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周三,人们在约翰内斯堡附近的一家医院排队等候接种新冠疫苗。

| 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Natasha Khan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Omicron)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奥密克戎在南非的快速传播以及该变种携带的大量突变已经引发了普遍关注。突变可能有助于该病毒侵入人体细胞并逃避身体的免疫反应,而无论免疫抗体是因接种疫苗还是自身经历过感染而产生。

到目前为止,有关奥密克戎的新讯息主要都是小道消息,有时各种证据之间甚至是矛盾的,远不足以据此得出明确的科学结论,但其中的一些病例信息表明,新冠疫苗有助于预防重症和抑制奥密克戎的传播。

以色列对一名感染了奥密克戎的45岁心脏病专家的病例进行了追踪调查,显示出他在伦敦和以色列都参加了会议,在返回以色列的几天内与100多人有过接触。

但据以色列中部舍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的传染病流行病科负责人Gili Regev-Yochay表示,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已知病例是通过这名心脏病专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即另一位现年70岁的医生。二人都在该中心工作,是同事关系,曾同坐一辆车,被感染的这位医生当时没戴口罩。

Regev-Yochay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的妻子及三个孩子的奥密克戎检测结果均呈阴性。

她说:“这件事犹如一颗定心丸,说明奥密克戎变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她还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与其他人也有相当多的接触,“我们原以为会有大量暴露风险和更多感染”。

Regev-Yochay表示,在出席11月21日至23日在伦敦举行的会议之前,这名医生进行了多次聚合酶链式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检测,因此可以相信他是在与会期间或在返回以色列的途中感染的。

Regev-Yochay提醒称,并非所有与这位心脏病专家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都接受了检测,而且以色列卫生部还没有结束对这例病例的调查。

目前已有四名以色列人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种,这名心脏病专家就是其中之一。以色列卫生官员称,这四位患者全部接种过新冠疫苗,都属于轻症。

这位心脏病专家在当地机场进行的PCR检测结果为阴性,之后他被解除了强制隔离。

以色列本周开始要求海外归国人员必须至少两次PCR检测结果为阴性才能解除隔离。Regev-Yochay称:“我们必须明白,一次检测结果呈阴性并不代表没有被感染。一次检测阴性可能只是因为样本的病毒含量不够,因此必须至少在两天后再次接受检测,甚至可能还需更多次检测。”

在最早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明显扩散的疫情中心南非,可供科学家研究的病例最多。但发达国家人口平均年龄更高,疫苗接种率也更高,南非经验的参考价值有限。

年轻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患重症的可能性要大大低于老年人,而且南非6,000万人口中只有略多于24%的人完成了新冠疫苗的全程接种,这一比例远远低于美国和欧洲大多数地方。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的研究人员表示,周一晚间他们从临床标本中分离出了奥密克戎变异株,这可能有助于与该团队合作的中国疫苗生产商。


周三,香港大学的袁国勇教授(图中)和研究团队的其他成员。

牵头这项研究的传染病学教授袁国勇表示,该团队正筹划利用小鼠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室研究,检测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性及其对机体免疫系统的逃逸能力。

香港目前已发现四名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患者,其中三名是在酒店隔离期间发现的,另外一名是过境中转旅客。

袁国勇表示,其中两名患者在六个月内完全接种了mRNA疫苗,症状非常轻微。他补充说,这两位患者血样中的抗体水平在发现染疫后的数日内提高了九倍。

袁国勇说,从免疫记忆角度看,这非常令人满意。他说,在他看来,如果已经接种了mRNA疫苗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免疫记忆以及免疫应答动员是非常快的。

周三,有关部门表示,前述过境中转旅客是一名38岁的男性,于11月24日从卡塔尔抵达香港。他在机场限制区逗留,并于11月27日在香港国际机场禁区内接受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于11月15日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前往尼日利亚,后从卡塔尔到香港。

据当地卫生官员称,韩国周三报告了首批奥密克戎病例,有五人的奥密克戎检测呈阳性,其源头是一对曾于11月前往尼日利亚旅行的夫妇。

疫苗开发商BioNTech SE (BNTX)的联合创始人Ugur Sahin周二说,虽然奥密克戎变异株可能会逃避接种疫苗后人体产生的抗体,但是一旦进入人体,该病毒可能仍容易受到免疫细胞的破坏。他说:“我们想说的是,不要惊慌,计划仍然是加快注射第三针加强剂的速度。”

奥密克戎变异株似乎也仍可以通过普通版本的快速新冠检测被检测出来。法兰克福大学医院医学病毒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Medical Virology at the Frankfurt University Clinic)所长Sandra Ciesek周二在播客中说,快速抗原检测可检测出奥密克戎感染。

她使用的检测试剂盒是由罗氏公司(Roche Holding AG, RHHBY)、西门子公司(Siemens AG, SI)和Flowflex生产的,都是一些在欧洲销售最多的品牌。

在重新查看11月1日以来具有S基因缺失这一奥密克戎变异株标志性特征的PCR检测样本后,苏格兰卫生主管部门发现九例奥密克戎病例,这些病例都与11月20日的一次活动有关。苏格兰政府说,这种共同的关联说明,社区传播很可能正在发生,但到目前为止还是有限的。这些病例中没有一例已知与最近前往非洲南部国家的旅行有关,也没有一例住院治疗。

在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的卫生部门官员周三说,在周末边境管制收紧之前抵达的另一名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也可能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

这名男子40多岁,已完全接种疫苗。他与周二奥密克戎变异株检测呈阳性的女士乘坐的是同一班上周四从卡塔尔到悉尼的航班。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上周六要求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进行隔离之前,这两人都曾有外出的社区活动。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Brad Hazzard说,这名男子居住在悉尼郊区的卡巴玛塔,有轻微症状。

日本确诊了第二例奥密克戎变异株病例,是一名来自秘鲁的男子。

这名20多岁的男子上周六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检测结果呈阳性。日本官员说,这名男子此前已接种两剂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出售的疫苗,抵达时没有症状,但后来出现了发烧和喉咙疼痛的症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科学家在抗击奥密克戎的战役中看到一线希望,疫苗可能仍然有效

发布日期:2021-12-02 16:17
|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周三,人们在约翰内斯堡附近的一家医院排队等候接种新冠疫苗。

| 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Natasha Khan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Omicron)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奥密克戎在南非的快速传播以及该变种携带的大量突变已经引发了普遍关注。突变可能有助于该病毒侵入人体细胞并逃避身体的免疫反应,而无论免疫抗体是因接种疫苗还是自身经历过感染而产生。

到目前为止,有关奥密克戎的新讯息主要都是小道消息,有时各种证据之间甚至是矛盾的,远不足以据此得出明确的科学结论,但其中的一些病例信息表明,新冠疫苗有助于预防重症和抑制奥密克戎的传播。

以色列对一名感染了奥密克戎的45岁心脏病专家的病例进行了追踪调查,显示出他在伦敦和以色列都参加了会议,在返回以色列的几天内与100多人有过接触。

但据以色列中部舍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的传染病流行病科负责人Gili Regev-Yochay表示,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已知病例是通过这名心脏病专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即另一位现年70岁的医生。二人都在该中心工作,是同事关系,曾同坐一辆车,被感染的这位医生当时没戴口罩。

Regev-Yochay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的妻子及三个孩子的奥密克戎检测结果均呈阴性。

她说:“这件事犹如一颗定心丸,说明奥密克戎变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她还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与其他人也有相当多的接触,“我们原以为会有大量暴露风险和更多感染”。

Regev-Yochay表示,在出席11月21日至23日在伦敦举行的会议之前,这名医生进行了多次聚合酶链式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检测,因此可以相信他是在与会期间或在返回以色列的途中感染的。

Regev-Yochay提醒称,并非所有与这位心脏病专家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都接受了检测,而且以色列卫生部还没有结束对这例病例的调查。

目前已有四名以色列人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种,这名心脏病专家就是其中之一。以色列卫生官员称,这四位患者全部接种过新冠疫苗,都属于轻症。

这位心脏病专家在当地机场进行的PCR检测结果为阴性,之后他被解除了强制隔离。

以色列本周开始要求海外归国人员必须至少两次PCR检测结果为阴性才能解除隔离。Regev-Yochay称:“我们必须明白,一次检测结果呈阴性并不代表没有被感染。一次检测阴性可能只是因为样本的病毒含量不够,因此必须至少在两天后再次接受检测,甚至可能还需更多次检测。”

在最早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明显扩散的疫情中心南非,可供科学家研究的病例最多。但发达国家人口平均年龄更高,疫苗接种率也更高,南非经验的参考价值有限。

年轻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患重症的可能性要大大低于老年人,而且南非6,000万人口中只有略多于24%的人完成了新冠疫苗的全程接种,这一比例远远低于美国和欧洲大多数地方。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的研究人员表示,周一晚间他们从临床标本中分离出了奥密克戎变异株,这可能有助于与该团队合作的中国疫苗生产商。


周三,香港大学的袁国勇教授(图中)和研究团队的其他成员。

牵头这项研究的传染病学教授袁国勇表示,该团队正筹划利用小鼠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室研究,检测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性及其对机体免疫系统的逃逸能力。

香港目前已发现四名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患者,其中三名是在酒店隔离期间发现的,另外一名是过境中转旅客。

袁国勇表示,其中两名患者在六个月内完全接种了mRNA疫苗,症状非常轻微。他补充说,这两位患者血样中的抗体水平在发现染疫后的数日内提高了九倍。

袁国勇说,从免疫记忆角度看,这非常令人满意。他说,在他看来,如果已经接种了mRNA疫苗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免疫记忆以及免疫应答动员是非常快的。

周三,有关部门表示,前述过境中转旅客是一名38岁的男性,于11月24日从卡塔尔抵达香港。他在机场限制区逗留,并于11月27日在香港国际机场禁区内接受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于11月15日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前往尼日利亚,后从卡塔尔到香港。

据当地卫生官员称,韩国周三报告了首批奥密克戎病例,有五人的奥密克戎检测呈阳性,其源头是一对曾于11月前往尼日利亚旅行的夫妇。

疫苗开发商BioNTech SE (BNTX)的联合创始人Ugur Sahin周二说,虽然奥密克戎变异株可能会逃避接种疫苗后人体产生的抗体,但是一旦进入人体,该病毒可能仍容易受到免疫细胞的破坏。他说:“我们想说的是,不要惊慌,计划仍然是加快注射第三针加强剂的速度。”

奥密克戎变异株似乎也仍可以通过普通版本的快速新冠检测被检测出来。法兰克福大学医院医学病毒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Medical Virology at the Frankfurt University Clinic)所长Sandra Ciesek周二在播客中说,快速抗原检测可检测出奥密克戎感染。

她使用的检测试剂盒是由罗氏公司(Roche Holding AG, RHHBY)、西门子公司(Siemens AG, SI)和Flowflex生产的,都是一些在欧洲销售最多的品牌。

在重新查看11月1日以来具有S基因缺失这一奥密克戎变异株标志性特征的PCR检测样本后,苏格兰卫生主管部门发现九例奥密克戎病例,这些病例都与11月20日的一次活动有关。苏格兰政府说,这种共同的关联说明,社区传播很可能正在发生,但到目前为止还是有限的。这些病例中没有一例已知与最近前往非洲南部国家的旅行有关,也没有一例住院治疗。

在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的卫生部门官员周三说,在周末边境管制收紧之前抵达的另一名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也可能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

这名男子40多岁,已完全接种疫苗。他与周二奥密克戎变异株检测呈阳性的女士乘坐的是同一班上周四从卡塔尔到悉尼的航班。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上周六要求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进行隔离之前,这两人都曾有外出的社区活动。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Brad Hazzard说,这名男子居住在悉尼郊区的卡巴玛塔,有轻微症状。

日本确诊了第二例奥密克戎变异株病例,是一名来自秘鲁的男子。

这名20多岁的男子上周六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检测结果呈阳性。日本官员说,这名男子此前已接种两剂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出售的疫苗,抵达时没有症状,但后来出现了发烧和喉咙疼痛的症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周三,人们在约翰内斯堡附近的一家医院排队等候接种新冠疫苗。

| 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Natasha Khan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Omicron)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奥密克戎在南非的快速传播以及该变种携带的大量突变已经引发了普遍关注。突变可能有助于该病毒侵入人体细胞并逃避身体的免疫反应,而无论免疫抗体是因接种疫苗还是自身经历过感染而产生。

到目前为止,有关奥密克戎的新讯息主要都是小道消息,有时各种证据之间甚至是矛盾的,远不足以据此得出明确的科学结论,但其中的一些病例信息表明,新冠疫苗有助于预防重症和抑制奥密克戎的传播。

以色列对一名感染了奥密克戎的45岁心脏病专家的病例进行了追踪调查,显示出他在伦敦和以色列都参加了会议,在返回以色列的几天内与100多人有过接触。

但据以色列中部舍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的传染病流行病科负责人Gili Regev-Yochay表示,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已知病例是通过这名心脏病专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即另一位现年70岁的医生。二人都在该中心工作,是同事关系,曾同坐一辆车,被感染的这位医生当时没戴口罩。

Regev-Yochay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的妻子及三个孩子的奥密克戎检测结果均呈阴性。

她说:“这件事犹如一颗定心丸,说明奥密克戎变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她还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与其他人也有相当多的接触,“我们原以为会有大量暴露风险和更多感染”。

Regev-Yochay表示,在出席11月21日至23日在伦敦举行的会议之前,这名医生进行了多次聚合酶链式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检测,因此可以相信他是在与会期间或在返回以色列的途中感染的。

Regev-Yochay提醒称,并非所有与这位心脏病专家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都接受了检测,而且以色列卫生部还没有结束对这例病例的调查。

目前已有四名以色列人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种,这名心脏病专家就是其中之一。以色列卫生官员称,这四位患者全部接种过新冠疫苗,都属于轻症。

这位心脏病专家在当地机场进行的PCR检测结果为阴性,之后他被解除了强制隔离。

以色列本周开始要求海外归国人员必须至少两次PCR检测结果为阴性才能解除隔离。Regev-Yochay称:“我们必须明白,一次检测结果呈阴性并不代表没有被感染。一次检测阴性可能只是因为样本的病毒含量不够,因此必须至少在两天后再次接受检测,甚至可能还需更多次检测。”

在最早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明显扩散的疫情中心南非,可供科学家研究的病例最多。但发达国家人口平均年龄更高,疫苗接种率也更高,南非经验的参考价值有限。

年轻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患重症的可能性要大大低于老年人,而且南非6,000万人口中只有略多于24%的人完成了新冠疫苗的全程接种,这一比例远远低于美国和欧洲大多数地方。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的研究人员表示,周一晚间他们从临床标本中分离出了奥密克戎变异株,这可能有助于与该团队合作的中国疫苗生产商。


周三,香港大学的袁国勇教授(图中)和研究团队的其他成员。

牵头这项研究的传染病学教授袁国勇表示,该团队正筹划利用小鼠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室研究,检测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性及其对机体免疫系统的逃逸能力。

香港目前已发现四名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患者,其中三名是在酒店隔离期间发现的,另外一名是过境中转旅客。

袁国勇表示,其中两名患者在六个月内完全接种了mRNA疫苗,症状非常轻微。他补充说,这两位患者血样中的抗体水平在发现染疫后的数日内提高了九倍。

袁国勇说,从免疫记忆角度看,这非常令人满意。他说,在他看来,如果已经接种了mRNA疫苗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免疫记忆以及免疫应答动员是非常快的。

周三,有关部门表示,前述过境中转旅客是一名38岁的男性,于11月24日从卡塔尔抵达香港。他在机场限制区逗留,并于11月27日在香港国际机场禁区内接受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于11月15日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前往尼日利亚,后从卡塔尔到香港。

据当地卫生官员称,韩国周三报告了首批奥密克戎病例,有五人的奥密克戎检测呈阳性,其源头是一对曾于11月前往尼日利亚旅行的夫妇。

疫苗开发商BioNTech SE (BNTX)的联合创始人Ugur Sahin周二说,虽然奥密克戎变异株可能会逃避接种疫苗后人体产生的抗体,但是一旦进入人体,该病毒可能仍容易受到免疫细胞的破坏。他说:“我们想说的是,不要惊慌,计划仍然是加快注射第三针加强剂的速度。”

奥密克戎变异株似乎也仍可以通过普通版本的快速新冠检测被检测出来。法兰克福大学医院医学病毒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Medical Virology at the Frankfurt University Clinic)所长Sandra Ciesek周二在播客中说,快速抗原检测可检测出奥密克戎感染。

她使用的检测试剂盒是由罗氏公司(Roche Holding AG, RHHBY)、西门子公司(Siemens AG, SI)和Flowflex生产的,都是一些在欧洲销售最多的品牌。

在重新查看11月1日以来具有S基因缺失这一奥密克戎变异株标志性特征的PCR检测样本后,苏格兰卫生主管部门发现九例奥密克戎病例,这些病例都与11月20日的一次活动有关。苏格兰政府说,这种共同的关联说明,社区传播很可能正在发生,但到目前为止还是有限的。这些病例中没有一例已知与最近前往非洲南部国家的旅行有关,也没有一例住院治疗。

在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的卫生部门官员周三说,在周末边境管制收紧之前抵达的另一名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也可能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

这名男子40多岁,已完全接种疫苗。他与周二奥密克戎变异株检测呈阳性的女士乘坐的是同一班上周四从卡塔尔到悉尼的航班。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上周六要求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进行隔离之前,这两人都曾有外出的社区活动。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Brad Hazzard说,这名男子居住在悉尼郊区的卡巴玛塔,有轻微症状。

日本确诊了第二例奥密克戎变异株病例,是一名来自秘鲁的男子。

这名20多岁的男子上周六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检测结果呈阳性。日本官员说,这名男子此前已接种两剂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出售的疫苗,抵达时没有症状,但后来出现了发烧和喉咙疼痛的症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科学家在抗击奥密克戎的战役中看到一线希望,疫苗可能仍然有效

发布日期:2021-12-02 16:17
|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周三,人们在约翰内斯堡附近的一家医院排队等候接种新冠疫苗。

| 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Natasha Khan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机构将迄今为止发现的少量奥密克戎(Omicron)感染病例的零散信息汇总在一起,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种关键武器对于新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料仍将有效。

奥密克戎在南非的快速传播以及该变种携带的大量突变已经引发了普遍关注。突变可能有助于该病毒侵入人体细胞并逃避身体的免疫反应,而无论免疫抗体是因接种疫苗还是自身经历过感染而产生。

到目前为止,有关奥密克戎的新讯息主要都是小道消息,有时各种证据之间甚至是矛盾的,远不足以据此得出明确的科学结论,但其中的一些病例信息表明,新冠疫苗有助于预防重症和抑制奥密克戎的传播。

以色列对一名感染了奥密克戎的45岁心脏病专家的病例进行了追踪调查,显示出他在伦敦和以色列都参加了会议,在返回以色列的几天内与100多人有过接触。

但据以色列中部舍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的传染病流行病科负责人Gili Regev-Yochay表示,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已知病例是通过这名心脏病专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即另一位现年70岁的医生。二人都在该中心工作,是同事关系,曾同坐一辆车,被感染的这位医生当时没戴口罩。

Regev-Yochay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的妻子及三个孩子的奥密克戎检测结果均呈阴性。

她说:“这件事犹如一颗定心丸,说明奥密克戎变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她还表示,这位心脏病专家与其他人也有相当多的接触,“我们原以为会有大量暴露风险和更多感染”。

Regev-Yochay表示,在出席11月21日至23日在伦敦举行的会议之前,这名医生进行了多次聚合酶链式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检测,因此可以相信他是在与会期间或在返回以色列的途中感染的。

Regev-Yochay提醒称,并非所有与这位心脏病专家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都接受了检测,而且以色列卫生部还没有结束对这例病例的调查。

目前已有四名以色列人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种,这名心脏病专家就是其中之一。以色列卫生官员称,这四位患者全部接种过新冠疫苗,都属于轻症。

这位心脏病专家在当地机场进行的PCR检测结果为阴性,之后他被解除了强制隔离。

以色列本周开始要求海外归国人员必须至少两次PCR检测结果为阴性才能解除隔离。Regev-Yochay称:“我们必须明白,一次检测结果呈阴性并不代表没有被感染。一次检测阴性可能只是因为样本的病毒含量不够,因此必须至少在两天后再次接受检测,甚至可能还需更多次检测。”

在最早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明显扩散的疫情中心南非,可供科学家研究的病例最多。但发达国家人口平均年龄更高,疫苗接种率也更高,南非经验的参考价值有限。

年轻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患重症的可能性要大大低于老年人,而且南非6,000万人口中只有略多于24%的人完成了新冠疫苗的全程接种,这一比例远远低于美国和欧洲大多数地方。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的研究人员表示,周一晚间他们从临床标本中分离出了奥密克戎变异株,这可能有助于与该团队合作的中国疫苗生产商。


周三,香港大学的袁国勇教授(图中)和研究团队的其他成员。

牵头这项研究的传染病学教授袁国勇表示,该团队正筹划利用小鼠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室研究,检测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性及其对机体免疫系统的逃逸能力。

香港目前已发现四名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患者,其中三名是在酒店隔离期间发现的,另外一名是过境中转旅客。

袁国勇表示,其中两名患者在六个月内完全接种了mRNA疫苗,症状非常轻微。他补充说,这两位患者血样中的抗体水平在发现染疫后的数日内提高了九倍。

袁国勇说,从免疫记忆角度看,这非常令人满意。他说,在他看来,如果已经接种了mRNA疫苗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免疫记忆以及免疫应答动员是非常快的。

周三,有关部门表示,前述过境中转旅客是一名38岁的男性,于11月24日从卡塔尔抵达香港。他在机场限制区逗留,并于11月27日在香港国际机场禁区内接受检测,结果呈阳性。他于11月15日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前往尼日利亚,后从卡塔尔到香港。

据当地卫生官员称,韩国周三报告了首批奥密克戎病例,有五人的奥密克戎检测呈阳性,其源头是一对曾于11月前往尼日利亚旅行的夫妇。

疫苗开发商BioNTech SE (BNTX)的联合创始人Ugur Sahin周二说,虽然奥密克戎变异株可能会逃避接种疫苗后人体产生的抗体,但是一旦进入人体,该病毒可能仍容易受到免疫细胞的破坏。他说:“我们想说的是,不要惊慌,计划仍然是加快注射第三针加强剂的速度。”

奥密克戎变异株似乎也仍可以通过普通版本的快速新冠检测被检测出来。法兰克福大学医院医学病毒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Medical Virology at the Frankfurt University Clinic)所长Sandra Ciesek周二在播客中说,快速抗原检测可检测出奥密克戎感染。

她使用的检测试剂盒是由罗氏公司(Roche Holding AG, RHHBY)、西门子公司(Siemens AG, SI)和Flowflex生产的,都是一些在欧洲销售最多的品牌。

在重新查看11月1日以来具有S基因缺失这一奥密克戎变异株标志性特征的PCR检测样本后,苏格兰卫生主管部门发现九例奥密克戎病例,这些病例都与11月20日的一次活动有关。苏格兰政府说,这种共同的关联说明,社区传播很可能正在发生,但到目前为止还是有限的。这些病例中没有一例已知与最近前往非洲南部国家的旅行有关,也没有一例住院治疗。

在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的卫生部门官员周三说,在周末边境管制收紧之前抵达的另一名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也可能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株。

这名男子40多岁,已完全接种疫苗。他与周二奥密克戎变异株检测呈阳性的女士乘坐的是同一班上周四从卡塔尔到悉尼的航班。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上周六要求来自南部非洲的旅客进行隔离之前,这两人都曾有外出的社区活动。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Brad Hazzard说,这名男子居住在悉尼郊区的卡巴玛塔,有轻微症状。

日本确诊了第二例奥密克戎变异株病例,是一名来自秘鲁的男子。

这名20多岁的男子上周六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检测结果呈阳性。日本官员说,这名男子此前已接种两剂由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出售的疫苗,抵达时没有症状,但后来出现了发烧和喉咙疼痛的症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