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根据文在寅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发生在韩国的一件事,可能并未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可是对十四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此事一旦发生,国内可能将会地动山摇,因此此事值得高度关注:

根据韩国舆论的报道,政治上正在走向总统任期倒计时的文在寅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朝鲜战争终战宣言的签署,以作为他的政绩和政治遗产。而根据文在寅一早提出、现在仍未改变的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而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交战方和临时停战协定的主要签字国之一。也正因为如此,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11月22日就此对韩国媒体表示:中国对有关事宜持开放态度,但中方是《停战协定》签字国之一,相关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

仅仅提出这一构想,并在当前中外关系的背景下为终战宣言一事造势就说明:文在寅毫不在乎中国的感受;而且此事如果发生并在中国国内引起不良反响,韩国也必然会承担后果。

非条约签字国不让签字国参与终战事宜

关于文在寅政府正积极推进的终战宣言的相关历史背景是:作为当年朝鲜战争的交战一方,韩国不是1953年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而中国是主要参战国之一,但韩国却可能不安排中国参与终战宣言事宜。这就可能造成这样一个事实:非条约签字国韩国不让签字国中国参与终战事宜。

当前文在寅的行为动机显而易见:为了实现本届政府的政治目标,也使明年开始的总统选举中本党候选人能有个参选的基础。

文在寅政府自就职之日起,一直把南北关系的缓和作为其主要政治目标和成就。然而迄今为止,南北关系缓和未有实质性成就。当然,半岛的外交官们都说:2018年平昌奥运会前,美国已经要以朝鲜拥核为由对朝鲜动武,是文在寅用各种方式阻止了此事;而且根据笔者的了解,在朝核问题上,美国特朗普和拜登两届政府都不信任文在寅。但尽管如此,朝鲜方面也对文在寅不满意多多。

现在,文在寅总统任期的结束已经进入倒计时,为了哪怕是能部分地、象征性地落实自己任内实现南北和解的政治目标,以及至少使自己同一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在明年韩国总统选举时不至于输得太惨,文在寅政府加紧了终战宣言的落实事宜。

但文在寅在处理此事时,显然并未同中国商量,这从上述中国大使的异议就可以看出来。而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参战方和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以朝鲜战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地位以及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对国民进行的相关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如果中国最终未能参与终战宣言的相关事宜,将对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在国内产生很大的副作用,甚至对明年中共“二十大”的召开,都会造成不良影响。而一旦如此,中国客观上很难保持沉默,文在寅方面也将承担后果。而且笔者认为,在安理会涉朝核制裁决议仍在执行,朝鲜继续进行核导实验的现实下,发布终战宣言并不恰当。

与此同时,作为终战宣言发布当然一方的朝鲜,对此却保持沉默。中共中央联络部本周发的消息是:该部部长宋涛向朝鲜驻华大使介绍中共六中全会情况,而据韩国韩联社本月24日报道却说:统一部一位高官表示,(终战宣言的)相关磋商已在一定程度上进入收尾阶段。如此重大、需要向国内干部和民众说明、告知或暗示的事务,朝鲜为何沉默呢?

就朝鲜近期的行为来看,在大的背景方面,中美事实上开始了双边关系的调整过程,这对朝鲜很关键,因为在大国之间纵横捭阖是其生存的最重要手段。但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一心要求朝鲜弃核;而且在前不久的中美首脑会晤中,拜登公开把朝核问题作为中美可以合作、以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议题之一,这使得朝鲜的纵横空间变得异常狭窄。在此背景下,朝鲜最近的行为很有意思。

一是朝鲜国家媒体多次发文,支持中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这当然有政治输诚含义,但也有有意选择对中国高度敏感的问题示警中国的内涵。

同时,朝鲜驻华大使近期在北京广泛接触中国相关部门,包括官方涉外部门,特别是有影响的官方和非官方中国智库。这位大使可能也得到了相关信息,即笔者前不久发文介绍过的,中国一些智库正在寻找中美间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作为增进两国利益、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抓手,而朝核极可能就是其中的议题之一。而现在,拜登又在中美峰会中明确把朝核作为中美可以合作的议题之一。因此,搜集情况就成了朝鲜大使的重点了。

上述背景对判断朝鲜近期就终战宣言一事为何保持沉默,是有价值的,两者无疑有关联。

中国政府并非没有办法应对

就在中国驻韩国大使11月22日在韩国要求终战宣言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后,似乎是与此相关,11月24日,韩国统一部长官李仁荣利用统一部记者会的场合,纠正了韩国媒体称朝韩要以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发布终战宣言的说法。李仁荣明确表示:韩方并非瞄准北京冬奥会这一时机而推进终战宣言,无需将二者牵合为不可分割的关系。

实际上,朝韩两国如果坚持如此行事,中国是有办法应对的。

中国可以公开发表声明,在法律上不承认该终战宣言的合法性;如果终战宣言的发布在中国国内造成政治上的不良后果,中国对南北双方同样也都有办法处理。

当然,届时美国如何运作就变成了一个新问题。但在当前中美关系正处调整之际,一般来说美国会慎重处理,在半岛问题上,美国很难完全离开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1条评论,1人参与。

分享到:

文在寅毫不在乎中国感受

发布日期:2021-11-26 12:30
|曹辛:根据文在寅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发生在韩国的一件事,可能并未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可是对十四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此事一旦发生,国内可能将会地动山摇,因此此事值得高度关注:

根据韩国舆论的报道,政治上正在走向总统任期倒计时的文在寅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朝鲜战争终战宣言的签署,以作为他的政绩和政治遗产。而根据文在寅一早提出、现在仍未改变的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而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交战方和临时停战协定的主要签字国之一。也正因为如此,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11月22日就此对韩国媒体表示:中国对有关事宜持开放态度,但中方是《停战协定》签字国之一,相关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

仅仅提出这一构想,并在当前中外关系的背景下为终战宣言一事造势就说明:文在寅毫不在乎中国的感受;而且此事如果发生并在中国国内引起不良反响,韩国也必然会承担后果。

非条约签字国不让签字国参与终战事宜

关于文在寅政府正积极推进的终战宣言的相关历史背景是:作为当年朝鲜战争的交战一方,韩国不是1953年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而中国是主要参战国之一,但韩国却可能不安排中国参与终战宣言事宜。这就可能造成这样一个事实:非条约签字国韩国不让签字国中国参与终战事宜。

当前文在寅的行为动机显而易见:为了实现本届政府的政治目标,也使明年开始的总统选举中本党候选人能有个参选的基础。

文在寅政府自就职之日起,一直把南北关系的缓和作为其主要政治目标和成就。然而迄今为止,南北关系缓和未有实质性成就。当然,半岛的外交官们都说:2018年平昌奥运会前,美国已经要以朝鲜拥核为由对朝鲜动武,是文在寅用各种方式阻止了此事;而且根据笔者的了解,在朝核问题上,美国特朗普和拜登两届政府都不信任文在寅。但尽管如此,朝鲜方面也对文在寅不满意多多。

现在,文在寅总统任期的结束已经进入倒计时,为了哪怕是能部分地、象征性地落实自己任内实现南北和解的政治目标,以及至少使自己同一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在明年韩国总统选举时不至于输得太惨,文在寅政府加紧了终战宣言的落实事宜。

但文在寅在处理此事时,显然并未同中国商量,这从上述中国大使的异议就可以看出来。而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参战方和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以朝鲜战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地位以及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对国民进行的相关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如果中国最终未能参与终战宣言的相关事宜,将对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在国内产生很大的副作用,甚至对明年中共“二十大”的召开,都会造成不良影响。而一旦如此,中国客观上很难保持沉默,文在寅方面也将承担后果。而且笔者认为,在安理会涉朝核制裁决议仍在执行,朝鲜继续进行核导实验的现实下,发布终战宣言并不恰当。

与此同时,作为终战宣言发布当然一方的朝鲜,对此却保持沉默。中共中央联络部本周发的消息是:该部部长宋涛向朝鲜驻华大使介绍中共六中全会情况,而据韩国韩联社本月24日报道却说:统一部一位高官表示,(终战宣言的)相关磋商已在一定程度上进入收尾阶段。如此重大、需要向国内干部和民众说明、告知或暗示的事务,朝鲜为何沉默呢?

就朝鲜近期的行为来看,在大的背景方面,中美事实上开始了双边关系的调整过程,这对朝鲜很关键,因为在大国之间纵横捭阖是其生存的最重要手段。但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一心要求朝鲜弃核;而且在前不久的中美首脑会晤中,拜登公开把朝核问题作为中美可以合作、以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议题之一,这使得朝鲜的纵横空间变得异常狭窄。在此背景下,朝鲜最近的行为很有意思。

一是朝鲜国家媒体多次发文,支持中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这当然有政治输诚含义,但也有有意选择对中国高度敏感的问题示警中国的内涵。

同时,朝鲜驻华大使近期在北京广泛接触中国相关部门,包括官方涉外部门,特别是有影响的官方和非官方中国智库。这位大使可能也得到了相关信息,即笔者前不久发文介绍过的,中国一些智库正在寻找中美间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作为增进两国利益、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抓手,而朝核极可能就是其中的议题之一。而现在,拜登又在中美峰会中明确把朝核作为中美可以合作的议题之一。因此,搜集情况就成了朝鲜大使的重点了。

上述背景对判断朝鲜近期就终战宣言一事为何保持沉默,是有价值的,两者无疑有关联。

中国政府并非没有办法应对

就在中国驻韩国大使11月22日在韩国要求终战宣言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后,似乎是与此相关,11月24日,韩国统一部长官李仁荣利用统一部记者会的场合,纠正了韩国媒体称朝韩要以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发布终战宣言的说法。李仁荣明确表示:韩方并非瞄准北京冬奥会这一时机而推进终战宣言,无需将二者牵合为不可分割的关系。

实际上,朝韩两国如果坚持如此行事,中国是有办法应对的。

中国可以公开发表声明,在法律上不承认该终战宣言的合法性;如果终战宣言的发布在中国国内造成政治上的不良后果,中国对南北双方同样也都有办法处理。

当然,届时美国如何运作就变成了一个新问题。但在当前中美关系正处调整之际,一般来说美国会慎重处理,在半岛问题上,美国很难完全离开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曹辛:根据文在寅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发生在韩国的一件事,可能并未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可是对十四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此事一旦发生,国内可能将会地动山摇,因此此事值得高度关注:

根据韩国舆论的报道,政治上正在走向总统任期倒计时的文在寅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朝鲜战争终战宣言的签署,以作为他的政绩和政治遗产。而根据文在寅一早提出、现在仍未改变的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而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交战方和临时停战协定的主要签字国之一。也正因为如此,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11月22日就此对韩国媒体表示:中国对有关事宜持开放态度,但中方是《停战协定》签字国之一,相关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

仅仅提出这一构想,并在当前中外关系的背景下为终战宣言一事造势就说明:文在寅毫不在乎中国的感受;而且此事如果发生并在中国国内引起不良反响,韩国也必然会承担后果。

非条约签字国不让签字国参与终战事宜

关于文在寅政府正积极推进的终战宣言的相关历史背景是:作为当年朝鲜战争的交战一方,韩国不是1953年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而中国是主要参战国之一,但韩国却可能不安排中国参与终战宣言事宜。这就可能造成这样一个事实:非条约签字国韩国不让签字国中国参与终战事宜。

当前文在寅的行为动机显而易见:为了实现本届政府的政治目标,也使明年开始的总统选举中本党候选人能有个参选的基础。

文在寅政府自就职之日起,一直把南北关系的缓和作为其主要政治目标和成就。然而迄今为止,南北关系缓和未有实质性成就。当然,半岛的外交官们都说:2018年平昌奥运会前,美国已经要以朝鲜拥核为由对朝鲜动武,是文在寅用各种方式阻止了此事;而且根据笔者的了解,在朝核问题上,美国特朗普和拜登两届政府都不信任文在寅。但尽管如此,朝鲜方面也对文在寅不满意多多。

现在,文在寅总统任期的结束已经进入倒计时,为了哪怕是能部分地、象征性地落实自己任内实现南北和解的政治目标,以及至少使自己同一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在明年韩国总统选举时不至于输得太惨,文在寅政府加紧了终战宣言的落实事宜。

但文在寅在处理此事时,显然并未同中国商量,这从上述中国大使的异议就可以看出来。而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参战方和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以朝鲜战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地位以及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对国民进行的相关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如果中国最终未能参与终战宣言的相关事宜,将对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在国内产生很大的副作用,甚至对明年中共“二十大”的召开,都会造成不良影响。而一旦如此,中国客观上很难保持沉默,文在寅方面也将承担后果。而且笔者认为,在安理会涉朝核制裁决议仍在执行,朝鲜继续进行核导实验的现实下,发布终战宣言并不恰当。

与此同时,作为终战宣言发布当然一方的朝鲜,对此却保持沉默。中共中央联络部本周发的消息是:该部部长宋涛向朝鲜驻华大使介绍中共六中全会情况,而据韩国韩联社本月24日报道却说:统一部一位高官表示,(终战宣言的)相关磋商已在一定程度上进入收尾阶段。如此重大、需要向国内干部和民众说明、告知或暗示的事务,朝鲜为何沉默呢?

就朝鲜近期的行为来看,在大的背景方面,中美事实上开始了双边关系的调整过程,这对朝鲜很关键,因为在大国之间纵横捭阖是其生存的最重要手段。但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一心要求朝鲜弃核;而且在前不久的中美首脑会晤中,拜登公开把朝核问题作为中美可以合作、以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议题之一,这使得朝鲜的纵横空间变得异常狭窄。在此背景下,朝鲜最近的行为很有意思。

一是朝鲜国家媒体多次发文,支持中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这当然有政治输诚含义,但也有有意选择对中国高度敏感的问题示警中国的内涵。

同时,朝鲜驻华大使近期在北京广泛接触中国相关部门,包括官方涉外部门,特别是有影响的官方和非官方中国智库。这位大使可能也得到了相关信息,即笔者前不久发文介绍过的,中国一些智库正在寻找中美间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作为增进两国利益、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抓手,而朝核极可能就是其中的议题之一。而现在,拜登又在中美峰会中明确把朝核作为中美可以合作的议题之一。因此,搜集情况就成了朝鲜大使的重点了。

上述背景对判断朝鲜近期就终战宣言一事为何保持沉默,是有价值的,两者无疑有关联。

中国政府并非没有办法应对

就在中国驻韩国大使11月22日在韩国要求终战宣言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后,似乎是与此相关,11月24日,韩国统一部长官李仁荣利用统一部记者会的场合,纠正了韩国媒体称朝韩要以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发布终战宣言的说法。李仁荣明确表示:韩方并非瞄准北京冬奥会这一时机而推进终战宣言,无需将二者牵合为不可分割的关系。

实际上,朝韩两国如果坚持如此行事,中国是有办法应对的。

中国可以公开发表声明,在法律上不承认该终战宣言的合法性;如果终战宣言的发布在中国国内造成政治上的不良后果,中国对南北双方同样也都有办法处理。

当然,届时美国如何运作就变成了一个新问题。但在当前中美关系正处调整之际,一般来说美国会慎重处理,在半岛问题上,美国很难完全离开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文在寅毫不在乎中国感受

发布日期:2021-11-26 12:30
|曹辛:根据文在寅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



|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发生在韩国的一件事,可能并未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可是对十四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此事一旦发生,国内可能将会地动山摇,因此此事值得高度关注:

根据韩国舆论的报道,政治上正在走向总统任期倒计时的文在寅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朝鲜战争终战宣言的签署,以作为他的政绩和政治遗产。而根据文在寅一早提出、现在仍未改变的签署终战宣言的构想,宣言签署国将由“韩朝美三方或韩朝美中四方”构成。这使得中国能否参与签署终战宣言变得很不确定,而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交战方和临时停战协定的主要签字国之一。也正因为如此,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11月22日就此对韩国媒体表示:中国对有关事宜持开放态度,但中方是《停战协定》签字国之一,相关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

仅仅提出这一构想,并在当前中外关系的背景下为终战宣言一事造势就说明:文在寅毫不在乎中国的感受;而且此事如果发生并在中国国内引起不良反响,韩国也必然会承担后果。

非条约签字国不让签字国参与终战事宜

关于文在寅政府正积极推进的终战宣言的相关历史背景是:作为当年朝鲜战争的交战一方,韩国不是1953年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而中国是主要参战国之一,但韩国却可能不安排中国参与终战宣言事宜。这就可能造成这样一个事实:非条约签字国韩国不让签字国中国参与终战事宜。

当前文在寅的行为动机显而易见:为了实现本届政府的政治目标,也使明年开始的总统选举中本党候选人能有个参选的基础。

文在寅政府自就职之日起,一直把南北关系的缓和作为其主要政治目标和成就。然而迄今为止,南北关系缓和未有实质性成就。当然,半岛的外交官们都说:2018年平昌奥运会前,美国已经要以朝鲜拥核为由对朝鲜动武,是文在寅用各种方式阻止了此事;而且根据笔者的了解,在朝核问题上,美国特朗普和拜登两届政府都不信任文在寅。但尽管如此,朝鲜方面也对文在寅不满意多多。

现在,文在寅总统任期的结束已经进入倒计时,为了哪怕是能部分地、象征性地落实自己任内实现南北和解的政治目标,以及至少使自己同一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在明年韩国总统选举时不至于输得太惨,文在寅政府加紧了终战宣言的落实事宜。

但文在寅在处理此事时,显然并未同中国商量,这从上述中国大使的异议就可以看出来。而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参战方和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以朝鲜战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地位以及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对国民进行的相关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如果中国最终未能参与终战宣言的相关事宜,将对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在国内产生很大的副作用,甚至对明年中共“二十大”的召开,都会造成不良影响。而一旦如此,中国客观上很难保持沉默,文在寅方面也将承担后果。而且笔者认为,在安理会涉朝核制裁决议仍在执行,朝鲜继续进行核导实验的现实下,发布终战宣言并不恰当。

与此同时,作为终战宣言发布当然一方的朝鲜,对此却保持沉默。中共中央联络部本周发的消息是:该部部长宋涛向朝鲜驻华大使介绍中共六中全会情况,而据韩国韩联社本月24日报道却说:统一部一位高官表示,(终战宣言的)相关磋商已在一定程度上进入收尾阶段。如此重大、需要向国内干部和民众说明、告知或暗示的事务,朝鲜为何沉默呢?

就朝鲜近期的行为来看,在大的背景方面,中美事实上开始了双边关系的调整过程,这对朝鲜很关键,因为在大国之间纵横捭阖是其生存的最重要手段。但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一心要求朝鲜弃核;而且在前不久的中美首脑会晤中,拜登公开把朝核问题作为中美可以合作、以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议题之一,这使得朝鲜的纵横空间变得异常狭窄。在此背景下,朝鲜最近的行为很有意思。

一是朝鲜国家媒体多次发文,支持中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这当然有政治输诚含义,但也有有意选择对中国高度敏感的问题示警中国的内涵。

同时,朝鲜驻华大使近期在北京广泛接触中国相关部门,包括官方涉外部门,特别是有影响的官方和非官方中国智库。这位大使可能也得到了相关信息,即笔者前不久发文介绍过的,中国一些智库正在寻找中美间有稳定共同利益的议题,作为增进两国利益、维护双边关系稳定的抓手,而朝核极可能就是其中的议题之一。而现在,拜登又在中美峰会中明确把朝核作为中美可以合作的议题之一。因此,搜集情况就成了朝鲜大使的重点了。

上述背景对判断朝鲜近期就终战宣言一事为何保持沉默,是有价值的,两者无疑有关联。

中国政府并非没有办法应对

就在中国驻韩国大使11月22日在韩国要求终战宣言事宜“应当同中方协商”后,似乎是与此相关,11月24日,韩国统一部长官李仁荣利用统一部记者会的场合,纠正了韩国媒体称朝韩要以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发布终战宣言的说法。李仁荣明确表示:韩方并非瞄准北京冬奥会这一时机而推进终战宣言,无需将二者牵合为不可分割的关系。

实际上,朝韩两国如果坚持如此行事,中国是有办法应对的。

中国可以公开发表声明,在法律上不承认该终战宣言的合法性;如果终战宣言的发布在中国国内造成政治上的不良后果,中国对南北双方同样也都有办法处理。

当然,届时美国如何运作就变成了一个新问题。但在当前中美关系正处调整之际,一般来说美国会慎重处理,在半岛问题上,美国很难完全离开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