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吸引特斯拉在华设厂,中国政府修改了对外资车企的持股比例限制。但如今,特斯拉在中国驶入了崎岖地带。



| Lingling Wei|Rebecca Elliott|Trefor Moss

【OR  商业新媒体】


在2018年美国收紧对中国的技术出口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击式地对外承诺,将把中国打造为未来的世界创新和工业中心。而他这个计划的关键一环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据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称,在习近平看来,这位出生于南非的企业家是一位技术乌托邦式的人物,在政治上不忠于任何国家,而他的特斯拉公司有望为中国发展为新能源汽车强国开路。

习近平修改了相关规定,允许外商在华独资设立车企,因而马斯克随后在上海开设了电动汽车工厂。了解北京与该公司谈判情况的人士说,政府为马斯克提供了廉价土地、低息贷款和税收优惠,而中国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较为落后的中国电动车企业。



根据基于公司今年第三季度的生产和交付数据以及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China Passenger Car Association, 简称:中国乘联会)数据的计算,如今特斯拉可能有超过一半的车辆是在中国生产的。中国的销量帮助特斯拉在2020年实现了首次全年盈利,并在2021年前九个月为公司贡献了总收入的约四分之一。与此同时,马斯克巩固了他世界首富的地位。

但现在,特斯拉在中国所处的商业环境越来越艰难。本土竞争对手认为特斯拉享受了优惠待遇,愤怒不已;特斯拉车辆的质量遭到了用户和官员的批评;公司还被卷入了政府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全面整治。

中国正在向外企施压,要求它们满足该国日益严格的数据安全政策。特斯拉现在必须在中国境内存储从当地用户那里收集到的所有数据,而且在对中国车辆上的某些软件进行升级更新前,必须经当局审批。
2019年5月,当时特斯拉上海工厂尚在建设之中。中国当局提供了廉价土地和低息贷款,中国所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中国电动车企业。

面对来自中国当局的压力,马斯克化身高调的共产党拉拉队员,这与他在美国忤逆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美国,马斯克与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屡屡冲突,在推特上嘲笑总统拜登,还曾经称拜登是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袜子傀儡。

今年7月1日,即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100周年之际,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帖称,“中国实现的经济繁荣确实令人惊叹,尤其是在基础设施方面!”

马斯克对中国强化数据安全法表示赞许,此外,特斯拉还在4月态度谦逊地发表过一则道歉声明。在一次车展上,一名车主公开指责特斯拉的刹车系统问题造成了一起事故,之后中央政法委发声,批评特斯拉态度傲慢。不久之后,特斯拉在中国类似于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说,“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基于此次经历,我们会努力吸取教训。”

特斯拉至此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历史套路,即中国政府凭借国内巨大市场,引来想要获得市场准入的外企帮助该国提升工业能力。

苹果公司多年前在中国部署其iPhone供应链后,该公司培训的许多中国厂商也成为了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供应商,这些手机制造商的销量目前已在全球跻身前列。

苹果公司(Apple)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11%。另一家西方科技巨头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的处境就没那么好。微软1992年首次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现在发现自己在云存储等业务领域受制于中国民族主义。微软近期表示,它将关闭旗下领英(LinkedIn)中国本地化职业社交网站,理由是运营环境挑战大幅提高。

“中国的这场游戏不是要让特斯拉赢,”上海咨询公司Automobility的创始人比尔·鲁索(Bill Russo)说。“中国的游戏是拉动国内产业竞争。”

中国最高政府机构国务院的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复本文的提问。马斯克和特斯拉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微软表示,它将继续在中国大力发展。苹果公司也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据了解双方2018年谈判情况的人士称,从一开始,中国政府官员就明确表示,他们希望就向特斯拉开放中国市场获得某些回报。

中国领导人对国内电动汽车公司的表现感到失望,并将引入特斯拉视为改写该国汽车行业的机会。特斯拉被寄望于将其供应链本土化,并培养中国制造商,这有助于加速中国电动车产业的发展。

当初与马斯克进行过谈判的中国官员苗圩公开论述过特斯拉可能如何倒逼成绩不佳的国内电动车初创企业。他打了个比方,说一条鲇鱼可能搅活一池水。

苗圩当时领导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的代表没有回答本文记者的问题。

马斯克早就表示他有兴趣在中国建厂,这会有助于特斯拉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以更低的价格售车,但他不想象其他外国车企那样与中国公司合作设立合资企业。

2018年7月,特斯拉签署了一项在上海建厂的协议。根据监管部门披露的信息,中国当局称赞这项交易,因为该项目将创造就业机会,而且特斯拉预计将从2023年底开始贡献约相当于3.45亿美元的年度税收。中国当局给马斯克的拥抱是如此热情,在2019年的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甚至提出要给他一张“中国绿卡”。马斯克还邀请总理在禁卫森严的中南海大院里体验特斯拉汽车。

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对于特斯拉进驻中国,公司内部一些人对某些方面感到愤怒,他们对种种问题心存担忧,包括知识产权被盗的风险。

在西方,特斯拉激发了人们对电动汽车的兴趣。而2019年推出的中国制造特斯拉Model 3有助于说服消费者,此类电动车是汽油车的切实替代品。

特斯拉也被证明是一条有效的“鲶鱼”:它在中国生产的汽车恢复了中国投资者对电动汽车市场的信心,助力曾经挣扎求生的国内初创企业重获活力。

例如,蔚来汽车(NIO Inc.)曾接近破产,但在2020年4月获得了投资,而且随着其股价复苏,公司获得了更多资金。它在特斯拉的冲击下茁壮成长,另外两个销售高端电动车的中国同行理想汽车(Li Auto Inc.)和小鹏汽车(XPeng Inc.)也是如此。根据咨询公司ZoZo Go LLC的估计,这三家公司今年的电动汽车销售总量可能超过27万台,远高于2018年的约1.2万台。

ZoZo Go的首席执行官、前通用汽车公司高管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说,“在特斯拉之前,没有人相信一个中国品牌可以令人向往。”ZoZo Go预计,今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包括电动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总销量将达到大约310万辆,是去年的两倍多。

蔚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赞赏特斯拉刺激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努力。

特斯拉效应还提振了供应链,从而实现了中国领导层的一个重要目标。特斯拉派出工程师为工人进行培训,在设计与研发方面提供帮助,并为电池制造商、压铸加工商等诸多企业传授技能。

特斯拉2021年初时表示,其上海工厂的零部件“国产化率”已超过90%。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朱晓彤(Tom Zhu)曾说,特斯拉有望在年底前实现所有汽车零部件均由本地供应。


“之前有大量零部件都是在世界其他地区生产然后再运往上海的。”马斯克在2020年7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如果能在本地采购这些配件,造车成本将会有很大不同。”

特斯拉工程师与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Co. Ltd., 简称:宁德时代)展开合作,共同研制更适合特斯拉需求的产品。与特斯拉签署2020年供货协议后,宁德时代也坐稳了动力电池生产领域的头把交椅。

一家为汽车配件及液压系统生产壳体的供应商更是有大约一半业务都来自特斯拉。宁波旭升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ingbo Xusheng Auto Technology Co.)在2020年年报中说,通过与特斯拉的合作,它“积累了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设计、研发、生产技术,占据了新能源汽车领域压铸零部件的制高点。”该公司2020年营收较2016年增长了两倍。

眼下,中国国内的其他电动车生产企业正将矛头对准特斯拉,它们中有许多认为政府对一家外国车企给予了特殊优待,这种做法令它们的不满。鉴于北京方面正对科技巨头的数据处理方式实施更严格的控制,一些竞争对手已开始拿此做文章对付特斯拉。

其中就包括以网络安全业务起家的360公司和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 简称:上汽集团)。今年3月,这两家企业强烈要求中国立法机构采取行动,应对与外国电动车制造商相关的国家安全担忧。据了解这两家企业与当局相关讨论的人说,它们的目标就是特斯拉。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建议,中国应通过法律法规来限制从电动车用户那里收集地理位置信息的行为。另据官方媒体报道,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提议,这些车辆收集的数据以及它们的存储和商用,都应交由中国政府管理。

360公司和上汽集团的媒体代表均未回复记者的询问。

中国政府已对特斯拉汽车在军事基地以及其他敏感政治领域的使用做出了限制。今年4月那位特斯拉车主的抗议引发了公众对特斯拉的不满,此事助推之下,5月份时,中国政府就汽车数据的收集提出了严苛的监管规定,对电动车制造商可以收集的数据种类进行了限制,并禁止电动车制造商将它们在中国道路上收集到的任何用户信息传至国外。

8月份时,根据中国工信部发布的正式指导方针,这些提议最终得以落实。已于11月1日生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或会进一步限制特斯拉从中国用户身上收集数字信息的能力。

据分析师以及该行业的现任及前高管分析,在新规的约束下,特斯拉今后在中国研发和部署自动驾驶汽车将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这类汽车依赖一系列会收集大量数据的传感器。特斯拉目前的辅助驾驶功能尚未实现自动驾驶。

“之所以实施如此力度的数据监管,就是为了应对特斯拉引发的日益激烈的公众辩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主管保罗·特里奥洛(Paul Triolo)说。该公司总部位于纽约,也为中国政府官员提供咨询服务。

对特斯拉的中国竞争对手来说,政府一项旨在鼓励车企生产更多电动车的政策是它们的一大痛点。新能源车产量不足的企业必须向有盈余的企业购买碳配额。特斯拉一直以来都是这项政策的一个主要受益者。

“很多中国企业都对这个体系非常不满。”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特斯拉利用中国国内供应商供应零部件降低了生产成本,得以将车辆售价控制在足够低的水平,从而使买家有资格获得中国政府的补贴。今年7月,特斯拉推出了紧凑型SUV——Model Y,其起售价不到30万元人民币(约4.7万美元),让买家能够获得政府提供的购车补贴。

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扎卡里·柯克霍恩(Zachary Kirkhorn)今年10月向投资者表示,上海工厂目前已成为特斯拉的主要出口中心,得益于此,公司可以将Model Y销往欧洲。马斯克10月份时说,上海工厂的产量已经超过了特斯拉设在加州佛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特斯拉第三季度全球交付量能创下新高,上海工厂功不可没。


今年3月,马斯克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并通过视频发言。他称赞中国的繁荣“令人惊叹”,并表示特斯拉很高兴看到中国实施了一批数据管理新规。

行业分析师说,从长远来看,特斯拉在中国的城池可能会被本土竞争者攻夺。今年早些时候,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曾预计,特斯拉今年在中国纯电动乘用车市场上大约能占到15%的份额,但随着本土企业逐渐提速,到2030年年底时,这一比例可能会降至7%以下。

分析师们说,“随着时间推移,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将因竞争以及鼓励本土企业的政策而被大幅削弱。”

马斯克本人在中国依然备受追捧,习惯了循规蹈矩的中国人对他在美国特立独行的做法很是钦佩。心怀抱负的中国科技业创业者也喜欢从他身上寻找灵感,关注着这位“硅谷钢铁侠”的一举一动。有的中国企业甚至用“马斯克”这个中文名为自身产品注册了商标。

一些分析师预计,特斯拉将在中国市场上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不会是主导地位,这一点或许是马斯克不得不接受的。中国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汽车销量超过7.3万辆(不含出口),创下最高季度销量。但市场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指出,近日对大约1,600名中国消费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特斯拉被列为最应避开的汽车品牌之一,这暗示该公司的市场份额或已触顶。

对于中国,马斯克依然保持着恭敬的态度。今年9月,中国举办了一场互联网大会,旨在推动互联网以另一种面貌发展——当时正值中国政府加大对科技业的监管之际。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席此次会议的国内科技圈重量级人物并不多。

但马斯克通过视频发表了讲话,他介绍了特斯拉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的情况,以及公司如何利用它来存储从生产、销售、服务、充电及其他在华活动中收集的数字记录。

马斯克说,“在特斯拉,我们很高兴看到实施了一批法律法规来加强数据管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马斯克需要中国,中国需要他,个中关系错综复杂

发布日期:2021-12-08 10:17
|为了吸引特斯拉在华设厂,中国政府修改了对外资车企的持股比例限制。但如今,特斯拉在中国驶入了崎岖地带。



| Lingling Wei|Rebecca Elliott|Trefor Moss

【OR  商业新媒体】


在2018年美国收紧对中国的技术出口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击式地对外承诺,将把中国打造为未来的世界创新和工业中心。而他这个计划的关键一环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据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称,在习近平看来,这位出生于南非的企业家是一位技术乌托邦式的人物,在政治上不忠于任何国家,而他的特斯拉公司有望为中国发展为新能源汽车强国开路。

习近平修改了相关规定,允许外商在华独资设立车企,因而马斯克随后在上海开设了电动汽车工厂。了解北京与该公司谈判情况的人士说,政府为马斯克提供了廉价土地、低息贷款和税收优惠,而中国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较为落后的中国电动车企业。



根据基于公司今年第三季度的生产和交付数据以及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China Passenger Car Association, 简称:中国乘联会)数据的计算,如今特斯拉可能有超过一半的车辆是在中国生产的。中国的销量帮助特斯拉在2020年实现了首次全年盈利,并在2021年前九个月为公司贡献了总收入的约四分之一。与此同时,马斯克巩固了他世界首富的地位。

但现在,特斯拉在中国所处的商业环境越来越艰难。本土竞争对手认为特斯拉享受了优惠待遇,愤怒不已;特斯拉车辆的质量遭到了用户和官员的批评;公司还被卷入了政府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全面整治。

中国正在向外企施压,要求它们满足该国日益严格的数据安全政策。特斯拉现在必须在中国境内存储从当地用户那里收集到的所有数据,而且在对中国车辆上的某些软件进行升级更新前,必须经当局审批。
2019年5月,当时特斯拉上海工厂尚在建设之中。中国当局提供了廉价土地和低息贷款,中国所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中国电动车企业。

面对来自中国当局的压力,马斯克化身高调的共产党拉拉队员,这与他在美国忤逆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美国,马斯克与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屡屡冲突,在推特上嘲笑总统拜登,还曾经称拜登是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袜子傀儡。

今年7月1日,即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100周年之际,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帖称,“中国实现的经济繁荣确实令人惊叹,尤其是在基础设施方面!”

马斯克对中国强化数据安全法表示赞许,此外,特斯拉还在4月态度谦逊地发表过一则道歉声明。在一次车展上,一名车主公开指责特斯拉的刹车系统问题造成了一起事故,之后中央政法委发声,批评特斯拉态度傲慢。不久之后,特斯拉在中国类似于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说,“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基于此次经历,我们会努力吸取教训。”

特斯拉至此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历史套路,即中国政府凭借国内巨大市场,引来想要获得市场准入的外企帮助该国提升工业能力。

苹果公司多年前在中国部署其iPhone供应链后,该公司培训的许多中国厂商也成为了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供应商,这些手机制造商的销量目前已在全球跻身前列。

苹果公司(Apple)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11%。另一家西方科技巨头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的处境就没那么好。微软1992年首次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现在发现自己在云存储等业务领域受制于中国民族主义。微软近期表示,它将关闭旗下领英(LinkedIn)中国本地化职业社交网站,理由是运营环境挑战大幅提高。

“中国的这场游戏不是要让特斯拉赢,”上海咨询公司Automobility的创始人比尔·鲁索(Bill Russo)说。“中国的游戏是拉动国内产业竞争。”

中国最高政府机构国务院的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复本文的提问。马斯克和特斯拉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微软表示,它将继续在中国大力发展。苹果公司也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据了解双方2018年谈判情况的人士称,从一开始,中国政府官员就明确表示,他们希望就向特斯拉开放中国市场获得某些回报。

中国领导人对国内电动汽车公司的表现感到失望,并将引入特斯拉视为改写该国汽车行业的机会。特斯拉被寄望于将其供应链本土化,并培养中国制造商,这有助于加速中国电动车产业的发展。

当初与马斯克进行过谈判的中国官员苗圩公开论述过特斯拉可能如何倒逼成绩不佳的国内电动车初创企业。他打了个比方,说一条鲇鱼可能搅活一池水。

苗圩当时领导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的代表没有回答本文记者的问题。

马斯克早就表示他有兴趣在中国建厂,这会有助于特斯拉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以更低的价格售车,但他不想象其他外国车企那样与中国公司合作设立合资企业。

2018年7月,特斯拉签署了一项在上海建厂的协议。根据监管部门披露的信息,中国当局称赞这项交易,因为该项目将创造就业机会,而且特斯拉预计将从2023年底开始贡献约相当于3.45亿美元的年度税收。中国当局给马斯克的拥抱是如此热情,在2019年的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甚至提出要给他一张“中国绿卡”。马斯克还邀请总理在禁卫森严的中南海大院里体验特斯拉汽车。

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对于特斯拉进驻中国,公司内部一些人对某些方面感到愤怒,他们对种种问题心存担忧,包括知识产权被盗的风险。

在西方,特斯拉激发了人们对电动汽车的兴趣。而2019年推出的中国制造特斯拉Model 3有助于说服消费者,此类电动车是汽油车的切实替代品。

特斯拉也被证明是一条有效的“鲶鱼”:它在中国生产的汽车恢复了中国投资者对电动汽车市场的信心,助力曾经挣扎求生的国内初创企业重获活力。

例如,蔚来汽车(NIO Inc.)曾接近破产,但在2020年4月获得了投资,而且随着其股价复苏,公司获得了更多资金。它在特斯拉的冲击下茁壮成长,另外两个销售高端电动车的中国同行理想汽车(Li Auto Inc.)和小鹏汽车(XPeng Inc.)也是如此。根据咨询公司ZoZo Go LLC的估计,这三家公司今年的电动汽车销售总量可能超过27万台,远高于2018年的约1.2万台。

ZoZo Go的首席执行官、前通用汽车公司高管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说,“在特斯拉之前,没有人相信一个中国品牌可以令人向往。”ZoZo Go预计,今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包括电动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总销量将达到大约310万辆,是去年的两倍多。

蔚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赞赏特斯拉刺激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努力。

特斯拉效应还提振了供应链,从而实现了中国领导层的一个重要目标。特斯拉派出工程师为工人进行培训,在设计与研发方面提供帮助,并为电池制造商、压铸加工商等诸多企业传授技能。

特斯拉2021年初时表示,其上海工厂的零部件“国产化率”已超过90%。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朱晓彤(Tom Zhu)曾说,特斯拉有望在年底前实现所有汽车零部件均由本地供应。


“之前有大量零部件都是在世界其他地区生产然后再运往上海的。”马斯克在2020年7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如果能在本地采购这些配件,造车成本将会有很大不同。”

特斯拉工程师与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Co. Ltd., 简称:宁德时代)展开合作,共同研制更适合特斯拉需求的产品。与特斯拉签署2020年供货协议后,宁德时代也坐稳了动力电池生产领域的头把交椅。

一家为汽车配件及液压系统生产壳体的供应商更是有大约一半业务都来自特斯拉。宁波旭升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ingbo Xusheng Auto Technology Co.)在2020年年报中说,通过与特斯拉的合作,它“积累了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设计、研发、生产技术,占据了新能源汽车领域压铸零部件的制高点。”该公司2020年营收较2016年增长了两倍。

眼下,中国国内的其他电动车生产企业正将矛头对准特斯拉,它们中有许多认为政府对一家外国车企给予了特殊优待,这种做法令它们的不满。鉴于北京方面正对科技巨头的数据处理方式实施更严格的控制,一些竞争对手已开始拿此做文章对付特斯拉。

其中就包括以网络安全业务起家的360公司和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 简称:上汽集团)。今年3月,这两家企业强烈要求中国立法机构采取行动,应对与外国电动车制造商相关的国家安全担忧。据了解这两家企业与当局相关讨论的人说,它们的目标就是特斯拉。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建议,中国应通过法律法规来限制从电动车用户那里收集地理位置信息的行为。另据官方媒体报道,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提议,这些车辆收集的数据以及它们的存储和商用,都应交由中国政府管理。

360公司和上汽集团的媒体代表均未回复记者的询问。

中国政府已对特斯拉汽车在军事基地以及其他敏感政治领域的使用做出了限制。今年4月那位特斯拉车主的抗议引发了公众对特斯拉的不满,此事助推之下,5月份时,中国政府就汽车数据的收集提出了严苛的监管规定,对电动车制造商可以收集的数据种类进行了限制,并禁止电动车制造商将它们在中国道路上收集到的任何用户信息传至国外。

8月份时,根据中国工信部发布的正式指导方针,这些提议最终得以落实。已于11月1日生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或会进一步限制特斯拉从中国用户身上收集数字信息的能力。

据分析师以及该行业的现任及前高管分析,在新规的约束下,特斯拉今后在中国研发和部署自动驾驶汽车将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这类汽车依赖一系列会收集大量数据的传感器。特斯拉目前的辅助驾驶功能尚未实现自动驾驶。

“之所以实施如此力度的数据监管,就是为了应对特斯拉引发的日益激烈的公众辩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主管保罗·特里奥洛(Paul Triolo)说。该公司总部位于纽约,也为中国政府官员提供咨询服务。

对特斯拉的中国竞争对手来说,政府一项旨在鼓励车企生产更多电动车的政策是它们的一大痛点。新能源车产量不足的企业必须向有盈余的企业购买碳配额。特斯拉一直以来都是这项政策的一个主要受益者。

“很多中国企业都对这个体系非常不满。”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特斯拉利用中国国内供应商供应零部件降低了生产成本,得以将车辆售价控制在足够低的水平,从而使买家有资格获得中国政府的补贴。今年7月,特斯拉推出了紧凑型SUV——Model Y,其起售价不到30万元人民币(约4.7万美元),让买家能够获得政府提供的购车补贴。

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扎卡里·柯克霍恩(Zachary Kirkhorn)今年10月向投资者表示,上海工厂目前已成为特斯拉的主要出口中心,得益于此,公司可以将Model Y销往欧洲。马斯克10月份时说,上海工厂的产量已经超过了特斯拉设在加州佛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特斯拉第三季度全球交付量能创下新高,上海工厂功不可没。


今年3月,马斯克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并通过视频发言。他称赞中国的繁荣“令人惊叹”,并表示特斯拉很高兴看到中国实施了一批数据管理新规。

行业分析师说,从长远来看,特斯拉在中国的城池可能会被本土竞争者攻夺。今年早些时候,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曾预计,特斯拉今年在中国纯电动乘用车市场上大约能占到15%的份额,但随着本土企业逐渐提速,到2030年年底时,这一比例可能会降至7%以下。

分析师们说,“随着时间推移,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将因竞争以及鼓励本土企业的政策而被大幅削弱。”

马斯克本人在中国依然备受追捧,习惯了循规蹈矩的中国人对他在美国特立独行的做法很是钦佩。心怀抱负的中国科技业创业者也喜欢从他身上寻找灵感,关注着这位“硅谷钢铁侠”的一举一动。有的中国企业甚至用“马斯克”这个中文名为自身产品注册了商标。

一些分析师预计,特斯拉将在中国市场上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不会是主导地位,这一点或许是马斯克不得不接受的。中国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汽车销量超过7.3万辆(不含出口),创下最高季度销量。但市场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指出,近日对大约1,600名中国消费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特斯拉被列为最应避开的汽车品牌之一,这暗示该公司的市场份额或已触顶。

对于中国,马斯克依然保持着恭敬的态度。今年9月,中国举办了一场互联网大会,旨在推动互联网以另一种面貌发展——当时正值中国政府加大对科技业的监管之际。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席此次会议的国内科技圈重量级人物并不多。

但马斯克通过视频发表了讲话,他介绍了特斯拉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的情况,以及公司如何利用它来存储从生产、销售、服务、充电及其他在华活动中收集的数字记录。

马斯克说,“在特斯拉,我们很高兴看到实施了一批法律法规来加强数据管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为了吸引特斯拉在华设厂,中国政府修改了对外资车企的持股比例限制。但如今,特斯拉在中国驶入了崎岖地带。



| Lingling Wei|Rebecca Elliott|Trefor Moss

【OR  商业新媒体】


在2018年美国收紧对中国的技术出口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击式地对外承诺,将把中国打造为未来的世界创新和工业中心。而他这个计划的关键一环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据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称,在习近平看来,这位出生于南非的企业家是一位技术乌托邦式的人物,在政治上不忠于任何国家,而他的特斯拉公司有望为中国发展为新能源汽车强国开路。

习近平修改了相关规定,允许外商在华独资设立车企,因而马斯克随后在上海开设了电动汽车工厂。了解北京与该公司谈判情况的人士说,政府为马斯克提供了廉价土地、低息贷款和税收优惠,而中国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较为落后的中国电动车企业。



根据基于公司今年第三季度的生产和交付数据以及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China Passenger Car Association, 简称:中国乘联会)数据的计算,如今特斯拉可能有超过一半的车辆是在中国生产的。中国的销量帮助特斯拉在2020年实现了首次全年盈利,并在2021年前九个月为公司贡献了总收入的约四分之一。与此同时,马斯克巩固了他世界首富的地位。

但现在,特斯拉在中国所处的商业环境越来越艰难。本土竞争对手认为特斯拉享受了优惠待遇,愤怒不已;特斯拉车辆的质量遭到了用户和官员的批评;公司还被卷入了政府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全面整治。

中国正在向外企施压,要求它们满足该国日益严格的数据安全政策。特斯拉现在必须在中国境内存储从当地用户那里收集到的所有数据,而且在对中国车辆上的某些软件进行升级更新前,必须经当局审批。
2019年5月,当时特斯拉上海工厂尚在建设之中。中国当局提供了廉价土地和低息贷款,中国所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中国电动车企业。

面对来自中国当局的压力,马斯克化身高调的共产党拉拉队员,这与他在美国忤逆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美国,马斯克与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屡屡冲突,在推特上嘲笑总统拜登,还曾经称拜登是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袜子傀儡。

今年7月1日,即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100周年之际,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帖称,“中国实现的经济繁荣确实令人惊叹,尤其是在基础设施方面!”

马斯克对中国强化数据安全法表示赞许,此外,特斯拉还在4月态度谦逊地发表过一则道歉声明。在一次车展上,一名车主公开指责特斯拉的刹车系统问题造成了一起事故,之后中央政法委发声,批评特斯拉态度傲慢。不久之后,特斯拉在中国类似于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说,“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基于此次经历,我们会努力吸取教训。”

特斯拉至此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历史套路,即中国政府凭借国内巨大市场,引来想要获得市场准入的外企帮助该国提升工业能力。

苹果公司多年前在中国部署其iPhone供应链后,该公司培训的许多中国厂商也成为了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供应商,这些手机制造商的销量目前已在全球跻身前列。

苹果公司(Apple)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11%。另一家西方科技巨头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的处境就没那么好。微软1992年首次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现在发现自己在云存储等业务领域受制于中国民族主义。微软近期表示,它将关闭旗下领英(LinkedIn)中国本地化职业社交网站,理由是运营环境挑战大幅提高。

“中国的这场游戏不是要让特斯拉赢,”上海咨询公司Automobility的创始人比尔·鲁索(Bill Russo)说。“中国的游戏是拉动国内产业竞争。”

中国最高政府机构国务院的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复本文的提问。马斯克和特斯拉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微软表示,它将继续在中国大力发展。苹果公司也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据了解双方2018年谈判情况的人士称,从一开始,中国政府官员就明确表示,他们希望就向特斯拉开放中国市场获得某些回报。

中国领导人对国内电动汽车公司的表现感到失望,并将引入特斯拉视为改写该国汽车行业的机会。特斯拉被寄望于将其供应链本土化,并培养中国制造商,这有助于加速中国电动车产业的发展。

当初与马斯克进行过谈判的中国官员苗圩公开论述过特斯拉可能如何倒逼成绩不佳的国内电动车初创企业。他打了个比方,说一条鲇鱼可能搅活一池水。

苗圩当时领导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的代表没有回答本文记者的问题。

马斯克早就表示他有兴趣在中国建厂,这会有助于特斯拉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以更低的价格售车,但他不想象其他外国车企那样与中国公司合作设立合资企业。

2018年7月,特斯拉签署了一项在上海建厂的协议。根据监管部门披露的信息,中国当局称赞这项交易,因为该项目将创造就业机会,而且特斯拉预计将从2023年底开始贡献约相当于3.45亿美元的年度税收。中国当局给马斯克的拥抱是如此热情,在2019年的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甚至提出要给他一张“中国绿卡”。马斯克还邀请总理在禁卫森严的中南海大院里体验特斯拉汽车。

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对于特斯拉进驻中国,公司内部一些人对某些方面感到愤怒,他们对种种问题心存担忧,包括知识产权被盗的风险。

在西方,特斯拉激发了人们对电动汽车的兴趣。而2019年推出的中国制造特斯拉Model 3有助于说服消费者,此类电动车是汽油车的切实替代品。

特斯拉也被证明是一条有效的“鲶鱼”:它在中国生产的汽车恢复了中国投资者对电动汽车市场的信心,助力曾经挣扎求生的国内初创企业重获活力。

例如,蔚来汽车(NIO Inc.)曾接近破产,但在2020年4月获得了投资,而且随着其股价复苏,公司获得了更多资金。它在特斯拉的冲击下茁壮成长,另外两个销售高端电动车的中国同行理想汽车(Li Auto Inc.)和小鹏汽车(XPeng Inc.)也是如此。根据咨询公司ZoZo Go LLC的估计,这三家公司今年的电动汽车销售总量可能超过27万台,远高于2018年的约1.2万台。

ZoZo Go的首席执行官、前通用汽车公司高管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说,“在特斯拉之前,没有人相信一个中国品牌可以令人向往。”ZoZo Go预计,今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包括电动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总销量将达到大约310万辆,是去年的两倍多。

蔚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赞赏特斯拉刺激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努力。

特斯拉效应还提振了供应链,从而实现了中国领导层的一个重要目标。特斯拉派出工程师为工人进行培训,在设计与研发方面提供帮助,并为电池制造商、压铸加工商等诸多企业传授技能。

特斯拉2021年初时表示,其上海工厂的零部件“国产化率”已超过90%。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朱晓彤(Tom Zhu)曾说,特斯拉有望在年底前实现所有汽车零部件均由本地供应。


“之前有大量零部件都是在世界其他地区生产然后再运往上海的。”马斯克在2020年7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如果能在本地采购这些配件,造车成本将会有很大不同。”

特斯拉工程师与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Co. Ltd., 简称:宁德时代)展开合作,共同研制更适合特斯拉需求的产品。与特斯拉签署2020年供货协议后,宁德时代也坐稳了动力电池生产领域的头把交椅。

一家为汽车配件及液压系统生产壳体的供应商更是有大约一半业务都来自特斯拉。宁波旭升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ingbo Xusheng Auto Technology Co.)在2020年年报中说,通过与特斯拉的合作,它“积累了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设计、研发、生产技术,占据了新能源汽车领域压铸零部件的制高点。”该公司2020年营收较2016年增长了两倍。

眼下,中国国内的其他电动车生产企业正将矛头对准特斯拉,它们中有许多认为政府对一家外国车企给予了特殊优待,这种做法令它们的不满。鉴于北京方面正对科技巨头的数据处理方式实施更严格的控制,一些竞争对手已开始拿此做文章对付特斯拉。

其中就包括以网络安全业务起家的360公司和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 简称:上汽集团)。今年3月,这两家企业强烈要求中国立法机构采取行动,应对与外国电动车制造商相关的国家安全担忧。据了解这两家企业与当局相关讨论的人说,它们的目标就是特斯拉。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建议,中国应通过法律法规来限制从电动车用户那里收集地理位置信息的行为。另据官方媒体报道,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提议,这些车辆收集的数据以及它们的存储和商用,都应交由中国政府管理。

360公司和上汽集团的媒体代表均未回复记者的询问。

中国政府已对特斯拉汽车在军事基地以及其他敏感政治领域的使用做出了限制。今年4月那位特斯拉车主的抗议引发了公众对特斯拉的不满,此事助推之下,5月份时,中国政府就汽车数据的收集提出了严苛的监管规定,对电动车制造商可以收集的数据种类进行了限制,并禁止电动车制造商将它们在中国道路上收集到的任何用户信息传至国外。

8月份时,根据中国工信部发布的正式指导方针,这些提议最终得以落实。已于11月1日生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或会进一步限制特斯拉从中国用户身上收集数字信息的能力。

据分析师以及该行业的现任及前高管分析,在新规的约束下,特斯拉今后在中国研发和部署自动驾驶汽车将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这类汽车依赖一系列会收集大量数据的传感器。特斯拉目前的辅助驾驶功能尚未实现自动驾驶。

“之所以实施如此力度的数据监管,就是为了应对特斯拉引发的日益激烈的公众辩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主管保罗·特里奥洛(Paul Triolo)说。该公司总部位于纽约,也为中国政府官员提供咨询服务。

对特斯拉的中国竞争对手来说,政府一项旨在鼓励车企生产更多电动车的政策是它们的一大痛点。新能源车产量不足的企业必须向有盈余的企业购买碳配额。特斯拉一直以来都是这项政策的一个主要受益者。

“很多中国企业都对这个体系非常不满。”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特斯拉利用中国国内供应商供应零部件降低了生产成本,得以将车辆售价控制在足够低的水平,从而使买家有资格获得中国政府的补贴。今年7月,特斯拉推出了紧凑型SUV——Model Y,其起售价不到30万元人民币(约4.7万美元),让买家能够获得政府提供的购车补贴。

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扎卡里·柯克霍恩(Zachary Kirkhorn)今年10月向投资者表示,上海工厂目前已成为特斯拉的主要出口中心,得益于此,公司可以将Model Y销往欧洲。马斯克10月份时说,上海工厂的产量已经超过了特斯拉设在加州佛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特斯拉第三季度全球交付量能创下新高,上海工厂功不可没。


今年3月,马斯克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并通过视频发言。他称赞中国的繁荣“令人惊叹”,并表示特斯拉很高兴看到中国实施了一批数据管理新规。

行业分析师说,从长远来看,特斯拉在中国的城池可能会被本土竞争者攻夺。今年早些时候,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曾预计,特斯拉今年在中国纯电动乘用车市场上大约能占到15%的份额,但随着本土企业逐渐提速,到2030年年底时,这一比例可能会降至7%以下。

分析师们说,“随着时间推移,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将因竞争以及鼓励本土企业的政策而被大幅削弱。”

马斯克本人在中国依然备受追捧,习惯了循规蹈矩的中国人对他在美国特立独行的做法很是钦佩。心怀抱负的中国科技业创业者也喜欢从他身上寻找灵感,关注着这位“硅谷钢铁侠”的一举一动。有的中国企业甚至用“马斯克”这个中文名为自身产品注册了商标。

一些分析师预计,特斯拉将在中国市场上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不会是主导地位,这一点或许是马斯克不得不接受的。中国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汽车销量超过7.3万辆(不含出口),创下最高季度销量。但市场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指出,近日对大约1,600名中国消费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特斯拉被列为最应避开的汽车品牌之一,这暗示该公司的市场份额或已触顶。

对于中国,马斯克依然保持着恭敬的态度。今年9月,中国举办了一场互联网大会,旨在推动互联网以另一种面貌发展——当时正值中国政府加大对科技业的监管之际。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席此次会议的国内科技圈重量级人物并不多。

但马斯克通过视频发表了讲话,他介绍了特斯拉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的情况,以及公司如何利用它来存储从生产、销售、服务、充电及其他在华活动中收集的数字记录。

马斯克说,“在特斯拉,我们很高兴看到实施了一批法律法规来加强数据管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马斯克需要中国,中国需要他,个中关系错综复杂

发布日期:2021-12-08 10:17
|为了吸引特斯拉在华设厂,中国政府修改了对外资车企的持股比例限制。但如今,特斯拉在中国驶入了崎岖地带。



| Lingling Wei|Rebecca Elliott|Trefor Moss

【OR  商业新媒体】


在2018年美国收紧对中国的技术出口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击式地对外承诺,将把中国打造为未来的世界创新和工业中心。而他这个计划的关键一环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据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称,在习近平看来,这位出生于南非的企业家是一位技术乌托邦式的人物,在政治上不忠于任何国家,而他的特斯拉公司有望为中国发展为新能源汽车强国开路。

习近平修改了相关规定,允许外商在华独资设立车企,因而马斯克随后在上海开设了电动汽车工厂。了解北京与该公司谈判情况的人士说,政府为马斯克提供了廉价土地、低息贷款和税收优惠,而中国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较为落后的中国电动车企业。



根据基于公司今年第三季度的生产和交付数据以及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China Passenger Car Association, 简称:中国乘联会)数据的计算,如今特斯拉可能有超过一半的车辆是在中国生产的。中国的销量帮助特斯拉在2020年实现了首次全年盈利,并在2021年前九个月为公司贡献了总收入的约四分之一。与此同时,马斯克巩固了他世界首富的地位。

但现在,特斯拉在中国所处的商业环境越来越艰难。本土竞争对手认为特斯拉享受了优惠待遇,愤怒不已;特斯拉车辆的质量遭到了用户和官员的批评;公司还被卷入了政府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全面整治。

中国正在向外企施压,要求它们满足该国日益严格的数据安全政策。特斯拉现在必须在中国境内存储从当地用户那里收集到的所有数据,而且在对中国车辆上的某些软件进行升级更新前,必须经当局审批。
2019年5月,当时特斯拉上海工厂尚在建设之中。中国当局提供了廉价土地和低息贷款,中国所期望的回报是特斯拉培养出一批本地供应商,并激励中国电动车企业。

面对来自中国当局的压力,马斯克化身高调的共产党拉拉队员,这与他在美国忤逆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美国,马斯克与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屡屡冲突,在推特上嘲笑总统拜登,还曾经称拜登是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袜子傀儡。

今年7月1日,即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100周年之际,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帖称,“中国实现的经济繁荣确实令人惊叹,尤其是在基础设施方面!”

马斯克对中国强化数据安全法表示赞许,此外,特斯拉还在4月态度谦逊地发表过一则道歉声明。在一次车展上,一名车主公开指责特斯拉的刹车系统问题造成了一起事故,之后中央政法委发声,批评特斯拉态度傲慢。不久之后,特斯拉在中国类似于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说,“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基于此次经历,我们会努力吸取教训。”

特斯拉至此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历史套路,即中国政府凭借国内巨大市场,引来想要获得市场准入的外企帮助该国提升工业能力。

苹果公司多年前在中国部署其iPhone供应链后,该公司培训的许多中国厂商也成为了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供应商,这些手机制造商的销量目前已在全球跻身前列。

苹果公司(Apple)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11%。另一家西方科技巨头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的处境就没那么好。微软1992年首次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现在发现自己在云存储等业务领域受制于中国民族主义。微软近期表示,它将关闭旗下领英(LinkedIn)中国本地化职业社交网站,理由是运营环境挑战大幅提高。

“中国的这场游戏不是要让特斯拉赢,”上海咨询公司Automobility的创始人比尔·鲁索(Bill Russo)说。“中国的游戏是拉动国内产业竞争。”

中国最高政府机构国务院的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复本文的提问。马斯克和特斯拉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微软表示,它将继续在中国大力发展。苹果公司也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据了解双方2018年谈判情况的人士称,从一开始,中国政府官员就明确表示,他们希望就向特斯拉开放中国市场获得某些回报。

中国领导人对国内电动汽车公司的表现感到失望,并将引入特斯拉视为改写该国汽车行业的机会。特斯拉被寄望于将其供应链本土化,并培养中国制造商,这有助于加速中国电动车产业的发展。

当初与马斯克进行过谈判的中国官员苗圩公开论述过特斯拉可能如何倒逼成绩不佳的国内电动车初创企业。他打了个比方,说一条鲇鱼可能搅活一池水。

苗圩当时领导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的代表没有回答本文记者的问题。

马斯克早就表示他有兴趣在中国建厂,这会有助于特斯拉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以更低的价格售车,但他不想象其他外国车企那样与中国公司合作设立合资企业。

2018年7月,特斯拉签署了一项在上海建厂的协议。根据监管部门披露的信息,中国当局称赞这项交易,因为该项目将创造就业机会,而且特斯拉预计将从2023年底开始贡献约相当于3.45亿美元的年度税收。中国当局给马斯克的拥抱是如此热情,在2019年的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甚至提出要给他一张“中国绿卡”。马斯克还邀请总理在禁卫森严的中南海大院里体验特斯拉汽车。

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对于特斯拉进驻中国,公司内部一些人对某些方面感到愤怒,他们对种种问题心存担忧,包括知识产权被盗的风险。

在西方,特斯拉激发了人们对电动汽车的兴趣。而2019年推出的中国制造特斯拉Model 3有助于说服消费者,此类电动车是汽油车的切实替代品。

特斯拉也被证明是一条有效的“鲶鱼”:它在中国生产的汽车恢复了中国投资者对电动汽车市场的信心,助力曾经挣扎求生的国内初创企业重获活力。

例如,蔚来汽车(NIO Inc.)曾接近破产,但在2020年4月获得了投资,而且随着其股价复苏,公司获得了更多资金。它在特斯拉的冲击下茁壮成长,另外两个销售高端电动车的中国同行理想汽车(Li Auto Inc.)和小鹏汽车(XPeng Inc.)也是如此。根据咨询公司ZoZo Go LLC的估计,这三家公司今年的电动汽车销售总量可能超过27万台,远高于2018年的约1.2万台。

ZoZo Go的首席执行官、前通用汽车公司高管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说,“在特斯拉之前,没有人相信一个中国品牌可以令人向往。”ZoZo Go预计,今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包括电动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总销量将达到大约310万辆,是去年的两倍多。

蔚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赞赏特斯拉刺激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努力。

特斯拉效应还提振了供应链,从而实现了中国领导层的一个重要目标。特斯拉派出工程师为工人进行培训,在设计与研发方面提供帮助,并为电池制造商、压铸加工商等诸多企业传授技能。

特斯拉2021年初时表示,其上海工厂的零部件“国产化率”已超过90%。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朱晓彤(Tom Zhu)曾说,特斯拉有望在年底前实现所有汽车零部件均由本地供应。


“之前有大量零部件都是在世界其他地区生产然后再运往上海的。”马斯克在2020年7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如果能在本地采购这些配件,造车成本将会有很大不同。”

特斯拉工程师与中国电池生产企业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Co. Ltd., 简称:宁德时代)展开合作,共同研制更适合特斯拉需求的产品。与特斯拉签署2020年供货协议后,宁德时代也坐稳了动力电池生产领域的头把交椅。

一家为汽车配件及液压系统生产壳体的供应商更是有大约一半业务都来自特斯拉。宁波旭升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ingbo Xusheng Auto Technology Co.)在2020年年报中说,通过与特斯拉的合作,它“积累了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设计、研发、生产技术,占据了新能源汽车领域压铸零部件的制高点。”该公司2020年营收较2016年增长了两倍。

眼下,中国国内的其他电动车生产企业正将矛头对准特斯拉,它们中有许多认为政府对一家外国车企给予了特殊优待,这种做法令它们的不满。鉴于北京方面正对科技巨头的数据处理方式实施更严格的控制,一些竞争对手已开始拿此做文章对付特斯拉。

其中就包括以网络安全业务起家的360公司和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 简称:上汽集团)。今年3月,这两家企业强烈要求中国立法机构采取行动,应对与外国电动车制造商相关的国家安全担忧。据了解这两家企业与当局相关讨论的人说,它们的目标就是特斯拉。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建议,中国应通过法律法规来限制从电动车用户那里收集地理位置信息的行为。另据官方媒体报道,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提议,这些车辆收集的数据以及它们的存储和商用,都应交由中国政府管理。

360公司和上汽集团的媒体代表均未回复记者的询问。

中国政府已对特斯拉汽车在军事基地以及其他敏感政治领域的使用做出了限制。今年4月那位特斯拉车主的抗议引发了公众对特斯拉的不满,此事助推之下,5月份时,中国政府就汽车数据的收集提出了严苛的监管规定,对电动车制造商可以收集的数据种类进行了限制,并禁止电动车制造商将它们在中国道路上收集到的任何用户信息传至国外。

8月份时,根据中国工信部发布的正式指导方针,这些提议最终得以落实。已于11月1日生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或会进一步限制特斯拉从中国用户身上收集数字信息的能力。

据分析师以及该行业的现任及前高管分析,在新规的约束下,特斯拉今后在中国研发和部署自动驾驶汽车将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这类汽车依赖一系列会收集大量数据的传感器。特斯拉目前的辅助驾驶功能尚未实现自动驾驶。

“之所以实施如此力度的数据监管,就是为了应对特斯拉引发的日益激烈的公众辩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主管保罗·特里奥洛(Paul Triolo)说。该公司总部位于纽约,也为中国政府官员提供咨询服务。

对特斯拉的中国竞争对手来说,政府一项旨在鼓励车企生产更多电动车的政策是它们的一大痛点。新能源车产量不足的企业必须向有盈余的企业购买碳配额。特斯拉一直以来都是这项政策的一个主要受益者。

“很多中国企业都对这个体系非常不满。”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特斯拉利用中国国内供应商供应零部件降低了生产成本,得以将车辆售价控制在足够低的水平,从而使买家有资格获得中国政府的补贴。今年7月,特斯拉推出了紧凑型SUV——Model Y,其起售价不到30万元人民币(约4.7万美元),让买家能够获得政府提供的购车补贴。

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扎卡里·柯克霍恩(Zachary Kirkhorn)今年10月向投资者表示,上海工厂目前已成为特斯拉的主要出口中心,得益于此,公司可以将Model Y销往欧洲。马斯克10月份时说,上海工厂的产量已经超过了特斯拉设在加州佛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特斯拉第三季度全球交付量能创下新高,上海工厂功不可没。


今年3月,马斯克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并通过视频发言。他称赞中国的繁荣“令人惊叹”,并表示特斯拉很高兴看到中国实施了一批数据管理新规。

行业分析师说,从长远来看,特斯拉在中国的城池可能会被本土竞争者攻夺。今年早些时候,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曾预计,特斯拉今年在中国纯电动乘用车市场上大约能占到15%的份额,但随着本土企业逐渐提速,到2030年年底时,这一比例可能会降至7%以下。

分析师们说,“随着时间推移,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将因竞争以及鼓励本土企业的政策而被大幅削弱。”

马斯克本人在中国依然备受追捧,习惯了循规蹈矩的中国人对他在美国特立独行的做法很是钦佩。心怀抱负的中国科技业创业者也喜欢从他身上寻找灵感,关注着这位“硅谷钢铁侠”的一举一动。有的中国企业甚至用“马斯克”这个中文名为自身产品注册了商标。

一些分析师预计,特斯拉将在中国市场上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不会是主导地位,这一点或许是马斯克不得不接受的。中国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汽车销量超过7.3万辆(不含出口),创下最高季度销量。但市场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指出,近日对大约1,600名中国消费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特斯拉被列为最应避开的汽车品牌之一,这暗示该公司的市场份额或已触顶。

对于中国,马斯克依然保持着恭敬的态度。今年9月,中国举办了一场互联网大会,旨在推动互联网以另一种面貌发展——当时正值中国政府加大对科技业的监管之际。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席此次会议的国内科技圈重量级人物并不多。

但马斯克通过视频发表了讲话,他介绍了特斯拉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的情况,以及公司如何利用它来存储从生产、销售、服务、充电及其他在华活动中收集的数字记录。

马斯克说,“在特斯拉,我们很高兴看到实施了一批法律法规来加强数据管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