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有观点认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



|  Janice Kew

【OR  商业新媒体】


首先发现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科学家Sikhulile Moyo表示,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

病毒突变的速度提出了病毒是如何变异的问题,该毒株的传染力究竟有多强也变得更加令人迷惑不解。

博茨瓦纳-哈佛HIV参考实验室主任、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研究员Moyo在12月3日的一个发布会上指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的。由于全球对冠状病毒的测序不足,很难断定奥密克戎是多早发展成型的。

“我们仍然在研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变异,从而形成了奥密克戎,”他说。“观察一下之前的毒株,阿尔法、贝塔,可以发现变异是逐渐积累形成的。”

有一个理论认为,奥密克戎毒株是在一名免疫受损者身上变异形成的,病毒在其身上留存的时间异常之久。但是Moyo则认为这种说法并无依据。另外一个正在调查的假设是,病毒是否有可能从人传给了动物宿主,相对较快地进行变异并适应了该宿主,随后又重新传染到人类身上。

“我们希望随着数据的不断产生,大家都会回到冷冻库里取出旧的样本进行研究,”他说。而一些科学家也的确这么做了,发现奥密克戎可能最早10月份就已经开始传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奥密克戎源头及出现时间成谜 变异速度令科学家感到担忧

发布日期:2021-12-06 07:43
|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有观点认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



|  Janice Kew

【OR  商业新媒体】


首先发现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科学家Sikhulile Moyo表示,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

病毒突变的速度提出了病毒是如何变异的问题,该毒株的传染力究竟有多强也变得更加令人迷惑不解。

博茨瓦纳-哈佛HIV参考实验室主任、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研究员Moyo在12月3日的一个发布会上指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的。由于全球对冠状病毒的测序不足,很难断定奥密克戎是多早发展成型的。

“我们仍然在研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变异,从而形成了奥密克戎,”他说。“观察一下之前的毒株,阿尔法、贝塔,可以发现变异是逐渐积累形成的。”

有一个理论认为,奥密克戎毒株是在一名免疫受损者身上变异形成的,病毒在其身上留存的时间异常之久。但是Moyo则认为这种说法并无依据。另外一个正在调查的假设是,病毒是否有可能从人传给了动物宿主,相对较快地进行变异并适应了该宿主,随后又重新传染到人类身上。

“我们希望随着数据的不断产生,大家都会回到冷冻库里取出旧的样本进行研究,”他说。而一些科学家也的确这么做了,发现奥密克戎可能最早10月份就已经开始传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有观点认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



|  Janice Kew

【OR  商业新媒体】


首先发现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科学家Sikhulile Moyo表示,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

病毒突变的速度提出了病毒是如何变异的问题,该毒株的传染力究竟有多强也变得更加令人迷惑不解。

博茨瓦纳-哈佛HIV参考实验室主任、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研究员Moyo在12月3日的一个发布会上指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的。由于全球对冠状病毒的测序不足,很难断定奥密克戎是多早发展成型的。

“我们仍然在研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变异,从而形成了奥密克戎,”他说。“观察一下之前的毒株,阿尔法、贝塔,可以发现变异是逐渐积累形成的。”

有一个理论认为,奥密克戎毒株是在一名免疫受损者身上变异形成的,病毒在其身上留存的时间异常之久。但是Moyo则认为这种说法并无依据。另外一个正在调查的假设是,病毒是否有可能从人传给了动物宿主,相对较快地进行变异并适应了该宿主,随后又重新传染到人类身上。

“我们希望随着数据的不断产生,大家都会回到冷冻库里取出旧的样本进行研究,”他说。而一些科学家也的确这么做了,发现奥密克戎可能最早10月份就已经开始传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奥密克戎源头及出现时间成谜 变异速度令科学家感到担忧

发布日期:2021-12-06 07:43
|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有观点认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



|  Janice Kew

【OR  商业新媒体】


首先发现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科学家Sikhulile Moyo表示,奥密克戎取得异常变异形态的速度令人担心。

病毒突变的速度提出了病毒是如何变异的问题,该毒株的传染力究竟有多强也变得更加令人迷惑不解。

博茨瓦纳-哈佛HIV参考实验室主任、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研究员Moyo在12月3日的一个发布会上指出,病毒并非一步实现变异的。由于全球对冠状病毒的测序不足,很难断定奥密克戎是多早发展成型的。

“我们仍然在研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变异,从而形成了奥密克戎,”他说。“观察一下之前的毒株,阿尔法、贝塔,可以发现变异是逐渐积累形成的。”

有一个理论认为,奥密克戎毒株是在一名免疫受损者身上变异形成的,病毒在其身上留存的时间异常之久。但是Moyo则认为这种说法并无依据。另外一个正在调查的假设是,病毒是否有可能从人传给了动物宿主,相对较快地进行变异并适应了该宿主,随后又重新传染到人类身上。

“我们希望随着数据的不断产生,大家都会回到冷冻库里取出旧的样本进行研究,”他说。而一些科学家也的确这么做了,发现奥密克戎可能最早10月份就已经开始传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