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有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与接种疫苗的效果相差无几,一些专家因此建议,在执行强制接种政策时,应采取因人制宜的做法。


鉴于感染可能引发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接种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

| Denise Roland 

【OR  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至少与接种疫苗获得的免疫力一样强。据此,疫苗政策应作出何种调整?科学家们意见不一。

自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科学家一直试图弄明白,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如何。而面对疫苗强制接种政策引发的争议,上述问题的答案也承载了新的意义。

相对于感染来说,疫苗激发的抗体反应通常更为强烈,因此从短期来看,它在对抗病毒时,防御能力或许更强。而感染引发的免疫反应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演化,这使得它的长期防御能力或许更强。两种防御能力若能结合在一起,似乎比任何一种单独的效果要好。但至于两种保护力哪种更强,以及它们各自的相对优势是否会对疫苗政策产生影响,还尚无定论。

而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出现,上述对比也变得更加复杂,11月份在南非发现的变种就是其中之一,它的传染性可能更强,也更容易绕开通过接种疫苗构建的屏障。

不过有一点很清楚:鉴于感染有可能造成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但对于曾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完成疫苗的全程接种,以及之前的感染记录是否可以算作“免疫证明”——正如包括欧洲大部分地区在内的其他国家一样——依然众说纷纭。

人们对“通过感染免疫”的研究并没有“通过疫苗免疫”那么广泛。然而疫情期间已有线索浮现,表明这两种方式的免疫效果至少相当。

疫情之初,也就是大规模疫苗接种尚未铺开之前,一些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发现,前几轮疫情中的感染者在下一轮疫情中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概率下降了80%左右。这些研究涵盖了英国医护人员、丹麦民众以及大型医疗系统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患者,该机构的医疗场所主要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和佛罗里达州。

以色列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接种过两剂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当地最常见的疫苗)的人后来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要比之前感染过一次的人高出13倍。这项尚未受过同行评审的研究追踪了今年6月至8月间的确诊病例,并对1月或2月时接种过疫苗或感染过的人群进行了研究。

该研究还显示,通过感染获得的免疫要比疫苗带来的免疫更加持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流行病学副教授大卫·道迪(David Dowdy)说,要证明“通过感染免疫”的确比“通过疫苗免疫”有效,还需要更多现实证据才行。

他还说,上述以色列研究中有一个因素可能放大了“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即接种了疫苗的人更有可能出国旅行,他们把病毒带回家的概率也更高,加上家人也接种过疫苗,如此一来,如果出现感染,接种疫苗人群的感染病例便会增加。

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5月至8月间,“通过感染免疫”面对德尔塔(Delta)变体所提供的防护与“通过疫苗免疫”大致相同,无论是辉瑞疫苗,还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联合研制的疫苗,均是如此。

但有些研究却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因呼吸道疾病住院的患者中,相比起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且此前未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来说,未接种疫苗但之前感染过的人,他们当中的新冠患者数量是前者的五倍以上。不过批评人士指出,这项研究存在缺陷,可能高估了疫苗免疫的相对优势。该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美国疾控中心近日谈及当前出现的科学证据时说,无论是完成了疫苗全程接种的人,还是之前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至少在六个月内都具有较低的继发感染风险。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艾滋病病毒、传染病及全球医学部副主任、医学教授莫妮卡·甘地(Monica Gandhi)说,“这很复杂,但……现在的情况是,通过疫苗免疫和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似乎差不多。”

两种免疫方式看起来各有优势。根据纽约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人员近日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接种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水平要高于通过感染免疫,尽管两组受试人群体内的中和抗体水平后来都有所下降。这种抗体可以阻止新冠病毒侵入细胞。

然而,人体“通过感染免疫”的免疫记忆似乎更强。洛克菲勒大学研究团队在之前的另一项研究中发现(同样发表于《自然》),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它与病毒狭路相逢时会迅速倍增——在感染至少一年后还可以继续演化。相比之下,对疫苗接种人群的研究显示,他们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并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出现太大变化。

他们指出,之所以会有这种差异,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因为发生感染后,病毒碎片会在体内存留数周之久,而疫苗粒子消失的速度则要快一些。由此得出结论: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相较于接种疫苗的人,其免疫记忆能够产生更广泛的抗体。

上述洛克菲勒大学研究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纽森维格(Michel Nussenzweig)说,他们的文章表明,接种疫苗或许可以更好地防止感染,但这种防护效果会迅速衰减;就长期免疫记忆而言,有过感染经历的人群,他们的免疫记忆更强。免疫记忆对于感染后的免疫应答以及降低住院概率都具有关键作用。

至于“双重免疫”,也就是既得过新冠也打过疫苗的人所拥有的免疫力,其防护已被证明是最强的。洛克菲勒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他们的血液和记忆B细胞抗体水平较以往增加。这种叠加效应在“感染病毒”和“接种疫苗”的先后次序颠倒之后,似乎也依然成立:7月4日美国国庆假日期间,一群已接种疫苗的人在科德角(Cape Cod)疫情中被感染,研究人员对他们进行研究后发现,他们体内产生了大量抗体和T细胞来对抗病毒。这项研究的领导方是位于波士顿的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该研究未经过同行评审。

不过,对于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全程接种疫苗,依然存在一些疑问。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得过新冠的人在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后,体内的抗体水平明显增加,但接种第二剂后,免疫应答则没有那么强烈。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另一项研究显示,此前患过新冠的人在接种单剂辉瑞或Moderna疫苗后,他们体内产生的抗体水平要超过那些没有得过新冠但接种了两剂疫苗的人。该研究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更容易出现令人不适的副作用。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曾经的新冠患者如果接种一剂疫苗,不会对他们的抗体水平产生负面影响,还可以使他们免受不必要的痛苦。纽约大学和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均未经过同行评审。

一些医生说,越来越多的证据对“通过感染免疫”的作用提供了支撑,这也让人们有理由在疫苗政策上采取更加因人而异的做法。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甘地博士就是其中之一,她赞成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接种单剂疫苗。她还认为,涉及疫苗强制接种问题时,应将此前的感染经历作为一个重要考量。“如果可以证明一个人得过新冠,但此人还是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失去工作,这种强制接种政策就太过分了。”她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教授马蒂·马卡里(Marty Makary)也主张在开展疫苗接种时,对曾感染过新冠的人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尤其是对儿童。“为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科学依据。”他说,“体内有抗体的人若是再接种疫苗,其收益会否胜过风险,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尽管如此,其他人指出,全民接种仍然有意义,这也是美国疾控中心推荐的做法。主要原因在于疫苗是安全的,而且即便是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也已被证明可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应答。

此外,在疫苗接种问题上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也存在一个问题:感染在每个人体内引发的免疫应答程度各不相同,有的会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有些则不会,而目前还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区分二者。他们还指出,虽然疫苗引发的免疫反应也因人而异,但疫苗剂量是固定的,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相对较小。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决心工程”(Resolve to Save Lives)首席执行官费和平(Tom Frieden)说,“接种疫苗的风险非常低。”决心工程是一家致力于加强流行病防范的非营利组织。他还说,“疫苗有很多好处,而感染暗藏着不确定性,因此它无法替代疫苗接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接种疫苗与感染,哪种方式获得的新冠免疫更强?

发布日期:2021-12-02 10:42
|不断有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与接种疫苗的效果相差无几,一些专家因此建议,在执行强制接种政策时,应采取因人制宜的做法。


鉴于感染可能引发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接种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

| Denise Roland 

【OR  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至少与接种疫苗获得的免疫力一样强。据此,疫苗政策应作出何种调整?科学家们意见不一。

自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科学家一直试图弄明白,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如何。而面对疫苗强制接种政策引发的争议,上述问题的答案也承载了新的意义。

相对于感染来说,疫苗激发的抗体反应通常更为强烈,因此从短期来看,它在对抗病毒时,防御能力或许更强。而感染引发的免疫反应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演化,这使得它的长期防御能力或许更强。两种防御能力若能结合在一起,似乎比任何一种单独的效果要好。但至于两种保护力哪种更强,以及它们各自的相对优势是否会对疫苗政策产生影响,还尚无定论。

而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出现,上述对比也变得更加复杂,11月份在南非发现的变种就是其中之一,它的传染性可能更强,也更容易绕开通过接种疫苗构建的屏障。

不过有一点很清楚:鉴于感染有可能造成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但对于曾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完成疫苗的全程接种,以及之前的感染记录是否可以算作“免疫证明”——正如包括欧洲大部分地区在内的其他国家一样——依然众说纷纭。

人们对“通过感染免疫”的研究并没有“通过疫苗免疫”那么广泛。然而疫情期间已有线索浮现,表明这两种方式的免疫效果至少相当。

疫情之初,也就是大规模疫苗接种尚未铺开之前,一些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发现,前几轮疫情中的感染者在下一轮疫情中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概率下降了80%左右。这些研究涵盖了英国医护人员、丹麦民众以及大型医疗系统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患者,该机构的医疗场所主要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和佛罗里达州。

以色列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接种过两剂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当地最常见的疫苗)的人后来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要比之前感染过一次的人高出13倍。这项尚未受过同行评审的研究追踪了今年6月至8月间的确诊病例,并对1月或2月时接种过疫苗或感染过的人群进行了研究。

该研究还显示,通过感染获得的免疫要比疫苗带来的免疫更加持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流行病学副教授大卫·道迪(David Dowdy)说,要证明“通过感染免疫”的确比“通过疫苗免疫”有效,还需要更多现实证据才行。

他还说,上述以色列研究中有一个因素可能放大了“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即接种了疫苗的人更有可能出国旅行,他们把病毒带回家的概率也更高,加上家人也接种过疫苗,如此一来,如果出现感染,接种疫苗人群的感染病例便会增加。

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5月至8月间,“通过感染免疫”面对德尔塔(Delta)变体所提供的防护与“通过疫苗免疫”大致相同,无论是辉瑞疫苗,还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联合研制的疫苗,均是如此。

但有些研究却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因呼吸道疾病住院的患者中,相比起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且此前未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来说,未接种疫苗但之前感染过的人,他们当中的新冠患者数量是前者的五倍以上。不过批评人士指出,这项研究存在缺陷,可能高估了疫苗免疫的相对优势。该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美国疾控中心近日谈及当前出现的科学证据时说,无论是完成了疫苗全程接种的人,还是之前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至少在六个月内都具有较低的继发感染风险。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艾滋病病毒、传染病及全球医学部副主任、医学教授莫妮卡·甘地(Monica Gandhi)说,“这很复杂,但……现在的情况是,通过疫苗免疫和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似乎差不多。”

两种免疫方式看起来各有优势。根据纽约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人员近日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接种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水平要高于通过感染免疫,尽管两组受试人群体内的中和抗体水平后来都有所下降。这种抗体可以阻止新冠病毒侵入细胞。

然而,人体“通过感染免疫”的免疫记忆似乎更强。洛克菲勒大学研究团队在之前的另一项研究中发现(同样发表于《自然》),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它与病毒狭路相逢时会迅速倍增——在感染至少一年后还可以继续演化。相比之下,对疫苗接种人群的研究显示,他们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并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出现太大变化。

他们指出,之所以会有这种差异,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因为发生感染后,病毒碎片会在体内存留数周之久,而疫苗粒子消失的速度则要快一些。由此得出结论: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相较于接种疫苗的人,其免疫记忆能够产生更广泛的抗体。

上述洛克菲勒大学研究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纽森维格(Michel Nussenzweig)说,他们的文章表明,接种疫苗或许可以更好地防止感染,但这种防护效果会迅速衰减;就长期免疫记忆而言,有过感染经历的人群,他们的免疫记忆更强。免疫记忆对于感染后的免疫应答以及降低住院概率都具有关键作用。

至于“双重免疫”,也就是既得过新冠也打过疫苗的人所拥有的免疫力,其防护已被证明是最强的。洛克菲勒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他们的血液和记忆B细胞抗体水平较以往增加。这种叠加效应在“感染病毒”和“接种疫苗”的先后次序颠倒之后,似乎也依然成立:7月4日美国国庆假日期间,一群已接种疫苗的人在科德角(Cape Cod)疫情中被感染,研究人员对他们进行研究后发现,他们体内产生了大量抗体和T细胞来对抗病毒。这项研究的领导方是位于波士顿的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该研究未经过同行评审。

不过,对于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全程接种疫苗,依然存在一些疑问。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得过新冠的人在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后,体内的抗体水平明显增加,但接种第二剂后,免疫应答则没有那么强烈。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另一项研究显示,此前患过新冠的人在接种单剂辉瑞或Moderna疫苗后,他们体内产生的抗体水平要超过那些没有得过新冠但接种了两剂疫苗的人。该研究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更容易出现令人不适的副作用。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曾经的新冠患者如果接种一剂疫苗,不会对他们的抗体水平产生负面影响,还可以使他们免受不必要的痛苦。纽约大学和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均未经过同行评审。

一些医生说,越来越多的证据对“通过感染免疫”的作用提供了支撑,这也让人们有理由在疫苗政策上采取更加因人而异的做法。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甘地博士就是其中之一,她赞成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接种单剂疫苗。她还认为,涉及疫苗强制接种问题时,应将此前的感染经历作为一个重要考量。“如果可以证明一个人得过新冠,但此人还是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失去工作,这种强制接种政策就太过分了。”她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教授马蒂·马卡里(Marty Makary)也主张在开展疫苗接种时,对曾感染过新冠的人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尤其是对儿童。“为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科学依据。”他说,“体内有抗体的人若是再接种疫苗,其收益会否胜过风险,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尽管如此,其他人指出,全民接种仍然有意义,这也是美国疾控中心推荐的做法。主要原因在于疫苗是安全的,而且即便是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也已被证明可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应答。

此外,在疫苗接种问题上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也存在一个问题:感染在每个人体内引发的免疫应答程度各不相同,有的会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有些则不会,而目前还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区分二者。他们还指出,虽然疫苗引发的免疫反应也因人而异,但疫苗剂量是固定的,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相对较小。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决心工程”(Resolve to Save Lives)首席执行官费和平(Tom Frieden)说,“接种疫苗的风险非常低。”决心工程是一家致力于加强流行病防范的非营利组织。他还说,“疫苗有很多好处,而感染暗藏着不确定性,因此它无法替代疫苗接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不断有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与接种疫苗的效果相差无几,一些专家因此建议,在执行强制接种政策时,应采取因人制宜的做法。


鉴于感染可能引发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接种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

| Denise Roland 

【OR  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至少与接种疫苗获得的免疫力一样强。据此,疫苗政策应作出何种调整?科学家们意见不一。

自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科学家一直试图弄明白,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如何。而面对疫苗强制接种政策引发的争议,上述问题的答案也承载了新的意义。

相对于感染来说,疫苗激发的抗体反应通常更为强烈,因此从短期来看,它在对抗病毒时,防御能力或许更强。而感染引发的免疫反应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演化,这使得它的长期防御能力或许更强。两种防御能力若能结合在一起,似乎比任何一种单独的效果要好。但至于两种保护力哪种更强,以及它们各自的相对优势是否会对疫苗政策产生影响,还尚无定论。

而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出现,上述对比也变得更加复杂,11月份在南非发现的变种就是其中之一,它的传染性可能更强,也更容易绕开通过接种疫苗构建的屏障。

不过有一点很清楚:鉴于感染有可能造成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但对于曾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完成疫苗的全程接种,以及之前的感染记录是否可以算作“免疫证明”——正如包括欧洲大部分地区在内的其他国家一样——依然众说纷纭。

人们对“通过感染免疫”的研究并没有“通过疫苗免疫”那么广泛。然而疫情期间已有线索浮现,表明这两种方式的免疫效果至少相当。

疫情之初,也就是大规模疫苗接种尚未铺开之前,一些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发现,前几轮疫情中的感染者在下一轮疫情中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概率下降了80%左右。这些研究涵盖了英国医护人员、丹麦民众以及大型医疗系统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患者,该机构的医疗场所主要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和佛罗里达州。

以色列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接种过两剂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当地最常见的疫苗)的人后来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要比之前感染过一次的人高出13倍。这项尚未受过同行评审的研究追踪了今年6月至8月间的确诊病例,并对1月或2月时接种过疫苗或感染过的人群进行了研究。

该研究还显示,通过感染获得的免疫要比疫苗带来的免疫更加持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流行病学副教授大卫·道迪(David Dowdy)说,要证明“通过感染免疫”的确比“通过疫苗免疫”有效,还需要更多现实证据才行。

他还说,上述以色列研究中有一个因素可能放大了“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即接种了疫苗的人更有可能出国旅行,他们把病毒带回家的概率也更高,加上家人也接种过疫苗,如此一来,如果出现感染,接种疫苗人群的感染病例便会增加。

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5月至8月间,“通过感染免疫”面对德尔塔(Delta)变体所提供的防护与“通过疫苗免疫”大致相同,无论是辉瑞疫苗,还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联合研制的疫苗,均是如此。

但有些研究却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因呼吸道疾病住院的患者中,相比起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且此前未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来说,未接种疫苗但之前感染过的人,他们当中的新冠患者数量是前者的五倍以上。不过批评人士指出,这项研究存在缺陷,可能高估了疫苗免疫的相对优势。该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美国疾控中心近日谈及当前出现的科学证据时说,无论是完成了疫苗全程接种的人,还是之前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至少在六个月内都具有较低的继发感染风险。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艾滋病病毒、传染病及全球医学部副主任、医学教授莫妮卡·甘地(Monica Gandhi)说,“这很复杂,但……现在的情况是,通过疫苗免疫和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似乎差不多。”

两种免疫方式看起来各有优势。根据纽约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人员近日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接种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水平要高于通过感染免疫,尽管两组受试人群体内的中和抗体水平后来都有所下降。这种抗体可以阻止新冠病毒侵入细胞。

然而,人体“通过感染免疫”的免疫记忆似乎更强。洛克菲勒大学研究团队在之前的另一项研究中发现(同样发表于《自然》),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它与病毒狭路相逢时会迅速倍增——在感染至少一年后还可以继续演化。相比之下,对疫苗接种人群的研究显示,他们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并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出现太大变化。

他们指出,之所以会有这种差异,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因为发生感染后,病毒碎片会在体内存留数周之久,而疫苗粒子消失的速度则要快一些。由此得出结论: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相较于接种疫苗的人,其免疫记忆能够产生更广泛的抗体。

上述洛克菲勒大学研究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纽森维格(Michel Nussenzweig)说,他们的文章表明,接种疫苗或许可以更好地防止感染,但这种防护效果会迅速衰减;就长期免疫记忆而言,有过感染经历的人群,他们的免疫记忆更强。免疫记忆对于感染后的免疫应答以及降低住院概率都具有关键作用。

至于“双重免疫”,也就是既得过新冠也打过疫苗的人所拥有的免疫力,其防护已被证明是最强的。洛克菲勒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他们的血液和记忆B细胞抗体水平较以往增加。这种叠加效应在“感染病毒”和“接种疫苗”的先后次序颠倒之后,似乎也依然成立:7月4日美国国庆假日期间,一群已接种疫苗的人在科德角(Cape Cod)疫情中被感染,研究人员对他们进行研究后发现,他们体内产生了大量抗体和T细胞来对抗病毒。这项研究的领导方是位于波士顿的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该研究未经过同行评审。

不过,对于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全程接种疫苗,依然存在一些疑问。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得过新冠的人在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后,体内的抗体水平明显增加,但接种第二剂后,免疫应答则没有那么强烈。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另一项研究显示,此前患过新冠的人在接种单剂辉瑞或Moderna疫苗后,他们体内产生的抗体水平要超过那些没有得过新冠但接种了两剂疫苗的人。该研究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更容易出现令人不适的副作用。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曾经的新冠患者如果接种一剂疫苗,不会对他们的抗体水平产生负面影响,还可以使他们免受不必要的痛苦。纽约大学和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均未经过同行评审。

一些医生说,越来越多的证据对“通过感染免疫”的作用提供了支撑,这也让人们有理由在疫苗政策上采取更加因人而异的做法。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甘地博士就是其中之一,她赞成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接种单剂疫苗。她还认为,涉及疫苗强制接种问题时,应将此前的感染经历作为一个重要考量。“如果可以证明一个人得过新冠,但此人还是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失去工作,这种强制接种政策就太过分了。”她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教授马蒂·马卡里(Marty Makary)也主张在开展疫苗接种时,对曾感染过新冠的人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尤其是对儿童。“为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科学依据。”他说,“体内有抗体的人若是再接种疫苗,其收益会否胜过风险,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尽管如此,其他人指出,全民接种仍然有意义,这也是美国疾控中心推荐的做法。主要原因在于疫苗是安全的,而且即便是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也已被证明可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应答。

此外,在疫苗接种问题上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也存在一个问题:感染在每个人体内引发的免疫应答程度各不相同,有的会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有些则不会,而目前还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区分二者。他们还指出,虽然疫苗引发的免疫反应也因人而异,但疫苗剂量是固定的,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相对较小。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决心工程”(Resolve to Save Lives)首席执行官费和平(Tom Frieden)说,“接种疫苗的风险非常低。”决心工程是一家致力于加强流行病防范的非营利组织。他还说,“疫苗有很多好处,而感染暗藏着不确定性,因此它无法替代疫苗接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接种疫苗与感染,哪种方式获得的新冠免疫更强?

发布日期:2021-12-02 10:42
|不断有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与接种疫苗的效果相差无几,一些专家因此建议,在执行强制接种政策时,应采取因人制宜的做法。


鉴于感染可能引发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接种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

| Denise Roland 

【OR  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至少与接种疫苗获得的免疫力一样强。据此,疫苗政策应作出何种调整?科学家们意见不一。

自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科学家一直试图弄明白,感染新冠病毒后获得的免疫力如何。而面对疫苗强制接种政策引发的争议,上述问题的答案也承载了新的意义。

相对于感染来说,疫苗激发的抗体反应通常更为强烈,因此从短期来看,它在对抗病毒时,防御能力或许更强。而感染引发的免疫反应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演化,这使得它的长期防御能力或许更强。两种防御能力若能结合在一起,似乎比任何一种单独的效果要好。但至于两种保护力哪种更强,以及它们各自的相对优势是否会对疫苗政策产生影响,还尚无定论。

而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出现,上述对比也变得更加复杂,11月份在南非发现的变种就是其中之一,它的传染性可能更强,也更容易绕开通过接种疫苗构建的屏障。

不过有一点很清楚:鉴于感染有可能造成重症或死亡风险,因此疫苗仍是更安全、也更可靠的免疫方式。但对于曾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完成疫苗的全程接种,以及之前的感染记录是否可以算作“免疫证明”——正如包括欧洲大部分地区在内的其他国家一样——依然众说纷纭。

人们对“通过感染免疫”的研究并没有“通过疫苗免疫”那么广泛。然而疫情期间已有线索浮现,表明这两种方式的免疫效果至少相当。

疫情之初,也就是大规模疫苗接种尚未铺开之前,一些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发现,前几轮疫情中的感染者在下一轮疫情中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概率下降了80%左右。这些研究涵盖了英国医护人员、丹麦民众以及大型医疗系统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患者,该机构的医疗场所主要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和佛罗里达州。

以色列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接种过两剂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当地最常见的疫苗)的人后来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要比之前感染过一次的人高出13倍。这项尚未受过同行评审的研究追踪了今年6月至8月间的确诊病例,并对1月或2月时接种过疫苗或感染过的人群进行了研究。

该研究还显示,通过感染获得的免疫要比疫苗带来的免疫更加持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流行病学副教授大卫·道迪(David Dowdy)说,要证明“通过感染免疫”的确比“通过疫苗免疫”有效,还需要更多现实证据才行。

他还说,上述以色列研究中有一个因素可能放大了“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即接种了疫苗的人更有可能出国旅行,他们把病毒带回家的概率也更高,加上家人也接种过疫苗,如此一来,如果出现感染,接种疫苗人群的感染病例便会增加。

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5月至8月间,“通过感染免疫”面对德尔塔(Delta)变体所提供的防护与“通过疫苗免疫”大致相同,无论是辉瑞疫苗,还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联合研制的疫苗,均是如此。

但有些研究却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因呼吸道疾病住院的患者中,相比起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且此前未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来说,未接种疫苗但之前感染过的人,他们当中的新冠患者数量是前者的五倍以上。不过批评人士指出,这项研究存在缺陷,可能高估了疫苗免疫的相对优势。该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美国疾控中心近日谈及当前出现的科学证据时说,无论是完成了疫苗全程接种的人,还是之前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至少在六个月内都具有较低的继发感染风险。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艾滋病病毒、传染病及全球医学部副主任、医学教授莫妮卡·甘地(Monica Gandhi)说,“这很复杂,但……现在的情况是,通过疫苗免疫和通过感染免疫的防护效果似乎差不多。”

两种免疫方式看起来各有优势。根据纽约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人员近日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接种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水平要高于通过感染免疫,尽管两组受试人群体内的中和抗体水平后来都有所下降。这种抗体可以阻止新冠病毒侵入细胞。

然而,人体“通过感染免疫”的免疫记忆似乎更强。洛克菲勒大学研究团队在之前的另一项研究中发现(同样发表于《自然》),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它与病毒狭路相逢时会迅速倍增——在感染至少一年后还可以继续演化。相比之下,对疫苗接种人群的研究显示,他们记忆B细胞产生的抗体并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出现太大变化。

他们指出,之所以会有这种差异,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因为发生感染后,病毒碎片会在体内存留数周之久,而疫苗粒子消失的速度则要快一些。由此得出结论: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相较于接种疫苗的人,其免疫记忆能够产生更广泛的抗体。

上述洛克菲勒大学研究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纽森维格(Michel Nussenzweig)说,他们的文章表明,接种疫苗或许可以更好地防止感染,但这种防护效果会迅速衰减;就长期免疫记忆而言,有过感染经历的人群,他们的免疫记忆更强。免疫记忆对于感染后的免疫应答以及降低住院概率都具有关键作用。

至于“双重免疫”,也就是既得过新冠也打过疫苗的人所拥有的免疫力,其防护已被证明是最强的。洛克菲勒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他们的血液和记忆B细胞抗体水平较以往增加。这种叠加效应在“感染病毒”和“接种疫苗”的先后次序颠倒之后,似乎也依然成立:7月4日美国国庆假日期间,一群已接种疫苗的人在科德角(Cape Cod)疫情中被感染,研究人员对他们进行研究后发现,他们体内产生了大量抗体和T细胞来对抗病毒。这项研究的领导方是位于波士顿的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该研究未经过同行评审。

不过,对于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还需全程接种疫苗,依然存在一些疑问。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得过新冠的人在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后,体内的抗体水平明显增加,但接种第二剂后,免疫应答则没有那么强烈。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另一项研究显示,此前患过新冠的人在接种单剂辉瑞或Moderna疫苗后,他们体内产生的抗体水平要超过那些没有得过新冠但接种了两剂疫苗的人。该研究还发现,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在接种疫苗后更容易出现令人不适的副作用。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曾经的新冠患者如果接种一剂疫苗,不会对他们的抗体水平产生负面影响,还可以使他们免受不必要的痛苦。纽约大学和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均未经过同行评审。

一些医生说,越来越多的证据对“通过感染免疫”的作用提供了支撑,这也让人们有理由在疫苗政策上采取更加因人而异的做法。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甘地博士就是其中之一,她赞成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接种单剂疫苗。她还认为,涉及疫苗强制接种问题时,应将此前的感染经历作为一个重要考量。“如果可以证明一个人得过新冠,但此人还是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失去工作,这种强制接种政策就太过分了。”她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教授马蒂·马卡里(Marty Makary)也主张在开展疫苗接种时,对曾感染过新冠的人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尤其是对儿童。“为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科学依据。”他说,“体内有抗体的人若是再接种疫苗,其收益会否胜过风险,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尽管如此,其他人指出,全民接种仍然有意义,这也是美国疾控中心推荐的做法。主要原因在于疫苗是安全的,而且即便是感染过的人,接种疫苗也已被证明可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应答。

此外,在疫苗接种问题上采取因人制宜的方式也存在一个问题:感染在每个人体内引发的免疫应答程度各不相同,有的会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有些则不会,而目前还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区分二者。他们还指出,虽然疫苗引发的免疫反应也因人而异,但疫苗剂量是固定的,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相对较小。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决心工程”(Resolve to Save Lives)首席执行官费和平(Tom Frieden)说,“接种疫苗的风险非常低。”决心工程是一家致力于加强流行病防范的非营利组织。他还说,“疫苗有很多好处,而感染暗藏着不确定性,因此它无法替代疫苗接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