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

 

【OR  商业新媒体】


几年前,当他的团队把一段用手扇动柔性屏的视频传到网上后不久,一份3亿美元的报价就摆到了面前。刘自鸿面临两个选择:签字,余生在马尔代夫晒太阳;或是拒绝,继续这个未来不定的创新。如今,选择了后者的刘自鸿带领着柔宇,成为了全球柔性屏领域不可忽视的存在。他理想中的“柔性宇宙”的大爆炸已经发生,且正飞速膨胀。

自由之风与行胜于言

本科清华毕业的刘自鸿,后来留学斯坦福,两大名校的校训对他影响颇深。在他心中,斯坦福的“让自由之风吹醒”,是他开始创业之旅的精神萌芽。而清华的“行胜于言”则让他能够坚持走下去。

2006年,刘自鸿留学斯坦福,攻读博士学位。入学的斯坦福新生有一年的时间,去确定自己的方向。刘自鸿看了一圈老师的研究课题,没有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题。他觉得好不容易去斯坦福一趟,不应该白混几年,或者浪费时间做一个不能发挥自己最大价值的事情。

每天下课之后,他躺在斯坦福漂亮的椭圆形草坪上晒太阳思考。加州的阳光下,他突然意识到,蓝天白云、阳光和煦,这些最重要的信息都是通过眼睛接受的。

刘自鸿开始研究视觉历史,从石头刻字、竹简书写、烽火台,到现代的电影、电视、手机,这些都是不同时期的显示技术。那个时期的手机还是诺基亚、摩托罗拉占主流的小屏机时代。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

刘自鸿马上去找了学术导师,导师建议他可以试一试。

把纸面上的理论变成现实中的产品,就好像行走在无边寂寥的黑夜之中,没有任何现成成熟的技术和产品,所以必须靠着想象力,然后一步一步把它变成现实。

刘自鸿曾来到巴塞罗那,那里的建筑,尤其是大师高迪的作品让他印象深刻,那些只属于上帝的曲线,刘自鸿想盗火般地,让它们来到人间。埋首技术的六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向下扎根”六年。2014年8月1日,刘自鸿和团队做出了最初的技术Demo,0.01毫米的柔性屏,随掌风飘舞的屏幕,震惊了业界。

柔性的宇宙

不少行业开拓者往往富有超越凡俗的使命感。但刘自鸿很清醒,从拒绝3亿美元的报价开始,他清秀文静的外表下,有着笃定而务实的力量。“当时我想这个,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嘛。柔的力量其实是,非常强大的,比如说水,对吧,非常强大的力量。”刘自鸿谈及柔宇,其实也在聊自己。他也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不错的时代,中国鼓励知识创新的政策和氛围,允许企业先从技术做起,慢慢地接触市场。柔宇用了六年沉下来完善技术,看不到什么营收,其实哪怕只要把技术稍微调一下,柔宇就能做出轰动性的产品。

刘自鸿把柔宇分为三阶段,从2012年到2014年,算是0到1的技术创新阶段;从2015年到2018年,能够实现量产,产业化,是1到N的一个产业化阶段。真正开始往上生长的,商业化的阶段是从2018年量产之后:柔宇推出折叠屏手机。柔性屏的应用场景很多,比如和空客的合作,座位后边的显示屏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娱乐方式。通过把原本很重的屏幕全部换成柔性屏之后,设计简单,也很美观,同时通过减重,降低燃油消耗,帮助航空公司减少碳排放是刚性的需求。除此之外,柔宇还在和全球500多家企业级客户一步一步落地合作。

柔宇埋首八年等来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图景,但在刘自鸿的设想中,这远非终点。他心中有一个“柔性的宇宙”:万物以显示连接,柔性屏则是界面,最终达成无缝的交互,形成“柔性的宇宙”。38岁的刘自鸿,身上带着这一代技术创业者的典型气质,不是挥斥方遒的大佬,而是有血有肉的“超级英雄”。这位改变了显示历史的超级英雄,正在缔造属于他的,未来也属于所有人的“柔性宇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刘自鸿的柔性宇宙

发布日期:2021-11-24 07:37
|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

 

【OR  商业新媒体】


几年前,当他的团队把一段用手扇动柔性屏的视频传到网上后不久,一份3亿美元的报价就摆到了面前。刘自鸿面临两个选择:签字,余生在马尔代夫晒太阳;或是拒绝,继续这个未来不定的创新。如今,选择了后者的刘自鸿带领着柔宇,成为了全球柔性屏领域不可忽视的存在。他理想中的“柔性宇宙”的大爆炸已经发生,且正飞速膨胀。

自由之风与行胜于言

本科清华毕业的刘自鸿,后来留学斯坦福,两大名校的校训对他影响颇深。在他心中,斯坦福的“让自由之风吹醒”,是他开始创业之旅的精神萌芽。而清华的“行胜于言”则让他能够坚持走下去。

2006年,刘自鸿留学斯坦福,攻读博士学位。入学的斯坦福新生有一年的时间,去确定自己的方向。刘自鸿看了一圈老师的研究课题,没有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题。他觉得好不容易去斯坦福一趟,不应该白混几年,或者浪费时间做一个不能发挥自己最大价值的事情。

每天下课之后,他躺在斯坦福漂亮的椭圆形草坪上晒太阳思考。加州的阳光下,他突然意识到,蓝天白云、阳光和煦,这些最重要的信息都是通过眼睛接受的。

刘自鸿开始研究视觉历史,从石头刻字、竹简书写、烽火台,到现代的电影、电视、手机,这些都是不同时期的显示技术。那个时期的手机还是诺基亚、摩托罗拉占主流的小屏机时代。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

刘自鸿马上去找了学术导师,导师建议他可以试一试。

把纸面上的理论变成现实中的产品,就好像行走在无边寂寥的黑夜之中,没有任何现成成熟的技术和产品,所以必须靠着想象力,然后一步一步把它变成现实。

刘自鸿曾来到巴塞罗那,那里的建筑,尤其是大师高迪的作品让他印象深刻,那些只属于上帝的曲线,刘自鸿想盗火般地,让它们来到人间。埋首技术的六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向下扎根”六年。2014年8月1日,刘自鸿和团队做出了最初的技术Demo,0.01毫米的柔性屏,随掌风飘舞的屏幕,震惊了业界。

柔性的宇宙

不少行业开拓者往往富有超越凡俗的使命感。但刘自鸿很清醒,从拒绝3亿美元的报价开始,他清秀文静的外表下,有着笃定而务实的力量。“当时我想这个,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嘛。柔的力量其实是,非常强大的,比如说水,对吧,非常强大的力量。”刘自鸿谈及柔宇,其实也在聊自己。他也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不错的时代,中国鼓励知识创新的政策和氛围,允许企业先从技术做起,慢慢地接触市场。柔宇用了六年沉下来完善技术,看不到什么营收,其实哪怕只要把技术稍微调一下,柔宇就能做出轰动性的产品。

刘自鸿把柔宇分为三阶段,从2012年到2014年,算是0到1的技术创新阶段;从2015年到2018年,能够实现量产,产业化,是1到N的一个产业化阶段。真正开始往上生长的,商业化的阶段是从2018年量产之后:柔宇推出折叠屏手机。柔性屏的应用场景很多,比如和空客的合作,座位后边的显示屏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娱乐方式。通过把原本很重的屏幕全部换成柔性屏之后,设计简单,也很美观,同时通过减重,降低燃油消耗,帮助航空公司减少碳排放是刚性的需求。除此之外,柔宇还在和全球500多家企业级客户一步一步落地合作。

柔宇埋首八年等来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图景,但在刘自鸿的设想中,这远非终点。他心中有一个“柔性的宇宙”:万物以显示连接,柔性屏则是界面,最终达成无缝的交互,形成“柔性的宇宙”。38岁的刘自鸿,身上带着这一代技术创业者的典型气质,不是挥斥方遒的大佬,而是有血有肉的“超级英雄”。这位改变了显示历史的超级英雄,正在缔造属于他的,未来也属于所有人的“柔性宇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

 

【OR  商业新媒体】


几年前,当他的团队把一段用手扇动柔性屏的视频传到网上后不久,一份3亿美元的报价就摆到了面前。刘自鸿面临两个选择:签字,余生在马尔代夫晒太阳;或是拒绝,继续这个未来不定的创新。如今,选择了后者的刘自鸿带领着柔宇,成为了全球柔性屏领域不可忽视的存在。他理想中的“柔性宇宙”的大爆炸已经发生,且正飞速膨胀。

自由之风与行胜于言

本科清华毕业的刘自鸿,后来留学斯坦福,两大名校的校训对他影响颇深。在他心中,斯坦福的“让自由之风吹醒”,是他开始创业之旅的精神萌芽。而清华的“行胜于言”则让他能够坚持走下去。

2006年,刘自鸿留学斯坦福,攻读博士学位。入学的斯坦福新生有一年的时间,去确定自己的方向。刘自鸿看了一圈老师的研究课题,没有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题。他觉得好不容易去斯坦福一趟,不应该白混几年,或者浪费时间做一个不能发挥自己最大价值的事情。

每天下课之后,他躺在斯坦福漂亮的椭圆形草坪上晒太阳思考。加州的阳光下,他突然意识到,蓝天白云、阳光和煦,这些最重要的信息都是通过眼睛接受的。

刘自鸿开始研究视觉历史,从石头刻字、竹简书写、烽火台,到现代的电影、电视、手机,这些都是不同时期的显示技术。那个时期的手机还是诺基亚、摩托罗拉占主流的小屏机时代。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

刘自鸿马上去找了学术导师,导师建议他可以试一试。

把纸面上的理论变成现实中的产品,就好像行走在无边寂寥的黑夜之中,没有任何现成成熟的技术和产品,所以必须靠着想象力,然后一步一步把它变成现实。

刘自鸿曾来到巴塞罗那,那里的建筑,尤其是大师高迪的作品让他印象深刻,那些只属于上帝的曲线,刘自鸿想盗火般地,让它们来到人间。埋首技术的六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向下扎根”六年。2014年8月1日,刘自鸿和团队做出了最初的技术Demo,0.01毫米的柔性屏,随掌风飘舞的屏幕,震惊了业界。

柔性的宇宙

不少行业开拓者往往富有超越凡俗的使命感。但刘自鸿很清醒,从拒绝3亿美元的报价开始,他清秀文静的外表下,有着笃定而务实的力量。“当时我想这个,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嘛。柔的力量其实是,非常强大的,比如说水,对吧,非常强大的力量。”刘自鸿谈及柔宇,其实也在聊自己。他也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不错的时代,中国鼓励知识创新的政策和氛围,允许企业先从技术做起,慢慢地接触市场。柔宇用了六年沉下来完善技术,看不到什么营收,其实哪怕只要把技术稍微调一下,柔宇就能做出轰动性的产品。

刘自鸿把柔宇分为三阶段,从2012年到2014年,算是0到1的技术创新阶段;从2015年到2018年,能够实现量产,产业化,是1到N的一个产业化阶段。真正开始往上生长的,商业化的阶段是从2018年量产之后:柔宇推出折叠屏手机。柔性屏的应用场景很多,比如和空客的合作,座位后边的显示屏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娱乐方式。通过把原本很重的屏幕全部换成柔性屏之后,设计简单,也很美观,同时通过减重,降低燃油消耗,帮助航空公司减少碳排放是刚性的需求。除此之外,柔宇还在和全球500多家企业级客户一步一步落地合作。

柔宇埋首八年等来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图景,但在刘自鸿的设想中,这远非终点。他心中有一个“柔性的宇宙”:万物以显示连接,柔性屏则是界面,最终达成无缝的交互,形成“柔性的宇宙”。38岁的刘自鸿,身上带着这一代技术创业者的典型气质,不是挥斥方遒的大佬,而是有血有肉的“超级英雄”。这位改变了显示历史的超级英雄,正在缔造属于他的,未来也属于所有人的“柔性宇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刘自鸿的柔性宇宙

发布日期:2021-11-24 07:37
|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

 

【OR  商业新媒体】


几年前,当他的团队把一段用手扇动柔性屏的视频传到网上后不久,一份3亿美元的报价就摆到了面前。刘自鸿面临两个选择:签字,余生在马尔代夫晒太阳;或是拒绝,继续这个未来不定的创新。如今,选择了后者的刘自鸿带领着柔宇,成为了全球柔性屏领域不可忽视的存在。他理想中的“柔性宇宙”的大爆炸已经发生,且正飞速膨胀。

自由之风与行胜于言

本科清华毕业的刘自鸿,后来留学斯坦福,两大名校的校训对他影响颇深。在他心中,斯坦福的“让自由之风吹醒”,是他开始创业之旅的精神萌芽。而清华的“行胜于言”则让他能够坚持走下去。

2006年,刘自鸿留学斯坦福,攻读博士学位。入学的斯坦福新生有一年的时间,去确定自己的方向。刘自鸿看了一圈老师的研究课题,没有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题。他觉得好不容易去斯坦福一趟,不应该白混几年,或者浪费时间做一个不能发挥自己最大价值的事情。

每天下课之后,他躺在斯坦福漂亮的椭圆形草坪上晒太阳思考。加州的阳光下,他突然意识到,蓝天白云、阳光和煦,这些最重要的信息都是通过眼睛接受的。

刘自鸿开始研究视觉历史,从石头刻字、竹简书写、烽火台,到现代的电影、电视、手机,这些都是不同时期的显示技术。那个时期的手机还是诺基亚、摩托罗拉占主流的小屏机时代。假设我们的手机不再那么方方正正像一块小板砖,而是像一张纸一样能够随意折叠放入自己的口袋呢?

刘自鸿马上去找了学术导师,导师建议他可以试一试。

把纸面上的理论变成现实中的产品,就好像行走在无边寂寥的黑夜之中,没有任何现成成熟的技术和产品,所以必须靠着想象力,然后一步一步把它变成现实。

刘自鸿曾来到巴塞罗那,那里的建筑,尤其是大师高迪的作品让他印象深刻,那些只属于上帝的曲线,刘自鸿想盗火般地,让它们来到人间。埋首技术的六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向下扎根”六年。2014年8月1日,刘自鸿和团队做出了最初的技术Demo,0.01毫米的柔性屏,随掌风飘舞的屏幕,震惊了业界。

柔性的宇宙

不少行业开拓者往往富有超越凡俗的使命感。但刘自鸿很清醒,从拒绝3亿美元的报价开始,他清秀文静的外表下,有着笃定而务实的力量。“当时我想这个,柔字因为是我们做的东西的特征,而且中国文化里面讲究以柔克刚嘛。柔的力量其实是,非常强大的,比如说水,对吧,非常强大的力量。”刘自鸿谈及柔宇,其实也在聊自己。他也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不错的时代,中国鼓励知识创新的政策和氛围,允许企业先从技术做起,慢慢地接触市场。柔宇用了六年沉下来完善技术,看不到什么营收,其实哪怕只要把技术稍微调一下,柔宇就能做出轰动性的产品。

刘自鸿把柔宇分为三阶段,从2012年到2014年,算是0到1的技术创新阶段;从2015年到2018年,能够实现量产,产业化,是1到N的一个产业化阶段。真正开始往上生长的,商业化的阶段是从2018年量产之后:柔宇推出折叠屏手机。柔性屏的应用场景很多,比如和空客的合作,座位后边的显示屏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娱乐方式。通过把原本很重的屏幕全部换成柔性屏之后,设计简单,也很美观,同时通过减重,降低燃油消耗,帮助航空公司减少碳排放是刚性的需求。除此之外,柔宇还在和全球500多家企业级客户一步一步落地合作。

柔宇埋首八年等来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图景,但在刘自鸿的设想中,这远非终点。他心中有一个“柔性的宇宙”:万物以显示连接,柔性屏则是界面,最终达成无缝的交互,形成“柔性的宇宙”。38岁的刘自鸿,身上带着这一代技术创业者的典型气质,不是挥斥方遒的大佬,而是有血有肉的“超级英雄”。这位改变了显示历史的超级英雄,正在缔造属于他的,未来也属于所有人的“柔性宇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