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药商希望新冠疫苗的出口能带动其他疫苗的销售;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



| Bruce Einhorn、Dong Lyu、Misha Savic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使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出口国,主要面向买不到或买不起更有效的欧美疫苗的国家。现在,中国正利用这种新到来的影响力,积极推动向海外销售针对日本脑炎和肺炎等其他疾病的疫苗,以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默克公司(Merck & Co.)等制药巨头一较高下。

难以获得西方新冠疫苗的发展中国家在预防其他疾病方面,似乎也将越来越依赖于中国疫苗。

这一扩张标志着中国制药业的地位显著提升,贫穷国家也有望获得更便宜的救命疫苗。这也有助于习近平主席领导的政府在全球施展更多软实力。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已经表示,为感谢中国向该国提供逾400万剂新冠疫苗,以及对当地钢铁等产业的支持,加之地缘政治方面的撑腰,该国首都贝尔格莱德或将竖起一尊习近平的雕像。

贝尔格莱德附近正在建造一座庞大工厂,中国国药控股(Sinopharm)是工厂的合作伙伴,塞尔维亚总理安娜·布尔纳比奇(Ana Brnabic)称该工厂“将能生产预防其他疾病的疫苗……不仅面向塞尔维亚,也将用于出口”。在摩洛哥,中国的沃森生物技术公司(Walvax Biotechnology Co.)正在销售一种针对儿童肺炎的疫苗。其他中国公司也在依托新冠疫苗出口的成功经验,向印尼和埃及等国销售从流感到肝炎等各类疫苗。“中国过去并非疫苗出口国,疫情期间的这一转变也是疫情改变世界的见证之一,”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项目负责人托马斯·博利基(Thomas Bollyky)说。“这使得中国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成为全球疫苗供应商,我想这种情况将持续下去。”

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中国迄今已向全球各地出口了逾15亿剂新冠疫苗,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成为全球第一大供应商,截至9月下旬,科兴已在中国内外交付了19亿剂疫苗,超过辉瑞的15亿剂。

这一决心也体现在沃森生物身上,这家公司于2001年创立于中国西南城市昆明。创立之初,由于资金匮乏,沃森曾为了发工资被迫借高利贷。该公司随后参与了政府资助项目,掌握了新的疫苗技术。如今其市值已达135亿美元,在中国和海外销售预防脑膜炎、肺炎和其他疾病的疫苗。

几年前,沃森生物副董事长黄镇渴望挑战辉瑞在儿童肺炎球菌疫苗方面的领导地位,该疫苗的销售额每年为总部位于纽约的辉瑞贡献58亿美元的收入。要加快自身疫苗的试验,沃森生物需要付出高昂的投入。为说服公司加快行动,黄镇承诺如疫苗失败,他会清算自己的沃森股票,负担7500万元人民币(1170万美元)的试验费用。

该公司于2020年在中国推出了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 13)的竞品。售价为每剂598元,比辉瑞低15%。政府数据显示,那家美国公司此后在中国失去了40%以上该疫苗的市场份额。黄镇预测其肺炎疫苗有望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取得类似的成功,它在无法获得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的地方可以作为一种替代品。辉瑞拒绝置评。尽管沃森生物推出肺炎球菌疫苗以来,辉瑞肺炎疫苗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销量仍增长了35%,因为随着新来者推动此类疫苗的普及,疫苗市场得以发展壮大。“5-10年内,一些中国公司将成长为重要的全球竞争者,”黄镇说。“新冠疫苗无疑展现了中国疫苗厂商的潜力。”

默克的重磅产品加卫苗(Gardasil)也面临威胁,该疫苗可预防导致宫颈癌的人类乳头状瘤病毒。中国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Xiamen Innovax Biotech Co.)去年开始在中国销售HPV疫苗。今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通过了对该疫苗的预认证,为其在发展中国家注册和销售扫清了道路。万泰沧海已与泰国达成销售协议。“在质量方面我们一点也不差,对此我很有信心,”万泰沧海的业务发展总监Wendy Huang说,但“一家中国公司要加深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需要时间”。

富裕国家对HPV疫苗的需求居高不下,而已批准品牌的供应十分有限,这导致世卫组织消除宫颈癌的目标面临挫折。为全球贫困儿童提供疫苗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等国际组织已将万泰沧海疫苗宣传为了一种可负担的替代选择。但与默克疫苗相比,它能预防的HPV种类较少。默克公司在声明中表示,加卫苗在中国的销售未受影响,疫苗需求依然很高。该公司称相信其疫苗能带来更多益处,通过覆盖更多HPV类型,可帮助预防更多与HPV相关的癌症等疾病。

新冠疫苗领军者科兴也在开发其他疫苗,包括正接受世卫组织审查的水痘和脊髓灰质炎疫苗。国药集团已开始在印度和东南亚销售日本脑炎疫苗。为了在全球推广非新冠疫苗,中国公司往往会设定低于西方品牌的价格,并会寻求世卫组织的“预认证”,这是穷国政府广泛认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保证。

博利基说中国目前的主要扩张大概会局限在低收入国家,这意味着主要竞争对手是发展中世界的低成本印度供应商。当印度限制出口时,中国公司挺身而出,为世卫组织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提供了数亿支新冠疫苗,该计划主要服务于贫穷国家。

“如果非洲因为中国而成为一个更健康、更繁荣的大陆,”西澳大学非洲研究与参与中心研究员芭芭拉·纳塔比(Barbara Nattabi)说,“这将为中国提供一条进入非洲的途径。”

总之 新冠疫情前,中国的疫苗主要用于国内。现在,中国也开始为使用其新冠疫苗的国家供应其他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新冠疫苗的真正回报

发布日期:2021-11-24 12:49
|中国制药商希望新冠疫苗的出口能带动其他疫苗的销售;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



| Bruce Einhorn、Dong Lyu、Misha Savic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使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出口国,主要面向买不到或买不起更有效的欧美疫苗的国家。现在,中国正利用这种新到来的影响力,积极推动向海外销售针对日本脑炎和肺炎等其他疾病的疫苗,以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默克公司(Merck & Co.)等制药巨头一较高下。

难以获得西方新冠疫苗的发展中国家在预防其他疾病方面,似乎也将越来越依赖于中国疫苗。

这一扩张标志着中国制药业的地位显著提升,贫穷国家也有望获得更便宜的救命疫苗。这也有助于习近平主席领导的政府在全球施展更多软实力。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已经表示,为感谢中国向该国提供逾400万剂新冠疫苗,以及对当地钢铁等产业的支持,加之地缘政治方面的撑腰,该国首都贝尔格莱德或将竖起一尊习近平的雕像。

贝尔格莱德附近正在建造一座庞大工厂,中国国药控股(Sinopharm)是工厂的合作伙伴,塞尔维亚总理安娜·布尔纳比奇(Ana Brnabic)称该工厂“将能生产预防其他疾病的疫苗……不仅面向塞尔维亚,也将用于出口”。在摩洛哥,中国的沃森生物技术公司(Walvax Biotechnology Co.)正在销售一种针对儿童肺炎的疫苗。其他中国公司也在依托新冠疫苗出口的成功经验,向印尼和埃及等国销售从流感到肝炎等各类疫苗。“中国过去并非疫苗出口国,疫情期间的这一转变也是疫情改变世界的见证之一,”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项目负责人托马斯·博利基(Thomas Bollyky)说。“这使得中国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成为全球疫苗供应商,我想这种情况将持续下去。”

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中国迄今已向全球各地出口了逾15亿剂新冠疫苗,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成为全球第一大供应商,截至9月下旬,科兴已在中国内外交付了19亿剂疫苗,超过辉瑞的15亿剂。

这一决心也体现在沃森生物身上,这家公司于2001年创立于中国西南城市昆明。创立之初,由于资金匮乏,沃森曾为了发工资被迫借高利贷。该公司随后参与了政府资助项目,掌握了新的疫苗技术。如今其市值已达135亿美元,在中国和海外销售预防脑膜炎、肺炎和其他疾病的疫苗。

几年前,沃森生物副董事长黄镇渴望挑战辉瑞在儿童肺炎球菌疫苗方面的领导地位,该疫苗的销售额每年为总部位于纽约的辉瑞贡献58亿美元的收入。要加快自身疫苗的试验,沃森生物需要付出高昂的投入。为说服公司加快行动,黄镇承诺如疫苗失败,他会清算自己的沃森股票,负担7500万元人民币(1170万美元)的试验费用。

该公司于2020年在中国推出了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 13)的竞品。售价为每剂598元,比辉瑞低15%。政府数据显示,那家美国公司此后在中国失去了40%以上该疫苗的市场份额。黄镇预测其肺炎疫苗有望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取得类似的成功,它在无法获得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的地方可以作为一种替代品。辉瑞拒绝置评。尽管沃森生物推出肺炎球菌疫苗以来,辉瑞肺炎疫苗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销量仍增长了35%,因为随着新来者推动此类疫苗的普及,疫苗市场得以发展壮大。“5-10年内,一些中国公司将成长为重要的全球竞争者,”黄镇说。“新冠疫苗无疑展现了中国疫苗厂商的潜力。”

默克的重磅产品加卫苗(Gardasil)也面临威胁,该疫苗可预防导致宫颈癌的人类乳头状瘤病毒。中国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Xiamen Innovax Biotech Co.)去年开始在中国销售HPV疫苗。今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通过了对该疫苗的预认证,为其在发展中国家注册和销售扫清了道路。万泰沧海已与泰国达成销售协议。“在质量方面我们一点也不差,对此我很有信心,”万泰沧海的业务发展总监Wendy Huang说,但“一家中国公司要加深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需要时间”。

富裕国家对HPV疫苗的需求居高不下,而已批准品牌的供应十分有限,这导致世卫组织消除宫颈癌的目标面临挫折。为全球贫困儿童提供疫苗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等国际组织已将万泰沧海疫苗宣传为了一种可负担的替代选择。但与默克疫苗相比,它能预防的HPV种类较少。默克公司在声明中表示,加卫苗在中国的销售未受影响,疫苗需求依然很高。该公司称相信其疫苗能带来更多益处,通过覆盖更多HPV类型,可帮助预防更多与HPV相关的癌症等疾病。

新冠疫苗领军者科兴也在开发其他疫苗,包括正接受世卫组织审查的水痘和脊髓灰质炎疫苗。国药集团已开始在印度和东南亚销售日本脑炎疫苗。为了在全球推广非新冠疫苗,中国公司往往会设定低于西方品牌的价格,并会寻求世卫组织的“预认证”,这是穷国政府广泛认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保证。

博利基说中国目前的主要扩张大概会局限在低收入国家,这意味着主要竞争对手是发展中世界的低成本印度供应商。当印度限制出口时,中国公司挺身而出,为世卫组织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提供了数亿支新冠疫苗,该计划主要服务于贫穷国家。

“如果非洲因为中国而成为一个更健康、更繁荣的大陆,”西澳大学非洲研究与参与中心研究员芭芭拉·纳塔比(Barbara Nattabi)说,“这将为中国提供一条进入非洲的途径。”

总之 新冠疫情前,中国的疫苗主要用于国内。现在,中国也开始为使用其新冠疫苗的国家供应其他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制药商希望新冠疫苗的出口能带动其他疫苗的销售;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



| Bruce Einhorn、Dong Lyu、Misha Savic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使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出口国,主要面向买不到或买不起更有效的欧美疫苗的国家。现在,中国正利用这种新到来的影响力,积极推动向海外销售针对日本脑炎和肺炎等其他疾病的疫苗,以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默克公司(Merck & Co.)等制药巨头一较高下。

难以获得西方新冠疫苗的发展中国家在预防其他疾病方面,似乎也将越来越依赖于中国疫苗。

这一扩张标志着中国制药业的地位显著提升,贫穷国家也有望获得更便宜的救命疫苗。这也有助于习近平主席领导的政府在全球施展更多软实力。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已经表示,为感谢中国向该国提供逾400万剂新冠疫苗,以及对当地钢铁等产业的支持,加之地缘政治方面的撑腰,该国首都贝尔格莱德或将竖起一尊习近平的雕像。

贝尔格莱德附近正在建造一座庞大工厂,中国国药控股(Sinopharm)是工厂的合作伙伴,塞尔维亚总理安娜·布尔纳比奇(Ana Brnabic)称该工厂“将能生产预防其他疾病的疫苗……不仅面向塞尔维亚,也将用于出口”。在摩洛哥,中国的沃森生物技术公司(Walvax Biotechnology Co.)正在销售一种针对儿童肺炎的疫苗。其他中国公司也在依托新冠疫苗出口的成功经验,向印尼和埃及等国销售从流感到肝炎等各类疫苗。“中国过去并非疫苗出口国,疫情期间的这一转变也是疫情改变世界的见证之一,”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项目负责人托马斯·博利基(Thomas Bollyky)说。“这使得中国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成为全球疫苗供应商,我想这种情况将持续下去。”

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中国迄今已向全球各地出口了逾15亿剂新冠疫苗,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成为全球第一大供应商,截至9月下旬,科兴已在中国内外交付了19亿剂疫苗,超过辉瑞的15亿剂。

这一决心也体现在沃森生物身上,这家公司于2001年创立于中国西南城市昆明。创立之初,由于资金匮乏,沃森曾为了发工资被迫借高利贷。该公司随后参与了政府资助项目,掌握了新的疫苗技术。如今其市值已达135亿美元,在中国和海外销售预防脑膜炎、肺炎和其他疾病的疫苗。

几年前,沃森生物副董事长黄镇渴望挑战辉瑞在儿童肺炎球菌疫苗方面的领导地位,该疫苗的销售额每年为总部位于纽约的辉瑞贡献58亿美元的收入。要加快自身疫苗的试验,沃森生物需要付出高昂的投入。为说服公司加快行动,黄镇承诺如疫苗失败,他会清算自己的沃森股票,负担7500万元人民币(1170万美元)的试验费用。

该公司于2020年在中国推出了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 13)的竞品。售价为每剂598元,比辉瑞低15%。政府数据显示,那家美国公司此后在中国失去了40%以上该疫苗的市场份额。黄镇预测其肺炎疫苗有望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取得类似的成功,它在无法获得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的地方可以作为一种替代品。辉瑞拒绝置评。尽管沃森生物推出肺炎球菌疫苗以来,辉瑞肺炎疫苗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销量仍增长了35%,因为随着新来者推动此类疫苗的普及,疫苗市场得以发展壮大。“5-10年内,一些中国公司将成长为重要的全球竞争者,”黄镇说。“新冠疫苗无疑展现了中国疫苗厂商的潜力。”

默克的重磅产品加卫苗(Gardasil)也面临威胁,该疫苗可预防导致宫颈癌的人类乳头状瘤病毒。中国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Xiamen Innovax Biotech Co.)去年开始在中国销售HPV疫苗。今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通过了对该疫苗的预认证,为其在发展中国家注册和销售扫清了道路。万泰沧海已与泰国达成销售协议。“在质量方面我们一点也不差,对此我很有信心,”万泰沧海的业务发展总监Wendy Huang说,但“一家中国公司要加深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需要时间”。

富裕国家对HPV疫苗的需求居高不下,而已批准品牌的供应十分有限,这导致世卫组织消除宫颈癌的目标面临挫折。为全球贫困儿童提供疫苗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等国际组织已将万泰沧海疫苗宣传为了一种可负担的替代选择。但与默克疫苗相比,它能预防的HPV种类较少。默克公司在声明中表示,加卫苗在中国的销售未受影响,疫苗需求依然很高。该公司称相信其疫苗能带来更多益处,通过覆盖更多HPV类型,可帮助预防更多与HPV相关的癌症等疾病。

新冠疫苗领军者科兴也在开发其他疫苗,包括正接受世卫组织审查的水痘和脊髓灰质炎疫苗。国药集团已开始在印度和东南亚销售日本脑炎疫苗。为了在全球推广非新冠疫苗,中国公司往往会设定低于西方品牌的价格,并会寻求世卫组织的“预认证”,这是穷国政府广泛认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保证。

博利基说中国目前的主要扩张大概会局限在低收入国家,这意味着主要竞争对手是发展中世界的低成本印度供应商。当印度限制出口时,中国公司挺身而出,为世卫组织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提供了数亿支新冠疫苗,该计划主要服务于贫穷国家。

“如果非洲因为中国而成为一个更健康、更繁荣的大陆,”西澳大学非洲研究与参与中心研究员芭芭拉·纳塔比(Barbara Nattabi)说,“这将为中国提供一条进入非洲的途径。”

总之 新冠疫情前,中国的疫苗主要用于国内。现在,中国也开始为使用其新冠疫苗的国家供应其他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新冠疫苗的真正回报

发布日期:2021-11-24 12:49
|中国制药商希望新冠疫苗的出口能带动其他疫苗的销售;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



| Bruce Einhorn、Dong Lyu、Misha Savic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使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出口国,主要面向买不到或买不起更有效的欧美疫苗的国家。现在,中国正利用这种新到来的影响力,积极推动向海外销售针对日本脑炎和肺炎等其他疾病的疫苗,以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默克公司(Merck & Co.)等制药巨头一较高下。

难以获得西方新冠疫苗的发展中国家在预防其他疾病方面,似乎也将越来越依赖于中国疫苗。

这一扩张标志着中国制药业的地位显著提升,贫穷国家也有望获得更便宜的救命疫苗。这也有助于习近平主席领导的政府在全球施展更多软实力。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已经表示,为感谢中国向该国提供逾400万剂新冠疫苗,以及对当地钢铁等产业的支持,加之地缘政治方面的撑腰,该国首都贝尔格莱德或将竖起一尊习近平的雕像。

贝尔格莱德附近正在建造一座庞大工厂,中国国药控股(Sinopharm)是工厂的合作伙伴,塞尔维亚总理安娜·布尔纳比奇(Ana Brnabic)称该工厂“将能生产预防其他疾病的疫苗……不仅面向塞尔维亚,也将用于出口”。在摩洛哥,中国的沃森生物技术公司(Walvax Biotechnology Co.)正在销售一种针对儿童肺炎的疫苗。其他中国公司也在依托新冠疫苗出口的成功经验,向印尼和埃及等国销售从流感到肝炎等各类疫苗。“中国过去并非疫苗出口国,疫情期间的这一转变也是疫情改变世界的见证之一,”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项目负责人托马斯·博利基(Thomas Bollyky)说。“这使得中国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成为全球疫苗供应商,我想这种情况将持续下去。”

新冠疫情展现了中国制药业的动员速度。中国迄今已向全球各地出口了逾15亿剂新冠疫苗,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成为全球第一大供应商,截至9月下旬,科兴已在中国内外交付了19亿剂疫苗,超过辉瑞的15亿剂。

这一决心也体现在沃森生物身上,这家公司于2001年创立于中国西南城市昆明。创立之初,由于资金匮乏,沃森曾为了发工资被迫借高利贷。该公司随后参与了政府资助项目,掌握了新的疫苗技术。如今其市值已达135亿美元,在中国和海外销售预防脑膜炎、肺炎和其他疾病的疫苗。

几年前,沃森生物副董事长黄镇渴望挑战辉瑞在儿童肺炎球菌疫苗方面的领导地位,该疫苗的销售额每年为总部位于纽约的辉瑞贡献58亿美元的收入。要加快自身疫苗的试验,沃森生物需要付出高昂的投入。为说服公司加快行动,黄镇承诺如疫苗失败,他会清算自己的沃森股票,负担7500万元人民币(1170万美元)的试验费用。

该公司于2020年在中国推出了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 13)的竞品。售价为每剂598元,比辉瑞低15%。政府数据显示,那家美国公司此后在中国失去了40%以上该疫苗的市场份额。黄镇预测其肺炎疫苗有望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取得类似的成功,它在无法获得辉瑞13价肺炎球菌疫苗的地方可以作为一种替代品。辉瑞拒绝置评。尽管沃森生物推出肺炎球菌疫苗以来,辉瑞肺炎疫苗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销量仍增长了35%,因为随着新来者推动此类疫苗的普及,疫苗市场得以发展壮大。“5-10年内,一些中国公司将成长为重要的全球竞争者,”黄镇说。“新冠疫苗无疑展现了中国疫苗厂商的潜力。”

默克的重磅产品加卫苗(Gardasil)也面临威胁,该疫苗可预防导致宫颈癌的人类乳头状瘤病毒。中国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Xiamen Innovax Biotech Co.)去年开始在中国销售HPV疫苗。今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通过了对该疫苗的预认证,为其在发展中国家注册和销售扫清了道路。万泰沧海已与泰国达成销售协议。“在质量方面我们一点也不差,对此我很有信心,”万泰沧海的业务发展总监Wendy Huang说,但“一家中国公司要加深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需要时间”。

富裕国家对HPV疫苗的需求居高不下,而已批准品牌的供应十分有限,这导致世卫组织消除宫颈癌的目标面临挫折。为全球贫困儿童提供疫苗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等国际组织已将万泰沧海疫苗宣传为了一种可负担的替代选择。但与默克疫苗相比,它能预防的HPV种类较少。默克公司在声明中表示,加卫苗在中国的销售未受影响,疫苗需求依然很高。该公司称相信其疫苗能带来更多益处,通过覆盖更多HPV类型,可帮助预防更多与HPV相关的癌症等疾病。

新冠疫苗领军者科兴也在开发其他疫苗,包括正接受世卫组织审查的水痘和脊髓灰质炎疫苗。国药集团已开始在印度和东南亚销售日本脑炎疫苗。为了在全球推广非新冠疫苗,中国公司往往会设定低于西方品牌的价格,并会寻求世卫组织的“预认证”,这是穷国政府广泛认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保证。

博利基说中国目前的主要扩张大概会局限在低收入国家,这意味着主要竞争对手是发展中世界的低成本印度供应商。当印度限制出口时,中国公司挺身而出,为世卫组织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提供了数亿支新冠疫苗,该计划主要服务于贫穷国家。

“如果非洲因为中国而成为一个更健康、更繁荣的大陆,”西澳大学非洲研究与参与中心研究员芭芭拉·纳塔比(Barbara Nattabi)说,“这将为中国提供一条进入非洲的途径。”

总之 新冠疫情前,中国的疫苗主要用于国内。现在,中国也开始为使用其新冠疫苗的国家供应其他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