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资格指挥俞敏洪,但大家仍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缺乏资金技术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挑战wintel。



|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记者锤阿里腾讯、指点新东方的话题刚刚过去,司马南撕联想又成为热点。在这类锤企业此起彼伏的热点之下,有一个共同的基础正在悄然成长。

无压力的傲慢

记者为新东方指出的道路,一个是培训新农人和农民主播,一个是研学赛道。

企业家的决策,需要承担成本、风险,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做出判断。相反,媒体的观点不承担成本、风险,没有失败的压力,并因为话语权而产生傲慢。

且不说连小麦水稻都分不清楚的新东方老师,怎么去培训农民。农民培训几乎没有连续性,且分散,一个农民主播可能像一个学生那样,一个月交3000块,连续培训5、6年吗?缺乏标准化、可持续化的产品,无法成为一个行业。

其实,拼多多、美团都在培训新型农民。平台可以免费去做,是因为生态链中可以收回投入,甚至赚钱。但结果,记者一边手锤本在做新农人培训,提升农产品供应链的的平台,一边手锤新东方,赶鸭子上架,做农民培训。

大众无法理解复杂的市场

其实,对企业的这种态度,并不是某个记者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普遍的思潮。

老百姓欢迎市场,但老百姓的市场概念,仅限于农民种菜卖菜,养猪卖猪,开个烧烤摊。到了开工厂生产商品赚钱,开餐馆雇佣8个服务员这个阶段,已经带有罪恶的资本意味了。但制造业是民族实业资本家,餐馆是直接服务民生,都是具象化的,总体上形象还可以。

再往下,更复杂的市场经济模式,老百姓理解不了。

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迅猛发展了四十年,产生了极其复杂的市场形式。衍生出诸如复杂定价价格、数字管理系统、股权交易、金融等等。这些市场形式,已经超出了老百姓对市场的朴素认知。实际上,很多知识分子也理解不了,不认为这些形式在创造价值。

某种程度上,政策制订者已经走在了老百姓前面。如果说之前,以小岗村为代表的冒死行动,获得了高层的认可,是边缘改革席卷中国。那么,如今的改革,往往是自上而下的,比如,数据可以参与分配的顶层设计,就是自上而下的改革设计。但是,锤企业的人们无法理解,整个舆论无法理解,舆论与改革、市场,已经没有了良性互动。取而代之的则是,民间流行的诸多热点观念:消费者的慵懒没有价值,算法是一种纯粹的剥削。如此等等。

当批判没有风险,又不懂市场的时候,对市场的理解,就会滑向最容易的方向:道德。

市场道德化

这种不理解,对市场的道德化,会被利用。司马南批评联想,本质上是利用的普罗大众中流传的“联想不创新,不做芯片”这一对创新的道德化观念。

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有资格指挥俞敏洪,但仍然全民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技术、资金都非常单薄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去挑战wintel。

赶超wintel这件事,日本做过,失败了。如今苹果在移动领域,持续爆发了13年,拥有健全的软硬件生态,拥有移动市场的半壁利润,手握2250亿美元现金,才敢尝试,把笔记本中的intel芯片换成自己的M1。而归根到底,苹果依靠的是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时代机遇。

所以如果当年联想这么做了,恐怕早就没有联想了。但这并不妨碍群众从道德去理解技术创新、去理解市场。

再比如,记者让新东方去做农人培训,也是一种道德诉求——“这件生意比直播更道德,所以你应该去做”。道德诉求自然讲究“一锤定音”,企业家也不敢反抗。

道德诉求背后,更深层次的,源于浪漫主义生产观。一旦市场形式超过朴素认知,老百姓就会用浪漫主义去看待生产。

浪漫生产主义与现实生产主义

与直觉相反。

很多时候,追求一个坚实的、具象的、指标的实物生产,反而是一种“浪漫生产主义”。这种脱胎于星辰大海的宏大叙事,不计成本的追求工业化、物质生产、技术进步。技术变为了一种道德图腾,但反而忽略了技术进步,经济增长、国家繁荣的目的: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这就是浪漫主义生产观。

相反,满足人的需求,追求利润的,包括服务业在内的产业,是一种“现实生产主义”。

浪漫主义生产观,以及由此产生市场道德化观念,就会对行业发展做出价值判断:卖水的成了首富,不对;房地产拉动经济,不对;游戏,不事生产,不对;外卖骑手,没有制造,不对。

一定要制造业,一定要科学家。这不是看重实体经济,而是一种浪漫主义。记者不理解俞敏洪,让他去做农民培训,本质上也是一种浪漫主义。

但是,这种观念是错误的。

“浪漫生产主义”片面的追求物质生产、生产效率,不追求可持续性、不讲究利润,往往不可持续,需要持续输血,最终拖累整个经济。而现实生产主义,因为追求利润,所以是可持续的。并且在其自身循环中,会带动整个经济与实体技术的进步。

如今最热门的创新是元宇宙、人工智能、区块链。元宇宙、深度学习、AI的基础,是显卡芯片。游戏,在浪漫生产主义观看来,毫无意义。但正是游戏对显卡芯片的需求,驱动显卡厂商为了赚钱,不断发展芯片,从1995年第一代VOODOO芯片开始,如今整整发展了接近30年。如今,显卡芯片找到了自己新的用途。Voodoo芯片的血液流淌在Nvidia芯片的每一次计算中,我们才能讨论元宇宙、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某种程度上,如果不是游戏支撑了显卡芯片的发展,AI缺乏硬件基础,会非常昂贵,不会发展得如此之快。

经济自会找到创新的方向,不必道德驱动。

在赚钱、生存、创新、发展这些事上,一个处于充分竞争市场中的企业家所知、所想、所虑,肯定超过普罗大众。他们只有怀着现实生产主义,才能生存。也唯有现实生产主义,才能获得创新与发展。

创新,从来不是一件道德的事,而是一系列制度安排。而当浪漫主义生产观、民粹影响管制政策,一方面,会对产权形成压力,伤害企业预期,从而抑制创新;另一方面,引发补贴或抑制,扭曲创新要素,伤害创新。

正如苏联的半导体产业落后了,日本以国家之力推动的第三代计算机失败了。但仙童公司因利益分裂,硅谷八个叛逆枝开叶散,美国获得了信息时代。中国的成功同样如此,不再以道德、国家力量驱动大炼钢铁,而放松资本,进行市场改革,用利润推动技术进步,最终,获得了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

要求老百姓理解这资本与技术发展的漫漫道路,理解复杂的市场现象背后的客观规律,这并不现实。实际上,全世界的老百姓都理解不了。正因为理解不了,计划经济才作为一种经济思想,被用作社会实验。而在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中,则不时化为浪漫生产主义,影响着舆论,影响着政策。

这种民粹的、浪漫主义的生产观,会付出代价。资本、企业家精神与技术相互助推的客观经济规律不会哄人,更不会因人的意志而妥协。所以,在以社交媒体崛起为基础的全球化民粹浪潮中,谁能抵抗住这一波反市场潮流,谁就能在未来获得更大的发展。

普罗大众虽然理解不了复杂的市场现象,但基础观念却可以是朴素的,那就是相信市场经济、相信法治。在这一点上,相对于西方对私有产权的信仰,新教资本主义伦理,中国更多的是源于几千年传统的“打土豪、分田地”。所以,在中国,市场经济的基础观念、常识,仍然需要反复普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全球创新竞争背后的观念竞争:关于生产的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

发布日期:2021-12-01 07:50
|刘远举: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资格指挥俞敏洪,但大家仍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缺乏资金技术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挑战wintel。



|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记者锤阿里腾讯、指点新东方的话题刚刚过去,司马南撕联想又成为热点。在这类锤企业此起彼伏的热点之下,有一个共同的基础正在悄然成长。

无压力的傲慢

记者为新东方指出的道路,一个是培训新农人和农民主播,一个是研学赛道。

企业家的决策,需要承担成本、风险,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做出判断。相反,媒体的观点不承担成本、风险,没有失败的压力,并因为话语权而产生傲慢。

且不说连小麦水稻都分不清楚的新东方老师,怎么去培训农民。农民培训几乎没有连续性,且分散,一个农民主播可能像一个学生那样,一个月交3000块,连续培训5、6年吗?缺乏标准化、可持续化的产品,无法成为一个行业。

其实,拼多多、美团都在培训新型农民。平台可以免费去做,是因为生态链中可以收回投入,甚至赚钱。但结果,记者一边手锤本在做新农人培训,提升农产品供应链的的平台,一边手锤新东方,赶鸭子上架,做农民培训。

大众无法理解复杂的市场

其实,对企业的这种态度,并不是某个记者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普遍的思潮。

老百姓欢迎市场,但老百姓的市场概念,仅限于农民种菜卖菜,养猪卖猪,开个烧烤摊。到了开工厂生产商品赚钱,开餐馆雇佣8个服务员这个阶段,已经带有罪恶的资本意味了。但制造业是民族实业资本家,餐馆是直接服务民生,都是具象化的,总体上形象还可以。

再往下,更复杂的市场经济模式,老百姓理解不了。

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迅猛发展了四十年,产生了极其复杂的市场形式。衍生出诸如复杂定价价格、数字管理系统、股权交易、金融等等。这些市场形式,已经超出了老百姓对市场的朴素认知。实际上,很多知识分子也理解不了,不认为这些形式在创造价值。

某种程度上,政策制订者已经走在了老百姓前面。如果说之前,以小岗村为代表的冒死行动,获得了高层的认可,是边缘改革席卷中国。那么,如今的改革,往往是自上而下的,比如,数据可以参与分配的顶层设计,就是自上而下的改革设计。但是,锤企业的人们无法理解,整个舆论无法理解,舆论与改革、市场,已经没有了良性互动。取而代之的则是,民间流行的诸多热点观念:消费者的慵懒没有价值,算法是一种纯粹的剥削。如此等等。

当批判没有风险,又不懂市场的时候,对市场的理解,就会滑向最容易的方向:道德。

市场道德化

这种不理解,对市场的道德化,会被利用。司马南批评联想,本质上是利用的普罗大众中流传的“联想不创新,不做芯片”这一对创新的道德化观念。

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有资格指挥俞敏洪,但仍然全民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技术、资金都非常单薄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去挑战wintel。

赶超wintel这件事,日本做过,失败了。如今苹果在移动领域,持续爆发了13年,拥有健全的软硬件生态,拥有移动市场的半壁利润,手握2250亿美元现金,才敢尝试,把笔记本中的intel芯片换成自己的M1。而归根到底,苹果依靠的是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时代机遇。

所以如果当年联想这么做了,恐怕早就没有联想了。但这并不妨碍群众从道德去理解技术创新、去理解市场。

再比如,记者让新东方去做农人培训,也是一种道德诉求——“这件生意比直播更道德,所以你应该去做”。道德诉求自然讲究“一锤定音”,企业家也不敢反抗。

道德诉求背后,更深层次的,源于浪漫主义生产观。一旦市场形式超过朴素认知,老百姓就会用浪漫主义去看待生产。

浪漫生产主义与现实生产主义

与直觉相反。

很多时候,追求一个坚实的、具象的、指标的实物生产,反而是一种“浪漫生产主义”。这种脱胎于星辰大海的宏大叙事,不计成本的追求工业化、物质生产、技术进步。技术变为了一种道德图腾,但反而忽略了技术进步,经济增长、国家繁荣的目的: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这就是浪漫主义生产观。

相反,满足人的需求,追求利润的,包括服务业在内的产业,是一种“现实生产主义”。

浪漫主义生产观,以及由此产生市场道德化观念,就会对行业发展做出价值判断:卖水的成了首富,不对;房地产拉动经济,不对;游戏,不事生产,不对;外卖骑手,没有制造,不对。

一定要制造业,一定要科学家。这不是看重实体经济,而是一种浪漫主义。记者不理解俞敏洪,让他去做农民培训,本质上也是一种浪漫主义。

但是,这种观念是错误的。

“浪漫生产主义”片面的追求物质生产、生产效率,不追求可持续性、不讲究利润,往往不可持续,需要持续输血,最终拖累整个经济。而现实生产主义,因为追求利润,所以是可持续的。并且在其自身循环中,会带动整个经济与实体技术的进步。

如今最热门的创新是元宇宙、人工智能、区块链。元宇宙、深度学习、AI的基础,是显卡芯片。游戏,在浪漫生产主义观看来,毫无意义。但正是游戏对显卡芯片的需求,驱动显卡厂商为了赚钱,不断发展芯片,从1995年第一代VOODOO芯片开始,如今整整发展了接近30年。如今,显卡芯片找到了自己新的用途。Voodoo芯片的血液流淌在Nvidia芯片的每一次计算中,我们才能讨论元宇宙、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某种程度上,如果不是游戏支撑了显卡芯片的发展,AI缺乏硬件基础,会非常昂贵,不会发展得如此之快。

经济自会找到创新的方向,不必道德驱动。

在赚钱、生存、创新、发展这些事上,一个处于充分竞争市场中的企业家所知、所想、所虑,肯定超过普罗大众。他们只有怀着现实生产主义,才能生存。也唯有现实生产主义,才能获得创新与发展。

创新,从来不是一件道德的事,而是一系列制度安排。而当浪漫主义生产观、民粹影响管制政策,一方面,会对产权形成压力,伤害企业预期,从而抑制创新;另一方面,引发补贴或抑制,扭曲创新要素,伤害创新。

正如苏联的半导体产业落后了,日本以国家之力推动的第三代计算机失败了。但仙童公司因利益分裂,硅谷八个叛逆枝开叶散,美国获得了信息时代。中国的成功同样如此,不再以道德、国家力量驱动大炼钢铁,而放松资本,进行市场改革,用利润推动技术进步,最终,获得了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

要求老百姓理解这资本与技术发展的漫漫道路,理解复杂的市场现象背后的客观规律,这并不现实。实际上,全世界的老百姓都理解不了。正因为理解不了,计划经济才作为一种经济思想,被用作社会实验。而在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中,则不时化为浪漫生产主义,影响着舆论,影响着政策。

这种民粹的、浪漫主义的生产观,会付出代价。资本、企业家精神与技术相互助推的客观经济规律不会哄人,更不会因人的意志而妥协。所以,在以社交媒体崛起为基础的全球化民粹浪潮中,谁能抵抗住这一波反市场潮流,谁就能在未来获得更大的发展。

普罗大众虽然理解不了复杂的市场现象,但基础观念却可以是朴素的,那就是相信市场经济、相信法治。在这一点上,相对于西方对私有产权的信仰,新教资本主义伦理,中国更多的是源于几千年传统的“打土豪、分田地”。所以,在中国,市场经济的基础观念、常识,仍然需要反复普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刘远举: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资格指挥俞敏洪,但大家仍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缺乏资金技术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挑战wintel。



|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记者锤阿里腾讯、指点新东方的话题刚刚过去,司马南撕联想又成为热点。在这类锤企业此起彼伏的热点之下,有一个共同的基础正在悄然成长。

无压力的傲慢

记者为新东方指出的道路,一个是培训新农人和农民主播,一个是研学赛道。

企业家的决策,需要承担成本、风险,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做出判断。相反,媒体的观点不承担成本、风险,没有失败的压力,并因为话语权而产生傲慢。

且不说连小麦水稻都分不清楚的新东方老师,怎么去培训农民。农民培训几乎没有连续性,且分散,一个农民主播可能像一个学生那样,一个月交3000块,连续培训5、6年吗?缺乏标准化、可持续化的产品,无法成为一个行业。

其实,拼多多、美团都在培训新型农民。平台可以免费去做,是因为生态链中可以收回投入,甚至赚钱。但结果,记者一边手锤本在做新农人培训,提升农产品供应链的的平台,一边手锤新东方,赶鸭子上架,做农民培训。

大众无法理解复杂的市场

其实,对企业的这种态度,并不是某个记者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普遍的思潮。

老百姓欢迎市场,但老百姓的市场概念,仅限于农民种菜卖菜,养猪卖猪,开个烧烤摊。到了开工厂生产商品赚钱,开餐馆雇佣8个服务员这个阶段,已经带有罪恶的资本意味了。但制造业是民族实业资本家,餐馆是直接服务民生,都是具象化的,总体上形象还可以。

再往下,更复杂的市场经济模式,老百姓理解不了。

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迅猛发展了四十年,产生了极其复杂的市场形式。衍生出诸如复杂定价价格、数字管理系统、股权交易、金融等等。这些市场形式,已经超出了老百姓对市场的朴素认知。实际上,很多知识分子也理解不了,不认为这些形式在创造价值。

某种程度上,政策制订者已经走在了老百姓前面。如果说之前,以小岗村为代表的冒死行动,获得了高层的认可,是边缘改革席卷中国。那么,如今的改革,往往是自上而下的,比如,数据可以参与分配的顶层设计,就是自上而下的改革设计。但是,锤企业的人们无法理解,整个舆论无法理解,舆论与改革、市场,已经没有了良性互动。取而代之的则是,民间流行的诸多热点观念:消费者的慵懒没有价值,算法是一种纯粹的剥削。如此等等。

当批判没有风险,又不懂市场的时候,对市场的理解,就会滑向最容易的方向:道德。

市场道德化

这种不理解,对市场的道德化,会被利用。司马南批评联想,本质上是利用的普罗大众中流传的“联想不创新,不做芯片”这一对创新的道德化观念。

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有资格指挥俞敏洪,但仍然全民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技术、资金都非常单薄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去挑战wintel。

赶超wintel这件事,日本做过,失败了。如今苹果在移动领域,持续爆发了13年,拥有健全的软硬件生态,拥有移动市场的半壁利润,手握2250亿美元现金,才敢尝试,把笔记本中的intel芯片换成自己的M1。而归根到底,苹果依靠的是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时代机遇。

所以如果当年联想这么做了,恐怕早就没有联想了。但这并不妨碍群众从道德去理解技术创新、去理解市场。

再比如,记者让新东方去做农人培训,也是一种道德诉求——“这件生意比直播更道德,所以你应该去做”。道德诉求自然讲究“一锤定音”,企业家也不敢反抗。

道德诉求背后,更深层次的,源于浪漫主义生产观。一旦市场形式超过朴素认知,老百姓就会用浪漫主义去看待生产。

浪漫生产主义与现实生产主义

与直觉相反。

很多时候,追求一个坚实的、具象的、指标的实物生产,反而是一种“浪漫生产主义”。这种脱胎于星辰大海的宏大叙事,不计成本的追求工业化、物质生产、技术进步。技术变为了一种道德图腾,但反而忽略了技术进步,经济增长、国家繁荣的目的: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这就是浪漫主义生产观。

相反,满足人的需求,追求利润的,包括服务业在内的产业,是一种“现实生产主义”。

浪漫主义生产观,以及由此产生市场道德化观念,就会对行业发展做出价值判断:卖水的成了首富,不对;房地产拉动经济,不对;游戏,不事生产,不对;外卖骑手,没有制造,不对。

一定要制造业,一定要科学家。这不是看重实体经济,而是一种浪漫主义。记者不理解俞敏洪,让他去做农民培训,本质上也是一种浪漫主义。

但是,这种观念是错误的。

“浪漫生产主义”片面的追求物质生产、生产效率,不追求可持续性、不讲究利润,往往不可持续,需要持续输血,最终拖累整个经济。而现实生产主义,因为追求利润,所以是可持续的。并且在其自身循环中,会带动整个经济与实体技术的进步。

如今最热门的创新是元宇宙、人工智能、区块链。元宇宙、深度学习、AI的基础,是显卡芯片。游戏,在浪漫生产主义观看来,毫无意义。但正是游戏对显卡芯片的需求,驱动显卡厂商为了赚钱,不断发展芯片,从1995年第一代VOODOO芯片开始,如今整整发展了接近30年。如今,显卡芯片找到了自己新的用途。Voodoo芯片的血液流淌在Nvidia芯片的每一次计算中,我们才能讨论元宇宙、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某种程度上,如果不是游戏支撑了显卡芯片的发展,AI缺乏硬件基础,会非常昂贵,不会发展得如此之快。

经济自会找到创新的方向,不必道德驱动。

在赚钱、生存、创新、发展这些事上,一个处于充分竞争市场中的企业家所知、所想、所虑,肯定超过普罗大众。他们只有怀着现实生产主义,才能生存。也唯有现实生产主义,才能获得创新与发展。

创新,从来不是一件道德的事,而是一系列制度安排。而当浪漫主义生产观、民粹影响管制政策,一方面,会对产权形成压力,伤害企业预期,从而抑制创新;另一方面,引发补贴或抑制,扭曲创新要素,伤害创新。

正如苏联的半导体产业落后了,日本以国家之力推动的第三代计算机失败了。但仙童公司因利益分裂,硅谷八个叛逆枝开叶散,美国获得了信息时代。中国的成功同样如此,不再以道德、国家力量驱动大炼钢铁,而放松资本,进行市场改革,用利润推动技术进步,最终,获得了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

要求老百姓理解这资本与技术发展的漫漫道路,理解复杂的市场现象背后的客观规律,这并不现实。实际上,全世界的老百姓都理解不了。正因为理解不了,计划经济才作为一种经济思想,被用作社会实验。而在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中,则不时化为浪漫生产主义,影响着舆论,影响着政策。

这种民粹的、浪漫主义的生产观,会付出代价。资本、企业家精神与技术相互助推的客观经济规律不会哄人,更不会因人的意志而妥协。所以,在以社交媒体崛起为基础的全球化民粹浪潮中,谁能抵抗住这一波反市场潮流,谁就能在未来获得更大的发展。

普罗大众虽然理解不了复杂的市场现象,但基础观念却可以是朴素的,那就是相信市场经济、相信法治。在这一点上,相对于西方对私有产权的信仰,新教资本主义伦理,中国更多的是源于几千年传统的“打土豪、分田地”。所以,在中国,市场经济的基础观念、常识,仍然需要反复普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全球创新竞争背后的观念竞争:关于生产的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

发布日期:2021-12-01 07:50
|刘远举: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资格指挥俞敏洪,但大家仍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缺乏资金技术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挑战wintel。



|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记者锤阿里腾讯、指点新东方的话题刚刚过去,司马南撕联想又成为热点。在这类锤企业此起彼伏的热点之下,有一个共同的基础正在悄然成长。

无压力的傲慢

记者为新东方指出的道路,一个是培训新农人和农民主播,一个是研学赛道。

企业家的决策,需要承担成本、风险,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做出判断。相反,媒体的观点不承担成本、风险,没有失败的压力,并因为话语权而产生傲慢。

且不说连小麦水稻都分不清楚的新东方老师,怎么去培训农民。农民培训几乎没有连续性,且分散,一个农民主播可能像一个学生那样,一个月交3000块,连续培训5、6年吗?缺乏标准化、可持续化的产品,无法成为一个行业。

其实,拼多多、美团都在培训新型农民。平台可以免费去做,是因为生态链中可以收回投入,甚至赚钱。但结果,记者一边手锤本在做新农人培训,提升农产品供应链的的平台,一边手锤新东方,赶鸭子上架,做农民培训。

大众无法理解复杂的市场

其实,对企业的这种态度,并不是某个记者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普遍的思潮。

老百姓欢迎市场,但老百姓的市场概念,仅限于农民种菜卖菜,养猪卖猪,开个烧烤摊。到了开工厂生产商品赚钱,开餐馆雇佣8个服务员这个阶段,已经带有罪恶的资本意味了。但制造业是民族实业资本家,餐馆是直接服务民生,都是具象化的,总体上形象还可以。

再往下,更复杂的市场经济模式,老百姓理解不了。

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迅猛发展了四十年,产生了极其复杂的市场形式。衍生出诸如复杂定价价格、数字管理系统、股权交易、金融等等。这些市场形式,已经超出了老百姓对市场的朴素认知。实际上,很多知识分子也理解不了,不认为这些形式在创造价值。

某种程度上,政策制订者已经走在了老百姓前面。如果说之前,以小岗村为代表的冒死行动,获得了高层的认可,是边缘改革席卷中国。那么,如今的改革,往往是自上而下的,比如,数据可以参与分配的顶层设计,就是自上而下的改革设计。但是,锤企业的人们无法理解,整个舆论无法理解,舆论与改革、市场,已经没有了良性互动。取而代之的则是,民间流行的诸多热点观念:消费者的慵懒没有价值,算法是一种纯粹的剥削。如此等等。

当批判没有风险,又不懂市场的时候,对市场的理解,就会滑向最容易的方向:道德。

市场道德化

这种不理解,对市场的道德化,会被利用。司马南批评联想,本质上是利用的普罗大众中流传的“联想不创新,不做芯片”这一对创新的道德化观念。

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有资格指挥俞敏洪,但仍然全民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技术、资金都非常单薄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去挑战wintel。

赶超wintel这件事,日本做过,失败了。如今苹果在移动领域,持续爆发了13年,拥有健全的软硬件生态,拥有移动市场的半壁利润,手握2250亿美元现金,才敢尝试,把笔记本中的intel芯片换成自己的M1。而归根到底,苹果依靠的是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时代机遇。

所以如果当年联想这么做了,恐怕早就没有联想了。但这并不妨碍群众从道德去理解技术创新、去理解市场。

再比如,记者让新东方去做农人培训,也是一种道德诉求——“这件生意比直播更道德,所以你应该去做”。道德诉求自然讲究“一锤定音”,企业家也不敢反抗。

道德诉求背后,更深层次的,源于浪漫主义生产观。一旦市场形式超过朴素认知,老百姓就会用浪漫主义去看待生产。

浪漫生产主义与现实生产主义

与直觉相反。

很多时候,追求一个坚实的、具象的、指标的实物生产,反而是一种“浪漫生产主义”。这种脱胎于星辰大海的宏大叙事,不计成本的追求工业化、物质生产、技术进步。技术变为了一种道德图腾,但反而忽略了技术进步,经济增长、国家繁荣的目的: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这就是浪漫主义生产观。

相反,满足人的需求,追求利润的,包括服务业在内的产业,是一种“现实生产主义”。

浪漫主义生产观,以及由此产生市场道德化观念,就会对行业发展做出价值判断:卖水的成了首富,不对;房地产拉动经济,不对;游戏,不事生产,不对;外卖骑手,没有制造,不对。

一定要制造业,一定要科学家。这不是看重实体经济,而是一种浪漫主义。记者不理解俞敏洪,让他去做农民培训,本质上也是一种浪漫主义。

但是,这种观念是错误的。

“浪漫生产主义”片面的追求物质生产、生产效率,不追求可持续性、不讲究利润,往往不可持续,需要持续输血,最终拖累整个经济。而现实生产主义,因为追求利润,所以是可持续的。并且在其自身循环中,会带动整个经济与实体技术的进步。

如今最热门的创新是元宇宙、人工智能、区块链。元宇宙、深度学习、AI的基础,是显卡芯片。游戏,在浪漫生产主义观看来,毫无意义。但正是游戏对显卡芯片的需求,驱动显卡厂商为了赚钱,不断发展芯片,从1995年第一代VOODOO芯片开始,如今整整发展了接近30年。如今,显卡芯片找到了自己新的用途。Voodoo芯片的血液流淌在Nvidia芯片的每一次计算中,我们才能讨论元宇宙、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某种程度上,如果不是游戏支撑了显卡芯片的发展,AI缺乏硬件基础,会非常昂贵,不会发展得如此之快。

经济自会找到创新的方向,不必道德驱动。

在赚钱、生存、创新、发展这些事上,一个处于充分竞争市场中的企业家所知、所想、所虑,肯定超过普罗大众。他们只有怀着现实生产主义,才能生存。也唯有现实生产主义,才能获得创新与发展。

创新,从来不是一件道德的事,而是一系列制度安排。而当浪漫主义生产观、民粹影响管制政策,一方面,会对产权形成压力,伤害企业预期,从而抑制创新;另一方面,引发补贴或抑制,扭曲创新要素,伤害创新。

正如苏联的半导体产业落后了,日本以国家之力推动的第三代计算机失败了。但仙童公司因利益分裂,硅谷八个叛逆枝开叶散,美国获得了信息时代。中国的成功同样如此,不再以道德、国家力量驱动大炼钢铁,而放松资本,进行市场改革,用利润推动技术进步,最终,获得了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

要求老百姓理解这资本与技术发展的漫漫道路,理解复杂的市场现象背后的客观规律,这并不现实。实际上,全世界的老百姓都理解不了。正因为理解不了,计划经济才作为一种经济思想,被用作社会实验。而在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中,则不时化为浪漫生产主义,影响着舆论,影响着政策。

这种民粹的、浪漫主义的生产观,会付出代价。资本、企业家精神与技术相互助推的客观经济规律不会哄人,更不会因人的意志而妥协。所以,在以社交媒体崛起为基础的全球化民粹浪潮中,谁能抵抗住这一波反市场潮流,谁就能在未来获得更大的发展。

普罗大众虽然理解不了复杂的市场现象,但基础观念却可以是朴素的,那就是相信市场经济、相信法治。在这一点上,相对于西方对私有产权的信仰,新教资本主义伦理,中国更多的是源于几千年传统的“打土豪、分田地”。所以,在中国,市场经济的基础观念、常识,仍然需要反复普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