背景的高净值个人将进入这个市场,六个月后,我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对话了。”

用户体验设计师阿米尔∙苏哈伊布∙卡特(Ameer Suhayb Carter)就是其中之一,他创建了以黑人为主的团体Crypto Cookout。这个拥有450名成员的俱乐部通过名为“部分所有权”的模式,合买了两个加密朋克。Crypto Cookout的所有成员共同拥有这两个加密朋克。

卡特说:我们不是真的在有意制造这种失衡的市场,只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到,黑人或认同黑人的东西在变得很酷之前,可能很酷也可能不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