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的兴起带动了对钴的需求。全球超过2/3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金),中美为争夺钴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展开竞争,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


一家中国企业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开采铜钴矿。

| DIONNE SEARCEY, 傅才德, ERIC LIPTON, ASHLEY GILBERTSON 

【OR  商业新媒体】


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沿着一条红色的土路,穿过一大片高大、沾满露水的杂草,推土机正在挖出一个巨大的新峡谷——这是世界与全球变暖展开紧急竞赛的关键所在。

十多年来,这片广袤的处女地一直由一家美国公司控制。现在,一家中国矿业集团收购了这块地,迫切地发掘埋藏其中的宝藏:数百万吨的钴。

73岁的凯亚希勒·曼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长到足以让他预测未来。一旦爆破开始,泥砖房的墙壁就会开裂。化学物质会渗入河里,妇女们在那里一边洗衣服、洗碗,一边担心河马的攻击。很快,矿上的一位经理就会宣布,所有人都需要搬走。

“我们知道这里矿藏丰富,”曼吉说。他是村长,知道矿山的财富跟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关系。

刚果(未经说明的情况下,本文中出现的“刚果”皆指刚果民主共和国,即刚果[金]——译注)东南部这片被称为基桑富的森林地带,拥有世界上最大、纯度最高的未开发钴储量之一。

这种灰色金属通常从铜矿中提取,对矿商来说历来都是次要的。但现在,由于它用于电动汽车电池,帮助它们在不充电的情况下运行更长时间,全球对钴的需求将会激增。

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发现和开采自然资源的外来者还在遵循殖民时代的老套路。美国向刚果寻求铀,以便制造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核弹,而后又花了几十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确保该国在这里的采矿利益。

现在,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随着主要的汽车制造商为了应对气候变化从燃油汽车转向电动汽车,刚果再次成为焦点。新能源汽车所依赖的矿物和金属在美国或盛产石油的中东往往并不丰富,这些地区支撑的是上一个能源时代。

但是,一项调查发现,对刚果钴的争夺表明,在一个开明利己的时代,旨在拯救地球不受气温升高威胁的清洁能源革命,是如何陷入一个剥削、贪婪和手腕的循环中的,这种人们并不陌生的循环往往将狭隘的国家愿望置于一切之上。

钴是一种相对鲜为人知的原材料,在一个试图放弃化石燃料的世界里,钴与锂、镍和石墨一起获得了非凡的价值。

超过100次的采访和数以千计页的文件显示,对钴的争夺已经在刚果这个日益珍贵的资源库中引发了一场权力斗争,并吸引了有意主宰下一个全球能源时代的外来者。

特别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对保护地球的共同目标产生深远的影响。至少在刚果,到目前为止,中国赢得了这场竞争。在过去五年里,一家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收购了刚果两处最大的钴矿,而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都袖手旁观。

随着这些采购的重要性变得越来越清晰,中美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上周,拜登总统在底特律一家通用汽车厂为电动汽车做推广时承认,美国已经失去了部分优势。“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面临着失去优势的风险,而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正在迎头赶上,”他说。“好吧,我们要彻底扭转局面了。”

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洛阳钼业”)从去年年底开始成为基桑富钴矿的新主人,该公司从美国矿业巨头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手中买下了它。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的历史盛衰无常,五年前它还是刚果最大的钴生产商之一。

今年6月,就在这座钴矿易手六个月后,拜登政府警告,中国可能会利用自己在钴矿日益增长的主导地位,排挤美国制造商,扰乱美国电动汽车的发展。据一名知情的国家安全官员说,作为回应,美国正在敦促从包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内的盟友那里获得钴供应。

福特、通用汽车和特斯拉等美国汽车制造商从供应商那里购买钴电池组件,这些供应商部分依赖中国在刚果的矿山。一辆特斯拉长续航汽车需要大约4.5公斤的钴,是一部手机所需量的400多倍。

目前,围绕矿产和金属的紧张局势已使电动汽车市场陷入困境。

7月,南非的一个港口附近发生了致命骚乱,刚果的大部分钴从这里出口到中国和其他地方,这在全球引起了这种金属价格的飙升,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价格上涨趋势会进一步恶化。

上月,主要矿业预测机构表示,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可能会多年来首次推高电池成本,对汽车制造商以具有竞争力价格的电动汽车吸引客户的计划造成威胁。

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表示,需要正视矿产供应短缺的问题。

“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他在9月的一次活动中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像福特这样的汽车制造商正在耗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建立自己的电池厂,并急于通过开发磷酸铁锂电池,或者转向回收来遏制对新开采的钴的需求。鉴于此,福特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说,“我们认为钴并非一个约束性问题。”

中国企业增加钴矿的开采和精炼,有助于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并推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但随着全球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生产更多的电动汽车,根据对现有钴矿和在建钴矿的分析,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30年钴将出现短缺。也有预测机构表示,短缺最早可能在2025年出现。

时报查阅了向中国监管部门提交的文件后发现,在刚果的收购遵循的是一套井井有条的策略,中国政府2015年大张旗鼓对外宣布了该策略,旨在主导世界新兴的清洁能源经济。

根据时报和基准矿产情报公司的数据分析,截至去年,刚果19座钴矿中有15座由中国企业拥有或提供资金。中国钴矿运营商之外的最大替代选择是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该公司在当地运营着两家最大的钴矿。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是发展迅速的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近年来的两笔重大收购之一。

这些中国公司从国家支持的机构获得了至少120亿美元的贷款和其他融资,而且可能还会获得数十亿美元。事实上,根据时报查阅的文件,中国在刚果最大的五家矿业公司从国家支持的银行获得了总计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尽管其中之一的洛阳钼业称自己是在两家证券交易所交易的“纯粹的商业实体”。

中国的目标是控制全球供应链——从地下的金属到电池本身,无论汽车在哪里生产。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亨利·福特在20世纪初汽车工业转向大规模生产之际对亚马逊橡胶种植园的投资。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只是洛阳钼业近年来两笔重大收购之一。第一次是在2016年,当时该公司收购了腾科丰谷鲁美矿。该矿的钴产量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两倍。财务记录显示,在腾科丰谷鲁美26.5亿美元的交易价格中,至少有15.9亿美元来自中国国有银行提供的贷款。

2016年,当中国加大对绿色能源的关注时,即将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正在西弗吉尼亚宣传化石燃料行业,他戴着安全帽、手持铁锹,向煤矿工人做出虚假承诺,“你们会有干不完的活!”上任后,特朗普不再要求美国汽车制造商加快向电动汽车的过渡,这给中国提供了超车的机会。

“这里发生的事情非常令人心碎,”曾在特朗普政府期间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非洲问题的妮可·威德斯海姆说。“真是很蠢。”

对刚果钴的狂热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机会主义者、名人和各种可疑人物,他们渴望从中受益。它还一度吸引了亨特·拜登帮助创建的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私募股权公司,这家公司后来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中受到了审查。

与此同时,根据时报获得的文件以及对现任和前任美国高级官员的采访,中国企业正遭遇来自刚果政府的新阻力。

刚果官员正在对过去的采矿合同进行广泛审查,他们的工作是在美国政府的财政帮助下进行的,作为其更广泛的反腐败努力的一部分。他们正在审查企业是否履行了合同义务,包括中国在2008年承诺提供数十亿美元修建道路、桥梁、发电厂和其他基础设施。

刚果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今年8月任命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收购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两处资产的洛阳钼业可能诈取了刚果政府数十亿美元特许权使用费的指控。该公司面临着被驱逐出刚果的风险。

在腾科丰谷鲁美矿,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来自附近村庄的闯入者前来捡钴矿石的问题。目击者和当地官员告诉时报,在洛阳钼业呼吁政府提供帮助后,刚果军队向矿区大门内的一名非法闯入者开枪,将其打死,并在爆发抗议骚乱后射杀了第二个人。

另外,该矿至少有12名员工或承包商告诉时报,中国的掌管导致了安全状况的急剧下降和受伤人数的增加,其中许多事故都没有向管理层报告。两名刚果安全官员表示,工人们在提出担忧后遭到攻击,并被提供贿赂以掩盖事故。

阿尔弗雷德·基洛科·马凯巴说:“在安全方面,情况越来越糟了。”马凯巴于去年退休,此前他在该矿担任了10年的安全主管。

洛阳钼业发言人文森特·周否认了有关该公司欺骗刚果政府或降低安全标准的说法,称事实恰恰相反,并质疑是否存在有组织的破坏该公司的行动。

中国有一句成语是这样说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文森特·周在给时报的书面回应中说。“我隐约觉得,我们可能被卷入了大国博弈。”

元首级关系


刚果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把国家矿产的开发权交给了中国,以换取基础设施项目。

多年来,非洲国家一直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寻求中国的帮助,通过由中国提供贷款、或与中国进行涉及本国自然资源的贸易来获得资金。分析人士警告说,这些交易给予中国的好处要大得多。
这种如今在非洲司空见惯的交易,其形式最早是由2005年走进人民大会堂的约瑟夫·卡比拉规划的。

当时年仅33岁的卡比拉在父亲遇刺后成为刚果的新总统,其父遇刺是这个贫困国家在暴力和政治混乱道路上的又一个不幸的里程标。

中国对卡比拉来说是个熟悉的地方,他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在这里接受过军事训练。他那次来访是为了寻求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帮助,以扭转刚果经济。

美国曾在经济和军事方面向刚果提供过长期援助,但在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对刚果越来越不感兴趣。刚果在贿赂和人权方面的糟糕纪录也吓跑了许多国际银行和西方投资者。

卡比拉列出了一连串的想法,作为经济重建计划的一部分,他想建设新的道路、学校和医院。他希望这个重建计划能让他受到国内民众的欢迎,这个国家已因多年的冲突和腐败而疲惫不堪,人民心灰意冷。

他准备拿本国丰富的矿产资源作为交换,刚果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在世界上数一数二。

据卡比拉的前顾问安德烈·卡潘加说,在位于天安门广场西侧的宏伟大厅里,两位最高领导人勾勒出了一笔将改变中部非洲势力均衡的交易。卡潘加在接受时报采访时首次提供了那次会晤的细节。
胡锦涛向卡比拉解释说,中国西部省份有许多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是他的国内政策的基石,中国在扩建新工业方面需要矿石和金属。卡比拉向胡锦涛保证,刚果愿意提供帮助。

中国当时已经在从刚果的邻国安哥拉购买原材料,向该国提供了慷慨的财务支持以换取石油。

但中国与卡比拉达成的潜在协议比其他任何协议都更宏大。在协议敲定之前,一场戏剧性的外交活动在刚果首都金沙萨河畔的国家宫展开。

活动的背景是卡比拉的2006年就职典礼。此前他通过竞选,在一次正式大选中赢得了总统之职。小布什政府派了一个由时任劳工部部长赵小兰率领的代表团出席了典礼。

卡比拉喜欢摩托车。赵小兰在午餐上与卡拉比打招呼时,送给他一个哈雷戴维森小饰品。赵小兰原认为,那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全部交流了,但据随行的劳工部副部长劳拉·杰内罗说,代表团成员敦促赵小兰要求与卡比拉举行一次私下会晤。令赵小兰惊讶的是,卡比拉第二天就同意见面。

赵小兰对这个邀请完全没有准备,不得不从杰内罗那里借了一套米色裤装,因为她只带了一套正式服装。

美国代表团祝贺了卡比拉赢得了民主选举,听取了他希望在全国扩大电气化的想法。卡比拉的一名助手形容那次会晤主要是寒暄。

但据对这两场会晤内情有所了解的卡潘加说,新总统与中国官员举行的那场类似的会晤,取得了不同的效果。

中国人利用那次机会与卡比拉开始了正式谈判,最终达成了一项价值60亿美元的协议,中国将为修建公路、医院、铁路、学校和扩大发电能力的项目提供资金,刚果用允许中国开采1000万吨铜和60万吨以上的钴来换取这一切。

当地媒体将协议称为“世纪交易”,卡比拉祝贺了协议的签署,而全球金融界的反应却相对谨慎,担心刚果正在承担太多的债务。

美国官员对这份协议的历史性规模感到惊奇。在维基解密公布的秘密电报中,美国官员指出,中国此前在刚果的投资都是“非正式的,所涉及的中国企业之间缺乏组织”,没有对美国利益构成严重威胁。

现在的情况要比以前宏大的多:“协议承诺修建连通东方省和加丹加省的3200公里公路,31家医院,145个医疗中心,两所大型大学,以及5000套政府住房,”美国驻金沙萨大使馆在2008年发给中央情报局官员、国务卿和其他官员的电报中写道。

“这还不是全部,”电报继续道。

筑巢引凤

到2015年时,中国在刚果的存在已在许多基础设施项目中可见:一片泥地上建起了足球场,道路在延伸,污水处理设施开工。

但中国在垄断钴市场上的进展并不都是用砖瓦来衡量的。时任中国驻刚果大使的王同庆开始了一场美国式的闪电外交。

在那年的一场吸引了刚果观众的中资企业篮球赛上,王同庆为开赛投出了第一球。

王同庆向刚果学生发放让他们去中国读书的奖学金,出席一家中国机构为刚果合唱团的中国巡演捐赠机票的仪式,还为刚果抗击埃博拉病毒提供了100万美元的援助。

王同庆的活动发生在中国2015年发布《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同时,该政策详细阐述了中国在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在内的10个领域迈入“制造强国”行列的计划。

几乎在瞬间,政府支持的资本潮水般涌入了刚果和其他地方的中国企业。接下来是快速达成的多笔交易。

国有的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公司在同一年宣布,将与刚果国有矿业公司Gécamines合作开发迪兹瓦矿区,该矿区当时是刚果最大的铜钴矿区之一。

2017年,国有企业紫金矿业以“和谐创造财富”的口号进行私人募股,为开发其科卢韦齐铜矿项目筹集了近7亿美元。

从有关这些交易的公告中可以看出中国野心的一部分,但这种努力的历史和规模此前未公开报道过。

通过查阅公司文件(包括年报和债券招股说明书),时报看到,在刚果运作的五家最大的中国企业至少获得了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于其全球业务。所有这些公司或是国有,或由中国各级政府持有相当多的少数股权。

“与美国不同,中国政府一直为投资非洲的中国人充当后盾,尤其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卡比拉的前顾问卡潘加说。

最大一笔交易是2016年4月达成的,洛阳钼业那年出价26.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人拥有的腾科丰谷鲁美矿,这家企业的矿区位于世界上钴储量最高的地区之一。洛阳钼业的最大股东是一家国企和一名行事低调的亿万富翁。

但有一个问题。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有一个有权优先购买丰谷鲁美矿股份的加拿大合作伙伴。洛阳钼业的解决方案是让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收购了该合作伙伴,就连这笔收购靠的也是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

洛阳钼业提交的文件显示,用于收购该合作伙伴股份的11.4亿美元都不是来自私人投资者,而是来自中国政府控制的实体,包括由洛阳钼业担保的银行贷款,以及国有银行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壳公司提供的现金。

那家名为渤海华美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主要是中国人,也包括三名美国人:戴文·阿契尔(这名商人后因诈取奥格拉拉苏部落钱财被判罪成,该案仍在美国法院审理中)和詹姆斯·巴尔杰——前马萨诸塞州参议院主席的儿子。

第三个美国人是亨特·拜登,他的父亲是时任美国副总统。

目前尚不清楚亨特·拜登是否参与了收购交易,他曾在2013年参与创建渤海华美。亨特·拜登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一名未获讨论内部事务的授权的前渤海华美董事说,没有美国人参与收购交易,收购工作产生的费用也没有分配给亨特·拜登或其他美国人。拜登总统的一名发言人上周五说,总统不知道儿子与这笔交易有关。

渤海华美为什么以及如何参与了收购交易,对参与了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加拿大合作伙伴伦丁矿业的交易谈判的首席执行官来说,一直是个谜。

“渤海华美是合伙人、顾问还是出资者?我不知道,”伦丁矿业当时的首席执行官保罗·科尼贝尔说。

2017年5月,在金沙萨的白色帐篷下举办的一场精心筹划的活动,庆祝了中国成为世界上储量最高钴矿的新主人。王同庆和协助了收购融资的中国官员出席了活动,出席活动的还有一大群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银行家,他们希望做成更多矿业交易。

他们已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帮助洛阳钼业从同一家美国矿业巨头手中收购了储量丰富但尚未开发的基桑富铜钴矿。洛阳钼业的这两笔收购标志着刚果矿产的易主,美国已放弃了其在刚果的矿业利益,随着拜登总统及其助手们对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主导地位有了更多的认识,这个问题现已让拜登产生担忧。

“刚果民主共和国幅员辽阔,自然资源丰富,投资潜力巨大,”王同庆对与会者说。“中国有个谚语叫‘筑巢引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美钴矿争夺战(上)

发布日期:2021-11-25 19:17
|新能源汽车的兴起带动了对钴的需求。全球超过2/3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金),中美为争夺钴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展开竞争,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


一家中国企业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开采铜钴矿。

| DIONNE SEARCEY, 傅才德, ERIC LIPTON, ASHLEY GILBERTSON 

【OR  商业新媒体】


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沿着一条红色的土路,穿过一大片高大、沾满露水的杂草,推土机正在挖出一个巨大的新峡谷——这是世界与全球变暖展开紧急竞赛的关键所在。

十多年来,这片广袤的处女地一直由一家美国公司控制。现在,一家中国矿业集团收购了这块地,迫切地发掘埋藏其中的宝藏:数百万吨的钴。

73岁的凯亚希勒·曼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长到足以让他预测未来。一旦爆破开始,泥砖房的墙壁就会开裂。化学物质会渗入河里,妇女们在那里一边洗衣服、洗碗,一边担心河马的攻击。很快,矿上的一位经理就会宣布,所有人都需要搬走。

“我们知道这里矿藏丰富,”曼吉说。他是村长,知道矿山的财富跟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关系。

刚果(未经说明的情况下,本文中出现的“刚果”皆指刚果民主共和国,即刚果[金]——译注)东南部这片被称为基桑富的森林地带,拥有世界上最大、纯度最高的未开发钴储量之一。

这种灰色金属通常从铜矿中提取,对矿商来说历来都是次要的。但现在,由于它用于电动汽车电池,帮助它们在不充电的情况下运行更长时间,全球对钴的需求将会激增。

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发现和开采自然资源的外来者还在遵循殖民时代的老套路。美国向刚果寻求铀,以便制造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核弹,而后又花了几十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确保该国在这里的采矿利益。

现在,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随着主要的汽车制造商为了应对气候变化从燃油汽车转向电动汽车,刚果再次成为焦点。新能源汽车所依赖的矿物和金属在美国或盛产石油的中东往往并不丰富,这些地区支撑的是上一个能源时代。

但是,一项调查发现,对刚果钴的争夺表明,在一个开明利己的时代,旨在拯救地球不受气温升高威胁的清洁能源革命,是如何陷入一个剥削、贪婪和手腕的循环中的,这种人们并不陌生的循环往往将狭隘的国家愿望置于一切之上。

钴是一种相对鲜为人知的原材料,在一个试图放弃化石燃料的世界里,钴与锂、镍和石墨一起获得了非凡的价值。

超过100次的采访和数以千计页的文件显示,对钴的争夺已经在刚果这个日益珍贵的资源库中引发了一场权力斗争,并吸引了有意主宰下一个全球能源时代的外来者。

特别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对保护地球的共同目标产生深远的影响。至少在刚果,到目前为止,中国赢得了这场竞争。在过去五年里,一家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收购了刚果两处最大的钴矿,而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都袖手旁观。

随着这些采购的重要性变得越来越清晰,中美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上周,拜登总统在底特律一家通用汽车厂为电动汽车做推广时承认,美国已经失去了部分优势。“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面临着失去优势的风险,而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正在迎头赶上,”他说。“好吧,我们要彻底扭转局面了。”

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洛阳钼业”)从去年年底开始成为基桑富钴矿的新主人,该公司从美国矿业巨头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手中买下了它。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的历史盛衰无常,五年前它还是刚果最大的钴生产商之一。

今年6月,就在这座钴矿易手六个月后,拜登政府警告,中国可能会利用自己在钴矿日益增长的主导地位,排挤美国制造商,扰乱美国电动汽车的发展。据一名知情的国家安全官员说,作为回应,美国正在敦促从包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内的盟友那里获得钴供应。

福特、通用汽车和特斯拉等美国汽车制造商从供应商那里购买钴电池组件,这些供应商部分依赖中国在刚果的矿山。一辆特斯拉长续航汽车需要大约4.5公斤的钴,是一部手机所需量的400多倍。

目前,围绕矿产和金属的紧张局势已使电动汽车市场陷入困境。

7月,南非的一个港口附近发生了致命骚乱,刚果的大部分钴从这里出口到中国和其他地方,这在全球引起了这种金属价格的飙升,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价格上涨趋势会进一步恶化。

上月,主要矿业预测机构表示,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可能会多年来首次推高电池成本,对汽车制造商以具有竞争力价格的电动汽车吸引客户的计划造成威胁。

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表示,需要正视矿产供应短缺的问题。

“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他在9月的一次活动中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像福特这样的汽车制造商正在耗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建立自己的电池厂,并急于通过开发磷酸铁锂电池,或者转向回收来遏制对新开采的钴的需求。鉴于此,福特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说,“我们认为钴并非一个约束性问题。”

中国企业增加钴矿的开采和精炼,有助于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并推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但随着全球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生产更多的电动汽车,根据对现有钴矿和在建钴矿的分析,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30年钴将出现短缺。也有预测机构表示,短缺最早可能在2025年出现。

时报查阅了向中国监管部门提交的文件后发现,在刚果的收购遵循的是一套井井有条的策略,中国政府2015年大张旗鼓对外宣布了该策略,旨在主导世界新兴的清洁能源经济。

根据时报和基准矿产情报公司的数据分析,截至去年,刚果19座钴矿中有15座由中国企业拥有或提供资金。中国钴矿运营商之外的最大替代选择是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该公司在当地运营着两家最大的钴矿。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是发展迅速的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近年来的两笔重大收购之一。

这些中国公司从国家支持的机构获得了至少120亿美元的贷款和其他融资,而且可能还会获得数十亿美元。事实上,根据时报查阅的文件,中国在刚果最大的五家矿业公司从国家支持的银行获得了总计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尽管其中之一的洛阳钼业称自己是在两家证券交易所交易的“纯粹的商业实体”。

中国的目标是控制全球供应链——从地下的金属到电池本身,无论汽车在哪里生产。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亨利·福特在20世纪初汽车工业转向大规模生产之际对亚马逊橡胶种植园的投资。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只是洛阳钼业近年来两笔重大收购之一。第一次是在2016年,当时该公司收购了腾科丰谷鲁美矿。该矿的钴产量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两倍。财务记录显示,在腾科丰谷鲁美26.5亿美元的交易价格中,至少有15.9亿美元来自中国国有银行提供的贷款。

2016年,当中国加大对绿色能源的关注时,即将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正在西弗吉尼亚宣传化石燃料行业,他戴着安全帽、手持铁锹,向煤矿工人做出虚假承诺,“你们会有干不完的活!”上任后,特朗普不再要求美国汽车制造商加快向电动汽车的过渡,这给中国提供了超车的机会。

“这里发生的事情非常令人心碎,”曾在特朗普政府期间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非洲问题的妮可·威德斯海姆说。“真是很蠢。”

对刚果钴的狂热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机会主义者、名人和各种可疑人物,他们渴望从中受益。它还一度吸引了亨特·拜登帮助创建的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私募股权公司,这家公司后来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中受到了审查。

与此同时,根据时报获得的文件以及对现任和前任美国高级官员的采访,中国企业正遭遇来自刚果政府的新阻力。

刚果官员正在对过去的采矿合同进行广泛审查,他们的工作是在美国政府的财政帮助下进行的,作为其更广泛的反腐败努力的一部分。他们正在审查企业是否履行了合同义务,包括中国在2008年承诺提供数十亿美元修建道路、桥梁、发电厂和其他基础设施。

刚果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今年8月任命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收购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两处资产的洛阳钼业可能诈取了刚果政府数十亿美元特许权使用费的指控。该公司面临着被驱逐出刚果的风险。

在腾科丰谷鲁美矿,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来自附近村庄的闯入者前来捡钴矿石的问题。目击者和当地官员告诉时报,在洛阳钼业呼吁政府提供帮助后,刚果军队向矿区大门内的一名非法闯入者开枪,将其打死,并在爆发抗议骚乱后射杀了第二个人。

另外,该矿至少有12名员工或承包商告诉时报,中国的掌管导致了安全状况的急剧下降和受伤人数的增加,其中许多事故都没有向管理层报告。两名刚果安全官员表示,工人们在提出担忧后遭到攻击,并被提供贿赂以掩盖事故。

阿尔弗雷德·基洛科·马凯巴说:“在安全方面,情况越来越糟了。”马凯巴于去年退休,此前他在该矿担任了10年的安全主管。

洛阳钼业发言人文森特·周否认了有关该公司欺骗刚果政府或降低安全标准的说法,称事实恰恰相反,并质疑是否存在有组织的破坏该公司的行动。

中国有一句成语是这样说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文森特·周在给时报的书面回应中说。“我隐约觉得,我们可能被卷入了大国博弈。”

元首级关系


刚果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把国家矿产的开发权交给了中国,以换取基础设施项目。

多年来,非洲国家一直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寻求中国的帮助,通过由中国提供贷款、或与中国进行涉及本国自然资源的贸易来获得资金。分析人士警告说,这些交易给予中国的好处要大得多。
这种如今在非洲司空见惯的交易,其形式最早是由2005年走进人民大会堂的约瑟夫·卡比拉规划的。

当时年仅33岁的卡比拉在父亲遇刺后成为刚果的新总统,其父遇刺是这个贫困国家在暴力和政治混乱道路上的又一个不幸的里程标。

中国对卡比拉来说是个熟悉的地方,他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在这里接受过军事训练。他那次来访是为了寻求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帮助,以扭转刚果经济。

美国曾在经济和军事方面向刚果提供过长期援助,但在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对刚果越来越不感兴趣。刚果在贿赂和人权方面的糟糕纪录也吓跑了许多国际银行和西方投资者。

卡比拉列出了一连串的想法,作为经济重建计划的一部分,他想建设新的道路、学校和医院。他希望这个重建计划能让他受到国内民众的欢迎,这个国家已因多年的冲突和腐败而疲惫不堪,人民心灰意冷。

他准备拿本国丰富的矿产资源作为交换,刚果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在世界上数一数二。

据卡比拉的前顾问安德烈·卡潘加说,在位于天安门广场西侧的宏伟大厅里,两位最高领导人勾勒出了一笔将改变中部非洲势力均衡的交易。卡潘加在接受时报采访时首次提供了那次会晤的细节。
胡锦涛向卡比拉解释说,中国西部省份有许多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是他的国内政策的基石,中国在扩建新工业方面需要矿石和金属。卡比拉向胡锦涛保证,刚果愿意提供帮助。

中国当时已经在从刚果的邻国安哥拉购买原材料,向该国提供了慷慨的财务支持以换取石油。

但中国与卡比拉达成的潜在协议比其他任何协议都更宏大。在协议敲定之前,一场戏剧性的外交活动在刚果首都金沙萨河畔的国家宫展开。

活动的背景是卡比拉的2006年就职典礼。此前他通过竞选,在一次正式大选中赢得了总统之职。小布什政府派了一个由时任劳工部部长赵小兰率领的代表团出席了典礼。

卡比拉喜欢摩托车。赵小兰在午餐上与卡拉比打招呼时,送给他一个哈雷戴维森小饰品。赵小兰原认为,那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全部交流了,但据随行的劳工部副部长劳拉·杰内罗说,代表团成员敦促赵小兰要求与卡比拉举行一次私下会晤。令赵小兰惊讶的是,卡比拉第二天就同意见面。

赵小兰对这个邀请完全没有准备,不得不从杰内罗那里借了一套米色裤装,因为她只带了一套正式服装。

美国代表团祝贺了卡比拉赢得了民主选举,听取了他希望在全国扩大电气化的想法。卡比拉的一名助手形容那次会晤主要是寒暄。

但据对这两场会晤内情有所了解的卡潘加说,新总统与中国官员举行的那场类似的会晤,取得了不同的效果。

中国人利用那次机会与卡比拉开始了正式谈判,最终达成了一项价值60亿美元的协议,中国将为修建公路、医院、铁路、学校和扩大发电能力的项目提供资金,刚果用允许中国开采1000万吨铜和60万吨以上的钴来换取这一切。

当地媒体将协议称为“世纪交易”,卡比拉祝贺了协议的签署,而全球金融界的反应却相对谨慎,担心刚果正在承担太多的债务。

美国官员对这份协议的历史性规模感到惊奇。在维基解密公布的秘密电报中,美国官员指出,中国此前在刚果的投资都是“非正式的,所涉及的中国企业之间缺乏组织”,没有对美国利益构成严重威胁。

现在的情况要比以前宏大的多:“协议承诺修建连通东方省和加丹加省的3200公里公路,31家医院,145个医疗中心,两所大型大学,以及5000套政府住房,”美国驻金沙萨大使馆在2008年发给中央情报局官员、国务卿和其他官员的电报中写道。

“这还不是全部,”电报继续道。

筑巢引凤

到2015年时,中国在刚果的存在已在许多基础设施项目中可见:一片泥地上建起了足球场,道路在延伸,污水处理设施开工。

但中国在垄断钴市场上的进展并不都是用砖瓦来衡量的。时任中国驻刚果大使的王同庆开始了一场美国式的闪电外交。

在那年的一场吸引了刚果观众的中资企业篮球赛上,王同庆为开赛投出了第一球。

王同庆向刚果学生发放让他们去中国读书的奖学金,出席一家中国机构为刚果合唱团的中国巡演捐赠机票的仪式,还为刚果抗击埃博拉病毒提供了100万美元的援助。

王同庆的活动发生在中国2015年发布《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同时,该政策详细阐述了中国在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在内的10个领域迈入“制造强国”行列的计划。

几乎在瞬间,政府支持的资本潮水般涌入了刚果和其他地方的中国企业。接下来是快速达成的多笔交易。

国有的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公司在同一年宣布,将与刚果国有矿业公司Gécamines合作开发迪兹瓦矿区,该矿区当时是刚果最大的铜钴矿区之一。

2017年,国有企业紫金矿业以“和谐创造财富”的口号进行私人募股,为开发其科卢韦齐铜矿项目筹集了近7亿美元。

从有关这些交易的公告中可以看出中国野心的一部分,但这种努力的历史和规模此前未公开报道过。

通过查阅公司文件(包括年报和债券招股说明书),时报看到,在刚果运作的五家最大的中国企业至少获得了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于其全球业务。所有这些公司或是国有,或由中国各级政府持有相当多的少数股权。

“与美国不同,中国政府一直为投资非洲的中国人充当后盾,尤其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卡比拉的前顾问卡潘加说。

最大一笔交易是2016年4月达成的,洛阳钼业那年出价26.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人拥有的腾科丰谷鲁美矿,这家企业的矿区位于世界上钴储量最高的地区之一。洛阳钼业的最大股东是一家国企和一名行事低调的亿万富翁。

但有一个问题。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有一个有权优先购买丰谷鲁美矿股份的加拿大合作伙伴。洛阳钼业的解决方案是让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收购了该合作伙伴,就连这笔收购靠的也是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

洛阳钼业提交的文件显示,用于收购该合作伙伴股份的11.4亿美元都不是来自私人投资者,而是来自中国政府控制的实体,包括由洛阳钼业担保的银行贷款,以及国有银行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壳公司提供的现金。

那家名为渤海华美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主要是中国人,也包括三名美国人:戴文·阿契尔(这名商人后因诈取奥格拉拉苏部落钱财被判罪成,该案仍在美国法院审理中)和詹姆斯·巴尔杰——前马萨诸塞州参议院主席的儿子。

第三个美国人是亨特·拜登,他的父亲是时任美国副总统。

目前尚不清楚亨特·拜登是否参与了收购交易,他曾在2013年参与创建渤海华美。亨特·拜登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一名未获讨论内部事务的授权的前渤海华美董事说,没有美国人参与收购交易,收购工作产生的费用也没有分配给亨特·拜登或其他美国人。拜登总统的一名发言人上周五说,总统不知道儿子与这笔交易有关。

渤海华美为什么以及如何参与了收购交易,对参与了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加拿大合作伙伴伦丁矿业的交易谈判的首席执行官来说,一直是个谜。

“渤海华美是合伙人、顾问还是出资者?我不知道,”伦丁矿业当时的首席执行官保罗·科尼贝尔说。

2017年5月,在金沙萨的白色帐篷下举办的一场精心筹划的活动,庆祝了中国成为世界上储量最高钴矿的新主人。王同庆和协助了收购融资的中国官员出席了活动,出席活动的还有一大群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银行家,他们希望做成更多矿业交易。

他们已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帮助洛阳钼业从同一家美国矿业巨头手中收购了储量丰富但尚未开发的基桑富铜钴矿。洛阳钼业的这两笔收购标志着刚果矿产的易主,美国已放弃了其在刚果的矿业利益,随着拜登总统及其助手们对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主导地位有了更多的认识,这个问题现已让拜登产生担忧。

“刚果民主共和国幅员辽阔,自然资源丰富,投资潜力巨大,”王同庆对与会者说。“中国有个谚语叫‘筑巢引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新能源汽车的兴起带动了对钴的需求。全球超过2/3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金),中美为争夺钴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展开竞争,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


一家中国企业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开采铜钴矿。

| DIONNE SEARCEY, 傅才德, ERIC LIPTON, ASHLEY GILBERTSON 

【OR  商业新媒体】


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沿着一条红色的土路,穿过一大片高大、沾满露水的杂草,推土机正在挖出一个巨大的新峡谷——这是世界与全球变暖展开紧急竞赛的关键所在。

十多年来,这片广袤的处女地一直由一家美国公司控制。现在,一家中国矿业集团收购了这块地,迫切地发掘埋藏其中的宝藏:数百万吨的钴。

73岁的凯亚希勒·曼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长到足以让他预测未来。一旦爆破开始,泥砖房的墙壁就会开裂。化学物质会渗入河里,妇女们在那里一边洗衣服、洗碗,一边担心河马的攻击。很快,矿上的一位经理就会宣布,所有人都需要搬走。

“我们知道这里矿藏丰富,”曼吉说。他是村长,知道矿山的财富跟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关系。

刚果(未经说明的情况下,本文中出现的“刚果”皆指刚果民主共和国,即刚果[金]——译注)东南部这片被称为基桑富的森林地带,拥有世界上最大、纯度最高的未开发钴储量之一。

这种灰色金属通常从铜矿中提取,对矿商来说历来都是次要的。但现在,由于它用于电动汽车电池,帮助它们在不充电的情况下运行更长时间,全球对钴的需求将会激增。

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发现和开采自然资源的外来者还在遵循殖民时代的老套路。美国向刚果寻求铀,以便制造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核弹,而后又花了几十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确保该国在这里的采矿利益。

现在,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随着主要的汽车制造商为了应对气候变化从燃油汽车转向电动汽车,刚果再次成为焦点。新能源汽车所依赖的矿物和金属在美国或盛产石油的中东往往并不丰富,这些地区支撑的是上一个能源时代。

但是,一项调查发现,对刚果钴的争夺表明,在一个开明利己的时代,旨在拯救地球不受气温升高威胁的清洁能源革命,是如何陷入一个剥削、贪婪和手腕的循环中的,这种人们并不陌生的循环往往将狭隘的国家愿望置于一切之上。

钴是一种相对鲜为人知的原材料,在一个试图放弃化石燃料的世界里,钴与锂、镍和石墨一起获得了非凡的价值。

超过100次的采访和数以千计页的文件显示,对钴的争夺已经在刚果这个日益珍贵的资源库中引发了一场权力斗争,并吸引了有意主宰下一个全球能源时代的外来者。

特别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对保护地球的共同目标产生深远的影响。至少在刚果,到目前为止,中国赢得了这场竞争。在过去五年里,一家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收购了刚果两处最大的钴矿,而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都袖手旁观。

随着这些采购的重要性变得越来越清晰,中美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上周,拜登总统在底特律一家通用汽车厂为电动汽车做推广时承认,美国已经失去了部分优势。“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面临着失去优势的风险,而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正在迎头赶上,”他说。“好吧,我们要彻底扭转局面了。”

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洛阳钼业”)从去年年底开始成为基桑富钴矿的新主人,该公司从美国矿业巨头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手中买下了它。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的历史盛衰无常,五年前它还是刚果最大的钴生产商之一。

今年6月,就在这座钴矿易手六个月后,拜登政府警告,中国可能会利用自己在钴矿日益增长的主导地位,排挤美国制造商,扰乱美国电动汽车的发展。据一名知情的国家安全官员说,作为回应,美国正在敦促从包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内的盟友那里获得钴供应。

福特、通用汽车和特斯拉等美国汽车制造商从供应商那里购买钴电池组件,这些供应商部分依赖中国在刚果的矿山。一辆特斯拉长续航汽车需要大约4.5公斤的钴,是一部手机所需量的400多倍。

目前,围绕矿产和金属的紧张局势已使电动汽车市场陷入困境。

7月,南非的一个港口附近发生了致命骚乱,刚果的大部分钴从这里出口到中国和其他地方,这在全球引起了这种金属价格的飙升,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价格上涨趋势会进一步恶化。

上月,主要矿业预测机构表示,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可能会多年来首次推高电池成本,对汽车制造商以具有竞争力价格的电动汽车吸引客户的计划造成威胁。

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表示,需要正视矿产供应短缺的问题。

“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他在9月的一次活动中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像福特这样的汽车制造商正在耗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建立自己的电池厂,并急于通过开发磷酸铁锂电池,或者转向回收来遏制对新开采的钴的需求。鉴于此,福特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说,“我们认为钴并非一个约束性问题。”

中国企业增加钴矿的开采和精炼,有助于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并推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但随着全球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生产更多的电动汽车,根据对现有钴矿和在建钴矿的分析,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30年钴将出现短缺。也有预测机构表示,短缺最早可能在2025年出现。

时报查阅了向中国监管部门提交的文件后发现,在刚果的收购遵循的是一套井井有条的策略,中国政府2015年大张旗鼓对外宣布了该策略,旨在主导世界新兴的清洁能源经济。

根据时报和基准矿产情报公司的数据分析,截至去年,刚果19座钴矿中有15座由中国企业拥有或提供资金。中国钴矿运营商之外的最大替代选择是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该公司在当地运营着两家最大的钴矿。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是发展迅速的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近年来的两笔重大收购之一。

这些中国公司从国家支持的机构获得了至少120亿美元的贷款和其他融资,而且可能还会获得数十亿美元。事实上,根据时报查阅的文件,中国在刚果最大的五家矿业公司从国家支持的银行获得了总计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尽管其中之一的洛阳钼业称自己是在两家证券交易所交易的“纯粹的商业实体”。

中国的目标是控制全球供应链——从地下的金属到电池本身,无论汽车在哪里生产。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亨利·福特在20世纪初汽车工业转向大规模生产之际对亚马逊橡胶种植园的投资。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只是洛阳钼业近年来两笔重大收购之一。第一次是在2016年,当时该公司收购了腾科丰谷鲁美矿。该矿的钴产量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两倍。财务记录显示,在腾科丰谷鲁美26.5亿美元的交易价格中,至少有15.9亿美元来自中国国有银行提供的贷款。

2016年,当中国加大对绿色能源的关注时,即将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正在西弗吉尼亚宣传化石燃料行业,他戴着安全帽、手持铁锹,向煤矿工人做出虚假承诺,“你们会有干不完的活!”上任后,特朗普不再要求美国汽车制造商加快向电动汽车的过渡,这给中国提供了超车的机会。

“这里发生的事情非常令人心碎,”曾在特朗普政府期间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非洲问题的妮可·威德斯海姆说。“真是很蠢。”

对刚果钴的狂热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机会主义者、名人和各种可疑人物,他们渴望从中受益。它还一度吸引了亨特·拜登帮助创建的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私募股权公司,这家公司后来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中受到了审查。

与此同时,根据时报获得的文件以及对现任和前任美国高级官员的采访,中国企业正遭遇来自刚果政府的新阻力。

刚果官员正在对过去的采矿合同进行广泛审查,他们的工作是在美国政府的财政帮助下进行的,作为其更广泛的反腐败努力的一部分。他们正在审查企业是否履行了合同义务,包括中国在2008年承诺提供数十亿美元修建道路、桥梁、发电厂和其他基础设施。

刚果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今年8月任命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收购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两处资产的洛阳钼业可能诈取了刚果政府数十亿美元特许权使用费的指控。该公司面临着被驱逐出刚果的风险。

在腾科丰谷鲁美矿,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来自附近村庄的闯入者前来捡钴矿石的问题。目击者和当地官员告诉时报,在洛阳钼业呼吁政府提供帮助后,刚果军队向矿区大门内的一名非法闯入者开枪,将其打死,并在爆发抗议骚乱后射杀了第二个人。

另外,该矿至少有12名员工或承包商告诉时报,中国的掌管导致了安全状况的急剧下降和受伤人数的增加,其中许多事故都没有向管理层报告。两名刚果安全官员表示,工人们在提出担忧后遭到攻击,并被提供贿赂以掩盖事故。

阿尔弗雷德·基洛科·马凯巴说:“在安全方面,情况越来越糟了。”马凯巴于去年退休,此前他在该矿担任了10年的安全主管。

洛阳钼业发言人文森特·周否认了有关该公司欺骗刚果政府或降低安全标准的说法,称事实恰恰相反,并质疑是否存在有组织的破坏该公司的行动。

中国有一句成语是这样说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文森特·周在给时报的书面回应中说。“我隐约觉得,我们可能被卷入了大国博弈。”

元首级关系


刚果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把国家矿产的开发权交给了中国,以换取基础设施项目。

多年来,非洲国家一直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寻求中国的帮助,通过由中国提供贷款、或与中国进行涉及本国自然资源的贸易来获得资金。分析人士警告说,这些交易给予中国的好处要大得多。
这种如今在非洲司空见惯的交易,其形式最早是由2005年走进人民大会堂的约瑟夫·卡比拉规划的。

当时年仅33岁的卡比拉在父亲遇刺后成为刚果的新总统,其父遇刺是这个贫困国家在暴力和政治混乱道路上的又一个不幸的里程标。

中国对卡比拉来说是个熟悉的地方,他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在这里接受过军事训练。他那次来访是为了寻求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帮助,以扭转刚果经济。

美国曾在经济和军事方面向刚果提供过长期援助,但在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对刚果越来越不感兴趣。刚果在贿赂和人权方面的糟糕纪录也吓跑了许多国际银行和西方投资者。

卡比拉列出了一连串的想法,作为经济重建计划的一部分,他想建设新的道路、学校和医院。他希望这个重建计划能让他受到国内民众的欢迎,这个国家已因多年的冲突和腐败而疲惫不堪,人民心灰意冷。

他准备拿本国丰富的矿产资源作为交换,刚果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在世界上数一数二。

据卡比拉的前顾问安德烈·卡潘加说,在位于天安门广场西侧的宏伟大厅里,两位最高领导人勾勒出了一笔将改变中部非洲势力均衡的交易。卡潘加在接受时报采访时首次提供了那次会晤的细节。
胡锦涛向卡比拉解释说,中国西部省份有许多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是他的国内政策的基石,中国在扩建新工业方面需要矿石和金属。卡比拉向胡锦涛保证,刚果愿意提供帮助。

中国当时已经在从刚果的邻国安哥拉购买原材料,向该国提供了慷慨的财务支持以换取石油。

但中国与卡比拉达成的潜在协议比其他任何协议都更宏大。在协议敲定之前,一场戏剧性的外交活动在刚果首都金沙萨河畔的国家宫展开。

活动的背景是卡比拉的2006年就职典礼。此前他通过竞选,在一次正式大选中赢得了总统之职。小布什政府派了一个由时任劳工部部长赵小兰率领的代表团出席了典礼。

卡比拉喜欢摩托车。赵小兰在午餐上与卡拉比打招呼时,送给他一个哈雷戴维森小饰品。赵小兰原认为,那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全部交流了,但据随行的劳工部副部长劳拉·杰内罗说,代表团成员敦促赵小兰要求与卡比拉举行一次私下会晤。令赵小兰惊讶的是,卡比拉第二天就同意见面。

赵小兰对这个邀请完全没有准备,不得不从杰内罗那里借了一套米色裤装,因为她只带了一套正式服装。

美国代表团祝贺了卡比拉赢得了民主选举,听取了他希望在全国扩大电气化的想法。卡比拉的一名助手形容那次会晤主要是寒暄。

但据对这两场会晤内情有所了解的卡潘加说,新总统与中国官员举行的那场类似的会晤,取得了不同的效果。

中国人利用那次机会与卡比拉开始了正式谈判,最终达成了一项价值60亿美元的协议,中国将为修建公路、医院、铁路、学校和扩大发电能力的项目提供资金,刚果用允许中国开采1000万吨铜和60万吨以上的钴来换取这一切。

当地媒体将协议称为“世纪交易”,卡比拉祝贺了协议的签署,而全球金融界的反应却相对谨慎,担心刚果正在承担太多的债务。

美国官员对这份协议的历史性规模感到惊奇。在维基解密公布的秘密电报中,美国官员指出,中国此前在刚果的投资都是“非正式的,所涉及的中国企业之间缺乏组织”,没有对美国利益构成严重威胁。

现在的情况要比以前宏大的多:“协议承诺修建连通东方省和加丹加省的3200公里公路,31家医院,145个医疗中心,两所大型大学,以及5000套政府住房,”美国驻金沙萨大使馆在2008年发给中央情报局官员、国务卿和其他官员的电报中写道。

“这还不是全部,”电报继续道。

筑巢引凤

到2015年时,中国在刚果的存在已在许多基础设施项目中可见:一片泥地上建起了足球场,道路在延伸,污水处理设施开工。

但中国在垄断钴市场上的进展并不都是用砖瓦来衡量的。时任中国驻刚果大使的王同庆开始了一场美国式的闪电外交。

在那年的一场吸引了刚果观众的中资企业篮球赛上,王同庆为开赛投出了第一球。

王同庆向刚果学生发放让他们去中国读书的奖学金,出席一家中国机构为刚果合唱团的中国巡演捐赠机票的仪式,还为刚果抗击埃博拉病毒提供了100万美元的援助。

王同庆的活动发生在中国2015年发布《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同时,该政策详细阐述了中国在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在内的10个领域迈入“制造强国”行列的计划。

几乎在瞬间,政府支持的资本潮水般涌入了刚果和其他地方的中国企业。接下来是快速达成的多笔交易。

国有的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公司在同一年宣布,将与刚果国有矿业公司Gécamines合作开发迪兹瓦矿区,该矿区当时是刚果最大的铜钴矿区之一。

2017年,国有企业紫金矿业以“和谐创造财富”的口号进行私人募股,为开发其科卢韦齐铜矿项目筹集了近7亿美元。

从有关这些交易的公告中可以看出中国野心的一部分,但这种努力的历史和规模此前未公开报道过。

通过查阅公司文件(包括年报和债券招股说明书),时报看到,在刚果运作的五家最大的中国企业至少获得了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于其全球业务。所有这些公司或是国有,或由中国各级政府持有相当多的少数股权。

“与美国不同,中国政府一直为投资非洲的中国人充当后盾,尤其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卡比拉的前顾问卡潘加说。

最大一笔交易是2016年4月达成的,洛阳钼业那年出价26.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人拥有的腾科丰谷鲁美矿,这家企业的矿区位于世界上钴储量最高的地区之一。洛阳钼业的最大股东是一家国企和一名行事低调的亿万富翁。

但有一个问题。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有一个有权优先购买丰谷鲁美矿股份的加拿大合作伙伴。洛阳钼业的解决方案是让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收购了该合作伙伴,就连这笔收购靠的也是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

洛阳钼业提交的文件显示,用于收购该合作伙伴股份的11.4亿美元都不是来自私人投资者,而是来自中国政府控制的实体,包括由洛阳钼业担保的银行贷款,以及国有银行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壳公司提供的现金。

那家名为渤海华美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主要是中国人,也包括三名美国人:戴文·阿契尔(这名商人后因诈取奥格拉拉苏部落钱财被判罪成,该案仍在美国法院审理中)和詹姆斯·巴尔杰——前马萨诸塞州参议院主席的儿子。

第三个美国人是亨特·拜登,他的父亲是时任美国副总统。

目前尚不清楚亨特·拜登是否参与了收购交易,他曾在2013年参与创建渤海华美。亨特·拜登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一名未获讨论内部事务的授权的前渤海华美董事说,没有美国人参与收购交易,收购工作产生的费用也没有分配给亨特·拜登或其他美国人。拜登总统的一名发言人上周五说,总统不知道儿子与这笔交易有关。

渤海华美为什么以及如何参与了收购交易,对参与了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加拿大合作伙伴伦丁矿业的交易谈判的首席执行官来说,一直是个谜。

“渤海华美是合伙人、顾问还是出资者?我不知道,”伦丁矿业当时的首席执行官保罗·科尼贝尔说。

2017年5月,在金沙萨的白色帐篷下举办的一场精心筹划的活动,庆祝了中国成为世界上储量最高钴矿的新主人。王同庆和协助了收购融资的中国官员出席了活动,出席活动的还有一大群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银行家,他们希望做成更多矿业交易。

他们已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帮助洛阳钼业从同一家美国矿业巨头手中收购了储量丰富但尚未开发的基桑富铜钴矿。洛阳钼业的这两笔收购标志着刚果矿产的易主,美国已放弃了其在刚果的矿业利益,随着拜登总统及其助手们对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主导地位有了更多的认识,这个问题现已让拜登产生担忧。

“刚果民主共和国幅员辽阔,自然资源丰富,投资潜力巨大,”王同庆对与会者说。“中国有个谚语叫‘筑巢引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美钴矿争夺战(上)

发布日期:2021-11-25 19:17
|新能源汽车的兴起带动了对钴的需求。全球超过2/3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金),中美为争夺钴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展开竞争,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


一家中国企业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开采铜钴矿。

| DIONNE SEARCEY, 傅才德, ERIC LIPTON, ASHLEY GILBERTSON 

【OR  商业新媒体】


刚果民主共和国基桑富——沿着一条红色的土路,穿过一大片高大、沾满露水的杂草,推土机正在挖出一个巨大的新峡谷——这是世界与全球变暖展开紧急竞赛的关键所在。

十多年来,这片广袤的处女地一直由一家美国公司控制。现在,一家中国矿业集团收购了这块地,迫切地发掘埋藏其中的宝藏:数百万吨的钴。

73岁的凯亚希勒·曼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长到足以让他预测未来。一旦爆破开始,泥砖房的墙壁就会开裂。化学物质会渗入河里,妇女们在那里一边洗衣服、洗碗,一边担心河马的攻击。很快,矿上的一位经理就会宣布,所有人都需要搬走。

“我们知道这里矿藏丰富,”曼吉说。他是村长,知道矿山的财富跟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关系。

刚果(未经说明的情况下,本文中出现的“刚果”皆指刚果民主共和国,即刚果[金]——译注)东南部这片被称为基桑富的森林地带,拥有世界上最大、纯度最高的未开发钴储量之一。

这种灰色金属通常从铜矿中提取,对矿商来说历来都是次要的。但现在,由于它用于电动汽车电池,帮助它们在不充电的情况下运行更长时间,全球对钴的需求将会激增。

在这个贫穷的中非国家,发现和开采自然资源的外来者还在遵循殖民时代的老套路。美国向刚果寻求铀,以便制造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核弹,而后又花了几十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确保该国在这里的采矿利益。

现在,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钴产量来自刚果,随着主要的汽车制造商为了应对气候变化从燃油汽车转向电动汽车,刚果再次成为焦点。新能源汽车所依赖的矿物和金属在美国或盛产石油的中东往往并不丰富,这些地区支撑的是上一个能源时代。

但是,一项调查发现,对刚果钴的争夺表明,在一个开明利己的时代,旨在拯救地球不受气温升高威胁的清洁能源革命,是如何陷入一个剥削、贪婪和手腕的循环中的,这种人们并不陌生的循环往往将狭隘的国家愿望置于一切之上。

钴是一种相对鲜为人知的原材料,在一个试图放弃化石燃料的世界里,钴与锂、镍和石墨一起获得了非凡的价值。

超过100次的采访和数以千计页的文件显示,对钴的争夺已经在刚果这个日益珍贵的资源库中引发了一场权力斗争,并吸引了有意主宰下一个全球能源时代的外来者。

特别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对保护地球的共同目标产生深远的影响。至少在刚果,到目前为止,中国赢得了这场竞争。在过去五年里,一家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收购了刚果两处最大的钴矿,而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都袖手旁观。

随着这些采购的重要性变得越来越清晰,中美已经进入了一场新的“大博弈”。上周,拜登总统在底特律一家通用汽车厂为电动汽车做推广时承认,美国已经失去了部分优势。“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面临着失去优势的风险,而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正在迎头赶上,”他说。“好吧,我们要彻底扭转局面了。”

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洛阳钼业”)从去年年底开始成为基桑富钴矿的新主人,该公司从美国矿业巨头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手中买下了它。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的历史盛衰无常,五年前它还是刚果最大的钴生产商之一。

今年6月,就在这座钴矿易手六个月后,拜登政府警告,中国可能会利用自己在钴矿日益增长的主导地位,排挤美国制造商,扰乱美国电动汽车的发展。据一名知情的国家安全官员说,作为回应,美国正在敦促从包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内的盟友那里获得钴供应。

福特、通用汽车和特斯拉等美国汽车制造商从供应商那里购买钴电池组件,这些供应商部分依赖中国在刚果的矿山。一辆特斯拉长续航汽车需要大约4.5公斤的钴,是一部手机所需量的400多倍。

目前,围绕矿产和金属的紧张局势已使电动汽车市场陷入困境。

7月,南非的一个港口附近发生了致命骚乱,刚果的大部分钴从这里出口到中国和其他地方,这在全球引起了这种金属价格的飙升,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价格上涨趋势会进一步恶化。

上月,主要矿业预测机构表示,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可能会多年来首次推高电池成本,对汽车制造商以具有竞争力价格的电动汽车吸引客户的计划造成威胁。

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表示,需要正视矿产供应短缺的问题。

“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他在9月的一次活动中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像福特这样的汽车制造商正在耗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建立自己的电池厂,并急于通过开发磷酸铁锂电池,或者转向回收来遏制对新开采的钴的需求。鉴于此,福特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说,“我们认为钴并非一个约束性问题。”

中国企业增加钴矿的开采和精炼,有助于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并推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但随着全球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生产更多的电动汽车,根据对现有钴矿和在建钴矿的分析,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30年钴将出现短缺。也有预测机构表示,短缺最早可能在2025年出现。

时报查阅了向中国监管部门提交的文件后发现,在刚果的收购遵循的是一套井井有条的策略,中国政府2015年大张旗鼓对外宣布了该策略,旨在主导世界新兴的清洁能源经济。

根据时报和基准矿产情报公司的数据分析,截至去年,刚果19座钴矿中有15座由中国企业拥有或提供资金。中国钴矿运营商之外的最大替代选择是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该公司在当地运营着两家最大的钴矿。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是发展迅速的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近年来的两笔重大收购之一。

这些中国公司从国家支持的机构获得了至少120亿美元的贷款和其他融资,而且可能还会获得数十亿美元。事实上,根据时报查阅的文件,中国在刚果最大的五家矿业公司从国家支持的银行获得了总计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尽管其中之一的洛阳钼业称自己是在两家证券交易所交易的“纯粹的商业实体”。

中国的目标是控制全球供应链——从地下的金属到电池本身,无论汽车在哪里生产。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亨利·福特在20世纪初汽车工业转向大规模生产之际对亚马逊橡胶种植园的投资。

基桑富森林覆盖的矿场只是洛阳钼业近年来两笔重大收购之一。第一次是在2016年,当时该公司收购了腾科丰谷鲁美矿。该矿的钴产量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两倍。财务记录显示,在腾科丰谷鲁美26.5亿美元的交易价格中,至少有15.9亿美元来自中国国有银行提供的贷款。

2016年,当中国加大对绿色能源的关注时,即将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正在西弗吉尼亚宣传化石燃料行业,他戴着安全帽、手持铁锹,向煤矿工人做出虚假承诺,“你们会有干不完的活!”上任后,特朗普不再要求美国汽车制造商加快向电动汽车的过渡,这给中国提供了超车的机会。

“这里发生的事情非常令人心碎,”曾在特朗普政府期间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非洲问题的妮可·威德斯海姆说。“真是很蠢。”

对刚果钴的狂热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机会主义者、名人和各种可疑人物,他们渴望从中受益。它还一度吸引了亨特·拜登帮助创建的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私募股权公司,这家公司后来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中受到了审查。

与此同时,根据时报获得的文件以及对现任和前任美国高级官员的采访,中国企业正遭遇来自刚果政府的新阻力。

刚果官员正在对过去的采矿合同进行广泛审查,他们的工作是在美国政府的财政帮助下进行的,作为其更广泛的反腐败努力的一部分。他们正在审查企业是否履行了合同义务,包括中国在2008年承诺提供数十亿美元修建道路、桥梁、发电厂和其他基础设施。

刚果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今年8月任命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收购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两处资产的洛阳钼业可能诈取了刚果政府数十亿美元特许权使用费的指控。该公司面临着被驱逐出刚果的风险。

在腾科丰谷鲁美矿,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来自附近村庄的闯入者前来捡钴矿石的问题。目击者和当地官员告诉时报,在洛阳钼业呼吁政府提供帮助后,刚果军队向矿区大门内的一名非法闯入者开枪,将其打死,并在爆发抗议骚乱后射杀了第二个人。

另外,该矿至少有12名员工或承包商告诉时报,中国的掌管导致了安全状况的急剧下降和受伤人数的增加,其中许多事故都没有向管理层报告。两名刚果安全官员表示,工人们在提出担忧后遭到攻击,并被提供贿赂以掩盖事故。

阿尔弗雷德·基洛科·马凯巴说:“在安全方面,情况越来越糟了。”马凯巴于去年退休,此前他在该矿担任了10年的安全主管。

洛阳钼业发言人文森特·周否认了有关该公司欺骗刚果政府或降低安全标准的说法,称事实恰恰相反,并质疑是否存在有组织的破坏该公司的行动。

中国有一句成语是这样说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文森特·周在给时报的书面回应中说。“我隐约觉得,我们可能被卷入了大国博弈。”

元首级关系


刚果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把国家矿产的开发权交给了中国,以换取基础设施项目。

多年来,非洲国家一直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寻求中国的帮助,通过由中国提供贷款、或与中国进行涉及本国自然资源的贸易来获得资金。分析人士警告说,这些交易给予中国的好处要大得多。
这种如今在非洲司空见惯的交易,其形式最早是由2005年走进人民大会堂的约瑟夫·卡比拉规划的。

当时年仅33岁的卡比拉在父亲遇刺后成为刚果的新总统,其父遇刺是这个贫困国家在暴力和政治混乱道路上的又一个不幸的里程标。

中国对卡比拉来说是个熟悉的地方,他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在这里接受过军事训练。他那次来访是为了寻求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帮助,以扭转刚果经济。

美国曾在经济和军事方面向刚果提供过长期援助,但在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对刚果越来越不感兴趣。刚果在贿赂和人权方面的糟糕纪录也吓跑了许多国际银行和西方投资者。

卡比拉列出了一连串的想法,作为经济重建计划的一部分,他想建设新的道路、学校和医院。他希望这个重建计划能让他受到国内民众的欢迎,这个国家已因多年的冲突和腐败而疲惫不堪,人民心灰意冷。

他准备拿本国丰富的矿产资源作为交换,刚果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在世界上数一数二。

据卡比拉的前顾问安德烈·卡潘加说,在位于天安门广场西侧的宏伟大厅里,两位最高领导人勾勒出了一笔将改变中部非洲势力均衡的交易。卡潘加在接受时报采访时首次提供了那次会晤的细节。
胡锦涛向卡比拉解释说,中国西部省份有许多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是他的国内政策的基石,中国在扩建新工业方面需要矿石和金属。卡比拉向胡锦涛保证,刚果愿意提供帮助。

中国当时已经在从刚果的邻国安哥拉购买原材料,向该国提供了慷慨的财务支持以换取石油。

但中国与卡比拉达成的潜在协议比其他任何协议都更宏大。在协议敲定之前,一场戏剧性的外交活动在刚果首都金沙萨河畔的国家宫展开。

活动的背景是卡比拉的2006年就职典礼。此前他通过竞选,在一次正式大选中赢得了总统之职。小布什政府派了一个由时任劳工部部长赵小兰率领的代表团出席了典礼。

卡比拉喜欢摩托车。赵小兰在午餐上与卡拉比打招呼时,送给他一个哈雷戴维森小饰品。赵小兰原认为,那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全部交流了,但据随行的劳工部副部长劳拉·杰内罗说,代表团成员敦促赵小兰要求与卡比拉举行一次私下会晤。令赵小兰惊讶的是,卡比拉第二天就同意见面。

赵小兰对这个邀请完全没有准备,不得不从杰内罗那里借了一套米色裤装,因为她只带了一套正式服装。

美国代表团祝贺了卡比拉赢得了民主选举,听取了他希望在全国扩大电气化的想法。卡比拉的一名助手形容那次会晤主要是寒暄。

但据对这两场会晤内情有所了解的卡潘加说,新总统与中国官员举行的那场类似的会晤,取得了不同的效果。

中国人利用那次机会与卡比拉开始了正式谈判,最终达成了一项价值60亿美元的协议,中国将为修建公路、医院、铁路、学校和扩大发电能力的项目提供资金,刚果用允许中国开采1000万吨铜和60万吨以上的钴来换取这一切。

当地媒体将协议称为“世纪交易”,卡比拉祝贺了协议的签署,而全球金融界的反应却相对谨慎,担心刚果正在承担太多的债务。

美国官员对这份协议的历史性规模感到惊奇。在维基解密公布的秘密电报中,美国官员指出,中国此前在刚果的投资都是“非正式的,所涉及的中国企业之间缺乏组织”,没有对美国利益构成严重威胁。

现在的情况要比以前宏大的多:“协议承诺修建连通东方省和加丹加省的3200公里公路,31家医院,145个医疗中心,两所大型大学,以及5000套政府住房,”美国驻金沙萨大使馆在2008年发给中央情报局官员、国务卿和其他官员的电报中写道。

“这还不是全部,”电报继续道。

筑巢引凤

到2015年时,中国在刚果的存在已在许多基础设施项目中可见:一片泥地上建起了足球场,道路在延伸,污水处理设施开工。

但中国在垄断钴市场上的进展并不都是用砖瓦来衡量的。时任中国驻刚果大使的王同庆开始了一场美国式的闪电外交。

在那年的一场吸引了刚果观众的中资企业篮球赛上,王同庆为开赛投出了第一球。

王同庆向刚果学生发放让他们去中国读书的奖学金,出席一家中国机构为刚果合唱团的中国巡演捐赠机票的仪式,还为刚果抗击埃博拉病毒提供了100万美元的援助。

王同庆的活动发生在中国2015年发布《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同时,该政策详细阐述了中国在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在内的10个领域迈入“制造强国”行列的计划。

几乎在瞬间,政府支持的资本潮水般涌入了刚果和其他地方的中国企业。接下来是快速达成的多笔交易。

国有的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公司在同一年宣布,将与刚果国有矿业公司Gécamines合作开发迪兹瓦矿区,该矿区当时是刚果最大的铜钴矿区之一。

2017年,国有企业紫金矿业以“和谐创造财富”的口号进行私人募股,为开发其科卢韦齐铜矿项目筹集了近7亿美元。

从有关这些交易的公告中可以看出中国野心的一部分,但这种努力的历史和规模此前未公开报道过。

通过查阅公司文件(包括年报和债券招股说明书),时报看到,在刚果运作的五家最大的中国企业至少获得了124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于其全球业务。所有这些公司或是国有,或由中国各级政府持有相当多的少数股权。

“与美国不同,中国政府一直为投资非洲的中国人充当后盾,尤其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卡比拉的前顾问卡潘加说。

最大一笔交易是2016年4月达成的,洛阳钼业那年出价26.5亿美元收购了美国人拥有的腾科丰谷鲁美矿,这家企业的矿区位于世界上钴储量最高的地区之一。洛阳钼业的最大股东是一家国企和一名行事低调的亿万富翁。

但有一个问题。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有一个有权优先购买丰谷鲁美矿股份的加拿大合作伙伴。洛阳钼业的解决方案是让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收购了该合作伙伴,就连这笔收购靠的也是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

洛阳钼业提交的文件显示,用于收购该合作伙伴股份的11.4亿美元都不是来自私人投资者,而是来自中国政府控制的实体,包括由洛阳钼业担保的银行贷款,以及国有银行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壳公司提供的现金。

那家名为渤海华美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主要是中国人,也包括三名美国人:戴文·阿契尔(这名商人后因诈取奥格拉拉苏部落钱财被判罪成,该案仍在美国法院审理中)和詹姆斯·巴尔杰——前马萨诸塞州参议院主席的儿子。

第三个美国人是亨特·拜登,他的父亲是时任美国副总统。

目前尚不清楚亨特·拜登是否参与了收购交易,他曾在2013年参与创建渤海华美。亨特·拜登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一名未获讨论内部事务的授权的前渤海华美董事说,没有美国人参与收购交易,收购工作产生的费用也没有分配给亨特·拜登或其他美国人。拜登总统的一名发言人上周五说,总统不知道儿子与这笔交易有关。

渤海华美为什么以及如何参与了收购交易,对参与了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加拿大合作伙伴伦丁矿业的交易谈判的首席执行官来说,一直是个谜。

“渤海华美是合伙人、顾问还是出资者?我不知道,”伦丁矿业当时的首席执行官保罗·科尼贝尔说。

2017年5月,在金沙萨的白色帐篷下举办的一场精心筹划的活动,庆祝了中国成为世界上储量最高钴矿的新主人。王同庆和协助了收购融资的中国官员出席了活动,出席活动的还有一大群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银行家,他们希望做成更多矿业交易。

他们已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帮助洛阳钼业从同一家美国矿业巨头手中收购了储量丰富但尚未开发的基桑富铜钴矿。洛阳钼业的这两笔收购标志着刚果矿产的易主,美国已放弃了其在刚果的矿业利益,随着拜登总统及其助手们对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主导地位有了更多的认识,这个问题现已让拜登产生担忧。

“刚果民主共和国幅员辽阔,自然资源丰富,投资潜力巨大,”王同庆对与会者说。“中国有个谚语叫‘筑巢引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