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国家无力或是无意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而在另一些国家,3岁孩童已被纳入接种对象。本文梳理了美国、中国、日本、欧洲、南美、非洲等地区在儿童接种上的政策和现状。


中国疫苗专家说,儿童接种新冠疫苗对于实现群体免疫至关重要。

| Stephen Fidler发自伦敦|Juan Forero发自哥伦比亚波哥大|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的竞赛中,美国走在了前列。而不少国家对此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态度。

墨西哥总统说,他不会被疫苗生产企业胁迫,除高风险人群外,该国没有为18以下未成年人注射疫苗的计划。在非洲的许多地区,疫苗推广进度如此缓慢,因而为儿童接种疫苗目前看上去还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还有一些国家则采取了观望态度,它们希望在看到美国儿童的接种效果之后,再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5岁至11岁的美国儿童本月开始头一次接种疫苗,除此之外,在哥伦比亚、阿根廷、中国等国,年满3岁的幼儿也已开始接种。

年纪更长的人以及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需要接种疫苗,其必要性一直十分明确:无论是试验结果还是实际经验都表明,这类人群在接种疫苗后得到了强有力的保护,患病几率降低,尤其是住院率和死亡率显著降低。

由于儿童患上新冠后很少出现重症,因此儿童接种疫苗主要惠及他人,也就是他们感染后所接触的成年人以及其他更广泛的人群。但也并非仅仅是利他。提倡给儿童接种疫苗的人还指出,这种做法有助于学校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常态,并减少隔离。

眼下,许多国家已认定,儿童接种疫苗的益处超过了风险:儿童接种疫苗后出现副作用较为罕见,而疫苗可以进一步降低儿童患上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及其他后遗症的风险(尽管这些风险本身较低),以及阻止病毒在人群中传播。

根据哥伦比亚政府的数据,在全国5,000万人口中,有253名儿童死于新冠,其中年龄在12岁及以下的有172人。“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数字。”该国卫生部长费尔南多·鲁伊斯(Fernando Ruiz)说。他还补充说,哥伦比亚一直在为预防一些危害性远不及新冠的疾病给儿童接种疫苗。

37岁的玛塞拉·格雷罗(Marcela Guerrero)说,当她听说哥伦比亚政府正在首都波哥大的一处演出场所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时,她毫不犹豫地带上孩子就去了。“这关系到孩子们的健康,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他们的安全。”格雷罗一边说,一边带着5岁的儿子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等待接种疫苗。

美国本月开始为5岁及以上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此前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已建议5岁至11岁儿童接种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研发的疫苗。这一年龄段的儿童将接受两次注射,其间间隔三周,注射剂量是青少年和成人疫苗剂量的三分之一。

如此一来,美国在儿童新冠疫苗接种方面就走在了欧洲国家的前面。目前整个欧洲只有12岁及以上人群可以接种疫苗,不过医生有时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为有风险的幼儿注射疫苗。

英国建议大部分12岁至15岁儿童注射单剂辉瑞疫苗,这也凸显出不同政府在剂量指导上存在何等差异。一开始,英国政府顾问反对该年龄段儿童接种疫苗,后来他们认为这些儿童还面临着其他健康风险,如因病缺课。至于欧盟(European Union),12岁以上人群可以接种两剂辉瑞或Moderna公司的疫苗。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迟迟没有批准幼儿接种新冠疫苗。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本月上旬说,在开展幼儿疫苗接种工作前,澳大利亚将等待美国的实际经验。他表示,对于美国在这一年龄段进行的临床试验,“我必须说,样本数量太少。”

日本已批准12岁及以上人群接种疫苗,政府数据显示,目前12岁至19岁人群中已有超过60%的人完成了接种。11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表示,辉瑞已于当天早些时候提交了5岁至11岁儿童的疫苗使用申请,在监管机构予以审核通过后,该年龄段的疫苗接种工作会启动。

对以色列而言,尽管成人和青少年的辉瑞疫苗接种工作在全世界居于领先,但在给12岁以下儿童接种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以色列一直等到美国批准儿童接种新冠疫苗之后,才开始对这一问题的专业讨论,讨论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政府政策。即便如此,公共卫生官员及其文职顾问还是会遭到一些以色列父母的威胁和恶言相向,他们害怕让自己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

以色列政府顾问委员会顾问、希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传染病流行病学部门主任吉利·雷格夫-约海(Gili Regev-Yochay)博士说,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害怕遭到报复,不敢畅所欲言。11月10日,这个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表决,同意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

早在今年6月,中国官员就批准了为3岁至17岁儿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简称:国药集团)和北京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 Ltd.)的疫苗。自那之后,中国地方省市开始在这一人群中普及疫苗接种。北京从10月底开始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援引中国疫苗专家的话说,3岁以上儿童接种疫苗对于中国实现群体免疫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哥伦比亚和阿根廷,年满3岁的儿童也在接种中国的疫苗。这两个国家在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用到了中国及其他国家的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向《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供的三项研究显示,北京科兴的疫苗是安全的,诸如眩晕、胸部不适、皮疹等副作用并不严重。该国官员说,他们也参考了智利的数据,目前6岁及以上的智利儿童正在接种同一款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长鲁伊斯表示,哥伦比亚批准低龄儿童接种科兴疫苗,目的在于防止在更多学校复课后出现病毒传播的情况。

他说,“鉴于我们看到的学校停课造成的影响,例如肥胖症、儿童心理问题、孤独综合征,甚至家庭虐待,让孩子们重返校园绝对有必要。”

在古巴,年满2岁的幼儿正在接种本国生产的一种疫苗。委内瑞拉已为年纪大一些的居民注射了古巴及中国疫苗,并从11月8日开始为年满两岁的儿童接种疫苗。

阿根廷卫生部长卡拉·维佐蒂(Carla Vizzotti)在10月初时宣布将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中国国药集团疫苗,她说,“这是安全性最高的疫苗之一。”

但阿根廷医学界的批评人士指出,当局没有提供足够的审批流程信息。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美儿科传染病学会(Latin American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主席罗伯托·德巴格(Roberto Debbag)说,“反对接种国药集团疫苗的父母越来越多。”阿根廷卫生部门没有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电话。

俄罗斯尚未批准18岁以下人群接种新冠疫苗。俄罗斯卫生官员本月10日表示,有关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的研究已经完成,目前正在对结果进行分析。

墨西哥的态度更为强硬,它说除了患有糖尿病、哮喘等既往疾病的约100万未成年人之外,它不打算为18岁以下的其他人群接种疫苗。该国卫生官员指出,鉴于未成年人感染新冠病毒后通常不会出现重症,因此他们不需要疫苗的保护。

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曾说,医药公司想通过危言耸听的方式劝说各国政府购买更多疫苗,不管是让儿童接种还是让成年人接种第三针。“我们不会被胁迫。”他说。

然而,已有墨西哥父母起诉政府,要求政府允许他们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今年10月,一名联邦法官下令政府向未成年人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称之前的政策阻止青少年和儿童获得其他年龄层可以获得的疫苗,此举对这一人群构成歧视,违反了墨西哥宪法。针对上述裁决,墨西哥政府已提出上诉。

根据墨西哥卫生部的数据,在该国正式报告的新冠死亡病例中,19岁及以下病例的数量为1,110人。

对撒哈拉以南的大部分非洲国家而言,在是否为儿童接种疫苗的问题上,它们几乎没有选择,因为当地的疫苗推广进度异常缓慢。目前非洲只有大约6.3%的民众完成了全程接种。考虑到大多数国家仍在努力为本国最脆弱的人群接种疫苗,这种情况下,很少会向18岁以下人群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不过南非和几内亚是为数不多的例外。南非从10月20日开始为12岁以上人群注射单剂辉瑞疫苗,几内亚则表示,将从11月13日当周开始为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与其他国家的惯常做法不同,南非青少年可以在无需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全球各国态度大不同

发布日期:2021-11-25 19:49
|一些国家无力或是无意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而在另一些国家,3岁孩童已被纳入接种对象。本文梳理了美国、中国、日本、欧洲、南美、非洲等地区在儿童接种上的政策和现状。


中国疫苗专家说,儿童接种新冠疫苗对于实现群体免疫至关重要。

| Stephen Fidler发自伦敦|Juan Forero发自哥伦比亚波哥大|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的竞赛中,美国走在了前列。而不少国家对此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态度。

墨西哥总统说,他不会被疫苗生产企业胁迫,除高风险人群外,该国没有为18以下未成年人注射疫苗的计划。在非洲的许多地区,疫苗推广进度如此缓慢,因而为儿童接种疫苗目前看上去还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还有一些国家则采取了观望态度,它们希望在看到美国儿童的接种效果之后,再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5岁至11岁的美国儿童本月开始头一次接种疫苗,除此之外,在哥伦比亚、阿根廷、中国等国,年满3岁的幼儿也已开始接种。

年纪更长的人以及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需要接种疫苗,其必要性一直十分明确:无论是试验结果还是实际经验都表明,这类人群在接种疫苗后得到了强有力的保护,患病几率降低,尤其是住院率和死亡率显著降低。

由于儿童患上新冠后很少出现重症,因此儿童接种疫苗主要惠及他人,也就是他们感染后所接触的成年人以及其他更广泛的人群。但也并非仅仅是利他。提倡给儿童接种疫苗的人还指出,这种做法有助于学校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常态,并减少隔离。

眼下,许多国家已认定,儿童接种疫苗的益处超过了风险:儿童接种疫苗后出现副作用较为罕见,而疫苗可以进一步降低儿童患上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及其他后遗症的风险(尽管这些风险本身较低),以及阻止病毒在人群中传播。

根据哥伦比亚政府的数据,在全国5,000万人口中,有253名儿童死于新冠,其中年龄在12岁及以下的有172人。“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数字。”该国卫生部长费尔南多·鲁伊斯(Fernando Ruiz)说。他还补充说,哥伦比亚一直在为预防一些危害性远不及新冠的疾病给儿童接种疫苗。

37岁的玛塞拉·格雷罗(Marcela Guerrero)说,当她听说哥伦比亚政府正在首都波哥大的一处演出场所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时,她毫不犹豫地带上孩子就去了。“这关系到孩子们的健康,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他们的安全。”格雷罗一边说,一边带着5岁的儿子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等待接种疫苗。

美国本月开始为5岁及以上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此前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已建议5岁至11岁儿童接种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研发的疫苗。这一年龄段的儿童将接受两次注射,其间间隔三周,注射剂量是青少年和成人疫苗剂量的三分之一。

如此一来,美国在儿童新冠疫苗接种方面就走在了欧洲国家的前面。目前整个欧洲只有12岁及以上人群可以接种疫苗,不过医生有时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为有风险的幼儿注射疫苗。

英国建议大部分12岁至15岁儿童注射单剂辉瑞疫苗,这也凸显出不同政府在剂量指导上存在何等差异。一开始,英国政府顾问反对该年龄段儿童接种疫苗,后来他们认为这些儿童还面临着其他健康风险,如因病缺课。至于欧盟(European Union),12岁以上人群可以接种两剂辉瑞或Moderna公司的疫苗。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迟迟没有批准幼儿接种新冠疫苗。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本月上旬说,在开展幼儿疫苗接种工作前,澳大利亚将等待美国的实际经验。他表示,对于美国在这一年龄段进行的临床试验,“我必须说,样本数量太少。”

日本已批准12岁及以上人群接种疫苗,政府数据显示,目前12岁至19岁人群中已有超过60%的人完成了接种。11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表示,辉瑞已于当天早些时候提交了5岁至11岁儿童的疫苗使用申请,在监管机构予以审核通过后,该年龄段的疫苗接种工作会启动。

对以色列而言,尽管成人和青少年的辉瑞疫苗接种工作在全世界居于领先,但在给12岁以下儿童接种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以色列一直等到美国批准儿童接种新冠疫苗之后,才开始对这一问题的专业讨论,讨论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政府政策。即便如此,公共卫生官员及其文职顾问还是会遭到一些以色列父母的威胁和恶言相向,他们害怕让自己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

以色列政府顾问委员会顾问、希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传染病流行病学部门主任吉利·雷格夫-约海(Gili Regev-Yochay)博士说,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害怕遭到报复,不敢畅所欲言。11月10日,这个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表决,同意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

早在今年6月,中国官员就批准了为3岁至17岁儿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简称:国药集团)和北京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 Ltd.)的疫苗。自那之后,中国地方省市开始在这一人群中普及疫苗接种。北京从10月底开始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援引中国疫苗专家的话说,3岁以上儿童接种疫苗对于中国实现群体免疫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哥伦比亚和阿根廷,年满3岁的儿童也在接种中国的疫苗。这两个国家在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用到了中国及其他国家的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向《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供的三项研究显示,北京科兴的疫苗是安全的,诸如眩晕、胸部不适、皮疹等副作用并不严重。该国官员说,他们也参考了智利的数据,目前6岁及以上的智利儿童正在接种同一款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长鲁伊斯表示,哥伦比亚批准低龄儿童接种科兴疫苗,目的在于防止在更多学校复课后出现病毒传播的情况。

他说,“鉴于我们看到的学校停课造成的影响,例如肥胖症、儿童心理问题、孤独综合征,甚至家庭虐待,让孩子们重返校园绝对有必要。”

在古巴,年满2岁的幼儿正在接种本国生产的一种疫苗。委内瑞拉已为年纪大一些的居民注射了古巴及中国疫苗,并从11月8日开始为年满两岁的儿童接种疫苗。

阿根廷卫生部长卡拉·维佐蒂(Carla Vizzotti)在10月初时宣布将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中国国药集团疫苗,她说,“这是安全性最高的疫苗之一。”

但阿根廷医学界的批评人士指出,当局没有提供足够的审批流程信息。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美儿科传染病学会(Latin American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主席罗伯托·德巴格(Roberto Debbag)说,“反对接种国药集团疫苗的父母越来越多。”阿根廷卫生部门没有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电话。

俄罗斯尚未批准18岁以下人群接种新冠疫苗。俄罗斯卫生官员本月10日表示,有关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的研究已经完成,目前正在对结果进行分析。

墨西哥的态度更为强硬,它说除了患有糖尿病、哮喘等既往疾病的约100万未成年人之外,它不打算为18岁以下的其他人群接种疫苗。该国卫生官员指出,鉴于未成年人感染新冠病毒后通常不会出现重症,因此他们不需要疫苗的保护。

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曾说,医药公司想通过危言耸听的方式劝说各国政府购买更多疫苗,不管是让儿童接种还是让成年人接种第三针。“我们不会被胁迫。”他说。

然而,已有墨西哥父母起诉政府,要求政府允许他们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今年10月,一名联邦法官下令政府向未成年人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称之前的政策阻止青少年和儿童获得其他年龄层可以获得的疫苗,此举对这一人群构成歧视,违反了墨西哥宪法。针对上述裁决,墨西哥政府已提出上诉。

根据墨西哥卫生部的数据,在该国正式报告的新冠死亡病例中,19岁及以下病例的数量为1,110人。

对撒哈拉以南的大部分非洲国家而言,在是否为儿童接种疫苗的问题上,它们几乎没有选择,因为当地的疫苗推广进度异常缓慢。目前非洲只有大约6.3%的民众完成了全程接种。考虑到大多数国家仍在努力为本国最脆弱的人群接种疫苗,这种情况下,很少会向18岁以下人群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不过南非和几内亚是为数不多的例外。南非从10月20日开始为12岁以上人群注射单剂辉瑞疫苗,几内亚则表示,将从11月13日当周开始为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与其他国家的惯常做法不同,南非青少年可以在无需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一些国家无力或是无意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而在另一些国家,3岁孩童已被纳入接种对象。本文梳理了美国、中国、日本、欧洲、南美、非洲等地区在儿童接种上的政策和现状。


中国疫苗专家说,儿童接种新冠疫苗对于实现群体免疫至关重要。

| Stephen Fidler发自伦敦|Juan Forero发自哥伦比亚波哥大|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的竞赛中,美国走在了前列。而不少国家对此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态度。

墨西哥总统说,他不会被疫苗生产企业胁迫,除高风险人群外,该国没有为18以下未成年人注射疫苗的计划。在非洲的许多地区,疫苗推广进度如此缓慢,因而为儿童接种疫苗目前看上去还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还有一些国家则采取了观望态度,它们希望在看到美国儿童的接种效果之后,再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5岁至11岁的美国儿童本月开始头一次接种疫苗,除此之外,在哥伦比亚、阿根廷、中国等国,年满3岁的幼儿也已开始接种。

年纪更长的人以及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需要接种疫苗,其必要性一直十分明确:无论是试验结果还是实际经验都表明,这类人群在接种疫苗后得到了强有力的保护,患病几率降低,尤其是住院率和死亡率显著降低。

由于儿童患上新冠后很少出现重症,因此儿童接种疫苗主要惠及他人,也就是他们感染后所接触的成年人以及其他更广泛的人群。但也并非仅仅是利他。提倡给儿童接种疫苗的人还指出,这种做法有助于学校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常态,并减少隔离。

眼下,许多国家已认定,儿童接种疫苗的益处超过了风险:儿童接种疫苗后出现副作用较为罕见,而疫苗可以进一步降低儿童患上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及其他后遗症的风险(尽管这些风险本身较低),以及阻止病毒在人群中传播。

根据哥伦比亚政府的数据,在全国5,000万人口中,有253名儿童死于新冠,其中年龄在12岁及以下的有172人。“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数字。”该国卫生部长费尔南多·鲁伊斯(Fernando Ruiz)说。他还补充说,哥伦比亚一直在为预防一些危害性远不及新冠的疾病给儿童接种疫苗。

37岁的玛塞拉·格雷罗(Marcela Guerrero)说,当她听说哥伦比亚政府正在首都波哥大的一处演出场所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时,她毫不犹豫地带上孩子就去了。“这关系到孩子们的健康,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他们的安全。”格雷罗一边说,一边带着5岁的儿子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等待接种疫苗。

美国本月开始为5岁及以上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此前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已建议5岁至11岁儿童接种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研发的疫苗。这一年龄段的儿童将接受两次注射,其间间隔三周,注射剂量是青少年和成人疫苗剂量的三分之一。

如此一来,美国在儿童新冠疫苗接种方面就走在了欧洲国家的前面。目前整个欧洲只有12岁及以上人群可以接种疫苗,不过医生有时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为有风险的幼儿注射疫苗。

英国建议大部分12岁至15岁儿童注射单剂辉瑞疫苗,这也凸显出不同政府在剂量指导上存在何等差异。一开始,英国政府顾问反对该年龄段儿童接种疫苗,后来他们认为这些儿童还面临着其他健康风险,如因病缺课。至于欧盟(European Union),12岁以上人群可以接种两剂辉瑞或Moderna公司的疫苗。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迟迟没有批准幼儿接种新冠疫苗。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本月上旬说,在开展幼儿疫苗接种工作前,澳大利亚将等待美国的实际经验。他表示,对于美国在这一年龄段进行的临床试验,“我必须说,样本数量太少。”

日本已批准12岁及以上人群接种疫苗,政府数据显示,目前12岁至19岁人群中已有超过60%的人完成了接种。11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表示,辉瑞已于当天早些时候提交了5岁至11岁儿童的疫苗使用申请,在监管机构予以审核通过后,该年龄段的疫苗接种工作会启动。

对以色列而言,尽管成人和青少年的辉瑞疫苗接种工作在全世界居于领先,但在给12岁以下儿童接种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以色列一直等到美国批准儿童接种新冠疫苗之后,才开始对这一问题的专业讨论,讨论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政府政策。即便如此,公共卫生官员及其文职顾问还是会遭到一些以色列父母的威胁和恶言相向,他们害怕让自己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

以色列政府顾问委员会顾问、希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传染病流行病学部门主任吉利·雷格夫-约海(Gili Regev-Yochay)博士说,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害怕遭到报复,不敢畅所欲言。11月10日,这个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表决,同意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

早在今年6月,中国官员就批准了为3岁至17岁儿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简称:国药集团)和北京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 Ltd.)的疫苗。自那之后,中国地方省市开始在这一人群中普及疫苗接种。北京从10月底开始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援引中国疫苗专家的话说,3岁以上儿童接种疫苗对于中国实现群体免疫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哥伦比亚和阿根廷,年满3岁的儿童也在接种中国的疫苗。这两个国家在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用到了中国及其他国家的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向《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供的三项研究显示,北京科兴的疫苗是安全的,诸如眩晕、胸部不适、皮疹等副作用并不严重。该国官员说,他们也参考了智利的数据,目前6岁及以上的智利儿童正在接种同一款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长鲁伊斯表示,哥伦比亚批准低龄儿童接种科兴疫苗,目的在于防止在更多学校复课后出现病毒传播的情况。

他说,“鉴于我们看到的学校停课造成的影响,例如肥胖症、儿童心理问题、孤独综合征,甚至家庭虐待,让孩子们重返校园绝对有必要。”

在古巴,年满2岁的幼儿正在接种本国生产的一种疫苗。委内瑞拉已为年纪大一些的居民注射了古巴及中国疫苗,并从11月8日开始为年满两岁的儿童接种疫苗。

阿根廷卫生部长卡拉·维佐蒂(Carla Vizzotti)在10月初时宣布将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中国国药集团疫苗,她说,“这是安全性最高的疫苗之一。”

但阿根廷医学界的批评人士指出,当局没有提供足够的审批流程信息。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美儿科传染病学会(Latin American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主席罗伯托·德巴格(Roberto Debbag)说,“反对接种国药集团疫苗的父母越来越多。”阿根廷卫生部门没有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电话。

俄罗斯尚未批准18岁以下人群接种新冠疫苗。俄罗斯卫生官员本月10日表示,有关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的研究已经完成,目前正在对结果进行分析。

墨西哥的态度更为强硬,它说除了患有糖尿病、哮喘等既往疾病的约100万未成年人之外,它不打算为18岁以下的其他人群接种疫苗。该国卫生官员指出,鉴于未成年人感染新冠病毒后通常不会出现重症,因此他们不需要疫苗的保护。

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曾说,医药公司想通过危言耸听的方式劝说各国政府购买更多疫苗,不管是让儿童接种还是让成年人接种第三针。“我们不会被胁迫。”他说。

然而,已有墨西哥父母起诉政府,要求政府允许他们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今年10月,一名联邦法官下令政府向未成年人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称之前的政策阻止青少年和儿童获得其他年龄层可以获得的疫苗,此举对这一人群构成歧视,违反了墨西哥宪法。针对上述裁决,墨西哥政府已提出上诉。

根据墨西哥卫生部的数据,在该国正式报告的新冠死亡病例中,19岁及以下病例的数量为1,110人。

对撒哈拉以南的大部分非洲国家而言,在是否为儿童接种疫苗的问题上,它们几乎没有选择,因为当地的疫苗推广进度异常缓慢。目前非洲只有大约6.3%的民众完成了全程接种。考虑到大多数国家仍在努力为本国最脆弱的人群接种疫苗,这种情况下,很少会向18岁以下人群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不过南非和几内亚是为数不多的例外。南非从10月20日开始为12岁以上人群注射单剂辉瑞疫苗,几内亚则表示,将从11月13日当周开始为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与其他国家的惯常做法不同,南非青少年可以在无需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全球各国态度大不同

发布日期:2021-11-25 19:49
|一些国家无力或是无意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而在另一些国家,3岁孩童已被纳入接种对象。本文梳理了美国、中国、日本、欧洲、南美、非洲等地区在儿童接种上的政策和现状。


中国疫苗专家说,儿童接种新冠疫苗对于实现群体免疫至关重要。

| Stephen Fidler发自伦敦|Juan Forero发自哥伦比亚波哥大|Dov Lieber发自特拉维夫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的竞赛中,美国走在了前列。而不少国家对此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态度。

墨西哥总统说,他不会被疫苗生产企业胁迫,除高风险人群外,该国没有为18以下未成年人注射疫苗的计划。在非洲的许多地区,疫苗推广进度如此缓慢,因而为儿童接种疫苗目前看上去还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还有一些国家则采取了观望态度,它们希望在看到美国儿童的接种效果之后,再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5岁至11岁的美国儿童本月开始头一次接种疫苗,除此之外,在哥伦比亚、阿根廷、中国等国,年满3岁的幼儿也已开始接种。

年纪更长的人以及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需要接种疫苗,其必要性一直十分明确:无论是试验结果还是实际经验都表明,这类人群在接种疫苗后得到了强有力的保护,患病几率降低,尤其是住院率和死亡率显著降低。

由于儿童患上新冠后很少出现重症,因此儿童接种疫苗主要惠及他人,也就是他们感染后所接触的成年人以及其他更广泛的人群。但也并非仅仅是利他。提倡给儿童接种疫苗的人还指出,这种做法有助于学校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常态,并减少隔离。

眼下,许多国家已认定,儿童接种疫苗的益处超过了风险:儿童接种疫苗后出现副作用较为罕见,而疫苗可以进一步降低儿童患上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及其他后遗症的风险(尽管这些风险本身较低),以及阻止病毒在人群中传播。

根据哥伦比亚政府的数据,在全国5,000万人口中,有253名儿童死于新冠,其中年龄在12岁及以下的有172人。“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数字。”该国卫生部长费尔南多·鲁伊斯(Fernando Ruiz)说。他还补充说,哥伦比亚一直在为预防一些危害性远不及新冠的疾病给儿童接种疫苗。

37岁的玛塞拉·格雷罗(Marcela Guerrero)说,当她听说哥伦比亚政府正在首都波哥大的一处演出场所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时,她毫不犹豫地带上孩子就去了。“这关系到孩子们的健康,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他们的安全。”格雷罗一边说,一边带着5岁的儿子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等待接种疫苗。

美国本月开始为5岁及以上儿童接种新冠疫苗,此前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已建议5岁至11岁儿童接种辉瑞(Pfizer Inc.)和BioNTech研发的疫苗。这一年龄段的儿童将接受两次注射,其间间隔三周,注射剂量是青少年和成人疫苗剂量的三分之一。

如此一来,美国在儿童新冠疫苗接种方面就走在了欧洲国家的前面。目前整个欧洲只有12岁及以上人群可以接种疫苗,不过医生有时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为有风险的幼儿注射疫苗。

英国建议大部分12岁至15岁儿童注射单剂辉瑞疫苗,这也凸显出不同政府在剂量指导上存在何等差异。一开始,英国政府顾问反对该年龄段儿童接种疫苗,后来他们认为这些儿童还面临着其他健康风险,如因病缺课。至于欧盟(European Union),12岁以上人群可以接种两剂辉瑞或Moderna公司的疫苗。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迟迟没有批准幼儿接种新冠疫苗。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本月上旬说,在开展幼儿疫苗接种工作前,澳大利亚将等待美国的实际经验。他表示,对于美国在这一年龄段进行的临床试验,“我必须说,样本数量太少。”

日本已批准12岁及以上人群接种疫苗,政府数据显示,目前12岁至19岁人群中已有超过60%的人完成了接种。11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表示,辉瑞已于当天早些时候提交了5岁至11岁儿童的疫苗使用申请,在监管机构予以审核通过后,该年龄段的疫苗接种工作会启动。

对以色列而言,尽管成人和青少年的辉瑞疫苗接种工作在全世界居于领先,但在给12岁以下儿童接种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以色列一直等到美国批准儿童接种新冠疫苗之后,才开始对这一问题的专业讨论,讨论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政府政策。即便如此,公共卫生官员及其文职顾问还是会遭到一些以色列父母的威胁和恶言相向,他们害怕让自己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

以色列政府顾问委员会顾问、希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er)传染病流行病学部门主任吉利·雷格夫-约海(Gili Regev-Yochay)博士说,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害怕遭到报复,不敢畅所欲言。11月10日,这个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表决,同意为幼儿接种新冠疫苗。

早在今年6月,中国官员就批准了为3岁至17岁儿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简称:国药集团)和北京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 Ltd.)的疫苗。自那之后,中国地方省市开始在这一人群中普及疫苗接种。北京从10月底开始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援引中国疫苗专家的话说,3岁以上儿童接种疫苗对于中国实现群体免疫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哥伦比亚和阿根廷,年满3岁的儿童也在接种中国的疫苗。这两个国家在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用到了中国及其他国家的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向《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供的三项研究显示,北京科兴的疫苗是安全的,诸如眩晕、胸部不适、皮疹等副作用并不严重。该国官员说,他们也参考了智利的数据,目前6岁及以上的智利儿童正在接种同一款疫苗。

哥伦比亚卫生部长鲁伊斯表示,哥伦比亚批准低龄儿童接种科兴疫苗,目的在于防止在更多学校复课后出现病毒传播的情况。

他说,“鉴于我们看到的学校停课造成的影响,例如肥胖症、儿童心理问题、孤独综合征,甚至家庭虐待,让孩子们重返校园绝对有必要。”

在古巴,年满2岁的幼儿正在接种本国生产的一种疫苗。委内瑞拉已为年纪大一些的居民注射了古巴及中国疫苗,并从11月8日开始为年满两岁的儿童接种疫苗。

阿根廷卫生部长卡拉·维佐蒂(Carla Vizzotti)在10月初时宣布将为3岁至11岁儿童接种中国国药集团疫苗,她说,“这是安全性最高的疫苗之一。”

但阿根廷医学界的批评人士指出,当局没有提供足够的审批流程信息。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美儿科传染病学会(Latin American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主席罗伯托·德巴格(Roberto Debbag)说,“反对接种国药集团疫苗的父母越来越多。”阿根廷卫生部门没有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电话。

俄罗斯尚未批准18岁以下人群接种新冠疫苗。俄罗斯卫生官员本月10日表示,有关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的研究已经完成,目前正在对结果进行分析。

墨西哥的态度更为强硬,它说除了患有糖尿病、哮喘等既往疾病的约100万未成年人之外,它不打算为18岁以下的其他人群接种疫苗。该国卫生官员指出,鉴于未成年人感染新冠病毒后通常不会出现重症,因此他们不需要疫苗的保护。

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曾说,医药公司想通过危言耸听的方式劝说各国政府购买更多疫苗,不管是让儿童接种还是让成年人接种第三针。“我们不会被胁迫。”他说。

然而,已有墨西哥父母起诉政府,要求政府允许他们的孩子接种新冠疫苗。今年10月,一名联邦法官下令政府向未成年人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称之前的政策阻止青少年和儿童获得其他年龄层可以获得的疫苗,此举对这一人群构成歧视,违反了墨西哥宪法。针对上述裁决,墨西哥政府已提出上诉。

根据墨西哥卫生部的数据,在该国正式报告的新冠死亡病例中,19岁及以下病例的数量为1,110人。

对撒哈拉以南的大部分非洲国家而言,在是否为儿童接种疫苗的问题上,它们几乎没有选择,因为当地的疫苗推广进度异常缓慢。目前非洲只有大约6.3%的民众完成了全程接种。考虑到大多数国家仍在努力为本国最脆弱的人群接种疫苗,这种情况下,很少会向18岁以下人群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不过南非和几内亚是为数不多的例外。南非从10月20日开始为12岁以上人群注射单剂辉瑞疫苗,几内亚则表示,将从11月13日当周开始为青少年接种新冠疫苗。与其他国家的惯常做法不同,南非青少年可以在无需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