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军备控制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有更多核弹头和携带这些弹头的武器。


2019年在北京举行的阅兵式上展示的高超音速导弹。

| Chao Deng|Alastair Gale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核军控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又更多核弹头和可携带核弹头的武器。

美国官员表示,在本周的一次视频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达成一致,将围绕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所谓的战略稳定问题谋求对话。

中方在对此次峰会的描述中没有提到任何此类进展。一位了解此事的中国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双方可能通过政府部门以外的国防分析人士和学者展开所谓二轨对话。

周四在中国外交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发言人称他 “注意到了美方的澄清",但没有详细说明。

根据美国国防部对中国军力的最新年度评估,中国拥有约350枚核弹头。这远少于美国所储存的3,750枚。但五角大楼表示,到2030年年底中国有望拥有1,000枚核弹头。

美国国防部表示,中国还开发了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和其他系统。中国8月高超音速飞行器的试射展示了中国可躲避美国反导系统拦截的新方式。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上将对此表示,这已经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

所有这些武器都使中国的核武库更有可能在全面战争爆发后的最初核交锋中得以幸存,并可能在较有限的冲突中发挥作用。美国官员和国防专家表示,五角大楼担忧的是,中国政府尚未公开解释扩大自身核武库的原因。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驻北京核武专家赵通称,从根本上讲,美国是想了解中国的情况以及中国扩张核武库背后的根本动机。

赵通称,正如美俄两国的军控对话一样,美中之间问题的解决也没有捷径。

周三,由两党议员组成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其提交给国会的年度报告中警告称,中国扩张核武规模可能是为了支撑“有限范围率先使用核武器这一新战略”,也可能是用来帮助中国阻止美国干预台海战争。

中国国防部在核武器问题上几乎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也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外交部让记者参考其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在周四的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否认了上述美国报告的内容,称其干涉中国内政,破坏美中关系,反映了该机构长期以来对中国的无知和偏见。

西方媒体报道和学术评论曾指出中国增加了导弹发射井。此前,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及相关报道和学术论文时,他们表示自己不了解有任何增加。他们还指出,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早些时候报道的高超音速导弹试验不是导弹发射,而是验证其可重复使用性的例行航天器测试。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将其核武储备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只确保中国有能力用自己的核武器来应对核打击。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对美国最近在探测和防御少量此类武器的能力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担忧,这可能促使中国试图扩大武器库。

一些分析人士称,美中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和台湾等地区关系紧张,这可能也在驱使中国政府采取行动,以确保其核能力强大到足以让对手打消动用核武的念头。

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军备控制问题专家吴日强表示,中国领导人或许认为中美之间存在某种程度的常规战争风险,所以可能不得不加强核威慑。

在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呼吁加快打造高水平战略威慑体系。一些分析人士将此解读为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政府可能已开始加大力度改编其核项目。

习近平还监督了强化中国通过潜艇和飞机以及陆基导弹发动核打击的能力相关行动。习近平在2018年视察一个潜艇基地时表示,“我们的海基核力量,要大发展”。


2018年在南中国海的一次军事演习中看到的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赵通称,除了获得二次核打击能力外,中国政府可能还在研究应对对手较小规模使用核武器的方法。 二次核打击能力是指经受住首轮核攻击,然后予以回击的能力。

他表示,一旦核国家走上这条路,可能很难确定什么能力是足够的。他说,这种竞争在更大程度上变成零和博弈。

根据中国军方自己披露的有限信息,中国军队多年来一直在发展在遭到核攻击时更快作出反应的能力,不过独立分析师表示,中国出于什么动机及其能力的程度如何都不得而知。

美国官员称,中国一部分核武器保持在高度警戒状态,而且自2017年以来,中国进行了涉及预警发射的演习;预警发射是指在雷达和卫星数据发出预警后,在敌人的核武器击中之前发动报复性打击。

中国科技部的官方报纸2018年报道称,中国已拥有两种弹道导弹遥感卫星。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2019年表示,该国当时正在帮助中国开发反导弹预警系统。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People's Liberation Army Rocket Force)退役大校杨承军去年在国内媒体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军队的反应时间已经缩短到数分钟,能够在敌核武器落地前实施预警核反击。

不过,《解放军报》等中国官媒对火箭军演习的报道并没披露所用武器是核武器还是常规武器。

美国陆军退役军官、海军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 简称CNA)的中国和印太安全事务主任冯德威(David M. Finkelstein)称,中国的安全机构显然已经得出结论,即该国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核态势。但冯德威称,中国安全机构为何会得出这个结论还有待商榷。海军分析中心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是一家由联邦政府资助的智库。

分析师认为,即使两国领导人同意进行会谈,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取得任何重大突破。美中关系虽然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有解冻的迹象,但在台湾、香港和产业政策等一系列有争议的话题上仍然充满不信任。

多年来,美国一直呼吁中国派遣官员而不是独立专家来开会讨论核问题,但中国官员一直不愿参与。

“二轨对话”的形式将代表着两国较之前的核军备会议的一次倒退。赵通称,在2004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和美国的分析师以及官员以非官方的身份会面,不过谈判最后破裂。赵通参加了早期的一些会议。他表示,美国与会者后来表示,中国迟迟不安排在北京进行会谈,而且派出的代表级别太低,让他们感到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核武库不断扩大,美国寻求开展军控谈判

发布日期:2021-11-20 10:22
|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军备控制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有更多核弹头和携带这些弹头的武器。


2019年在北京举行的阅兵式上展示的高超音速导弹。

| Chao Deng|Alastair Gale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核军控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又更多核弹头和可携带核弹头的武器。

美国官员表示,在本周的一次视频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达成一致,将围绕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所谓的战略稳定问题谋求对话。

中方在对此次峰会的描述中没有提到任何此类进展。一位了解此事的中国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双方可能通过政府部门以外的国防分析人士和学者展开所谓二轨对话。

周四在中国外交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发言人称他 “注意到了美方的澄清",但没有详细说明。

根据美国国防部对中国军力的最新年度评估,中国拥有约350枚核弹头。这远少于美国所储存的3,750枚。但五角大楼表示,到2030年年底中国有望拥有1,000枚核弹头。

美国国防部表示,中国还开发了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和其他系统。中国8月高超音速飞行器的试射展示了中国可躲避美国反导系统拦截的新方式。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上将对此表示,这已经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

所有这些武器都使中国的核武库更有可能在全面战争爆发后的最初核交锋中得以幸存,并可能在较有限的冲突中发挥作用。美国官员和国防专家表示,五角大楼担忧的是,中国政府尚未公开解释扩大自身核武库的原因。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驻北京核武专家赵通称,从根本上讲,美国是想了解中国的情况以及中国扩张核武库背后的根本动机。

赵通称,正如美俄两国的军控对话一样,美中之间问题的解决也没有捷径。

周三,由两党议员组成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其提交给国会的年度报告中警告称,中国扩张核武规模可能是为了支撑“有限范围率先使用核武器这一新战略”,也可能是用来帮助中国阻止美国干预台海战争。

中国国防部在核武器问题上几乎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也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外交部让记者参考其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在周四的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否认了上述美国报告的内容,称其干涉中国内政,破坏美中关系,反映了该机构长期以来对中国的无知和偏见。

西方媒体报道和学术评论曾指出中国增加了导弹发射井。此前,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及相关报道和学术论文时,他们表示自己不了解有任何增加。他们还指出,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早些时候报道的高超音速导弹试验不是导弹发射,而是验证其可重复使用性的例行航天器测试。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将其核武储备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只确保中国有能力用自己的核武器来应对核打击。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对美国最近在探测和防御少量此类武器的能力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担忧,这可能促使中国试图扩大武器库。

一些分析人士称,美中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和台湾等地区关系紧张,这可能也在驱使中国政府采取行动,以确保其核能力强大到足以让对手打消动用核武的念头。

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军备控制问题专家吴日强表示,中国领导人或许认为中美之间存在某种程度的常规战争风险,所以可能不得不加强核威慑。

在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呼吁加快打造高水平战略威慑体系。一些分析人士将此解读为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政府可能已开始加大力度改编其核项目。

习近平还监督了强化中国通过潜艇和飞机以及陆基导弹发动核打击的能力相关行动。习近平在2018年视察一个潜艇基地时表示,“我们的海基核力量,要大发展”。


2018年在南中国海的一次军事演习中看到的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赵通称,除了获得二次核打击能力外,中国政府可能还在研究应对对手较小规模使用核武器的方法。 二次核打击能力是指经受住首轮核攻击,然后予以回击的能力。

他表示,一旦核国家走上这条路,可能很难确定什么能力是足够的。他说,这种竞争在更大程度上变成零和博弈。

根据中国军方自己披露的有限信息,中国军队多年来一直在发展在遭到核攻击时更快作出反应的能力,不过独立分析师表示,中国出于什么动机及其能力的程度如何都不得而知。

美国官员称,中国一部分核武器保持在高度警戒状态,而且自2017年以来,中国进行了涉及预警发射的演习;预警发射是指在雷达和卫星数据发出预警后,在敌人的核武器击中之前发动报复性打击。

中国科技部的官方报纸2018年报道称,中国已拥有两种弹道导弹遥感卫星。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2019年表示,该国当时正在帮助中国开发反导弹预警系统。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People's Liberation Army Rocket Force)退役大校杨承军去年在国内媒体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军队的反应时间已经缩短到数分钟,能够在敌核武器落地前实施预警核反击。

不过,《解放军报》等中国官媒对火箭军演习的报道并没披露所用武器是核武器还是常规武器。

美国陆军退役军官、海军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 简称CNA)的中国和印太安全事务主任冯德威(David M. Finkelstein)称,中国的安全机构显然已经得出结论,即该国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核态势。但冯德威称,中国安全机构为何会得出这个结论还有待商榷。海军分析中心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是一家由联邦政府资助的智库。

分析师认为,即使两国领导人同意进行会谈,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取得任何重大突破。美中关系虽然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有解冻的迹象,但在台湾、香港和产业政策等一系列有争议的话题上仍然充满不信任。

多年来,美国一直呼吁中国派遣官员而不是独立专家来开会讨论核问题,但中国官员一直不愿参与。

“二轨对话”的形式将代表着两国较之前的核军备会议的一次倒退。赵通称,在2004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和美国的分析师以及官员以非官方的身份会面,不过谈判最后破裂。赵通参加了早期的一些会议。他表示,美国与会者后来表示,中国迟迟不安排在北京进行会谈,而且派出的代表级别太低,让他们感到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军备控制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有更多核弹头和携带这些弹头的武器。


2019年在北京举行的阅兵式上展示的高超音速导弹。

| Chao Deng|Alastair Gale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核军控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又更多核弹头和可携带核弹头的武器。

美国官员表示,在本周的一次视频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达成一致,将围绕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所谓的战略稳定问题谋求对话。

中方在对此次峰会的描述中没有提到任何此类进展。一位了解此事的中国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双方可能通过政府部门以外的国防分析人士和学者展开所谓二轨对话。

周四在中国外交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发言人称他 “注意到了美方的澄清",但没有详细说明。

根据美国国防部对中国军力的最新年度评估,中国拥有约350枚核弹头。这远少于美国所储存的3,750枚。但五角大楼表示,到2030年年底中国有望拥有1,000枚核弹头。

美国国防部表示,中国还开发了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和其他系统。中国8月高超音速飞行器的试射展示了中国可躲避美国反导系统拦截的新方式。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上将对此表示,这已经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

所有这些武器都使中国的核武库更有可能在全面战争爆发后的最初核交锋中得以幸存,并可能在较有限的冲突中发挥作用。美国官员和国防专家表示,五角大楼担忧的是,中国政府尚未公开解释扩大自身核武库的原因。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驻北京核武专家赵通称,从根本上讲,美国是想了解中国的情况以及中国扩张核武库背后的根本动机。

赵通称,正如美俄两国的军控对话一样,美中之间问题的解决也没有捷径。

周三,由两党议员组成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其提交给国会的年度报告中警告称,中国扩张核武规模可能是为了支撑“有限范围率先使用核武器这一新战略”,也可能是用来帮助中国阻止美国干预台海战争。

中国国防部在核武器问题上几乎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也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外交部让记者参考其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在周四的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否认了上述美国报告的内容,称其干涉中国内政,破坏美中关系,反映了该机构长期以来对中国的无知和偏见。

西方媒体报道和学术评论曾指出中国增加了导弹发射井。此前,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及相关报道和学术论文时,他们表示自己不了解有任何增加。他们还指出,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早些时候报道的高超音速导弹试验不是导弹发射,而是验证其可重复使用性的例行航天器测试。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将其核武储备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只确保中国有能力用自己的核武器来应对核打击。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对美国最近在探测和防御少量此类武器的能力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担忧,这可能促使中国试图扩大武器库。

一些分析人士称,美中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和台湾等地区关系紧张,这可能也在驱使中国政府采取行动,以确保其核能力强大到足以让对手打消动用核武的念头。

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军备控制问题专家吴日强表示,中国领导人或许认为中美之间存在某种程度的常规战争风险,所以可能不得不加强核威慑。

在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呼吁加快打造高水平战略威慑体系。一些分析人士将此解读为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政府可能已开始加大力度改编其核项目。

习近平还监督了强化中国通过潜艇和飞机以及陆基导弹发动核打击的能力相关行动。习近平在2018年视察一个潜艇基地时表示,“我们的海基核力量,要大发展”。


2018年在南中国海的一次军事演习中看到的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赵通称,除了获得二次核打击能力外,中国政府可能还在研究应对对手较小规模使用核武器的方法。 二次核打击能力是指经受住首轮核攻击,然后予以回击的能力。

他表示,一旦核国家走上这条路,可能很难确定什么能力是足够的。他说,这种竞争在更大程度上变成零和博弈。

根据中国军方自己披露的有限信息,中国军队多年来一直在发展在遭到核攻击时更快作出反应的能力,不过独立分析师表示,中国出于什么动机及其能力的程度如何都不得而知。

美国官员称,中国一部分核武器保持在高度警戒状态,而且自2017年以来,中国进行了涉及预警发射的演习;预警发射是指在雷达和卫星数据发出预警后,在敌人的核武器击中之前发动报复性打击。

中国科技部的官方报纸2018年报道称,中国已拥有两种弹道导弹遥感卫星。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2019年表示,该国当时正在帮助中国开发反导弹预警系统。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People's Liberation Army Rocket Force)退役大校杨承军去年在国内媒体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军队的反应时间已经缩短到数分钟,能够在敌核武器落地前实施预警核反击。

不过,《解放军报》等中国官媒对火箭军演习的报道并没披露所用武器是核武器还是常规武器。

美国陆军退役军官、海军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 简称CNA)的中国和印太安全事务主任冯德威(David M. Finkelstein)称,中国的安全机构显然已经得出结论,即该国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核态势。但冯德威称,中国安全机构为何会得出这个结论还有待商榷。海军分析中心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是一家由联邦政府资助的智库。

分析师认为,即使两国领导人同意进行会谈,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取得任何重大突破。美中关系虽然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有解冻的迹象,但在台湾、香港和产业政策等一系列有争议的话题上仍然充满不信任。

多年来,美国一直呼吁中国派遣官员而不是独立专家来开会讨论核问题,但中国官员一直不愿参与。

“二轨对话”的形式将代表着两国较之前的核军备会议的一次倒退。赵通称,在2004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和美国的分析师以及官员以非官方的身份会面,不过谈判最后破裂。赵通参加了早期的一些会议。他表示,美国与会者后来表示,中国迟迟不安排在北京进行会谈,而且派出的代表级别太低,让他们感到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核武库不断扩大,美国寻求开展军控谈判

发布日期:2021-11-20 10:22
|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军备控制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有更多核弹头和携带这些弹头的武器。


2019年在北京举行的阅兵式上展示的高超音速导弹。

| Chao Deng|Alastair Gale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正推动与中国的核军控谈判。长期以来在核武器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已迅速扩大了其核武库,拥又更多核弹头和可携带核弹头的武器。

美国官员表示,在本周的一次视频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达成一致,将围绕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所谓的战略稳定问题谋求对话。

中方在对此次峰会的描述中没有提到任何此类进展。一位了解此事的中国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双方可能通过政府部门以外的国防分析人士和学者展开所谓二轨对话。

周四在中国外交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发言人称他 “注意到了美方的澄清",但没有详细说明。

根据美国国防部对中国军力的最新年度评估,中国拥有约350枚核弹头。这远少于美国所储存的3,750枚。但五角大楼表示,到2030年年底中国有望拥有1,000枚核弹头。

美国国防部表示,中国还开发了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和其他系统。中国8月高超音速飞行器的试射展示了中国可躲避美国反导系统拦截的新方式。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上将对此表示,这已经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

所有这些武器都使中国的核武库更有可能在全面战争爆发后的最初核交锋中得以幸存,并可能在较有限的冲突中发挥作用。美国官员和国防专家表示,五角大楼担忧的是,中国政府尚未公开解释扩大自身核武库的原因。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驻北京核武专家赵通称,从根本上讲,美国是想了解中国的情况以及中国扩张核武库背后的根本动机。

赵通称,正如美俄两国的军控对话一样,美中之间问题的解决也没有捷径。

周三,由两党议员组成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其提交给国会的年度报告中警告称,中国扩张核武规模可能是为了支撑“有限范围率先使用核武器这一新战略”,也可能是用来帮助中国阻止美国干预台海战争。

中国国防部在核武器问题上几乎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也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外交部让记者参考其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在周四的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否认了上述美国报告的内容,称其干涉中国内政,破坏美中关系,反映了该机构长期以来对中国的无知和偏见。

西方媒体报道和学术评论曾指出中国增加了导弹发射井。此前,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及相关报道和学术论文时,他们表示自己不了解有任何增加。他们还指出,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早些时候报道的高超音速导弹试验不是导弹发射,而是验证其可重复使用性的例行航天器测试。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将其核武储备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只确保中国有能力用自己的核武器来应对核打击。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对美国最近在探测和防御少量此类武器的能力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担忧,这可能促使中国试图扩大武器库。

一些分析人士称,美中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和台湾等地区关系紧张,这可能也在驱使中国政府采取行动,以确保其核能力强大到足以让对手打消动用核武的念头。

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军备控制问题专家吴日强表示,中国领导人或许认为中美之间存在某种程度的常规战争风险,所以可能不得不加强核威慑。

在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呼吁加快打造高水平战略威慑体系。一些分析人士将此解读为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政府可能已开始加大力度改编其核项目。

习近平还监督了强化中国通过潜艇和飞机以及陆基导弹发动核打击的能力相关行动。习近平在2018年视察一个潜艇基地时表示,“我们的海基核力量,要大发展”。


2018年在南中国海的一次军事演习中看到的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赵通称,除了获得二次核打击能力外,中国政府可能还在研究应对对手较小规模使用核武器的方法。 二次核打击能力是指经受住首轮核攻击,然后予以回击的能力。

他表示,一旦核国家走上这条路,可能很难确定什么能力是足够的。他说,这种竞争在更大程度上变成零和博弈。

根据中国军方自己披露的有限信息,中国军队多年来一直在发展在遭到核攻击时更快作出反应的能力,不过独立分析师表示,中国出于什么动机及其能力的程度如何都不得而知。

美国官员称,中国一部分核武器保持在高度警戒状态,而且自2017年以来,中国进行了涉及预警发射的演习;预警发射是指在雷达和卫星数据发出预警后,在敌人的核武器击中之前发动报复性打击。

中国科技部的官方报纸2018年报道称,中国已拥有两种弹道导弹遥感卫星。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2019年表示,该国当时正在帮助中国开发反导弹预警系统。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People's Liberation Army Rocket Force)退役大校杨承军去年在国内媒体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军队的反应时间已经缩短到数分钟,能够在敌核武器落地前实施预警核反击。

不过,《解放军报》等中国官媒对火箭军演习的报道并没披露所用武器是核武器还是常规武器。

美国陆军退役军官、海军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 简称CNA)的中国和印太安全事务主任冯德威(David M. Finkelstein)称,中国的安全机构显然已经得出结论,即该国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核态势。但冯德威称,中国安全机构为何会得出这个结论还有待商榷。海军分析中心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是一家由联邦政府资助的智库。

分析师认为,即使两国领导人同意进行会谈,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取得任何重大突破。美中关系虽然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有解冻的迹象,但在台湾、香港和产业政策等一系列有争议的话题上仍然充满不信任。

多年来,美国一直呼吁中国派遣官员而不是独立专家来开会讨论核问题,但中国官员一直不愿参与。

“二轨对话”的形式将代表着两国较之前的核军备会议的一次倒退。赵通称,在2004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和美国的分析师以及官员以非官方的身份会面,不过谈判最后破裂。赵通参加了早期的一些会议。他表示,美国与会者后来表示,中国迟迟不安排在北京进行会谈,而且派出的代表级别太低,让他们感到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