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廉价债务和财富增长的加持下,对超级游艇、豪宅和飞机的需求飙升;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



| Benjamin Stupples

【OR  商业新媒体】


庞巴迪(Bombardier)Global5500的最高速度为594英里/时(956公里/小时),可从洛杉矶直飞莫斯科。这架双引擎飞机售价约4500万美元,可容纳十余名乘客,且能轻松降落在有难度的机场。NEX集团(NEX Group)创始人、亿万富翁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r)今年刚入手了一架。如今,私人飞机制造商正疲于应对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队伍的创纪录需求,斯宾塞是少数买到新飞机的幸运儿之一。

“市场热度前所未有,”面向飞机所有者的线上管理平台MySky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马里奇(Christopher Marich)说。“对于热门型号,每架飞机都对应着两到三名买家。”

斯宾塞的代表未回复置评请求。

私人飞机面对的火热需求只是亿万富翁经济蓬勃发展的最新例证,如今市场对豪宅、游艇和许多收藏品的需求均超过了疫情前水平。游艇媒体Super Yacht Times的研究显示,今年截至10月中旬售出的超级游艇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60%,达到523艘。其中逾四分之一是新船。

与此同时,一些全球最昂贵的豪宅的价格也在飙升。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刚刚斥资1.77亿美元买下马里布的一处房产。私募股权巨头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花费适度的2800万美元买下了一套位于伦敦顶级社区中的豪宅。

“全世界的大富豪们似乎又开始旅行了,并渴望做各种各样的事,”线上奢侈品、游艇和飞机市场MillionPlus.com的创始人保罗·韦尔奇(Paul Welch)说。“有人从印尼、加拿大和中国香港前来购买伦敦的房产。”

但市场对新私人飞机的需求尤为强劲,疫情是主要驱动力之一。

挥金如土的包括伦敦化工巨头英力士(Ineos)背后的亿万富翁吉姆·拉特克利夫(Jim Ratcliffe)、安迪·科里(Andy Currie)和约翰·里斯(John Reece)。监管文件显示,2020年初以来,他们通过自己掌控的公司购买了至少两架湾流(Gulfstream)公务机和一架空中客车(Airbus)SE直升机。这些高管的公司已是6架以上飞机的注册所有者,包括一架新的湾流G600,售价通常在5500万美元左右。

英力士发言人称这家私有公司的飞机对于高管在疫情期间开展必要的差旅至关重要,并称该公司希望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开展业务。

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截至10月底,今年全球前500位富豪的财富增加了1.2万亿美元,这得益于股市繁荣和央行大水漫灌。这些力量还在今年催生了数十位新的亿万富翁(以10亿美元计),他们的财富来自IPO、借壳上市、加密货币以及公司并购。

随着利率徘徊在历史低位,超级富豪们也经常选择贷款消费。斯宾塞在2018年将其金融服务公司以55亿美元出售给芝商所集团(CME Group)后,开始通过其家族办公室IPGL进行投资,文件显示,他从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获得了一笔贷款,用于购买其新的庞巴迪飞机。

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等银行均报告称,今年向客户提供的资产支持的贷款额出现了增长。这些贷款通常以房屋、上市公司或私有公司的股份为抵押,为富人提供现金以支持他们的生活方式,借此,他们无需出售资产。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美国财富管理业务的贷款余额在第三季度增至875亿美元,同比增长27%。小型金融机构的贷款额也见长。飞机融资专业机构Global Jet Capital首席执行官维维克·考沙尔(Vivek Kaushal)表示,随着融资需求的增加,其业务有望超过疫情前水平。“整个市场都在增长。”他说。

在私人飞机行业的最大市场美国,税收优惠也推动了需求增长。该国2017年的税收法案允许买家在联邦纳税申报表上核销新飞机的全部成本,借此,更多富有的美国人得以负担得起私人飞机。

航空数据公司WingX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中旬,从美国最繁忙的私人飞机枢纽新泽西泰特波罗机场起飞的私人航班数量同比增长了61%。在欧洲和亚洲,随着更多国家重新开放边境,私人航空需求正在回升。WingX的数据显示,10月全球私人飞机旅行较2019年10月增长19%,今年有望成为该行业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年。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亿万富翁的此轮繁荣期大概已经见顶。民众对贫富差距拉大的普遍不满促使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对富人加税,虽然美国的“亿万富翁税”提案仅昙花一现。利率开始上升,中国通过“共同富裕”扭转不平等的努力对该国最富有的公民发出了警告,例子包括政府向陷入困境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的董事长许家印施压,要求其自掏腰包以避免违约。

一边是私人飞机出行热火朝天,一边是民众愈加认识到私人飞机会留下巨大的单客碳足迹。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活动组织运输与环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今年发表的研究显示,私人飞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速度快于商用客机。

私人航空公司提出了碳抵消计划,以消除对排放的担忧,一些公司致力于在20年代实现碳中和。私人飞机约占航空旅行排放的温室气体总量的2%,但随着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阶层越来越多地拥抱私人飞行,这一数字或将走高。

“更多人有了购买飞机的财力,”MySky的马里奇说。“更多顶级富豪也开始青睐私人飞行。”—William Wilkes、Thomas Black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富豪经济方兴未艾 私人飞机供不应求

发布日期:2021-12-06 19:01
|在廉价债务和财富增长的加持下,对超级游艇、豪宅和飞机的需求飙升;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



| Benjamin Stupples

【OR  商业新媒体】


庞巴迪(Bombardier)Global5500的最高速度为594英里/时(956公里/小时),可从洛杉矶直飞莫斯科。这架双引擎飞机售价约4500万美元,可容纳十余名乘客,且能轻松降落在有难度的机场。NEX集团(NEX Group)创始人、亿万富翁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r)今年刚入手了一架。如今,私人飞机制造商正疲于应对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队伍的创纪录需求,斯宾塞是少数买到新飞机的幸运儿之一。

“市场热度前所未有,”面向飞机所有者的线上管理平台MySky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马里奇(Christopher Marich)说。“对于热门型号,每架飞机都对应着两到三名买家。”

斯宾塞的代表未回复置评请求。

私人飞机面对的火热需求只是亿万富翁经济蓬勃发展的最新例证,如今市场对豪宅、游艇和许多收藏品的需求均超过了疫情前水平。游艇媒体Super Yacht Times的研究显示,今年截至10月中旬售出的超级游艇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60%,达到523艘。其中逾四分之一是新船。

与此同时,一些全球最昂贵的豪宅的价格也在飙升。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刚刚斥资1.77亿美元买下马里布的一处房产。私募股权巨头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花费适度的2800万美元买下了一套位于伦敦顶级社区中的豪宅。

“全世界的大富豪们似乎又开始旅行了,并渴望做各种各样的事,”线上奢侈品、游艇和飞机市场MillionPlus.com的创始人保罗·韦尔奇(Paul Welch)说。“有人从印尼、加拿大和中国香港前来购买伦敦的房产。”

但市场对新私人飞机的需求尤为强劲,疫情是主要驱动力之一。

挥金如土的包括伦敦化工巨头英力士(Ineos)背后的亿万富翁吉姆·拉特克利夫(Jim Ratcliffe)、安迪·科里(Andy Currie)和约翰·里斯(John Reece)。监管文件显示,2020年初以来,他们通过自己掌控的公司购买了至少两架湾流(Gulfstream)公务机和一架空中客车(Airbus)SE直升机。这些高管的公司已是6架以上飞机的注册所有者,包括一架新的湾流G600,售价通常在5500万美元左右。

英力士发言人称这家私有公司的飞机对于高管在疫情期间开展必要的差旅至关重要,并称该公司希望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开展业务。

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截至10月底,今年全球前500位富豪的财富增加了1.2万亿美元,这得益于股市繁荣和央行大水漫灌。这些力量还在今年催生了数十位新的亿万富翁(以10亿美元计),他们的财富来自IPO、借壳上市、加密货币以及公司并购。

随着利率徘徊在历史低位,超级富豪们也经常选择贷款消费。斯宾塞在2018年将其金融服务公司以55亿美元出售给芝商所集团(CME Group)后,开始通过其家族办公室IPGL进行投资,文件显示,他从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获得了一笔贷款,用于购买其新的庞巴迪飞机。

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等银行均报告称,今年向客户提供的资产支持的贷款额出现了增长。这些贷款通常以房屋、上市公司或私有公司的股份为抵押,为富人提供现金以支持他们的生活方式,借此,他们无需出售资产。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美国财富管理业务的贷款余额在第三季度增至875亿美元,同比增长27%。小型金融机构的贷款额也见长。飞机融资专业机构Global Jet Capital首席执行官维维克·考沙尔(Vivek Kaushal)表示,随着融资需求的增加,其业务有望超过疫情前水平。“整个市场都在增长。”他说。

在私人飞机行业的最大市场美国,税收优惠也推动了需求增长。该国2017年的税收法案允许买家在联邦纳税申报表上核销新飞机的全部成本,借此,更多富有的美国人得以负担得起私人飞机。

航空数据公司WingX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中旬,从美国最繁忙的私人飞机枢纽新泽西泰特波罗机场起飞的私人航班数量同比增长了61%。在欧洲和亚洲,随着更多国家重新开放边境,私人航空需求正在回升。WingX的数据显示,10月全球私人飞机旅行较2019年10月增长19%,今年有望成为该行业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年。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亿万富翁的此轮繁荣期大概已经见顶。民众对贫富差距拉大的普遍不满促使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对富人加税,虽然美国的“亿万富翁税”提案仅昙花一现。利率开始上升,中国通过“共同富裕”扭转不平等的努力对该国最富有的公民发出了警告,例子包括政府向陷入困境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的董事长许家印施压,要求其自掏腰包以避免违约。

一边是私人飞机出行热火朝天,一边是民众愈加认识到私人飞机会留下巨大的单客碳足迹。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活动组织运输与环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今年发表的研究显示,私人飞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速度快于商用客机。

私人航空公司提出了碳抵消计划,以消除对排放的担忧,一些公司致力于在20年代实现碳中和。私人飞机约占航空旅行排放的温室气体总量的2%,但随着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阶层越来越多地拥抱私人飞行,这一数字或将走高。

“更多人有了购买飞机的财力,”MySky的马里奇说。“更多顶级富豪也开始青睐私人飞行。”—William Wilkes、Thomas Black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在廉价债务和财富增长的加持下,对超级游艇、豪宅和飞机的需求飙升;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



| Benjamin Stupples

【OR  商业新媒体】


庞巴迪(Bombardier)Global5500的最高速度为594英里/时(956公里/小时),可从洛杉矶直飞莫斯科。这架双引擎飞机售价约4500万美元,可容纳十余名乘客,且能轻松降落在有难度的机场。NEX集团(NEX Group)创始人、亿万富翁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r)今年刚入手了一架。如今,私人飞机制造商正疲于应对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队伍的创纪录需求,斯宾塞是少数买到新飞机的幸运儿之一。

“市场热度前所未有,”面向飞机所有者的线上管理平台MySky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马里奇(Christopher Marich)说。“对于热门型号,每架飞机都对应着两到三名买家。”

斯宾塞的代表未回复置评请求。

私人飞机面对的火热需求只是亿万富翁经济蓬勃发展的最新例证,如今市场对豪宅、游艇和许多收藏品的需求均超过了疫情前水平。游艇媒体Super Yacht Times的研究显示,今年截至10月中旬售出的超级游艇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60%,达到523艘。其中逾四分之一是新船。

与此同时,一些全球最昂贵的豪宅的价格也在飙升。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刚刚斥资1.77亿美元买下马里布的一处房产。私募股权巨头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花费适度的2800万美元买下了一套位于伦敦顶级社区中的豪宅。

“全世界的大富豪们似乎又开始旅行了,并渴望做各种各样的事,”线上奢侈品、游艇和飞机市场MillionPlus.com的创始人保罗·韦尔奇(Paul Welch)说。“有人从印尼、加拿大和中国香港前来购买伦敦的房产。”

但市场对新私人飞机的需求尤为强劲,疫情是主要驱动力之一。

挥金如土的包括伦敦化工巨头英力士(Ineos)背后的亿万富翁吉姆·拉特克利夫(Jim Ratcliffe)、安迪·科里(Andy Currie)和约翰·里斯(John Reece)。监管文件显示,2020年初以来,他们通过自己掌控的公司购买了至少两架湾流(Gulfstream)公务机和一架空中客车(Airbus)SE直升机。这些高管的公司已是6架以上飞机的注册所有者,包括一架新的湾流G600,售价通常在5500万美元左右。

英力士发言人称这家私有公司的飞机对于高管在疫情期间开展必要的差旅至关重要,并称该公司希望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开展业务。

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截至10月底,今年全球前500位富豪的财富增加了1.2万亿美元,这得益于股市繁荣和央行大水漫灌。这些力量还在今年催生了数十位新的亿万富翁(以10亿美元计),他们的财富来自IPO、借壳上市、加密货币以及公司并购。

随着利率徘徊在历史低位,超级富豪们也经常选择贷款消费。斯宾塞在2018年将其金融服务公司以55亿美元出售给芝商所集团(CME Group)后,开始通过其家族办公室IPGL进行投资,文件显示,他从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获得了一笔贷款,用于购买其新的庞巴迪飞机。

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等银行均报告称,今年向客户提供的资产支持的贷款额出现了增长。这些贷款通常以房屋、上市公司或私有公司的股份为抵押,为富人提供现金以支持他们的生活方式,借此,他们无需出售资产。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美国财富管理业务的贷款余额在第三季度增至875亿美元,同比增长27%。小型金融机构的贷款额也见长。飞机融资专业机构Global Jet Capital首席执行官维维克·考沙尔(Vivek Kaushal)表示,随着融资需求的增加,其业务有望超过疫情前水平。“整个市场都在增长。”他说。

在私人飞机行业的最大市场美国,税收优惠也推动了需求增长。该国2017年的税收法案允许买家在联邦纳税申报表上核销新飞机的全部成本,借此,更多富有的美国人得以负担得起私人飞机。

航空数据公司WingX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中旬,从美国最繁忙的私人飞机枢纽新泽西泰特波罗机场起飞的私人航班数量同比增长了61%。在欧洲和亚洲,随着更多国家重新开放边境,私人航空需求正在回升。WingX的数据显示,10月全球私人飞机旅行较2019年10月增长19%,今年有望成为该行业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年。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亿万富翁的此轮繁荣期大概已经见顶。民众对贫富差距拉大的普遍不满促使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对富人加税,虽然美国的“亿万富翁税”提案仅昙花一现。利率开始上升,中国通过“共同富裕”扭转不平等的努力对该国最富有的公民发出了警告,例子包括政府向陷入困境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的董事长许家印施压,要求其自掏腰包以避免违约。

一边是私人飞机出行热火朝天,一边是民众愈加认识到私人飞机会留下巨大的单客碳足迹。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活动组织运输与环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今年发表的研究显示,私人飞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速度快于商用客机。

私人航空公司提出了碳抵消计划,以消除对排放的担忧,一些公司致力于在20年代实现碳中和。私人飞机约占航空旅行排放的温室气体总量的2%,但随着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阶层越来越多地拥抱私人飞行,这一数字或将走高。

“更多人有了购买飞机的财力,”MySky的马里奇说。“更多顶级富豪也开始青睐私人飞行。”—William Wilkes、Thomas Black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富豪经济方兴未艾 私人飞机供不应求

发布日期:2021-12-06 19:01
|在廉价债务和财富增长的加持下,对超级游艇、豪宅和飞机的需求飙升;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



| Benjamin Stupples

【OR  商业新媒体】


庞巴迪(Bombardier)Global5500的最高速度为594英里/时(956公里/小时),可从洛杉矶直飞莫斯科。这架双引擎飞机售价约4500万美元,可容纳十余名乘客,且能轻松降落在有难度的机场。NEX集团(NEX Group)创始人、亿万富翁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r)今年刚入手了一架。如今,私人飞机制造商正疲于应对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队伍的创纪录需求,斯宾塞是少数买到新飞机的幸运儿之一。

“市场热度前所未有,”面向飞机所有者的线上管理平台MySky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马里奇(Christopher Marich)说。“对于热门型号,每架飞机都对应着两到三名买家。”

斯宾塞的代表未回复置评请求。

私人飞机面对的火热需求只是亿万富翁经济蓬勃发展的最新例证,如今市场对豪宅、游艇和许多收藏品的需求均超过了疫情前水平。游艇媒体Super Yacht Times的研究显示,今年截至10月中旬售出的超级游艇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60%,达到523艘。其中逾四分之一是新船。

与此同时,一些全球最昂贵的豪宅的价格也在飙升。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刚刚斥资1.77亿美元买下马里布的一处房产。私募股权巨头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花费适度的2800万美元买下了一套位于伦敦顶级社区中的豪宅。

“全世界的大富豪们似乎又开始旅行了,并渴望做各种各样的事,”线上奢侈品、游艇和飞机市场MillionPlus.com的创始人保罗·韦尔奇(Paul Welch)说。“有人从印尼、加拿大和中国香港前来购买伦敦的房产。”

但市场对新私人飞机的需求尤为强劲,疫情是主要驱动力之一。

挥金如土的包括伦敦化工巨头英力士(Ineos)背后的亿万富翁吉姆·拉特克利夫(Jim Ratcliffe)、安迪·科里(Andy Currie)和约翰·里斯(John Reece)。监管文件显示,2020年初以来,他们通过自己掌控的公司购买了至少两架湾流(Gulfstream)公务机和一架空中客车(Airbus)SE直升机。这些高管的公司已是6架以上飞机的注册所有者,包括一架新的湾流G600,售价通常在5500万美元左右。

英力士发言人称这家私有公司的飞机对于高管在疫情期间开展必要的差旅至关重要,并称该公司希望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开展业务。

疫情本身增进了人们对尽量减少接触的旅行和休闲活动的兴趣,而财富激增构成了挥霍热潮的主要推动力。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截至10月底,今年全球前500位富豪的财富增加了1.2万亿美元,这得益于股市繁荣和央行大水漫灌。这些力量还在今年催生了数十位新的亿万富翁(以10亿美元计),他们的财富来自IPO、借壳上市、加密货币以及公司并购。

随着利率徘徊在历史低位,超级富豪们也经常选择贷款消费。斯宾塞在2018年将其金融服务公司以55亿美元出售给芝商所集团(CME Group)后,开始通过其家族办公室IPGL进行投资,文件显示,他从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获得了一笔贷款,用于购买其新的庞巴迪飞机。

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等银行均报告称,今年向客户提供的资产支持的贷款额出现了增长。这些贷款通常以房屋、上市公司或私有公司的股份为抵押,为富人提供现金以支持他们的生活方式,借此,他们无需出售资产。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美国财富管理业务的贷款余额在第三季度增至875亿美元,同比增长27%。小型金融机构的贷款额也见长。飞机融资专业机构Global Jet Capital首席执行官维维克·考沙尔(Vivek Kaushal)表示,随着融资需求的增加,其业务有望超过疫情前水平。“整个市场都在增长。”他说。

在私人飞机行业的最大市场美国,税收优惠也推动了需求增长。该国2017年的税收法案允许买家在联邦纳税申报表上核销新飞机的全部成本,借此,更多富有的美国人得以负担得起私人飞机。

航空数据公司WingX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中旬,从美国最繁忙的私人飞机枢纽新泽西泰特波罗机场起飞的私人航班数量同比增长了61%。在欧洲和亚洲,随着更多国家重新开放边境,私人航空需求正在回升。WingX的数据显示,10月全球私人飞机旅行较2019年10月增长19%,今年有望成为该行业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年。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亿万富翁的此轮繁荣期大概已经见顶。民众对贫富差距拉大的普遍不满促使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对富人加税,虽然美国的“亿万富翁税”提案仅昙花一现。利率开始上升,中国通过“共同富裕”扭转不平等的努力对该国最富有的公民发出了警告,例子包括政府向陷入困境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的董事长许家印施压,要求其自掏腰包以避免违约。

一边是私人飞机出行热火朝天,一边是民众愈加认识到私人飞机会留下巨大的单客碳足迹。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活动组织运输与环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今年发表的研究显示,私人飞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速度快于商用客机。

私人航空公司提出了碳抵消计划,以消除对排放的担忧,一些公司致力于在20年代实现碳中和。私人飞机约占航空旅行排放的温室气体总量的2%,但随着日益壮大的超级富豪阶层越来越多地拥抱私人飞行,这一数字或将走高。

“更多人有了购买飞机的财力,”MySky的马里奇说。“更多顶级富豪也开始青睐私人飞行。”—William Wilkes、Thomas Black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