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复古的有线耳机出人意料地再度流行,这既有审美方面的原因,也是出于实用角度的考虑。


莉莉-罗丝·德普对有线耳机的钟爱遭到了网友的调侃。

|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大家都用AirPods,对吧?自从苹果公司(Apple)在2016年推出这款蓝牙耳机以来,它的影子似乎无处不在:无论是身边走过的人,闲聊的人,跑步的人,抑或工作中的人,你总会看到好多人的耳朵里塞着两个带把儿的小圆球。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或许此刻你还在考虑买一副新的AirPods,也就是苹果上月推出的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第三代AirPods。

“空间音频”是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上去好厉害!AirPods的风靡使得它在苹果的可穿戴业务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可穿戴业务为苹果带来了383亿美元的净销售额。

总之,用AirPods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现在它和“酷”这个字已毫不沾边。于是不可避免地,那些不愿从大流的人开始用起了一种“古老的”技术:有线耳机。

一些年轻的时尚名流,如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莉莉-罗丝·德普(Lily-Rose Depp)和佐伊·克拉维茨(Zoë Kravitz),纷纷被拍到大大方方地戴着有线耳机走在街头。Instagram上还出现了一个名为@wireditgirls的账号,专门收录人们平时使用有线耳机的画面。除此之外,有人还在TikTok上拍摄各种视频,从现实角度和哲学层面去解释他们重新爱上有线耳机的理由。

从现实角度看,价格是一个关键因素。第二代AirPods基础款售价129美元,新款第三代售价179美元,AirPods Max的价格更是高达549美元。相比之下,苹果有线耳机只需19美元,若是其他品牌的有线耳机,价格还要更低。

对那些有点丢三落四的人来说,有线耳机找起来更容易,也无需充电。此外,有些人介意无线耳机会有“辐射”,尽管这种说法不清不楚,缺乏科学依据。青年文化创意机构Digital Fairy的文化专家比兹·舍伯特(Biz Sherbert)谈及一段关于有线耳机的TikTok视频。

她总结视频里的评论说,“人们好像非常担心AirPods有可能产生的蓝牙辐射。”(尽管蓝牙耳机的确会产生非电离辐射,但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管局(FDA)目前认为它对人体无害。)

有线耳机还会给人一种“你不能和我坐在一起”的感觉,这也是有些人喜欢它的地方之一。虽然AirPods可以巧妙地融入你的整体造型,但它同时也让周围的人觉得,你至少看上去有空,可以与人交流,相比之下,有线耳机则会营造出一种界限感,把你与其他人隔开。Digital Fairy策略与品牌总监娜塔莉·克里斯蒂娜(Natalia Christina)说,这也增加了有线耳机的吸引力。“它给人一种‘请勿打扰’的感觉。”她解释说,“所以它在潜意识里与邋遢美学有关,就好像你现在心情不好,想用一道实实在在的屏障把自己和外界隔开。”

这种审美便是所谓的“21世纪头十年汤博乐”现象(2010s Tumblr,译注:汤博乐是一款兼具博客与社交媒体功能的平台)——也就是年轻人对上世纪90年代颓废文化加以改进的柔和版。眼下,上述现象正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大行其道。谢尔比·赫尔(Shelby Hull)是唱片公司Rostrum Records常驻洛杉矶的市场协调员,也是Instagram账户@wireditgirls的幕后负责人,她将这种现象称为“汤博乐时代的重现以及极度浪漫化,置身其中的人们把音乐视为一种完整的美学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实用性消费。”她接着说,“低保真技术被认为能带来更多的美学体验,它让人觉得更酷。”

除了顶着怀旧光环之外,有线耳机还可以被看做一味自由主义解药,用来破解钟爱最优化解决方案的极客式企业文化。考特妮·帕克(Courtney Park)是加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一名社交媒体经理,25岁的她说,有线耳机与“金融圈的审美截然相反。”她解释说,“很多人会取笑金融圈人士的那套造型,他们总是穿着户外品牌Patagonia的背心,耳朵里塞着AirPods。”帕克最近也抛弃了AirPods,之前三年间,AirPods的充电故障屡屡令她失望,这还不包括其他问题。她说,有线耳机“不需要你去精心呵护,用起来也很方便。”

那些穿着Patagonia背心的人总会自动购买最新款iPhone,还会自动升级到最新操作系统,没错,他们肯定还会去买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最新款AirPods,然而,这群人或许太循规蹈矩,他们算不上真正的“酷”。(不过这类人并不在少数:第三代AirPods仅发售一周,便获得数千好评,Youtube上的开箱视频也是数以千计,它在Instagram上引发的话题标签更是超过3万个。)@wireditgirls的账户管理者赫尔很欣赏那些反其道而行之的人,他们拒绝参与这场科技热潮。她说,“在我看来,如果你说‘不,我不在乎眼下流行什么技术,我不感兴趣,也懒得去费心’,这样简直太酷了。”

当然,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未曾改用过AirPods,还有些人是出于偶然原因换回了有线耳机,比如一只AirPod不见了(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2019年,当Vogue.com的时尚作家莉安娜·萨滕斯坦(Liana Satenstein)头一次夸赞贝拉·哈迪德佩戴有线耳机的造型给人一种“奇怪的奢华感”时,人们还没有准备好将其视为一股潮流。当时在网上大热的一个Twitter主题中,人们对有线耳机将会流行还是过时的探讨都不以为然。

可一种很多人每天都要用到的东西怎能不成为流行周期的一部分呢?过去数十年间,有线耳机曾多次与高端时尚品牌跨界合作,它曾以不同形式出现在香奈儿(Chanel)、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Marine Serre和梅森·马吉拉(Maison Margiela)的秀场。今年9月,流行歌星杜阿·利帕(Dua Lipa)在Instagram上贴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她戴着一条有线耳机做成的颈链,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有线耳机的审美功能。这条颈链出自珠宝设计师、艺术家科瑞娜·古托斯(Corrina Goutos)之手(目前已售罄),按照古托斯品牌网站上的说法,颈链材料为“过时的耳塞、立方氧化锆和铝。”或许,它不是那么过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AirPods过时了?时髦年轻人为何在用有线耳机?

发布日期:2021-11-29 20:09
|低调复古的有线耳机出人意料地再度流行,这既有审美方面的原因,也是出于实用角度的考虑。


莉莉-罗丝·德普对有线耳机的钟爱遭到了网友的调侃。

|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大家都用AirPods,对吧?自从苹果公司(Apple)在2016年推出这款蓝牙耳机以来,它的影子似乎无处不在:无论是身边走过的人,闲聊的人,跑步的人,抑或工作中的人,你总会看到好多人的耳朵里塞着两个带把儿的小圆球。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或许此刻你还在考虑买一副新的AirPods,也就是苹果上月推出的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第三代AirPods。

“空间音频”是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上去好厉害!AirPods的风靡使得它在苹果的可穿戴业务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可穿戴业务为苹果带来了383亿美元的净销售额。

总之,用AirPods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现在它和“酷”这个字已毫不沾边。于是不可避免地,那些不愿从大流的人开始用起了一种“古老的”技术:有线耳机。

一些年轻的时尚名流,如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莉莉-罗丝·德普(Lily-Rose Depp)和佐伊·克拉维茨(Zoë Kravitz),纷纷被拍到大大方方地戴着有线耳机走在街头。Instagram上还出现了一个名为@wireditgirls的账号,专门收录人们平时使用有线耳机的画面。除此之外,有人还在TikTok上拍摄各种视频,从现实角度和哲学层面去解释他们重新爱上有线耳机的理由。

从现实角度看,价格是一个关键因素。第二代AirPods基础款售价129美元,新款第三代售价179美元,AirPods Max的价格更是高达549美元。相比之下,苹果有线耳机只需19美元,若是其他品牌的有线耳机,价格还要更低。

对那些有点丢三落四的人来说,有线耳机找起来更容易,也无需充电。此外,有些人介意无线耳机会有“辐射”,尽管这种说法不清不楚,缺乏科学依据。青年文化创意机构Digital Fairy的文化专家比兹·舍伯特(Biz Sherbert)谈及一段关于有线耳机的TikTok视频。

她总结视频里的评论说,“人们好像非常担心AirPods有可能产生的蓝牙辐射。”(尽管蓝牙耳机的确会产生非电离辐射,但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管局(FDA)目前认为它对人体无害。)

有线耳机还会给人一种“你不能和我坐在一起”的感觉,这也是有些人喜欢它的地方之一。虽然AirPods可以巧妙地融入你的整体造型,但它同时也让周围的人觉得,你至少看上去有空,可以与人交流,相比之下,有线耳机则会营造出一种界限感,把你与其他人隔开。Digital Fairy策略与品牌总监娜塔莉·克里斯蒂娜(Natalia Christina)说,这也增加了有线耳机的吸引力。“它给人一种‘请勿打扰’的感觉。”她解释说,“所以它在潜意识里与邋遢美学有关,就好像你现在心情不好,想用一道实实在在的屏障把自己和外界隔开。”

这种审美便是所谓的“21世纪头十年汤博乐”现象(2010s Tumblr,译注:汤博乐是一款兼具博客与社交媒体功能的平台)——也就是年轻人对上世纪90年代颓废文化加以改进的柔和版。眼下,上述现象正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大行其道。谢尔比·赫尔(Shelby Hull)是唱片公司Rostrum Records常驻洛杉矶的市场协调员,也是Instagram账户@wireditgirls的幕后负责人,她将这种现象称为“汤博乐时代的重现以及极度浪漫化,置身其中的人们把音乐视为一种完整的美学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实用性消费。”她接着说,“低保真技术被认为能带来更多的美学体验,它让人觉得更酷。”

除了顶着怀旧光环之外,有线耳机还可以被看做一味自由主义解药,用来破解钟爱最优化解决方案的极客式企业文化。考特妮·帕克(Courtney Park)是加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一名社交媒体经理,25岁的她说,有线耳机与“金融圈的审美截然相反。”她解释说,“很多人会取笑金融圈人士的那套造型,他们总是穿着户外品牌Patagonia的背心,耳朵里塞着AirPods。”帕克最近也抛弃了AirPods,之前三年间,AirPods的充电故障屡屡令她失望,这还不包括其他问题。她说,有线耳机“不需要你去精心呵护,用起来也很方便。”

那些穿着Patagonia背心的人总会自动购买最新款iPhone,还会自动升级到最新操作系统,没错,他们肯定还会去买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最新款AirPods,然而,这群人或许太循规蹈矩,他们算不上真正的“酷”。(不过这类人并不在少数:第三代AirPods仅发售一周,便获得数千好评,Youtube上的开箱视频也是数以千计,它在Instagram上引发的话题标签更是超过3万个。)@wireditgirls的账户管理者赫尔很欣赏那些反其道而行之的人,他们拒绝参与这场科技热潮。她说,“在我看来,如果你说‘不,我不在乎眼下流行什么技术,我不感兴趣,也懒得去费心’,这样简直太酷了。”

当然,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未曾改用过AirPods,还有些人是出于偶然原因换回了有线耳机,比如一只AirPod不见了(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2019年,当Vogue.com的时尚作家莉安娜·萨滕斯坦(Liana Satenstein)头一次夸赞贝拉·哈迪德佩戴有线耳机的造型给人一种“奇怪的奢华感”时,人们还没有准备好将其视为一股潮流。当时在网上大热的一个Twitter主题中,人们对有线耳机将会流行还是过时的探讨都不以为然。

可一种很多人每天都要用到的东西怎能不成为流行周期的一部分呢?过去数十年间,有线耳机曾多次与高端时尚品牌跨界合作,它曾以不同形式出现在香奈儿(Chanel)、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Marine Serre和梅森·马吉拉(Maison Margiela)的秀场。今年9月,流行歌星杜阿·利帕(Dua Lipa)在Instagram上贴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她戴着一条有线耳机做成的颈链,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有线耳机的审美功能。这条颈链出自珠宝设计师、艺术家科瑞娜·古托斯(Corrina Goutos)之手(目前已售罄),按照古托斯品牌网站上的说法,颈链材料为“过时的耳塞、立方氧化锆和铝。”或许,它不是那么过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低调复古的有线耳机出人意料地再度流行,这既有审美方面的原因,也是出于实用角度的考虑。


莉莉-罗丝·德普对有线耳机的钟爱遭到了网友的调侃。

|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大家都用AirPods,对吧?自从苹果公司(Apple)在2016年推出这款蓝牙耳机以来,它的影子似乎无处不在:无论是身边走过的人,闲聊的人,跑步的人,抑或工作中的人,你总会看到好多人的耳朵里塞着两个带把儿的小圆球。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或许此刻你还在考虑买一副新的AirPods,也就是苹果上月推出的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第三代AirPods。

“空间音频”是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上去好厉害!AirPods的风靡使得它在苹果的可穿戴业务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可穿戴业务为苹果带来了383亿美元的净销售额。

总之,用AirPods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现在它和“酷”这个字已毫不沾边。于是不可避免地,那些不愿从大流的人开始用起了一种“古老的”技术:有线耳机。

一些年轻的时尚名流,如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莉莉-罗丝·德普(Lily-Rose Depp)和佐伊·克拉维茨(Zoë Kravitz),纷纷被拍到大大方方地戴着有线耳机走在街头。Instagram上还出现了一个名为@wireditgirls的账号,专门收录人们平时使用有线耳机的画面。除此之外,有人还在TikTok上拍摄各种视频,从现实角度和哲学层面去解释他们重新爱上有线耳机的理由。

从现实角度看,价格是一个关键因素。第二代AirPods基础款售价129美元,新款第三代售价179美元,AirPods Max的价格更是高达549美元。相比之下,苹果有线耳机只需19美元,若是其他品牌的有线耳机,价格还要更低。

对那些有点丢三落四的人来说,有线耳机找起来更容易,也无需充电。此外,有些人介意无线耳机会有“辐射”,尽管这种说法不清不楚,缺乏科学依据。青年文化创意机构Digital Fairy的文化专家比兹·舍伯特(Biz Sherbert)谈及一段关于有线耳机的TikTok视频。

她总结视频里的评论说,“人们好像非常担心AirPods有可能产生的蓝牙辐射。”(尽管蓝牙耳机的确会产生非电离辐射,但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管局(FDA)目前认为它对人体无害。)

有线耳机还会给人一种“你不能和我坐在一起”的感觉,这也是有些人喜欢它的地方之一。虽然AirPods可以巧妙地融入你的整体造型,但它同时也让周围的人觉得,你至少看上去有空,可以与人交流,相比之下,有线耳机则会营造出一种界限感,把你与其他人隔开。Digital Fairy策略与品牌总监娜塔莉·克里斯蒂娜(Natalia Christina)说,这也增加了有线耳机的吸引力。“它给人一种‘请勿打扰’的感觉。”她解释说,“所以它在潜意识里与邋遢美学有关,就好像你现在心情不好,想用一道实实在在的屏障把自己和外界隔开。”

这种审美便是所谓的“21世纪头十年汤博乐”现象(2010s Tumblr,译注:汤博乐是一款兼具博客与社交媒体功能的平台)——也就是年轻人对上世纪90年代颓废文化加以改进的柔和版。眼下,上述现象正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大行其道。谢尔比·赫尔(Shelby Hull)是唱片公司Rostrum Records常驻洛杉矶的市场协调员,也是Instagram账户@wireditgirls的幕后负责人,她将这种现象称为“汤博乐时代的重现以及极度浪漫化,置身其中的人们把音乐视为一种完整的美学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实用性消费。”她接着说,“低保真技术被认为能带来更多的美学体验,它让人觉得更酷。”

除了顶着怀旧光环之外,有线耳机还可以被看做一味自由主义解药,用来破解钟爱最优化解决方案的极客式企业文化。考特妮·帕克(Courtney Park)是加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一名社交媒体经理,25岁的她说,有线耳机与“金融圈的审美截然相反。”她解释说,“很多人会取笑金融圈人士的那套造型,他们总是穿着户外品牌Patagonia的背心,耳朵里塞着AirPods。”帕克最近也抛弃了AirPods,之前三年间,AirPods的充电故障屡屡令她失望,这还不包括其他问题。她说,有线耳机“不需要你去精心呵护,用起来也很方便。”

那些穿着Patagonia背心的人总会自动购买最新款iPhone,还会自动升级到最新操作系统,没错,他们肯定还会去买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最新款AirPods,然而,这群人或许太循规蹈矩,他们算不上真正的“酷”。(不过这类人并不在少数:第三代AirPods仅发售一周,便获得数千好评,Youtube上的开箱视频也是数以千计,它在Instagram上引发的话题标签更是超过3万个。)@wireditgirls的账户管理者赫尔很欣赏那些反其道而行之的人,他们拒绝参与这场科技热潮。她说,“在我看来,如果你说‘不,我不在乎眼下流行什么技术,我不感兴趣,也懒得去费心’,这样简直太酷了。”

当然,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未曾改用过AirPods,还有些人是出于偶然原因换回了有线耳机,比如一只AirPod不见了(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2019年,当Vogue.com的时尚作家莉安娜·萨滕斯坦(Liana Satenstein)头一次夸赞贝拉·哈迪德佩戴有线耳机的造型给人一种“奇怪的奢华感”时,人们还没有准备好将其视为一股潮流。当时在网上大热的一个Twitter主题中,人们对有线耳机将会流行还是过时的探讨都不以为然。

可一种很多人每天都要用到的东西怎能不成为流行周期的一部分呢?过去数十年间,有线耳机曾多次与高端时尚品牌跨界合作,它曾以不同形式出现在香奈儿(Chanel)、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Marine Serre和梅森·马吉拉(Maison Margiela)的秀场。今年9月,流行歌星杜阿·利帕(Dua Lipa)在Instagram上贴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她戴着一条有线耳机做成的颈链,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有线耳机的审美功能。这条颈链出自珠宝设计师、艺术家科瑞娜·古托斯(Corrina Goutos)之手(目前已售罄),按照古托斯品牌网站上的说法,颈链材料为“过时的耳塞、立方氧化锆和铝。”或许,它不是那么过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AirPods过时了?时髦年轻人为何在用有线耳机?

发布日期:2021-11-29 20:09
|低调复古的有线耳机出人意料地再度流行,这既有审美方面的原因,也是出于实用角度的考虑。


莉莉-罗丝·德普对有线耳机的钟爱遭到了网友的调侃。

|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大家都用AirPods,对吧?自从苹果公司(Apple)在2016年推出这款蓝牙耳机以来,它的影子似乎无处不在:无论是身边走过的人,闲聊的人,跑步的人,抑或工作中的人,你总会看到好多人的耳朵里塞着两个带把儿的小圆球。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或许此刻你还在考虑买一副新的AirPods,也就是苹果上月推出的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第三代AirPods。

“空间音频”是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上去好厉害!AirPods的风靡使得它在苹果的可穿戴业务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可穿戴业务为苹果带来了383亿美元的净销售额。

总之,用AirPods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现在它和“酷”这个字已毫不沾边。于是不可避免地,那些不愿从大流的人开始用起了一种“古老的”技术:有线耳机。

一些年轻的时尚名流,如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莉莉-罗丝·德普(Lily-Rose Depp)和佐伊·克拉维茨(Zoë Kravitz),纷纷被拍到大大方方地戴着有线耳机走在街头。Instagram上还出现了一个名为@wireditgirls的账号,专门收录人们平时使用有线耳机的画面。除此之外,有人还在TikTok上拍摄各种视频,从现实角度和哲学层面去解释他们重新爱上有线耳机的理由。

从现实角度看,价格是一个关键因素。第二代AirPods基础款售价129美元,新款第三代售价179美元,AirPods Max的价格更是高达549美元。相比之下,苹果有线耳机只需19美元,若是其他品牌的有线耳机,价格还要更低。

对那些有点丢三落四的人来说,有线耳机找起来更容易,也无需充电。此外,有些人介意无线耳机会有“辐射”,尽管这种说法不清不楚,缺乏科学依据。青年文化创意机构Digital Fairy的文化专家比兹·舍伯特(Biz Sherbert)谈及一段关于有线耳机的TikTok视频。

她总结视频里的评论说,“人们好像非常担心AirPods有可能产生的蓝牙辐射。”(尽管蓝牙耳机的确会产生非电离辐射,但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管局(FDA)目前认为它对人体无害。)

有线耳机还会给人一种“你不能和我坐在一起”的感觉,这也是有些人喜欢它的地方之一。虽然AirPods可以巧妙地融入你的整体造型,但它同时也让周围的人觉得,你至少看上去有空,可以与人交流,相比之下,有线耳机则会营造出一种界限感,把你与其他人隔开。Digital Fairy策略与品牌总监娜塔莉·克里斯蒂娜(Natalia Christina)说,这也增加了有线耳机的吸引力。“它给人一种‘请勿打扰’的感觉。”她解释说,“所以它在潜意识里与邋遢美学有关,就好像你现在心情不好,想用一道实实在在的屏障把自己和外界隔开。”

这种审美便是所谓的“21世纪头十年汤博乐”现象(2010s Tumblr,译注:汤博乐是一款兼具博客与社交媒体功能的平台)——也就是年轻人对上世纪90年代颓废文化加以改进的柔和版。眼下,上述现象正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大行其道。谢尔比·赫尔(Shelby Hull)是唱片公司Rostrum Records常驻洛杉矶的市场协调员,也是Instagram账户@wireditgirls的幕后负责人,她将这种现象称为“汤博乐时代的重现以及极度浪漫化,置身其中的人们把音乐视为一种完整的美学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实用性消费。”她接着说,“低保真技术被认为能带来更多的美学体验,它让人觉得更酷。”

除了顶着怀旧光环之外,有线耳机还可以被看做一味自由主义解药,用来破解钟爱最优化解决方案的极客式企业文化。考特妮·帕克(Courtney Park)是加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一名社交媒体经理,25岁的她说,有线耳机与“金融圈的审美截然相反。”她解释说,“很多人会取笑金融圈人士的那套造型,他们总是穿着户外品牌Patagonia的背心,耳朵里塞着AirPods。”帕克最近也抛弃了AirPods,之前三年间,AirPods的充电故障屡屡令她失望,这还不包括其他问题。她说,有线耳机“不需要你去精心呵护,用起来也很方便。”

那些穿着Patagonia背心的人总会自动购买最新款iPhone,还会自动升级到最新操作系统,没错,他们肯定还会去买带有“空间音频”功能的最新款AirPods,然而,这群人或许太循规蹈矩,他们算不上真正的“酷”。(不过这类人并不在少数:第三代AirPods仅发售一周,便获得数千好评,Youtube上的开箱视频也是数以千计,它在Instagram上引发的话题标签更是超过3万个。)@wireditgirls的账户管理者赫尔很欣赏那些反其道而行之的人,他们拒绝参与这场科技热潮。她说,“在我看来,如果你说‘不,我不在乎眼下流行什么技术,我不感兴趣,也懒得去费心’,这样简直太酷了。”

当然,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未曾改用过AirPods,还有些人是出于偶然原因换回了有线耳机,比如一只AirPod不见了(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2019年,当Vogue.com的时尚作家莉安娜·萨滕斯坦(Liana Satenstein)头一次夸赞贝拉·哈迪德佩戴有线耳机的造型给人一种“奇怪的奢华感”时,人们还没有准备好将其视为一股潮流。当时在网上大热的一个Twitter主题中,人们对有线耳机将会流行还是过时的探讨都不以为然。

可一种很多人每天都要用到的东西怎能不成为流行周期的一部分呢?过去数十年间,有线耳机曾多次与高端时尚品牌跨界合作,它曾以不同形式出现在香奈儿(Chanel)、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Marine Serre和梅森·马吉拉(Maison Margiela)的秀场。今年9月,流行歌星杜阿·利帕(Dua Lipa)在Instagram上贴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她戴着一条有线耳机做成的颈链,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有线耳机的审美功能。这条颈链出自珠宝设计师、艺术家科瑞娜·古托斯(Corrina Goutos)之手(目前已售罄),按照古托斯品牌网站上的说法,颈链材料为“过时的耳塞、立方氧化锆和铝。”或许,它不是那么过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