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瀚明: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



| 李瀚明

【OR  商业新媒体】


与香港特区政府认为的有所不同,我们认为 Omicron 大概率会打乱粤港通关的时间表——Omicron 能够成功进入香港,与香港境外输入防控体系一系列与内地不同的做法有很大关系。Omicron 在香港被发现的事实,将使得内地注意到这些不同的做法;而这些不同的做法,或许会成为粤港恢复通关流程中需要关注的议题。

香港既有的 Omicron 感染情况

目前香港有三个输入性 Omicron 病例,全数在机场检疫期间被发现:

1. 12388:一名乘坐 QR818 航班,从南非经卡塔尔抵达香港的印度籍香港居民。


2. 12404:一名乘坐 AC007 航班,从加拿大抵达香港的未知国籍(推测为中国国籍)香港居民(这名旅客是在香港被第一名旅客传染);

3. 12432:一名乘坐 ET608 航班,从尼日利亚经埃塞俄比亚和泰国抵达香港的推测为尼日利亚籍的香港居民(该人曾在尼日利亚施打疫苗)。

这三名旅客都使用香港居民的回港程序:疫苗接种证明、72 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和 21 天隔离酒店预约确认书。

“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的差异

如果我们仔细审视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存在的差异,就会发现这三例输入性疫情本不应该在香港出现。

考虑到非洲的疫情严重性的前车之鉴(2021 年 6 月南非-深圳航班出现 30 多人阳性并感染本地居民),中国驻非洲各地使领馆随后对非洲回国、来华人员采取了“两段式隔离”的检疫安排:

1. 出行前必须在始发地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领事馆负责安排;

2. 回到国内必须再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国内接收城市负责安排。

例如,根据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的网站介绍,自南非前往中国内地的要求如下:

1. 自我隔离观察:普通旅客(含临时出差人员)须自登机前第 14 天开始进行居家、居室隔离及自我健康监测,按要求如实填写《自我健康状况监测表》;境外中资企业(含中央企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项目人员回国,居家、居室隔离及健康检测期间延长到登机前第 21 天,并需要所在企业出具书面证明。

2. 首次“双检测”:登机前第 7 天在两家检测机构中选择一家做一次双检测(PCR 核酸、IgM 抗体检测)。采样时须由本人持护照资料页拍摄采样照片(要求面部及护照资料页均清晰可辨认)。

3. 当地闭环管理:首次检测合格人员,须持纸质检测证明于登机前第 4 天入住位于约翰内斯堡市的一家酒店接受集中 5 天 4 晚的闭环管理,直至飞机起飞当日;

4. 第二次“双检测”:于登机前 24 小时在隔离酒店做同一安排的第二次“双检测”,检测合格人员将统一安排前往机场乘机。

同时,从南非前往中国内地,除在国航的直飞航班遭到熔断的情况下,不得乘坐转机航班。

中国驻尼日利亚使馆对自尼日利亚前往内地的要求大体相似:

1. 在航班起飞地(阿布贾或拉各斯)进行**行前隔离闭环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

2. 三次核酸检测:登机前第 7 天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登机前 48 小时内进行第二次及第三次核酸检测(在驻尼使领馆指定的不同机构交叉进行)和一次血清抗体检测。

3. 隔离管理:具备隔离条件的企业所属人员由其企业实施隔离管理并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其它赴华人员须在酒店进行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酒店应按要求切实抓好隔离管理并为符合要求人员出具证明(为企业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为其他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7天证明》)。登机前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期间,隔离酒店应该协助安排指定检测机构人员上门进行采样检测。在酒店隔离人员自行前往指定检测机构进行的检测将不被认可。

香港无力在海外组织和内地类似的隔离行动

在以上措施的配合下,内地由非洲输入的疫情自 6 月以来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大大降低了非洲而来的输入性疫情风险。因此,“中国不担心 Omicron 从非洲进入国内”的说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和底气的。

香港自然明白内地通过这些措施可以有力阻止输入型疫情进入香港。但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需要编列预算和人手,才能在有关非洲国家组织这些行动。包括检测机构、隔离酒店和航空公司的协调方面,中国驻海外的使领馆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但是,香港陷入了一个问题。香港特区设置在海外的经济贸易办事处并无此等能力和人手。能力上而言,经贸办事处在非洲完全没有驻点;而人手上而言,办事处的人手也很稀少。因此,香港没有办法独立完成这样有组织的隔离行动。

这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情况相若。澳门特别行政区采取了一种策略——海外澳门居民一方面可以通过内地(此时澳门居民和内地居民履行一样的程序),在内地隔离后免隔离回澳;另一方面可以经过台湾转机后在澳门隔离。由于澳门的人口规模不大且本地航空业市场相对有限,因此虽然也出现了外地回澳人员携带的疫情在澳门本地爆发的案例(今年国庆节期间的疫情),澳门的这一方案目前来看还算可以接受,差强人意。

但是,对于香港而言,三个问题使得输入性疫情防控问题更难处理:

1. 人口是澳门的十倍;

2. 高比例的外籍(和双重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

3. 限制出入境的舆论阻力。

外籍居民带来的额外管理议题

为数不少的外国国籍者持有香港居民身份。他们的外国国籍允许他们不受限制(例如禁止外国人入境的条款)前往外地,而他们的香港居民身份则允许他们不受限制回到香港。例如,这一次疫情中的 1 号和 3 号居民均不具有中国国籍(分别是印度国籍和尼日利亚国籍)。

虽然中国内地居民中也有持有外国永久居留权(华侨)的情况,但两个问题使得香港的情况更为复杂:

1. 即使外籍香港永久性居民因为在海外居留时间过长而失去了香港特区的居留权,但他仍然拥有入境权;

2. 华侨多数侨居在卫生设施较好的发达国家,而这些外籍香港永久居民中,有不少居民的国籍国的卫生情况比香港更差。

因此,香港一方面无法阻止他们回港(这是他们身为居民的权利),而又必须承担由他们的原居国的疫情情况带来的客观风险。例如,虽然香港特区政府禁止了印度起飞航班直航香港,但印度籍的香港居民仍然可以通过借道阿联酋迪拜等方法来港。

香港是否能像内地一样限制出入境?

限制出入境活动是降低入境口岸隔离检疫压力,降低输入疫情风险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

内地目前实施“非必要不出境”政策,对非紧急、非必要的人员跨境流动进行限制。这一政策的法源是《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六条——该条允许国务院在国外或者国内有检疫传染病大流行的时候,下令封锁有关的国境或者采取其他紧急措施,从而构成《出境入境管理法》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准入/出境的其他情形”:

1. 对中国公民,第十二条“中国公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出境”下的第六种情形适用;

2. 对其它人,第二十五/二十八条“外国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入/出境”下的第四种情形适用。

因此,内地执行非必要不出境政策的法律逻辑是自洽完备的。

让我们将目标回到香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 599 章)第 7 条“”订立规例的权力”授权食物及卫生局局长为了防止任何疾病、疾病的来源或污染传入香港、在香港蔓延及从香港向外传播而订立规例就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订定条文。也就是说,理论上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可以为了防止新冠肺炎传入香港而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这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授予他的法定权力。但是,在现在香港的舆论环境下,动用这一权力的决策毫无疑问是有魄力的。

澳门同样有这个问题——虽然《澳门特别行政区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许可的法律制度》(16/2021 号)第二十七条声明《传染病防治法》(2/2004 号)第二十五条规定可以限制或禁止感染、怀疑感染传染病或有受到传染病感染危险的或来自有传染病发生、爆发或流行的国家或地区的非本地居民进出澳门特别行政区,但是对能否限制本地居民进出澳门则不做说明。但是,澳门的人口规模较低,因此相对而言不是问题。

粤港通关桌子上的大象

以上的所有问题,都是事实上的“桌子上的大象”。内地各级有关部门考虑到特区基本法第二十二条,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不会就特区的出入境事务向香港提出任何意见(甚至考虑到这一问题的敏感性,连建议都不会提出)。

但是,这一问题又确实存在,并且切实影响香港的入境疫情防控工作。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因此,香港必然需要通过全港各地的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但通过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时必然存在疫情外溢到社区的风险这一点,内地已经有过很多次惨痛的教训。

因此,粤港通关必然陷入僵局——在这头“桌子上的大象”被安抚之前,很难想象粤港能够实施大规模的通关。这一问题的解决毫无疑问考虑决策者的智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Omicron下岌岌可危的粤港通关

发布日期:2021-12-02 07:29
|李瀚明: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



| 李瀚明

【OR  商业新媒体】


与香港特区政府认为的有所不同,我们认为 Omicron 大概率会打乱粤港通关的时间表——Omicron 能够成功进入香港,与香港境外输入防控体系一系列与内地不同的做法有很大关系。Omicron 在香港被发现的事实,将使得内地注意到这些不同的做法;而这些不同的做法,或许会成为粤港恢复通关流程中需要关注的议题。

香港既有的 Omicron 感染情况

目前香港有三个输入性 Omicron 病例,全数在机场检疫期间被发现:

1. 12388:一名乘坐 QR818 航班,从南非经卡塔尔抵达香港的印度籍香港居民。


2. 12404:一名乘坐 AC007 航班,从加拿大抵达香港的未知国籍(推测为中国国籍)香港居民(这名旅客是在香港被第一名旅客传染);

3. 12432:一名乘坐 ET608 航班,从尼日利亚经埃塞俄比亚和泰国抵达香港的推测为尼日利亚籍的香港居民(该人曾在尼日利亚施打疫苗)。

这三名旅客都使用香港居民的回港程序:疫苗接种证明、72 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和 21 天隔离酒店预约确认书。

“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的差异

如果我们仔细审视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存在的差异,就会发现这三例输入性疫情本不应该在香港出现。

考虑到非洲的疫情严重性的前车之鉴(2021 年 6 月南非-深圳航班出现 30 多人阳性并感染本地居民),中国驻非洲各地使领馆随后对非洲回国、来华人员采取了“两段式隔离”的检疫安排:

1. 出行前必须在始发地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领事馆负责安排;

2. 回到国内必须再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国内接收城市负责安排。

例如,根据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的网站介绍,自南非前往中国内地的要求如下:

1. 自我隔离观察:普通旅客(含临时出差人员)须自登机前第 14 天开始进行居家、居室隔离及自我健康监测,按要求如实填写《自我健康状况监测表》;境外中资企业(含中央企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项目人员回国,居家、居室隔离及健康检测期间延长到登机前第 21 天,并需要所在企业出具书面证明。

2. 首次“双检测”:登机前第 7 天在两家检测机构中选择一家做一次双检测(PCR 核酸、IgM 抗体检测)。采样时须由本人持护照资料页拍摄采样照片(要求面部及护照资料页均清晰可辨认)。

3. 当地闭环管理:首次检测合格人员,须持纸质检测证明于登机前第 4 天入住位于约翰内斯堡市的一家酒店接受集中 5 天 4 晚的闭环管理,直至飞机起飞当日;

4. 第二次“双检测”:于登机前 24 小时在隔离酒店做同一安排的第二次“双检测”,检测合格人员将统一安排前往机场乘机。

同时,从南非前往中国内地,除在国航的直飞航班遭到熔断的情况下,不得乘坐转机航班。

中国驻尼日利亚使馆对自尼日利亚前往内地的要求大体相似:

1. 在航班起飞地(阿布贾或拉各斯)进行**行前隔离闭环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

2. 三次核酸检测:登机前第 7 天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登机前 48 小时内进行第二次及第三次核酸检测(在驻尼使领馆指定的不同机构交叉进行)和一次血清抗体检测。

3. 隔离管理:具备隔离条件的企业所属人员由其企业实施隔离管理并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其它赴华人员须在酒店进行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酒店应按要求切实抓好隔离管理并为符合要求人员出具证明(为企业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为其他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7天证明》)。登机前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期间,隔离酒店应该协助安排指定检测机构人员上门进行采样检测。在酒店隔离人员自行前往指定检测机构进行的检测将不被认可。

香港无力在海外组织和内地类似的隔离行动

在以上措施的配合下,内地由非洲输入的疫情自 6 月以来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大大降低了非洲而来的输入性疫情风险。因此,“中国不担心 Omicron 从非洲进入国内”的说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和底气的。

香港自然明白内地通过这些措施可以有力阻止输入型疫情进入香港。但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需要编列预算和人手,才能在有关非洲国家组织这些行动。包括检测机构、隔离酒店和航空公司的协调方面,中国驻海外的使领馆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但是,香港陷入了一个问题。香港特区设置在海外的经济贸易办事处并无此等能力和人手。能力上而言,经贸办事处在非洲完全没有驻点;而人手上而言,办事处的人手也很稀少。因此,香港没有办法独立完成这样有组织的隔离行动。

这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情况相若。澳门特别行政区采取了一种策略——海外澳门居民一方面可以通过内地(此时澳门居民和内地居民履行一样的程序),在内地隔离后免隔离回澳;另一方面可以经过台湾转机后在澳门隔离。由于澳门的人口规模不大且本地航空业市场相对有限,因此虽然也出现了外地回澳人员携带的疫情在澳门本地爆发的案例(今年国庆节期间的疫情),澳门的这一方案目前来看还算可以接受,差强人意。

但是,对于香港而言,三个问题使得输入性疫情防控问题更难处理:

1. 人口是澳门的十倍;

2. 高比例的外籍(和双重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

3. 限制出入境的舆论阻力。

外籍居民带来的额外管理议题

为数不少的外国国籍者持有香港居民身份。他们的外国国籍允许他们不受限制(例如禁止外国人入境的条款)前往外地,而他们的香港居民身份则允许他们不受限制回到香港。例如,这一次疫情中的 1 号和 3 号居民均不具有中国国籍(分别是印度国籍和尼日利亚国籍)。

虽然中国内地居民中也有持有外国永久居留权(华侨)的情况,但两个问题使得香港的情况更为复杂:

1. 即使外籍香港永久性居民因为在海外居留时间过长而失去了香港特区的居留权,但他仍然拥有入境权;

2. 华侨多数侨居在卫生设施较好的发达国家,而这些外籍香港永久居民中,有不少居民的国籍国的卫生情况比香港更差。

因此,香港一方面无法阻止他们回港(这是他们身为居民的权利),而又必须承担由他们的原居国的疫情情况带来的客观风险。例如,虽然香港特区政府禁止了印度起飞航班直航香港,但印度籍的香港居民仍然可以通过借道阿联酋迪拜等方法来港。

香港是否能像内地一样限制出入境?

限制出入境活动是降低入境口岸隔离检疫压力,降低输入疫情风险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

内地目前实施“非必要不出境”政策,对非紧急、非必要的人员跨境流动进行限制。这一政策的法源是《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六条——该条允许国务院在国外或者国内有检疫传染病大流行的时候,下令封锁有关的国境或者采取其他紧急措施,从而构成《出境入境管理法》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准入/出境的其他情形”:

1. 对中国公民,第十二条“中国公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出境”下的第六种情形适用;

2. 对其它人,第二十五/二十八条“外国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入/出境”下的第四种情形适用。

因此,内地执行非必要不出境政策的法律逻辑是自洽完备的。

让我们将目标回到香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 599 章)第 7 条“”订立规例的权力”授权食物及卫生局局长为了防止任何疾病、疾病的来源或污染传入香港、在香港蔓延及从香港向外传播而订立规例就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订定条文。也就是说,理论上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可以为了防止新冠肺炎传入香港而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这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授予他的法定权力。但是,在现在香港的舆论环境下,动用这一权力的决策毫无疑问是有魄力的。

澳门同样有这个问题——虽然《澳门特别行政区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许可的法律制度》(16/2021 号)第二十七条声明《传染病防治法》(2/2004 号)第二十五条规定可以限制或禁止感染、怀疑感染传染病或有受到传染病感染危险的或来自有传染病发生、爆发或流行的国家或地区的非本地居民进出澳门特别行政区,但是对能否限制本地居民进出澳门则不做说明。但是,澳门的人口规模较低,因此相对而言不是问题。

粤港通关桌子上的大象

以上的所有问题,都是事实上的“桌子上的大象”。内地各级有关部门考虑到特区基本法第二十二条,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不会就特区的出入境事务向香港提出任何意见(甚至考虑到这一问题的敏感性,连建议都不会提出)。

但是,这一问题又确实存在,并且切实影响香港的入境疫情防控工作。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因此,香港必然需要通过全港各地的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但通过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时必然存在疫情外溢到社区的风险这一点,内地已经有过很多次惨痛的教训。

因此,粤港通关必然陷入僵局——在这头“桌子上的大象”被安抚之前,很难想象粤港能够实施大规模的通关。这一问题的解决毫无疑问考虑决策者的智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李瀚明: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



| 李瀚明

【OR  商业新媒体】


与香港特区政府认为的有所不同,我们认为 Omicron 大概率会打乱粤港通关的时间表——Omicron 能够成功进入香港,与香港境外输入防控体系一系列与内地不同的做法有很大关系。Omicron 在香港被发现的事实,将使得内地注意到这些不同的做法;而这些不同的做法,或许会成为粤港恢复通关流程中需要关注的议题。

香港既有的 Omicron 感染情况

目前香港有三个输入性 Omicron 病例,全数在机场检疫期间被发现:

1. 12388:一名乘坐 QR818 航班,从南非经卡塔尔抵达香港的印度籍香港居民。


2. 12404:一名乘坐 AC007 航班,从加拿大抵达香港的未知国籍(推测为中国国籍)香港居民(这名旅客是在香港被第一名旅客传染);

3. 12432:一名乘坐 ET608 航班,从尼日利亚经埃塞俄比亚和泰国抵达香港的推测为尼日利亚籍的香港居民(该人曾在尼日利亚施打疫苗)。

这三名旅客都使用香港居民的回港程序:疫苗接种证明、72 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和 21 天隔离酒店预约确认书。

“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的差异

如果我们仔细审视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存在的差异,就会发现这三例输入性疫情本不应该在香港出现。

考虑到非洲的疫情严重性的前车之鉴(2021 年 6 月南非-深圳航班出现 30 多人阳性并感染本地居民),中国驻非洲各地使领馆随后对非洲回国、来华人员采取了“两段式隔离”的检疫安排:

1. 出行前必须在始发地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领事馆负责安排;

2. 回到国内必须再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国内接收城市负责安排。

例如,根据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的网站介绍,自南非前往中国内地的要求如下:

1. 自我隔离观察:普通旅客(含临时出差人员)须自登机前第 14 天开始进行居家、居室隔离及自我健康监测,按要求如实填写《自我健康状况监测表》;境外中资企业(含中央企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项目人员回国,居家、居室隔离及健康检测期间延长到登机前第 21 天,并需要所在企业出具书面证明。

2. 首次“双检测”:登机前第 7 天在两家检测机构中选择一家做一次双检测(PCR 核酸、IgM 抗体检测)。采样时须由本人持护照资料页拍摄采样照片(要求面部及护照资料页均清晰可辨认)。

3. 当地闭环管理:首次检测合格人员,须持纸质检测证明于登机前第 4 天入住位于约翰内斯堡市的一家酒店接受集中 5 天 4 晚的闭环管理,直至飞机起飞当日;

4. 第二次“双检测”:于登机前 24 小时在隔离酒店做同一安排的第二次“双检测”,检测合格人员将统一安排前往机场乘机。

同时,从南非前往中国内地,除在国航的直飞航班遭到熔断的情况下,不得乘坐转机航班。

中国驻尼日利亚使馆对自尼日利亚前往内地的要求大体相似:

1. 在航班起飞地(阿布贾或拉各斯)进行**行前隔离闭环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

2. 三次核酸检测:登机前第 7 天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登机前 48 小时内进行第二次及第三次核酸检测(在驻尼使领馆指定的不同机构交叉进行)和一次血清抗体检测。

3. 隔离管理:具备隔离条件的企业所属人员由其企业实施隔离管理并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其它赴华人员须在酒店进行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酒店应按要求切实抓好隔离管理并为符合要求人员出具证明(为企业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为其他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7天证明》)。登机前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期间,隔离酒店应该协助安排指定检测机构人员上门进行采样检测。在酒店隔离人员自行前往指定检测机构进行的检测将不被认可。

香港无力在海外组织和内地类似的隔离行动

在以上措施的配合下,内地由非洲输入的疫情自 6 月以来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大大降低了非洲而来的输入性疫情风险。因此,“中国不担心 Omicron 从非洲进入国内”的说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和底气的。

香港自然明白内地通过这些措施可以有力阻止输入型疫情进入香港。但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需要编列预算和人手,才能在有关非洲国家组织这些行动。包括检测机构、隔离酒店和航空公司的协调方面,中国驻海外的使领馆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但是,香港陷入了一个问题。香港特区设置在海外的经济贸易办事处并无此等能力和人手。能力上而言,经贸办事处在非洲完全没有驻点;而人手上而言,办事处的人手也很稀少。因此,香港没有办法独立完成这样有组织的隔离行动。

这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情况相若。澳门特别行政区采取了一种策略——海外澳门居民一方面可以通过内地(此时澳门居民和内地居民履行一样的程序),在内地隔离后免隔离回澳;另一方面可以经过台湾转机后在澳门隔离。由于澳门的人口规模不大且本地航空业市场相对有限,因此虽然也出现了外地回澳人员携带的疫情在澳门本地爆发的案例(今年国庆节期间的疫情),澳门的这一方案目前来看还算可以接受,差强人意。

但是,对于香港而言,三个问题使得输入性疫情防控问题更难处理:

1. 人口是澳门的十倍;

2. 高比例的外籍(和双重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

3. 限制出入境的舆论阻力。

外籍居民带来的额外管理议题

为数不少的外国国籍者持有香港居民身份。他们的外国国籍允许他们不受限制(例如禁止外国人入境的条款)前往外地,而他们的香港居民身份则允许他们不受限制回到香港。例如,这一次疫情中的 1 号和 3 号居民均不具有中国国籍(分别是印度国籍和尼日利亚国籍)。

虽然中国内地居民中也有持有外国永久居留权(华侨)的情况,但两个问题使得香港的情况更为复杂:

1. 即使外籍香港永久性居民因为在海外居留时间过长而失去了香港特区的居留权,但他仍然拥有入境权;

2. 华侨多数侨居在卫生设施较好的发达国家,而这些外籍香港永久居民中,有不少居民的国籍国的卫生情况比香港更差。

因此,香港一方面无法阻止他们回港(这是他们身为居民的权利),而又必须承担由他们的原居国的疫情情况带来的客观风险。例如,虽然香港特区政府禁止了印度起飞航班直航香港,但印度籍的香港居民仍然可以通过借道阿联酋迪拜等方法来港。

香港是否能像内地一样限制出入境?

限制出入境活动是降低入境口岸隔离检疫压力,降低输入疫情风险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

内地目前实施“非必要不出境”政策,对非紧急、非必要的人员跨境流动进行限制。这一政策的法源是《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六条——该条允许国务院在国外或者国内有检疫传染病大流行的时候,下令封锁有关的国境或者采取其他紧急措施,从而构成《出境入境管理法》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准入/出境的其他情形”:

1. 对中国公民,第十二条“中国公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出境”下的第六种情形适用;

2. 对其它人,第二十五/二十八条“外国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入/出境”下的第四种情形适用。

因此,内地执行非必要不出境政策的法律逻辑是自洽完备的。

让我们将目标回到香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 599 章)第 7 条“”订立规例的权力”授权食物及卫生局局长为了防止任何疾病、疾病的来源或污染传入香港、在香港蔓延及从香港向外传播而订立规例就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订定条文。也就是说,理论上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可以为了防止新冠肺炎传入香港而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这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授予他的法定权力。但是,在现在香港的舆论环境下,动用这一权力的决策毫无疑问是有魄力的。

澳门同样有这个问题——虽然《澳门特别行政区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许可的法律制度》(16/2021 号)第二十七条声明《传染病防治法》(2/2004 号)第二十五条规定可以限制或禁止感染、怀疑感染传染病或有受到传染病感染危险的或来自有传染病发生、爆发或流行的国家或地区的非本地居民进出澳门特别行政区,但是对能否限制本地居民进出澳门则不做说明。但是,澳门的人口规模较低,因此相对而言不是问题。

粤港通关桌子上的大象

以上的所有问题,都是事实上的“桌子上的大象”。内地各级有关部门考虑到特区基本法第二十二条,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不会就特区的出入境事务向香港提出任何意见(甚至考虑到这一问题的敏感性,连建议都不会提出)。

但是,这一问题又确实存在,并且切实影响香港的入境疫情防控工作。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因此,香港必然需要通过全港各地的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但通过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时必然存在疫情外溢到社区的风险这一点,内地已经有过很多次惨痛的教训。

因此,粤港通关必然陷入僵局——在这头“桌子上的大象”被安抚之前,很难想象粤港能够实施大规模的通关。这一问题的解决毫无疑问考虑决策者的智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Omicron下岌岌可危的粤港通关

发布日期:2021-12-02 07:29
|李瀚明: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



| 李瀚明

【OR  商业新媒体】


与香港特区政府认为的有所不同,我们认为 Omicron 大概率会打乱粤港通关的时间表——Omicron 能够成功进入香港,与香港境外输入防控体系一系列与内地不同的做法有很大关系。Omicron 在香港被发现的事实,将使得内地注意到这些不同的做法;而这些不同的做法,或许会成为粤港恢复通关流程中需要关注的议题。

香港既有的 Omicron 感染情况

目前香港有三个输入性 Omicron 病例,全数在机场检疫期间被发现:

1. 12388:一名乘坐 QR818 航班,从南非经卡塔尔抵达香港的印度籍香港居民。


2. 12404:一名乘坐 AC007 航班,从加拿大抵达香港的未知国籍(推测为中国国籍)香港居民(这名旅客是在香港被第一名旅客传染);

3. 12432:一名乘坐 ET608 航班,从尼日利亚经埃塞俄比亚和泰国抵达香港的推测为尼日利亚籍的香港居民(该人曾在尼日利亚施打疫苗)。

这三名旅客都使用香港居民的回港程序:疫苗接种证明、72 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和 21 天隔离酒店预约确认书。

“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的差异

如果我们仔细审视回港程序和回国程序存在的差异,就会发现这三例输入性疫情本不应该在香港出现。

考虑到非洲的疫情严重性的前车之鉴(2021 年 6 月南非-深圳航班出现 30 多人阳性并感染本地居民),中国驻非洲各地使领馆随后对非洲回国、来华人员采取了“两段式隔离”的检疫安排:

1. 出行前必须在始发地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领事馆负责安排;

2. 回到国内必须再集中隔离一段时间——这一段隔离由国内接收城市负责安排。

例如,根据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的网站介绍,自南非前往中国内地的要求如下:

1. 自我隔离观察:普通旅客(含临时出差人员)须自登机前第 14 天开始进行居家、居室隔离及自我健康监测,按要求如实填写《自我健康状况监测表》;境外中资企业(含中央企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项目人员回国,居家、居室隔离及健康检测期间延长到登机前第 21 天,并需要所在企业出具书面证明。

2. 首次“双检测”:登机前第 7 天在两家检测机构中选择一家做一次双检测(PCR 核酸、IgM 抗体检测)。采样时须由本人持护照资料页拍摄采样照片(要求面部及护照资料页均清晰可辨认)。

3. 当地闭环管理:首次检测合格人员,须持纸质检测证明于登机前第 4 天入住位于约翰内斯堡市的一家酒店接受集中 5 天 4 晚的闭环管理,直至飞机起飞当日;

4. 第二次“双检测”:于登机前 24 小时在隔离酒店做同一安排的第二次“双检测”,检测合格人员将统一安排前往机场乘机。

同时,从南非前往中国内地,除在国航的直飞航班遭到熔断的情况下,不得乘坐转机航班。

中国驻尼日利亚使馆对自尼日利亚前往内地的要求大体相似:

1. 在航班起飞地(阿布贾或拉各斯)进行**行前隔离闭环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

2. 三次核酸检测:登机前第 7 天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登机前 48 小时内进行第二次及第三次核酸检测(在驻尼使领馆指定的不同机构交叉进行)和一次血清抗体检测。

3. 隔离管理:具备隔离条件的企业所属人员由其企业实施隔离管理并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其它赴华人员须在酒店进行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酒店应按要求切实抓好隔离管理并为符合要求人员出具证明(为企业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21天证明》,为其他人员出具《乘机赴华人员已隔离满7天证明》)。登机前集中隔离和闭环管理期间,隔离酒店应该协助安排指定检测机构人员上门进行采样检测。在酒店隔离人员自行前往指定检测机构进行的检测将不被认可。

香港无力在海外组织和内地类似的隔离行动

在以上措施的配合下,内地由非洲输入的疫情自 6 月以来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大大降低了非洲而来的输入性疫情风险。因此,“中国不担心 Omicron 从非洲进入国内”的说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和底气的。

香港自然明白内地通过这些措施可以有力阻止输入型疫情进入香港。但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需要编列预算和人手,才能在有关非洲国家组织这些行动。包括检测机构、隔离酒店和航空公司的协调方面,中国驻海外的使领馆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但是,香港陷入了一个问题。香港特区设置在海外的经济贸易办事处并无此等能力和人手。能力上而言,经贸办事处在非洲完全没有驻点;而人手上而言,办事处的人手也很稀少。因此,香港没有办法独立完成这样有组织的隔离行动。

这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情况相若。澳门特别行政区采取了一种策略——海外澳门居民一方面可以通过内地(此时澳门居民和内地居民履行一样的程序),在内地隔离后免隔离回澳;另一方面可以经过台湾转机后在澳门隔离。由于澳门的人口规模不大且本地航空业市场相对有限,因此虽然也出现了外地回澳人员携带的疫情在澳门本地爆发的案例(今年国庆节期间的疫情),澳门的这一方案目前来看还算可以接受,差强人意。

但是,对于香港而言,三个问题使得输入性疫情防控问题更难处理:

1. 人口是澳门的十倍;

2. 高比例的外籍(和双重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

3. 限制出入境的舆论阻力。

外籍居民带来的额外管理议题

为数不少的外国国籍者持有香港居民身份。他们的外国国籍允许他们不受限制(例如禁止外国人入境的条款)前往外地,而他们的香港居民身份则允许他们不受限制回到香港。例如,这一次疫情中的 1 号和 3 号居民均不具有中国国籍(分别是印度国籍和尼日利亚国籍)。

虽然中国内地居民中也有持有外国永久居留权(华侨)的情况,但两个问题使得香港的情况更为复杂:

1. 即使外籍香港永久性居民因为在海外居留时间过长而失去了香港特区的居留权,但他仍然拥有入境权;

2. 华侨多数侨居在卫生设施较好的发达国家,而这些外籍香港永久居民中,有不少居民的国籍国的卫生情况比香港更差。

因此,香港一方面无法阻止他们回港(这是他们身为居民的权利),而又必须承担由他们的原居国的疫情情况带来的客观风险。例如,虽然香港特区政府禁止了印度起飞航班直航香港,但印度籍的香港居民仍然可以通过借道阿联酋迪拜等方法来港。

香港是否能像内地一样限制出入境?

限制出入境活动是降低入境口岸隔离检疫压力,降低输入疫情风险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

内地目前实施“非必要不出境”政策,对非紧急、非必要的人员跨境流动进行限制。这一政策的法源是《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六条——该条允许国务院在国外或者国内有检疫传染病大流行的时候,下令封锁有关的国境或者采取其他紧急措施,从而构成《出境入境管理法》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准入/出境的其他情形”:

1. 对中国公民,第十二条“中国公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出境”下的第六种情形适用;

2. 对其它人,第二十五/二十八条“外国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入/出境”下的第四种情形适用。

因此,内地执行非必要不出境政策的法律逻辑是自洽完备的。

让我们将目标回到香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 599 章)第 7 条“”订立规例的权力”授权食物及卫生局局长为了防止任何疾病、疾病的来源或污染传入香港、在香港蔓延及从香港向外传播而订立规例就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订定条文。也就是说,理论上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可以为了防止新冠肺炎传入香港而禁止或规管任何人进入香港、在香港境内活动或离开香港——这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授予他的法定权力。但是,在现在香港的舆论环境下,动用这一权力的决策毫无疑问是有魄力的。

澳门同样有这个问题——虽然《澳门特别行政区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许可的法律制度》(16/2021 号)第二十七条声明《传染病防治法》(2/2004 号)第二十五条规定可以限制或禁止感染、怀疑感染传染病或有受到传染病感染危险的或来自有传染病发生、爆发或流行的国家或地区的非本地居民进出澳门特别行政区,但是对能否限制本地居民进出澳门则不做说明。但是,澳门的人口规模较低,因此相对而言不是问题。

粤港通关桌子上的大象

以上的所有问题,都是事实上的“桌子上的大象”。内地各级有关部门考虑到特区基本法第二十二条,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不会就特区的出入境事务向香港提出任何意见(甚至考虑到这一问题的敏感性,连建议都不会提出)。

但是,这一问题又确实存在,并且切实影响香港的入境疫情防控工作。Omicron 疫情已经指出了香港入境疫情防控的尴尬之处——缺乏有效的机制将疫情挡在境外。因此,香港必然需要通过全港各地的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但通过隔离设施处理入境者时必然存在疫情外溢到社区的风险这一点,内地已经有过很多次惨痛的教训。

因此,粤港通关必然陷入僵局——在这头“桌子上的大象”被安抚之前,很难想象粤港能够实施大规模的通关。这一问题的解决毫无疑问考虑决策者的智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