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已经获得光伏产业优势的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开始通过跨国并购等手段,主动掌握知识产权规则



| 紫藤知识产权集团副总裁 文明

【OR  商业新媒体】


最近半年来,国内光伏产业出现了几起具有全球、全行业影响力的诉讼。

2021年10月,国内光伏硅片组件龙头隆基股份发出公告,透露其与韩国太阳能组件制造商韩华Q-Cells的多国诉讼又有最新进展,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通过简易判决针对隆基下达跨境临时禁令,禁令范围覆盖德国、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家。

这一诉讼开始于2019年3月。韩华Q-Cells在起诉隆基股份之外,还同时起诉了中国另外一家光伏组件厂商晶科能源。韩华Q-Cells先后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德国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法国巴黎法院、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同样是在2021年10月,美国ITC初步裁定,中国太阳能组件厂商阿特斯侵犯美国太阳能制造商Solaria叠瓦专利。这一诉讼发生在一年前,Solaria向加州地方法院提起知识产权专利诉讼。

此外,在2018年,以色列SolarEdge公司在德国起诉华为及其分销商,指控华为侵犯其光伏直流优化逆变器专利,要求德国法院下达禁令阻止华为向德国市场出售涉嫌侵权的逆变器产品。

2019年10月,SolarEdge向中国济南和深圳地方法院针对华为又提起了三项专利侵权诉讼,针对华为在中国实施其HD-Wave的逆变器技术提出侵权指控。

随着全球双碳共识的进一步确立,一个日渐统一的全球光伏大市场正在形成,中国光伏产业有必要在获取绝对的产业优势和主导地位的同时,面对不断出现的知识产权诉讼纠纷,除了积极应对之外,还应尽快排雷全球知识产权风险,通过国际并购等积极策略,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当前,已经有行业龙头企业开始积极行动,巩固产业、市场竞争当中的优势。

几个月前,国内光伏产业的银浆龙头帝科股份披露,计划通过收购江苏索特的方式,获得原美国杜邦公司旗下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包括Solamet的产品、技术、人员、知识产权等全部资产。随后,江苏索特宣布起诉另外一家光伏银浆企业常州聚和股份,侵犯其知识产权专利。

这一举措表明,中国光伏产业龙头在光伏知识产权方面,正在采取一种更为积极主动的姿态,从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这一转变将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优势的进一步确立,尤其是海外市场的拓展。

专利战背后的产业博弈与知识产权规则体系

作为光伏产业、技术后起之秀,中国光伏产业快速掌握了在产业链领域的绝对优势,除了个别领域之外,目前光伏产业整体国产化比例很高,包括在银浆等关键材料领域,在帝科股份等龙头的努力之下,国产替代的进展也相当顺利,目前国产银浆已经占领光伏银浆领域的半壁江山。

2017之前,国内正面银浆市场主要依赖进口,杜邦、贺利氏、三星SDI和硕禾等海外巨头占据了全球正面银浆的绝大多数市场份额。随着苏州晶银,帝科股份等国内企业2017年在浆料配方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借助创新技术的驱动以及产品成本上巨大的优势,国内银浆企业的供应占比在当年度迅速跃升至20%,现在已超过50%。

知识产权的保护与竞争不仅仅是产业博弈的体现,更是全球贸易体系的核心架构基础与关键要素。中国自从2001年加入WTO组织以来,从全球化贸易合作中获得了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机遇窗口期。而WTO规则体系下Trips协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缩写 TRIPs))就是其核心规则体系。

在一定程度上,在技术驱动类的产业中只有掌握了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的领先优势及主导地位,才能在全球贸易价值链分工中处于微笑曲线的顶端,也就是高附加价值产出区域,实现产业的高附加值回报并实现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从这个意义层面,专利的实力就是全球产业话语权的象征,专利竞争的背后,实质上是产业地位博弈的外化行为。

过去20年,国内多个产业比如彩电、影碟机、半导体显示、通信设备、移动电话等,都曾经作为后来者,快速追赶,迅速占据全球产业链优势。但是,在全球化过程中,遭遇到全球的专利诉讼,因为产业企业尤其是龙头企业的应对方案不同,而导致不同的结局。

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有必要尽早思考全球光伏产业链的专利问题,积极布局,利用各种方式获取、掌握核心专利,赢的知识产权竞争的主动。从这一角度来看,帝科股份对曾经的光伏银浆龙头资产尤其是其知识产权专利的并购,在增强其自身技术研发实力,知识产权储备的同时,也为其客户排除知识产权风险。

中国光伏产业核心产业链龙头,从追求简单的国产替代,跨越到积极服务光伏产业的全球化阶段,掌握核心技术、核心专利成为对光伏产业链龙头企业的必然要求。

光伏企业知识产权问题的他山之石

中国光伏企业近期所遭遇的知识产权问题的解决之道,或许可以从通讯行业的发展路径中得到借鉴。

通讯设备行业中的代表企业如华为、中兴等是中国企业中最早走出国门直面全球竞争的一批先行者。从中国通讯市场被海外巨头七国八制市场垄断的局面出发,通过四十年筚路蓝缕、拼搏创新,经历了3G时代跟随,4G时代并肩,5G时代领先的发展历程,期间也应对并克服了大量的知识产权问题与挑战。

2003年,华为交换机进入美国市场,被思科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提起系列诉讼,思科指控华为专利侵权、版权抄袭、窃取商业秘密、不正当竞争等21项罪名,几乎涵盖了所有知识产权涉及的种类。

此外,中兴通讯也在国际化战略落地实施不久即遭遇爱立信在英国、意大利以及德国的三国系列诉讼,并在美国连续遭遇七次国际贸易委员会337调查。

中国通讯企业之所以能够成功处理全球的知识产权挑战,化危为机,成功跻身通讯行业的领先地位,主要经验有三方面:

(1)坚持不懈进行开放式研发投入与创新,华为和中兴每年都持之以恒将年度营收的10%以上投入研发创新,2020年华为的研发开支为1418亿元,达到总营收占比的15.9%。中兴通讯2021年第三季度,研发投入141亿元,营收占比达到16.9%。

(2)高度重视自有知识产权保护。华为和中兴都是中国乃至全球企业中拥有专利组合数量最多的企业之一,截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4万余族,超10万件。根据IPLytics的专利报告显示,5G专利数量拥有3514件,占全球5G专利总量的15.39%,位列全球第一。中兴通讯的5G专利占比为9.81%,位列全球第三,中兴通讯拥有7.5万余件专利。

(3)尊重知识产权,遵循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解决知识产权争议。一方面,对于使用他人知识产权愿意支付合理许可费,以换取市场的通行证。早在2012年,华为就披露其每年支付的知识产权许可费就高达3亿美金,换来的是华为的通讯产品在欧美市场的连续高速增长。2020年,华为全球终端市场占有率达到21.4%,在历史上首次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手机市场第一。

另一方面,也积极按照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进行专利对外许可和价值实现。根据华为发布的《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华为计划对外收取5G专利使用费,预计2019-2021年知识产权收入将达到12-13亿美金。2021年,中兴通讯也发布了雄心勃勃的专利运营计划,预计未来五年实现知识产权收入45-60亿元。

收购杜邦Solamet,光伏银浆专利破局

三十多年来,杜邦公司推出的光伏银浆技术和产品,大幅提升了光伏发电的转化效率,从而降低了光伏行业的度电成本,直接推动了光伏产业的发展。与之相应的是,杜邦公司在光伏正银领域的专利、知识产权,也实力雄厚。

2012年,杜邦公司连续向三星SDI、硕禾、赫利氏等光伏银浆公司,及这些公司的客户提起专利诉讼,最终迫使这些同行寻求和解,缴纳专利费。

如今,国内光伏银浆随着国内光伏产业的崛起成长迅速,相应的知识产权问题也不容忽视。

几个月前,中国产业龙头和产业资本及时出手,合力收购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及其所有专利,为中国光伏产业的全球拓展消除了银浆专利的隐患。

在如今市场高度关注的下一代光伏电池异质结HJT所需要的低温银浆领域,国内产业还严重依赖日本京都电子等公司的产品,而杜邦公司此前恰恰在这一领域,拥有深厚的技术、专利积累。

这一收购的顺利完成,将极大提升国内光伏产业在核心基础专利领域的实力。其意义,不仅仅是国内光伏银浆公司,技术突破,市场反超后对昔日市场霸主的并购,通过此次并购,帝科股份将杜邦Solamet的全部知识产权、技术成果、研发资料收入囊中,也使得国产光伏银浆产业链龙头,在获得市场优势之后,获得了光伏银浆知识产权领域的主动权,也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链整体走出去的进程。

经过20余年的发展,中国光伏产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在光伏产业链整合集中方面也具有独特的优势。中国光伏的龙头企业应继续强化核心技术储备,提升企业的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熟练掌握并运用国际知识产权规则,把握当下全球碳中和可再生新能源发展的黄金时期,成为执掌全球光伏产业发展方向的战略性产业新标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光伏行业的第二战场,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知识产权突围

发布日期:2021-11-25 16:06
|文明:已经获得光伏产业优势的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开始通过跨国并购等手段,主动掌握知识产权规则



| 紫藤知识产权集团副总裁 文明

【OR  商业新媒体】


最近半年来,国内光伏产业出现了几起具有全球、全行业影响力的诉讼。

2021年10月,国内光伏硅片组件龙头隆基股份发出公告,透露其与韩国太阳能组件制造商韩华Q-Cells的多国诉讼又有最新进展,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通过简易判决针对隆基下达跨境临时禁令,禁令范围覆盖德国、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家。

这一诉讼开始于2019年3月。韩华Q-Cells在起诉隆基股份之外,还同时起诉了中国另外一家光伏组件厂商晶科能源。韩华Q-Cells先后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德国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法国巴黎法院、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同样是在2021年10月,美国ITC初步裁定,中国太阳能组件厂商阿特斯侵犯美国太阳能制造商Solaria叠瓦专利。这一诉讼发生在一年前,Solaria向加州地方法院提起知识产权专利诉讼。

此外,在2018年,以色列SolarEdge公司在德国起诉华为及其分销商,指控华为侵犯其光伏直流优化逆变器专利,要求德国法院下达禁令阻止华为向德国市场出售涉嫌侵权的逆变器产品。

2019年10月,SolarEdge向中国济南和深圳地方法院针对华为又提起了三项专利侵权诉讼,针对华为在中国实施其HD-Wave的逆变器技术提出侵权指控。

随着全球双碳共识的进一步确立,一个日渐统一的全球光伏大市场正在形成,中国光伏产业有必要在获取绝对的产业优势和主导地位的同时,面对不断出现的知识产权诉讼纠纷,除了积极应对之外,还应尽快排雷全球知识产权风险,通过国际并购等积极策略,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当前,已经有行业龙头企业开始积极行动,巩固产业、市场竞争当中的优势。

几个月前,国内光伏产业的银浆龙头帝科股份披露,计划通过收购江苏索特的方式,获得原美国杜邦公司旗下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包括Solamet的产品、技术、人员、知识产权等全部资产。随后,江苏索特宣布起诉另外一家光伏银浆企业常州聚和股份,侵犯其知识产权专利。

这一举措表明,中国光伏产业龙头在光伏知识产权方面,正在采取一种更为积极主动的姿态,从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这一转变将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优势的进一步确立,尤其是海外市场的拓展。

专利战背后的产业博弈与知识产权规则体系

作为光伏产业、技术后起之秀,中国光伏产业快速掌握了在产业链领域的绝对优势,除了个别领域之外,目前光伏产业整体国产化比例很高,包括在银浆等关键材料领域,在帝科股份等龙头的努力之下,国产替代的进展也相当顺利,目前国产银浆已经占领光伏银浆领域的半壁江山。

2017之前,国内正面银浆市场主要依赖进口,杜邦、贺利氏、三星SDI和硕禾等海外巨头占据了全球正面银浆的绝大多数市场份额。随着苏州晶银,帝科股份等国内企业2017年在浆料配方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借助创新技术的驱动以及产品成本上巨大的优势,国内银浆企业的供应占比在当年度迅速跃升至20%,现在已超过50%。

知识产权的保护与竞争不仅仅是产业博弈的体现,更是全球贸易体系的核心架构基础与关键要素。中国自从2001年加入WTO组织以来,从全球化贸易合作中获得了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机遇窗口期。而WTO规则体系下Trips协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缩写 TRIPs))就是其核心规则体系。

在一定程度上,在技术驱动类的产业中只有掌握了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的领先优势及主导地位,才能在全球贸易价值链分工中处于微笑曲线的顶端,也就是高附加价值产出区域,实现产业的高附加值回报并实现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从这个意义层面,专利的实力就是全球产业话语权的象征,专利竞争的背后,实质上是产业地位博弈的外化行为。

过去20年,国内多个产业比如彩电、影碟机、半导体显示、通信设备、移动电话等,都曾经作为后来者,快速追赶,迅速占据全球产业链优势。但是,在全球化过程中,遭遇到全球的专利诉讼,因为产业企业尤其是龙头企业的应对方案不同,而导致不同的结局。

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有必要尽早思考全球光伏产业链的专利问题,积极布局,利用各种方式获取、掌握核心专利,赢的知识产权竞争的主动。从这一角度来看,帝科股份对曾经的光伏银浆龙头资产尤其是其知识产权专利的并购,在增强其自身技术研发实力,知识产权储备的同时,也为其客户排除知识产权风险。

中国光伏产业核心产业链龙头,从追求简单的国产替代,跨越到积极服务光伏产业的全球化阶段,掌握核心技术、核心专利成为对光伏产业链龙头企业的必然要求。

光伏企业知识产权问题的他山之石

中国光伏企业近期所遭遇的知识产权问题的解决之道,或许可以从通讯行业的发展路径中得到借鉴。

通讯设备行业中的代表企业如华为、中兴等是中国企业中最早走出国门直面全球竞争的一批先行者。从中国通讯市场被海外巨头七国八制市场垄断的局面出发,通过四十年筚路蓝缕、拼搏创新,经历了3G时代跟随,4G时代并肩,5G时代领先的发展历程,期间也应对并克服了大量的知识产权问题与挑战。

2003年,华为交换机进入美国市场,被思科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提起系列诉讼,思科指控华为专利侵权、版权抄袭、窃取商业秘密、不正当竞争等21项罪名,几乎涵盖了所有知识产权涉及的种类。

此外,中兴通讯也在国际化战略落地实施不久即遭遇爱立信在英国、意大利以及德国的三国系列诉讼,并在美国连续遭遇七次国际贸易委员会337调查。

中国通讯企业之所以能够成功处理全球的知识产权挑战,化危为机,成功跻身通讯行业的领先地位,主要经验有三方面:

(1)坚持不懈进行开放式研发投入与创新,华为和中兴每年都持之以恒将年度营收的10%以上投入研发创新,2020年华为的研发开支为1418亿元,达到总营收占比的15.9%。中兴通讯2021年第三季度,研发投入141亿元,营收占比达到16.9%。

(2)高度重视自有知识产权保护。华为和中兴都是中国乃至全球企业中拥有专利组合数量最多的企业之一,截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4万余族,超10万件。根据IPLytics的专利报告显示,5G专利数量拥有3514件,占全球5G专利总量的15.39%,位列全球第一。中兴通讯的5G专利占比为9.81%,位列全球第三,中兴通讯拥有7.5万余件专利。

(3)尊重知识产权,遵循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解决知识产权争议。一方面,对于使用他人知识产权愿意支付合理许可费,以换取市场的通行证。早在2012年,华为就披露其每年支付的知识产权许可费就高达3亿美金,换来的是华为的通讯产品在欧美市场的连续高速增长。2020年,华为全球终端市场占有率达到21.4%,在历史上首次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手机市场第一。

另一方面,也积极按照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进行专利对外许可和价值实现。根据华为发布的《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华为计划对外收取5G专利使用费,预计2019-2021年知识产权收入将达到12-13亿美金。2021年,中兴通讯也发布了雄心勃勃的专利运营计划,预计未来五年实现知识产权收入45-60亿元。

收购杜邦Solamet,光伏银浆专利破局

三十多年来,杜邦公司推出的光伏银浆技术和产品,大幅提升了光伏发电的转化效率,从而降低了光伏行业的度电成本,直接推动了光伏产业的发展。与之相应的是,杜邦公司在光伏正银领域的专利、知识产权,也实力雄厚。

2012年,杜邦公司连续向三星SDI、硕禾、赫利氏等光伏银浆公司,及这些公司的客户提起专利诉讼,最终迫使这些同行寻求和解,缴纳专利费。

如今,国内光伏银浆随着国内光伏产业的崛起成长迅速,相应的知识产权问题也不容忽视。

几个月前,中国产业龙头和产业资本及时出手,合力收购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及其所有专利,为中国光伏产业的全球拓展消除了银浆专利的隐患。

在如今市场高度关注的下一代光伏电池异质结HJT所需要的低温银浆领域,国内产业还严重依赖日本京都电子等公司的产品,而杜邦公司此前恰恰在这一领域,拥有深厚的技术、专利积累。

这一收购的顺利完成,将极大提升国内光伏产业在核心基础专利领域的实力。其意义,不仅仅是国内光伏银浆公司,技术突破,市场反超后对昔日市场霸主的并购,通过此次并购,帝科股份将杜邦Solamet的全部知识产权、技术成果、研发资料收入囊中,也使得国产光伏银浆产业链龙头,在获得市场优势之后,获得了光伏银浆知识产权领域的主动权,也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链整体走出去的进程。

经过20余年的发展,中国光伏产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在光伏产业链整合集中方面也具有独特的优势。中国光伏的龙头企业应继续强化核心技术储备,提升企业的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熟练掌握并运用国际知识产权规则,把握当下全球碳中和可再生新能源发展的黄金时期,成为执掌全球光伏产业发展方向的战略性产业新标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文明:已经获得光伏产业优势的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开始通过跨国并购等手段,主动掌握知识产权规则



| 紫藤知识产权集团副总裁 文明

【OR  商业新媒体】


最近半年来,国内光伏产业出现了几起具有全球、全行业影响力的诉讼。

2021年10月,国内光伏硅片组件龙头隆基股份发出公告,透露其与韩国太阳能组件制造商韩华Q-Cells的多国诉讼又有最新进展,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通过简易判决针对隆基下达跨境临时禁令,禁令范围覆盖德国、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家。

这一诉讼开始于2019年3月。韩华Q-Cells在起诉隆基股份之外,还同时起诉了中国另外一家光伏组件厂商晶科能源。韩华Q-Cells先后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德国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法国巴黎法院、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同样是在2021年10月,美国ITC初步裁定,中国太阳能组件厂商阿特斯侵犯美国太阳能制造商Solaria叠瓦专利。这一诉讼发生在一年前,Solaria向加州地方法院提起知识产权专利诉讼。

此外,在2018年,以色列SolarEdge公司在德国起诉华为及其分销商,指控华为侵犯其光伏直流优化逆变器专利,要求德国法院下达禁令阻止华为向德国市场出售涉嫌侵权的逆变器产品。

2019年10月,SolarEdge向中国济南和深圳地方法院针对华为又提起了三项专利侵权诉讼,针对华为在中国实施其HD-Wave的逆变器技术提出侵权指控。

随着全球双碳共识的进一步确立,一个日渐统一的全球光伏大市场正在形成,中国光伏产业有必要在获取绝对的产业优势和主导地位的同时,面对不断出现的知识产权诉讼纠纷,除了积极应对之外,还应尽快排雷全球知识产权风险,通过国际并购等积极策略,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当前,已经有行业龙头企业开始积极行动,巩固产业、市场竞争当中的优势。

几个月前,国内光伏产业的银浆龙头帝科股份披露,计划通过收购江苏索特的方式,获得原美国杜邦公司旗下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包括Solamet的产品、技术、人员、知识产权等全部资产。随后,江苏索特宣布起诉另外一家光伏银浆企业常州聚和股份,侵犯其知识产权专利。

这一举措表明,中国光伏产业龙头在光伏知识产权方面,正在采取一种更为积极主动的姿态,从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这一转变将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优势的进一步确立,尤其是海外市场的拓展。

专利战背后的产业博弈与知识产权规则体系

作为光伏产业、技术后起之秀,中国光伏产业快速掌握了在产业链领域的绝对优势,除了个别领域之外,目前光伏产业整体国产化比例很高,包括在银浆等关键材料领域,在帝科股份等龙头的努力之下,国产替代的进展也相当顺利,目前国产银浆已经占领光伏银浆领域的半壁江山。

2017之前,国内正面银浆市场主要依赖进口,杜邦、贺利氏、三星SDI和硕禾等海外巨头占据了全球正面银浆的绝大多数市场份额。随着苏州晶银,帝科股份等国内企业2017年在浆料配方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借助创新技术的驱动以及产品成本上巨大的优势,国内银浆企业的供应占比在当年度迅速跃升至20%,现在已超过50%。

知识产权的保护与竞争不仅仅是产业博弈的体现,更是全球贸易体系的核心架构基础与关键要素。中国自从2001年加入WTO组织以来,从全球化贸易合作中获得了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机遇窗口期。而WTO规则体系下Trips协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缩写 TRIPs))就是其核心规则体系。

在一定程度上,在技术驱动类的产业中只有掌握了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的领先优势及主导地位,才能在全球贸易价值链分工中处于微笑曲线的顶端,也就是高附加价值产出区域,实现产业的高附加值回报并实现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从这个意义层面,专利的实力就是全球产业话语权的象征,专利竞争的背后,实质上是产业地位博弈的外化行为。

过去20年,国内多个产业比如彩电、影碟机、半导体显示、通信设备、移动电话等,都曾经作为后来者,快速追赶,迅速占据全球产业链优势。但是,在全球化过程中,遭遇到全球的专利诉讼,因为产业企业尤其是龙头企业的应对方案不同,而导致不同的结局。

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有必要尽早思考全球光伏产业链的专利问题,积极布局,利用各种方式获取、掌握核心专利,赢的知识产权竞争的主动。从这一角度来看,帝科股份对曾经的光伏银浆龙头资产尤其是其知识产权专利的并购,在增强其自身技术研发实力,知识产权储备的同时,也为其客户排除知识产权风险。

中国光伏产业核心产业链龙头,从追求简单的国产替代,跨越到积极服务光伏产业的全球化阶段,掌握核心技术、核心专利成为对光伏产业链龙头企业的必然要求。

光伏企业知识产权问题的他山之石

中国光伏企业近期所遭遇的知识产权问题的解决之道,或许可以从通讯行业的发展路径中得到借鉴。

通讯设备行业中的代表企业如华为、中兴等是中国企业中最早走出国门直面全球竞争的一批先行者。从中国通讯市场被海外巨头七国八制市场垄断的局面出发,通过四十年筚路蓝缕、拼搏创新,经历了3G时代跟随,4G时代并肩,5G时代领先的发展历程,期间也应对并克服了大量的知识产权问题与挑战。

2003年,华为交换机进入美国市场,被思科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提起系列诉讼,思科指控华为专利侵权、版权抄袭、窃取商业秘密、不正当竞争等21项罪名,几乎涵盖了所有知识产权涉及的种类。

此外,中兴通讯也在国际化战略落地实施不久即遭遇爱立信在英国、意大利以及德国的三国系列诉讼,并在美国连续遭遇七次国际贸易委员会337调查。

中国通讯企业之所以能够成功处理全球的知识产权挑战,化危为机,成功跻身通讯行业的领先地位,主要经验有三方面:

(1)坚持不懈进行开放式研发投入与创新,华为和中兴每年都持之以恒将年度营收的10%以上投入研发创新,2020年华为的研发开支为1418亿元,达到总营收占比的15.9%。中兴通讯2021年第三季度,研发投入141亿元,营收占比达到16.9%。

(2)高度重视自有知识产权保护。华为和中兴都是中国乃至全球企业中拥有专利组合数量最多的企业之一,截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4万余族,超10万件。根据IPLytics的专利报告显示,5G专利数量拥有3514件,占全球5G专利总量的15.39%,位列全球第一。中兴通讯的5G专利占比为9.81%,位列全球第三,中兴通讯拥有7.5万余件专利。

(3)尊重知识产权,遵循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解决知识产权争议。一方面,对于使用他人知识产权愿意支付合理许可费,以换取市场的通行证。早在2012年,华为就披露其每年支付的知识产权许可费就高达3亿美金,换来的是华为的通讯产品在欧美市场的连续高速增长。2020年,华为全球终端市场占有率达到21.4%,在历史上首次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手机市场第一。

另一方面,也积极按照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进行专利对外许可和价值实现。根据华为发布的《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华为计划对外收取5G专利使用费,预计2019-2021年知识产权收入将达到12-13亿美金。2021年,中兴通讯也发布了雄心勃勃的专利运营计划,预计未来五年实现知识产权收入45-60亿元。

收购杜邦Solamet,光伏银浆专利破局

三十多年来,杜邦公司推出的光伏银浆技术和产品,大幅提升了光伏发电的转化效率,从而降低了光伏行业的度电成本,直接推动了光伏产业的发展。与之相应的是,杜邦公司在光伏正银领域的专利、知识产权,也实力雄厚。

2012年,杜邦公司连续向三星SDI、硕禾、赫利氏等光伏银浆公司,及这些公司的客户提起专利诉讼,最终迫使这些同行寻求和解,缴纳专利费。

如今,国内光伏银浆随着国内光伏产业的崛起成长迅速,相应的知识产权问题也不容忽视。

几个月前,中国产业龙头和产业资本及时出手,合力收购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及其所有专利,为中国光伏产业的全球拓展消除了银浆专利的隐患。

在如今市场高度关注的下一代光伏电池异质结HJT所需要的低温银浆领域,国内产业还严重依赖日本京都电子等公司的产品,而杜邦公司此前恰恰在这一领域,拥有深厚的技术、专利积累。

这一收购的顺利完成,将极大提升国内光伏产业在核心基础专利领域的实力。其意义,不仅仅是国内光伏银浆公司,技术突破,市场反超后对昔日市场霸主的并购,通过此次并购,帝科股份将杜邦Solamet的全部知识产权、技术成果、研发资料收入囊中,也使得国产光伏银浆产业链龙头,在获得市场优势之后,获得了光伏银浆知识产权领域的主动权,也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链整体走出去的进程。

经过20余年的发展,中国光伏产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在光伏产业链整合集中方面也具有独特的优势。中国光伏的龙头企业应继续强化核心技术储备,提升企业的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熟练掌握并运用国际知识产权规则,把握当下全球碳中和可再生新能源发展的黄金时期,成为执掌全球光伏产业发展方向的战略性产业新标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光伏行业的第二战场,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知识产权突围

发布日期:2021-11-25 16:06
|文明:已经获得光伏产业优势的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开始通过跨国并购等手段,主动掌握知识产权规则



| 紫藤知识产权集团副总裁 文明

【OR  商业新媒体】


最近半年来,国内光伏产业出现了几起具有全球、全行业影响力的诉讼。

2021年10月,国内光伏硅片组件龙头隆基股份发出公告,透露其与韩国太阳能组件制造商韩华Q-Cells的多国诉讼又有最新进展,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通过简易判决针对隆基下达跨境临时禁令,禁令范围覆盖德国、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家。

这一诉讼开始于2019年3月。韩华Q-Cells在起诉隆基股份之外,还同时起诉了中国另外一家光伏组件厂商晶科能源。韩华Q-Cells先后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德国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法国巴黎法院、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同样是在2021年10月,美国ITC初步裁定,中国太阳能组件厂商阿特斯侵犯美国太阳能制造商Solaria叠瓦专利。这一诉讼发生在一年前,Solaria向加州地方法院提起知识产权专利诉讼。

此外,在2018年,以色列SolarEdge公司在德国起诉华为及其分销商,指控华为侵犯其光伏直流优化逆变器专利,要求德国法院下达禁令阻止华为向德国市场出售涉嫌侵权的逆变器产品。

2019年10月,SolarEdge向中国济南和深圳地方法院针对华为又提起了三项专利侵权诉讼,针对华为在中国实施其HD-Wave的逆变器技术提出侵权指控。

随着全球双碳共识的进一步确立,一个日渐统一的全球光伏大市场正在形成,中国光伏产业有必要在获取绝对的产业优势和主导地位的同时,面对不断出现的知识产权诉讼纠纷,除了积极应对之外,还应尽快排雷全球知识产权风险,通过国际并购等积极策略,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当前,已经有行业龙头企业开始积极行动,巩固产业、市场竞争当中的优势。

几个月前,国内光伏产业的银浆龙头帝科股份披露,计划通过收购江苏索特的方式,获得原美国杜邦公司旗下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包括Solamet的产品、技术、人员、知识产权等全部资产。随后,江苏索特宣布起诉另外一家光伏银浆企业常州聚和股份,侵犯其知识产权专利。

这一举措表明,中国光伏产业龙头在光伏知识产权方面,正在采取一种更为积极主动的姿态,从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这一转变将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优势的进一步确立,尤其是海外市场的拓展。

专利战背后的产业博弈与知识产权规则体系

作为光伏产业、技术后起之秀,中国光伏产业快速掌握了在产业链领域的绝对优势,除了个别领域之外,目前光伏产业整体国产化比例很高,包括在银浆等关键材料领域,在帝科股份等龙头的努力之下,国产替代的进展也相当顺利,目前国产银浆已经占领光伏银浆领域的半壁江山。

2017之前,国内正面银浆市场主要依赖进口,杜邦、贺利氏、三星SDI和硕禾等海外巨头占据了全球正面银浆的绝大多数市场份额。随着苏州晶银,帝科股份等国内企业2017年在浆料配方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借助创新技术的驱动以及产品成本上巨大的优势,国内银浆企业的供应占比在当年度迅速跃升至20%,现在已超过50%。

知识产权的保护与竞争不仅仅是产业博弈的体现,更是全球贸易体系的核心架构基础与关键要素。中国自从2001年加入WTO组织以来,从全球化贸易合作中获得了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机遇窗口期。而WTO规则体系下Trips协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缩写 TRIPs))就是其核心规则体系。

在一定程度上,在技术驱动类的产业中只有掌握了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的领先优势及主导地位,才能在全球贸易价值链分工中处于微笑曲线的顶端,也就是高附加价值产出区域,实现产业的高附加值回报并实现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从这个意义层面,专利的实力就是全球产业话语权的象征,专利竞争的背后,实质上是产业地位博弈的外化行为。

过去20年,国内多个产业比如彩电、影碟机、半导体显示、通信设备、移动电话等,都曾经作为后来者,快速追赶,迅速占据全球产业链优势。但是,在全球化过程中,遭遇到全球的专利诉讼,因为产业企业尤其是龙头企业的应对方案不同,而导致不同的结局。

中国光伏产业链龙头,有必要尽早思考全球光伏产业链的专利问题,积极布局,利用各种方式获取、掌握核心专利,赢的知识产权竞争的主动。从这一角度来看,帝科股份对曾经的光伏银浆龙头资产尤其是其知识产权专利的并购,在增强其自身技术研发实力,知识产权储备的同时,也为其客户排除知识产权风险。

中国光伏产业核心产业链龙头,从追求简单的国产替代,跨越到积极服务光伏产业的全球化阶段,掌握核心技术、核心专利成为对光伏产业链龙头企业的必然要求。

光伏企业知识产权问题的他山之石

中国光伏企业近期所遭遇的知识产权问题的解决之道,或许可以从通讯行业的发展路径中得到借鉴。

通讯设备行业中的代表企业如华为、中兴等是中国企业中最早走出国门直面全球竞争的一批先行者。从中国通讯市场被海外巨头七国八制市场垄断的局面出发,通过四十年筚路蓝缕、拼搏创新,经历了3G时代跟随,4G时代并肩,5G时代领先的发展历程,期间也应对并克服了大量的知识产权问题与挑战。

2003年,华为交换机进入美国市场,被思科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提起系列诉讼,思科指控华为专利侵权、版权抄袭、窃取商业秘密、不正当竞争等21项罪名,几乎涵盖了所有知识产权涉及的种类。

此外,中兴通讯也在国际化战略落地实施不久即遭遇爱立信在英国、意大利以及德国的三国系列诉讼,并在美国连续遭遇七次国际贸易委员会337调查。

中国通讯企业之所以能够成功处理全球的知识产权挑战,化危为机,成功跻身通讯行业的领先地位,主要经验有三方面:

(1)坚持不懈进行开放式研发投入与创新,华为和中兴每年都持之以恒将年度营收的10%以上投入研发创新,2020年华为的研发开支为1418亿元,达到总营收占比的15.9%。中兴通讯2021年第三季度,研发投入141亿元,营收占比达到16.9%。

(2)高度重视自有知识产权保护。华为和中兴都是中国乃至全球企业中拥有专利组合数量最多的企业之一,截至2020年底,华为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4万余族,超10万件。根据IPLytics的专利报告显示,5G专利数量拥有3514件,占全球5G专利总量的15.39%,位列全球第一。中兴通讯的5G专利占比为9.81%,位列全球第三,中兴通讯拥有7.5万余件专利。

(3)尊重知识产权,遵循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解决知识产权争议。一方面,对于使用他人知识产权愿意支付合理许可费,以换取市场的通行证。早在2012年,华为就披露其每年支付的知识产权许可费就高达3亿美金,换来的是华为的通讯产品在欧美市场的连续高速增长。2020年,华为全球终端市场占有率达到21.4%,在历史上首次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手机市场第一。

另一方面,也积极按照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进行专利对外许可和价值实现。根据华为发布的《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华为计划对外收取5G专利使用费,预计2019-2021年知识产权收入将达到12-13亿美金。2021年,中兴通讯也发布了雄心勃勃的专利运营计划,预计未来五年实现知识产权收入45-60亿元。

收购杜邦Solamet,光伏银浆专利破局

三十多年来,杜邦公司推出的光伏银浆技术和产品,大幅提升了光伏发电的转化效率,从而降低了光伏行业的度电成本,直接推动了光伏产业的发展。与之相应的是,杜邦公司在光伏正银领域的专利、知识产权,也实力雄厚。

2012年,杜邦公司连续向三星SDI、硕禾、赫利氏等光伏银浆公司,及这些公司的客户提起专利诉讼,最终迫使这些同行寻求和解,缴纳专利费。

如今,国内光伏银浆随着国内光伏产业的崛起成长迅速,相应的知识产权问题也不容忽视。

几个月前,中国产业龙头和产业资本及时出手,合力收购Solamet光伏金属化浆料业务及其所有专利,为中国光伏产业的全球拓展消除了银浆专利的隐患。

在如今市场高度关注的下一代光伏电池异质结HJT所需要的低温银浆领域,国内产业还严重依赖日本京都电子等公司的产品,而杜邦公司此前恰恰在这一领域,拥有深厚的技术、专利积累。

这一收购的顺利完成,将极大提升国内光伏产业在核心基础专利领域的实力。其意义,不仅仅是国内光伏银浆公司,技术突破,市场反超后对昔日市场霸主的并购,通过此次并购,帝科股份将杜邦Solamet的全部知识产权、技术成果、研发资料收入囊中,也使得国产光伏银浆产业链龙头,在获得市场优势之后,获得了光伏银浆知识产权领域的主动权,也有助于中国光伏产业链整体走出去的进程。

经过20余年的发展,中国光伏产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在光伏产业链整合集中方面也具有独特的优势。中国光伏的龙头企业应继续强化核心技术储备,提升企业的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熟练掌握并运用国际知识产权规则,把握当下全球碳中和可再生新能源发展的黄金时期,成为执掌全球光伏产业发展方向的战略性产业新标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