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



| Craig Trudell、Lars Erik Taraldsen、Chunying Zhang、Tian Ying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67岁的谢尔·埃米尔·卡莱斯塔德(Kjell Emil Kallestad)以前从未想象过自己开电动车的情形。不过,当他的伴侣去年把她那辆烧柴油的SUV折价换了辆电池驱动的混合动力车之后,住在挪威斯特拉姆岛的机械操作工卡莱斯塔德也跟着换了辆电动车。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小岛上的村民买电动车的举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毕竟,挪威的电动车普及速度超过了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但不同寻常的是,他们买的两款车型——名爵ZS和小鹏G3都是中国生产的。

“几乎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卡莱斯塔德的伴侣谢尔斯蒂·米德特维特(Kjersti Midttveit)说,“我对这一点完全不担心。”

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而且,他们大多都把挪威作为某种类型的试验场。这些公司中包括比亚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在比亚迪有持股)、蔚来、小鹏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他们都向挪威这个西欧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推出了多款电动车车型。

挪威正在上演一场实验,参加这场实验的企业不仅竞争力越来越强,而且越来越不满足于只呆在国内市场。虽然他们目前在挪威的销量相对偏低,但这些汽车制造商所追求的远不止销量。他们希望在此获得在海外市场的成功经验。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有个论题,认为中国将利用电池型电动车作媒介,成为汽车业一个明显越来越强大的参与者,”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 Markets)美国汽车业分析师乔·斯帕克(Joe Spak)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所以这值得关注。首先是挪威,然后是欧洲,再然后……”

挪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就推出了规模庞大的一揽子计划,这使其有望成为第一个全面停止销售燃油汽车的国家。水力发电使该国电价很便宜,特别是相对于汽油而言,其汽油价格超过了每加仑(合3.8升)8美元。挪威的电动汽车购置税为零;电动车过渡口的摆渡费、在公共停车场的停车费或在收费公路的通行费用均比化石能源车享受至少50%的折扣。

挪威议会已制定了一个非约束性目标,计划到2025年新车销售全部实现零排放,但挪威汽车联合会(Norwegian Automobile Federation)主办的《汽车》杂志(Motor)最近指出,汽油车和柴油车的销售趋势线显示,这一目标最早在2022年4月就有可能实现。在今年9月挪威登记的17992辆新车中,有13946辆是零排放车辆,占比达到78%,创下了新纪录。

中国汽车制造商早在2000年代初就开始产生了把汽车卖到欧洲去的雄心壮志,比如吉利、长城和奇瑞等公司,后来大多没有落实;不过吉利是个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其母公司2010年从福特公司(Ford Motor)手中收购了沃尔沃公司(Volvo Cars)。“中国上一次尝试在欧洲销售汽车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不过结果非常糟糕,”挪威电动车协会(Norwegian Electric Vehicle Association)秘书长克里斯蒂娜·卜(Christina Bu)说,“但现在他们做得非常出色。”

住在挪威中部乌萨戈的佩尔·罗尔·约翰森(Per Roar Johansen)有一辆燃油车,他从刚拿到驾照开始就开这辆车,直到去年3月他买了一辆上汽集团出产的名爵。这位32岁的厨师过去每个月加柴油大约要花3000挪威克朗(合350美元),现在这辆电动车每个月的用车成本已降至500克朗。他为买这辆名爵ZS混动车顶级版花了大约28万克朗,只有韩国生产的起亚极睿(Niro)混动车的60%,并且车内更宽敞,还有一个全景车顶,“我很开心,”他说,“有一点我心里很明确:下一次我还会考虑电动车。”

名爵ZS是去年进入挪威市场的第一款中国产电动车。据卜说,从那之后,挪威市场上的中国电动车数量“一直在爆发。”

她说,“他们学习的兴趣很高,而且他们认为,在一个成熟市场上做实验是明智之举。他们在这里不需要同时对付两类怀疑者:一是怀疑中国汽车的,一是怀疑电动汽车的。”

小鹏汽车是迅速跟进上汽进入挪威的中国汽车商之一,去年12月它在挪威推出了第一款G3电动SUV。现任小鹏总裁顾宏地曾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投行部门担任高管,2018年加盟小鹏汽车,带领该公司于2020年8月在纽约证交所上市。该公司股价至今已上涨一倍多。

“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而庞大的欧洲市场绝对不可以忽视,”顾宏地说,“这是一个我们必须争取的市场。”

蔚来汽车曾经几近倒闭,去年初得到地方政府的救助,如今该公司凭借电动车实现重大逆转,其SUV电动车正与特斯拉公司(Tesla)的Y车型在中国市场展开正面交锋。今年9月30日,该公司开始销售全电动款ES8车型,并在奢侈品店和游客云集的奥斯陆卡尔·约翰门大街上挪威皇宫与国家议会大厦之间的位置开设了一家Nio House,它既是其销售体验中心,也是蔚来品牌爱好者的俱乐部。里面没有典型的汽车展示厅,而是布置了壁炉、图书馆,还展示有来自中国蔚来车主的礼物。“在这里我们将看到我们学到的经验,将来我们还将把蔚来的工艺和蔚来的服务结合其他欧洲国家的具体情况加以适应性改造,”蔚来挪威业务总经理马里乌斯·黑勒(Marius Hayler)说。蔚来公司创始人李斌表示,下一步他希望在2022年年底前将业务扩展到德国。

比亚迪公司计划今年向挪威出口1500台电动SUV“唐”。该公司2008年吸引到了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注资。该公司欧洲业务主管伊斯布兰德·何(Isbrand Ho)说,公司正考虑到2023年初向挪威市场推出该车型的一个较小尺寸的版本,再加上其他一、两款车型。

比亚迪已经发现,它在中国市场向相对年轻的用户群推出的功能未必适合挪威的顾客。“比如,我们在车里提供卡拉OK设备,”何说,“但是,你能设想一名45岁左右的欧洲男士在奥斯陆一边开着他的‘唐’,一边举着麦克风唱歌吗?反正我想象不出。”

受市场对比亚迪汽车的强烈兴趣推动,该公司已经在考虑将业务推广到挪威这样左舵驾驶的国家(几乎整个欧洲大陆都实行左舵驾驶)之外的地区。它计划开始对其车型提供右舵驾驶版本。何说,“我估计应该不需要我告诉你我指的是哪个国家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电动车商欲取道挪威打入欧洲

发布日期:2021-11-27 07:03
|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



| Craig Trudell、Lars Erik Taraldsen、Chunying Zhang、Tian Ying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67岁的谢尔·埃米尔·卡莱斯塔德(Kjell Emil Kallestad)以前从未想象过自己开电动车的情形。不过,当他的伴侣去年把她那辆烧柴油的SUV折价换了辆电池驱动的混合动力车之后,住在挪威斯特拉姆岛的机械操作工卡莱斯塔德也跟着换了辆电动车。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小岛上的村民买电动车的举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毕竟,挪威的电动车普及速度超过了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但不同寻常的是,他们买的两款车型——名爵ZS和小鹏G3都是中国生产的。

“几乎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卡莱斯塔德的伴侣谢尔斯蒂·米德特维特(Kjersti Midttveit)说,“我对这一点完全不担心。”

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而且,他们大多都把挪威作为某种类型的试验场。这些公司中包括比亚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在比亚迪有持股)、蔚来、小鹏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他们都向挪威这个西欧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推出了多款电动车车型。

挪威正在上演一场实验,参加这场实验的企业不仅竞争力越来越强,而且越来越不满足于只呆在国内市场。虽然他们目前在挪威的销量相对偏低,但这些汽车制造商所追求的远不止销量。他们希望在此获得在海外市场的成功经验。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有个论题,认为中国将利用电池型电动车作媒介,成为汽车业一个明显越来越强大的参与者,”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 Markets)美国汽车业分析师乔·斯帕克(Joe Spak)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所以这值得关注。首先是挪威,然后是欧洲,再然后……”

挪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就推出了规模庞大的一揽子计划,这使其有望成为第一个全面停止销售燃油汽车的国家。水力发电使该国电价很便宜,特别是相对于汽油而言,其汽油价格超过了每加仑(合3.8升)8美元。挪威的电动汽车购置税为零;电动车过渡口的摆渡费、在公共停车场的停车费或在收费公路的通行费用均比化石能源车享受至少50%的折扣。

挪威议会已制定了一个非约束性目标,计划到2025年新车销售全部实现零排放,但挪威汽车联合会(Norwegian Automobile Federation)主办的《汽车》杂志(Motor)最近指出,汽油车和柴油车的销售趋势线显示,这一目标最早在2022年4月就有可能实现。在今年9月挪威登记的17992辆新车中,有13946辆是零排放车辆,占比达到78%,创下了新纪录。

中国汽车制造商早在2000年代初就开始产生了把汽车卖到欧洲去的雄心壮志,比如吉利、长城和奇瑞等公司,后来大多没有落实;不过吉利是个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其母公司2010年从福特公司(Ford Motor)手中收购了沃尔沃公司(Volvo Cars)。“中国上一次尝试在欧洲销售汽车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不过结果非常糟糕,”挪威电动车协会(Norwegian Electric Vehicle Association)秘书长克里斯蒂娜·卜(Christina Bu)说,“但现在他们做得非常出色。”

住在挪威中部乌萨戈的佩尔·罗尔·约翰森(Per Roar Johansen)有一辆燃油车,他从刚拿到驾照开始就开这辆车,直到去年3月他买了一辆上汽集团出产的名爵。这位32岁的厨师过去每个月加柴油大约要花3000挪威克朗(合350美元),现在这辆电动车每个月的用车成本已降至500克朗。他为买这辆名爵ZS混动车顶级版花了大约28万克朗,只有韩国生产的起亚极睿(Niro)混动车的60%,并且车内更宽敞,还有一个全景车顶,“我很开心,”他说,“有一点我心里很明确:下一次我还会考虑电动车。”

名爵ZS是去年进入挪威市场的第一款中国产电动车。据卜说,从那之后,挪威市场上的中国电动车数量“一直在爆发。”

她说,“他们学习的兴趣很高,而且他们认为,在一个成熟市场上做实验是明智之举。他们在这里不需要同时对付两类怀疑者:一是怀疑中国汽车的,一是怀疑电动汽车的。”

小鹏汽车是迅速跟进上汽进入挪威的中国汽车商之一,去年12月它在挪威推出了第一款G3电动SUV。现任小鹏总裁顾宏地曾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投行部门担任高管,2018年加盟小鹏汽车,带领该公司于2020年8月在纽约证交所上市。该公司股价至今已上涨一倍多。

“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而庞大的欧洲市场绝对不可以忽视,”顾宏地说,“这是一个我们必须争取的市场。”

蔚来汽车曾经几近倒闭,去年初得到地方政府的救助,如今该公司凭借电动车实现重大逆转,其SUV电动车正与特斯拉公司(Tesla)的Y车型在中国市场展开正面交锋。今年9月30日,该公司开始销售全电动款ES8车型,并在奢侈品店和游客云集的奥斯陆卡尔·约翰门大街上挪威皇宫与国家议会大厦之间的位置开设了一家Nio House,它既是其销售体验中心,也是蔚来品牌爱好者的俱乐部。里面没有典型的汽车展示厅,而是布置了壁炉、图书馆,还展示有来自中国蔚来车主的礼物。“在这里我们将看到我们学到的经验,将来我们还将把蔚来的工艺和蔚来的服务结合其他欧洲国家的具体情况加以适应性改造,”蔚来挪威业务总经理马里乌斯·黑勒(Marius Hayler)说。蔚来公司创始人李斌表示,下一步他希望在2022年年底前将业务扩展到德国。

比亚迪公司计划今年向挪威出口1500台电动SUV“唐”。该公司2008年吸引到了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注资。该公司欧洲业务主管伊斯布兰德·何(Isbrand Ho)说,公司正考虑到2023年初向挪威市场推出该车型的一个较小尺寸的版本,再加上其他一、两款车型。

比亚迪已经发现,它在中国市场向相对年轻的用户群推出的功能未必适合挪威的顾客。“比如,我们在车里提供卡拉OK设备,”何说,“但是,你能设想一名45岁左右的欧洲男士在奥斯陆一边开着他的‘唐’,一边举着麦克风唱歌吗?反正我想象不出。”

受市场对比亚迪汽车的强烈兴趣推动,该公司已经在考虑将业务推广到挪威这样左舵驾驶的国家(几乎整个欧洲大陆都实行左舵驾驶)之外的地区。它计划开始对其车型提供右舵驾驶版本。何说,“我估计应该不需要我告诉你我指的是哪个国家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



| Craig Trudell、Lars Erik Taraldsen、Chunying Zhang、Tian Ying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67岁的谢尔·埃米尔·卡莱斯塔德(Kjell Emil Kallestad)以前从未想象过自己开电动车的情形。不过,当他的伴侣去年把她那辆烧柴油的SUV折价换了辆电池驱动的混合动力车之后,住在挪威斯特拉姆岛的机械操作工卡莱斯塔德也跟着换了辆电动车。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小岛上的村民买电动车的举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毕竟,挪威的电动车普及速度超过了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但不同寻常的是,他们买的两款车型——名爵ZS和小鹏G3都是中国生产的。

“几乎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卡莱斯塔德的伴侣谢尔斯蒂·米德特维特(Kjersti Midttveit)说,“我对这一点完全不担心。”

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而且,他们大多都把挪威作为某种类型的试验场。这些公司中包括比亚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在比亚迪有持股)、蔚来、小鹏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他们都向挪威这个西欧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推出了多款电动车车型。

挪威正在上演一场实验,参加这场实验的企业不仅竞争力越来越强,而且越来越不满足于只呆在国内市场。虽然他们目前在挪威的销量相对偏低,但这些汽车制造商所追求的远不止销量。他们希望在此获得在海外市场的成功经验。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有个论题,认为中国将利用电池型电动车作媒介,成为汽车业一个明显越来越强大的参与者,”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 Markets)美国汽车业分析师乔·斯帕克(Joe Spak)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所以这值得关注。首先是挪威,然后是欧洲,再然后……”

挪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就推出了规模庞大的一揽子计划,这使其有望成为第一个全面停止销售燃油汽车的国家。水力发电使该国电价很便宜,特别是相对于汽油而言,其汽油价格超过了每加仑(合3.8升)8美元。挪威的电动汽车购置税为零;电动车过渡口的摆渡费、在公共停车场的停车费或在收费公路的通行费用均比化石能源车享受至少50%的折扣。

挪威议会已制定了一个非约束性目标,计划到2025年新车销售全部实现零排放,但挪威汽车联合会(Norwegian Automobile Federation)主办的《汽车》杂志(Motor)最近指出,汽油车和柴油车的销售趋势线显示,这一目标最早在2022年4月就有可能实现。在今年9月挪威登记的17992辆新车中,有13946辆是零排放车辆,占比达到78%,创下了新纪录。

中国汽车制造商早在2000年代初就开始产生了把汽车卖到欧洲去的雄心壮志,比如吉利、长城和奇瑞等公司,后来大多没有落实;不过吉利是个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其母公司2010年从福特公司(Ford Motor)手中收购了沃尔沃公司(Volvo Cars)。“中国上一次尝试在欧洲销售汽车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不过结果非常糟糕,”挪威电动车协会(Norwegian Electric Vehicle Association)秘书长克里斯蒂娜·卜(Christina Bu)说,“但现在他们做得非常出色。”

住在挪威中部乌萨戈的佩尔·罗尔·约翰森(Per Roar Johansen)有一辆燃油车,他从刚拿到驾照开始就开这辆车,直到去年3月他买了一辆上汽集团出产的名爵。这位32岁的厨师过去每个月加柴油大约要花3000挪威克朗(合350美元),现在这辆电动车每个月的用车成本已降至500克朗。他为买这辆名爵ZS混动车顶级版花了大约28万克朗,只有韩国生产的起亚极睿(Niro)混动车的60%,并且车内更宽敞,还有一个全景车顶,“我很开心,”他说,“有一点我心里很明确:下一次我还会考虑电动车。”

名爵ZS是去年进入挪威市场的第一款中国产电动车。据卜说,从那之后,挪威市场上的中国电动车数量“一直在爆发。”

她说,“他们学习的兴趣很高,而且他们认为,在一个成熟市场上做实验是明智之举。他们在这里不需要同时对付两类怀疑者:一是怀疑中国汽车的,一是怀疑电动汽车的。”

小鹏汽车是迅速跟进上汽进入挪威的中国汽车商之一,去年12月它在挪威推出了第一款G3电动SUV。现任小鹏总裁顾宏地曾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投行部门担任高管,2018年加盟小鹏汽车,带领该公司于2020年8月在纽约证交所上市。该公司股价至今已上涨一倍多。

“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而庞大的欧洲市场绝对不可以忽视,”顾宏地说,“这是一个我们必须争取的市场。”

蔚来汽车曾经几近倒闭,去年初得到地方政府的救助,如今该公司凭借电动车实现重大逆转,其SUV电动车正与特斯拉公司(Tesla)的Y车型在中国市场展开正面交锋。今年9月30日,该公司开始销售全电动款ES8车型,并在奢侈品店和游客云集的奥斯陆卡尔·约翰门大街上挪威皇宫与国家议会大厦之间的位置开设了一家Nio House,它既是其销售体验中心,也是蔚来品牌爱好者的俱乐部。里面没有典型的汽车展示厅,而是布置了壁炉、图书馆,还展示有来自中国蔚来车主的礼物。“在这里我们将看到我们学到的经验,将来我们还将把蔚来的工艺和蔚来的服务结合其他欧洲国家的具体情况加以适应性改造,”蔚来挪威业务总经理马里乌斯·黑勒(Marius Hayler)说。蔚来公司创始人李斌表示,下一步他希望在2022年年底前将业务扩展到德国。

比亚迪公司计划今年向挪威出口1500台电动SUV“唐”。该公司2008年吸引到了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注资。该公司欧洲业务主管伊斯布兰德·何(Isbrand Ho)说,公司正考虑到2023年初向挪威市场推出该车型的一个较小尺寸的版本,再加上其他一、两款车型。

比亚迪已经发现,它在中国市场向相对年轻的用户群推出的功能未必适合挪威的顾客。“比如,我们在车里提供卡拉OK设备,”何说,“但是,你能设想一名45岁左右的欧洲男士在奥斯陆一边开着他的‘唐’,一边举着麦克风唱歌吗?反正我想象不出。”

受市场对比亚迪汽车的强烈兴趣推动,该公司已经在考虑将业务推广到挪威这样左舵驾驶的国家(几乎整个欧洲大陆都实行左舵驾驶)之外的地区。它计划开始对其车型提供右舵驾驶版本。何说,“我估计应该不需要我告诉你我指的是哪个国家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电动车商欲取道挪威打入欧洲

发布日期:2021-11-27 07:03
|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



| Craig Trudell、Lars Erik Taraldsen、Chunying Zhang、Tian Ying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67岁的谢尔·埃米尔·卡莱斯塔德(Kjell Emil Kallestad)以前从未想象过自己开电动车的情形。不过,当他的伴侣去年把她那辆烧柴油的SUV折价换了辆电池驱动的混合动力车之后,住在挪威斯特拉姆岛的机械操作工卡莱斯塔德也跟着换了辆电动车。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小岛上的村民买电动车的举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毕竟,挪威的电动车普及速度超过了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但不同寻常的是,他们买的两款车型——名爵ZS和小鹏G3都是中国生产的。

“几乎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卡莱斯塔德的伴侣谢尔斯蒂·米德特维特(Kjersti Midttveit)说,“我对这一点完全不担心。”

目前,已有十多家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或即将向欧洲和美国出口电动汽车,而且,他们大多都把挪威作为某种类型的试验场。这些公司中包括比亚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在比亚迪有持股)、蔚来、小鹏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他们都向挪威这个西欧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推出了多款电动车车型。

挪威正在上演一场实验,参加这场实验的企业不仅竞争力越来越强,而且越来越不满足于只呆在国内市场。虽然他们目前在挪威的销量相对偏低,但这些汽车制造商所追求的远不止销量。他们希望在此获得在海外市场的成功经验。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有个论题,认为中国将利用电池型电动车作媒介,成为汽车业一个明显越来越强大的参与者,”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 Markets)美国汽车业分析师乔·斯帕克(Joe Spak)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所以这值得关注。首先是挪威,然后是欧洲,再然后……”

挪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就推出了规模庞大的一揽子计划,这使其有望成为第一个全面停止销售燃油汽车的国家。水力发电使该国电价很便宜,特别是相对于汽油而言,其汽油价格超过了每加仑(合3.8升)8美元。挪威的电动汽车购置税为零;电动车过渡口的摆渡费、在公共停车场的停车费或在收费公路的通行费用均比化石能源车享受至少50%的折扣。

挪威议会已制定了一个非约束性目标,计划到2025年新车销售全部实现零排放,但挪威汽车联合会(Norwegian Automobile Federation)主办的《汽车》杂志(Motor)最近指出,汽油车和柴油车的销售趋势线显示,这一目标最早在2022年4月就有可能实现。在今年9月挪威登记的17992辆新车中,有13946辆是零排放车辆,占比达到78%,创下了新纪录。

中国汽车制造商早在2000年代初就开始产生了把汽车卖到欧洲去的雄心壮志,比如吉利、长城和奇瑞等公司,后来大多没有落实;不过吉利是个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其母公司2010年从福特公司(Ford Motor)手中收购了沃尔沃公司(Volvo Cars)。“中国上一次尝试在欧洲销售汽车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不过结果非常糟糕,”挪威电动车协会(Norwegian Electric Vehicle Association)秘书长克里斯蒂娜·卜(Christina Bu)说,“但现在他们做得非常出色。”

住在挪威中部乌萨戈的佩尔·罗尔·约翰森(Per Roar Johansen)有一辆燃油车,他从刚拿到驾照开始就开这辆车,直到去年3月他买了一辆上汽集团出产的名爵。这位32岁的厨师过去每个月加柴油大约要花3000挪威克朗(合350美元),现在这辆电动车每个月的用车成本已降至500克朗。他为买这辆名爵ZS混动车顶级版花了大约28万克朗,只有韩国生产的起亚极睿(Niro)混动车的60%,并且车内更宽敞,还有一个全景车顶,“我很开心,”他说,“有一点我心里很明确:下一次我还会考虑电动车。”

名爵ZS是去年进入挪威市场的第一款中国产电动车。据卜说,从那之后,挪威市场上的中国电动车数量“一直在爆发。”

她说,“他们学习的兴趣很高,而且他们认为,在一个成熟市场上做实验是明智之举。他们在这里不需要同时对付两类怀疑者:一是怀疑中国汽车的,一是怀疑电动汽车的。”

小鹏汽车是迅速跟进上汽进入挪威的中国汽车商之一,去年12月它在挪威推出了第一款G3电动SUV。现任小鹏总裁顾宏地曾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投行部门担任高管,2018年加盟小鹏汽车,带领该公司于2020年8月在纽约证交所上市。该公司股价至今已上涨一倍多。

“如果想成为该行业的真正领导者,就必须国际化,而庞大的欧洲市场绝对不可以忽视,”顾宏地说,“这是一个我们必须争取的市场。”

蔚来汽车曾经几近倒闭,去年初得到地方政府的救助,如今该公司凭借电动车实现重大逆转,其SUV电动车正与特斯拉公司(Tesla)的Y车型在中国市场展开正面交锋。今年9月30日,该公司开始销售全电动款ES8车型,并在奢侈品店和游客云集的奥斯陆卡尔·约翰门大街上挪威皇宫与国家议会大厦之间的位置开设了一家Nio House,它既是其销售体验中心,也是蔚来品牌爱好者的俱乐部。里面没有典型的汽车展示厅,而是布置了壁炉、图书馆,还展示有来自中国蔚来车主的礼物。“在这里我们将看到我们学到的经验,将来我们还将把蔚来的工艺和蔚来的服务结合其他欧洲国家的具体情况加以适应性改造,”蔚来挪威业务总经理马里乌斯·黑勒(Marius Hayler)说。蔚来公司创始人李斌表示,下一步他希望在2022年年底前将业务扩展到德国。

比亚迪公司计划今年向挪威出口1500台电动SUV“唐”。该公司2008年吸引到了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注资。该公司欧洲业务主管伊斯布兰德·何(Isbrand Ho)说,公司正考虑到2023年初向挪威市场推出该车型的一个较小尺寸的版本,再加上其他一、两款车型。

比亚迪已经发现,它在中国市场向相对年轻的用户群推出的功能未必适合挪威的顾客。“比如,我们在车里提供卡拉OK设备,”何说,“但是,你能设想一名45岁左右的欧洲男士在奥斯陆一边开着他的‘唐’,一边举着麦克风唱歌吗?反正我想象不出。”

受市场对比亚迪汽车的强烈兴趣推动,该公司已经在考虑将业务推广到挪威这样左舵驾驶的国家(几乎整个欧洲大陆都实行左舵驾驶)之外的地区。它计划开始对其车型提供右舵驾驶版本。何说,“我估计应该不需要我告诉你我指的是哪个国家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