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胜舟: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诡异的新冠病毒折磨人类近两年,依然看不到拐点和终点。疫苗的研制和上市进度以往是按年计算,因为新冠疫情被迫按月计算,2020年底曾给人类带来信心,认为看到了幽暗隧道尽头的亮光,但2021年不断变异的病毒,又蒙上了重重阴影。

B.1.1.529变异毒株样本当地时间(下同)11月9日在博茨瓦纳首先采集,南非11月24日首先向WHO报告。WHO和多国政府如惊弓之鸟,没有任何懈怠。11月26,WHO召开紧急会议,列入“需关注的变异株”(Variants of Concern),用希腊字母命名为“Omicron”(奥密克戎)。Omicron可能比Delta更凶猛,带给全球六大挑战。

挑战一:Omicron是否已全球扩散?

非洲无疑已是重疫区,一些国家可能已经失控,例如南非。11月24日,豪登省约1100例新增病例中,90%为Omicron毒株;11月28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发表电视讲话说,Omicron毒株已蔓延到南非所有省。

南非的经济实力、检测实力、医疗实力在非洲首屈一指。非洲很多穷国根本没有实力检测和治疗,一直选择“躺平”,很多研究者不相信非洲的确诊、死亡病例数据,认为被严重低估。这次Omicron毒株的感染情况在非洲依然是“一团黑”,非常令人担忧。

其他大洲不能说高枕无忧。短短三天,比利时、英国、德国、以色列、加拿大、香港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已报告检测到Omicron病例。如此密集报告,表明正由非洲向其他大洲冲关蔓延。由于检测能力、经济实力的严重不均衡,富国、大国反应更快速,其他国家和地区暂未报告,不等于不存在。

美国、比利时、德国、意大利、加拿大、韩国、巴西、澳大利亚、荷兰、新加坡等国纷纷宣布,暂停南非、博茨瓦纳等非洲八国的航班和旅客入境。一些人权组织抗议,认为没有充分证据,WHO也没有发布旅行禁令,这是“歧视”。实话实说,这真不是歧视,而是理性。一个国家的政府,没有能力、或不尽最大努力保护国民,那是渎职。

问题在于,依据去年以来的事实,这个旅行禁令未必有用,只是推迟而不能阻断Omicron疫情扩散。在封禁航班之前,Omicron毒株可能已经入境;或者扩散到非洲之外的国家,再拐个弯入境;或者通过国际客轮、货轮入境。

2020年1月,中国武汉首先报告新冠疫情,美国迅速封禁中国的航班,但欧洲的游客很快将病毒带入美国。由于应对不力,美国的确诊、死亡病例均占据全球第一。

2020年10月,印度首先报告Delta毒株,很多国家也封禁印度的航班和旅客,未能阻止Delta迅速扩散全球,目前90%以上的确诊病例都由Delta感染。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说,如果Omicron已经在美国出现但尚未被发现,“不会感到惊讶”。

从时间而言,Omicron毒株可能在南非已存在两个月以上,最近两周迅速形成显著优势,新增确诊病例占90%才引起关注。从国家而言,只封禁非洲八国明显有遗漏。例如,比利时一例Omicron病例11月11日从埃及返回,22日出现症状。这意味着11月上旬非洲国家之间已经扩散传播,目前各国的航班封禁名单中并没有埃及。

挑战二:新冠毒王是否还没产生?

Omicron有50多个突变点,其中32个突变点在刺突蛋白上,Delta仅有16个;Omicron在RBD(受体结合区域)的突变点有15个,Delta仅有2个,以免疫逃疫能力著称的Beta有3个。当然,突变点多不意味着一定传播力强、致病(死)率高。

初步数据表明,Omicron感染者的病毒载量是Delta的8-16倍。一些自媒体称为“毒王”,这是炒作,为了吸眼球、吸流量,目前还不能下这个结论,但足够将全球震荡得心惊肉跳了。

Omicron毒株的传播力、致病力、免疫逃离能力没有详尽的数据支撑,全球顶尖的医疗科研团队、顶尖的实验室正在日以继夜地研究,四周内将有更清晰的结论。WHO已经为各国多次敲响警钟,全球扩散情况是否严峻,四周内也将有更清晰的结论。

即使Omicron毒株没有达到免疫逃逸,没有让现有疫苗均失效,不断变异,单项毒性更强、传播力更强的病毒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但传播力、致病力和免疫逃逸全部融合加强,成为“新冠毒王”还有待观察。一般而言,传播力与致病力负相关。病毒也聪明,如果宿主很快没命,它就传播不了,对于寄生于人体的病毒属于自杀行为。

挑战三:“与病毒共存”能否持续?

英国全球首个“吃螃蟹”,实施“与病毒共存”防疫策略,大部分国家基于国情和经济压力纷纷跟进。放松管控后,欧洲、美国、新加坡、韩国等确诊病例明显反弹,仍然咬牙不动摇。Omicron的高风险和高不确定性,已经明显动摇了“与病毒共存”的信心,相关国家纷纷收紧防疫措施,或推迟拟进一步放宽的防疫措施。

11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实施为期3周“有针对性的措施”,所有国际旅客抵达英国后第二天进行核酸检测,得到阴性结果前需自我隔离;与Omicron毒株感染病例有密切接触的所有人必须自我隔离10天,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推动“加强针运动”。

这个防疫措施还是有明显漏洞,指望入境旅客“自我隔离”,难免有不自觉、鼓吹和享受个人自由,一旦其中阳性或者潜伏期没有及时检测出来,在公共场合参加了聚集活动,将很快形成多代感染群。

以色列接种疫苗的进度一直居于全球前列,第三针已逾50%,仍然如临大敌。11月27日宣布关闭边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成为全球首个因Omicron封锁国境的国家。日本是第二个,首相岸田文雄11月29日下午宣布从30日0时起,原则上禁止全球海外人士入境日本。

假如Omicron的威胁日益严重,最晚今年底就有个重大选项摆在各国中央政府面前:要么向以色列、日本学习,干脆封锁国境一段时间;要么向中国学习,对所有入境者严格隔离14天,无论他们是否已接种疫苗。

德国在出现Omicron毒株后,仅对南非入境的人隔离14天,其他地方入境的人不隔离,也有明显的缺陷。感染Omicron毒株的病例从非禁航名单的国家入境,不隔离14天将给德国带来巨大的风险。

挑战四:群体免疫能否实现?

正在肆虐全球的Delta毒株,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专家质疑,原有的群体免疫门槛有无价值?群体免疫能否实现?无论是通过疫苗的人工免疫,还是感染后的自然免疫,在不断变异的病毒冲击下,已经低效甚至可能无效。

前者的情形来自接种辉瑞三针疫苗的人,已确诊感染Omicron,今后几周类似的病例将越来越多。后者的情形来自11月26日WHO的声明,初步研究表明,相比其他变异株,Omicron毒株“导致人体再次感染病毒的风险增加”,暗示自然免疫可能无效。

Delta已经让现有疫苗降低了有效性,Omicron是否进一步降低疫苗的有效性?今后是否变异出一种新毒株,让现有的疫苗都失效?果真如此,人类抗疫工作将不得不全部清零,重新洗牌。

多家疫苗企业纷纷安抚政府和民众,声称数月内能够研究出针对Omicron毒株的疫苗,这是从维护股价、企业利润的立场出发,真正的考验还没来到。即使能快速研究出针对Omicron的疫苗,已接种的需要补种多少针?全球人口约76亿,未完成全程接种的约有30亿,如何尽快量产、分配、运输、接种?有一系列非常头痛的大难题,富国、大国封锁国境可以支撑半年、一年,很多穷国、小国耗不起。

11月29日,WHO表示,Omicron毒株的全球总体风险被评估为“非常高”,敦促194个成员国加速高优先群体人口的新冠疫苗覆盖率。同日,疫苗接种完成率只有40%菲律宾启动“全国突击打疫苗”运动,计划三天内全国接种900万剂次疫苗。

这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尽管疫苗有效率会降低,总比没有好,可以降低重病率和死亡率。专家也纷纷表态力挺疫苗,福奇认为,接种新冠疫苗是应对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方式,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应迅速接种新冠疫苗。

同时需要专家论证,缩小现在不打疫苗的范围。重症患者、免疫缺陷者、3岁以下幼儿等有必要尽快接种,既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

挑战五:对经济和生活的大冲击再显?

2020年1月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在“疫海”中苦苦煎熬,无边无际。Omicron毒株出现后,疫情和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11月26日,全球股市、原油等风险资产重挫,债券、黄金等避险资产大涨。截至收盘,美国道指跌幅2.53%,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跌幅2.27%,创今年2月以来最大跌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2.23%。这个“黑色星期五”,是道指70年来记录最差,也是标普500、纳斯达克指数有记录以来最差。英国伦敦富时100指数跌幅3.64%;法国巴黎CAC40指数跌幅4.75%;德国法兰克福DAX指数跌幅4.15%。

美国抗疫借助美元“硬通货”的独特优势,实施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留下一地鸡毛,后劲乏力。美国债务总额已是史上最高,通货膨胀也是31年以来最高。

美联储已开始缩表,放出紧缩信号,原来预计2022年将有三次加息。但Omicron毒株出现带来了“两难”:继续“大放水”,边际效益递减,通胀增加,饮鸠止渴;不“放水”救经济,民主党明年中期选举大概率惨败,失去国会两院的控制权,拜登后两年的执政更困难。

美、欧实施没多久的“疫苗护照”,将面临重大考验,跨国旅游、教育、商务往来很可能再次受到大冲击。香港如何不实施严格的入境管控,与内地通关的时间、人数也会受影响。

如果欧美防疫措施持续收紧,失去生计、自由的民众反抗将日益增强,暴力行为日益增多,这又是一个洐生的难题。荷兰已有先例。11月18日宣布升级防疫措施,17时以后关闭酒吧、餐厅和非必需品商店。19日鹿特丹就发生暴力抗议,一辆警车被烧、5人被警察开枪射伤,随后海牙、格罗宁根等大城市接力抗议,全国至少173人因此被捕。

11月29日,全球新冠疫情平均致死率为1.99%。两害相权取其轻,多数国家的民众已经煎熬了22个月,严厉的封控可能导致大面积饿死,只好出来工作,哪怕感染病毒。

挑战六:人类能否抱团共渡难关?

全球抗疫的最大隐患,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尤其疫苗分配的严重不平等,带来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非洲穷国、弱国多,医疗技术、人员、设备、管理都比较弱。基于木桶理论,人类与新冠病毒的世界大战,并非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而是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差的国家。最后大决战的战场无疑是非洲。

真实的情况令人沮丧。尽管WHO反复呼吁,2021年底仍然难以完成40%非洲人口的全程疫苗接种目标。富国囤积了数以亿计的疫苗,已经大量过期或即将过期,而穷国数以百万计的一线医护人员却一针疫苗都没有接种。目前,南非成年人口接种一针疫苗只有约41%,全程接种只有约24%。整个非洲接种疫苗人口不足6%。

Omicron毒株发现后,必然加剧疫苗的不平等,富国更没有动力捐赠疫苗,反而会抢购和囤积更多疫苗。疫苗企业也普遍势利,优先满足富国、大国的订单,因为出价高、市场大。

非洲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例居高不下。以南非为例,据2017年7月31日发布的人口统计数据,艾滋病感染者人数高达706万,感染率达12.57%。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免疫能力脆弱,再感染新冠病毒后长期不能清除,于是其人体成为新冠病毒变异的“毒盅”,非洲成为全球新冠病毒变异的大本营。

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充分发挥WHO的指挥协调作用,富国加快捐赠囤积的疫苗,疫苗企业豁免知识产权,在穷国弱国就地生产疫苗,组织其他国家医护人员作为志愿者,轮流支援非洲抗疫两个月,都是可以考虑的援非选项。

人类如果不能团结起来打败病毒,必然被病毒打败,没有人能幸免。救非洲不是恩赐,其实是自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Omicron毒株带给全球六大挑战

发布日期:2021-11-30 12:19
|叶胜舟: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诡异的新冠病毒折磨人类近两年,依然看不到拐点和终点。疫苗的研制和上市进度以往是按年计算,因为新冠疫情被迫按月计算,2020年底曾给人类带来信心,认为看到了幽暗隧道尽头的亮光,但2021年不断变异的病毒,又蒙上了重重阴影。

B.1.1.529变异毒株样本当地时间(下同)11月9日在博茨瓦纳首先采集,南非11月24日首先向WHO报告。WHO和多国政府如惊弓之鸟,没有任何懈怠。11月26,WHO召开紧急会议,列入“需关注的变异株”(Variants of Concern),用希腊字母命名为“Omicron”(奥密克戎)。Omicron可能比Delta更凶猛,带给全球六大挑战。

挑战一:Omicron是否已全球扩散?

非洲无疑已是重疫区,一些国家可能已经失控,例如南非。11月24日,豪登省约1100例新增病例中,90%为Omicron毒株;11月28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发表电视讲话说,Omicron毒株已蔓延到南非所有省。

南非的经济实力、检测实力、医疗实力在非洲首屈一指。非洲很多穷国根本没有实力检测和治疗,一直选择“躺平”,很多研究者不相信非洲的确诊、死亡病例数据,认为被严重低估。这次Omicron毒株的感染情况在非洲依然是“一团黑”,非常令人担忧。

其他大洲不能说高枕无忧。短短三天,比利时、英国、德国、以色列、加拿大、香港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已报告检测到Omicron病例。如此密集报告,表明正由非洲向其他大洲冲关蔓延。由于检测能力、经济实力的严重不均衡,富国、大国反应更快速,其他国家和地区暂未报告,不等于不存在。

美国、比利时、德国、意大利、加拿大、韩国、巴西、澳大利亚、荷兰、新加坡等国纷纷宣布,暂停南非、博茨瓦纳等非洲八国的航班和旅客入境。一些人权组织抗议,认为没有充分证据,WHO也没有发布旅行禁令,这是“歧视”。实话实说,这真不是歧视,而是理性。一个国家的政府,没有能力、或不尽最大努力保护国民,那是渎职。

问题在于,依据去年以来的事实,这个旅行禁令未必有用,只是推迟而不能阻断Omicron疫情扩散。在封禁航班之前,Omicron毒株可能已经入境;或者扩散到非洲之外的国家,再拐个弯入境;或者通过国际客轮、货轮入境。

2020年1月,中国武汉首先报告新冠疫情,美国迅速封禁中国的航班,但欧洲的游客很快将病毒带入美国。由于应对不力,美国的确诊、死亡病例均占据全球第一。

2020年10月,印度首先报告Delta毒株,很多国家也封禁印度的航班和旅客,未能阻止Delta迅速扩散全球,目前90%以上的确诊病例都由Delta感染。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说,如果Omicron已经在美国出现但尚未被发现,“不会感到惊讶”。

从时间而言,Omicron毒株可能在南非已存在两个月以上,最近两周迅速形成显著优势,新增确诊病例占90%才引起关注。从国家而言,只封禁非洲八国明显有遗漏。例如,比利时一例Omicron病例11月11日从埃及返回,22日出现症状。这意味着11月上旬非洲国家之间已经扩散传播,目前各国的航班封禁名单中并没有埃及。

挑战二:新冠毒王是否还没产生?

Omicron有50多个突变点,其中32个突变点在刺突蛋白上,Delta仅有16个;Omicron在RBD(受体结合区域)的突变点有15个,Delta仅有2个,以免疫逃疫能力著称的Beta有3个。当然,突变点多不意味着一定传播力强、致病(死)率高。

初步数据表明,Omicron感染者的病毒载量是Delta的8-16倍。一些自媒体称为“毒王”,这是炒作,为了吸眼球、吸流量,目前还不能下这个结论,但足够将全球震荡得心惊肉跳了。

Omicron毒株的传播力、致病力、免疫逃离能力没有详尽的数据支撑,全球顶尖的医疗科研团队、顶尖的实验室正在日以继夜地研究,四周内将有更清晰的结论。WHO已经为各国多次敲响警钟,全球扩散情况是否严峻,四周内也将有更清晰的结论。

即使Omicron毒株没有达到免疫逃逸,没有让现有疫苗均失效,不断变异,单项毒性更强、传播力更强的病毒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但传播力、致病力和免疫逃逸全部融合加强,成为“新冠毒王”还有待观察。一般而言,传播力与致病力负相关。病毒也聪明,如果宿主很快没命,它就传播不了,对于寄生于人体的病毒属于自杀行为。

挑战三:“与病毒共存”能否持续?

英国全球首个“吃螃蟹”,实施“与病毒共存”防疫策略,大部分国家基于国情和经济压力纷纷跟进。放松管控后,欧洲、美国、新加坡、韩国等确诊病例明显反弹,仍然咬牙不动摇。Omicron的高风险和高不确定性,已经明显动摇了“与病毒共存”的信心,相关国家纷纷收紧防疫措施,或推迟拟进一步放宽的防疫措施。

11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实施为期3周“有针对性的措施”,所有国际旅客抵达英国后第二天进行核酸检测,得到阴性结果前需自我隔离;与Omicron毒株感染病例有密切接触的所有人必须自我隔离10天,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推动“加强针运动”。

这个防疫措施还是有明显漏洞,指望入境旅客“自我隔离”,难免有不自觉、鼓吹和享受个人自由,一旦其中阳性或者潜伏期没有及时检测出来,在公共场合参加了聚集活动,将很快形成多代感染群。

以色列接种疫苗的进度一直居于全球前列,第三针已逾50%,仍然如临大敌。11月27日宣布关闭边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成为全球首个因Omicron封锁国境的国家。日本是第二个,首相岸田文雄11月29日下午宣布从30日0时起,原则上禁止全球海外人士入境日本。

假如Omicron的威胁日益严重,最晚今年底就有个重大选项摆在各国中央政府面前:要么向以色列、日本学习,干脆封锁国境一段时间;要么向中国学习,对所有入境者严格隔离14天,无论他们是否已接种疫苗。

德国在出现Omicron毒株后,仅对南非入境的人隔离14天,其他地方入境的人不隔离,也有明显的缺陷。感染Omicron毒株的病例从非禁航名单的国家入境,不隔离14天将给德国带来巨大的风险。

挑战四:群体免疫能否实现?

正在肆虐全球的Delta毒株,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专家质疑,原有的群体免疫门槛有无价值?群体免疫能否实现?无论是通过疫苗的人工免疫,还是感染后的自然免疫,在不断变异的病毒冲击下,已经低效甚至可能无效。

前者的情形来自接种辉瑞三针疫苗的人,已确诊感染Omicron,今后几周类似的病例将越来越多。后者的情形来自11月26日WHO的声明,初步研究表明,相比其他变异株,Omicron毒株“导致人体再次感染病毒的风险增加”,暗示自然免疫可能无效。

Delta已经让现有疫苗降低了有效性,Omicron是否进一步降低疫苗的有效性?今后是否变异出一种新毒株,让现有的疫苗都失效?果真如此,人类抗疫工作将不得不全部清零,重新洗牌。

多家疫苗企业纷纷安抚政府和民众,声称数月内能够研究出针对Omicron毒株的疫苗,这是从维护股价、企业利润的立场出发,真正的考验还没来到。即使能快速研究出针对Omicron的疫苗,已接种的需要补种多少针?全球人口约76亿,未完成全程接种的约有30亿,如何尽快量产、分配、运输、接种?有一系列非常头痛的大难题,富国、大国封锁国境可以支撑半年、一年,很多穷国、小国耗不起。

11月29日,WHO表示,Omicron毒株的全球总体风险被评估为“非常高”,敦促194个成员国加速高优先群体人口的新冠疫苗覆盖率。同日,疫苗接种完成率只有40%菲律宾启动“全国突击打疫苗”运动,计划三天内全国接种900万剂次疫苗。

这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尽管疫苗有效率会降低,总比没有好,可以降低重病率和死亡率。专家也纷纷表态力挺疫苗,福奇认为,接种新冠疫苗是应对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方式,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应迅速接种新冠疫苗。

同时需要专家论证,缩小现在不打疫苗的范围。重症患者、免疫缺陷者、3岁以下幼儿等有必要尽快接种,既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

挑战五:对经济和生活的大冲击再显?

2020年1月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在“疫海”中苦苦煎熬,无边无际。Omicron毒株出现后,疫情和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11月26日,全球股市、原油等风险资产重挫,债券、黄金等避险资产大涨。截至收盘,美国道指跌幅2.53%,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跌幅2.27%,创今年2月以来最大跌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2.23%。这个“黑色星期五”,是道指70年来记录最差,也是标普500、纳斯达克指数有记录以来最差。英国伦敦富时100指数跌幅3.64%;法国巴黎CAC40指数跌幅4.75%;德国法兰克福DAX指数跌幅4.15%。

美国抗疫借助美元“硬通货”的独特优势,实施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留下一地鸡毛,后劲乏力。美国债务总额已是史上最高,通货膨胀也是31年以来最高。

美联储已开始缩表,放出紧缩信号,原来预计2022年将有三次加息。但Omicron毒株出现带来了“两难”:继续“大放水”,边际效益递减,通胀增加,饮鸠止渴;不“放水”救经济,民主党明年中期选举大概率惨败,失去国会两院的控制权,拜登后两年的执政更困难。

美、欧实施没多久的“疫苗护照”,将面临重大考验,跨国旅游、教育、商务往来很可能再次受到大冲击。香港如何不实施严格的入境管控,与内地通关的时间、人数也会受影响。

如果欧美防疫措施持续收紧,失去生计、自由的民众反抗将日益增强,暴力行为日益增多,这又是一个洐生的难题。荷兰已有先例。11月18日宣布升级防疫措施,17时以后关闭酒吧、餐厅和非必需品商店。19日鹿特丹就发生暴力抗议,一辆警车被烧、5人被警察开枪射伤,随后海牙、格罗宁根等大城市接力抗议,全国至少173人因此被捕。

11月29日,全球新冠疫情平均致死率为1.99%。两害相权取其轻,多数国家的民众已经煎熬了22个月,严厉的封控可能导致大面积饿死,只好出来工作,哪怕感染病毒。

挑战六:人类能否抱团共渡难关?

全球抗疫的最大隐患,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尤其疫苗分配的严重不平等,带来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非洲穷国、弱国多,医疗技术、人员、设备、管理都比较弱。基于木桶理论,人类与新冠病毒的世界大战,并非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而是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差的国家。最后大决战的战场无疑是非洲。

真实的情况令人沮丧。尽管WHO反复呼吁,2021年底仍然难以完成40%非洲人口的全程疫苗接种目标。富国囤积了数以亿计的疫苗,已经大量过期或即将过期,而穷国数以百万计的一线医护人员却一针疫苗都没有接种。目前,南非成年人口接种一针疫苗只有约41%,全程接种只有约24%。整个非洲接种疫苗人口不足6%。

Omicron毒株发现后,必然加剧疫苗的不平等,富国更没有动力捐赠疫苗,反而会抢购和囤积更多疫苗。疫苗企业也普遍势利,优先满足富国、大国的订单,因为出价高、市场大。

非洲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例居高不下。以南非为例,据2017年7月31日发布的人口统计数据,艾滋病感染者人数高达706万,感染率达12.57%。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免疫能力脆弱,再感染新冠病毒后长期不能清除,于是其人体成为新冠病毒变异的“毒盅”,非洲成为全球新冠病毒变异的大本营。

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充分发挥WHO的指挥协调作用,富国加快捐赠囤积的疫苗,疫苗企业豁免知识产权,在穷国弱国就地生产疫苗,组织其他国家医护人员作为志愿者,轮流支援非洲抗疫两个月,都是可以考虑的援非选项。

人类如果不能团结起来打败病毒,必然被病毒打败,没有人能幸免。救非洲不是恩赐,其实是自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叶胜舟: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诡异的新冠病毒折磨人类近两年,依然看不到拐点和终点。疫苗的研制和上市进度以往是按年计算,因为新冠疫情被迫按月计算,2020年底曾给人类带来信心,认为看到了幽暗隧道尽头的亮光,但2021年不断变异的病毒,又蒙上了重重阴影。

B.1.1.529变异毒株样本当地时间(下同)11月9日在博茨瓦纳首先采集,南非11月24日首先向WHO报告。WHO和多国政府如惊弓之鸟,没有任何懈怠。11月26,WHO召开紧急会议,列入“需关注的变异株”(Variants of Concern),用希腊字母命名为“Omicron”(奥密克戎)。Omicron可能比Delta更凶猛,带给全球六大挑战。

挑战一:Omicron是否已全球扩散?

非洲无疑已是重疫区,一些国家可能已经失控,例如南非。11月24日,豪登省约1100例新增病例中,90%为Omicron毒株;11月28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发表电视讲话说,Omicron毒株已蔓延到南非所有省。

南非的经济实力、检测实力、医疗实力在非洲首屈一指。非洲很多穷国根本没有实力检测和治疗,一直选择“躺平”,很多研究者不相信非洲的确诊、死亡病例数据,认为被严重低估。这次Omicron毒株的感染情况在非洲依然是“一团黑”,非常令人担忧。

其他大洲不能说高枕无忧。短短三天,比利时、英国、德国、以色列、加拿大、香港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已报告检测到Omicron病例。如此密集报告,表明正由非洲向其他大洲冲关蔓延。由于检测能力、经济实力的严重不均衡,富国、大国反应更快速,其他国家和地区暂未报告,不等于不存在。

美国、比利时、德国、意大利、加拿大、韩国、巴西、澳大利亚、荷兰、新加坡等国纷纷宣布,暂停南非、博茨瓦纳等非洲八国的航班和旅客入境。一些人权组织抗议,认为没有充分证据,WHO也没有发布旅行禁令,这是“歧视”。实话实说,这真不是歧视,而是理性。一个国家的政府,没有能力、或不尽最大努力保护国民,那是渎职。

问题在于,依据去年以来的事实,这个旅行禁令未必有用,只是推迟而不能阻断Omicron疫情扩散。在封禁航班之前,Omicron毒株可能已经入境;或者扩散到非洲之外的国家,再拐个弯入境;或者通过国际客轮、货轮入境。

2020年1月,中国武汉首先报告新冠疫情,美国迅速封禁中国的航班,但欧洲的游客很快将病毒带入美国。由于应对不力,美国的确诊、死亡病例均占据全球第一。

2020年10月,印度首先报告Delta毒株,很多国家也封禁印度的航班和旅客,未能阻止Delta迅速扩散全球,目前90%以上的确诊病例都由Delta感染。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说,如果Omicron已经在美国出现但尚未被发现,“不会感到惊讶”。

从时间而言,Omicron毒株可能在南非已存在两个月以上,最近两周迅速形成显著优势,新增确诊病例占90%才引起关注。从国家而言,只封禁非洲八国明显有遗漏。例如,比利时一例Omicron病例11月11日从埃及返回,22日出现症状。这意味着11月上旬非洲国家之间已经扩散传播,目前各国的航班封禁名单中并没有埃及。

挑战二:新冠毒王是否还没产生?

Omicron有50多个突变点,其中32个突变点在刺突蛋白上,Delta仅有16个;Omicron在RBD(受体结合区域)的突变点有15个,Delta仅有2个,以免疫逃疫能力著称的Beta有3个。当然,突变点多不意味着一定传播力强、致病(死)率高。

初步数据表明,Omicron感染者的病毒载量是Delta的8-16倍。一些自媒体称为“毒王”,这是炒作,为了吸眼球、吸流量,目前还不能下这个结论,但足够将全球震荡得心惊肉跳了。

Omicron毒株的传播力、致病力、免疫逃离能力没有详尽的数据支撑,全球顶尖的医疗科研团队、顶尖的实验室正在日以继夜地研究,四周内将有更清晰的结论。WHO已经为各国多次敲响警钟,全球扩散情况是否严峻,四周内也将有更清晰的结论。

即使Omicron毒株没有达到免疫逃逸,没有让现有疫苗均失效,不断变异,单项毒性更强、传播力更强的病毒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但传播力、致病力和免疫逃逸全部融合加强,成为“新冠毒王”还有待观察。一般而言,传播力与致病力负相关。病毒也聪明,如果宿主很快没命,它就传播不了,对于寄生于人体的病毒属于自杀行为。

挑战三:“与病毒共存”能否持续?

英国全球首个“吃螃蟹”,实施“与病毒共存”防疫策略,大部分国家基于国情和经济压力纷纷跟进。放松管控后,欧洲、美国、新加坡、韩国等确诊病例明显反弹,仍然咬牙不动摇。Omicron的高风险和高不确定性,已经明显动摇了“与病毒共存”的信心,相关国家纷纷收紧防疫措施,或推迟拟进一步放宽的防疫措施。

11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实施为期3周“有针对性的措施”,所有国际旅客抵达英国后第二天进行核酸检测,得到阴性结果前需自我隔离;与Omicron毒株感染病例有密切接触的所有人必须自我隔离10天,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推动“加强针运动”。

这个防疫措施还是有明显漏洞,指望入境旅客“自我隔离”,难免有不自觉、鼓吹和享受个人自由,一旦其中阳性或者潜伏期没有及时检测出来,在公共场合参加了聚集活动,将很快形成多代感染群。

以色列接种疫苗的进度一直居于全球前列,第三针已逾50%,仍然如临大敌。11月27日宣布关闭边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成为全球首个因Omicron封锁国境的国家。日本是第二个,首相岸田文雄11月29日下午宣布从30日0时起,原则上禁止全球海外人士入境日本。

假如Omicron的威胁日益严重,最晚今年底就有个重大选项摆在各国中央政府面前:要么向以色列、日本学习,干脆封锁国境一段时间;要么向中国学习,对所有入境者严格隔离14天,无论他们是否已接种疫苗。

德国在出现Omicron毒株后,仅对南非入境的人隔离14天,其他地方入境的人不隔离,也有明显的缺陷。感染Omicron毒株的病例从非禁航名单的国家入境,不隔离14天将给德国带来巨大的风险。

挑战四:群体免疫能否实现?

正在肆虐全球的Delta毒株,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专家质疑,原有的群体免疫门槛有无价值?群体免疫能否实现?无论是通过疫苗的人工免疫,还是感染后的自然免疫,在不断变异的病毒冲击下,已经低效甚至可能无效。

前者的情形来自接种辉瑞三针疫苗的人,已确诊感染Omicron,今后几周类似的病例将越来越多。后者的情形来自11月26日WHO的声明,初步研究表明,相比其他变异株,Omicron毒株“导致人体再次感染病毒的风险增加”,暗示自然免疫可能无效。

Delta已经让现有疫苗降低了有效性,Omicron是否进一步降低疫苗的有效性?今后是否变异出一种新毒株,让现有的疫苗都失效?果真如此,人类抗疫工作将不得不全部清零,重新洗牌。

多家疫苗企业纷纷安抚政府和民众,声称数月内能够研究出针对Omicron毒株的疫苗,这是从维护股价、企业利润的立场出发,真正的考验还没来到。即使能快速研究出针对Omicron的疫苗,已接种的需要补种多少针?全球人口约76亿,未完成全程接种的约有30亿,如何尽快量产、分配、运输、接种?有一系列非常头痛的大难题,富国、大国封锁国境可以支撑半年、一年,很多穷国、小国耗不起。

11月29日,WHO表示,Omicron毒株的全球总体风险被评估为“非常高”,敦促194个成员国加速高优先群体人口的新冠疫苗覆盖率。同日,疫苗接种完成率只有40%菲律宾启动“全国突击打疫苗”运动,计划三天内全国接种900万剂次疫苗。

这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尽管疫苗有效率会降低,总比没有好,可以降低重病率和死亡率。专家也纷纷表态力挺疫苗,福奇认为,接种新冠疫苗是应对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方式,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应迅速接种新冠疫苗。

同时需要专家论证,缩小现在不打疫苗的范围。重症患者、免疫缺陷者、3岁以下幼儿等有必要尽快接种,既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

挑战五:对经济和生活的大冲击再显?

2020年1月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在“疫海”中苦苦煎熬,无边无际。Omicron毒株出现后,疫情和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11月26日,全球股市、原油等风险资产重挫,债券、黄金等避险资产大涨。截至收盘,美国道指跌幅2.53%,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跌幅2.27%,创今年2月以来最大跌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2.23%。这个“黑色星期五”,是道指70年来记录最差,也是标普500、纳斯达克指数有记录以来最差。英国伦敦富时100指数跌幅3.64%;法国巴黎CAC40指数跌幅4.75%;德国法兰克福DAX指数跌幅4.15%。

美国抗疫借助美元“硬通货”的独特优势,实施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留下一地鸡毛,后劲乏力。美国债务总额已是史上最高,通货膨胀也是31年以来最高。

美联储已开始缩表,放出紧缩信号,原来预计2022年将有三次加息。但Omicron毒株出现带来了“两难”:继续“大放水”,边际效益递减,通胀增加,饮鸠止渴;不“放水”救经济,民主党明年中期选举大概率惨败,失去国会两院的控制权,拜登后两年的执政更困难。

美、欧实施没多久的“疫苗护照”,将面临重大考验,跨国旅游、教育、商务往来很可能再次受到大冲击。香港如何不实施严格的入境管控,与内地通关的时间、人数也会受影响。

如果欧美防疫措施持续收紧,失去生计、自由的民众反抗将日益增强,暴力行为日益增多,这又是一个洐生的难题。荷兰已有先例。11月18日宣布升级防疫措施,17时以后关闭酒吧、餐厅和非必需品商店。19日鹿特丹就发生暴力抗议,一辆警车被烧、5人被警察开枪射伤,随后海牙、格罗宁根等大城市接力抗议,全国至少173人因此被捕。

11月29日,全球新冠疫情平均致死率为1.99%。两害相权取其轻,多数国家的民众已经煎熬了22个月,严厉的封控可能导致大面积饿死,只好出来工作,哪怕感染病毒。

挑战六:人类能否抱团共渡难关?

全球抗疫的最大隐患,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尤其疫苗分配的严重不平等,带来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非洲穷国、弱国多,医疗技术、人员、设备、管理都比较弱。基于木桶理论,人类与新冠病毒的世界大战,并非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而是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差的国家。最后大决战的战场无疑是非洲。

真实的情况令人沮丧。尽管WHO反复呼吁,2021年底仍然难以完成40%非洲人口的全程疫苗接种目标。富国囤积了数以亿计的疫苗,已经大量过期或即将过期,而穷国数以百万计的一线医护人员却一针疫苗都没有接种。目前,南非成年人口接种一针疫苗只有约41%,全程接种只有约24%。整个非洲接种疫苗人口不足6%。

Omicron毒株发现后,必然加剧疫苗的不平等,富国更没有动力捐赠疫苗,反而会抢购和囤积更多疫苗。疫苗企业也普遍势利,优先满足富国、大国的订单,因为出价高、市场大。

非洲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例居高不下。以南非为例,据2017年7月31日发布的人口统计数据,艾滋病感染者人数高达706万,感染率达12.57%。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免疫能力脆弱,再感染新冠病毒后长期不能清除,于是其人体成为新冠病毒变异的“毒盅”,非洲成为全球新冠病毒变异的大本营。

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充分发挥WHO的指挥协调作用,富国加快捐赠囤积的疫苗,疫苗企业豁免知识产权,在穷国弱国就地生产疫苗,组织其他国家医护人员作为志愿者,轮流支援非洲抗疫两个月,都是可以考虑的援非选项。

人类如果不能团结起来打败病毒,必然被病毒打败,没有人能幸免。救非洲不是恩赐,其实是自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Omicron毒株带给全球六大挑战

发布日期:2021-11-30 12:19
|叶胜舟: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诡异的新冠病毒折磨人类近两年,依然看不到拐点和终点。疫苗的研制和上市进度以往是按年计算,因为新冠疫情被迫按月计算,2020年底曾给人类带来信心,认为看到了幽暗隧道尽头的亮光,但2021年不断变异的病毒,又蒙上了重重阴影。

B.1.1.529变异毒株样本当地时间(下同)11月9日在博茨瓦纳首先采集,南非11月24日首先向WHO报告。WHO和多国政府如惊弓之鸟,没有任何懈怠。11月26,WHO召开紧急会议,列入“需关注的变异株”(Variants of Concern),用希腊字母命名为“Omicron”(奥密克戎)。Omicron可能比Delta更凶猛,带给全球六大挑战。

挑战一:Omicron是否已全球扩散?

非洲无疑已是重疫区,一些国家可能已经失控,例如南非。11月24日,豪登省约1100例新增病例中,90%为Omicron毒株;11月28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发表电视讲话说,Omicron毒株已蔓延到南非所有省。

南非的经济实力、检测实力、医疗实力在非洲首屈一指。非洲很多穷国根本没有实力检测和治疗,一直选择“躺平”,很多研究者不相信非洲的确诊、死亡病例数据,认为被严重低估。这次Omicron毒株的感染情况在非洲依然是“一团黑”,非常令人担忧。

其他大洲不能说高枕无忧。短短三天,比利时、英国、德国、以色列、加拿大、香港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已报告检测到Omicron病例。如此密集报告,表明正由非洲向其他大洲冲关蔓延。由于检测能力、经济实力的严重不均衡,富国、大国反应更快速,其他国家和地区暂未报告,不等于不存在。

美国、比利时、德国、意大利、加拿大、韩国、巴西、澳大利亚、荷兰、新加坡等国纷纷宣布,暂停南非、博茨瓦纳等非洲八国的航班和旅客入境。一些人权组织抗议,认为没有充分证据,WHO也没有发布旅行禁令,这是“歧视”。实话实说,这真不是歧视,而是理性。一个国家的政府,没有能力、或不尽最大努力保护国民,那是渎职。

问题在于,依据去年以来的事实,这个旅行禁令未必有用,只是推迟而不能阻断Omicron疫情扩散。在封禁航班之前,Omicron毒株可能已经入境;或者扩散到非洲之外的国家,再拐个弯入境;或者通过国际客轮、货轮入境。

2020年1月,中国武汉首先报告新冠疫情,美国迅速封禁中国的航班,但欧洲的游客很快将病毒带入美国。由于应对不力,美国的确诊、死亡病例均占据全球第一。

2020年10月,印度首先报告Delta毒株,很多国家也封禁印度的航班和旅客,未能阻止Delta迅速扩散全球,目前90%以上的确诊病例都由Delta感染。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说,如果Omicron已经在美国出现但尚未被发现,“不会感到惊讶”。

从时间而言,Omicron毒株可能在南非已存在两个月以上,最近两周迅速形成显著优势,新增确诊病例占90%才引起关注。从国家而言,只封禁非洲八国明显有遗漏。例如,比利时一例Omicron病例11月11日从埃及返回,22日出现症状。这意味着11月上旬非洲国家之间已经扩散传播,目前各国的航班封禁名单中并没有埃及。

挑战二:新冠毒王是否还没产生?

Omicron有50多个突变点,其中32个突变点在刺突蛋白上,Delta仅有16个;Omicron在RBD(受体结合区域)的突变点有15个,Delta仅有2个,以免疫逃疫能力著称的Beta有3个。当然,突变点多不意味着一定传播力强、致病(死)率高。

初步数据表明,Omicron感染者的病毒载量是Delta的8-16倍。一些自媒体称为“毒王”,这是炒作,为了吸眼球、吸流量,目前还不能下这个结论,但足够将全球震荡得心惊肉跳了。

Omicron毒株的传播力、致病力、免疫逃离能力没有详尽的数据支撑,全球顶尖的医疗科研团队、顶尖的实验室正在日以继夜地研究,四周内将有更清晰的结论。WHO已经为各国多次敲响警钟,全球扩散情况是否严峻,四周内也将有更清晰的结论。

即使Omicron毒株没有达到免疫逃逸,没有让现有疫苗均失效,不断变异,单项毒性更强、传播力更强的病毒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但传播力、致病力和免疫逃逸全部融合加强,成为“新冠毒王”还有待观察。一般而言,传播力与致病力负相关。病毒也聪明,如果宿主很快没命,它就传播不了,对于寄生于人体的病毒属于自杀行为。

挑战三:“与病毒共存”能否持续?

英国全球首个“吃螃蟹”,实施“与病毒共存”防疫策略,大部分国家基于国情和经济压力纷纷跟进。放松管控后,欧洲、美国、新加坡、韩国等确诊病例明显反弹,仍然咬牙不动摇。Omicron的高风险和高不确定性,已经明显动摇了“与病毒共存”的信心,相关国家纷纷收紧防疫措施,或推迟拟进一步放宽的防疫措施。

11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实施为期3周“有针对性的措施”,所有国际旅客抵达英国后第二天进行核酸检测,得到阴性结果前需自我隔离;与Omicron毒株感染病例有密切接触的所有人必须自我隔离10天,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推动“加强针运动”。

这个防疫措施还是有明显漏洞,指望入境旅客“自我隔离”,难免有不自觉、鼓吹和享受个人自由,一旦其中阳性或者潜伏期没有及时检测出来,在公共场合参加了聚集活动,将很快形成多代感染群。

以色列接种疫苗的进度一直居于全球前列,第三针已逾50%,仍然如临大敌。11月27日宣布关闭边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成为全球首个因Omicron封锁国境的国家。日本是第二个,首相岸田文雄11月29日下午宣布从30日0时起,原则上禁止全球海外人士入境日本。

假如Omicron的威胁日益严重,最晚今年底就有个重大选项摆在各国中央政府面前:要么向以色列、日本学习,干脆封锁国境一段时间;要么向中国学习,对所有入境者严格隔离14天,无论他们是否已接种疫苗。

德国在出现Omicron毒株后,仅对南非入境的人隔离14天,其他地方入境的人不隔离,也有明显的缺陷。感染Omicron毒株的病例从非禁航名单的国家入境,不隔离14天将给德国带来巨大的风险。

挑战四:群体免疫能否实现?

正在肆虐全球的Delta毒株,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专家质疑,原有的群体免疫门槛有无价值?群体免疫能否实现?无论是通过疫苗的人工免疫,还是感染后的自然免疫,在不断变异的病毒冲击下,已经低效甚至可能无效。

前者的情形来自接种辉瑞三针疫苗的人,已确诊感染Omicron,今后几周类似的病例将越来越多。后者的情形来自11月26日WHO的声明,初步研究表明,相比其他变异株,Omicron毒株“导致人体再次感染病毒的风险增加”,暗示自然免疫可能无效。

Delta已经让现有疫苗降低了有效性,Omicron是否进一步降低疫苗的有效性?今后是否变异出一种新毒株,让现有的疫苗都失效?果真如此,人类抗疫工作将不得不全部清零,重新洗牌。

多家疫苗企业纷纷安抚政府和民众,声称数月内能够研究出针对Omicron毒株的疫苗,这是从维护股价、企业利润的立场出发,真正的考验还没来到。即使能快速研究出针对Omicron的疫苗,已接种的需要补种多少针?全球人口约76亿,未完成全程接种的约有30亿,如何尽快量产、分配、运输、接种?有一系列非常头痛的大难题,富国、大国封锁国境可以支撑半年、一年,很多穷国、小国耗不起。

11月29日,WHO表示,Omicron毒株的全球总体风险被评估为“非常高”,敦促194个成员国加速高优先群体人口的新冠疫苗覆盖率。同日,疫苗接种完成率只有40%菲律宾启动“全国突击打疫苗”运动,计划三天内全国接种900万剂次疫苗。

这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尽管疫苗有效率会降低,总比没有好,可以降低重病率和死亡率。专家也纷纷表态力挺疫苗,福奇认为,接种新冠疫苗是应对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方式,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应迅速接种新冠疫苗。

同时需要专家论证,缩小现在不打疫苗的范围。重症患者、免疫缺陷者、3岁以下幼儿等有必要尽快接种,既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

挑战五:对经济和生活的大冲击再显?

2020年1月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在“疫海”中苦苦煎熬,无边无际。Omicron毒株出现后,疫情和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11月26日,全球股市、原油等风险资产重挫,债券、黄金等避险资产大涨。截至收盘,美国道指跌幅2.53%,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跌幅2.27%,创今年2月以来最大跌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2.23%。这个“黑色星期五”,是道指70年来记录最差,也是标普500、纳斯达克指数有记录以来最差。英国伦敦富时100指数跌幅3.64%;法国巴黎CAC40指数跌幅4.75%;德国法兰克福DAX指数跌幅4.15%。

美国抗疫借助美元“硬通货”的独特优势,实施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留下一地鸡毛,后劲乏力。美国债务总额已是史上最高,通货膨胀也是31年以来最高。

美联储已开始缩表,放出紧缩信号,原来预计2022年将有三次加息。但Omicron毒株出现带来了“两难”:继续“大放水”,边际效益递减,通胀增加,饮鸠止渴;不“放水”救经济,民主党明年中期选举大概率惨败,失去国会两院的控制权,拜登后两年的执政更困难。

美、欧实施没多久的“疫苗护照”,将面临重大考验,跨国旅游、教育、商务往来很可能再次受到大冲击。香港如何不实施严格的入境管控,与内地通关的时间、人数也会受影响。

如果欧美防疫措施持续收紧,失去生计、自由的民众反抗将日益增强,暴力行为日益增多,这又是一个洐生的难题。荷兰已有先例。11月18日宣布升级防疫措施,17时以后关闭酒吧、餐厅和非必需品商店。19日鹿特丹就发生暴力抗议,一辆警车被烧、5人被警察开枪射伤,随后海牙、格罗宁根等大城市接力抗议,全国至少173人因此被捕。

11月29日,全球新冠疫情平均致死率为1.99%。两害相权取其轻,多数国家的民众已经煎熬了22个月,严厉的封控可能导致大面积饿死,只好出来工作,哪怕感染病毒。

挑战六:人类能否抱团共渡难关?

全球抗疫的最大隐患,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尤其疫苗分配的严重不平等,带来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非洲穷国、弱国多,医疗技术、人员、设备、管理都比较弱。基于木桶理论,人类与新冠病毒的世界大战,并非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而是取决于疫情控制最差的国家。最后大决战的战场无疑是非洲。

真实的情况令人沮丧。尽管WHO反复呼吁,2021年底仍然难以完成40%非洲人口的全程疫苗接种目标。富国囤积了数以亿计的疫苗,已经大量过期或即将过期,而穷国数以百万计的一线医护人员却一针疫苗都没有接种。目前,南非成年人口接种一针疫苗只有约41%,全程接种只有约24%。整个非洲接种疫苗人口不足6%。

Omicron毒株发现后,必然加剧疫苗的不平等,富国更没有动力捐赠疫苗,反而会抢购和囤积更多疫苗。疫苗企业也普遍势利,优先满足富国、大国的订单,因为出价高、市场大。

非洲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例居高不下。以南非为例,据2017年7月31日发布的人口统计数据,艾滋病感染者人数高达706万,感染率达12.57%。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免疫能力脆弱,再感染新冠病毒后长期不能清除,于是其人体成为新冠病毒变异的“毒盅”,非洲成为全球新冠病毒变异的大本营。

Delta毒株迅速蔓延全球,已给合作不力的人类惨痛教训。Omicron毒株出现,再次给富国和全球敲响严厉的警钟。充分发挥WHO的指挥协调作用,富国加快捐赠囤积的疫苗,疫苗企业豁免知识产权,在穷国弱国就地生产疫苗,组织其他国家医护人员作为志愿者,轮流支援非洲抗疫两个月,都是可以考虑的援非选项。

人类如果不能团结起来打败病毒,必然被病毒打败,没有人能幸免。救非洲不是恩赐,其实是自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