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

 

【OR  商业新媒体】


哲学家海德格尔曾在《筑·居·思》里写下了他对于空间的思考:“边界是存在的起点而非终点,是某物由之开始其本质的存在。”建筑师的职责之一,便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创造一方“有边”的空间,并将其对广阔世界的长远思考纳入其中。存量规划时代的到来,让城市中越来越多老建筑渴求着与时代同频共振的灵魂。以上海为例,外滩三号、上海大戏院、愚园路创意园区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建筑,经过妙手回春式的改造后焕发新生,成为备受瞩目的国际新地标——无一例外,它们皆出自“如恩”手笔。

中西交融的如恩设计

如恩设计研究室(Neri & Hu),在建筑圈无人不晓。从上海南外滩老码头的“水舍”精品酒店,到风靡社交媒体的阿那亚艺术中心,如恩设计最拿手的便是挖掘中国城市独特的本土文化之美,再用国际化的设计语言将之转译为功能与审美兼备的空间体验。如同“如恩”兼容并蓄、中西交融的理念,其创始人郭锡恩先生和胡如珊女士也长期在中、美两地生活。他们的设计思维和实践经验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公司,甚至不局限于某一座城市和国家——随着如恩的项目在全球范围内开花结果,这对设计双人组也获得了来自全球设计领域的认可:被美国I.D.杂志评为年度最值得关注的40名设计师之一;入围美国建筑实录杂志全球十佳“设计先锋”评选;他们同时也在哈佛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任教,将宝贵的经验馈赠给优秀的“后浪”们。

建筑学科不仅仅关于审美和功能

每个不平凡的故事都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开端。从小就接受艺术和创意熏陶的菲律宾华侨郭锡恩,一直将建筑设计视为事业目标,而其搭档、妻子也同样是校友的胡如珊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入行经历:十几岁从中国台湾移民至美国,因为成绩优异被多所名校录取,于是选择了排名最为靠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建筑系。就这样,胡如珊误打误撞成为一名建筑师。直至现今,二人性格的差异在工作分工上依旧可以窥见一二:郭锡恩擅长前期的、宏观的、技术型的工作,胡如珊则更擅长发散型创意和细节的执行。

在胡如珊和郭锡恩看来,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新”与“旧”的交融让建筑的年轮得以完整留存,同时又能制造全新的空间体验。

以此为手法,如恩设计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符合“新旧交融”概念的改造项目,是濒临黄浦江的水舍。这座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建筑前身是上海日本武装总部,与浦东天际线隔江相对。如恩别出心裁地保留了厂房近乎裸露的混凝土结构,再加入现有结构的耐候钢,与建筑之外新旧糅合的上海相得益彰。在他们看来市场越是急速发展,城市的建设越是不能速食,建筑师需要带着对社会的责任感,深入思考建筑之于城市的意义,这样才有可能创造出更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

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长期穿梭于世界的两极,胡如珊和郭锡恩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误解,种族和种族之间的矛盾,社会与社会之间的屏障,其根源都是因为交流的语言不一致。然而优秀的建筑需要包容不同的视角,如果每个项目只用单一的角度和价值观去处理,它就不一定能落地或存活。

在不同的项目中,如恩设计也在身体力行地开辟出各类新颖的中式表达。在逐字、逐画、逐色的细节打磨中,郭锡恩和胡如珊完成了关于文化认同的溯源。“中国的建筑师普遍对自己的基因认知还非常不够。包括我们自己也还在摸索的阶段。”胡如珊认为,关于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业界还没有研究出一个“音标”,一切只能靠经验去体悟,很多时候答案反而在建筑学科之外。胡如珊在大学里辅修古典音乐,在她看来,音乐本质上和建筑有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有节奏,都有节拍,都营造了一种“空间”。只不过音乐里存在的空间是无形的,建筑是有形的,能在这两者之间一直切换,两门看似没有交集的学科在想象力的催化之下,反而能启发彼此。

带着对“空间”概念的全新探索,胡如珊和郭锡恩开辟了产品线“如恩制作”,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建筑设计的成果不单单服务于使用者,更是在解决社会问题,这门打破国界的世界语言,它可以在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地区之间架起一座无时差的桥梁,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胡如珊 & 郭锡恩: 在东方的诗意空间中置入大千世界

发布日期:2021-11-29 17:32
|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

 

【OR  商业新媒体】


哲学家海德格尔曾在《筑·居·思》里写下了他对于空间的思考:“边界是存在的起点而非终点,是某物由之开始其本质的存在。”建筑师的职责之一,便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创造一方“有边”的空间,并将其对广阔世界的长远思考纳入其中。存量规划时代的到来,让城市中越来越多老建筑渴求着与时代同频共振的灵魂。以上海为例,外滩三号、上海大戏院、愚园路创意园区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建筑,经过妙手回春式的改造后焕发新生,成为备受瞩目的国际新地标——无一例外,它们皆出自“如恩”手笔。

中西交融的如恩设计

如恩设计研究室(Neri & Hu),在建筑圈无人不晓。从上海南外滩老码头的“水舍”精品酒店,到风靡社交媒体的阿那亚艺术中心,如恩设计最拿手的便是挖掘中国城市独特的本土文化之美,再用国际化的设计语言将之转译为功能与审美兼备的空间体验。如同“如恩”兼容并蓄、中西交融的理念,其创始人郭锡恩先生和胡如珊女士也长期在中、美两地生活。他们的设计思维和实践经验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公司,甚至不局限于某一座城市和国家——随着如恩的项目在全球范围内开花结果,这对设计双人组也获得了来自全球设计领域的认可:被美国I.D.杂志评为年度最值得关注的40名设计师之一;入围美国建筑实录杂志全球十佳“设计先锋”评选;他们同时也在哈佛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任教,将宝贵的经验馈赠给优秀的“后浪”们。

建筑学科不仅仅关于审美和功能

每个不平凡的故事都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开端。从小就接受艺术和创意熏陶的菲律宾华侨郭锡恩,一直将建筑设计视为事业目标,而其搭档、妻子也同样是校友的胡如珊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入行经历:十几岁从中国台湾移民至美国,因为成绩优异被多所名校录取,于是选择了排名最为靠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建筑系。就这样,胡如珊误打误撞成为一名建筑师。直至现今,二人性格的差异在工作分工上依旧可以窥见一二:郭锡恩擅长前期的、宏观的、技术型的工作,胡如珊则更擅长发散型创意和细节的执行。

在胡如珊和郭锡恩看来,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新”与“旧”的交融让建筑的年轮得以完整留存,同时又能制造全新的空间体验。

以此为手法,如恩设计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符合“新旧交融”概念的改造项目,是濒临黄浦江的水舍。这座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建筑前身是上海日本武装总部,与浦东天际线隔江相对。如恩别出心裁地保留了厂房近乎裸露的混凝土结构,再加入现有结构的耐候钢,与建筑之外新旧糅合的上海相得益彰。在他们看来市场越是急速发展,城市的建设越是不能速食,建筑师需要带着对社会的责任感,深入思考建筑之于城市的意义,这样才有可能创造出更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

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长期穿梭于世界的两极,胡如珊和郭锡恩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误解,种族和种族之间的矛盾,社会与社会之间的屏障,其根源都是因为交流的语言不一致。然而优秀的建筑需要包容不同的视角,如果每个项目只用单一的角度和价值观去处理,它就不一定能落地或存活。

在不同的项目中,如恩设计也在身体力行地开辟出各类新颖的中式表达。在逐字、逐画、逐色的细节打磨中,郭锡恩和胡如珊完成了关于文化认同的溯源。“中国的建筑师普遍对自己的基因认知还非常不够。包括我们自己也还在摸索的阶段。”胡如珊认为,关于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业界还没有研究出一个“音标”,一切只能靠经验去体悟,很多时候答案反而在建筑学科之外。胡如珊在大学里辅修古典音乐,在她看来,音乐本质上和建筑有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有节奏,都有节拍,都营造了一种“空间”。只不过音乐里存在的空间是无形的,建筑是有形的,能在这两者之间一直切换,两门看似没有交集的学科在想象力的催化之下,反而能启发彼此。

带着对“空间”概念的全新探索,胡如珊和郭锡恩开辟了产品线“如恩制作”,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建筑设计的成果不单单服务于使用者,更是在解决社会问题,这门打破国界的世界语言,它可以在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地区之间架起一座无时差的桥梁,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

 

【OR  商业新媒体】


哲学家海德格尔曾在《筑·居·思》里写下了他对于空间的思考:“边界是存在的起点而非终点,是某物由之开始其本质的存在。”建筑师的职责之一,便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创造一方“有边”的空间,并将其对广阔世界的长远思考纳入其中。存量规划时代的到来,让城市中越来越多老建筑渴求着与时代同频共振的灵魂。以上海为例,外滩三号、上海大戏院、愚园路创意园区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建筑,经过妙手回春式的改造后焕发新生,成为备受瞩目的国际新地标——无一例外,它们皆出自“如恩”手笔。

中西交融的如恩设计

如恩设计研究室(Neri & Hu),在建筑圈无人不晓。从上海南外滩老码头的“水舍”精品酒店,到风靡社交媒体的阿那亚艺术中心,如恩设计最拿手的便是挖掘中国城市独特的本土文化之美,再用国际化的设计语言将之转译为功能与审美兼备的空间体验。如同“如恩”兼容并蓄、中西交融的理念,其创始人郭锡恩先生和胡如珊女士也长期在中、美两地生活。他们的设计思维和实践经验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公司,甚至不局限于某一座城市和国家——随着如恩的项目在全球范围内开花结果,这对设计双人组也获得了来自全球设计领域的认可:被美国I.D.杂志评为年度最值得关注的40名设计师之一;入围美国建筑实录杂志全球十佳“设计先锋”评选;他们同时也在哈佛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任教,将宝贵的经验馈赠给优秀的“后浪”们。

建筑学科不仅仅关于审美和功能

每个不平凡的故事都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开端。从小就接受艺术和创意熏陶的菲律宾华侨郭锡恩,一直将建筑设计视为事业目标,而其搭档、妻子也同样是校友的胡如珊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入行经历:十几岁从中国台湾移民至美国,因为成绩优异被多所名校录取,于是选择了排名最为靠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建筑系。就这样,胡如珊误打误撞成为一名建筑师。直至现今,二人性格的差异在工作分工上依旧可以窥见一二:郭锡恩擅长前期的、宏观的、技术型的工作,胡如珊则更擅长发散型创意和细节的执行。

在胡如珊和郭锡恩看来,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新”与“旧”的交融让建筑的年轮得以完整留存,同时又能制造全新的空间体验。

以此为手法,如恩设计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符合“新旧交融”概念的改造项目,是濒临黄浦江的水舍。这座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建筑前身是上海日本武装总部,与浦东天际线隔江相对。如恩别出心裁地保留了厂房近乎裸露的混凝土结构,再加入现有结构的耐候钢,与建筑之外新旧糅合的上海相得益彰。在他们看来市场越是急速发展,城市的建设越是不能速食,建筑师需要带着对社会的责任感,深入思考建筑之于城市的意义,这样才有可能创造出更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

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长期穿梭于世界的两极,胡如珊和郭锡恩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误解,种族和种族之间的矛盾,社会与社会之间的屏障,其根源都是因为交流的语言不一致。然而优秀的建筑需要包容不同的视角,如果每个项目只用单一的角度和价值观去处理,它就不一定能落地或存活。

在不同的项目中,如恩设计也在身体力行地开辟出各类新颖的中式表达。在逐字、逐画、逐色的细节打磨中,郭锡恩和胡如珊完成了关于文化认同的溯源。“中国的建筑师普遍对自己的基因认知还非常不够。包括我们自己也还在摸索的阶段。”胡如珊认为,关于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业界还没有研究出一个“音标”,一切只能靠经验去体悟,很多时候答案反而在建筑学科之外。胡如珊在大学里辅修古典音乐,在她看来,音乐本质上和建筑有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有节奏,都有节拍,都营造了一种“空间”。只不过音乐里存在的空间是无形的,建筑是有形的,能在这两者之间一直切换,两门看似没有交集的学科在想象力的催化之下,反而能启发彼此。

带着对“空间”概念的全新探索,胡如珊和郭锡恩开辟了产品线“如恩制作”,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建筑设计的成果不单单服务于使用者,更是在解决社会问题,这门打破国界的世界语言,它可以在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地区之间架起一座无时差的桥梁,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胡如珊 & 郭锡恩: 在东方的诗意空间中置入大千世界

发布日期:2021-11-29 17:32
|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

 

【OR  商业新媒体】


哲学家海德格尔曾在《筑·居·思》里写下了他对于空间的思考:“边界是存在的起点而非终点,是某物由之开始其本质的存在。”建筑师的职责之一,便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创造一方“有边”的空间,并将其对广阔世界的长远思考纳入其中。存量规划时代的到来,让城市中越来越多老建筑渴求着与时代同频共振的灵魂。以上海为例,外滩三号、上海大戏院、愚园路创意园区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建筑,经过妙手回春式的改造后焕发新生,成为备受瞩目的国际新地标——无一例外,它们皆出自“如恩”手笔。

中西交融的如恩设计

如恩设计研究室(Neri & Hu),在建筑圈无人不晓。从上海南外滩老码头的“水舍”精品酒店,到风靡社交媒体的阿那亚艺术中心,如恩设计最拿手的便是挖掘中国城市独特的本土文化之美,再用国际化的设计语言将之转译为功能与审美兼备的空间体验。如同“如恩”兼容并蓄、中西交融的理念,其创始人郭锡恩先生和胡如珊女士也长期在中、美两地生活。他们的设计思维和实践经验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公司,甚至不局限于某一座城市和国家——随着如恩的项目在全球范围内开花结果,这对设计双人组也获得了来自全球设计领域的认可:被美国I.D.杂志评为年度最值得关注的40名设计师之一;入围美国建筑实录杂志全球十佳“设计先锋”评选;他们同时也在哈佛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任教,将宝贵的经验馈赠给优秀的“后浪”们。

建筑学科不仅仅关于审美和功能

每个不平凡的故事都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开端。从小就接受艺术和创意熏陶的菲律宾华侨郭锡恩,一直将建筑设计视为事业目标,而其搭档、妻子也同样是校友的胡如珊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入行经历:十几岁从中国台湾移民至美国,因为成绩优异被多所名校录取,于是选择了排名最为靠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建筑系。就这样,胡如珊误打误撞成为一名建筑师。直至现今,二人性格的差异在工作分工上依旧可以窥见一二:郭锡恩擅长前期的、宏观的、技术型的工作,胡如珊则更擅长发散型创意和细节的执行。

在胡如珊和郭锡恩看来,建筑是大体量的容器,承载着人与人之间关系,也同样承载着一座城市的记忆。“新”与“旧”的交融让建筑的年轮得以完整留存,同时又能制造全新的空间体验。

以此为手法,如恩设计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符合“新旧交融”概念的改造项目,是濒临黄浦江的水舍。这座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建筑前身是上海日本武装总部,与浦东天际线隔江相对。如恩别出心裁地保留了厂房近乎裸露的混凝土结构,再加入现有结构的耐候钢,与建筑之外新旧糅合的上海相得益彰。在他们看来市场越是急速发展,城市的建设越是不能速食,建筑师需要带着对社会的责任感,深入思考建筑之于城市的意义,这样才有可能创造出更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

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长期穿梭于世界的两极,胡如珊和郭锡恩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误解,种族和种族之间的矛盾,社会与社会之间的屏障,其根源都是因为交流的语言不一致。然而优秀的建筑需要包容不同的视角,如果每个项目只用单一的角度和价值观去处理,它就不一定能落地或存活。

在不同的项目中,如恩设计也在身体力行地开辟出各类新颖的中式表达。在逐字、逐画、逐色的细节打磨中,郭锡恩和胡如珊完成了关于文化认同的溯源。“中国的建筑师普遍对自己的基因认知还非常不够。包括我们自己也还在摸索的阶段。”胡如珊认为,关于中国建筑的现代语言,业界还没有研究出一个“音标”,一切只能靠经验去体悟,很多时候答案反而在建筑学科之外。胡如珊在大学里辅修古典音乐,在她看来,音乐本质上和建筑有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有节奏,都有节拍,都营造了一种“空间”。只不过音乐里存在的空间是无形的,建筑是有形的,能在这两者之间一直切换,两门看似没有交集的学科在想象力的催化之下,反而能启发彼此。

带着对“空间”概念的全新探索,胡如珊和郭锡恩开辟了产品线“如恩制作”,用西方常见的材料和手法,表达具有中国底蕴的文化和美感。建筑设计的成果不单单服务于使用者,更是在解决社会问题,这门打破国界的世界语言,它可以在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地区之间架起一座无时差的桥梁,让世界看到中国时间成为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