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引发国际舆论轰动效应的事件,就是德国总理大选中获胜的三党于11月24日完成组阁谈判,即将宣誓就职。特别引起轰动的是:对中国来说,该政府执政纲领大异于默克尔时代,基本上站在了中国的对立面,至少同默克尔时代相比是这样的。

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三党中亲美的绿党,以及自由民主党,实际控制了德国新政府的关键性强力部门,而亲俄罗斯的社会民主党这个政府中的大党却压力很大,能否有所作为,则是个大问号。

德国新政府被两个小党制约

无论从政策主张还是占据政府强力部门岗位的情况来看,亲美的绿党和自民党这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从新政府执政的政策主张来看,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一目了然,尤其是对华政策。

在对华政策方面,执政联盟文件首次在德国政府的政策中提到台湾,称:“台湾海峡现状的任何改变都必须是和平的,并且是相互同意的。在欧盟一个中国政策的框架下,我们支持民主台湾参与相关国际组织。”这个政策的实质是,“加紧努力维持台湾的现状,试图将台湾纳入世卫组织等国际组织,并试图寻求合作,允许台湾参与技术性国际组织,台湾的能力将非常受欢迎。”这一政策是否正确另说,但对中国内政提出要求,本身就是个严重问题。

在人权领域,文件称“我们明确处理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特别是在新疆。香港‘一国两制’的原则必须重新确立。”在这里,香港问题同样是中国内政,新政府如此提出问题,一定会引发问题,更不要说解决问题了。

在强迫劳动问题上,该协议称“我们支持欧盟提议的禁止从强迫劳动中进口产品”。在提到欧盟跟踪强迫劳动商品的预期机制时,协议说:“关于供应链中企业尽职调查的法律将保持不变,并在必要时进行改进。”

关于《中欧投资协议》,该文件说:“由于各种原因,欧盟理事会目前无法批准《欧盟—中国投资协定》。”这被解释为:只要中国对欧洲议会议员的制裁到位,欧盟议会就不会通过这一投资协定。

德国新政府把中德关系纳入了与美国的协商范围,并同时就此加强与欧盟的磋商。

在与美国合作方面,文件称:“我们寻求在对华政策上进行密切的跨大西洋协调,并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以减少战略依赖。”这样的立场至少涉嫌与美国结盟反华。

根据该文件,德国与中国的政府间磋商将继续进行,但“将与欧盟进行更多的事先磋商,欧盟委员会的官员可能会逐个话题地加入。”在这方面,文件还呼吁与日本也采取类似的安排。这是德国新政府第一次在联盟协议中提到印太地区,文件说:“对我们来说,亚洲不再只是关于中国。”这一点,德国作为域外国家同样和美国的立场一致。

该文件对中国外交的期待是:“我们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期望是,它为邻国的和平与稳定发挥负责任的作用。”三个政党表示:主张在国际海洋法的基础上解决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并希望将中国等核武器国家更有力地纳入核裁军和军备控制。

从上述内容看,结论显而易见: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也正因为如此,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区主任扬卡•欧特尔说:“这开启了德中关系的新篇章”。相对默克尔时代,事实恐怕就是如此。

不过欧盟在华外交权威人士认为:德国新政府还没有组成完毕,还需要看它下面的具体动作,“现在多是推测”。

德国新政府的上述立场不是社会民主党的传统政策立场,而是亲美的德国绿党、以及自民党的立场,而新政府中的大党社会民主党服从了两个小党的立场。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基本政治特征之一。

还有一点是: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已经与美国相一致,无论是台湾议题,还是在新疆、香港、人权等领域,乃至中国在南海、东海乃至印太地区的政策,甚至在核武器问题上,新政府都计划与美国形成密切的协调机制,而且政策立场相同。

不过客观地讲,除了台湾问题外,新政府的其它外交立场在国际社会并非新鲜,只是相对默克尔时代新鲜而已,但在执行层面,确实给人感受很不好。欧盟在华商界领袖告诉笔者:大概率会担任德国新政府外长的绿党联席主席贝尔伯克对外交工作非常陌生,“希望中国外交官在工作中能让她放松”,她在德国民众那里是很受欢迎的。对此笔者表示:她表示新政府对华政策之一是要让台湾加入国际组织,如果她一上台就碰台湾问题,结果又处理得很糟的话,事情就会复杂了。

而且根据笔者了解,至少部分欧盟国家对德国新政府的外交政策是抱着怀疑态度的。同时也有在华欧盟商会人士告诉笔者:我很担心这个女外长会把事情搞的很复杂。

与此同时,目前德国新政府核心权力部门的部长职务,据悉主要由执政三党中的绿党与自民党担任,包括外交部长一职、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和财政部长这些重要岗位。

由此,整个德国新政府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必将深受上述两个小党的影响,而绿党和自民党的政党特点是:高度强调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而且行事张扬,有强烈的在野党特点。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另一个基本政治特征。这一切对中国来说,估计会麻烦多多。

未来还要看,但也需做好准备

中国与德国新政府未来双边关系的态势大致已定,但目前仍需要观察,毕竟德国新政府还没有就职;而与此同时,中方也必须准备迎接新挑战,因为这对世界局势和中国外部环境的影响将不可小视。笔者认为,根据近年来的经验,中国政府应对这一新挑战时,对以下几点应高度重视,并妥善处理,包括:把官民区别开来;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重视发展与非欧盟成员中的老欧洲国家关系。

笔者首先认为,中德关系未来的发展之所以目前仍需观察,主要原因在于:尽管德国绿党和自民党重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且行为张扬,但未来德国总理舒尔茨的动向仍不明确;同时其所代表的执政联盟内最大的政党社会民主党,同中国交往历史悠久而密切。

与中国经贸关系密切的欧盟商界领袖告诉笔者:“舒尔茨是个聪明而且非常务实的人。”这句话暗示着:在世界疫情严峻之时,如果中德关系到时搞得太僵而影响了德国经济,他会“务实”处理,起码他不会任由绿党、自民党自由行动。另一方面,德国社会民主党除了亲俄罗斯以外,和中国的关系也很密切,而且交往历史悠久,这至少意味着:中德双方的沟通渠道是存在而且通畅的,这在未来双边关系出现问题时,有利于解决问题。

而如果未来中国与德国新政府关系真的出现问题,中国必须要慎重行事。笔者认为,根据近一两年的经验,其中第一条就应该是:与德国的斗争和博弈仅限于对德国政府,切勿涉及德国商家和普通民众。否则既会损害双方的经贸利益,更会殃及无辜,给中国造成更加深远的恶劣影响。

至于台湾问题,目前的一个趋势是:台湾问题有可能成为一定范围内的国际问题,而根子就聚焦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加国际组织的活动方面。

笔者认为,中国必须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与其活动的问题。现在中国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并参与相关活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依据的是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在中国与他国或国际组织交涉这一问题时,往往很难得到他方理解和接受。例如世卫组织对中国当前不许民进党政府参加到世卫组织的全球抗疫中,就颇有微词。因为事实是:台湾是马英九时代经中国政府允许加入世卫组织,并成为观察员国的,国民党政府就允许参加世卫组织活动,民进党政府就不允许,这就是典型的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世卫作为联合国系统的机构,不能、也没有义务介入中国内部的政治。因此,中国全国人大必须要制定一部法律,规范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而且必须要实事求是,否则现在的政策性操作必然难以持久,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未来必然因此引发广泛的国际矛盾。

最后,鉴于当前中欧关系的现实和态势,中国除了和欧盟发展关系外,还应该高度重视发展与老欧洲中的非欧盟国家间关系。这样做的必要性在于:未来一旦中国与欧盟关系发生大幅下滑或破裂,这些老欧洲国家对冲突双方都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而且,这些非欧盟成员的老欧洲国家,不少本身就是发达国家,例如瑞士,中国与他们本身商机就很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需两手准备,并把德国政府与民间分开

发布日期:2021-11-29 08:03
|曹辛: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引发国际舆论轰动效应的事件,就是德国总理大选中获胜的三党于11月24日完成组阁谈判,即将宣誓就职。特别引起轰动的是:对中国来说,该政府执政纲领大异于默克尔时代,基本上站在了中国的对立面,至少同默克尔时代相比是这样的。

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三党中亲美的绿党,以及自由民主党,实际控制了德国新政府的关键性强力部门,而亲俄罗斯的社会民主党这个政府中的大党却压力很大,能否有所作为,则是个大问号。

德国新政府被两个小党制约

无论从政策主张还是占据政府强力部门岗位的情况来看,亲美的绿党和自民党这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从新政府执政的政策主张来看,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一目了然,尤其是对华政策。

在对华政策方面,执政联盟文件首次在德国政府的政策中提到台湾,称:“台湾海峡现状的任何改变都必须是和平的,并且是相互同意的。在欧盟一个中国政策的框架下,我们支持民主台湾参与相关国际组织。”这个政策的实质是,“加紧努力维持台湾的现状,试图将台湾纳入世卫组织等国际组织,并试图寻求合作,允许台湾参与技术性国际组织,台湾的能力将非常受欢迎。”这一政策是否正确另说,但对中国内政提出要求,本身就是个严重问题。

在人权领域,文件称“我们明确处理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特别是在新疆。香港‘一国两制’的原则必须重新确立。”在这里,香港问题同样是中国内政,新政府如此提出问题,一定会引发问题,更不要说解决问题了。

在强迫劳动问题上,该协议称“我们支持欧盟提议的禁止从强迫劳动中进口产品”。在提到欧盟跟踪强迫劳动商品的预期机制时,协议说:“关于供应链中企业尽职调查的法律将保持不变,并在必要时进行改进。”

关于《中欧投资协议》,该文件说:“由于各种原因,欧盟理事会目前无法批准《欧盟—中国投资协定》。”这被解释为:只要中国对欧洲议会议员的制裁到位,欧盟议会就不会通过这一投资协定。

德国新政府把中德关系纳入了与美国的协商范围,并同时就此加强与欧盟的磋商。

在与美国合作方面,文件称:“我们寻求在对华政策上进行密切的跨大西洋协调,并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以减少战略依赖。”这样的立场至少涉嫌与美国结盟反华。

根据该文件,德国与中国的政府间磋商将继续进行,但“将与欧盟进行更多的事先磋商,欧盟委员会的官员可能会逐个话题地加入。”在这方面,文件还呼吁与日本也采取类似的安排。这是德国新政府第一次在联盟协议中提到印太地区,文件说:“对我们来说,亚洲不再只是关于中国。”这一点,德国作为域外国家同样和美国的立场一致。

该文件对中国外交的期待是:“我们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期望是,它为邻国的和平与稳定发挥负责任的作用。”三个政党表示:主张在国际海洋法的基础上解决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并希望将中国等核武器国家更有力地纳入核裁军和军备控制。

从上述内容看,结论显而易见: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也正因为如此,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区主任扬卡•欧特尔说:“这开启了德中关系的新篇章”。相对默克尔时代,事实恐怕就是如此。

不过欧盟在华外交权威人士认为:德国新政府还没有组成完毕,还需要看它下面的具体动作,“现在多是推测”。

德国新政府的上述立场不是社会民主党的传统政策立场,而是亲美的德国绿党、以及自民党的立场,而新政府中的大党社会民主党服从了两个小党的立场。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基本政治特征之一。

还有一点是: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已经与美国相一致,无论是台湾议题,还是在新疆、香港、人权等领域,乃至中国在南海、东海乃至印太地区的政策,甚至在核武器问题上,新政府都计划与美国形成密切的协调机制,而且政策立场相同。

不过客观地讲,除了台湾问题外,新政府的其它外交立场在国际社会并非新鲜,只是相对默克尔时代新鲜而已,但在执行层面,确实给人感受很不好。欧盟在华商界领袖告诉笔者:大概率会担任德国新政府外长的绿党联席主席贝尔伯克对外交工作非常陌生,“希望中国外交官在工作中能让她放松”,她在德国民众那里是很受欢迎的。对此笔者表示:她表示新政府对华政策之一是要让台湾加入国际组织,如果她一上台就碰台湾问题,结果又处理得很糟的话,事情就会复杂了。

而且根据笔者了解,至少部分欧盟国家对德国新政府的外交政策是抱着怀疑态度的。同时也有在华欧盟商会人士告诉笔者:我很担心这个女外长会把事情搞的很复杂。

与此同时,目前德国新政府核心权力部门的部长职务,据悉主要由执政三党中的绿党与自民党担任,包括外交部长一职、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和财政部长这些重要岗位。

由此,整个德国新政府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必将深受上述两个小党的影响,而绿党和自民党的政党特点是:高度强调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而且行事张扬,有强烈的在野党特点。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另一个基本政治特征。这一切对中国来说,估计会麻烦多多。

未来还要看,但也需做好准备

中国与德国新政府未来双边关系的态势大致已定,但目前仍需要观察,毕竟德国新政府还没有就职;而与此同时,中方也必须准备迎接新挑战,因为这对世界局势和中国外部环境的影响将不可小视。笔者认为,根据近年来的经验,中国政府应对这一新挑战时,对以下几点应高度重视,并妥善处理,包括:把官民区别开来;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重视发展与非欧盟成员中的老欧洲国家关系。

笔者首先认为,中德关系未来的发展之所以目前仍需观察,主要原因在于:尽管德国绿党和自民党重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且行为张扬,但未来德国总理舒尔茨的动向仍不明确;同时其所代表的执政联盟内最大的政党社会民主党,同中国交往历史悠久而密切。

与中国经贸关系密切的欧盟商界领袖告诉笔者:“舒尔茨是个聪明而且非常务实的人。”这句话暗示着:在世界疫情严峻之时,如果中德关系到时搞得太僵而影响了德国经济,他会“务实”处理,起码他不会任由绿党、自民党自由行动。另一方面,德国社会民主党除了亲俄罗斯以外,和中国的关系也很密切,而且交往历史悠久,这至少意味着:中德双方的沟通渠道是存在而且通畅的,这在未来双边关系出现问题时,有利于解决问题。

而如果未来中国与德国新政府关系真的出现问题,中国必须要慎重行事。笔者认为,根据近一两年的经验,其中第一条就应该是:与德国的斗争和博弈仅限于对德国政府,切勿涉及德国商家和普通民众。否则既会损害双方的经贸利益,更会殃及无辜,给中国造成更加深远的恶劣影响。

至于台湾问题,目前的一个趋势是:台湾问题有可能成为一定范围内的国际问题,而根子就聚焦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加国际组织的活动方面。

笔者认为,中国必须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与其活动的问题。现在中国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并参与相关活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依据的是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在中国与他国或国际组织交涉这一问题时,往往很难得到他方理解和接受。例如世卫组织对中国当前不许民进党政府参加到世卫组织的全球抗疫中,就颇有微词。因为事实是:台湾是马英九时代经中国政府允许加入世卫组织,并成为观察员国的,国民党政府就允许参加世卫组织活动,民进党政府就不允许,这就是典型的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世卫作为联合国系统的机构,不能、也没有义务介入中国内部的政治。因此,中国全国人大必须要制定一部法律,规范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而且必须要实事求是,否则现在的政策性操作必然难以持久,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未来必然因此引发广泛的国际矛盾。

最后,鉴于当前中欧关系的现实和态势,中国除了和欧盟发展关系外,还应该高度重视发展与老欧洲中的非欧盟国家间关系。这样做的必要性在于:未来一旦中国与欧盟关系发生大幅下滑或破裂,这些老欧洲国家对冲突双方都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而且,这些非欧盟成员的老欧洲国家,不少本身就是发达国家,例如瑞士,中国与他们本身商机就很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曹辛: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引发国际舆论轰动效应的事件,就是德国总理大选中获胜的三党于11月24日完成组阁谈判,即将宣誓就职。特别引起轰动的是:对中国来说,该政府执政纲领大异于默克尔时代,基本上站在了中国的对立面,至少同默克尔时代相比是这样的。

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三党中亲美的绿党,以及自由民主党,实际控制了德国新政府的关键性强力部门,而亲俄罗斯的社会民主党这个政府中的大党却压力很大,能否有所作为,则是个大问号。

德国新政府被两个小党制约

无论从政策主张还是占据政府强力部门岗位的情况来看,亲美的绿党和自民党这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从新政府执政的政策主张来看,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一目了然,尤其是对华政策。

在对华政策方面,执政联盟文件首次在德国政府的政策中提到台湾,称:“台湾海峡现状的任何改变都必须是和平的,并且是相互同意的。在欧盟一个中国政策的框架下,我们支持民主台湾参与相关国际组织。”这个政策的实质是,“加紧努力维持台湾的现状,试图将台湾纳入世卫组织等国际组织,并试图寻求合作,允许台湾参与技术性国际组织,台湾的能力将非常受欢迎。”这一政策是否正确另说,但对中国内政提出要求,本身就是个严重问题。

在人权领域,文件称“我们明确处理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特别是在新疆。香港‘一国两制’的原则必须重新确立。”在这里,香港问题同样是中国内政,新政府如此提出问题,一定会引发问题,更不要说解决问题了。

在强迫劳动问题上,该协议称“我们支持欧盟提议的禁止从强迫劳动中进口产品”。在提到欧盟跟踪强迫劳动商品的预期机制时,协议说:“关于供应链中企业尽职调查的法律将保持不变,并在必要时进行改进。”

关于《中欧投资协议》,该文件说:“由于各种原因,欧盟理事会目前无法批准《欧盟—中国投资协定》。”这被解释为:只要中国对欧洲议会议员的制裁到位,欧盟议会就不会通过这一投资协定。

德国新政府把中德关系纳入了与美国的协商范围,并同时就此加强与欧盟的磋商。

在与美国合作方面,文件称:“我们寻求在对华政策上进行密切的跨大西洋协调,并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以减少战略依赖。”这样的立场至少涉嫌与美国结盟反华。

根据该文件,德国与中国的政府间磋商将继续进行,但“将与欧盟进行更多的事先磋商,欧盟委员会的官员可能会逐个话题地加入。”在这方面,文件还呼吁与日本也采取类似的安排。这是德国新政府第一次在联盟协议中提到印太地区,文件说:“对我们来说,亚洲不再只是关于中国。”这一点,德国作为域外国家同样和美国的立场一致。

该文件对中国外交的期待是:“我们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期望是,它为邻国的和平与稳定发挥负责任的作用。”三个政党表示:主张在国际海洋法的基础上解决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并希望将中国等核武器国家更有力地纳入核裁军和军备控制。

从上述内容看,结论显而易见: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也正因为如此,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区主任扬卡•欧特尔说:“这开启了德中关系的新篇章”。相对默克尔时代,事实恐怕就是如此。

不过欧盟在华外交权威人士认为:德国新政府还没有组成完毕,还需要看它下面的具体动作,“现在多是推测”。

德国新政府的上述立场不是社会民主党的传统政策立场,而是亲美的德国绿党、以及自民党的立场,而新政府中的大党社会民主党服从了两个小党的立场。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基本政治特征之一。

还有一点是: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已经与美国相一致,无论是台湾议题,还是在新疆、香港、人权等领域,乃至中国在南海、东海乃至印太地区的政策,甚至在核武器问题上,新政府都计划与美国形成密切的协调机制,而且政策立场相同。

不过客观地讲,除了台湾问题外,新政府的其它外交立场在国际社会并非新鲜,只是相对默克尔时代新鲜而已,但在执行层面,确实给人感受很不好。欧盟在华商界领袖告诉笔者:大概率会担任德国新政府外长的绿党联席主席贝尔伯克对外交工作非常陌生,“希望中国外交官在工作中能让她放松”,她在德国民众那里是很受欢迎的。对此笔者表示:她表示新政府对华政策之一是要让台湾加入国际组织,如果她一上台就碰台湾问题,结果又处理得很糟的话,事情就会复杂了。

而且根据笔者了解,至少部分欧盟国家对德国新政府的外交政策是抱着怀疑态度的。同时也有在华欧盟商会人士告诉笔者:我很担心这个女外长会把事情搞的很复杂。

与此同时,目前德国新政府核心权力部门的部长职务,据悉主要由执政三党中的绿党与自民党担任,包括外交部长一职、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和财政部长这些重要岗位。

由此,整个德国新政府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必将深受上述两个小党的影响,而绿党和自民党的政党特点是:高度强调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而且行事张扬,有强烈的在野党特点。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另一个基本政治特征。这一切对中国来说,估计会麻烦多多。

未来还要看,但也需做好准备

中国与德国新政府未来双边关系的态势大致已定,但目前仍需要观察,毕竟德国新政府还没有就职;而与此同时,中方也必须准备迎接新挑战,因为这对世界局势和中国外部环境的影响将不可小视。笔者认为,根据近年来的经验,中国政府应对这一新挑战时,对以下几点应高度重视,并妥善处理,包括:把官民区别开来;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重视发展与非欧盟成员中的老欧洲国家关系。

笔者首先认为,中德关系未来的发展之所以目前仍需观察,主要原因在于:尽管德国绿党和自民党重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且行为张扬,但未来德国总理舒尔茨的动向仍不明确;同时其所代表的执政联盟内最大的政党社会民主党,同中国交往历史悠久而密切。

与中国经贸关系密切的欧盟商界领袖告诉笔者:“舒尔茨是个聪明而且非常务实的人。”这句话暗示着:在世界疫情严峻之时,如果中德关系到时搞得太僵而影响了德国经济,他会“务实”处理,起码他不会任由绿党、自民党自由行动。另一方面,德国社会民主党除了亲俄罗斯以外,和中国的关系也很密切,而且交往历史悠久,这至少意味着:中德双方的沟通渠道是存在而且通畅的,这在未来双边关系出现问题时,有利于解决问题。

而如果未来中国与德国新政府关系真的出现问题,中国必须要慎重行事。笔者认为,根据近一两年的经验,其中第一条就应该是:与德国的斗争和博弈仅限于对德国政府,切勿涉及德国商家和普通民众。否则既会损害双方的经贸利益,更会殃及无辜,给中国造成更加深远的恶劣影响。

至于台湾问题,目前的一个趋势是:台湾问题有可能成为一定范围内的国际问题,而根子就聚焦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加国际组织的活动方面。

笔者认为,中国必须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与其活动的问题。现在中国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并参与相关活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依据的是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在中国与他国或国际组织交涉这一问题时,往往很难得到他方理解和接受。例如世卫组织对中国当前不许民进党政府参加到世卫组织的全球抗疫中,就颇有微词。因为事实是:台湾是马英九时代经中国政府允许加入世卫组织,并成为观察员国的,国民党政府就允许参加世卫组织活动,民进党政府就不允许,这就是典型的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世卫作为联合国系统的机构,不能、也没有义务介入中国内部的政治。因此,中国全国人大必须要制定一部法律,规范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而且必须要实事求是,否则现在的政策性操作必然难以持久,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未来必然因此引发广泛的国际矛盾。

最后,鉴于当前中欧关系的现实和态势,中国除了和欧盟发展关系外,还应该高度重视发展与老欧洲中的非欧盟国家间关系。这样做的必要性在于:未来一旦中国与欧盟关系发生大幅下滑或破裂,这些老欧洲国家对冲突双方都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而且,这些非欧盟成员的老欧洲国家,不少本身就是发达国家,例如瑞士,中国与他们本身商机就很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需两手准备,并把德国政府与民间分开

发布日期:2021-11-29 08:03
|曹辛: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引发国际舆论轰动效应的事件,就是德国总理大选中获胜的三党于11月24日完成组阁谈判,即将宣誓就职。特别引起轰动的是:对中国来说,该政府执政纲领大异于默克尔时代,基本上站在了中国的对立面,至少同默克尔时代相比是这样的。

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三党中亲美的绿党,以及自由民主党,实际控制了德国新政府的关键性强力部门,而亲俄罗斯的社会民主党这个政府中的大党却压力很大,能否有所作为,则是个大问号。

德国新政府被两个小党制约

无论从政策主张还是占据政府强力部门岗位的情况来看,亲美的绿党和自民党这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从新政府执政的政策主张来看,两个小党对德国新政府的影响一目了然,尤其是对华政策。

在对华政策方面,执政联盟文件首次在德国政府的政策中提到台湾,称:“台湾海峡现状的任何改变都必须是和平的,并且是相互同意的。在欧盟一个中国政策的框架下,我们支持民主台湾参与相关国际组织。”这个政策的实质是,“加紧努力维持台湾的现状,试图将台湾纳入世卫组织等国际组织,并试图寻求合作,允许台湾参与技术性国际组织,台湾的能力将非常受欢迎。”这一政策是否正确另说,但对中国内政提出要求,本身就是个严重问题。

在人权领域,文件称“我们明确处理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特别是在新疆。香港‘一国两制’的原则必须重新确立。”在这里,香港问题同样是中国内政,新政府如此提出问题,一定会引发问题,更不要说解决问题了。

在强迫劳动问题上,该协议称“我们支持欧盟提议的禁止从强迫劳动中进口产品”。在提到欧盟跟踪强迫劳动商品的预期机制时,协议说:“关于供应链中企业尽职调查的法律将保持不变,并在必要时进行改进。”

关于《中欧投资协议》,该文件说:“由于各种原因,欧盟理事会目前无法批准《欧盟—中国投资协定》。”这被解释为:只要中国对欧洲议会议员的制裁到位,欧盟议会就不会通过这一投资协定。

德国新政府把中德关系纳入了与美国的协商范围,并同时就此加强与欧盟的磋商。

在与美国合作方面,文件称:“我们寻求在对华政策上进行密切的跨大西洋协调,并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以减少战略依赖。”这样的立场至少涉嫌与美国结盟反华。

根据该文件,德国与中国的政府间磋商将继续进行,但“将与欧盟进行更多的事先磋商,欧盟委员会的官员可能会逐个话题地加入。”在这方面,文件还呼吁与日本也采取类似的安排。这是德国新政府第一次在联盟协议中提到印太地区,文件说:“对我们来说,亚洲不再只是关于中国。”这一点,德国作为域外国家同样和美国的立场一致。

该文件对中国外交的期待是:“我们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期望是,它为邻国的和平与稳定发挥负责任的作用。”三个政党表示:主张在国际海洋法的基础上解决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并希望将中国等核武器国家更有力地纳入核裁军和军备控制。

从上述内容看,结论显而易见: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也正因为如此,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区主任扬卡•欧特尔说:“这开启了德中关系的新篇章”。相对默克尔时代,事实恐怕就是如此。

不过欧盟在华外交权威人士认为:德国新政府还没有组成完毕,还需要看它下面的具体动作,“现在多是推测”。

德国新政府的上述立场不是社会民主党的传统政策立场,而是亲美的德国绿党、以及自民党的立场,而新政府中的大党社会民主党服从了两个小党的立场。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基本政治特征之一。

还有一点是: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已经与美国相一致,无论是台湾议题,还是在新疆、香港、人权等领域,乃至中国在南海、东海乃至印太地区的政策,甚至在核武器问题上,新政府都计划与美国形成密切的协调机制,而且政策立场相同。

不过客观地讲,除了台湾问题外,新政府的其它外交立场在国际社会并非新鲜,只是相对默克尔时代新鲜而已,但在执行层面,确实给人感受很不好。欧盟在华商界领袖告诉笔者:大概率会担任德国新政府外长的绿党联席主席贝尔伯克对外交工作非常陌生,“希望中国外交官在工作中能让她放松”,她在德国民众那里是很受欢迎的。对此笔者表示:她表示新政府对华政策之一是要让台湾加入国际组织,如果她一上台就碰台湾问题,结果又处理得很糟的话,事情就会复杂了。

而且根据笔者了解,至少部分欧盟国家对德国新政府的外交政策是抱着怀疑态度的。同时也有在华欧盟商会人士告诉笔者:我很担心这个女外长会把事情搞的很复杂。

与此同时,目前德国新政府核心权力部门的部长职务,据悉主要由执政三党中的绿党与自民党担任,包括外交部长一职、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和财政部长这些重要岗位。

由此,整个德国新政府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必将深受上述两个小党的影响,而绿党和自民党的政党特点是:高度强调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而且行事张扬,有强烈的在野党特点。这构成了德国新政府的另一个基本政治特征。这一切对中国来说,估计会麻烦多多。

未来还要看,但也需做好准备

中国与德国新政府未来双边关系的态势大致已定,但目前仍需要观察,毕竟德国新政府还没有就职;而与此同时,中方也必须准备迎接新挑战,因为这对世界局势和中国外部环境的影响将不可小视。笔者认为,根据近年来的经验,中国政府应对这一新挑战时,对以下几点应高度重视,并妥善处理,包括:把官民区别开来;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重视发展与非欧盟成员中的老欧洲国家关系。

笔者首先认为,中德关系未来的发展之所以目前仍需观察,主要原因在于:尽管德国绿党和自民党重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且行为张扬,但未来德国总理舒尔茨的动向仍不明确;同时其所代表的执政联盟内最大的政党社会民主党,同中国交往历史悠久而密切。

与中国经贸关系密切的欧盟商界领袖告诉笔者:“舒尔茨是个聪明而且非常务实的人。”这句话暗示着:在世界疫情严峻之时,如果中德关系到时搞得太僵而影响了德国经济,他会“务实”处理,起码他不会任由绿党、自民党自由行动。另一方面,德国社会民主党除了亲俄罗斯以外,和中国的关系也很密切,而且交往历史悠久,这至少意味着:中德双方的沟通渠道是存在而且通畅的,这在未来双边关系出现问题时,有利于解决问题。

而如果未来中国与德国新政府关系真的出现问题,中国必须要慎重行事。笔者认为,根据近一两年的经验,其中第一条就应该是:与德国的斗争和博弈仅限于对德国政府,切勿涉及德国商家和普通民众。否则既会损害双方的经贸利益,更会殃及无辜,给中国造成更加深远的恶劣影响。

至于台湾问题,目前的一个趋势是:台湾问题有可能成为一定范围内的国际问题,而根子就聚焦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加国际组织的活动方面。

笔者认为,中国必须要立法解决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和参与其活动的问题。现在中国在台湾进入国际社会并参与相关活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依据的是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在中国与他国或国际组织交涉这一问题时,往往很难得到他方理解和接受。例如世卫组织对中国当前不许民进党政府参加到世卫组织的全球抗疫中,就颇有微词。因为事实是:台湾是马英九时代经中国政府允许加入世卫组织,并成为观察员国的,国民党政府就允许参加世卫组织活动,民进党政府就不允许,这就是典型的国内政策而不是法律,而世卫作为联合国系统的机构,不能、也没有义务介入中国内部的政治。因此,中国全国人大必须要制定一部法律,规范台湾进入国际社会的问题,而且必须要实事求是,否则现在的政策性操作必然难以持久,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未来必然因此引发广泛的国际矛盾。

最后,鉴于当前中欧关系的现实和态势,中国除了和欧盟发展关系外,还应该高度重视发展与老欧洲中的非欧盟国家间关系。这样做的必要性在于:未来一旦中国与欧盟关系发生大幅下滑或破裂,这些老欧洲国家对冲突双方都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而且,这些非欧盟成员的老欧洲国家,不少本身就是发达国家,例如瑞士,中国与他们本身商机就很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