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胜舟:从史料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当时美国是否也会有一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1949年8月5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实质公开了美国政府的立场:抛弃台湾、抛弃蒋介石,默认解放军攻台将不干预。内部决策也如此。

12月29日,杜鲁门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决定不再向台湾提供物质援助,并且在中共试图夺取该岛时采取“不插手”的态度。麦克阿瑟对此决定大为不满,因为“他佩服蒋介石,不愿意坐视共产党在亚洲侵吞更多的地盘”,把台湾看作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失去它将后患无穷。(约瑟夫•古尔登《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下同,上卷,P147-148)

第七舰队“双向封锁”台湾海峡

朝鲜战争爆发当天,美东时间1950年6月25日晚,杜鲁门从休假的农场抵达华盛顿后,连夜在国宾馆布莱尔大厦召开会议。艾奇逊提出了当天国务院和国防部讨论归纳出来的三项建议,其中第三项为“命令第七舰队从菲律宾向北移动,以防止中国共产党人进攻台湾,同时劝阻国民党人不要采取任何针对大陆的行动。”不仅从白皮书的立场后退,而且更强硬,强调“台湾的前途将由联合国决定”。杜鲁门插话说:“或者由对日和约来决定。”(上卷,P64)


6月26日晚9时,杜鲁门再次在布莱尔大厦主持会议。艾奇逊再次提议由第七舰队实行双向封锁,即“阻止任何一方对另一方的入侵”。杜鲁门表示同意,希望考虑“台湾重新划归日本”的设想,正如二战以前的状态,并且将其置于麦克阿瑟的控制之下。

杜鲁门还爆出一个猛料,约一个月前收到蒋介石的一封密信,暗示他愿意辞职,“置身事外”。以蒋对权力的欲望,应是试探美国。他知道台湾靠国民党肯定守不住,美国决定抛弃他和台湾,想试探如果自己退居幕后、前台换个傀儡,美国协防台湾的可能性。

杜鲁门在此次会议上,不排除蒋介石派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的可能性,也认为蒋会接受麦克阿瑟做他的接班人。这意味着蒋需决定是否将台湾交由美国托管,麦克阿瑟有可能成为日本、台湾的总督。当然,杜鲁门很快就放弃了这两个选项。蒋介石向来认定自己是中国人,要他决定将台湾交给美国托管,难度也很大。

艾奇逊怀疑蒋介石“居心叵测”,在台湾的“政府问题上,我们陷入混乱是不值得的”。劝阻杜鲁门与蒋介石勾搭,别对蒋有任何幻想。时任国防部长约翰逊插话补了一刀,谈及国民党政府的贪污盛行,“我们给他们的所有金钱现在都投入了美国的房地产交易”,“或者都存入了菲律宾的银行里”。(上卷,P70-71)

艾奇逊成为这次会议的主导者,完全带入他的节奏和轨道,他的每项建议都是战略性、全局性,与军事相关,而且都获得杜鲁门和军事首长们的一致同意。古尔登评论,“在一位外交官而不是将军们的推动下,美国再次临近一场全面战争。”(上卷,P72)

6月28日,杜鲁门授权麦克阿瑟在朝鲜使用军队的训令中包括了艾奇逊的提议。即命令第七舰队保护台湾免遭进攻,同时阻止蒋介石进攻大陆。

古尔登还披露了一个重要消息,这个“双向封锁”的命令“在军事上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第七舰队是“虚幻的力量”,只有一艘航母、一艘重巡洋舰、一艘轻巡洋舰、12艘驱逐舰,既要防卫整个东亚,又要承担在朝鲜作战的任务。1952年5月,艾奇逊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承认,第七舰队“无力阻止中国共产党人夺取台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海军、空军几乎一片空白,没有制海权、制空权,第七舰队这个“虚幻的力量”也是解放军很难对付的。1949年10月,三个加强团在金门战役中整建制覆没,在解放战争中绝无仅有,错过了随后解放台湾的最佳时机。如果金门战役不失利,一鼓作气在1950年上半年渡海登陆台湾,历史将改写。朝鲜战争开打后,中国精锐军队进入朝鲜轮战,已无实力两面开战,再渡海解放台湾。

美国有无另寻岛屿建立“新台湾”的保密方案?

1950年7月下旬,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分析,台湾对面集结了一支约20万人的共产党部队,尽管台湾有美国的保护屏障,但这支部队足以取得进攻的胜利。

美国认为,如果当时解放军强行渡海,能够解放台湾。所以7月28日,国防部长约翰逊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主张,允许蒋介石在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水域布雷,并轰炸中共军队的集结地域。

艾奇逊反对这两个主张,认为“毫无可能”。杜鲁门最终也否决,只决定派遣一个调查小组前往台湾,以拟出一项增加军事援助的具体计划。因此才有7月31日麦克阿瑟的高调访台。

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对中国大陆采取防御性袭击”的建议,并发电报征求麦克阿瑟的意见,一心想扩大战争的麦克阿瑟反馈表示赞同。8月5日,他又接到参谋长联席会议电报通知,杜鲁门已经否决了这个建议,理由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要求我们,我们的行动应避免触发全面战争,或不要给别人以发动战争的借口”。(上卷,P148-151)

12月3日,在国务院和国防部的联席会议上,艾奇逊表示不愿意被拉进关于台湾的谈判中,因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得不到国际支持。他说,其他国家“认为台湾不属于我们,并且不同情我们的立场”。

联合国军刚经历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沉重打击,已退守三八线以南。联席会议讨论了“要不要开始承认彻底失败”。国务院远东政策研究室主任杰塞普问:“韩国陆军是否要撤至日本?”助理国务卿腊斯克认为不能这样做,“共产党目前在日本的朝鲜人当中极为活跃,引进韩国陆军也许有危险”,必须另外给韩国军队和难民找一个栖身之地。

此后几个月,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个计划委员会想方设法寻找一个能接受大量朝鲜难民的地方,最后选定了离日本4000英里的西萨摩亚群岛的萨瓦伊岛和乌波卢岛,面积分别约为1700、1100平方公里,合计约占韩国面积的2.7%。建立一个“新朝鲜”的说法被严加保密,因为它“在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和心理影响将是……不利的”。(下卷,P102、104)

由此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美国是否也会有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愿意接受和平统一的民众驻留;另寻一个岛屿建立“新台湾”,尤其是为“台独”组织和分子成立“台湾共和国”并建交。

战火烧到家门口,中国不得不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付出沉重的代价。19.7万人牺牲、数十万人受伤,而且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投入了无数的政治、外交、经济、军事资源。

1951年6月1日至9日,国务卿艾奇逊在参议院作证,随着战场局势好转,立场比1950年12月3日会议强硬得多。他声称,“从战略上说,中国共产党人参战已是铸成大错,这使他们付出的代价是丢掉了几乎是唾手可得的台湾”;世界上大部分人现在都把中国视为“国际上的无法无天分子”;“中国在对日和约上也不再有发言权”;“中国已经丧失任何近期获得联合国席位的希望”。(下卷,P242-243)

多次动议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爆发头几天,蒋介石主动提出,派3个师到朝鲜作战,被杜鲁门婉言谢绝。英国人也反对,知道“接受国民党部队(进入朝鲜战场)会给英国人带来麻烦”,主要担忧香港殖民地这块“肥肉”,被中国用武力收回。1950年7月19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希望台湾不要卷入危及太平洋安全的敌对行动。”

麦克阿瑟多次向华盛顿提议,抽调3个师(具体人数有时说3.5-4万人,有时说5-6万人)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美国政界、军界高层始终否决。除了国际政治和外交因素(例如前文提及英国人关心的香港问题),还有军事因素。美军最高层普遍对内战中惨败于中共军队的国民党军队彻底失望。

11月29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再次拒绝了麦克阿瑟重新提出的、曾被两次驳回的要求,即允许他在朝鲜使用中国国民党的军队。参谋长联席会议拒绝电文的初稿说,动用国民党的部队有可能把台湾引入与中国共产党人的战争中。

经国防部长马歇尔和国务卿艾奇逊修改、杜鲁门同意的正式电文,给出了拒绝的正式理由,“对(英)联邦的国家来说,把它们的军队与中国国民党人一并使用,也许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这有可能把敌对行动扩大到台湾和其他地区(按:包括香港)。”(下卷,P79)

12月7日,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东京与麦克阿瑟会谈时,分析了朝鲜战争三种演变情形。其中第二种情形最强硬:用海军封锁中国海岸;对中国大陆实施空中侦察和轰炸;“最大限度地使用”中国国民党军队;以及“可能使用原子弹”。

由此可知,中国不信任美国,作出独立判断,担忧朝鲜战火烧向中国境内、担忧中国受到美军核武器攻击不是没有缘由的。1952年1月,杜鲁门在日记中对北朝鲜和中国在停战谈判中的不妥协态度大为恼火,写道:“现在的正确办法应是一项限期10天的最后通牒,告诉莫斯科,我们准备封锁从朝鲜边界到印度支那的中国海岸,我们准备用各种手段摧毁‘满洲’(按:指中国东北,下同)的每一个军事基地,包括潜艇基地。”(上卷,引言,P26-27)

麦克阿瑟一直叫嚷兵力薄弱,对柯林斯说,希望“尽快”从台湾调来5万-6万人的中国国民党军队,也希望扩大战争,对中国大陆采取军事行动。他提议:“另外一些中国国民党军队应引入中国南方,可能是通过香港。”(下卷,P115)无论是从政治还是从军事而言,这都非常幼稚和荒谬。控制香港的英国不会同意,怕与苏联摊牌、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杜鲁门也不会同意。

美军高层轻视国民党军队的战力

1951年5月7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国防部长马歇尔解释为何多次否决麦克阿瑟提议的动用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认为台湾无如此规模有战斗力的军队,“这样一支小部队代表的正是台湾防务的核心,……即使它真是存在的话,看来也是大成问题的。”

参谋长联席会议1950年11月一份内部备忘录指出:“国民党军队在损失为他们提供的装备方面的记录,使联席参谋长们更加不情愿为他们提供装备并在战斗中使用他们。”

布雷德利指责国民党军队士气如此糟糕,在参议院作证时说,“如果一支共军能设法在台湾登陆,单靠国民党人的投诚,他们就可以获得这个岛屿。”

蒋介石一直试图反攻大陆,美军最高层大泼冷水,认为他不会得到中国民众的支持。布雷德利说:“蒋介石不被大多数中国人所接受”,“蒋在中国大陆有过很大的取胜机会,但是他没有取胜”,“从军事观点来说,我不认为他现在能在领导中国人方面有多大的成就”。(下卷,P232-233)

美军最高层对国民党军力的评判,用如今的流行语言描述,的确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1952年5月27日,克拉克接替李奇微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到任后约两周,他就对参谋长联席会议说,担心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执行既要保卫日本又在朝鲜打仗的双重任务,引进两个师的国民党部队在心理上和军事上都有价值。CIA局长沃尔特•史密斯支持此论,说在台湾的国民党军队不用则是“浪费的资产”。

克拉克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依然没有获得批准,胎死腹中。杜鲁门最多只愿意授权他们“进一步研究”,美国国务院明确反对使用任何国民党军队。但到了11月21日,参谋长联席会议突然决定,克拉克将得到他所要求的两个师国民党军队。(下卷,P312)

此时艾森豪威尔已是当选总统。杜鲁门只是“看守总统”,不想对敏感政策180度急转弯,没有支持,留待新总统就职后决定,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参谋长联席会议虽然多次否决前线司令官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同时也做了何时动用的方案,以防万一。1950年11月至1951年1月12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反复修改,形成一份对付中国的各种“建议性行动”清单,列出16点,其中11点直接同朝鲜相关。例如:

继续并加强对中国的经济贸易封锁;“现在即准备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待在朝鲜地位稳固或撤出朝鲜时,视当时环境而实施;取消对在中国沿海地区和“满洲”进行空中侦察的限制;取消对中国国民党人行动的限制,对他们反对中共的行动给予后勤支援,包括为在中国的国民党游击力量提供“一切可行的秘密援助”;当中国人在朝鲜以外的地方攻击联合国部队时,即向中国(境内)的目标发起破坏性的海上和空中袭击。(下卷,P141)

这个清单是最坏情况的备选方案、应急方案,并非已生效的最终决定,更非通常情况下的优先方案。已经参谋长联席会议批准和国防部长马歇尔审阅,但马歇尔和杜鲁门未签字批准。

麦克阿瑟理解有误,也不能排除是故意曲解,视此为“政策范围”,即他可以“在此范围内行动”。1951年2月,他在电报中又请求允许轰炸“满洲”,“如果不授权对敌人在‘满洲’的基地进行袭击,我们按目前形式组成的地面部队就不能安全地在北朝鲜试图发起重大行动。”(下卷,P149)与他升级地面战争的野心相反,参谋长联席会议和杜鲁门此时绞尽脑汁,努力控制地面战争的规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朝鲜战争如何影响了台湾的地位和命运?

发布日期:2021-11-25 15:17
|叶胜舟:从史料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当时美国是否也会有一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1949年8月5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实质公开了美国政府的立场:抛弃台湾、抛弃蒋介石,默认解放军攻台将不干预。内部决策也如此。

12月29日,杜鲁门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决定不再向台湾提供物质援助,并且在中共试图夺取该岛时采取“不插手”的态度。麦克阿瑟对此决定大为不满,因为“他佩服蒋介石,不愿意坐视共产党在亚洲侵吞更多的地盘”,把台湾看作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失去它将后患无穷。(约瑟夫•古尔登《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下同,上卷,P147-148)

第七舰队“双向封锁”台湾海峡

朝鲜战争爆发当天,美东时间1950年6月25日晚,杜鲁门从休假的农场抵达华盛顿后,连夜在国宾馆布莱尔大厦召开会议。艾奇逊提出了当天国务院和国防部讨论归纳出来的三项建议,其中第三项为“命令第七舰队从菲律宾向北移动,以防止中国共产党人进攻台湾,同时劝阻国民党人不要采取任何针对大陆的行动。”不仅从白皮书的立场后退,而且更强硬,强调“台湾的前途将由联合国决定”。杜鲁门插话说:“或者由对日和约来决定。”(上卷,P64)


6月26日晚9时,杜鲁门再次在布莱尔大厦主持会议。艾奇逊再次提议由第七舰队实行双向封锁,即“阻止任何一方对另一方的入侵”。杜鲁门表示同意,希望考虑“台湾重新划归日本”的设想,正如二战以前的状态,并且将其置于麦克阿瑟的控制之下。

杜鲁门还爆出一个猛料,约一个月前收到蒋介石的一封密信,暗示他愿意辞职,“置身事外”。以蒋对权力的欲望,应是试探美国。他知道台湾靠国民党肯定守不住,美国决定抛弃他和台湾,想试探如果自己退居幕后、前台换个傀儡,美国协防台湾的可能性。

杜鲁门在此次会议上,不排除蒋介石派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的可能性,也认为蒋会接受麦克阿瑟做他的接班人。这意味着蒋需决定是否将台湾交由美国托管,麦克阿瑟有可能成为日本、台湾的总督。当然,杜鲁门很快就放弃了这两个选项。蒋介石向来认定自己是中国人,要他决定将台湾交给美国托管,难度也很大。

艾奇逊怀疑蒋介石“居心叵测”,在台湾的“政府问题上,我们陷入混乱是不值得的”。劝阻杜鲁门与蒋介石勾搭,别对蒋有任何幻想。时任国防部长约翰逊插话补了一刀,谈及国民党政府的贪污盛行,“我们给他们的所有金钱现在都投入了美国的房地产交易”,“或者都存入了菲律宾的银行里”。(上卷,P70-71)

艾奇逊成为这次会议的主导者,完全带入他的节奏和轨道,他的每项建议都是战略性、全局性,与军事相关,而且都获得杜鲁门和军事首长们的一致同意。古尔登评论,“在一位外交官而不是将军们的推动下,美国再次临近一场全面战争。”(上卷,P72)

6月28日,杜鲁门授权麦克阿瑟在朝鲜使用军队的训令中包括了艾奇逊的提议。即命令第七舰队保护台湾免遭进攻,同时阻止蒋介石进攻大陆。

古尔登还披露了一个重要消息,这个“双向封锁”的命令“在军事上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第七舰队是“虚幻的力量”,只有一艘航母、一艘重巡洋舰、一艘轻巡洋舰、12艘驱逐舰,既要防卫整个东亚,又要承担在朝鲜作战的任务。1952年5月,艾奇逊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承认,第七舰队“无力阻止中国共产党人夺取台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海军、空军几乎一片空白,没有制海权、制空权,第七舰队这个“虚幻的力量”也是解放军很难对付的。1949年10月,三个加强团在金门战役中整建制覆没,在解放战争中绝无仅有,错过了随后解放台湾的最佳时机。如果金门战役不失利,一鼓作气在1950年上半年渡海登陆台湾,历史将改写。朝鲜战争开打后,中国精锐军队进入朝鲜轮战,已无实力两面开战,再渡海解放台湾。

美国有无另寻岛屿建立“新台湾”的保密方案?

1950年7月下旬,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分析,台湾对面集结了一支约20万人的共产党部队,尽管台湾有美国的保护屏障,但这支部队足以取得进攻的胜利。

美国认为,如果当时解放军强行渡海,能够解放台湾。所以7月28日,国防部长约翰逊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主张,允许蒋介石在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水域布雷,并轰炸中共军队的集结地域。

艾奇逊反对这两个主张,认为“毫无可能”。杜鲁门最终也否决,只决定派遣一个调查小组前往台湾,以拟出一项增加军事援助的具体计划。因此才有7月31日麦克阿瑟的高调访台。

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对中国大陆采取防御性袭击”的建议,并发电报征求麦克阿瑟的意见,一心想扩大战争的麦克阿瑟反馈表示赞同。8月5日,他又接到参谋长联席会议电报通知,杜鲁门已经否决了这个建议,理由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要求我们,我们的行动应避免触发全面战争,或不要给别人以发动战争的借口”。(上卷,P148-151)

12月3日,在国务院和国防部的联席会议上,艾奇逊表示不愿意被拉进关于台湾的谈判中,因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得不到国际支持。他说,其他国家“认为台湾不属于我们,并且不同情我们的立场”。

联合国军刚经历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沉重打击,已退守三八线以南。联席会议讨论了“要不要开始承认彻底失败”。国务院远东政策研究室主任杰塞普问:“韩国陆军是否要撤至日本?”助理国务卿腊斯克认为不能这样做,“共产党目前在日本的朝鲜人当中极为活跃,引进韩国陆军也许有危险”,必须另外给韩国军队和难民找一个栖身之地。

此后几个月,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个计划委员会想方设法寻找一个能接受大量朝鲜难民的地方,最后选定了离日本4000英里的西萨摩亚群岛的萨瓦伊岛和乌波卢岛,面积分别约为1700、1100平方公里,合计约占韩国面积的2.7%。建立一个“新朝鲜”的说法被严加保密,因为它“在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和心理影响将是……不利的”。(下卷,P102、104)

由此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美国是否也会有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愿意接受和平统一的民众驻留;另寻一个岛屿建立“新台湾”,尤其是为“台独”组织和分子成立“台湾共和国”并建交。

战火烧到家门口,中国不得不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付出沉重的代价。19.7万人牺牲、数十万人受伤,而且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投入了无数的政治、外交、经济、军事资源。

1951年6月1日至9日,国务卿艾奇逊在参议院作证,随着战场局势好转,立场比1950年12月3日会议强硬得多。他声称,“从战略上说,中国共产党人参战已是铸成大错,这使他们付出的代价是丢掉了几乎是唾手可得的台湾”;世界上大部分人现在都把中国视为“国际上的无法无天分子”;“中国在对日和约上也不再有发言权”;“中国已经丧失任何近期获得联合国席位的希望”。(下卷,P242-243)

多次动议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爆发头几天,蒋介石主动提出,派3个师到朝鲜作战,被杜鲁门婉言谢绝。英国人也反对,知道“接受国民党部队(进入朝鲜战场)会给英国人带来麻烦”,主要担忧香港殖民地这块“肥肉”,被中国用武力收回。1950年7月19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希望台湾不要卷入危及太平洋安全的敌对行动。”

麦克阿瑟多次向华盛顿提议,抽调3个师(具体人数有时说3.5-4万人,有时说5-6万人)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美国政界、军界高层始终否决。除了国际政治和外交因素(例如前文提及英国人关心的香港问题),还有军事因素。美军最高层普遍对内战中惨败于中共军队的国民党军队彻底失望。

11月29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再次拒绝了麦克阿瑟重新提出的、曾被两次驳回的要求,即允许他在朝鲜使用中国国民党的军队。参谋长联席会议拒绝电文的初稿说,动用国民党的部队有可能把台湾引入与中国共产党人的战争中。

经国防部长马歇尔和国务卿艾奇逊修改、杜鲁门同意的正式电文,给出了拒绝的正式理由,“对(英)联邦的国家来说,把它们的军队与中国国民党人一并使用,也许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这有可能把敌对行动扩大到台湾和其他地区(按:包括香港)。”(下卷,P79)

12月7日,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东京与麦克阿瑟会谈时,分析了朝鲜战争三种演变情形。其中第二种情形最强硬:用海军封锁中国海岸;对中国大陆实施空中侦察和轰炸;“最大限度地使用”中国国民党军队;以及“可能使用原子弹”。

由此可知,中国不信任美国,作出独立判断,担忧朝鲜战火烧向中国境内、担忧中国受到美军核武器攻击不是没有缘由的。1952年1月,杜鲁门在日记中对北朝鲜和中国在停战谈判中的不妥协态度大为恼火,写道:“现在的正确办法应是一项限期10天的最后通牒,告诉莫斯科,我们准备封锁从朝鲜边界到印度支那的中国海岸,我们准备用各种手段摧毁‘满洲’(按:指中国东北,下同)的每一个军事基地,包括潜艇基地。”(上卷,引言,P26-27)

麦克阿瑟一直叫嚷兵力薄弱,对柯林斯说,希望“尽快”从台湾调来5万-6万人的中国国民党军队,也希望扩大战争,对中国大陆采取军事行动。他提议:“另外一些中国国民党军队应引入中国南方,可能是通过香港。”(下卷,P115)无论是从政治还是从军事而言,这都非常幼稚和荒谬。控制香港的英国不会同意,怕与苏联摊牌、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杜鲁门也不会同意。

美军高层轻视国民党军队的战力

1951年5月7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国防部长马歇尔解释为何多次否决麦克阿瑟提议的动用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认为台湾无如此规模有战斗力的军队,“这样一支小部队代表的正是台湾防务的核心,……即使它真是存在的话,看来也是大成问题的。”

参谋长联席会议1950年11月一份内部备忘录指出:“国民党军队在损失为他们提供的装备方面的记录,使联席参谋长们更加不情愿为他们提供装备并在战斗中使用他们。”

布雷德利指责国民党军队士气如此糟糕,在参议院作证时说,“如果一支共军能设法在台湾登陆,单靠国民党人的投诚,他们就可以获得这个岛屿。”

蒋介石一直试图反攻大陆,美军最高层大泼冷水,认为他不会得到中国民众的支持。布雷德利说:“蒋介石不被大多数中国人所接受”,“蒋在中国大陆有过很大的取胜机会,但是他没有取胜”,“从军事观点来说,我不认为他现在能在领导中国人方面有多大的成就”。(下卷,P232-233)

美军最高层对国民党军力的评判,用如今的流行语言描述,的确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1952年5月27日,克拉克接替李奇微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到任后约两周,他就对参谋长联席会议说,担心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执行既要保卫日本又在朝鲜打仗的双重任务,引进两个师的国民党部队在心理上和军事上都有价值。CIA局长沃尔特•史密斯支持此论,说在台湾的国民党军队不用则是“浪费的资产”。

克拉克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依然没有获得批准,胎死腹中。杜鲁门最多只愿意授权他们“进一步研究”,美国国务院明确反对使用任何国民党军队。但到了11月21日,参谋长联席会议突然决定,克拉克将得到他所要求的两个师国民党军队。(下卷,P312)

此时艾森豪威尔已是当选总统。杜鲁门只是“看守总统”,不想对敏感政策180度急转弯,没有支持,留待新总统就职后决定,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参谋长联席会议虽然多次否决前线司令官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同时也做了何时动用的方案,以防万一。1950年11月至1951年1月12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反复修改,形成一份对付中国的各种“建议性行动”清单,列出16点,其中11点直接同朝鲜相关。例如:

继续并加强对中国的经济贸易封锁;“现在即准备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待在朝鲜地位稳固或撤出朝鲜时,视当时环境而实施;取消对在中国沿海地区和“满洲”进行空中侦察的限制;取消对中国国民党人行动的限制,对他们反对中共的行动给予后勤支援,包括为在中国的国民党游击力量提供“一切可行的秘密援助”;当中国人在朝鲜以外的地方攻击联合国部队时,即向中国(境内)的目标发起破坏性的海上和空中袭击。(下卷,P141)

这个清单是最坏情况的备选方案、应急方案,并非已生效的最终决定,更非通常情况下的优先方案。已经参谋长联席会议批准和国防部长马歇尔审阅,但马歇尔和杜鲁门未签字批准。

麦克阿瑟理解有误,也不能排除是故意曲解,视此为“政策范围”,即他可以“在此范围内行动”。1951年2月,他在电报中又请求允许轰炸“满洲”,“如果不授权对敌人在‘满洲’的基地进行袭击,我们按目前形式组成的地面部队就不能安全地在北朝鲜试图发起重大行动。”(下卷,P149)与他升级地面战争的野心相反,参谋长联席会议和杜鲁门此时绞尽脑汁,努力控制地面战争的规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叶胜舟:从史料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当时美国是否也会有一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1949年8月5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实质公开了美国政府的立场:抛弃台湾、抛弃蒋介石,默认解放军攻台将不干预。内部决策也如此。

12月29日,杜鲁门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决定不再向台湾提供物质援助,并且在中共试图夺取该岛时采取“不插手”的态度。麦克阿瑟对此决定大为不满,因为“他佩服蒋介石,不愿意坐视共产党在亚洲侵吞更多的地盘”,把台湾看作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失去它将后患无穷。(约瑟夫•古尔登《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下同,上卷,P147-148)

第七舰队“双向封锁”台湾海峡

朝鲜战争爆发当天,美东时间1950年6月25日晚,杜鲁门从休假的农场抵达华盛顿后,连夜在国宾馆布莱尔大厦召开会议。艾奇逊提出了当天国务院和国防部讨论归纳出来的三项建议,其中第三项为“命令第七舰队从菲律宾向北移动,以防止中国共产党人进攻台湾,同时劝阻国民党人不要采取任何针对大陆的行动。”不仅从白皮书的立场后退,而且更强硬,强调“台湾的前途将由联合国决定”。杜鲁门插话说:“或者由对日和约来决定。”(上卷,P64)


6月26日晚9时,杜鲁门再次在布莱尔大厦主持会议。艾奇逊再次提议由第七舰队实行双向封锁,即“阻止任何一方对另一方的入侵”。杜鲁门表示同意,希望考虑“台湾重新划归日本”的设想,正如二战以前的状态,并且将其置于麦克阿瑟的控制之下。

杜鲁门还爆出一个猛料,约一个月前收到蒋介石的一封密信,暗示他愿意辞职,“置身事外”。以蒋对权力的欲望,应是试探美国。他知道台湾靠国民党肯定守不住,美国决定抛弃他和台湾,想试探如果自己退居幕后、前台换个傀儡,美国协防台湾的可能性。

杜鲁门在此次会议上,不排除蒋介石派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的可能性,也认为蒋会接受麦克阿瑟做他的接班人。这意味着蒋需决定是否将台湾交由美国托管,麦克阿瑟有可能成为日本、台湾的总督。当然,杜鲁门很快就放弃了这两个选项。蒋介石向来认定自己是中国人,要他决定将台湾交给美国托管,难度也很大。

艾奇逊怀疑蒋介石“居心叵测”,在台湾的“政府问题上,我们陷入混乱是不值得的”。劝阻杜鲁门与蒋介石勾搭,别对蒋有任何幻想。时任国防部长约翰逊插话补了一刀,谈及国民党政府的贪污盛行,“我们给他们的所有金钱现在都投入了美国的房地产交易”,“或者都存入了菲律宾的银行里”。(上卷,P70-71)

艾奇逊成为这次会议的主导者,完全带入他的节奏和轨道,他的每项建议都是战略性、全局性,与军事相关,而且都获得杜鲁门和军事首长们的一致同意。古尔登评论,“在一位外交官而不是将军们的推动下,美国再次临近一场全面战争。”(上卷,P72)

6月28日,杜鲁门授权麦克阿瑟在朝鲜使用军队的训令中包括了艾奇逊的提议。即命令第七舰队保护台湾免遭进攻,同时阻止蒋介石进攻大陆。

古尔登还披露了一个重要消息,这个“双向封锁”的命令“在军事上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第七舰队是“虚幻的力量”,只有一艘航母、一艘重巡洋舰、一艘轻巡洋舰、12艘驱逐舰,既要防卫整个东亚,又要承担在朝鲜作战的任务。1952年5月,艾奇逊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承认,第七舰队“无力阻止中国共产党人夺取台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海军、空军几乎一片空白,没有制海权、制空权,第七舰队这个“虚幻的力量”也是解放军很难对付的。1949年10月,三个加强团在金门战役中整建制覆没,在解放战争中绝无仅有,错过了随后解放台湾的最佳时机。如果金门战役不失利,一鼓作气在1950年上半年渡海登陆台湾,历史将改写。朝鲜战争开打后,中国精锐军队进入朝鲜轮战,已无实力两面开战,再渡海解放台湾。

美国有无另寻岛屿建立“新台湾”的保密方案?

1950年7月下旬,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分析,台湾对面集结了一支约20万人的共产党部队,尽管台湾有美国的保护屏障,但这支部队足以取得进攻的胜利。

美国认为,如果当时解放军强行渡海,能够解放台湾。所以7月28日,国防部长约翰逊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主张,允许蒋介石在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水域布雷,并轰炸中共军队的集结地域。

艾奇逊反对这两个主张,认为“毫无可能”。杜鲁门最终也否决,只决定派遣一个调查小组前往台湾,以拟出一项增加军事援助的具体计划。因此才有7月31日麦克阿瑟的高调访台。

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对中国大陆采取防御性袭击”的建议,并发电报征求麦克阿瑟的意见,一心想扩大战争的麦克阿瑟反馈表示赞同。8月5日,他又接到参谋长联席会议电报通知,杜鲁门已经否决了这个建议,理由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要求我们,我们的行动应避免触发全面战争,或不要给别人以发动战争的借口”。(上卷,P148-151)

12月3日,在国务院和国防部的联席会议上,艾奇逊表示不愿意被拉进关于台湾的谈判中,因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得不到国际支持。他说,其他国家“认为台湾不属于我们,并且不同情我们的立场”。

联合国军刚经历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沉重打击,已退守三八线以南。联席会议讨论了“要不要开始承认彻底失败”。国务院远东政策研究室主任杰塞普问:“韩国陆军是否要撤至日本?”助理国务卿腊斯克认为不能这样做,“共产党目前在日本的朝鲜人当中极为活跃,引进韩国陆军也许有危险”,必须另外给韩国军队和难民找一个栖身之地。

此后几个月,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个计划委员会想方设法寻找一个能接受大量朝鲜难民的地方,最后选定了离日本4000英里的西萨摩亚群岛的萨瓦伊岛和乌波卢岛,面积分别约为1700、1100平方公里,合计约占韩国面积的2.7%。建立一个“新朝鲜”的说法被严加保密,因为它“在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和心理影响将是……不利的”。(下卷,P102、104)

由此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美国是否也会有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愿意接受和平统一的民众驻留;另寻一个岛屿建立“新台湾”,尤其是为“台独”组织和分子成立“台湾共和国”并建交。

战火烧到家门口,中国不得不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付出沉重的代价。19.7万人牺牲、数十万人受伤,而且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投入了无数的政治、外交、经济、军事资源。

1951年6月1日至9日,国务卿艾奇逊在参议院作证,随着战场局势好转,立场比1950年12月3日会议强硬得多。他声称,“从战略上说,中国共产党人参战已是铸成大错,这使他们付出的代价是丢掉了几乎是唾手可得的台湾”;世界上大部分人现在都把中国视为“国际上的无法无天分子”;“中国在对日和约上也不再有发言权”;“中国已经丧失任何近期获得联合国席位的希望”。(下卷,P242-243)

多次动议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爆发头几天,蒋介石主动提出,派3个师到朝鲜作战,被杜鲁门婉言谢绝。英国人也反对,知道“接受国民党部队(进入朝鲜战场)会给英国人带来麻烦”,主要担忧香港殖民地这块“肥肉”,被中国用武力收回。1950年7月19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希望台湾不要卷入危及太平洋安全的敌对行动。”

麦克阿瑟多次向华盛顿提议,抽调3个师(具体人数有时说3.5-4万人,有时说5-6万人)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美国政界、军界高层始终否决。除了国际政治和外交因素(例如前文提及英国人关心的香港问题),还有军事因素。美军最高层普遍对内战中惨败于中共军队的国民党军队彻底失望。

11月29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再次拒绝了麦克阿瑟重新提出的、曾被两次驳回的要求,即允许他在朝鲜使用中国国民党的军队。参谋长联席会议拒绝电文的初稿说,动用国民党的部队有可能把台湾引入与中国共产党人的战争中。

经国防部长马歇尔和国务卿艾奇逊修改、杜鲁门同意的正式电文,给出了拒绝的正式理由,“对(英)联邦的国家来说,把它们的军队与中国国民党人一并使用,也许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这有可能把敌对行动扩大到台湾和其他地区(按:包括香港)。”(下卷,P79)

12月7日,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东京与麦克阿瑟会谈时,分析了朝鲜战争三种演变情形。其中第二种情形最强硬:用海军封锁中国海岸;对中国大陆实施空中侦察和轰炸;“最大限度地使用”中国国民党军队;以及“可能使用原子弹”。

由此可知,中国不信任美国,作出独立判断,担忧朝鲜战火烧向中国境内、担忧中国受到美军核武器攻击不是没有缘由的。1952年1月,杜鲁门在日记中对北朝鲜和中国在停战谈判中的不妥协态度大为恼火,写道:“现在的正确办法应是一项限期10天的最后通牒,告诉莫斯科,我们准备封锁从朝鲜边界到印度支那的中国海岸,我们准备用各种手段摧毁‘满洲’(按:指中国东北,下同)的每一个军事基地,包括潜艇基地。”(上卷,引言,P26-27)

麦克阿瑟一直叫嚷兵力薄弱,对柯林斯说,希望“尽快”从台湾调来5万-6万人的中国国民党军队,也希望扩大战争,对中国大陆采取军事行动。他提议:“另外一些中国国民党军队应引入中国南方,可能是通过香港。”(下卷,P115)无论是从政治还是从军事而言,这都非常幼稚和荒谬。控制香港的英国不会同意,怕与苏联摊牌、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杜鲁门也不会同意。

美军高层轻视国民党军队的战力

1951年5月7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国防部长马歇尔解释为何多次否决麦克阿瑟提议的动用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认为台湾无如此规模有战斗力的军队,“这样一支小部队代表的正是台湾防务的核心,……即使它真是存在的话,看来也是大成问题的。”

参谋长联席会议1950年11月一份内部备忘录指出:“国民党军队在损失为他们提供的装备方面的记录,使联席参谋长们更加不情愿为他们提供装备并在战斗中使用他们。”

布雷德利指责国民党军队士气如此糟糕,在参议院作证时说,“如果一支共军能设法在台湾登陆,单靠国民党人的投诚,他们就可以获得这个岛屿。”

蒋介石一直试图反攻大陆,美军最高层大泼冷水,认为他不会得到中国民众的支持。布雷德利说:“蒋介石不被大多数中国人所接受”,“蒋在中国大陆有过很大的取胜机会,但是他没有取胜”,“从军事观点来说,我不认为他现在能在领导中国人方面有多大的成就”。(下卷,P232-233)

美军最高层对国民党军力的评判,用如今的流行语言描述,的确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1952年5月27日,克拉克接替李奇微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到任后约两周,他就对参谋长联席会议说,担心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执行既要保卫日本又在朝鲜打仗的双重任务,引进两个师的国民党部队在心理上和军事上都有价值。CIA局长沃尔特•史密斯支持此论,说在台湾的国民党军队不用则是“浪费的资产”。

克拉克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依然没有获得批准,胎死腹中。杜鲁门最多只愿意授权他们“进一步研究”,美国国务院明确反对使用任何国民党军队。但到了11月21日,参谋长联席会议突然决定,克拉克将得到他所要求的两个师国民党军队。(下卷,P312)

此时艾森豪威尔已是当选总统。杜鲁门只是“看守总统”,不想对敏感政策180度急转弯,没有支持,留待新总统就职后决定,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参谋长联席会议虽然多次否决前线司令官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同时也做了何时动用的方案,以防万一。1950年11月至1951年1月12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反复修改,形成一份对付中国的各种“建议性行动”清单,列出16点,其中11点直接同朝鲜相关。例如:

继续并加强对中国的经济贸易封锁;“现在即准备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待在朝鲜地位稳固或撤出朝鲜时,视当时环境而实施;取消对在中国沿海地区和“满洲”进行空中侦察的限制;取消对中国国民党人行动的限制,对他们反对中共的行动给予后勤支援,包括为在中国的国民党游击力量提供“一切可行的秘密援助”;当中国人在朝鲜以外的地方攻击联合国部队时,即向中国(境内)的目标发起破坏性的海上和空中袭击。(下卷,P141)

这个清单是最坏情况的备选方案、应急方案,并非已生效的最终决定,更非通常情况下的优先方案。已经参谋长联席会议批准和国防部长马歇尔审阅,但马歇尔和杜鲁门未签字批准。

麦克阿瑟理解有误,也不能排除是故意曲解,视此为“政策范围”,即他可以“在此范围内行动”。1951年2月,他在电报中又请求允许轰炸“满洲”,“如果不授权对敌人在‘满洲’的基地进行袭击,我们按目前形式组成的地面部队就不能安全地在北朝鲜试图发起重大行动。”(下卷,P149)与他升级地面战争的野心相反,参谋长联席会议和杜鲁门此时绞尽脑汁,努力控制地面战争的规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朝鲜战争如何影响了台湾的地位和命运?

发布日期:2021-11-25 15:17
|叶胜舟:从史料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当时美国是否也会有一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



|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1949年8月5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实质公开了美国政府的立场:抛弃台湾、抛弃蒋介石,默认解放军攻台将不干预。内部决策也如此。

12月29日,杜鲁门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决定不再向台湾提供物质援助,并且在中共试图夺取该岛时采取“不插手”的态度。麦克阿瑟对此决定大为不满,因为“他佩服蒋介石,不愿意坐视共产党在亚洲侵吞更多的地盘”,把台湾看作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失去它将后患无穷。(约瑟夫•古尔登《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下同,上卷,P147-148)

第七舰队“双向封锁”台湾海峡

朝鲜战争爆发当天,美东时间1950年6月25日晚,杜鲁门从休假的农场抵达华盛顿后,连夜在国宾馆布莱尔大厦召开会议。艾奇逊提出了当天国务院和国防部讨论归纳出来的三项建议,其中第三项为“命令第七舰队从菲律宾向北移动,以防止中国共产党人进攻台湾,同时劝阻国民党人不要采取任何针对大陆的行动。”不仅从白皮书的立场后退,而且更强硬,强调“台湾的前途将由联合国决定”。杜鲁门插话说:“或者由对日和约来决定。”(上卷,P64)


6月26日晚9时,杜鲁门再次在布莱尔大厦主持会议。艾奇逊再次提议由第七舰队实行双向封锁,即“阻止任何一方对另一方的入侵”。杜鲁门表示同意,希望考虑“台湾重新划归日本”的设想,正如二战以前的状态,并且将其置于麦克阿瑟的控制之下。

杜鲁门还爆出一个猛料,约一个月前收到蒋介石的一封密信,暗示他愿意辞职,“置身事外”。以蒋对权力的欲望,应是试探美国。他知道台湾靠国民党肯定守不住,美国决定抛弃他和台湾,想试探如果自己退居幕后、前台换个傀儡,美国协防台湾的可能性。

杜鲁门在此次会议上,不排除蒋介石派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的可能性,也认为蒋会接受麦克阿瑟做他的接班人。这意味着蒋需决定是否将台湾交由美国托管,麦克阿瑟有可能成为日本、台湾的总督。当然,杜鲁门很快就放弃了这两个选项。蒋介石向来认定自己是中国人,要他决定将台湾交给美国托管,难度也很大。

艾奇逊怀疑蒋介石“居心叵测”,在台湾的“政府问题上,我们陷入混乱是不值得的”。劝阻杜鲁门与蒋介石勾搭,别对蒋有任何幻想。时任国防部长约翰逊插话补了一刀,谈及国民党政府的贪污盛行,“我们给他们的所有金钱现在都投入了美国的房地产交易”,“或者都存入了菲律宾的银行里”。(上卷,P70-71)

艾奇逊成为这次会议的主导者,完全带入他的节奏和轨道,他的每项建议都是战略性、全局性,与军事相关,而且都获得杜鲁门和军事首长们的一致同意。古尔登评论,“在一位外交官而不是将军们的推动下,美国再次临近一场全面战争。”(上卷,P72)

6月28日,杜鲁门授权麦克阿瑟在朝鲜使用军队的训令中包括了艾奇逊的提议。即命令第七舰队保护台湾免遭进攻,同时阻止蒋介石进攻大陆。

古尔登还披露了一个重要消息,这个“双向封锁”的命令“在军事上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第七舰队是“虚幻的力量”,只有一艘航母、一艘重巡洋舰、一艘轻巡洋舰、12艘驱逐舰,既要防卫整个东亚,又要承担在朝鲜作战的任务。1952年5月,艾奇逊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承认,第七舰队“无力阻止中国共产党人夺取台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海军、空军几乎一片空白,没有制海权、制空权,第七舰队这个“虚幻的力量”也是解放军很难对付的。1949年10月,三个加强团在金门战役中整建制覆没,在解放战争中绝无仅有,错过了随后解放台湾的最佳时机。如果金门战役不失利,一鼓作气在1950年上半年渡海登陆台湾,历史将改写。朝鲜战争开打后,中国精锐军队进入朝鲜轮战,已无实力两面开战,再渡海解放台湾。

美国有无另寻岛屿建立“新台湾”的保密方案?

1950年7月下旬,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分析,台湾对面集结了一支约20万人的共产党部队,尽管台湾有美国的保护屏障,但这支部队足以取得进攻的胜利。

美国认为,如果当时解放军强行渡海,能够解放台湾。所以7月28日,国防部长约翰逊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主张,允许蒋介石在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水域布雷,并轰炸中共军队的集结地域。

艾奇逊反对这两个主张,认为“毫无可能”。杜鲁门最终也否决,只决定派遣一个调查小组前往台湾,以拟出一项增加军事援助的具体计划。因此才有7月31日麦克阿瑟的高调访台。

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对中国大陆采取防御性袭击”的建议,并发电报征求麦克阿瑟的意见,一心想扩大战争的麦克阿瑟反馈表示赞同。8月5日,他又接到参谋长联席会议电报通知,杜鲁门已经否决了这个建议,理由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要求我们,我们的行动应避免触发全面战争,或不要给别人以发动战争的借口”。(上卷,P148-151)

12月3日,在国务院和国防部的联席会议上,艾奇逊表示不愿意被拉进关于台湾的谈判中,因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得不到国际支持。他说,其他国家“认为台湾不属于我们,并且不同情我们的立场”。

联合国军刚经历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沉重打击,已退守三八线以南。联席会议讨论了“要不要开始承认彻底失败”。国务院远东政策研究室主任杰塞普问:“韩国陆军是否要撤至日本?”助理国务卿腊斯克认为不能这样做,“共产党目前在日本的朝鲜人当中极为活跃,引进韩国陆军也许有危险”,必须另外给韩国军队和难民找一个栖身之地。

此后几个月,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个计划委员会想方设法寻找一个能接受大量朝鲜难民的地方,最后选定了离日本4000英里的西萨摩亚群岛的萨瓦伊岛和乌波卢岛,面积分别约为1700、1100平方公里,合计约占韩国面积的2.7%。建立一个“新朝鲜”的说法被严加保密,因为它“在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和心理影响将是……不利的”。(下卷,P102、104)

由此联想目前的台湾问题,美国是否也会有个至今保密的撤退方案?即被迫接受台湾回归中国,愿意接受和平统一的民众驻留;另寻一个岛屿建立“新台湾”,尤其是为“台独”组织和分子成立“台湾共和国”并建交。

战火烧到家门口,中国不得不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付出沉重的代价。19.7万人牺牲、数十万人受伤,而且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投入了无数的政治、外交、经济、军事资源。

1951年6月1日至9日,国务卿艾奇逊在参议院作证,随着战场局势好转,立场比1950年12月3日会议强硬得多。他声称,“从战略上说,中国共产党人参战已是铸成大错,这使他们付出的代价是丢掉了几乎是唾手可得的台湾”;世界上大部分人现在都把中国视为“国际上的无法无天分子”;“中国在对日和约上也不再有发言权”;“中国已经丧失任何近期获得联合国席位的希望”。(下卷,P242-243)

多次动议国民党军队加入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爆发头几天,蒋介石主动提出,派3个师到朝鲜作战,被杜鲁门婉言谢绝。英国人也反对,知道“接受国民党部队(进入朝鲜战场)会给英国人带来麻烦”,主要担忧香港殖民地这块“肥肉”,被中国用武力收回。1950年7月19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希望台湾不要卷入危及太平洋安全的敌对行动。”

麦克阿瑟多次向华盛顿提议,抽调3个师(具体人数有时说3.5-4万人,有时说5-6万人)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美国政界、军界高层始终否决。除了国际政治和外交因素(例如前文提及英国人关心的香港问题),还有军事因素。美军最高层普遍对内战中惨败于中共军队的国民党军队彻底失望。

11月29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再次拒绝了麦克阿瑟重新提出的、曾被两次驳回的要求,即允许他在朝鲜使用中国国民党的军队。参谋长联席会议拒绝电文的初稿说,动用国民党的部队有可能把台湾引入与中国共产党人的战争中。

经国防部长马歇尔和国务卿艾奇逊修改、杜鲁门同意的正式电文,给出了拒绝的正式理由,“对(英)联邦的国家来说,把它们的军队与中国国民党人一并使用,也许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这有可能把敌对行动扩大到台湾和其他地区(按:包括香港)。”(下卷,P79)

12月7日,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东京与麦克阿瑟会谈时,分析了朝鲜战争三种演变情形。其中第二种情形最强硬:用海军封锁中国海岸;对中国大陆实施空中侦察和轰炸;“最大限度地使用”中国国民党军队;以及“可能使用原子弹”。

由此可知,中国不信任美国,作出独立判断,担忧朝鲜战火烧向中国境内、担忧中国受到美军核武器攻击不是没有缘由的。1952年1月,杜鲁门在日记中对北朝鲜和中国在停战谈判中的不妥协态度大为恼火,写道:“现在的正确办法应是一项限期10天的最后通牒,告诉莫斯科,我们准备封锁从朝鲜边界到印度支那的中国海岸,我们准备用各种手段摧毁‘满洲’(按:指中国东北,下同)的每一个军事基地,包括潜艇基地。”(上卷,引言,P26-27)

麦克阿瑟一直叫嚷兵力薄弱,对柯林斯说,希望“尽快”从台湾调来5万-6万人的中国国民党军队,也希望扩大战争,对中国大陆采取军事行动。他提议:“另外一些中国国民党军队应引入中国南方,可能是通过香港。”(下卷,P115)无论是从政治还是从军事而言,这都非常幼稚和荒谬。控制香港的英国不会同意,怕与苏联摊牌、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杜鲁门也不会同意。

美军高层轻视国民党军队的战力

1951年5月7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国防部长马歇尔解释为何多次否决麦克阿瑟提议的动用国民党军队参加朝鲜战争,认为台湾无如此规模有战斗力的军队,“这样一支小部队代表的正是台湾防务的核心,……即使它真是存在的话,看来也是大成问题的。”

参谋长联席会议1950年11月一份内部备忘录指出:“国民党军队在损失为他们提供的装备方面的记录,使联席参谋长们更加不情愿为他们提供装备并在战斗中使用他们。”

布雷德利指责国民党军队士气如此糟糕,在参议院作证时说,“如果一支共军能设法在台湾登陆,单靠国民党人的投诚,他们就可以获得这个岛屿。”

蒋介石一直试图反攻大陆,美军最高层大泼冷水,认为他不会得到中国民众的支持。布雷德利说:“蒋介石不被大多数中国人所接受”,“蒋在中国大陆有过很大的取胜机会,但是他没有取胜”,“从军事观点来说,我不认为他现在能在领导中国人方面有多大的成就”。(下卷,P232-233)

美军最高层对国民党军力的评判,用如今的流行语言描述,的确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1952年5月27日,克拉克接替李奇微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到任后约两周,他就对参谋长联席会议说,担心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执行既要保卫日本又在朝鲜打仗的双重任务,引进两个师的国民党部队在心理上和军事上都有价值。CIA局长沃尔特•史密斯支持此论,说在台湾的国民党军队不用则是“浪费的资产”。

克拉克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依然没有获得批准,胎死腹中。杜鲁门最多只愿意授权他们“进一步研究”,美国国务院明确反对使用任何国民党军队。但到了11月21日,参谋长联席会议突然决定,克拉克将得到他所要求的两个师国民党军队。(下卷,P312)

此时艾森豪威尔已是当选总统。杜鲁门只是“看守总统”,不想对敏感政策180度急转弯,没有支持,留待新总统就职后决定,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参谋长联席会议虽然多次否决前线司令官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提议,同时也做了何时动用的方案,以防万一。1950年11月至1951年1月12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反复修改,形成一份对付中国的各种“建议性行动”清单,列出16点,其中11点直接同朝鲜相关。例如:

继续并加强对中国的经济贸易封锁;“现在即准备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待在朝鲜地位稳固或撤出朝鲜时,视当时环境而实施;取消对在中国沿海地区和“满洲”进行空中侦察的限制;取消对中国国民党人行动的限制,对他们反对中共的行动给予后勤支援,包括为在中国的国民党游击力量提供“一切可行的秘密援助”;当中国人在朝鲜以外的地方攻击联合国部队时,即向中国(境内)的目标发起破坏性的海上和空中袭击。(下卷,P141)

这个清单是最坏情况的备选方案、应急方案,并非已生效的最终决定,更非通常情况下的优先方案。已经参谋长联席会议批准和国防部长马歇尔审阅,但马歇尔和杜鲁门未签字批准。

麦克阿瑟理解有误,也不能排除是故意曲解,视此为“政策范围”,即他可以“在此范围内行动”。1951年2月,他在电报中又请求允许轰炸“满洲”,“如果不授权对敌人在‘满洲’的基地进行袭击,我们按目前形式组成的地面部队就不能安全地在北朝鲜试图发起重大行动。”(下卷,P149)与他升级地面战争的野心相反,参谋长联席会议和杜鲁门此时绞尽脑汁,努力控制地面战争的规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