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疫情结束尚需时日;该药物可减少危害和住院几率。



| Cynthia Koons、Emma Court 、Robert Langreth 

【OR  商业新媒体】


辉瑞(Pfizer Inc.)和默克(Merck & Co.)治疗新冠的药物带来了曙光,满怀希望的人们会问:疫情将就此结束了吧?但无论是谁,所能给出的最好回答也只不过是“有可能”。无论这些抗病毒的药多么有效,要想宣布疫情结束,也还需要再等上几个月。

研究显示,这些药物能大大减少高危、未接种疫苗的新冠患者需要住院治疗的几率。这些结果带来希望也在情理之中。辉瑞药物的有效率为89%,默克药物在大约50%的患者中有效—这在科学上可能是极大的突破。

而就在去年此时,我们还在庆祝另一项震惊世界的科学成就:当时,辉瑞和莫德纳(Moderna Inc.)宣布了更为了不起的疫苗结果,疫苗的有效率和研发速度都让人赞叹。

不过,接踵而来的却有更多坏消息。尽管很多地方都可接种疫苗,但2021年迄今为止,新冠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020年全年。病毒变异、接种率低、对戴口罩等防疫措施坚持不力等等,为病毒肆虐提供了条件。预测者们身心俱疲,不愿说出新冠治疗药物将阻止病毒这样的话,至少现在还不会说。

新的治疗药物有其局限性。药物试验主要是在高危、未接种人群中进行,只对已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在出现症状几天内服药的患者有效。然而,病毒检测并不总是那么快,而未接种人群(也是最容易感染新冠并需要吃药的人)可能对做检测也没那么热心。

疫苗仍是防止新冠出现并阻止其传播的最佳办法。如果疫苗的怀疑者指望新药来减少新冠威胁,他们可能就更不愿意打针了。而且,若想让新药在疫情预计将会卷土重来的冬季到来 之际得到普及,则辉瑞和默克就必须快马加鞭,尽快让产量达 到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粒。

全球各地接种率相差很大。根据彭博新闻社的新冠疫苗追踪工具,在美国境内,完全接种比率就有较大悬殊,从西弗吉尼亚州的41%到佛蒙特州的72%。未接种人群聚集地会让病毒继 续传播,并有可能滋生变异毒株。

“这些抗病毒药物是我们对抗病毒武器库里的又一个工具,但绝对无法取代疫苗,这些药需要在感染后尽早服用,在这种情况下则尤其如此。”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在电邮中如此写道。弗里登是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前主任,目前在公共医疗卫生行动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担任首席执行官。“最有可能改变疫情发展趋势的办法是迅速扩大高效疫苗的生产,阻断有可能更加危险的变种病毒的发展。”他说。

如何能宣布大流行疫情结束,对此并没有正式的标准。据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流行病学家和流感专家阿诺德·蒙托(Arnold Monto)说,就此次新冠疫情而言,结束它可能需要药物、疫苗和自然免疫力综合达到一个足以抑制病毒严重并发症的程度,让人们能够不需要再采取预防措施,便能恢复 正常生活。随着社会开放,美国有些地区可能正在接近实现这一 标准,确保病毒不再恶化。

气温下降后,情况可能会不同。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 (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预计今 冬美国新冠病例将再次激增,上升周期可能会从11月末开始,在明年1月或2月初达到峰值,从现在起到明年3月1日,估计会 有12万人死于新冠。作为对比,每年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是3 万人左右。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是一家领先的人口健康研究机构。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 ( Benjamin Cowling)指出,若要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甚至普通感冒那样的病,则需要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接触它。“无论是通过疫苗还是感染,在经历过几次这种病毒之后,我认为,之后的任何接触、任何感染往往都会变得很轻微,”他说,“这就是它如何变 成一种季节性新冠疾病的方式。需要有个过程,让我们的免疫系统习惯于见到它。”依照考林估计,出现这种可能性还需要几年时间。

新冠仍留在我们的生活里。美国目前每天的感染病例数大约是7万例。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病毒学家何大一(David Ho)称,药物或许可以降低死亡率,让这种病毒变得更容易共 处。何大一是资深研究者,他率先推出的艾滋病毒药物鸡尾酒 疗法,最终降低了艾滋病毒造成的死亡率。

新冠在美国确诊患者中造成的死亡率是1.6%左右。强有力的疫苗加上减少重症有效率达90%的药物,或许可将新冠死亡率降至接近流感的水平。何大一说:“这将可以消除恐惧因素, 帮助社会恢复正常。”

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卫生与医学教授戴维·哈默(David Hamer)表示,当下一篇章来临时,我们会看到 病毒分散存在,传播水平低下,不再造成医院人满为患。“我不 敢说这个国家有任何地方实现了这一点,但有些地区可能正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他如是说道,“这其中包括纽约和新英格兰地区。”

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再次出现偶尔的暴发。“它永远不会真正的彻底消失,”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 (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感染与免疫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主任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 说,“我们需要长期与之共存。随着新生儿诞生,随着免疫力减弱,随着病毒的新变种出现以及其难以预测的演变方式,我们将不得不持续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口服药来了 新冠疫情能否结束

发布日期:2021-11-23 13:27
|距离疫情结束尚需时日;该药物可减少危害和住院几率。



| Cynthia Koons、Emma Court 、Robert Langreth 

【OR  商业新媒体】


辉瑞(Pfizer Inc.)和默克(Merck & Co.)治疗新冠的药物带来了曙光,满怀希望的人们会问:疫情将就此结束了吧?但无论是谁,所能给出的最好回答也只不过是“有可能”。无论这些抗病毒的药多么有效,要想宣布疫情结束,也还需要再等上几个月。

研究显示,这些药物能大大减少高危、未接种疫苗的新冠患者需要住院治疗的几率。这些结果带来希望也在情理之中。辉瑞药物的有效率为89%,默克药物在大约50%的患者中有效—这在科学上可能是极大的突破。

而就在去年此时,我们还在庆祝另一项震惊世界的科学成就:当时,辉瑞和莫德纳(Moderna Inc.)宣布了更为了不起的疫苗结果,疫苗的有效率和研发速度都让人赞叹。

不过,接踵而来的却有更多坏消息。尽管很多地方都可接种疫苗,但2021年迄今为止,新冠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020年全年。病毒变异、接种率低、对戴口罩等防疫措施坚持不力等等,为病毒肆虐提供了条件。预测者们身心俱疲,不愿说出新冠治疗药物将阻止病毒这样的话,至少现在还不会说。

新的治疗药物有其局限性。药物试验主要是在高危、未接种人群中进行,只对已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在出现症状几天内服药的患者有效。然而,病毒检测并不总是那么快,而未接种人群(也是最容易感染新冠并需要吃药的人)可能对做检测也没那么热心。

疫苗仍是防止新冠出现并阻止其传播的最佳办法。如果疫苗的怀疑者指望新药来减少新冠威胁,他们可能就更不愿意打针了。而且,若想让新药在疫情预计将会卷土重来的冬季到来 之际得到普及,则辉瑞和默克就必须快马加鞭,尽快让产量达 到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粒。

全球各地接种率相差很大。根据彭博新闻社的新冠疫苗追踪工具,在美国境内,完全接种比率就有较大悬殊,从西弗吉尼亚州的41%到佛蒙特州的72%。未接种人群聚集地会让病毒继 续传播,并有可能滋生变异毒株。

“这些抗病毒药物是我们对抗病毒武器库里的又一个工具,但绝对无法取代疫苗,这些药需要在感染后尽早服用,在这种情况下则尤其如此。”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在电邮中如此写道。弗里登是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前主任,目前在公共医疗卫生行动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担任首席执行官。“最有可能改变疫情发展趋势的办法是迅速扩大高效疫苗的生产,阻断有可能更加危险的变种病毒的发展。”他说。

如何能宣布大流行疫情结束,对此并没有正式的标准。据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流行病学家和流感专家阿诺德·蒙托(Arnold Monto)说,就此次新冠疫情而言,结束它可能需要药物、疫苗和自然免疫力综合达到一个足以抑制病毒严重并发症的程度,让人们能够不需要再采取预防措施,便能恢复 正常生活。随着社会开放,美国有些地区可能正在接近实现这一 标准,确保病毒不再恶化。

气温下降后,情况可能会不同。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 (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预计今 冬美国新冠病例将再次激增,上升周期可能会从11月末开始,在明年1月或2月初达到峰值,从现在起到明年3月1日,估计会 有12万人死于新冠。作为对比,每年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是3 万人左右。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是一家领先的人口健康研究机构。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 ( Benjamin Cowling)指出,若要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甚至普通感冒那样的病,则需要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接触它。“无论是通过疫苗还是感染,在经历过几次这种病毒之后,我认为,之后的任何接触、任何感染往往都会变得很轻微,”他说,“这就是它如何变 成一种季节性新冠疾病的方式。需要有个过程,让我们的免疫系统习惯于见到它。”依照考林估计,出现这种可能性还需要几年时间。

新冠仍留在我们的生活里。美国目前每天的感染病例数大约是7万例。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病毒学家何大一(David Ho)称,药物或许可以降低死亡率,让这种病毒变得更容易共 处。何大一是资深研究者,他率先推出的艾滋病毒药物鸡尾酒 疗法,最终降低了艾滋病毒造成的死亡率。

新冠在美国确诊患者中造成的死亡率是1.6%左右。强有力的疫苗加上减少重症有效率达90%的药物,或许可将新冠死亡率降至接近流感的水平。何大一说:“这将可以消除恐惧因素, 帮助社会恢复正常。”

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卫生与医学教授戴维·哈默(David Hamer)表示,当下一篇章来临时,我们会看到 病毒分散存在,传播水平低下,不再造成医院人满为患。“我不 敢说这个国家有任何地方实现了这一点,但有些地区可能正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他如是说道,“这其中包括纽约和新英格兰地区。”

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再次出现偶尔的暴发。“它永远不会真正的彻底消失,”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 (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感染与免疫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主任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 说,“我们需要长期与之共存。随着新生儿诞生,随着免疫力减弱,随着病毒的新变种出现以及其难以预测的演变方式,我们将不得不持续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距离疫情结束尚需时日;该药物可减少危害和住院几率。



| Cynthia Koons、Emma Court 、Robert Langreth 

【OR  商业新媒体】


辉瑞(Pfizer Inc.)和默克(Merck & Co.)治疗新冠的药物带来了曙光,满怀希望的人们会问:疫情将就此结束了吧?但无论是谁,所能给出的最好回答也只不过是“有可能”。无论这些抗病毒的药多么有效,要想宣布疫情结束,也还需要再等上几个月。

研究显示,这些药物能大大减少高危、未接种疫苗的新冠患者需要住院治疗的几率。这些结果带来希望也在情理之中。辉瑞药物的有效率为89%,默克药物在大约50%的患者中有效—这在科学上可能是极大的突破。

而就在去年此时,我们还在庆祝另一项震惊世界的科学成就:当时,辉瑞和莫德纳(Moderna Inc.)宣布了更为了不起的疫苗结果,疫苗的有效率和研发速度都让人赞叹。

不过,接踵而来的却有更多坏消息。尽管很多地方都可接种疫苗,但2021年迄今为止,新冠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020年全年。病毒变异、接种率低、对戴口罩等防疫措施坚持不力等等,为病毒肆虐提供了条件。预测者们身心俱疲,不愿说出新冠治疗药物将阻止病毒这样的话,至少现在还不会说。

新的治疗药物有其局限性。药物试验主要是在高危、未接种人群中进行,只对已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在出现症状几天内服药的患者有效。然而,病毒检测并不总是那么快,而未接种人群(也是最容易感染新冠并需要吃药的人)可能对做检测也没那么热心。

疫苗仍是防止新冠出现并阻止其传播的最佳办法。如果疫苗的怀疑者指望新药来减少新冠威胁,他们可能就更不愿意打针了。而且,若想让新药在疫情预计将会卷土重来的冬季到来 之际得到普及,则辉瑞和默克就必须快马加鞭,尽快让产量达 到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粒。

全球各地接种率相差很大。根据彭博新闻社的新冠疫苗追踪工具,在美国境内,完全接种比率就有较大悬殊,从西弗吉尼亚州的41%到佛蒙特州的72%。未接种人群聚集地会让病毒继 续传播,并有可能滋生变异毒株。

“这些抗病毒药物是我们对抗病毒武器库里的又一个工具,但绝对无法取代疫苗,这些药需要在感染后尽早服用,在这种情况下则尤其如此。”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在电邮中如此写道。弗里登是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前主任,目前在公共医疗卫生行动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担任首席执行官。“最有可能改变疫情发展趋势的办法是迅速扩大高效疫苗的生产,阻断有可能更加危险的变种病毒的发展。”他说。

如何能宣布大流行疫情结束,对此并没有正式的标准。据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流行病学家和流感专家阿诺德·蒙托(Arnold Monto)说,就此次新冠疫情而言,结束它可能需要药物、疫苗和自然免疫力综合达到一个足以抑制病毒严重并发症的程度,让人们能够不需要再采取预防措施,便能恢复 正常生活。随着社会开放,美国有些地区可能正在接近实现这一 标准,确保病毒不再恶化。

气温下降后,情况可能会不同。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 (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预计今 冬美国新冠病例将再次激增,上升周期可能会从11月末开始,在明年1月或2月初达到峰值,从现在起到明年3月1日,估计会 有12万人死于新冠。作为对比,每年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是3 万人左右。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是一家领先的人口健康研究机构。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 ( Benjamin Cowling)指出,若要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甚至普通感冒那样的病,则需要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接触它。“无论是通过疫苗还是感染,在经历过几次这种病毒之后,我认为,之后的任何接触、任何感染往往都会变得很轻微,”他说,“这就是它如何变 成一种季节性新冠疾病的方式。需要有个过程,让我们的免疫系统习惯于见到它。”依照考林估计,出现这种可能性还需要几年时间。

新冠仍留在我们的生活里。美国目前每天的感染病例数大约是7万例。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病毒学家何大一(David Ho)称,药物或许可以降低死亡率,让这种病毒变得更容易共 处。何大一是资深研究者,他率先推出的艾滋病毒药物鸡尾酒 疗法,最终降低了艾滋病毒造成的死亡率。

新冠在美国确诊患者中造成的死亡率是1.6%左右。强有力的疫苗加上减少重症有效率达90%的药物,或许可将新冠死亡率降至接近流感的水平。何大一说:“这将可以消除恐惧因素, 帮助社会恢复正常。”

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卫生与医学教授戴维·哈默(David Hamer)表示,当下一篇章来临时,我们会看到 病毒分散存在,传播水平低下,不再造成医院人满为患。“我不 敢说这个国家有任何地方实现了这一点,但有些地区可能正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他如是说道,“这其中包括纽约和新英格兰地区。”

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再次出现偶尔的暴发。“它永远不会真正的彻底消失,”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 (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感染与免疫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主任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 说,“我们需要长期与之共存。随着新生儿诞生,随着免疫力减弱,随着病毒的新变种出现以及其难以预测的演变方式,我们将不得不持续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口服药来了 新冠疫情能否结束

发布日期:2021-11-23 13:27
|距离疫情结束尚需时日;该药物可减少危害和住院几率。



| Cynthia Koons、Emma Court 、Robert Langreth 

【OR  商业新媒体】


辉瑞(Pfizer Inc.)和默克(Merck & Co.)治疗新冠的药物带来了曙光,满怀希望的人们会问:疫情将就此结束了吧?但无论是谁,所能给出的最好回答也只不过是“有可能”。无论这些抗病毒的药多么有效,要想宣布疫情结束,也还需要再等上几个月。

研究显示,这些药物能大大减少高危、未接种疫苗的新冠患者需要住院治疗的几率。这些结果带来希望也在情理之中。辉瑞药物的有效率为89%,默克药物在大约50%的患者中有效—这在科学上可能是极大的突破。

而就在去年此时,我们还在庆祝另一项震惊世界的科学成就:当时,辉瑞和莫德纳(Moderna Inc.)宣布了更为了不起的疫苗结果,疫苗的有效率和研发速度都让人赞叹。

不过,接踵而来的却有更多坏消息。尽管很多地方都可接种疫苗,但2021年迄今为止,新冠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020年全年。病毒变异、接种率低、对戴口罩等防疫措施坚持不力等等,为病毒肆虐提供了条件。预测者们身心俱疲,不愿说出新冠治疗药物将阻止病毒这样的话,至少现在还不会说。

新的治疗药物有其局限性。药物试验主要是在高危、未接种人群中进行,只对已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在出现症状几天内服药的患者有效。然而,病毒检测并不总是那么快,而未接种人群(也是最容易感染新冠并需要吃药的人)可能对做检测也没那么热心。

疫苗仍是防止新冠出现并阻止其传播的最佳办法。如果疫苗的怀疑者指望新药来减少新冠威胁,他们可能就更不愿意打针了。而且,若想让新药在疫情预计将会卷土重来的冬季到来 之际得到普及,则辉瑞和默克就必须快马加鞭,尽快让产量达 到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粒。

全球各地接种率相差很大。根据彭博新闻社的新冠疫苗追踪工具,在美国境内,完全接种比率就有较大悬殊,从西弗吉尼亚州的41%到佛蒙特州的72%。未接种人群聚集地会让病毒继 续传播,并有可能滋生变异毒株。

“这些抗病毒药物是我们对抗病毒武器库里的又一个工具,但绝对无法取代疫苗,这些药需要在感染后尽早服用,在这种情况下则尤其如此。”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在电邮中如此写道。弗里登是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前主任,目前在公共医疗卫生行动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担任首席执行官。“最有可能改变疫情发展趋势的办法是迅速扩大高效疫苗的生产,阻断有可能更加危险的变种病毒的发展。”他说。

如何能宣布大流行疫情结束,对此并没有正式的标准。据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流行病学家和流感专家阿诺德·蒙托(Arnold Monto)说,就此次新冠疫情而言,结束它可能需要药物、疫苗和自然免疫力综合达到一个足以抑制病毒严重并发症的程度,让人们能够不需要再采取预防措施,便能恢复 正常生活。随着社会开放,美国有些地区可能正在接近实现这一 标准,确保病毒不再恶化。

气温下降后,情况可能会不同。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 (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预计今 冬美国新冠病例将再次激增,上升周期可能会从11月末开始,在明年1月或2月初达到峰值,从现在起到明年3月1日,估计会 有12万人死于新冠。作为对比,每年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是3 万人左右。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是一家领先的人口健康研究机构。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 ( Benjamin Cowling)指出,若要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甚至普通感冒那样的病,则需要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接触它。“无论是通过疫苗还是感染,在经历过几次这种病毒之后,我认为,之后的任何接触、任何感染往往都会变得很轻微,”他说,“这就是它如何变 成一种季节性新冠疾病的方式。需要有个过程,让我们的免疫系统习惯于见到它。”依照考林估计,出现这种可能性还需要几年时间。

新冠仍留在我们的生活里。美国目前每天的感染病例数大约是7万例。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病毒学家何大一(David Ho)称,药物或许可以降低死亡率,让这种病毒变得更容易共 处。何大一是资深研究者,他率先推出的艾滋病毒药物鸡尾酒 疗法,最终降低了艾滋病毒造成的死亡率。

新冠在美国确诊患者中造成的死亡率是1.6%左右。强有力的疫苗加上减少重症有效率达90%的药物,或许可将新冠死亡率降至接近流感的水平。何大一说:“这将可以消除恐惧因素, 帮助社会恢复正常。”

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卫生与医学教授戴维·哈默(David Hamer)表示,当下一篇章来临时,我们会看到 病毒分散存在,传播水平低下,不再造成医院人满为患。“我不 敢说这个国家有任何地方实现了这一点,但有些地区可能正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他如是说道,“这其中包括纽约和新英格兰地区。”

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再次出现偶尔的暴发。“它永远不会真正的彻底消失,”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 (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感染与免疫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主任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 说,“我们需要长期与之共存。随着新生儿诞生,随着免疫力减弱,随着病毒的新变种出现以及其难以预测的演变方式,我们将不得不持续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