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图为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

|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这些知情人士称,张勇正在把更多的责任下放给各个业务线的总裁,这些业务从基于位置的服务一直到云计算,各业务线总裁现在起到“迷你CEO”的作用。张勇也是这家互联网巨头的董事局主席。该战略旨在加快决策速度,以便每个部门都能更好地抵御竞争,重振下滑的销售,并在中国政府对大型平台实施监管整顿之后重塑其整体形象。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持有33%股份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已开始与阿里巴巴保持距离,在中国政府叫停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后,蚂蚁集团对其业务进行了重组,以符合监管规定。

在过去几个月里,管理层的转变逐渐成形,这逆转了近三年前开始的集中化努力。集中化的举措使该公司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形成紧密联盟,构成前老板马云(Jack Ma)设想的所谓阿里巴巴生态系统。

这些人士说,从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可能会为阿里巴巴分化出较小的子公司并为它们寻求单独上市铺平道路。他们表示,未来分拆条件可能成熟的部门包括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ainiao Smart Logistics Network Ltd.)、食品杂货连锁盒马鲜生(Freshippo)、一个由阿里巴巴旗下几款基于位置的服务应用构成的本地生活服务以及海外电子商务平台Lazada和Trendyol。

这样的调整反映出,已经受到中国政府更加严格监管审查的互联网巨头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去年10月时蚂蚁集团还在热火朝天地筹备IPO,但从那时起,阿里巴巴的市值已经蒸发了一半,相当于抹去约4,000亿美元。鉴于中国最大的年度网络购物节“双十一”今年的销售增长疲软,阿里巴巴上周下调了对本财年收入增长的预测。

与中国和美国的许多正在成长为综合企业巨头的大型科技公司一样,阿里巴巴通过为消费者和企业提供从购物和旅行到支付和物流等多方面的服务,扩大了其生态系统。

新的管理模式还没有在阿里巴巴内部正式宣布。但这些知情人士称,在过去几个月里,有关“建立敏捷组织”的说法已在公司内部广为流传。

在将近三年前,阿里巴巴把旗下不同部门与蚂蚁集团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打造出统一的战线布局来迎战竞争对手,其中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投资支持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以及美团(Meituan, 3690.HK)。阿里巴巴在2019年春季成立了一个由13名高管组成的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张勇为首,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Eric Jing)为他的副手。此举意在阿里巴巴庞大的商业帝国内部加强协调。

阿里巴巴经济体(公司高管也使用这种说法)是该集团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在2017年首次提出的,当时他还在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那时向投资者表示,按旗下所有平台的商品成交总额(GMV)计,阿里巴巴将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GMV是一种类似于各国GDP的指标。马云在2017年那场被广为宣传的阿里巴巴年会上也发表了这种言论。

马云在2017年6月举行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上称,如果一家公司能在旗下平台上帮助1,000万家企业盈利,它就是一个经济体。马云当时还称,到2036年,阿里巴巴要服务20亿消费者,希望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

张勇2015年接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并在2019年担任董事局主席。据熟悉张勇的人称,他在公司以亲力亲为闻名。这些知情人士称,过去张勇常常每两周就与不同部门的总裁及其直接汇报人举行一次工作汇报会,而且大小决策都需经张勇签字过目。知情人士称,最近几个月,张勇召开这种会议的次数少了很多。

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此前虽持续快速增长,但这种中心化的管理结构也带来各种问题。由于决策权集中在这些高层手中,部门灵活性下降,该公司时常对各行业的快速变化反应迟缓。

知情人士称,自从去年11月蚂蚁集团的重磅IPO被叫停后,公司内部几乎没有人再提“阿里巴巴经济体”,13人委员会实际上已经停止运作。他们称,经过数月讨论后,公司高层一致认为,蚂蚁集团未来应该走一条更独立于阿里巴巴的道路。

在“阿里巴巴经济体”的架构下,蚂蚁集团的战略与阿里巴巴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帮助将流量引向阿里巴巴的平台,其消费者贷款服务对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是形成补充。支付宝是一款支付和生活应用,在中国有超过10亿人使用。蚂蚁集团大踏步进军放贷领域的做法引起了中国监管机构警觉,监管者认为这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构成了风险。

目前,张勇仍直接负责电商业务。其他业务部门,如工业和社区电子商务、云计算和本地服务,都有自己的总裁。今年7月,阿里巴巴正式宣布成立本地服务板块,包括导航应用高德(AutoNavi)、旅游门户网站飞猪(Fliggy)和配送应用饿了么(Ele.me)等几项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

过去几年,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一直在多个领域对阿里巴巴紧追不舍。

阿里巴巴的在线零售市场份额已被京东(JD.com)和拼多多侵蚀,拼多多凭借大幅折扣和社交功能迅速扩张。阿里巴巴的配送平台饿了么一直在艰难地与美团竞争。在拥有先发优势的云计算领域,阿里巴巴也正面临压力。

(更新完成)

(本文会有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随着挑战增加,阿里巴巴将权力下放给各业务部门

发布日期:2021-11-27 11:19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图为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

|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这些知情人士称,张勇正在把更多的责任下放给各个业务线的总裁,这些业务从基于位置的服务一直到云计算,各业务线总裁现在起到“迷你CEO”的作用。张勇也是这家互联网巨头的董事局主席。该战略旨在加快决策速度,以便每个部门都能更好地抵御竞争,重振下滑的销售,并在中国政府对大型平台实施监管整顿之后重塑其整体形象。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持有33%股份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已开始与阿里巴巴保持距离,在中国政府叫停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后,蚂蚁集团对其业务进行了重组,以符合监管规定。

在过去几个月里,管理层的转变逐渐成形,这逆转了近三年前开始的集中化努力。集中化的举措使该公司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形成紧密联盟,构成前老板马云(Jack Ma)设想的所谓阿里巴巴生态系统。

这些人士说,从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可能会为阿里巴巴分化出较小的子公司并为它们寻求单独上市铺平道路。他们表示,未来分拆条件可能成熟的部门包括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ainiao Smart Logistics Network Ltd.)、食品杂货连锁盒马鲜生(Freshippo)、一个由阿里巴巴旗下几款基于位置的服务应用构成的本地生活服务以及海外电子商务平台Lazada和Trendyol。

这样的调整反映出,已经受到中国政府更加严格监管审查的互联网巨头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去年10月时蚂蚁集团还在热火朝天地筹备IPO,但从那时起,阿里巴巴的市值已经蒸发了一半,相当于抹去约4,000亿美元。鉴于中国最大的年度网络购物节“双十一”今年的销售增长疲软,阿里巴巴上周下调了对本财年收入增长的预测。

与中国和美国的许多正在成长为综合企业巨头的大型科技公司一样,阿里巴巴通过为消费者和企业提供从购物和旅行到支付和物流等多方面的服务,扩大了其生态系统。

新的管理模式还没有在阿里巴巴内部正式宣布。但这些知情人士称,在过去几个月里,有关“建立敏捷组织”的说法已在公司内部广为流传。

在将近三年前,阿里巴巴把旗下不同部门与蚂蚁集团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打造出统一的战线布局来迎战竞争对手,其中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投资支持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以及美团(Meituan, 3690.HK)。阿里巴巴在2019年春季成立了一个由13名高管组成的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张勇为首,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Eric Jing)为他的副手。此举意在阿里巴巴庞大的商业帝国内部加强协调。

阿里巴巴经济体(公司高管也使用这种说法)是该集团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在2017年首次提出的,当时他还在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那时向投资者表示,按旗下所有平台的商品成交总额(GMV)计,阿里巴巴将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GMV是一种类似于各国GDP的指标。马云在2017年那场被广为宣传的阿里巴巴年会上也发表了这种言论。

马云在2017年6月举行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上称,如果一家公司能在旗下平台上帮助1,000万家企业盈利,它就是一个经济体。马云当时还称,到2036年,阿里巴巴要服务20亿消费者,希望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

张勇2015年接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并在2019年担任董事局主席。据熟悉张勇的人称,他在公司以亲力亲为闻名。这些知情人士称,过去张勇常常每两周就与不同部门的总裁及其直接汇报人举行一次工作汇报会,而且大小决策都需经张勇签字过目。知情人士称,最近几个月,张勇召开这种会议的次数少了很多。

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此前虽持续快速增长,但这种中心化的管理结构也带来各种问题。由于决策权集中在这些高层手中,部门灵活性下降,该公司时常对各行业的快速变化反应迟缓。

知情人士称,自从去年11月蚂蚁集团的重磅IPO被叫停后,公司内部几乎没有人再提“阿里巴巴经济体”,13人委员会实际上已经停止运作。他们称,经过数月讨论后,公司高层一致认为,蚂蚁集团未来应该走一条更独立于阿里巴巴的道路。

在“阿里巴巴经济体”的架构下,蚂蚁集团的战略与阿里巴巴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帮助将流量引向阿里巴巴的平台,其消费者贷款服务对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是形成补充。支付宝是一款支付和生活应用,在中国有超过10亿人使用。蚂蚁集团大踏步进军放贷领域的做法引起了中国监管机构警觉,监管者认为这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构成了风险。

目前,张勇仍直接负责电商业务。其他业务部门,如工业和社区电子商务、云计算和本地服务,都有自己的总裁。今年7月,阿里巴巴正式宣布成立本地服务板块,包括导航应用高德(AutoNavi)、旅游门户网站飞猪(Fliggy)和配送应用饿了么(Ele.me)等几项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

过去几年,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一直在多个领域对阿里巴巴紧追不舍。

阿里巴巴的在线零售市场份额已被京东(JD.com)和拼多多侵蚀,拼多多凭借大幅折扣和社交功能迅速扩张。阿里巴巴的配送平台饿了么一直在艰难地与美团竞争。在拥有先发优势的云计算领域,阿里巴巴也正面临压力。

(更新完成)

(本文会有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图为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

|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这些知情人士称,张勇正在把更多的责任下放给各个业务线的总裁,这些业务从基于位置的服务一直到云计算,各业务线总裁现在起到“迷你CEO”的作用。张勇也是这家互联网巨头的董事局主席。该战略旨在加快决策速度,以便每个部门都能更好地抵御竞争,重振下滑的销售,并在中国政府对大型平台实施监管整顿之后重塑其整体形象。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持有33%股份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已开始与阿里巴巴保持距离,在中国政府叫停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后,蚂蚁集团对其业务进行了重组,以符合监管规定。

在过去几个月里,管理层的转变逐渐成形,这逆转了近三年前开始的集中化努力。集中化的举措使该公司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形成紧密联盟,构成前老板马云(Jack Ma)设想的所谓阿里巴巴生态系统。

这些人士说,从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可能会为阿里巴巴分化出较小的子公司并为它们寻求单独上市铺平道路。他们表示,未来分拆条件可能成熟的部门包括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ainiao Smart Logistics Network Ltd.)、食品杂货连锁盒马鲜生(Freshippo)、一个由阿里巴巴旗下几款基于位置的服务应用构成的本地生活服务以及海外电子商务平台Lazada和Trendyol。

这样的调整反映出,已经受到中国政府更加严格监管审查的互联网巨头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去年10月时蚂蚁集团还在热火朝天地筹备IPO,但从那时起,阿里巴巴的市值已经蒸发了一半,相当于抹去约4,000亿美元。鉴于中国最大的年度网络购物节“双十一”今年的销售增长疲软,阿里巴巴上周下调了对本财年收入增长的预测。

与中国和美国的许多正在成长为综合企业巨头的大型科技公司一样,阿里巴巴通过为消费者和企业提供从购物和旅行到支付和物流等多方面的服务,扩大了其生态系统。

新的管理模式还没有在阿里巴巴内部正式宣布。但这些知情人士称,在过去几个月里,有关“建立敏捷组织”的说法已在公司内部广为流传。

在将近三年前,阿里巴巴把旗下不同部门与蚂蚁集团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打造出统一的战线布局来迎战竞争对手,其中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投资支持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以及美团(Meituan, 3690.HK)。阿里巴巴在2019年春季成立了一个由13名高管组成的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张勇为首,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Eric Jing)为他的副手。此举意在阿里巴巴庞大的商业帝国内部加强协调。

阿里巴巴经济体(公司高管也使用这种说法)是该集团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在2017年首次提出的,当时他还在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那时向投资者表示,按旗下所有平台的商品成交总额(GMV)计,阿里巴巴将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GMV是一种类似于各国GDP的指标。马云在2017年那场被广为宣传的阿里巴巴年会上也发表了这种言论。

马云在2017年6月举行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上称,如果一家公司能在旗下平台上帮助1,000万家企业盈利,它就是一个经济体。马云当时还称,到2036年,阿里巴巴要服务20亿消费者,希望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

张勇2015年接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并在2019年担任董事局主席。据熟悉张勇的人称,他在公司以亲力亲为闻名。这些知情人士称,过去张勇常常每两周就与不同部门的总裁及其直接汇报人举行一次工作汇报会,而且大小决策都需经张勇签字过目。知情人士称,最近几个月,张勇召开这种会议的次数少了很多。

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此前虽持续快速增长,但这种中心化的管理结构也带来各种问题。由于决策权集中在这些高层手中,部门灵活性下降,该公司时常对各行业的快速变化反应迟缓。

知情人士称,自从去年11月蚂蚁集团的重磅IPO被叫停后,公司内部几乎没有人再提“阿里巴巴经济体”,13人委员会实际上已经停止运作。他们称,经过数月讨论后,公司高层一致认为,蚂蚁集团未来应该走一条更独立于阿里巴巴的道路。

在“阿里巴巴经济体”的架构下,蚂蚁集团的战略与阿里巴巴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帮助将流量引向阿里巴巴的平台,其消费者贷款服务对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是形成补充。支付宝是一款支付和生活应用,在中国有超过10亿人使用。蚂蚁集团大踏步进军放贷领域的做法引起了中国监管机构警觉,监管者认为这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构成了风险。

目前,张勇仍直接负责电商业务。其他业务部门,如工业和社区电子商务、云计算和本地服务,都有自己的总裁。今年7月,阿里巴巴正式宣布成立本地服务板块,包括导航应用高德(AutoNavi)、旅游门户网站飞猪(Fliggy)和配送应用饿了么(Ele.me)等几项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

过去几年,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一直在多个领域对阿里巴巴紧追不舍。

阿里巴巴的在线零售市场份额已被京东(JD.com)和拼多多侵蚀,拼多多凭借大幅折扣和社交功能迅速扩张。阿里巴巴的配送平台饿了么一直在艰难地与美团竞争。在拥有先发优势的云计算领域,阿里巴巴也正面临压力。

(更新完成)

(本文会有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随着挑战增加,阿里巴巴将权力下放给各业务部门

发布日期:2021-11-27 11:19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图为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

|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正在将权力下放给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主管,以便更灵活地应对日益增多的挑战,并可能为分拆开辟道路。

这些知情人士称,张勇正在把更多的责任下放给各个业务线的总裁,这些业务从基于位置的服务一直到云计算,各业务线总裁现在起到“迷你CEO”的作用。张勇也是这家互联网巨头的董事局主席。该战略旨在加快决策速度,以便每个部门都能更好地抵御竞争,重振下滑的销售,并在中国政府对大型平台实施监管整顿之后重塑其整体形象。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持有33%股份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已开始与阿里巴巴保持距离,在中国政府叫停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后,蚂蚁集团对其业务进行了重组,以符合监管规定。

在过去几个月里,管理层的转变逐渐成形,这逆转了近三年前开始的集中化努力。集中化的举措使该公司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形成紧密联盟,构成前老板马云(Jack Ma)设想的所谓阿里巴巴生态系统。

这些人士说,从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可能会为阿里巴巴分化出较小的子公司并为它们寻求单独上市铺平道路。他们表示,未来分拆条件可能成熟的部门包括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ainiao Smart Logistics Network Ltd.)、食品杂货连锁盒马鲜生(Freshippo)、一个由阿里巴巴旗下几款基于位置的服务应用构成的本地生活服务以及海外电子商务平台Lazada和Trendyol。

这样的调整反映出,已经受到中国政府更加严格监管审查的互联网巨头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去年10月时蚂蚁集团还在热火朝天地筹备IPO,但从那时起,阿里巴巴的市值已经蒸发了一半,相当于抹去约4,000亿美元。鉴于中国最大的年度网络购物节“双十一”今年的销售增长疲软,阿里巴巴上周下调了对本财年收入增长的预测。

与中国和美国的许多正在成长为综合企业巨头的大型科技公司一样,阿里巴巴通过为消费者和企业提供从购物和旅行到支付和物流等多方面的服务,扩大了其生态系统。

新的管理模式还没有在阿里巴巴内部正式宣布。但这些知情人士称,在过去几个月里,有关“建立敏捷组织”的说法已在公司内部广为流传。

在将近三年前,阿里巴巴把旗下不同部门与蚂蚁集团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打造出统一的战线布局来迎战竞争对手,其中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投资支持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以及美团(Meituan, 3690.HK)。阿里巴巴在2019年春季成立了一个由13名高管组成的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张勇为首,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Eric Jing)为他的副手。此举意在阿里巴巴庞大的商业帝国内部加强协调。

阿里巴巴经济体(公司高管也使用这种说法)是该集团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在2017年首次提出的,当时他还在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那时向投资者表示,按旗下所有平台的商品成交总额(GMV)计,阿里巴巴将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GMV是一种类似于各国GDP的指标。马云在2017年那场被广为宣传的阿里巴巴年会上也发表了这种言论。

马云在2017年6月举行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上称,如果一家公司能在旗下平台上帮助1,000万家企业盈利,它就是一个经济体。马云当时还称,到2036年,阿里巴巴要服务20亿消费者,希望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

张勇2015年接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并在2019年担任董事局主席。据熟悉张勇的人称,他在公司以亲力亲为闻名。这些知情人士称,过去张勇常常每两周就与不同部门的总裁及其直接汇报人举行一次工作汇报会,而且大小决策都需经张勇签字过目。知情人士称,最近几个月,张勇召开这种会议的次数少了很多。

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此前虽持续快速增长,但这种中心化的管理结构也带来各种问题。由于决策权集中在这些高层手中,部门灵活性下降,该公司时常对各行业的快速变化反应迟缓。

知情人士称,自从去年11月蚂蚁集团的重磅IPO被叫停后,公司内部几乎没有人再提“阿里巴巴经济体”,13人委员会实际上已经停止运作。他们称,经过数月讨论后,公司高层一致认为,蚂蚁集团未来应该走一条更独立于阿里巴巴的道路。

在“阿里巴巴经济体”的架构下,蚂蚁集团的战略与阿里巴巴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帮助将流量引向阿里巴巴的平台,其消费者贷款服务对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是形成补充。支付宝是一款支付和生活应用,在中国有超过10亿人使用。蚂蚁集团大踏步进军放贷领域的做法引起了中国监管机构警觉,监管者认为这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构成了风险。

目前,张勇仍直接负责电商业务。其他业务部门,如工业和社区电子商务、云计算和本地服务,都有自己的总裁。今年7月,阿里巴巴正式宣布成立本地服务板块,包括导航应用高德(AutoNavi)、旅游门户网站飞猪(Fliggy)和配送应用饿了么(Ele.me)等几项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

过去几年,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一直在多个领域对阿里巴巴紧追不舍。

阿里巴巴的在线零售市场份额已被京东(JD.com)和拼多多侵蚀,拼多多凭借大幅折扣和社交功能迅速扩张。阿里巴巴的配送平台饿了么一直在艰难地与美团竞争。在拥有先发优势的云计算领域,阿里巴巴也正面临压力。

(更新完成)

(本文会有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