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卫生官员寻找可能逃脱疫苗保护的变种病毒之际,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快速发现、官方对这种新变体的宣布以及全球的应对举措表明,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 Gabriele Steinhauser|Drew Hinshaw|Daniela Hernandez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二在办公室喝咖啡时,南非流行病应对与创新中心(South Africa's Center for Epidemic Response and Innovation)主任Tulio de Oliveira向一位同事透露了一个秘密。

“有情况,”他告诉在南非一个实验室培养冠状病毒的病毒学家Alex Sigal。“他们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变异毒株。”

几天来,南非的新冠病例数一直在迅速攀升。令实验室技术人员困惑的是,新获得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但病毒的标志性刺突蛋白缺失了一种元素,这可能意味着病毒又发生了变异。科学家们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在新变种中发现了50多个突变。

上周四,de Oliveira教授向南非总统报告了这个消息:一种具有可能令人担忧的特征的新变异病毒正使南非感染病例数量上升。同日,南非卫生部长和科学家们宣布了他们的发现。

一天后,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将这种新病毒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并将其列为值得关切的变异株。此前从未有变种病毒从首次发现到WHO对外宣布的过程如此迅速。



变异毒株被迅速发现以及全球卫生主管部门的快速应对,展现出全球抗击新冠病毒之战的可喜变化。科学家们现在可以集中精力寻找新的变种病毒。拿奥密克戎来说,这种毒株出现在一个有资源发现它、并有政治意愿向世界宣布变异毒株消息的国家。

南非的开放态度所带来的影响也显而易见。尽管人们尚未完全了解新变种病毒会带来何种危险,但欧洲、亚洲、中东和美洲各地政府已立即采取措施,对来自南部非洲国家的旅客实施旅行限制。

面对不确定性,投资者认识到奥密克戎可能会颠覆对于全球大部分地区正逐步恢复常态的预期,进而推动股市、油价和政府债券收益率走低。



导致最新一轮震荡的罪魁祸首是上周二还不为人知的一种变异病毒。这种病毒从哪里起源、具有多大能力,对于研究它的科学家来说仍是未解之谜。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奥密克戎的刺突蛋白上有32处变异。病毒利用刺突蛋白附着在人体细胞上,而主要新冠疫苗都是针对病毒的刺突蛋白设计的。

全球新冠疫情的下一阶段如何发展,将取决于这32处变异意味着什么。这将需要数周时间才能确定。WHO说,有初步证据表明奥密克戎可能比以前的变种病毒更具优势,并指出南非病例数量不断上升。该变种病毒的一些突变可能与传播速度加快有关。

突变问题

奥密克戎的突变可能还意味着它能更好地躲避人体免疫,包括疫苗诱发的免疫能力。在奥密克戎被发现之前,美国研究人员做了一些实验室实验,编列了使抗体效果降低的突变。奥密克戎的有些突变在这个列表之内,另外一些则尚不为人所知。但了解抗体耐药性的程度还需要时间。

“最令人担忧的是出现这么多突变,”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变异病毒如何规避抗体保护的病毒学家Theodora Hatziioannou说。“另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是,它的突变与我们系统中识别的突变重叠……我不知道这除了耐药还能意味着什么。”

Sigal在南非沿海城市德班的一个高安全级别实验室工作,他是全球数百名培养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科学家之一,他们的目标是测试这种变种病毒与接种过疫苗的人和已康复患者的血液样本对抗的情况。

由于有康复患者和接种过疫苗的人提供血液样本,其中一些工作得以快速推进。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的病毒学家Vineet Menachery说,使用具有传染性的病毒或梳理出单个突变对病毒行为影响的实验需要更多时间,但对奥密克戎变异刺突蛋白与抗体之间交互作用的研究,应该在一周内就会得出一些有关免疫逃避问题的答案。

感染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人症状会更轻还是更重,要想得出结论尚需时日。目前需要几天或几周时间来观察感染这种病毒的患者会有多严重的症状。

BioNTech SE (BNTX)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共同开发了一款常用新冠疫苗。BioNTech和Moderna Inc. (MRNA)表示,已准备好必要时将自己研发的疫苗适应奥密克戎变体。

即使奥密克戎最终不是许多专家所担心的威胁,它的出现也预示着会有一段令人沮丧、可能持续数年的困难时期。航空公司、投资者、医院和政府首脑将被迫继续警惕下一个变种病毒。WHO依照希腊字母表命名新冠变种病毒。Sigal预测说:“我们还得学习更多的希腊字母。”

截至目前,WHO已宣布五个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其中包括奥密克戎。阿尔法(Alpha)病毒最初出现在英国,导致今年冬季欧洲和美国感染病例激增。德尔塔(Delta)病毒已被证明更具传染性。贝塔(Beta)病毒的首个已知病例也来自南非,削弱了疫苗的作用。多数其他变种病毒并未造成更大伤害,也没有成为主导毒株。

Sigal和其他研究过基因组的人说,奥密克戎很可能在突然出现之前已经发展一年多了。奥密克戎是从现在已几乎消失的被称为“B.1.1”的旧型毒株演变而来。这种病毒可能在很多个月的时间里潜伏在一个免疫功能低下的人身上,或许是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艾滋病患者,然后慢慢进化而来。

11月11日采集到第一批已知的奥密克戎样本:一份是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所在的南非豪滕省,另外四份来自访问邻国博茨瓦纳的外国外交官。


同日,一名36岁男士从南非出发、前往检疫规定极其严格的香港。11月13日,他在入住的指定隔离酒店接受检测,证实他是最早的奥密克戎感染病例之一。

五天后,住在走廊对面房间的一名62岁男士核酸检测也呈阳性。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感染及传染病科讲座教授袁国勇说,这名62岁男士也感染了这种变体病毒,而且这两个样本的基因组非常接近,显然其中一人是从另一人身上感染的病毒。袁国勇为香港政府的疫情应对工作提供顾问服务。

但袁国勇称,闭路电视监控显示,这两位男士从未见过面,没有同时开门,也没有共用任何物品,只是接触过穿着全套防护装备的酒店工作人员。袁国勇说,最大的可能性是,他们其中一个酒店房间的空气扩散到走廊,另一个人开门时吸入了带有病毒的空气。

袁国勇调查了香港其他几宗疑似隔离酒店传染案例,他的初步结论是奥密克戎具有高度传播性,可能比德尔塔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更强。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南非的情况。官员们注意到豪滕省病例数量迅速增加。11月11日,即南非第一个已知奥密克戎病例确诊的日期,豪滕省有120个新增感染病例,新增感染病例数量为疫情暴发以来最低水平。到周日11月14日,该省的每日新增病例已跃升至2,308例。对这些病例进行的一种聚合?连锁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测试显示,几乎所有病例都出现了同样的异常情况:主流德尔塔变种病毒中的S基因信号缺失。

而且与以前每100个测试中只有不到一个呈阳性的概率相比,现在每五个测试中就有一个显示阳性,这表明感染新冠病毒的实际人数要高得多。


de Oliveira说,过去几周,南非可能有数万人感染了这种新的变种病毒。他作出这一估测的依据是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比例很高,以及他传达给Sigal的显示同样的S基因异常情况的数字。

de Oliveira说,他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在上周四结束会议时都知道公开新变种病毒可能会引发的反应。各国会对来自南非的旅行者关闭大门,使南非本就受到重创的经济再受打击,特别是旅游业。希望在圣诞节期间与海外亲人团聚的南非家庭也无法如愿。

“这就是作为一名科学家要面对的风险,”de Oliveira说。“你可能会面临在开始阶段反应过度的指责……这场疫情告诉我们,快速行动通常比延迟行动要好,即使你可能不是100%正确。”

上周五,WHO追踪新变种的工作组发现了另一个值得关切的问题。该小组成员、约翰内斯堡国家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的首席医学科学家Jinal Bhiman说,对豪滕省激增的感染病例的早期分析显示,在南非第三波疫情中患上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非常之多。这波疫情在7月达到顶峰,几乎完全是由德尔塔变种病毒导致的。

会再次感染吗?

Bhiman说,有个仍不确定的迹象是,最近康复的人可能面临再次感染的风险。她说:“这就是为什么WHO真的严阵以待。”

当天晚些时候,WHO宣布奥密克戎为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那时,欧洲各国政府已经对来自非洲很多地方的旅客关闭了大门。比利时的一例境外输入奥密克戎病毒感染病例是一位未接种疫苗的女士,她从埃及出发、途径土耳其回到比利时。另一宗传播案例是,两名从开普敦到慕尼黑的乘客感染了该变种病毒。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确诊病例接踵出现。两架从南非抵达阿姆斯特丹的荷兰皇家航空(KLM)航班上,有13人被确认携带奥密克戎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的另外48人的结果尚未确定。

科学家们说,可能需要两周时间才能确定是否有必要拉响警报。

关于奥密克戎对人体影响的第一个重要线索,将来自它目前传播最广泛的南非豪滕省。这种病毒在当地的轨迹将验证它在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国家会有何表现。奥密克戎开始传播之前,南非的病例数处于疫情暴发以来的最低水平。该国人口6,000万,只有四分之一完全接种了疫苗。

接种率达到67%的欧洲将提供一个不同的测试环境。在欧洲,奥密克戎的到来正赶上感染人数再次激增,几乎所有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病毒。变种病毒之间正展开地盘争夺战。

“那种认为这种病毒会被疫苗完全消灭的幻想……从来就是不可能实现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什里夫波特分校(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Shreveport)的病毒学家Jeremy Kamil说。“但变种病毒不会使疫情永远持续下去……只能尽快让人们接种疫苗、降低死亡人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奥密克戎新冠变种如何在一周内惊动全球?

发布日期:2021-11-30 14:29
|在卫生官员寻找可能逃脱疫苗保护的变种病毒之际,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快速发现、官方对这种新变体的宣布以及全球的应对举措表明,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 Gabriele Steinhauser|Drew Hinshaw|Daniela Hernandez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二在办公室喝咖啡时,南非流行病应对与创新中心(South Africa's Center for Epidemic Response and Innovation)主任Tulio de Oliveira向一位同事透露了一个秘密。

“有情况,”他告诉在南非一个实验室培养冠状病毒的病毒学家Alex Sigal。“他们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变异毒株。”

几天来,南非的新冠病例数一直在迅速攀升。令实验室技术人员困惑的是,新获得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但病毒的标志性刺突蛋白缺失了一种元素,这可能意味着病毒又发生了变异。科学家们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在新变种中发现了50多个突变。

上周四,de Oliveira教授向南非总统报告了这个消息:一种具有可能令人担忧的特征的新变异病毒正使南非感染病例数量上升。同日,南非卫生部长和科学家们宣布了他们的发现。

一天后,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将这种新病毒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并将其列为值得关切的变异株。此前从未有变种病毒从首次发现到WHO对外宣布的过程如此迅速。



变异毒株被迅速发现以及全球卫生主管部门的快速应对,展现出全球抗击新冠病毒之战的可喜变化。科学家们现在可以集中精力寻找新的变种病毒。拿奥密克戎来说,这种毒株出现在一个有资源发现它、并有政治意愿向世界宣布变异毒株消息的国家。

南非的开放态度所带来的影响也显而易见。尽管人们尚未完全了解新变种病毒会带来何种危险,但欧洲、亚洲、中东和美洲各地政府已立即采取措施,对来自南部非洲国家的旅客实施旅行限制。

面对不确定性,投资者认识到奥密克戎可能会颠覆对于全球大部分地区正逐步恢复常态的预期,进而推动股市、油价和政府债券收益率走低。



导致最新一轮震荡的罪魁祸首是上周二还不为人知的一种变异病毒。这种病毒从哪里起源、具有多大能力,对于研究它的科学家来说仍是未解之谜。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奥密克戎的刺突蛋白上有32处变异。病毒利用刺突蛋白附着在人体细胞上,而主要新冠疫苗都是针对病毒的刺突蛋白设计的。

全球新冠疫情的下一阶段如何发展,将取决于这32处变异意味着什么。这将需要数周时间才能确定。WHO说,有初步证据表明奥密克戎可能比以前的变种病毒更具优势,并指出南非病例数量不断上升。该变种病毒的一些突变可能与传播速度加快有关。

突变问题

奥密克戎的突变可能还意味着它能更好地躲避人体免疫,包括疫苗诱发的免疫能力。在奥密克戎被发现之前,美国研究人员做了一些实验室实验,编列了使抗体效果降低的突变。奥密克戎的有些突变在这个列表之内,另外一些则尚不为人所知。但了解抗体耐药性的程度还需要时间。

“最令人担忧的是出现这么多突变,”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变异病毒如何规避抗体保护的病毒学家Theodora Hatziioannou说。“另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是,它的突变与我们系统中识别的突变重叠……我不知道这除了耐药还能意味着什么。”

Sigal在南非沿海城市德班的一个高安全级别实验室工作,他是全球数百名培养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科学家之一,他们的目标是测试这种变种病毒与接种过疫苗的人和已康复患者的血液样本对抗的情况。

由于有康复患者和接种过疫苗的人提供血液样本,其中一些工作得以快速推进。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的病毒学家Vineet Menachery说,使用具有传染性的病毒或梳理出单个突变对病毒行为影响的实验需要更多时间,但对奥密克戎变异刺突蛋白与抗体之间交互作用的研究,应该在一周内就会得出一些有关免疫逃避问题的答案。

感染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人症状会更轻还是更重,要想得出结论尚需时日。目前需要几天或几周时间来观察感染这种病毒的患者会有多严重的症状。

BioNTech SE (BNTX)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共同开发了一款常用新冠疫苗。BioNTech和Moderna Inc. (MRNA)表示,已准备好必要时将自己研发的疫苗适应奥密克戎变体。

即使奥密克戎最终不是许多专家所担心的威胁,它的出现也预示着会有一段令人沮丧、可能持续数年的困难时期。航空公司、投资者、医院和政府首脑将被迫继续警惕下一个变种病毒。WHO依照希腊字母表命名新冠变种病毒。Sigal预测说:“我们还得学习更多的希腊字母。”

截至目前,WHO已宣布五个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其中包括奥密克戎。阿尔法(Alpha)病毒最初出现在英国,导致今年冬季欧洲和美国感染病例激增。德尔塔(Delta)病毒已被证明更具传染性。贝塔(Beta)病毒的首个已知病例也来自南非,削弱了疫苗的作用。多数其他变种病毒并未造成更大伤害,也没有成为主导毒株。

Sigal和其他研究过基因组的人说,奥密克戎很可能在突然出现之前已经发展一年多了。奥密克戎是从现在已几乎消失的被称为“B.1.1”的旧型毒株演变而来。这种病毒可能在很多个月的时间里潜伏在一个免疫功能低下的人身上,或许是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艾滋病患者,然后慢慢进化而来。

11月11日采集到第一批已知的奥密克戎样本:一份是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所在的南非豪滕省,另外四份来自访问邻国博茨瓦纳的外国外交官。


同日,一名36岁男士从南非出发、前往检疫规定极其严格的香港。11月13日,他在入住的指定隔离酒店接受检测,证实他是最早的奥密克戎感染病例之一。

五天后,住在走廊对面房间的一名62岁男士核酸检测也呈阳性。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感染及传染病科讲座教授袁国勇说,这名62岁男士也感染了这种变体病毒,而且这两个样本的基因组非常接近,显然其中一人是从另一人身上感染的病毒。袁国勇为香港政府的疫情应对工作提供顾问服务。

但袁国勇称,闭路电视监控显示,这两位男士从未见过面,没有同时开门,也没有共用任何物品,只是接触过穿着全套防护装备的酒店工作人员。袁国勇说,最大的可能性是,他们其中一个酒店房间的空气扩散到走廊,另一个人开门时吸入了带有病毒的空气。

袁国勇调查了香港其他几宗疑似隔离酒店传染案例,他的初步结论是奥密克戎具有高度传播性,可能比德尔塔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更强。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南非的情况。官员们注意到豪滕省病例数量迅速增加。11月11日,即南非第一个已知奥密克戎病例确诊的日期,豪滕省有120个新增感染病例,新增感染病例数量为疫情暴发以来最低水平。到周日11月14日,该省的每日新增病例已跃升至2,308例。对这些病例进行的一种聚合?连锁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测试显示,几乎所有病例都出现了同样的异常情况:主流德尔塔变种病毒中的S基因信号缺失。

而且与以前每100个测试中只有不到一个呈阳性的概率相比,现在每五个测试中就有一个显示阳性,这表明感染新冠病毒的实际人数要高得多。


de Oliveira说,过去几周,南非可能有数万人感染了这种新的变种病毒。他作出这一估测的依据是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比例很高,以及他传达给Sigal的显示同样的S基因异常情况的数字。

de Oliveira说,他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在上周四结束会议时都知道公开新变种病毒可能会引发的反应。各国会对来自南非的旅行者关闭大门,使南非本就受到重创的经济再受打击,特别是旅游业。希望在圣诞节期间与海外亲人团聚的南非家庭也无法如愿。

“这就是作为一名科学家要面对的风险,”de Oliveira说。“你可能会面临在开始阶段反应过度的指责……这场疫情告诉我们,快速行动通常比延迟行动要好,即使你可能不是100%正确。”

上周五,WHO追踪新变种的工作组发现了另一个值得关切的问题。该小组成员、约翰内斯堡国家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的首席医学科学家Jinal Bhiman说,对豪滕省激增的感染病例的早期分析显示,在南非第三波疫情中患上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非常之多。这波疫情在7月达到顶峰,几乎完全是由德尔塔变种病毒导致的。

会再次感染吗?

Bhiman说,有个仍不确定的迹象是,最近康复的人可能面临再次感染的风险。她说:“这就是为什么WHO真的严阵以待。”

当天晚些时候,WHO宣布奥密克戎为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那时,欧洲各国政府已经对来自非洲很多地方的旅客关闭了大门。比利时的一例境外输入奥密克戎病毒感染病例是一位未接种疫苗的女士,她从埃及出发、途径土耳其回到比利时。另一宗传播案例是,两名从开普敦到慕尼黑的乘客感染了该变种病毒。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确诊病例接踵出现。两架从南非抵达阿姆斯特丹的荷兰皇家航空(KLM)航班上,有13人被确认携带奥密克戎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的另外48人的结果尚未确定。

科学家们说,可能需要两周时间才能确定是否有必要拉响警报。

关于奥密克戎对人体影响的第一个重要线索,将来自它目前传播最广泛的南非豪滕省。这种病毒在当地的轨迹将验证它在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国家会有何表现。奥密克戎开始传播之前,南非的病例数处于疫情暴发以来的最低水平。该国人口6,000万,只有四分之一完全接种了疫苗。

接种率达到67%的欧洲将提供一个不同的测试环境。在欧洲,奥密克戎的到来正赶上感染人数再次激增,几乎所有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病毒。变种病毒之间正展开地盘争夺战。

“那种认为这种病毒会被疫苗完全消灭的幻想……从来就是不可能实现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什里夫波特分校(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Shreveport)的病毒学家Jeremy Kamil说。“但变种病毒不会使疫情永远持续下去……只能尽快让人们接种疫苗、降低死亡人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卫生官员寻找可能逃脱疫苗保护的变种病毒之际,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快速发现、官方对这种新变体的宣布以及全球的应对举措表明,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 Gabriele Steinhauser|Drew Hinshaw|Daniela Hernandez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二在办公室喝咖啡时,南非流行病应对与创新中心(South Africa's Center for Epidemic Response and Innovation)主任Tulio de Oliveira向一位同事透露了一个秘密。

“有情况,”他告诉在南非一个实验室培养冠状病毒的病毒学家Alex Sigal。“他们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变异毒株。”

几天来,南非的新冠病例数一直在迅速攀升。令实验室技术人员困惑的是,新获得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但病毒的标志性刺突蛋白缺失了一种元素,这可能意味着病毒又发生了变异。科学家们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在新变种中发现了50多个突变。

上周四,de Oliveira教授向南非总统报告了这个消息:一种具有可能令人担忧的特征的新变异病毒正使南非感染病例数量上升。同日,南非卫生部长和科学家们宣布了他们的发现。

一天后,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将这种新病毒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并将其列为值得关切的变异株。此前从未有变种病毒从首次发现到WHO对外宣布的过程如此迅速。



变异毒株被迅速发现以及全球卫生主管部门的快速应对,展现出全球抗击新冠病毒之战的可喜变化。科学家们现在可以集中精力寻找新的变种病毒。拿奥密克戎来说,这种毒株出现在一个有资源发现它、并有政治意愿向世界宣布变异毒株消息的国家。

南非的开放态度所带来的影响也显而易见。尽管人们尚未完全了解新变种病毒会带来何种危险,但欧洲、亚洲、中东和美洲各地政府已立即采取措施,对来自南部非洲国家的旅客实施旅行限制。

面对不确定性,投资者认识到奥密克戎可能会颠覆对于全球大部分地区正逐步恢复常态的预期,进而推动股市、油价和政府债券收益率走低。



导致最新一轮震荡的罪魁祸首是上周二还不为人知的一种变异病毒。这种病毒从哪里起源、具有多大能力,对于研究它的科学家来说仍是未解之谜。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奥密克戎的刺突蛋白上有32处变异。病毒利用刺突蛋白附着在人体细胞上,而主要新冠疫苗都是针对病毒的刺突蛋白设计的。

全球新冠疫情的下一阶段如何发展,将取决于这32处变异意味着什么。这将需要数周时间才能确定。WHO说,有初步证据表明奥密克戎可能比以前的变种病毒更具优势,并指出南非病例数量不断上升。该变种病毒的一些突变可能与传播速度加快有关。

突变问题

奥密克戎的突变可能还意味着它能更好地躲避人体免疫,包括疫苗诱发的免疫能力。在奥密克戎被发现之前,美国研究人员做了一些实验室实验,编列了使抗体效果降低的突变。奥密克戎的有些突变在这个列表之内,另外一些则尚不为人所知。但了解抗体耐药性的程度还需要时间。

“最令人担忧的是出现这么多突变,”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变异病毒如何规避抗体保护的病毒学家Theodora Hatziioannou说。“另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是,它的突变与我们系统中识别的突变重叠……我不知道这除了耐药还能意味着什么。”

Sigal在南非沿海城市德班的一个高安全级别实验室工作,他是全球数百名培养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科学家之一,他们的目标是测试这种变种病毒与接种过疫苗的人和已康复患者的血液样本对抗的情况。

由于有康复患者和接种过疫苗的人提供血液样本,其中一些工作得以快速推进。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的病毒学家Vineet Menachery说,使用具有传染性的病毒或梳理出单个突变对病毒行为影响的实验需要更多时间,但对奥密克戎变异刺突蛋白与抗体之间交互作用的研究,应该在一周内就会得出一些有关免疫逃避问题的答案。

感染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人症状会更轻还是更重,要想得出结论尚需时日。目前需要几天或几周时间来观察感染这种病毒的患者会有多严重的症状。

BioNTech SE (BNTX)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共同开发了一款常用新冠疫苗。BioNTech和Moderna Inc. (MRNA)表示,已准备好必要时将自己研发的疫苗适应奥密克戎变体。

即使奥密克戎最终不是许多专家所担心的威胁,它的出现也预示着会有一段令人沮丧、可能持续数年的困难时期。航空公司、投资者、医院和政府首脑将被迫继续警惕下一个变种病毒。WHO依照希腊字母表命名新冠变种病毒。Sigal预测说:“我们还得学习更多的希腊字母。”

截至目前,WHO已宣布五个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其中包括奥密克戎。阿尔法(Alpha)病毒最初出现在英国,导致今年冬季欧洲和美国感染病例激增。德尔塔(Delta)病毒已被证明更具传染性。贝塔(Beta)病毒的首个已知病例也来自南非,削弱了疫苗的作用。多数其他变种病毒并未造成更大伤害,也没有成为主导毒株。

Sigal和其他研究过基因组的人说,奥密克戎很可能在突然出现之前已经发展一年多了。奥密克戎是从现在已几乎消失的被称为“B.1.1”的旧型毒株演变而来。这种病毒可能在很多个月的时间里潜伏在一个免疫功能低下的人身上,或许是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艾滋病患者,然后慢慢进化而来。

11月11日采集到第一批已知的奥密克戎样本:一份是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所在的南非豪滕省,另外四份来自访问邻国博茨瓦纳的外国外交官。


同日,一名36岁男士从南非出发、前往检疫规定极其严格的香港。11月13日,他在入住的指定隔离酒店接受检测,证实他是最早的奥密克戎感染病例之一。

五天后,住在走廊对面房间的一名62岁男士核酸检测也呈阳性。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感染及传染病科讲座教授袁国勇说,这名62岁男士也感染了这种变体病毒,而且这两个样本的基因组非常接近,显然其中一人是从另一人身上感染的病毒。袁国勇为香港政府的疫情应对工作提供顾问服务。

但袁国勇称,闭路电视监控显示,这两位男士从未见过面,没有同时开门,也没有共用任何物品,只是接触过穿着全套防护装备的酒店工作人员。袁国勇说,最大的可能性是,他们其中一个酒店房间的空气扩散到走廊,另一个人开门时吸入了带有病毒的空气。

袁国勇调查了香港其他几宗疑似隔离酒店传染案例,他的初步结论是奥密克戎具有高度传播性,可能比德尔塔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更强。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南非的情况。官员们注意到豪滕省病例数量迅速增加。11月11日,即南非第一个已知奥密克戎病例确诊的日期,豪滕省有120个新增感染病例,新增感染病例数量为疫情暴发以来最低水平。到周日11月14日,该省的每日新增病例已跃升至2,308例。对这些病例进行的一种聚合?连锁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测试显示,几乎所有病例都出现了同样的异常情况:主流德尔塔变种病毒中的S基因信号缺失。

而且与以前每100个测试中只有不到一个呈阳性的概率相比,现在每五个测试中就有一个显示阳性,这表明感染新冠病毒的实际人数要高得多。


de Oliveira说,过去几周,南非可能有数万人感染了这种新的变种病毒。他作出这一估测的依据是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比例很高,以及他传达给Sigal的显示同样的S基因异常情况的数字。

de Oliveira说,他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在上周四结束会议时都知道公开新变种病毒可能会引发的反应。各国会对来自南非的旅行者关闭大门,使南非本就受到重创的经济再受打击,特别是旅游业。希望在圣诞节期间与海外亲人团聚的南非家庭也无法如愿。

“这就是作为一名科学家要面对的风险,”de Oliveira说。“你可能会面临在开始阶段反应过度的指责……这场疫情告诉我们,快速行动通常比延迟行动要好,即使你可能不是100%正确。”

上周五,WHO追踪新变种的工作组发现了另一个值得关切的问题。该小组成员、约翰内斯堡国家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的首席医学科学家Jinal Bhiman说,对豪滕省激增的感染病例的早期分析显示,在南非第三波疫情中患上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非常之多。这波疫情在7月达到顶峰,几乎完全是由德尔塔变种病毒导致的。

会再次感染吗?

Bhiman说,有个仍不确定的迹象是,最近康复的人可能面临再次感染的风险。她说:“这就是为什么WHO真的严阵以待。”

当天晚些时候,WHO宣布奥密克戎为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那时,欧洲各国政府已经对来自非洲很多地方的旅客关闭了大门。比利时的一例境外输入奥密克戎病毒感染病例是一位未接种疫苗的女士,她从埃及出发、途径土耳其回到比利时。另一宗传播案例是,两名从开普敦到慕尼黑的乘客感染了该变种病毒。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确诊病例接踵出现。两架从南非抵达阿姆斯特丹的荷兰皇家航空(KLM)航班上,有13人被确认携带奥密克戎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的另外48人的结果尚未确定。

科学家们说,可能需要两周时间才能确定是否有必要拉响警报。

关于奥密克戎对人体影响的第一个重要线索,将来自它目前传播最广泛的南非豪滕省。这种病毒在当地的轨迹将验证它在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国家会有何表现。奥密克戎开始传播之前,南非的病例数处于疫情暴发以来的最低水平。该国人口6,000万,只有四分之一完全接种了疫苗。

接种率达到67%的欧洲将提供一个不同的测试环境。在欧洲,奥密克戎的到来正赶上感染人数再次激增,几乎所有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病毒。变种病毒之间正展开地盘争夺战。

“那种认为这种病毒会被疫苗完全消灭的幻想……从来就是不可能实现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什里夫波特分校(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Shreveport)的病毒学家Jeremy Kamil说。“但变种病毒不会使疫情永远持续下去……只能尽快让人们接种疫苗、降低死亡人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奥密克戎新冠变种如何在一周内惊动全球?

发布日期:2021-11-30 14:29
|在卫生官员寻找可能逃脱疫苗保护的变种病毒之际,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快速发现、官方对这种新变体的宣布以及全球的应对举措表明,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 Gabriele Steinhauser|Drew Hinshaw|Daniela Hernandez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二在办公室喝咖啡时,南非流行病应对与创新中心(South Africa's Center for Epidemic Response and Innovation)主任Tulio de Oliveira向一位同事透露了一个秘密。

“有情况,”他告诉在南非一个实验室培养冠状病毒的病毒学家Alex Sigal。“他们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变异毒株。”

几天来,南非的新冠病例数一直在迅速攀升。令实验室技术人员困惑的是,新获得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但病毒的标志性刺突蛋白缺失了一种元素,这可能意味着病毒又发生了变异。科学家们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在新变种中发现了50多个突变。

上周四,de Oliveira教授向南非总统报告了这个消息:一种具有可能令人担忧的特征的新变异病毒正使南非感染病例数量上升。同日,南非卫生部长和科学家们宣布了他们的发现。

一天后,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将这种新病毒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并将其列为值得关切的变异株。此前从未有变种病毒从首次发现到WHO对外宣布的过程如此迅速。



变异毒株被迅速发现以及全球卫生主管部门的快速应对,展现出全球抗击新冠病毒之战的可喜变化。科学家们现在可以集中精力寻找新的变种病毒。拿奥密克戎来说,这种毒株出现在一个有资源发现它、并有政治意愿向世界宣布变异毒株消息的国家。

南非的开放态度所带来的影响也显而易见。尽管人们尚未完全了解新变种病毒会带来何种危险,但欧洲、亚洲、中东和美洲各地政府已立即采取措施,对来自南部非洲国家的旅客实施旅行限制。

面对不确定性,投资者认识到奥密克戎可能会颠覆对于全球大部分地区正逐步恢复常态的预期,进而推动股市、油价和政府债券收益率走低。



导致最新一轮震荡的罪魁祸首是上周二还不为人知的一种变异病毒。这种病毒从哪里起源、具有多大能力,对于研究它的科学家来说仍是未解之谜。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奥密克戎的刺突蛋白上有32处变异。病毒利用刺突蛋白附着在人体细胞上,而主要新冠疫苗都是针对病毒的刺突蛋白设计的。

全球新冠疫情的下一阶段如何发展,将取决于这32处变异意味着什么。这将需要数周时间才能确定。WHO说,有初步证据表明奥密克戎可能比以前的变种病毒更具优势,并指出南非病例数量不断上升。该变种病毒的一些突变可能与传播速度加快有关。

突变问题

奥密克戎的突变可能还意味着它能更好地躲避人体免疫,包括疫苗诱发的免疫能力。在奥密克戎被发现之前,美国研究人员做了一些实验室实验,编列了使抗体效果降低的突变。奥密克戎的有些突变在这个列表之内,另外一些则尚不为人所知。但了解抗体耐药性的程度还需要时间。

“最令人担忧的是出现这么多突变,”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变异病毒如何规避抗体保护的病毒学家Theodora Hatziioannou说。“另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是,它的突变与我们系统中识别的突变重叠……我不知道这除了耐药还能意味着什么。”

Sigal在南非沿海城市德班的一个高安全级别实验室工作,他是全球数百名培养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科学家之一,他们的目标是测试这种变种病毒与接种过疫苗的人和已康复患者的血液样本对抗的情况。

由于有康复患者和接种过疫苗的人提供血液样本,其中一些工作得以快速推进。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的病毒学家Vineet Menachery说,使用具有传染性的病毒或梳理出单个突变对病毒行为影响的实验需要更多时间,但对奥密克戎变异刺突蛋白与抗体之间交互作用的研究,应该在一周内就会得出一些有关免疫逃避问题的答案。

感染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人症状会更轻还是更重,要想得出结论尚需时日。目前需要几天或几周时间来观察感染这种病毒的患者会有多严重的症状。

BioNTech SE (BNTX)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共同开发了一款常用新冠疫苗。BioNTech和Moderna Inc. (MRNA)表示,已准备好必要时将自己研发的疫苗适应奥密克戎变体。

即使奥密克戎最终不是许多专家所担心的威胁,它的出现也预示着会有一段令人沮丧、可能持续数年的困难时期。航空公司、投资者、医院和政府首脑将被迫继续警惕下一个变种病毒。WHO依照希腊字母表命名新冠变种病毒。Sigal预测说:“我们还得学习更多的希腊字母。”

截至目前,WHO已宣布五个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其中包括奥密克戎。阿尔法(Alpha)病毒最初出现在英国,导致今年冬季欧洲和美国感染病例激增。德尔塔(Delta)病毒已被证明更具传染性。贝塔(Beta)病毒的首个已知病例也来自南非,削弱了疫苗的作用。多数其他变种病毒并未造成更大伤害,也没有成为主导毒株。

Sigal和其他研究过基因组的人说,奥密克戎很可能在突然出现之前已经发展一年多了。奥密克戎是从现在已几乎消失的被称为“B.1.1”的旧型毒株演变而来。这种病毒可能在很多个月的时间里潜伏在一个免疫功能低下的人身上,或许是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艾滋病患者,然后慢慢进化而来。

11月11日采集到第一批已知的奥密克戎样本:一份是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所在的南非豪滕省,另外四份来自访问邻国博茨瓦纳的外国外交官。


同日,一名36岁男士从南非出发、前往检疫规定极其严格的香港。11月13日,他在入住的指定隔离酒店接受检测,证实他是最早的奥密克戎感染病例之一。

五天后,住在走廊对面房间的一名62岁男士核酸检测也呈阳性。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感染及传染病科讲座教授袁国勇说,这名62岁男士也感染了这种变体病毒,而且这两个样本的基因组非常接近,显然其中一人是从另一人身上感染的病毒。袁国勇为香港政府的疫情应对工作提供顾问服务。

但袁国勇称,闭路电视监控显示,这两位男士从未见过面,没有同时开门,也没有共用任何物品,只是接触过穿着全套防护装备的酒店工作人员。袁国勇说,最大的可能性是,他们其中一个酒店房间的空气扩散到走廊,另一个人开门时吸入了带有病毒的空气。

袁国勇调查了香港其他几宗疑似隔离酒店传染案例,他的初步结论是奥密克戎具有高度传播性,可能比德尔塔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更强。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南非的情况。官员们注意到豪滕省病例数量迅速增加。11月11日,即南非第一个已知奥密克戎病例确诊的日期,豪滕省有120个新增感染病例,新增感染病例数量为疫情暴发以来最低水平。到周日11月14日,该省的每日新增病例已跃升至2,308例。对这些病例进行的一种聚合?连锁反应(polymerase-chain-reaction, 简称PCR)测试显示,几乎所有病例都出现了同样的异常情况:主流德尔塔变种病毒中的S基因信号缺失。

而且与以前每100个测试中只有不到一个呈阳性的概率相比,现在每五个测试中就有一个显示阳性,这表明感染新冠病毒的实际人数要高得多。


de Oliveira说,过去几周,南非可能有数万人感染了这种新的变种病毒。他作出这一估测的依据是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比例很高,以及他传达给Sigal的显示同样的S基因异常情况的数字。

de Oliveira说,他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在上周四结束会议时都知道公开新变种病毒可能会引发的反应。各国会对来自南非的旅行者关闭大门,使南非本就受到重创的经济再受打击,特别是旅游业。希望在圣诞节期间与海外亲人团聚的南非家庭也无法如愿。

“这就是作为一名科学家要面对的风险,”de Oliveira说。“你可能会面临在开始阶段反应过度的指责……这场疫情告诉我们,快速行动通常比延迟行动要好,即使你可能不是100%正确。”

上周五,WHO追踪新变种的工作组发现了另一个值得关切的问题。该小组成员、约翰内斯堡国家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的首席医学科学家Jinal Bhiman说,对豪滕省激增的感染病例的早期分析显示,在南非第三波疫情中患上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非常之多。这波疫情在7月达到顶峰,几乎完全是由德尔塔变种病毒导致的。

会再次感染吗?

Bhiman说,有个仍不确定的迹象是,最近康复的人可能面临再次感染的风险。她说:“这就是为什么WHO真的严阵以待。”

当天晚些时候,WHO宣布奥密克戎为值得关切的变种病毒。那时,欧洲各国政府已经对来自非洲很多地方的旅客关闭了大门。比利时的一例境外输入奥密克戎病毒感染病例是一位未接种疫苗的女士,她从埃及出发、途径土耳其回到比利时。另一宗传播案例是,两名从开普敦到慕尼黑的乘客感染了该变种病毒。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确诊病例接踵出现。两架从南非抵达阿姆斯特丹的荷兰皇家航空(KLM)航班上,有13人被确认携带奥密克戎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的另外48人的结果尚未确定。

科学家们说,可能需要两周时间才能确定是否有必要拉响警报。

关于奥密克戎对人体影响的第一个重要线索,将来自它目前传播最广泛的南非豪滕省。这种病毒在当地的轨迹将验证它在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国家会有何表现。奥密克戎开始传播之前,南非的病例数处于疫情暴发以来的最低水平。该国人口6,000万,只有四分之一完全接种了疫苗。

接种率达到67%的欧洲将提供一个不同的测试环境。在欧洲,奥密克戎的到来正赶上感染人数再次激增,几乎所有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病毒。变种病毒之间正展开地盘争夺战。

“那种认为这种病毒会被疫苗完全消灭的幻想……从来就是不可能实现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什里夫波特分校(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Shreveport)的病毒学家Jeremy Kamil说。“但变种病毒不会使疫情永远持续下去……只能尽快让人们接种疫苗、降低死亡人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