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虽然中美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两点上有共识外,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



|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两大强权的元首视讯会议一如预期,并未给外界带来惊喜。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不应该奇怪,因为两国的矛盾和误解之深,不可能通过一次没有见面的视讯会议得到哪怕是部分的解决。

本次视讯会议被认为美方主动提出,连双方会谈的时间定在美国晚上也是由拜登政府确定。拜登之所以急着要同习近平会谈,可能有三个因素:一是他的国内民调急剧下降,已经跌破40%,比特朗普上任同期的民调还低,反映美国民众对拜登的施政不满在加强,而他们现在最关注的问题就是通胀,要降低物价,需要中国的帮助,但前提至少是要稳定目前两国的关系,使它不变得更坏,如果做不到改善的话;二是美中在科技、人权特别是台湾问题上的激烈对抗有可能引发两国广泛的冲突,对被通胀、疫情和供应链问题弄得有些头疼的拜登政府来说,若出现这种情况无疑雪上加霜:三是拜登上台已经10个月,盟友和非盟友国家的领导人见了很多,在大国中唯独同中国领导人只通了两次电话,尚未正式会谈,眼看年底快到,再不举行会谈,就要等到明年,从外交角度而言,这对拜登会是一个遗憾。

想拜登上台之初,曾踌躇满志地表示,他不急着同中国领导人见面,如今急着要同习近平开这次视讯会,说明美中的攻防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变化。

不过,举行两国领导人的视讯会议,中国也是需要的。美方提出双方首脑会谈,表明拜登政府现在还愿意同中国接触,不想把关系完全搞僵,尽管中国是两强之一,可中美的总体实力毕竟存在较大差距,倘若两国关系走向完全决裂,首先遭受不利的还会是中国,受损要比美国严重。会谈虽然不一定能够修补双方关系,但至少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意图,减少而不是加深误判,稳定两国关系。

此次会谈用美方的话来说,讨论了两国之间关系复杂的本质,以及负责任地管控竞争的重要性,双方谈到了利益一致的领域,以及利益、价值观和视角相异的领域;用中方的话来说,就事关中美关系未来的战略性问题,以及双方共同关心、关切的重要问题,坦诚深入充分交换意见。拜登对中国在新疆、西藏和香港,以及在更广泛的人权方面的做法,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行为,以及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表达了关切。对台湾,拜登表示美国仍然致力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并强烈反对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海和平与稳定的单边行为。习近平强调的是未来50年中美相处应该坚持的三原则和着力推动的四个方面的优先事项,并重点阐述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对美台发出了不得踩中国红线的信号。

双方的会谈还涉及管控战略风险的问题。这一点必须提及,尤其对拜登来说,他多次指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9月和习近平的通话,重点就是管控两国的战略分歧,使之不至于失控,而在这次会谈中,拜登再次强调美中关系需有常识性的护栏,以确保竞争不致转变成冲突,并保持沟通渠道开放。习近平有关中美四个优先事项的第三个,内容也是要以建设性范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防止中美关系脱轨失序,并指出中方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不移,美方务必谨慎处理好相关问题。

可以说,双方讨论了双边关系、地缘政治和跨国议题中几乎所有重大、重要和敏感的问题,虽然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以下两点有共识,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这两点是:美中关系对双方而言都非常重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分歧,避免竞争失控,走向全面对抗和冲突。

然而,这并不表明拜习会是失败的,或者达成的两点共识是非必要的,尽管它们看起来老生常谈。拜习会对拜登的意义前面已经有所分析,这里还要指出,除向中国表达美国在上述这些事情上的态度和立场外,他的设置护栏、管控美中分歧的看法得到了习的响应。对拜登政府一再强调管控分歧的真正含义,将会在后面再作分析。拜习会对习近平的意义,最为外界看重的就是亲自宣示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台湾问题是此次首脑对话的重点。之前,中方对台湾问题的表态层级一般是外交部、国台办和国防部,王毅和杨洁篪就算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层级。习虽然在一些相关讲话中会对台湾问题作一些原则性表态,但这种表态也偏重于“软”的一面,如强调“九二共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譬如前不久在辛亥革命纪念会议上的讲话,像这样在同美国总统会谈中直接点名台湾的红线碰不得,而且语气之重,以前很少有过,这应该是第一次。

中方发布的会谈通告长达3000多字,台湾涉及一段。从通告看,习近平的讲话软中见硬,对台表态尤其强硬。习不仅批台当局“倚美谋独”,美部分人“以台制华”,指这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也警告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什么是“断然措施”,给人很多想象。他也明确了台湾问题的真正现状和一个中国的核心内容,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国实现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此外,习在谈到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中国发展最大内生动力,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趋势时表示,谁想阻挡这个历史趋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也根本阻挡不了,亦有暗批美国阻扰中国崛起之意。

习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表态是否会让拜登政府放弃或者减少向中国打台湾牌,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以前中国也作过类似表态,但由习亲自讲出,其分量和向外界传达的含义则不同。一个可观察的指标是12月初美国将要举行的民主峰会是否会邀请蔡英文或者蔡政府的其他官员参会,媒体此前透露拜登政府会邀请台湾参加,但谁参加,是官方身份还是民间代表,对美中关系造成的危害不同。外界曾普遍认为,中国对拜习会迟迟不作回应,一个考虑就是施压美国民主峰会不能邀请蔡出席。现在既已举行,习的重话自然也是对美台的事先警告。可以预计美方应该不会请蔡参会,但是否会邀请层级较低的官员与会,有待后面见分晓。对台湾民进党政府来说,习的重话可能是要斟酌的,不准台湾突破红线,这亦算是习为台湾划的一条新的红线。某种程度上,也是习对蔡在双十讲话“两国论”的回应。中国社会对官方未能对美台频踩红线的举动采取坚决的反制行动是深表不满的,认为中国官方看似态度强硬,但手段不坚决,习的表态也有安抚此种不满之意。

台湾问题最有可能酿成中美的军事冲突,因此拜登在和习近平的对话中表示反对台独。这句话被中方写入通报,可未见美方文告。后者见诸文字的表述是美国会坚持一中政策,但是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对台六项保证的指导下,并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这反映出,在美国内抗中保台的舆论背景下,拜登政府不得不顺从其国内政治,华盛顿的一中政策和中方强调的一中原则并不是同一个东西,对台六项保证没有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针对的也是中国而非美台自己。然而,拜登亦切实觉察中方在台海忍耐的限度,评估台海局势有失控的风险,所以,他的不支持台独应该是在会上讲过的,拜登随后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不鼓励台独。虽然不鼓励和不支持在程度上有些差别,但在这种特定的语境下,意思是一样的。

美中有可能导致冲突风险的不只台海,还有南海、人权和科技领域等,这就是拜登提出建立两国关系护栏,管控分歧的原因。可是,必须指出,拜登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竞争和分歧,不单是害怕出现军事冲突,还有使两国的竞争导入美国设定的框架或轨道内的意思。换言之,美中的竞争需要按照美方的意图和做法进行,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确保美国的利益,减少激烈竞争对美国的损害,从而放心地同中国竞争乃至对抗。此乃拜登政府提出从实力原则出发同中国打交道的缘由,亦是拜登管控竞争的真实含义和真正目的。

美中几年来的对抗表明,美国现在无力改变中国,拜习会显示了这一点。在此情况下,由于拜登要把注意力放在国内,解决美国的内政问题,应该会在任内对中国保持克制,美中在拜登时期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高,除非台湾在台独路上突破习近平设定的红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习会:唯一的共识就是近似没有共识

发布日期:2021-11-19 14:55
|邓聿文:虽然中美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两点上有共识外,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



|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两大强权的元首视讯会议一如预期,并未给外界带来惊喜。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不应该奇怪,因为两国的矛盾和误解之深,不可能通过一次没有见面的视讯会议得到哪怕是部分的解决。

本次视讯会议被认为美方主动提出,连双方会谈的时间定在美国晚上也是由拜登政府确定。拜登之所以急着要同习近平会谈,可能有三个因素:一是他的国内民调急剧下降,已经跌破40%,比特朗普上任同期的民调还低,反映美国民众对拜登的施政不满在加强,而他们现在最关注的问题就是通胀,要降低物价,需要中国的帮助,但前提至少是要稳定目前两国的关系,使它不变得更坏,如果做不到改善的话;二是美中在科技、人权特别是台湾问题上的激烈对抗有可能引发两国广泛的冲突,对被通胀、疫情和供应链问题弄得有些头疼的拜登政府来说,若出现这种情况无疑雪上加霜:三是拜登上台已经10个月,盟友和非盟友国家的领导人见了很多,在大国中唯独同中国领导人只通了两次电话,尚未正式会谈,眼看年底快到,再不举行会谈,就要等到明年,从外交角度而言,这对拜登会是一个遗憾。

想拜登上台之初,曾踌躇满志地表示,他不急着同中国领导人见面,如今急着要同习近平开这次视讯会,说明美中的攻防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变化。

不过,举行两国领导人的视讯会议,中国也是需要的。美方提出双方首脑会谈,表明拜登政府现在还愿意同中国接触,不想把关系完全搞僵,尽管中国是两强之一,可中美的总体实力毕竟存在较大差距,倘若两国关系走向完全决裂,首先遭受不利的还会是中国,受损要比美国严重。会谈虽然不一定能够修补双方关系,但至少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意图,减少而不是加深误判,稳定两国关系。

此次会谈用美方的话来说,讨论了两国之间关系复杂的本质,以及负责任地管控竞争的重要性,双方谈到了利益一致的领域,以及利益、价值观和视角相异的领域;用中方的话来说,就事关中美关系未来的战略性问题,以及双方共同关心、关切的重要问题,坦诚深入充分交换意见。拜登对中国在新疆、西藏和香港,以及在更广泛的人权方面的做法,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行为,以及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表达了关切。对台湾,拜登表示美国仍然致力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并强烈反对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海和平与稳定的单边行为。习近平强调的是未来50年中美相处应该坚持的三原则和着力推动的四个方面的优先事项,并重点阐述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对美台发出了不得踩中国红线的信号。

双方的会谈还涉及管控战略风险的问题。这一点必须提及,尤其对拜登来说,他多次指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9月和习近平的通话,重点就是管控两国的战略分歧,使之不至于失控,而在这次会谈中,拜登再次强调美中关系需有常识性的护栏,以确保竞争不致转变成冲突,并保持沟通渠道开放。习近平有关中美四个优先事项的第三个,内容也是要以建设性范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防止中美关系脱轨失序,并指出中方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不移,美方务必谨慎处理好相关问题。

可以说,双方讨论了双边关系、地缘政治和跨国议题中几乎所有重大、重要和敏感的问题,虽然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以下两点有共识,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这两点是:美中关系对双方而言都非常重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分歧,避免竞争失控,走向全面对抗和冲突。

然而,这并不表明拜习会是失败的,或者达成的两点共识是非必要的,尽管它们看起来老生常谈。拜习会对拜登的意义前面已经有所分析,这里还要指出,除向中国表达美国在上述这些事情上的态度和立场外,他的设置护栏、管控美中分歧的看法得到了习的响应。对拜登政府一再强调管控分歧的真正含义,将会在后面再作分析。拜习会对习近平的意义,最为外界看重的就是亲自宣示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台湾问题是此次首脑对话的重点。之前,中方对台湾问题的表态层级一般是外交部、国台办和国防部,王毅和杨洁篪就算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层级。习虽然在一些相关讲话中会对台湾问题作一些原则性表态,但这种表态也偏重于“软”的一面,如强调“九二共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譬如前不久在辛亥革命纪念会议上的讲话,像这样在同美国总统会谈中直接点名台湾的红线碰不得,而且语气之重,以前很少有过,这应该是第一次。

中方发布的会谈通告长达3000多字,台湾涉及一段。从通告看,习近平的讲话软中见硬,对台表态尤其强硬。习不仅批台当局“倚美谋独”,美部分人“以台制华”,指这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也警告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什么是“断然措施”,给人很多想象。他也明确了台湾问题的真正现状和一个中国的核心内容,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国实现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此外,习在谈到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中国发展最大内生动力,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趋势时表示,谁想阻挡这个历史趋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也根本阻挡不了,亦有暗批美国阻扰中国崛起之意。

习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表态是否会让拜登政府放弃或者减少向中国打台湾牌,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以前中国也作过类似表态,但由习亲自讲出,其分量和向外界传达的含义则不同。一个可观察的指标是12月初美国将要举行的民主峰会是否会邀请蔡英文或者蔡政府的其他官员参会,媒体此前透露拜登政府会邀请台湾参加,但谁参加,是官方身份还是民间代表,对美中关系造成的危害不同。外界曾普遍认为,中国对拜习会迟迟不作回应,一个考虑就是施压美国民主峰会不能邀请蔡出席。现在既已举行,习的重话自然也是对美台的事先警告。可以预计美方应该不会请蔡参会,但是否会邀请层级较低的官员与会,有待后面见分晓。对台湾民进党政府来说,习的重话可能是要斟酌的,不准台湾突破红线,这亦算是习为台湾划的一条新的红线。某种程度上,也是习对蔡在双十讲话“两国论”的回应。中国社会对官方未能对美台频踩红线的举动采取坚决的反制行动是深表不满的,认为中国官方看似态度强硬,但手段不坚决,习的表态也有安抚此种不满之意。

台湾问题最有可能酿成中美的军事冲突,因此拜登在和习近平的对话中表示反对台独。这句话被中方写入通报,可未见美方文告。后者见诸文字的表述是美国会坚持一中政策,但是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对台六项保证的指导下,并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这反映出,在美国内抗中保台的舆论背景下,拜登政府不得不顺从其国内政治,华盛顿的一中政策和中方强调的一中原则并不是同一个东西,对台六项保证没有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针对的也是中国而非美台自己。然而,拜登亦切实觉察中方在台海忍耐的限度,评估台海局势有失控的风险,所以,他的不支持台独应该是在会上讲过的,拜登随后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不鼓励台独。虽然不鼓励和不支持在程度上有些差别,但在这种特定的语境下,意思是一样的。

美中有可能导致冲突风险的不只台海,还有南海、人权和科技领域等,这就是拜登提出建立两国关系护栏,管控分歧的原因。可是,必须指出,拜登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竞争和分歧,不单是害怕出现军事冲突,还有使两国的竞争导入美国设定的框架或轨道内的意思。换言之,美中的竞争需要按照美方的意图和做法进行,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确保美国的利益,减少激烈竞争对美国的损害,从而放心地同中国竞争乃至对抗。此乃拜登政府提出从实力原则出发同中国打交道的缘由,亦是拜登管控竞争的真实含义和真正目的。

美中几年来的对抗表明,美国现在无力改变中国,拜习会显示了这一点。在此情况下,由于拜登要把注意力放在国内,解决美国的内政问题,应该会在任内对中国保持克制,美中在拜登时期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高,除非台湾在台独路上突破习近平设定的红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邓聿文:虽然中美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两点上有共识外,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



|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两大强权的元首视讯会议一如预期,并未给外界带来惊喜。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不应该奇怪,因为两国的矛盾和误解之深,不可能通过一次没有见面的视讯会议得到哪怕是部分的解决。

本次视讯会议被认为美方主动提出,连双方会谈的时间定在美国晚上也是由拜登政府确定。拜登之所以急着要同习近平会谈,可能有三个因素:一是他的国内民调急剧下降,已经跌破40%,比特朗普上任同期的民调还低,反映美国民众对拜登的施政不满在加强,而他们现在最关注的问题就是通胀,要降低物价,需要中国的帮助,但前提至少是要稳定目前两国的关系,使它不变得更坏,如果做不到改善的话;二是美中在科技、人权特别是台湾问题上的激烈对抗有可能引发两国广泛的冲突,对被通胀、疫情和供应链问题弄得有些头疼的拜登政府来说,若出现这种情况无疑雪上加霜:三是拜登上台已经10个月,盟友和非盟友国家的领导人见了很多,在大国中唯独同中国领导人只通了两次电话,尚未正式会谈,眼看年底快到,再不举行会谈,就要等到明年,从外交角度而言,这对拜登会是一个遗憾。

想拜登上台之初,曾踌躇满志地表示,他不急着同中国领导人见面,如今急着要同习近平开这次视讯会,说明美中的攻防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变化。

不过,举行两国领导人的视讯会议,中国也是需要的。美方提出双方首脑会谈,表明拜登政府现在还愿意同中国接触,不想把关系完全搞僵,尽管中国是两强之一,可中美的总体实力毕竟存在较大差距,倘若两国关系走向完全决裂,首先遭受不利的还会是中国,受损要比美国严重。会谈虽然不一定能够修补双方关系,但至少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意图,减少而不是加深误判,稳定两国关系。

此次会谈用美方的话来说,讨论了两国之间关系复杂的本质,以及负责任地管控竞争的重要性,双方谈到了利益一致的领域,以及利益、价值观和视角相异的领域;用中方的话来说,就事关中美关系未来的战略性问题,以及双方共同关心、关切的重要问题,坦诚深入充分交换意见。拜登对中国在新疆、西藏和香港,以及在更广泛的人权方面的做法,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行为,以及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表达了关切。对台湾,拜登表示美国仍然致力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并强烈反对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海和平与稳定的单边行为。习近平强调的是未来50年中美相处应该坚持的三原则和着力推动的四个方面的优先事项,并重点阐述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对美台发出了不得踩中国红线的信号。

双方的会谈还涉及管控战略风险的问题。这一点必须提及,尤其对拜登来说,他多次指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9月和习近平的通话,重点就是管控两国的战略分歧,使之不至于失控,而在这次会谈中,拜登再次强调美中关系需有常识性的护栏,以确保竞争不致转变成冲突,并保持沟通渠道开放。习近平有关中美四个优先事项的第三个,内容也是要以建设性范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防止中美关系脱轨失序,并指出中方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不移,美方务必谨慎处理好相关问题。

可以说,双方讨论了双边关系、地缘政治和跨国议题中几乎所有重大、重要和敏感的问题,虽然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以下两点有共识,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这两点是:美中关系对双方而言都非常重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分歧,避免竞争失控,走向全面对抗和冲突。

然而,这并不表明拜习会是失败的,或者达成的两点共识是非必要的,尽管它们看起来老生常谈。拜习会对拜登的意义前面已经有所分析,这里还要指出,除向中国表达美国在上述这些事情上的态度和立场外,他的设置护栏、管控美中分歧的看法得到了习的响应。对拜登政府一再强调管控分歧的真正含义,将会在后面再作分析。拜习会对习近平的意义,最为外界看重的就是亲自宣示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台湾问题是此次首脑对话的重点。之前,中方对台湾问题的表态层级一般是外交部、国台办和国防部,王毅和杨洁篪就算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层级。习虽然在一些相关讲话中会对台湾问题作一些原则性表态,但这种表态也偏重于“软”的一面,如强调“九二共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譬如前不久在辛亥革命纪念会议上的讲话,像这样在同美国总统会谈中直接点名台湾的红线碰不得,而且语气之重,以前很少有过,这应该是第一次。

中方发布的会谈通告长达3000多字,台湾涉及一段。从通告看,习近平的讲话软中见硬,对台表态尤其强硬。习不仅批台当局“倚美谋独”,美部分人“以台制华”,指这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也警告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什么是“断然措施”,给人很多想象。他也明确了台湾问题的真正现状和一个中国的核心内容,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国实现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此外,习在谈到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中国发展最大内生动力,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趋势时表示,谁想阻挡这个历史趋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也根本阻挡不了,亦有暗批美国阻扰中国崛起之意。

习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表态是否会让拜登政府放弃或者减少向中国打台湾牌,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以前中国也作过类似表态,但由习亲自讲出,其分量和向外界传达的含义则不同。一个可观察的指标是12月初美国将要举行的民主峰会是否会邀请蔡英文或者蔡政府的其他官员参会,媒体此前透露拜登政府会邀请台湾参加,但谁参加,是官方身份还是民间代表,对美中关系造成的危害不同。外界曾普遍认为,中国对拜习会迟迟不作回应,一个考虑就是施压美国民主峰会不能邀请蔡出席。现在既已举行,习的重话自然也是对美台的事先警告。可以预计美方应该不会请蔡参会,但是否会邀请层级较低的官员与会,有待后面见分晓。对台湾民进党政府来说,习的重话可能是要斟酌的,不准台湾突破红线,这亦算是习为台湾划的一条新的红线。某种程度上,也是习对蔡在双十讲话“两国论”的回应。中国社会对官方未能对美台频踩红线的举动采取坚决的反制行动是深表不满的,认为中国官方看似态度强硬,但手段不坚决,习的表态也有安抚此种不满之意。

台湾问题最有可能酿成中美的军事冲突,因此拜登在和习近平的对话中表示反对台独。这句话被中方写入通报,可未见美方文告。后者见诸文字的表述是美国会坚持一中政策,但是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对台六项保证的指导下,并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这反映出,在美国内抗中保台的舆论背景下,拜登政府不得不顺从其国内政治,华盛顿的一中政策和中方强调的一中原则并不是同一个东西,对台六项保证没有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针对的也是中国而非美台自己。然而,拜登亦切实觉察中方在台海忍耐的限度,评估台海局势有失控的风险,所以,他的不支持台独应该是在会上讲过的,拜登随后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不鼓励台独。虽然不鼓励和不支持在程度上有些差别,但在这种特定的语境下,意思是一样的。

美中有可能导致冲突风险的不只台海,还有南海、人权和科技领域等,这就是拜登提出建立两国关系护栏,管控分歧的原因。可是,必须指出,拜登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竞争和分歧,不单是害怕出现军事冲突,还有使两国的竞争导入美国设定的框架或轨道内的意思。换言之,美中的竞争需要按照美方的意图和做法进行,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确保美国的利益,减少激烈竞争对美国的损害,从而放心地同中国竞争乃至对抗。此乃拜登政府提出从实力原则出发同中国打交道的缘由,亦是拜登管控竞争的真实含义和真正目的。

美中几年来的对抗表明,美国现在无力改变中国,拜习会显示了这一点。在此情况下,由于拜登要把注意力放在国内,解决美国的内政问题,应该会在任内对中国保持克制,美中在拜登时期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高,除非台湾在台独路上突破习近平设定的红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拜习会:唯一的共识就是近似没有共识

发布日期:2021-11-19 14:55
|邓聿文:虽然中美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两点上有共识外,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



|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世界两大强权的元首视讯会议一如预期,并未给外界带来惊喜。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不应该奇怪,因为两国的矛盾和误解之深,不可能通过一次没有见面的视讯会议得到哪怕是部分的解决。

本次视讯会议被认为美方主动提出,连双方会谈的时间定在美国晚上也是由拜登政府确定。拜登之所以急着要同习近平会谈,可能有三个因素:一是他的国内民调急剧下降,已经跌破40%,比特朗普上任同期的民调还低,反映美国民众对拜登的施政不满在加强,而他们现在最关注的问题就是通胀,要降低物价,需要中国的帮助,但前提至少是要稳定目前两国的关系,使它不变得更坏,如果做不到改善的话;二是美中在科技、人权特别是台湾问题上的激烈对抗有可能引发两国广泛的冲突,对被通胀、疫情和供应链问题弄得有些头疼的拜登政府来说,若出现这种情况无疑雪上加霜:三是拜登上台已经10个月,盟友和非盟友国家的领导人见了很多,在大国中唯独同中国领导人只通了两次电话,尚未正式会谈,眼看年底快到,再不举行会谈,就要等到明年,从外交角度而言,这对拜登会是一个遗憾。

想拜登上台之初,曾踌躇满志地表示,他不急着同中国领导人见面,如今急着要同习近平开这次视讯会,说明美中的攻防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变化。

不过,举行两国领导人的视讯会议,中国也是需要的。美方提出双方首脑会谈,表明拜登政府现在还愿意同中国接触,不想把关系完全搞僵,尽管中国是两强之一,可中美的总体实力毕竟存在较大差距,倘若两国关系走向完全决裂,首先遭受不利的还会是中国,受损要比美国严重。会谈虽然不一定能够修补双方关系,但至少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意图,减少而不是加深误判,稳定两国关系。

此次会谈用美方的话来说,讨论了两国之间关系复杂的本质,以及负责任地管控竞争的重要性,双方谈到了利益一致的领域,以及利益、价值观和视角相异的领域;用中方的话来说,就事关中美关系未来的战略性问题,以及双方共同关心、关切的重要问题,坦诚深入充分交换意见。拜登对中国在新疆、西藏和香港,以及在更广泛的人权方面的做法,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行为,以及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表达了关切。对台湾,拜登表示美国仍然致力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并强烈反对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海和平与稳定的单边行为。习近平强调的是未来50年中美相处应该坚持的三原则和着力推动的四个方面的优先事项,并重点阐述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对美台发出了不得踩中国红线的信号。

双方的会谈还涉及管控战略风险的问题。这一点必须提及,尤其对拜登来说,他多次指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9月和习近平的通话,重点就是管控两国的战略分歧,使之不至于失控,而在这次会谈中,拜登再次强调美中关系需有常识性的护栏,以确保竞争不致转变成冲突,并保持沟通渠道开放。习近平有关中美四个优先事项的第三个,内容也是要以建设性范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防止中美关系脱轨失序,并指出中方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不移,美方务必谨慎处理好相关问题。

可以说,双方讨论了双边关系、地缘政治和跨国议题中几乎所有重大、重要和敏感的问题,虽然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坦率直接,但除了在以下两点有共识,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未能达成共识,这两点是:美中关系对双方而言都非常重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分歧,避免竞争失控,走向全面对抗和冲突。

然而,这并不表明拜习会是失败的,或者达成的两点共识是非必要的,尽管它们看起来老生常谈。拜习会对拜登的意义前面已经有所分析,这里还要指出,除向中国表达美国在上述这些事情上的态度和立场外,他的设置护栏、管控美中分歧的看法得到了习的响应。对拜登政府一再强调管控分歧的真正含义,将会在后面再作分析。拜习会对习近平的意义,最为外界看重的就是亲自宣示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台湾问题是此次首脑对话的重点。之前,中方对台湾问题的表态层级一般是外交部、国台办和国防部,王毅和杨洁篪就算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层级。习虽然在一些相关讲话中会对台湾问题作一些原则性表态,但这种表态也偏重于“软”的一面,如强调“九二共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譬如前不久在辛亥革命纪念会议上的讲话,像这样在同美国总统会谈中直接点名台湾的红线碰不得,而且语气之重,以前很少有过,这应该是第一次。

中方发布的会谈通告长达3000多字,台湾涉及一段。从通告看,习近平的讲话软中见硬,对台表态尤其强硬。习不仅批台当局“倚美谋独”,美部分人“以台制华”,指这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也警告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什么是“断然措施”,给人很多想象。他也明确了台湾问题的真正现状和一个中国的核心内容,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国实现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此外,习在谈到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中国发展最大内生动力,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趋势时表示,谁想阻挡这个历史趋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也根本阻挡不了,亦有暗批美国阻扰中国崛起之意。

习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表态是否会让拜登政府放弃或者减少向中国打台湾牌,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以前中国也作过类似表态,但由习亲自讲出,其分量和向外界传达的含义则不同。一个可观察的指标是12月初美国将要举行的民主峰会是否会邀请蔡英文或者蔡政府的其他官员参会,媒体此前透露拜登政府会邀请台湾参加,但谁参加,是官方身份还是民间代表,对美中关系造成的危害不同。外界曾普遍认为,中国对拜习会迟迟不作回应,一个考虑就是施压美国民主峰会不能邀请蔡出席。现在既已举行,习的重话自然也是对美台的事先警告。可以预计美方应该不会请蔡参会,但是否会邀请层级较低的官员与会,有待后面见分晓。对台湾民进党政府来说,习的重话可能是要斟酌的,不准台湾突破红线,这亦算是习为台湾划的一条新的红线。某种程度上,也是习对蔡在双十讲话“两国论”的回应。中国社会对官方未能对美台频踩红线的举动采取坚决的反制行动是深表不满的,认为中国官方看似态度强硬,但手段不坚决,习的表态也有安抚此种不满之意。

台湾问题最有可能酿成中美的军事冲突,因此拜登在和习近平的对话中表示反对台独。这句话被中方写入通报,可未见美方文告。后者见诸文字的表述是美国会坚持一中政策,但是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对台六项保证的指导下,并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这反映出,在美国内抗中保台的舆论背景下,拜登政府不得不顺从其国内政治,华盛顿的一中政策和中方强调的一中原则并不是同一个东西,对台六项保证没有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针对的也是中国而非美台自己。然而,拜登亦切实觉察中方在台海忍耐的限度,评估台海局势有失控的风险,所以,他的不支持台独应该是在会上讲过的,拜登随后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不鼓励台独。虽然不鼓励和不支持在程度上有些差别,但在这种特定的语境下,意思是一样的。

美中有可能导致冲突风险的不只台海,还有南海、人权和科技领域等,这就是拜登提出建立两国关系护栏,管控分歧的原因。可是,必须指出,拜登要负责任地管控两国竞争和分歧,不单是害怕出现军事冲突,还有使两国的竞争导入美国设定的框架或轨道内的意思。换言之,美中的竞争需要按照美方的意图和做法进行,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确保美国的利益,减少激烈竞争对美国的损害,从而放心地同中国竞争乃至对抗。此乃拜登政府提出从实力原则出发同中国打交道的缘由,亦是拜登管控竞争的真实含义和真正目的。

美中几年来的对抗表明,美国现在无力改变中国,拜习会显示了这一点。在此情况下,由于拜登要把注意力放在国内,解决美国的内政问题,应该会在任内对中国保持克制,美中在拜登时期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高,除非台湾在台独路上突破习近平设定的红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